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轉貼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評分: 主題評分: 8 票, 平均 4.75 分。
舊 2006-04-26, 20:21   #21
〃呆呆a靜〃
豆論高中生
 
〃呆呆a靜〃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落蝶﹏幽芯♂★
年齡: 27
文章: 661
聲望值: 0 〃呆呆a靜〃 在過去有過一些不好的行為
發 Yahoo! 消息給 〃呆呆a靜〃
*∼好抗好抗ㄋㄟ∼*
求尼快點在出下篇U>﹏<"
__________________
*ܤ我們像平行線_♥ 毫無交集*,
所以... 我只能默默看著你>> ♥
" 但這對我來說 (★) 已是無比的幸福//
"即使知道★ 最後會哭泣_♥〞
即使知道... 兩條平行線不會有交集 …
但有回憶... 對我已足夠 …

             by ゞ音符×娃ㄦ_♥
〃呆呆a靜〃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27, 22:13   #22
halloween
豆論國小生
 
hallowee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玉米王國
年齡: 27
文章: 238
聲望值: 178 halloween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引用:
作者: ~隨風飄~
好看好看幫你推推推喔ㄏㄏ~~



><

謝謝囉~

hallowee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27, 22:13   #23
halloween
豆論國小生
 
hallowee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玉米王國
年齡: 27
文章: 238
聲望值: 178 halloween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引用:
作者: ~杰~
推推~~
快點啦~~拜託~~~

好看~~!!


嗯嗯

我會快點貼完ㄉ

><
hallowee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27, 22:14   #24
halloween
豆論國小生
 
hallowee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玉米王國
年齡: 27
文章: 238
聲望值: 178 halloween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引用:
作者: 〃呆呆a靜〃
*∼好抗好抗ㄋㄟ∼*
求尼快點在出下篇U>﹏<"


好ㄉ

我會快點貼ㄉ

><
hallowee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27, 22:17   #25
halloween
豆論國小生
 
hallowee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玉米王國
年齡: 27
文章: 238
聲望值: 178 halloween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13•校慶

「婕,妳知道林熙祐誰打的嗎?」智婕搖搖頭。
「就是那個豆豆先生!」
「難怪……」智婕開始回想,他比林熙祐更豬頭的臉。
「學藝,有人找妳。」

自從那天在操場無意義的搭訕後,柏川開始不避諱地到智婕的教室找她,此舉引起同學們的議論紛紛。
看在熙祐眼裡更是刺眼,索性下課鐘聲一溜煙就跑出去了。

那天傍晚智婕讓熙祐碰釘子後,他開始很少進教室上課,與她不期而遇時,也淡淡的一笑,隨即擦身而過,不像之前刻意製造機會。
他若有若無的態度讓智婕非常懊惱,但也不知如何是好。

「你到底要幹嘛?」既然知道熙祐是柏川打的,智婕對他更是沒有好臉色。
「沒什麼啊!找妳聊天。」並露出自以為迷人的笑容。
「聊什麼?我跟你沒什麼好聊的。」
「喲!態度給它很強硬哦!」油腔滑調的態度讓她很倒胃也很火大。
「我警告你,你下次再來,我就去請教官來處理。」她冷冷的說。
「妳好兇喔!不要這樣嘛,大家交個朋友。」他像路邊小混混一樣,口氣油條地死纏爛打。

「……」她真的很想朝他厚顏無恥的臉再補上一拳。
她逐漸了解佳伶和熙祐為什麼會好言勸告了。
如果這個叫楊柏川的,覺得女生都吃這一套的話,那他就要大失所望了!

但在柏川的想法,他就認為女孩子都吃死皮賴臉這一招,而且履試不爽。

「你少嘻皮笑臉,我再說一次,下次再看到你,我們教官室見。」智婕打量著他。
「呵呵,妳真是有趣……」說完還自以為很男人地搖頭低聲輕笑。

抬起頭時,發現智婕詭譎的也跟著微笑,這讓他寒毛直豎。

「嗯哼,我不僅有趣,還很有創意喔,啊!你看!」
她戲劇性地指著旁邊用玻璃保護的消防鈴。表情好像發現新大陸。

「幹嘛?」柏川不了解她想做什麼,看到她故作無辜的表情,隱約感到不安。
「沒幹嘛啊,我只是想,如果敲下去的話,消防鈴就會大響,屆時教官,哦!不!應該是全校都會知道你想和我做朋友的決心了,怎樣,要不要試試看?」她故作無辜的說著。

「哈-哈-不要開玩笑了,妳不敢……」
「我最愛別人跟我打賭了,那我們來看看我敢不敢?」說完抬起手肘,作勢要敲下去。氣勢還蠻嚇人的。

「啊!不要!」柏川發出慘叫阻止。但隨即發現自己丟人的聲音,頓時惱羞成怒。

「妳幹嘛!不來就不來,妳還以為我真的喜歡妳喔!也不去照照鏡子,妳以為妳很漂亮嗎?我──」
「廢話少說啦!走不走啊!」她發現如果柏川再繼續囉嗦下去,真的就要敲破消防鈴了。

看著柏川邊詛咒邊下樓梯,智婕孩子氣朝他厚實的背部吐舌頭。

白癡都知道她不可能徒手敲破消防鈴的玻璃。
如果他跟她打賭的話,或許還會對他另眼相看。

沒想到他這麼沒種,竟嚇的哀叫制止。智婕覺得他高個白長了。

.............................

AM 7:20

「我最愛別人跟我打賭了,那我們來看看我敢不敢?」說完抬起手肘,作勢要敲下去。
「好啊,妳敲呀!」熙祐目光炯炯的打賭她不敢。
「唉呀,你真的很討厭耶,我真的不敢啦!」她嬌笑地一股腦的倒向熙祐寬闊的胸膛。
「哇哈哈!妳真是個小搗蛋啊!哈哈哈……」熙祐彷彿摟著青樓女子,仰天長笑。

突然他態度一轉,握著她細嫩的臂膀,微微的搖晃,「妳這個殘忍的小東西,以後不許再這樣嚇我了,知道嗎?」皺起濃眉,深情的看著智婕。

智婕咬著下唇,眼淚汪汪的直視他點頭允諾。

「剛才我真的被妳嚇壞了,來,吻一下壓壓驚。」說完像跳探戈一樣,一個轉身下腰,握著她的纖纖細腰,緩緩低下頭,準備覆上她粉嫩的小嘴。

看著熙祐俊秀的五官漸漸逼近,她感到心臟要從嘴巴跳出來了,輕輕的閉上眼眸,等待他溫熱的唇降臨。

來吧!我的初吻……

「阿婕呦!還不起來,妳又遲到了!」智婕母親殺雞般的呼叫,穿透正在做春夢的腦袋,智婕嚇的猛然起身,突然的動作讓她有點頭昏腦脹,她喘著氣,看看四周,發現枕頭邊的愛情小說。

哈─哈─真的在作夢。她搔頭傻笑。

「每天都遲到!不知道在做什麼大事業!叫妳看書不要看這麼晚,都不聽啦,都不知道在做什麼大事業啦!每天遲到……」母親還在震耳欲聾重覆啐啐念著。

智婕揉揉眼睛,精疲力竭的下床,看向沒發揮功能的鬧鐘。
唉呦,才七點半而已,跟之前的記錄來比,真是小巫見大巫,不知道老媽在緊張什麼,嘖!

「不是說今天是學校的校慶嗎,現在快八點了,還不起來啦!」
老媽的啐念終於發揮作用,她的話彷彿一記悶棍,狠狠地敲在還渾沌不清的腦袋上。
智婕慌張地連滾帶爬下床。
「媽!妳怎麼不早點叫我!被妳害死了啦!」
最後智婕在母親強烈攻擊下,連早餐都沒吃,再度奪門而出。

公車到校門口時,已經快八點半了,智婕在車內就看見佳伶神色緊張的在門口來回走著。
看到智婕下車,她如釋重負的迎上去。
「妳總算來了!這給妳。」這次倒是廢話不多說。

智婕接過四四方方的白紗布,上面還印著16的號碼。

「這什麼?」她感覺手在顫抖。一個月還是過去了,該來的還是要來。
「九點,妳就要去跑四百公尺的初賽,這是妳的號碼,剛才林熙祐叫我拿給妳的。」她一口氣把話說完,覺得責任已了。

聽到他的名字,智婕又想起早上的春夢,她的臉開始發燙。
佳伶看見她逐漸泛紅的臉,以為是緊張的前兆。

她勾著智婕的手臂,帶她走進用各種顏色所搭起的氣球拱門。
電動馬達瑞奇馬丁的背景音樂,熱鬧的響徹整座校園。

從每個人的臉上可以看出,大家正為期盼已久的校慶歡欣鼓舞著。
越過她們的學生,無一不是帶著欣喜的神情,甚至幾個曾被智婕拒絕的學妹,也高興的跟她們打招呼。

「笑……人家在跟妳揮手……」她偷偷捏著智婕的手臂。
「哦,嗨……玩的高興啊……」智婕心不在焉的向她們揮手。表情木然。

「唉喲,就跑步而已,沒什麼了不起,就算跌個狗吃屎,還是勇奪最後一名,咬緊牙關,忍一下就過去了,反正就快畢業了,也沒人會記得……」持續之前沒建設性的安慰,佳伶拍拍智婕的肩膀。

「妳換個說法,或許我會好過些。」她認真的看著佳伶,希望她狗嘴吐的出象牙。在此刻她真的需要老友真誠的鼓勵。

「是喔……嗯,智婕,妳一定要加油啊,全班的榮譽都看妳了,我看好妳一定能拿下女子四百公尺總決賽第一名,畢業後,妳謝智婕的芳名必定名垂不朽--」

「夠了!名垂不朽?我要死了嗎?如果妳說不出好話,那就閉嘴吧。」
「妳很難伺候耶!」
「算了,在我名垂不朽之前,可以跟我去買早餐嗎?否則如妳所言,跑到一半,我可能會跌個狗吃屎。」
「妳還沒吃早餐喔!先跟妳說,今天福利社人超多的,可能擠不進去喔……」

佳伶挽著智婕朝福利社方向走去,他們沒注意到,在教官室正上方的二樓,熙祐正若有所思的看著她們。

原來他也在等著遲到的智婕。
hallowee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27, 22:18   #26
halloween
豆論國小生
 
hallowee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玉米王國
年齡: 27
文章: 238
聲望值: 178 halloween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14•出乎意料

熙祐、阿志、家豪、豆花四個大男生,窩囊的蹲在學校後門的臭水溝旁,彼此交換著香煙。
儘管震耳欲聾的音樂響徹學校各個角落。但仍掩不住他們此起彼落的咒罵聲。

「媽的,找機會一定要他死的很慘!」阿志猛抽一口,知道下一輪到他時,會只剩下煙屁股。
「川哥就是嘴巴犯賤,喂!你是整支要吞進去喔!」家豪急忙搶過阿志還含在嘴裡的煙。
「我怕他真的會找人堵阿祐,他老爸好像有黑道背景。」豆花擔心地看著熙祐。
「騙肖ㄟ!我阿公才有黑手黨背景咧,他只是虛張聲勢,根本不用鳥他啦!」阿志手臂一揮,不以為然。

「喂,你們田徑不用去幫忙喔。」家豪記得去年運會,田徑隊要幫忙畫白線。
「管他,抓到再說……」豆花刻意表現事不關己的態度,其實內心忐忑不安。

談話突然靜止,因為主角默然不語。
三人同時看向熙祐,他一副漂撇七逃人的吸著煙,然後蕭瑟地低頭吐煙。

「喂,從剛才到現在,幹嘛都不說話。」阿志看著熙祐。
「算了,自從他和柏川幹架後,就變的怪怪的──」
「嗯,依我看,是閃電標記的關係。」家豪突然插話。

「什麼東西?」豆花和阿志迅速看向家豪,以為他知道他們不知道的事情。
「就他額頭上的傷疤啊!像不像哈利波特額頭的閃電標──」
「啊靠夭啊!」阿志一巴掌往家豪的後腦打下去,阻止他的話。
「我們在講這個,你扯到那個,我警告你,少在那裡給我五四三的!」

家豪悻悻然摸著後腦,無辜的看向豆花,而豆花卻給他〝你死好〞的眼神。

「好貨……這誰提供的?」熙祐看著夾在手指的香煙。終於出聲了。
「我在我爸抽屜偷拿的。」豆花不在乎的聳肩。
「阿祐,我問你,你知道哈利波特是誰嗎?」最近迷上這本書的家豪,不死心地尋求盟友。童心未泯的個性從這裡看的出來,不過他不敢看阿志的方向。

「哈、哈利波特?嗯……我跟他不熟。」

三人聞言差點跌到臭水溝。他們瞪著熙祐,覺得他真的被柏川打秀斗了。

「大會報告,三年級女子四百公尺初賽即將開始,請各位同學到操場為他們加油!!」透過廣播,校慶即將揭開序幕。

「喂,是學藝的項目耶,要不要去助陣一下,我們班都不知道死哪去了!」阿志面露憂心。知道全班不團結出了名。

除了豆花,他們想起智婕平常一副弱不禁風、不堪一擊的樣子,彼此不約而同有不祥的預感。

「啊!我不敢去看啦,學藝一定會暈倒的啦!」家豪大驚小怪的矇住臉,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他開始想像學藝摔倒又翻三圈的慘狀。

熙祐丟掉煙頭,看向手錶。

「去看一下好了。」四人同時起身,往操場走去。

....................................

這是舉辦校慶的好日子,晴空萬里,絲毫嗅不出冬天將來的氣息。

今年剛成立的啦啦隊,此時在司令台勁舞熱歌著,活潑的舞蹈為校慶製造更多的熱鬧氣氛。
此時幾乎全校的師生,都聚集在司令台周圍和周圍臨時搭建的貴賓棚裡。

喧嘩熱鬧的吵雜聲將校慶的聲勢拉抬的更加浩大。不過這讓智婕更為緊張。

「第一圈不用搶跑道,第二圈再搶,第一圈不用搶,第二圈再搶,第一圈搶跑道,第二圈不用搶……」
天啊!現在到底是第一圈要搶,還是第二圈要搶啊?!」

已站定位的智婕,被自己的繞口令打亂,再過二分鐘就要跑了,她腦筋一片空白的想哭。
她緊張的在第四跑道來回踱步,徹底忘記體育股長的叮嚀了。

「嘿!婕!」在此時此刻,筱雅的聲音讓她愣住。
「妳在這裡幹嘛?」她看到筱雅胸前的號碼,「妳該不會跟我說……妳也跑四百吧?」
「恩恩,我自動報名的,我想既然妳能跑,我也可以啊。」她朝智婕甜蜜一笑。
「啊?當然當然,妳當然可以跑。」只要妳撐的住,她心裡默默補上這一句。

現在智婕又多一項煩惱,那就是如果她跑輸筱雅怎麼辦!

「徐筱雅我問妳,跑道是第一圈搶,還是第二圈?」
「呵呵,我怎麼知道?」

我怎麼知道……看著眼前這個來亂的,智婕傻眼地重覆她的話,這場比賽,她緊張的要死,筱雅卻把它當兒戲,智婕首次對她感到敬佩。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她不會輸給徐筱雅了。

此時看到有人示意要開始比賽了,智婕和筱雅迅速回定位。

發令員確定了各跑道的跑者姿勢正確後,高高舉起手臂。
「各就各位!預備!」

智婕還在掙扎搶跑道的問題時,發令員的槍〝蹦〞地一響,她頓時清醒,有了答案。

當腳尖離開起跑線時,不同於女孩子的小碎步,她開始跨大步伐,全速加快飛奔。
周遭此起彼落的加油吶喊聲如風般,咻咻的在她耳邊呼嘯而過。
智婕輕鬆熟練的吸吐氣,纖細白晢的雙腿交替地大步跨出。她用餘光發現,根本沒人趕上來,她自信的展開笑容,越跑越快,直到第二圈時,她越過自己的跑道,搶橢圓形跑道的內側。

哈!就是第二圈搶跑道啦!她笑著。

但此時智婕卻感到呼吸困難,心藏有點負荷不了,她開始調節腳步,以規律的步伐邁進,雖然速度變慢,仍未見其他競賽者領先她。

「聰明的女孩。」熙祐交叉手臂,嘴角上揚的看著智婕在第二圈放慢腳步,並且保持一定的速度。熙祐為她感到驕傲。閃閃發亮的表情,好像現在搶第一名的是他女兒似的。

「哇靠!學藝真是深藏不露耶!平常裝的跟病死雞沒什麼兩樣,怎麼現在變的像飛毛腿一樣。跑的好快喔!她一定有吃禁藥──」
「禁你去死!」家豪的不當發言又遭到阿志的一記大火鍋。
「嗯……以我專業的角度來看,真的跑的很快耶……」豆花附和。

一旁的熙祐若有所思的看著智婕。

在沒有意外中,始終保持領先的智婕,輕輕鬆鬆穿越終點所拉起的紅線。

她彎著腰,手掌撐著膝蓋,劇烈大口吐氣,並且享受周圍給她熱烈掌聲。

突然一聲尖叫,讓她抬起頭,她看見臉色已經青筍筍的筱雅,在三十公尺處,整個人盜壘般撲倒在滾滾紅沙中,全場譁然。

趴在塵土中的筱雅,聽到其餘參賽者腳步越過她的聲音,她的肩膀開始顫動。
她也不站起來繼續跑,整個人索性趴在地上痛哭。她感到丟臉極了!

智婕搖搖頭,跌個狗吃屎的人選終於出爐了。

看到她可憐趴在那裡的模樣,智婕心一軟,慢慢走向她。

「徐筱雅,妳在幹什麼?起來繼續跑啊!」筱雅滿臉眼淚和鼻水,抬起頭看著蹲在她身旁的智婕。
「婕,我該怎麼辦!好丟臉喔……嗚……嗚……」知道全場都在看她的笑話,她乾脆放聲大哭。
「給我閉嘴!妳這樣哭才真的丟臉!」智婕嘶聲警告,開始後悔到她的身邊。「妳現在起來把它跑完,快到了。」
「我不跑了啦,腳斷了啦!妳拉我起來,嗚……嗚……」她手伸向智婕。
「我不拉妳,如果妳不跑完中場離開,大家更會笑妳!起來!」
「妳說的可好聽,妳跑第一,當然會這麼說啊!嗚……嗚……嗚……」

買尬……換智婕想哭了。

全數參賽者都跑完了,只剩下筱雅還死賴在地上不肯走。

智婕感到左右為難,因為全校都在等她們。她真、的、很、後、悔來她的身邊。
見時間耽擱太久,裁判終於跑過來。

「有沒有怎樣?要跑完嗎?還是要離開,我們要準備下一場比賽了喔。」
「徐筱雅,把它跑完,讓我對妳另眼相看,快點,妳一定可以的,來、我拉妳。」

難得聽到智婕如此溫柔的聲音,筱雅眼淚越冒越多。她終於點點頭。

她踉蹌的站起來後,開始一跛一跛的往前邁進,智婕跟在她後面慢慢走,到達終點後,全場響起如雷的掌聲。

最後智婕扶著筱雅出場,周圍不絕於耳的掌聲仍持續著。
沒想到電影般的情節會在現實中上映,這、這真是太煽情了……智婕無奈地想著。
hallowee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27, 22:19   #27
halloween
豆論國小生
 
hallowee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玉米王國
年齡: 27
文章: 238
聲望值: 178 halloween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15•逃兵

兩個小時後,再傳捷報,智婕再次在複賽奪得第一。

她和佳伶進教室吃午餐時,得到全班熱烈的掌聲。就連平常和智婕沒什麼交集的大姐頭惟娟,也跑過來與智婕熱烈攀談。面對全班的熱情,智婕露出甜美的笑容回應。她裝作不經意的掃過熙祐的位置,失望發現他並未在坐位。

「嘿,學藝,今天表現的很好喔!」體育股長出現在她們身邊。
「呵呵呵,快別這麼說!」佳伶搶先回答,彷彿稱讚的是她。
「下午兩點半是決賽,記得喔。還有先提醒妳,會進入決賽的都是精英,而且大部份都是田徑隊的女生,妳要有心理準備。」
「是喔……」聽到他的話,剛才神氣活現的心情頓時消失,她感覺緊張的情緒又開始了。
「兩點半,記得喔!」朝她鼓勵地一笑,接著轉身向全班宣佈。
「喂!最新消息,剛才阿祐一百複賽也跑第一,可以進入決賽了,看來我們班要出運了!」他的話激起全體的熱血沸騰,大家鬼叫的嘶吼。

會進入決賽的都是精英,而且大部份都是田徑隊的女生,妳要有心理準備……智婕的腦袋不停重覆體育股長的這些話。

她開始害怕下午的來臨,她害怕田徑隊女生趾高氣昂的樣子,她害怕像筱雅一樣跌倒,她害怕辜負全班的期望,長那麼大,她第一次感到害怕無助。

看著狼吞虎嚥的佳伶,智婕的胃緊張地絞痛。

................................

與熙祐併肩走回教室的阿志,雙手插口袋,低著頭不發一語,顯得異常的安靜,一旁的熙祐還沉醉方才的勝利中,並無察覺阿志的不對勁。

阿志轉頭看向正在灌飲料的熙祐,看著喉結在他頸子上下移動著,阿志深吸一口氣,移開眼神。

「阿祐,我有件事要跟你說。」他壓低棒球帽,聲音壓抑。
「嗯,什麼事?」熙祐此刻的心情,就像抽了大麻般的快樂,他看向愁眉不展的阿志,不了解在這興奮的時刻,他在煩什麼?
「我想告訴你,我、我喜歡學藝……」

打從一年級新生訓練那一天起,他就偷偷暗戀謝智婕,他不自覺被智婕聰慧的眼神吸引,雖然她不是屬於那種漂亮的女生,但她獨特的氣質,燦爛的笑靨,總讓他心動。
而在不久前,察覺到熙祐似乎也喜歡智婕時,阿志開始處於不安的狀態,又想起熙祐盯著智婕跑步的樣子。他心中有了決定。
他決定在熙祐未行動之前,採取先說先贏的策略,雖然知道這方法很不上道,但他不想在三年的高中生涯徒留空白。

熙祐傻傻的看著阿志,這個與他情同手足的好友,突然啞口無言。

.......................................

午後的陽光暖暖地照進三年二班教室,在校慶的這一天,當然就沒有午休這種東西,空蕩蕩的教室只有幾個人趴在桌上。
正當大家沉迷在歡樂氣氛中,熙祐卻安靜的看著窗外。
他鬱悶想起剛才阿志的一句話:我從一年級就喜歡學藝……

他懊惱地嘆了口氣。
人家從一年級就喜歡她了,那我算什麼?人明明就坐在前面!過去的二年我到底在幹什麼?

現在人不在了,阿志又說喜歡她,熙祐感覺智婕離他越來越遠了。

他感傷地看向智婕的位子。

再一小時她的比賽就要開始,仍未見她的身影,最令人擔憂的是,平常跟她黏的緊緊的佳伶,此刻卻趴在桌子睡的不省人事。
熙祐看著手錶,有種不祥的預感,他起身走上前搖醒佳伶。

「幹嘛?」被吵醒的佳伶,揉著眼睛,神情顯得不悅。
「妳知道謝智婕跑哪去了嗎?」熙祐考慮要不要跟她說:她嘴角還有口水。
「她說肚子痛,要到保健室躺一下,什麼事嗎?」
「喔,沒有啦,妳繼續睡。」

這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他找智婕要幹什麼?佳伶看著熙祐的走出門口疑惑地想。

「沒有啊,沒有人進來休息喔。」護士阿姨老人裝可愛的對他甜孜孜地說。

熙祐失落地從保健室走出。開始環顧四週,找尋熟悉的身影,「到底跑去哪了?」
不明白自己為何找尋她,他只知道在此時此刻,很想看到她的臉。
他開始在校園左顧右盼地尋找,碰到班上的人,總會拉住詢問,但得到的答案,讓熙祐的怒氣節節上升。他忍住大聲呼叫她的衝動。

「嘿,同學,妳們有沒有看到學藝?」熙祐拉住他們班的二個女生。
「有啊,剛才在美術班的走廊看到她,在三樓。」她和藹可親地說。
「她在那裡幹什麼?」
「對啊,我也這麼問她,結果她說要轉到美術班,說什麼每天畫畫好快樂之類的話,反正怪怪的。」另一個女生搶著回答。
「喔,那謝謝囉。」目送她們離去後,他皺眉想著她們的話。也納悶智婕在想什麼?

兩分鐘後,熙祐果然在三樓的走廊找到智婕,此時她正低頭,咬著指甲,漫無目的閒晃著。彷彿待會的比賽與她無關似的。

突然感覺有人注視她,智婕緩緩的抬起頭來,發現在二十公尺處,熙祐滿頭大汗直盯著她。她瞇眼回瞪他。
兩人如西部牛仔準備對決般,目光炯炯,默不作聲,各峙一方。

受夠戲劇性的對峙,熙祐先有了動作,他大步的走向她,智婕見狀,轉身開始快走。

看到她的反應,熙祐感到驚愕,沒想到她會轉身離去。「謝智婕!」

彷彿後頭有怪物追殺般,智婕並沒有跑步,只是加快腳步,但速度之快跟跑沒什麼兩樣。而熙祐粗魯推開與他擦身而過的學生,開始邁開步伐追逐智婕。

「謝智婕!妳不要跑!」熙祐怒吼著。

不要跑?!他在追捕歹徒嗎?我還手舉起來咧!智婕邊走邊覺得他好幼稚,但隨即發覺此時不是嘲弄他的時候。

他叫她不要跑,智婕偏偏開始小跑步,而且越跑越快。

緊張的氣氛在他們之間流竄,不明所以的追逐,讓他們心跳開始狂奔。

在一個轉角,熙祐發現他追丟了智婕。他按著腰,劇烈喘氣著。不相信自己竟然會跑輸一個女生,剛才明明還看到的。

突然他聽到旁邊教室有窸窣聲,抬頭一看,素描教室,他不假思索推開門,掃視裡頭的環境。裡面除了石膏像,排列整齊的畫架和畫板,還有一個纖瘦的人影,她瑟縮的屈膝窩在教室的角落,額頭靠在膝蓋,神經質的咬著指甲。
一副重大創傷的受虐兒。

「妳跑的還真快。」聲音之輕,彷彿正要安撫受傷的流浪犬。

智婕感覺熙祐蹲在她面前,勁瘦寬闊的體格形成具大的陰影和壓力。
她垂著眼皮看到他肌肉結實的小腿,還有他球鞋的頂端與她的快碰到了。
他靠那麼近幹嘛!智婕縮的更後面,頭壓的更低。她害怕一抬頭,會碰到他的鼻尖。

「追我幹嘛?」她悶著頭說。
「我來提醒妳,再過二十分鐘,比賽就要開始了。」
「你還真好心啊……」

同班這麼久了,你理都不理我,現在卻要發揮同學愛,抓我上戰場送死,真棒啊你!智婕憤憤不平地想著。

「我不去跑了,我要棄權。」她的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
「哈!真佩服我自己,其實我早想到了。」
「……你在取笑我嗎?」她皺眉,不喜歡他的語氣。
「我不是這個意思……謝智……我、我可以直接叫妳智婕嗎?」他大膽建言。
「不可以,跟你不熟。」智婕轉頭不想看他。
「好吧,那妳能跟我說為什麼要棄權嗎?」遭到拒絕的熙祐,心情落寞。

智婕希望他別問這麼多,就讓時間悄悄的流逝,今天的校慶也讓它默默的結束吧……只要別逼我去賽跑!

「我上次扭傷腳,今天好像舊疾復發了。」她抑鬱的說。
「從剛才妳跑我追的表現,我看不出妳有任何復發的可能。」他笑著。
「你什麼時後變跌打損傷的專家了?!我的腳不用你來評斷!」
「或許我可以診療一下,這方面我倒滿內行的。」說完,手作勢要伸過去。
「你敢!」這小子,在這時候倒變的伶牙俐齒,不會口吃了!智婕氣惱的想。

一股奇異的沉默籠罩他們。

熙祐雙眸發亮,他看著智婕叛逆的眼睛,粉嫩的嘴唇,有種低頭吻她的衝動。

但他想到了阿志,目光一冷,熙祐猛然起身。

「算了,如果妳要像個懦夫躲在這裡,我沒意見,但妳好不容易跑到決賽了,說真的,這時候放棄是有點可惜。畢竟全班的榮譽都寄望妳。」他的聲音帶著緊繃。
「我也不知道……」智婕不知所云說著,一方面痛恨自己的懦弱,一方面想到自己站在四周都是田徑高手的跑道上,她喉頭就恐懼的緊縮。

聽到她怯懦的聲音,熙祐再度蹲在她面前。

「還剩十分鐘比賽就要開始了,去吧,妳都已經進入決賽了,妳跑完後,就換我跑一百決賽。不管有沒有得名,我們都盡力了。」他沉靜的說。

智婕呆怔地盯著他的臉,恐懼的淚水刺痛她的眼眶,她低頭眨掉淚水,不想讓他看見。

熙祐當然知道她在怕什麼,因為他能體會那種高手環繞,而且準備釘死你的感覺。

突然他從脖子拿下一條豬肝紅的護身符。

「這給妳。」

長長的紅線,黏著一塊印有保佑平安的正方塑膠紅包,不用說裡頭裝有一張折的四四方方、又有神明加護的符語。

「在這個時候,不要給我搞偶像劇這一套。」她懊惱的說。

問題是人家偶像劇的定情物,不是發亮的北極星項鍊,就是可愛的海豚布偶,為什麼我的就是這個?智婕皺眉看著他手上俗又有力的護身符。

「這是我阿嬤去三太子廟求給我的,她知道我在田徑隊,所以特地去求的。」
「你唬我的吧。」她狐疑看著他。
「真的!她希望我能跑得像風火輪一樣!」
「你阿嬤真的想太多,跑得像風火輪,也沒見你抱任何獎回來。」
「……」熙祐深受打擊。尤其這些話出自智婕的嘴。嘆了口氣,他溫柔地將它套到智婕的頸子上。粗糙的手指掃過她的耳朵。

「現在我把護身符給妳,願三太子賜給妳風火輪的速度,阿門。」
「我不信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你都戴這個出門嗎?」她拿起垂在胸前的平安符仔細端詳,開始懷疑他會跳八家將。
「我比賽才會戴著它,還有,這不是怪力亂神,只要妳發揮想像力──」
「我的想像力早在認識你之後就丟了。」
「什麼意思?」

智婕看著總是替別人著想的林熙祐,默然不語。

「大會報告,三年級女子四百公尺總決賽即將開始,請大家到操場為她們加油喔!」
「在廣播了,妳決定怎樣?」熙祐焦慮地看著她

智婕手握平安符,心中的確踏實不少,原因是這是林熙祐給她的。

「走吧!」她篤定的看著他。

在熙祐興高采烈預備起身時,她拉住他的衣角,這動作讓熙祐又蹲了下來。

「怎麼?」他疑惑看著智婕。

令人意外的是,智婕傾向熙祐的臉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他的右側臉頰輕輕印上她的唇。

「謝謝。」她輕柔在他耳邊說著,接著迅速起身,不敢看他的臉,快步走出素描教室,留下呆若木雞的熙祐。
hallowee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27, 22:20   #28
halloween
豆論國小生
 
hallowee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玉米王國
年齡: 27
文章: 238
聲望值: 178 halloween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16•總決賽

智婕站在第二跑道,她用餘光瞄到隔壁田徑隊女生正誇張的一蹲一站地做熱身,智婕望向藍天,眼神放空,心裡覺得她專業到不行。
不自覺摸向胸口的平安符,腦袋回到剛才的情景。

想起她在素描教室大膽主動的行徑,不由佩服自己,這是她長那麼大,第一次出現這種失常行為。
她看著正在彼此說笑的田徑隊女生,突然發覺這場小小的比賽根本不算什麼!
思索的低下頭,輕踢跑道上的紅沙,斥責自己或許不該那麼衝動,在輕觸他臉頰的同時,她應該想到他和徐筱雅正在交往。

哼!或許人家筱雅早就進攻他的唇了,想到這裡,她下意識用力踢起紅塵。

「各就各位!預備!」發令員確定各跑道有跑者後,高高舉起手臂。

都是他害我來參加這場愚蠢的比賽,所以這樣曖昧不明的局面都是他造成的。智婕還在憤慨的想。

槍聲一響,智婕嚇了一跳,站在原地,慌亂的看見周圍的參賽者早像火箭般衝出起跑線。她突然忘記自己身在何處,木然的看著她們越跑越遠。

「謝智婕!發什麼呆啊!跑啊!!」罪魁禍首林熙祐,緊張在跑道旁朝她大吼。他雷聲般的吼叫讓智婕猛一回神。

哇!現在是什麼情形!

智婕嚇得開始起跑,慌張的姿勢有點像小偷被圍捕時不知所措的感覺。

而且她敢發誓,她聽到林熙祐大笑的聲音!

啊∼∼氣死我了!她丟臉的覺得全場也跟著哄堂大笑。

智婕拿出前兩場的水準,跨大腳步,如風般追趕前頭的參賽者。

因為起跑已經失掉跑第一的契機,所以智婕祈望在第二圈搶內側時,能贏在耐力、體力。
在超越一兩個跑者時,全場發出不可思議的歡呼聲。轟隆隆的震耳聲讓這場比賽衝上最高潮。

「喂!你們看第二跑道的女生!跑的好快喔!」
「嘿!加油啊!!」

不受周遭嘶吼聲影響,智婕盯著前面田徑隊女生黝黑修長的雙腿疾速地追趕。
她眼神一緊,全副心思想超越她們。

智婕能感覺豬肝紅的平安符,正劇烈的在胸口左右搖晃拍打著。
她全速加快,雙腿發揮極致的速度,開始相信或許這不是怪力亂神!她能感覺三太子的無敵風火輪在她身上全勝發揮,因為前頭只剩兩個參賽者了!

在進入第二圈時,她們有志一同的放慢腳步,調節呼吸。

智婕與一位女生肩併肩同時想搶內側跑道時,那女生不斷撞擊智婕的肩膀,求勝的企圖心一目了然。智婕放慢腳步讓她領先。

離終點只剩下二分之一的距離,那女生如牛般的喘氣聲讓後頭的智婕抓準時機,她從容不迫的越過她,開始加緊腳步追趕前頭只差一兩步的女生。

跑第一的女生看見文質彬彬的智婕出現在她身側時,吃驚的張大嘴巴。
因為一開始她就不看好這隻白斬雞,沒想到此時她竟然會跑在她旁邊,一起角逐冠軍!

當然有第一名可拿,誰想做第二名。女生心懷不軌地暗暗推擠智婕,瘦弱的智婕感受到她的小動作,欲跌倒似的腳步踉蹌,打亂規律的步伐。

而紅線所牽起的勝利果實就在前頭二十公尺處!

看著那田徑女生的背影,咬著牙,智婕再度重拾步伐,感受不到雙腿酸痛的往前飛奔。

許多人在終點處一起吶喊,歡迎總決賽的冠軍出爐,其中也包括熙祐。

就在那女生以為自己即將得到勝利,準備挺身衝向紅線時,身旁的人影讓她迅速轉頭,她驚喘發現智婕如鬼影般緊追不捨,在一個閃神,智婕跨出一個大步,領先她一個身子。
兩人只差兩秒的距離,智婕在最後衝刺,穿越勝利的紅線,拿下這一年的冠軍。

大會也隨即宣佈智婕刷新歷年來的大會紀錄,全場進入瘋狂狀態!

但智婕這此時卻感受不到任何快樂,她覺得耗盡畢生的體力,好像快死了!

眾多的人潮逐漸湧向她,她彷彿聽到筱雅和佳伶驚喜的尖叫聲,她想跑過去與她們擁抱,但怎麼搞的,怎麼吸不到空氣……
智婕暈眩的蹲下去大口吸氣。

「謝智婕!妳怎麼了?」熙祐推開人群,蹲在智婕身旁,著急的低頭想看她的臉。

聽到熙祐的聲音,智婕抬起頭來,臉色發白,頭冒冷汗,求救地看著他。

「我、我好難過……」她突然想哭。
「跑完不能馬上蹲著,來、妳起來走一走,會好一點。」說完扶起她,他驚訝發現手下的臂膀竟會如此纖細。但這瘦小的身軀卻隱藏著風暴般的爆發力。
智婕無助拉著熙祐運動服的前襟,整個人倒向他的胸膛。

「我想吐……」昏厥一陣陣席捲而來。
「還是妳要去保健室──謝智婕!」

智婕感覺嘴巴發乾,眼前一片空白,腿一軟,最後映入眼簾的是熙祐慌張的臉。
二話不說,熙祐彎腰撈起智婕的腳,抱緊她輕盈的身子,擠出人潮,跑向保健室。
hallowee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27, 22:21   #29
halloween
豆論國小生
 
hallowee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玉米王國
年齡: 27
文章: 238
聲望值: 178 halloween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17•心痛

模糊的說話聲斷斷續續傳進智婕耳朵,她渾沌的腦袋還未恢復意識,亮到刺眼的日光燈透過薄弱的眼皮,一再提醒她快點起來面對現實。
眼皮彷彿吊著千斤重的智婕試著想張開眼。

「平常壯的跟牛一樣,怎麼說暈倒就暈倒?」不習慣保健室消毒水的味道,筱雅始終摀著鼻子說話,深怕一呼吸,會吸進SARS病毒。
筱雅懷疑看著躺在床上的智婕,「喂喂,妳覺不覺得……她和林熙祐有一腿?」筱雅終於放下發酸的手。

「嗯,經過林熙祐這麼一抱,我也開始懷疑他們之間有姦情……」佳伶捏著下巴首次點頭同意她的話。「不過……妳不是和林熙祐在交往嗎?」佳伶突然想起筱雅倒追熙祐的事。
「哪有,連交往都談不上好不好!他真的超無趣的,約他去跳舞,他說他不會,找他看電影,他說要打工,要他陪我逛街,他說在田徑跑了一整天,晚上腳要休息,都是他的事,我要這種男朋友做什麼?所以及早抽身,另尋有緣人囉!」

有緣人咧!佳伶不以為然的睨她,心裡凸嘈:依妳的個性很難找到啦!

「但是當初妳不是說林熙祐是上天安排給妳的?還說妳真的很喜歡──」
「吼!婕還真大嘴巴耶!說說而已,幹嘛當真啊!」筱雅有點不悅地打斷她的話。
「嘿!妳們兩個,操場集合囉,要畢幕了!」一個不相干的人探頭進來,雞婆提醒。陸續有更多不相干的人,鬼祟地好奇張望。而佳伶和筱雅像趕雞一樣,一一將他們噓走,然後隨著他們去操場。

夕陽西下,昏黃的陽光散佈在純白被單上。四周寂靜無聲,只有在保健室另一頭的操場,校長八股的演講透過麥克風,悠悠蕩蕩、隱隱約約傳進智婕耳裡。完全聽到她們對話的智婕,緩緩地張開眼,突然想長眠於這張床。
突然一陣快走的聲音響起,她迅速閉上眼睛,現在她不想面對任何人。

她不曉得進來的是誰,但從對方粗重的喘息聲聽來,是個男的。而且從他上氣不接下氣的聲音聽來,他似乎非常急迫需要來保健室。要不是裡頭有三張床,她會起身讓位給這位喘得要死的大哥。
但令人不安的是,對方竟拖著腳步走到她的床邊。

換智婕開始呼吸急促,胸膛起伏之快,很難想像她正睡得香甜。當她的臉感覺到對方粗重的鼻息;粗糙的手指撫摸她嘴角時,智婕衝動地想睜開眼睛。

「如果跑第一的代價,是最後被人在這張床強姦一百遍,那我就真的該死了!」智婕憤憤不平的握緊拳頭,準備給強暴犯一記迎頭痛擊。
「奇怪,怎麼喘得這麼厲害?」不惶多讓的熙祐擔心地看著智婕。

熙祐幫忙抬器具到體育室後,經豆花的掩護,躲過教練的眼線,火速跑到保健室。
聽到他的聲音,智婕感覺心臟快衝破胸口了,握緊的拳頭掐得更緊。

「謝智婕,醒醒啊,不要睡了……」他招魂似的呼喚,開始小力拍打她漲紅的臉頰。

臭小子!你不知道病人要好好的休息嗎!
智婕盡量不使自己的眉頭上鎖,不使自己的牙根咬緊。原來扮演屍體是需要專業和天份滴……
就在熙祐越來越大力的手勁已經超出她忍耐的範圍時,智婕認真地考慮,是否要跳起來扳斷他拍個不停的手。

「阿祐!你在幹什麼?」

許沛柔突然走進保健室,她驚愕看著熙祐的舉動。

「啊?沒有啊,我看她睡那麼久,想叫醒她,不過都叫不醒……」
「我看看……」許沛柔腳步輕盈的走上前,手搭在床尾的欄杆上,不感興趣的斜眼瞄著智婕。
「她應該沒事吧。你看她臉色很紅潤啊!擔心什麼?」

隨著沛柔嗲哩嗲氣的聲音,智婕的怒火越攀越高。

「妳來這裡幹什麼?也不舒服嗎?」熙祐關切的聲音讓智婕更氣。
「嗯,我是來找你的。不知道放學後你有沒有空……」雖然看著智婕熟睡,但她還是有點顧忌。「你跟我出來一下,我們到外面講。」

「有話在這裡講就好了啊──」
「唉呦,拜託啦,我真的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講,快點啦……」拗不過沛柔的嬌縱攻勢,老實的熙祐只好乖乖的跟她出去。

等他們的腳步聲走遠,智婕迅速起身,披頭散髮瞪著門口。她迅速下床,重新紮起馬尾,彎腰套上球鞋,躡手躡腳的跟出去。
她的舉動和心態都很像要去抓猴。

...................................

「你是不是喜歡那個謝智婕。」沛柔嘟起嘴,認真看著熙祐。

聽到〝那個謝智婕〞的字眼,熙祐感到不快,又看見沛柔質問的神情和語氣,讓他很想對著她的俏臉說:干妳什麼事?

「妳找我出來,就是問這個?」熙祐無奈笑著。
「對啊,你是不是喜歡那個謝智婕。」她笑盈盈地重覆這句話,這表示她一定要得到答案。

她裝無辜的表情和尖銳的問題,讓習慣對女生溫柔的熙祐,出乎意料地開始蹙眉。

「妳問這幹嘛?」他收起笑容,無聊地看著她。
「你先別管我問這幹嘛,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喜歡那個謝──」
「不關妳的事吧?」他冷冷的阻止她說下去。

他冷酷的表情讓沛柔笑的更甜。

「啊,原來你真的喜歡那個謝智婕啊。」說完竟吃吃的笑起來,好像套出什麼不得了的話來了。但實際熙祐什麼話也沒講。

熙祐開始站三七步,雙臂交叉,面無表情冷淡地看著她。

「很高興妳已經有了答案,我可以進教室了嗎?」
「是進教室嗎?還是進保健室?」她挑釁的說。

熙祐雙手插口袋,故作吊兒郎當的樣子,不想回答。

忽地,許沛柔一把拉下他的脖子,水亮的粉紅雙唇熟稔覆上熙祐的嘴巴。

兩個身影重疊在一起,周遭只剩下他們衣服窸窸窣窣的摩擦聲。
空無一人的長廊上,操場上校長老番顛演講聲幽幽迴盪著。看著似乎沉醉其中的熙祐,智婕眼眶開始盈滿淚水。
她靠在牆壁,戲劇性的慢慢滑下蹲著。她雙手緊摀著嘴巴,深怕出口的嗚咽聲會被他們聽到。晶瑩的淚珠不停掉落她的膝蓋。

沒想到他是這種人!智婕痛徹心肺的悶哭。
想到在素描教室,自以為給他賞賜的臉頰之吻,她噁心的想吐。像是遭到羞辱似的,她開始猛擦自己的嘴唇。

一天當中被兩個女生獻吻他一定很得意吧!她心灰意冷流著眼淚,眼睛開始浮腫,因擦的太用力,透著血絲的嘴唇開始脫皮。想到許沛柔鹹濕的熱吻,她按著肚子開始乾嘔。

她沒想到自己竟會狼狽的蹲在這裡痛哭。而在不遠處,那兩個人卻打的火熱。

突然有人蹲在她的身側,撫慰著她的背。以為被他們發現的智婕,迅速轉頭,意外的是,出現的竟是孫志浩。

智婕尷尬的用手背抹掉眼淚,鼻水還隨之牽絲。阿志心酸看著可憐至極的智婕,很想擁她入懷安慰她。

他知道她看見了什麼,他也沒想到熙祐會像隻死魚一樣,任許沛柔予取予求。不過回頭想想,換作是他,恐怕也難抵擋這種誘惑吧。
但令人更難受的是,看見哭得慘不忍睹的智婕,他沮喪的發現她竟也喜歡熙祐。

他們是彼此喜歡的啊……換阿志想哭了。

「你怎麼在這?」她希望他識相點,不要追問現在的窘局。
「導仔叫我來找阿祐和許沛柔,但以目前的情形來看,他們正在忙……」他的話讓智婕的眼眶再次盈滿淚水。
「……我想回家。」
「如果妳不怕被抓的話,我們一起落跑,我有摩托車送妳回家。」說完伸出手掌,表示要拉她一把。看著伸出援手的阿智,她不假思索的伸手讓他拉起。

在這個時候她急需他友誼的協助。

「我知道有條路不用經過校門口,從這邊。」
「等一下,我要去教室拿背包。」
「……」阿志有點敬畏她,校慶還帶書來看?

他們頭也不回的離開案發現場,卻沒發現事實有了變化。

...................................

許沛柔不安份的纖纖玉指悄悄地滑向熙祐結實的胸膛,開始令人遐思的在他寬闊臂膀游移,直到她的手滑到他的腰時,熙祐這才抓住她細嫩的手腕。
嘴唇不留戀地抽離她的雙唇,眼神冷峻地彷彿他沒參與剛才的接吻。

「夠了嗎?」他的嘴角揚起一抹戲謔。

相較熙祐的置身事外,許沛柔雙眼迷離的回視他,媚笑的再次墊起腳尖,還想來第二回合。但熙祐卻輕鬆地放開她的手,轉開頭,輕輕越過她。

「妳還是趕快去集合吧。」

許沛柔恨恨瞪著他的寬肩,沒想到他對她的主動棄之如敝屣。

「你剛才倒是滿享受的嘛,現在裝什麼好學生!」
「唔,在我的等級,我是沒享受到,不過,我看妳倒樂在其中。」熙祐衝著她一笑,將她的話丟回去。
「你!」沛柔氣他竟沒像其他男生一樣,拜倒在她的百摺裙之下。
「我要走了,謝謝妳的招待。」他彎腰謝幕般的朝她一鞠躬,轉身離去。
「林熙祐!你給我回來!」

直到沒聽到她的叫聲,熙祐開始小跑步地往保健室的方向飛奔。邊跑還用袖子抹掉嘴巴上油油亮亮的唇彩。

當然她的主動獻吻讓熙祐有點閃神。但他隨即以看好戲的心態,看她準備什麼時候停下來,直到感覺她的手越來越不安份,這才主動讓這場遊戲提早結束。
想起她慘敗,欲哭無淚的臉,熙祐難得露出邪氣的笑容。

一踏進保健室,熙祐傻愣愣看著空無一物的病床。

「狼咧?」一想到她或許到教室休息了,開始往二樓跑。令他吃驚的是,在她的坐位也沒她的人影。

熙祐開始懷疑她會不會太有榮譽感,跑去操場集合了?如果真是這樣,真的要對她肅然起敬了。
hallowee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27, 22:22   #30
halloween
豆論國小生
 
hallowee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玉米王國
年齡: 27
文章: 238
聲望值: 178 halloween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18•距離

翌晨

寒流來襲,乾冷的空氣讓智婕縮起肩膀,戴著手套的雙手插在外套口袋,厚實溫暖的圍巾重重環繞住她的脖子,超級怕冷的她還是感覺自己的牙齒在打顫。
從坐公車到現在進校門的過程中,她都能感到同校的學生異樣的眼光。她低著頭,快速越過一群對她上下打量的女生。

智婕踏進校門的同時,總是搜尋她身影的熙祐,一發現她的倩影,馬上快步趕上。

「嘿,我幫妳拿。」陽光依舊燦爛的熙祐,輕鬆提走智婕掛在肩上的背包。

今天智婕放下平日的馬尾,紮起公主頭,烏黑絲絹的秀髮垂散在肩膀。端莊清純的模樣讓他心跳加速。

背包突然被抽走,智婕愣了一下。「不用麻煩,我自己拿。」她從容不迫的拿回背包,看都不看他繼續走。

「呃……妳身體好些了嗎?」看見冰冷態度的智婕,他棄而不捨地緊追在後。

看著沒反應的智婕,熙祐心一沉。「妳的獎牌……沈佳伶拿給妳了嗎?」

「嗯。」草率的應付,她快步踏上階梯,想逃開他。
「等一下!」熙祐握住她的手臂阻止她上樓。

不容抗拒的力道終於迫使智婕轉頭看他。看著他專注認真的臉,她胸口揪緊抽痛。
「妳又怎麼了?」
「……」

兩人四目相對,一股凝滯的沉默瀰漫在他們之間。

「我要進教室了。」她發現陸續上樓的學生,對他們的舉動竊竊私語。
「難道妳沒話要說嗎?」他漸感焦慮,牢牢抓住她的手,不讓她離開。
「你要我說什麼?」她淡淡問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覺得,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我是說,唉呀!我也不會說!」不知所云的熙祐,懊惱的放開智婕。因為和智婕未明朗化的關係讓他無所適從。
「不會說,那就別說了,我要上樓了。」
「妳……妳還記得素描教室的事嗎?」熙祐粗嘎的叫住她,心裡希望她跟他一樣,還惦記那天的事。

智婕聽到他的話,心頭掠過一陣痛楚。

「對一個情場浪子而言,素描教室根本沒發生什麼事吧?」
「什麼意思?誰是情場浪子?」
「誰答腔,誰就是。」她冷漠下斷語。
「妳解釋清楚!」他露出急切神情。

智婕冷冷轉身,神情堅定的看著熙祐。

「解釋什麼?只不過小小親了你一下,難道我還要對你負責?」

熙祐十分震驚智婕會說出這句話,他臉色難看的死盯著她。

「不要說這種無聊的話。」憤怒使他的聲音渾濁,眼睛隱含著怒火。她的話刺痛了他。
「林同學,如果沒別的事,我要上去準備期末考了,還有,感謝你昨天的見義勇為,雖然為我帶來困擾,但還是要謝謝你。」說完向他深深一鞠躬,然後頭也不回的轉身上樓。

熙祐陰沉沉看智婕消失在轉角。
好吧,如果妳要這樣,隨便妳!男性的尊嚴被糟蹋與此,他轉身大步走開。
hallowee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00:47.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