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自創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評分: 主題評分: 13 票, 平均 4.62 分。
舊 2006-04-04, 00:34   #1
燕尾蝶
豆論國中生
 
註冊日期: Mar 2006
您的住址: 距離地球兩億外光年
年齡: 27
文章: 373
聲望值: 192 燕尾蝶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MSN 消息給 燕尾蝶 發 Yahoo! 消息給 燕尾蝶
Thumbs up
   三穎的愛情 ))))

三穎的愛情
~*****~*****~*****~
三個穎,兩種不同的愛情,
究竟這愛情是歸誰呢?

選擇愛的人,需要一生的勇氣。

愛上一個人,只需要一秒鍾。

忘記一個人,則需要一輩子的時間才行。

愛的如何驚天動地,最後,

我們三人中,是不是還要有人放棄?

那…究竟會是誰?

~*****~*****~*****~

女主角:沈佳穎。


男主角:郝泰穎/梁济穎。


---------------------------------------


今年台灣的冬天,似乎比往常的天氣來的低。


聽氣象報導說,今天又有一波『大陸冷氣團』要來了,氣溫一定又會更低。


剛補完習的我,縮緊了外套,雙手插著口袋,緩緩的往著逆風的方向前進。


「呼──,好冷喔!」我將脖子徹底的包在圍巾下,感覺還是有風,從圍巾的細縫灌進。


此時,我的注意力突然轉向一旁的小巷口底的一團不算小的黑影上,聽得到一陣叫罵聲,從巷口底傳來。


「喲──這誰阿?我說郝泰穎阿,你也有今天阿!沒有兄弟了,看你怎麼囂張?」那團黑影最前面的那個人開口。


「哼,沒有兄弟,你也未必打的過我。」地上那個人,不屑的發出輕藐的冷哼。


「他馬的,就剩你一個人了,還敢那麼囂張,真的沒吃過苦頭,兄弟們上。」話一說完,一旁那一團人,紛紛圍住中間那個人,腳、武器、拳頭,紛紛的落在那個人的身上,嘴巴還不忘叫罵著。


這…這…這就是新聞上,常常報導的那…那種…黑道事件嗎?


我不敢相信的摀著嘴巴,瞪大眼睛看著他們的行為。


這…這…該怎麼辦?


雖然我在學校名次是前3名的人,可是從來沒有遇過,也沒有看過這種事情,而今它就真的發生在我面前,似乎讓我非常震驚。


有…有了。「警察來了,警察來了。」


我躲在一台車子後面,然後手圍在嘴旁,朝小巷裡大喊。


我的喊叫似乎見效了。


「可惡!條子來了,兄弟們快撤。」帶頭的對著一旁的小弟們說著,然後又指向地上的人,說著:「郝泰穎今天算你好狗命,下次就不只這樣了。」


話說完,要走前,還不忘補一腳。


等他們走後,我悄悄的走到那個被打的人身旁。


「你…還好吧?」我蹲了下來,用手指輕輕的戳戳他的背,然後小聲的問。


「就是妳叫警察的吧?」郝泰穎吃力的用手撐起身體,轉過頭看著我問。


「對阿!你要謝謝我阿?」我朝他笑了一下。


『郝泰穎』自己早就聽說過這號人物了,他是學校兩個最有人氣的其中之一,不但長的很帥,闖禍也是一流,走警察局就好像在走廚房一樣熟悉,作的筆錄要說疊成一疊都快要比桌子高了,但這反而是他吸引更多人喜歡他的原因。


「多管閒事。」郝泰穎毫不猶豫的說著,然後再次吃力的站了起來,往著小巷子的出口走去。


一路上搖搖晃晃的,有好多次他的屁股差點就要跟地板做親密動作了。


「喂──喂─什麼多管閒事?要不是我你還會在這裡嗎?」我也站了起來,追了上去,跟上他後,白了他一眼。


「多管閒事就是多管閒事。」


走出小巷子,我終於看清楚那小子的臉了,雖然早有耳聞,但是見面這還是第一次。


「算我多管閒事好了。」看著他嘴角、臉頰、眼睛旁傷痕累累的傷口,還有他一副了不起的樣子,讓我有些生氣,生氣自己幹麻救他。


「妳……」他轉過來看著我,話還沒說完就撐不住往我身上倒了。


「喂──郝泰穎,醒醒阿…郝泰穎…醒醒…你起來阿…很重欸…」他的身高、他的體重,一般的女生照理來說應該都撐不住的才對,理所當然的我也倒下了,而且被他壓在地上。


怎麼搖他就是沒有反應。


「喂──郝泰穎,你快醒一醒阿,郝泰穎…我的天阿…你…」我快要被他壓到喘不過氣來了。


喊到最後,我終於在好心人的幫忙下,一起把郝泰穎送到醫院。


待在病房裡,雖然很想走,可是一直連絡不上那傢伙的家人,我只好在那一直等著。


坐在椅子上,單手撐著臉頰打盹著,此時突然被手機鈴聲給嚇醒。


「阿──」我嚇的尖叫了一聲,然後快速的接起了電話。「喂?」


「妹,妳在哪阿?怎麼還不回家阿?媽很擔心耶!」電話裡傳來姐擔心的聲音。


「姐阿,我走不開拉,幫我跟媽說一下,我…我…」我瞄了病床上的郝泰穎一眼又小聲的開口:「我的…一個朋友住院了,我恐怕要很晚才能回到家,跟媽說我沒事叫她別擔心。」


「真的阿,好吧!要儘早回來喔!我會跟媽說的,妳一個人回家要小心一點喔,好啦,先不說了,掰掰。」


「掰掰。」


結束了電話後,病房又馬上恢復安靜了。


我撐著臉頰,斜眼瞄著眼前這個傢伙。


哼!也沒什麼嘛!也不會多帥阿!


喔喲!好啦好啦!說實話,他真的帥到不能在帥了,帥到掉渣,行吧!


他的臉稱的上是『完美比例』,要說能跟他比較的,也只有我們學校最受歡迎的另一個人了。


這時,床上的人,有了動靜。


郝泰穎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然後開始移動放在床兩旁的雙手,最後睜開眼睛。


就在這時,他看了我,突然開口大叫:「阿──鬼阿!」


聽到他那麼叫,我也被影響了,不由自主的學著他叫:「阿──鬼阿!」


然後,我們兩個在互望對方一眼,然後又叫:「阿──」


「臭小子,沒禮貌的傢伙,什麼鬼阿!」我弓起手指敲了一下他的頭。


「臭女人,痛阿!」郝泰穎壓著被我敲的地方。


「哪有人這樣對自己的救命恩人的阿,沒禮貌的臭小子,臭小子。」我朝他掃了一眼,恨不得捏扁他。


什麼嘛!白救他了。


「這醜女人,本來就是,難道妳不知道我就是那頂頂大名的『郝泰穎』嗎?蛤?」郝泰穎漸漸的逼近我,用著一種〝妳敢說不知道就慘了〞的眼神看著我。


「我若說不知道,你奈我何?」我朝他吐吐舌頭,看著他快要氣爆的臉孔,我終於有報仇回來的快樂感覺。


「臭女人,妳再說一次,再說一次阿!」看著郝泰穎的帥氣的臉孔,漸漸的漲紅,心裡原本的鳥氣也煙消雲散了。


「不知道,我對沒有禮貌的臭小子都不知道。」


「妳真的想要我破了不打女人的紀錄嗎?」郝泰穎伸出手握成拳頭,放在我面前晃呀晃的,一口威脅語氣。


「妳慘了妳。」


「臭小子,你不敢打我的。」看著他,我笑著說。


「妳以為我不敢是不是?」


「一定不敢,我可是你頂頂大名的『郝泰穎』的救命恩人呢!」我笑的很奸詐,能看到他氣炸了的表情,要怎樣我都認了。



「妳…」郝泰穎突然無言。


「妳…我好像有看過。」郝泰穎看著我,努力思考著。


「那大概就是司令台吧!」因為我每次成績頒獎都會上去。


「司令台?」郝泰穎摸索著自己的口袋,然後拿出一包煙,打開煙蓋,抽出一支煙準備點燃。


「喂──這裡可是醫院耶,是醫院。」我抽走了他手指上夾的那支煙,順便把他手上的那一整包煙都拿走。


「喂──小偷。妳這個醜八怪小偷。」我們玩起搶煙遊戲,最後我將煙藏到口袋裡。


「不要叫我醜八怪。」


「妳本來就是嘛!」


「你大概可以出院了吧!看你一醒來就大吼小叫的,傷大概也沒有什麼嘛!」我斜看著他那些青的紫的外傷口說著。


「我本來就沒事,是妳愛大驚小怪。」


「是嗎?那剩下的你自己看著辦,我要走了,本來就不關我的事不是嗎?」我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喂──妳真的走阿?」回過頭,看到郝泰穎拉著我的衣角。


「你不是說我多管閒事嗎?」


「好吧!妳走。」郝泰穎放開拉我的手,轉過身。


「我走摟,真的走摟。」我朝著他輕聲的說著。


「要走就走,別在那邊囉哩叭唆的。」郝泰穎用著不耐煩的口氣回答,仍舊是沒有回頭。


「哼!我真的走了。」


踏出了醫院,被冷風打了一個顫,這天氣還真不是普通的冷阿。


縮緊了衣服,身體仍忍不住發著抖。


「都幾點了,公車一定沒了。」看了一下手錶,天阿!快十二點了。


「可惡的郝泰穎,早知道就不救他了。」邊抱怨,邊踢著路邊的小石子,慢慢的走回家,好冷喔!


隔天早上


「小穎起床摟。」媽在門外喊著。


「好累喔!可不可以再睡一下阿?」我小聲的咕嚷著,翻個身,覺得全身發熱好難過。


「小穎阿,還要上課喔!快起床了。」媽打開門,走到床邊對我說著。


「媽…好難過喔!」我皺著眉頭,打開依然疲倦的雙眼,小聲的說著。


「怎麼拉?我看看,哎呀!妳發燒了耶!我看學校不要去好了,我幫妳打個電話跟老師請假。」媽媽摸摸我的額頭,有些驚訝的說。


「不行!今天的考試很重要,我絕對不要再輸給那個傢伙,可是…真的好痛苦阿!」我突然驚醒,然後又軟弱。


「怎麼會發燒呢?」


「大概是昨天吹了好久的風吧!」我站了起來,開始換著制服。


可惡的郝泰穎,跟你勢不兩立。


「真的要去學校嗎?」


「一定要。」我回答。


「輸給济穎一兩分有什麼關係,妳在發燒耶!」媽受不了的說著。


「什麼叫做輸一兩分沒有關係,就是因為輸一兩分,所以在校排名裡,我總是第二名。」我氣的大叫,但是只惹來自己的更不舒服。


「好啦,要去就去真是受不了妳,要是真的受不了了,就打電話回來知不知道?」媽投降了。


「知道。」我無力的點點頭。


「東西用好就出來吃飯了。」媽說完走出房間。


「是──。」


學校/班上


「小穎今天考試有把握嗎?」好友之一仁美跑過來串門子。


「不知道,我盡力。」拿出今天週考要考的書本,我努力的不讓頭痛來影響看書的注意力。


「妳怎麼了?看起來好像生病了。」仁美摸摸我的額頭,問著。


「阿──我的天阿。」仁美大叫。


「叫什麼叫?看到鬼阿。」我給了仁美一個毫無殺氣的白眼。


「妳發燒了耶!好燙喔!」仁美驚訝的說著。


「知道,我也是人怎麼可能不會生病。」我受不了的蓋上了課本,趴在桌上。


這時,教室的聲量突然從小聲的交談,變成吵死人的噪音和尖叫。


同班兩年了,當然知道為什麼,那就是我們全校最受歡迎的另一個人『梁济穎』出現了。


他和郝泰穎是兩種不同的外表以及個性,郝泰穎是壞壞的帥,而他卻是溫和舒服的帥,郝泰穎是壞小孩,而他卻是每次考試都考第一名。


「受不了,受不了,這群花痴又來了。」我受不了的搖著頭,摀著耳朵真的快受不了的。


「可是他真的好帥阿…,小穎妳不覺得嗎?」連仁美也陷入他的帥氣外表裡了。


「雖然他很帥,可是我們是勁敵,是勁敵。」我努力的扳回仁美的頭,對著她說。


「對吼!你們是勁敵,考試加油喔。」 「恩。」


算我沒有看錯妳阿,仁美。


「济穎也加油阿。」仁美笑著甜蜜蜜的。


喔!看錯妳了,看錯妳了。


「嗨!佳穎同學,考試複習的如何了?」梁济穎走到我的面前,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害得全班女生,我除外,都開始尖叫。


「幹嘛?刺探軍情嗎?」


「呵呵,沒有,只是來關心妳一下。」梁济穎依然是溫柔的笑容,回答著。


「謝謝你的關心,我準備打敗你。」我拿著書背著他說。


「是嗎?那加油喔!」他笑著說完,然後走回自己的座位。


真是的,我把你當敵人,你卻一點防備心都沒有。


「哇!济穎好像很注意妳喔!好好喔!」仁美忌妒的說著。


「夠了,趁老師還沒來時,我還是睡一下。」


這時,門突然被打開了,班導拿著今天要考的理化考卷走了進來。


老天是怎樣?連睡一下也不幫我!


「同學們,請把課本收起來,請大家盡量寫,今天的理化考卷很難,最重要的是,不準給我作弊,抓到者零分計算,外加大過一支。」老師抓抓他那顆發亮的頭,開始訓話。


考試期間,我發現梁济穎很快就寫完了,然後趴了下來看向我這邊,偶爾我抬頭時,他就會對我笑了笑。


是怎樣,這麼有把握嗎?


真是氣死人了,頭痛到快要爆炸了。


下午


這節上課後,老師就會唸這次理化週考的分數及名次了,每次都差梁济穎一兩分,這次我絕對要贏過他才行。


「好緊張對不對?」仁美轉過頭來,對我說。


「妳說廢話嗎?反正我非贏他不可就是了。」我趴在桌上,一邊擔心著待會的分數,一邊爲自己的身體感到痛苦,天知道,我現在到底燒到多少度了。


「要不要緊?要回家嗎?看妳很痛苦的樣子。」仁美擔心的問著。


「我非知道分數不可。」我非常固執的說著。


「固執的傢伙。」仁美白了我一眼。


這時上課鐘響起來,班導準時的進了教室,此時我的心開始〝怦怦怦怦〞的跳。


「早上的理化分數已經出爐了,現在我就按照座號唸出校排名來。」老師站在講台上說著。


〝怦怦怦〞心跳聲越來越快速了。


「…9號張大銘564名,10號梁济穎第一名……,24號沈佳穎第2名……」


「什麼!老師…你是不是看錯了?怎麼可能?」我拍著桌子站了起來,不可思議的大叫。


「沈同學,妳不必這麼激動,我沒看錯,妳真的是第二名。」老師遞出成績單讓我看。


看完後,我無力的滑落下來,有種想痛哭的感覺,輕輕闔上眼,酸酸的淚從眼眶中被排擠出來。「怎麼可能?」


又差一分,我們…只差一分。


「沈同學,別氣餒,下次再加油!妳已經考的很好了,99分很少人考這麼好。」老師安慰我說。


「為什麼…每次…我總是會輸,為什麼?」眼淚不爭氣的從眼眶中快速落下,眼淚…如此的酸,為什麼?好不甘心…輸給他…真的好不甘心。


「對不起,佳穎同學我不知道妳這麼在意?」梁济穎走到我面前,對我說。


「少裝了,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撇過頭,努力的讓眼淚停止滑落,但似乎沒效。


「我不是同情妳,我只是出自內心。」


「夠了,真的夠了。」我吼叫。


「小穎妳一定是在發燒所以才會考輸济穎的,妳別那麼介意嘛!」仁美也跳出來說話。


「妳在發燒?」梁济穎驚訝的看著我,然後摸著我的額頭。


「要你管。」我揮開他的手。


「我送妳去保健室吧!」梁济穎伸出手放在我面前。


「不用了。」我冷冷的開口。


「走吧!也許妳真的是因為發燒而考輸我,等燒退後,我們再比一次吧!」梁济穎笑著說著。


「你為什麼總是輕輕鬆鬆的就能考贏我,而我不管讀的多麼努力,卻還是會輸你,為什麼?」看著梁济穎,看著他微笑的臉,看他對於成績那種不太在乎的臉,好不甘心。


「妳發燒了,我帶妳去保健室吧!」


站了起來,毫無力氣的任由济穎攙扶我到保健室。


我已經燒到沒有任何力氣鬥嘴了。


但是想起我的分數,卻會忍不住好想大哭一頓,我認真了不是嗎?


為什麼不是我想要的?


到了保健室


我被護士阿姨唸了好久。


「我的天阿!妳看妳看妳是怎麼照顧自己的身體的?燒到了41度了,在燒下去,妳就要變白痴了。」護士阿姨生氣的說著,邊幫我準備冰枕。


「阿姨妳就別再唸了,我知道了。」我難過的皺著眉頭,頭痛依然在作怪。


「妳就是這樣屌兒啷當的,才會讓自己燒到41度,生病了就請假,幹麻還來學校。」護士阿姨依然不停訓話,不顧我痛到快要爆炸的頭。


「是,是,您說的都是,快給我一顆普拿疼比較實際。」我翻過身,摀著快要被護士阿姨唸到長繭的耳朵。


我和護士阿姨的這幕,卻被全程都參觀的梁济穎看在眼裡,他看著我們,然後突然笑的很開心。


「姓梁的,你笑什麼笑?」我看著他,給他一記白眼。


「妳真的很有趣。」梁济穎回答後,繼續還沒結束的笑。


真是白目,就跟郝泰穎一樣白目。


咦──?說到白目,這兩個人到底是誰比較白目?


結論是──兩個都很白目。


奇怪,兩個人明明都是很受歡迎的人,怎麼會這麼白目?


晚上回到家後


我被媽媽逼著去醫院。


「媽──,我沒事拉。」我皺著眉頭,噘著嘴。


「怎麼會沒事?下午老師打電話來到告訴我,妳燒到41度,我聽了差點沒昏倒,都燒成這樣了,怎麼會沒事?」媽生氣的說著,一邊爲我的固執而生氣,一邊卻又爲我燒到41度而心疼。


媽一向是面惡心善,對我們姊妹倆,口中的說的不好聽,心裡其實很在意我們。


「媽…太誇張了拉,我沒事了。」


「不行,反正妳一定要去醫院才行。」怎麼變成媽媽在固執了?


「好啦,我去就是了。」不太情願的加了一件外套,然後坐上媽的機車後座,往醫院出發了。


檢查完身體後


「小穎妳坐這在等我一下,我先進去聽聽醫生怎麼說,別亂跑。」媽囑咐完我後,就走進了診斷室。


就在媽進去診斷室找醫生時,我隨便的亂瞄眼光突然掃到一個〝白目傢伙〞。


他好像也發現我了,然後走向我。


「醜女人,妳怎麼在這?」這天殺的郝泰穎,還敢出現在我面前,一副嘻皮笑臉。


「不要叫我醜女人,你這個忘恩負義的臭小子,臭小子。」我朝他大吼。


「看妳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妳生病拉?」臭小子郝泰穎開心的笑著問著。


「還不都是你害的,你這個忘恩又忘義的臭小子,救了你兩次,結果換來重感冒的下場,我招誰惹誰阿?」我真的快氣瘋了。


「那真是恭喜妳拉。」


「你這臭小子不要忘了欠我兩條人情,看我以後怎麼修理你。」我忍不住想給那個白目的臭小子一拳。


「你回來幹嘛?」我問。


「都是那機車的護士,明明就沒事了,還威脅我回來換藥。」


「這是報應,是報應。」我幸災樂禍的對著他說。


「醜女人,妳在說一次看看,再說一次看看。」郝济穎拿出拳頭,向我逼近。


「再說一次阿,沒問題,要我說一百次都可以。」我笑著對他說,早算準了他不敢打我這個〝救命恩人〞了。


「妳…真是的,可惡的臭女人。」郝泰穎再次的氣的臉紅。


「我怎樣?我怎樣?」我朝他吐吐舌,幸災樂禍的看著他氣到說不出來。


「這個又老又醜的臭女人,真是的。」


「你說誰是又老又醜的臭女人阿?」我瞪著郝泰穎問著。


「就是那個問誰是又老又醜的臭女人那位阿,怎麼不服氣阿?」看著郝泰穎開嘴笑著很開心的樣子,真是…氣死我了。


「拜託,我們可是同年級的,誰又老又醜?」


「是嗎?」


「對拉,我是11月生的。」


「這麼巧。」


「我是29號。」


「哈哈果然是老女人,妳還是比我大,歐巴桑。」泰穎開心的大笑。


「真是的,沒禮貌的臭小子,怎麼你是30號嗎?因為比我小,所以心智幼稚。」


「臭女人妳說什麼?」


「我說你心智幼稚拉。」


「姊姊。」泰穎突然很認真的看著我,喊我一聲姊姊。


「誰是你…姊姊阿?」我後退三步,用著看怪物的眼神看他。


「就這麼決定,以後就叫妳姊姊。」泰穎高興的說著。


「不準你叫我姊姊。」我朝他大吼。


「還是…妳要叫〝歐巴桑〞?我不會介意喔。」說完他開始哈哈大笑。


「你…你…你去死拉。」我氣到結巴。


「哎呀!我死了就沒人叫妳姊姊摟。」


「哼!我不稀罕。」


這時,媽從診斷室裡走來,我趕緊把他叫開。


「喂──我媽來了,快走拉。」我趁媽還沒走過來時,小聲的朝泰穎的說著。


「醫院妳家開的阿!」泰穎朝我吐吐舌,無動於衷,賴在那不走。


「你走不走阿?」我小聲的問著。


「不要,姊姊,我要陪妳阿。」泰穎突然朝我靠過來用著噁心的聲音講話。


「姊你的頭拉!快走拉。」


「不要,人家要在陪姊姊身旁。」泰穎拉著我的手,假裝很親密,將臉靠在我的手上。


「哎呀!快被你氣死了。」媽轉過來了,我趕緊甩開他的手,走到媽面前。


「媽我們走吧。」我笑著說,然後小心的瞪了泰穎一眼。


他很不死心的又走過來。


天知道,在學校裡,媽只認識梁济穎一個人,其他的一概不認識,要是被他知道眼前這個臭小子的話,一定會超級無敵的驚訝的。


「姊。」喔!這個臭小子,到底想怎麼樣阿?


「小穎,怎麼妳朋友阿?」媽看了泰穎一眼,然後回過頭來疑惑的看著我問。


「不不不!不認識,怎麼可能認識呢。」我狂搖頭,心裡想著:不認識才怪。


「姊妳怎麼這麼說?太傷我的心了。」泰穎佯裝傷心,假裝擦著淚水。


「媽,他可能是從這間醫院的神經科跑出來的,從剛才就一直叫我『姊姊』,我哪時多了一個弟弟我都不知道。」


「真的阿,那真是可惜,他還那麼帥的說,那麼年輕就變成瘋子了。」媽看了泰穎一眼,嘆著氣,然後走了。


「可惡的臭女人,妳說我是神經病阿!」泰穎逼近我,用著惡狠狠的臉對我說。


「你本來就是。」我朝他吐吐舌,然後大力的踩他一腳,然後跟上媽媽的腳步。


「阿──,可惡的臭女人,妳給我記住。」泰穎在後頭痛的跳腳,一邊不忘叫罵著。


「小穎,以後別跟那種人走的太近知不知道?」走到了摩托車旁時,媽媽一本正經的對著我說。


「阿?什麼?」我疑惑的問,剛才太注意那個臭小子了,所以沒聽清楚。


「我說,別跟那種人走太近,妳是要考大學的人,要走近媽只准妳和济穎,知不知道?」媽好像對泰穎的成見很大喔。


「誰想跟梁济穎阿,說到他我就有氣。」上了媽的摩托車,我的口氣很壞,想到今天學校的事,就有夠討厭的。


「他功課好,妳可要多多跟他學習喔。」聽媽這樣講,他好像很喜歡這個梁济穎。


「媽,我是妳女兒欸,妳這樣分明是偏心。」我嘟著嘴說著。


什麼嘛?說的好像我很爛一樣,不過是差一兩分而已嘛。


「反正我說的話妳要給我記得就是了。」


「是是是,我知道。」


隔天/下課時


「佳穎同學,妳感冒好一點了嗎?」梁济穎走到我面前,用著平常對我的表情對我說。


「托你的福,我很好。」我斜眼看著他,雖然這樣很沒禮貌,可是對於昨天的事還是心有餘悸。


「這個給妳喝吧,是我媽煮的薑茶,對感冒很有幫助喔。」他遞過一個保溫瓶,然後就走了。


「哇──好幸福喔,梁媽媽親自主的薑茶喔。」一旁的仁美開始起鬨。


「給妳喝吧。」我將保溫瓶遞到仁美面前。


「不用了吧,這可是梁媽媽和济穎的好意耶,我怎麼能拿勒,還是妳自己留著。」仁美又將保溫瓶推回來,一副好像保溫瓶有得過瘟疫的樣子。


「好吧!那我喝摟。」我倒了一杯薑茶出來,小口小口的吹著喝。


「梁媽媽的手藝還是那麼好。」老實說,我媽媽和他媽媽是好朋友,我們從小就認識,只是每次的成績都追不過他,所以對他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小穎老實說,我很懷疑济穎是不是在喜歡妳?」仁美靠到我耳邊對我說。


「不可能好嗎?」一聽到她說的話,我喝的薑茶差點噴出來,轉過頭,我送了她一個大白眼。


「妳看嘛,妳對他愛理不理的,他還是用溫柔的表情對妳,這不是喜歡是什麼?」仁美解釋給我聽。


「他對每個人都這樣好嘛。」我受不了的看著她。


「是嗎?可是感覺不一樣阿。」仁美繼續說著。


「不可能的,好了,不要再說了。」喝完了杯中的最後一口薑茶,我將杯子蓋回保溫瓶上。


「可是…」仁美剛要開口,老師正好走了進來,鐘聲剛好響了。


「同學們,回到自己的座位好。」老師這麼一說,原本吵雜的教室,回復到原本的安靜了,同學們紛紛的跑回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
__________________


一份愛能承受多少的誤解
熬過飄雪的冬天


一句話能撕裂多深的牽連 
變得比陌生人還遙遠


  最初的愛愈像火焰 
最後愈會被風熄滅


  有時候真話太尖銳
有人只好說著謊言





-----------------
我的”較新之作

對不起。謝謝你。我愛你 “完
對不起。謝謝你。我愛你(番外) “最終完結

三潁的愛情 未完
木魚定律 未完
我的傻瓜男孩 未完




我的小即-reessg
my msn-mena7912@hotmail.com


無小名*

這篇於 2007-11-05 19:22 被 燕尾蝶 編輯.
燕尾蝶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00:53   #2
琳兒*
豆論高中生
 
琳兒*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r 2005
您的住址: 小棉被窩裡
年齡: 25
文章: 594
聲望值: 227 琳兒*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琳兒*
蝶∼∼!!

如果你要寄可以順便寄《再見了,陌生人》那篇嗎?

我很愛很愛那篇說…


這篇因為太晚了,我看不完…

所以等我看完在跟你說對這篇的看法,好不好?
__________________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完成什麼,而是如何完成它。
夢想是個方向不是終點,面對生活,微笑微笑。
DANCENG GIRL SMILE SMILE



ೀೄೀ ♧ ೀೄೀ ♧ ೀೄೀ ♧ ೀೄೀ ♧ 

[部落格]BaNanafiSh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琳兒*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17:49   #3
燕尾蝶
豆論國中生
 
註冊日期: Mar 2006
您的住址: 距離地球兩億外光年
年齡: 27
文章: 373
聲望值: 192 燕尾蝶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MSN 消息給 燕尾蝶 發 Yahoo! 消息給 燕尾蝶
引用:
作者: 琳兒*
蝶∼∼!!

如果你要寄可以順便寄《再見了,陌生人》那篇嗎?

我很愛很愛那篇說…


這篇因為太晚了,我看不完…

所以等我看完在跟你說對這篇的看法,好不好?



好押^^感謝ㄋㄟ
那篇阿,總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的說
但是我還是會試試看滴
我會些改改看,然後再貼上來讓你們看看,
只是= =他不到50000ㄍ字耶....怎半呢...ㄏㄏ
__________________


一份愛能承受多少的誤解
熬過飄雪的冬天


一句話能撕裂多深的牽連 
變得比陌生人還遙遠


  最初的愛愈像火焰 
最後愈會被風熄滅


  有時候真話太尖銳
有人只好說著謊言





-----------------
我的”較新之作

對不起。謝謝你。我愛你 “完
對不起。謝謝你。我愛你(番外) “最終完結

三潁的愛情 未完
木魚定律 未完
我的傻瓜男孩 未完




我的小即-reessg
my msn-mena7912@hotmail.com


無小名*
燕尾蝶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17:59   #4
☆↗戀楓↙★
豆論國中生
 
☆↗戀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r 2005
您的住址: 獨自的寒夜
年齡: 27
文章: 431
聲望值: 211 ☆↗戀楓↙★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MSN 消息給 ☆↗戀楓↙★ 發 Yahoo! 消息給 ☆↗戀楓↙★
去˙吧,去吧

慫恿著

呵呵


加油喔^^]'
__________________
楓の語:
我寫愛情 我說愛情
但我卻不相信愛情。


狀態:邁向憂鬱之路。 
 

-----p.s我是蝶雨〞楓-----
[無名]  恋,寂しさ。
[小即] h5h0∼yahoo
     ifilovecry∼msn


↓他是我的寶貝們-光〈左〉&馨〈右〉↓


『光,當你想要獨自向前走的時候,一個人的我,該怎麼辦?』
                           -- 馨

噢,我愛死這對惡魔兄弟黨。

楓:來,寶貝們,來媽咪這裡。
[謎:你什麼時候又升格為媽媽了 ]


※以上純屬虛構※
☆↗戀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18:01   #5
飄零〃羽毛
豆論高中生
 
飄零〃羽毛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r 2005
您的住址: 給虧麻=)
文章: 746
聲望值: 242 飄零〃羽毛 身上有一圈迷人的光環哦
發 MSN 消息給 飄零〃羽毛 發 Yahoo! 消息給 飄零〃羽毛
我、我、我,贊成你寄出去XD"
好棒噢* 上癮了 XD"
若有得名次要分享噢*
推推。

[天音:飄又在機婆了=.=]
[飄:我、我又在扮黑臉= "=]
[天音:哈哈~~]
[飄:滾吧= ' =]

推推*
飄零〃羽毛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5, 00:30   #6
燕尾蝶
豆論國中生
 
註冊日期: Mar 2006
您的住址: 距離地球兩億外光年
年齡: 27
文章: 373
聲望值: 192 燕尾蝶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MSN 消息給 燕尾蝶 發 Yahoo! 消息給 燕尾蝶
感謝...羽毛....楓...還有小琳...^0^
謝謝你ㄇㄉ支持唄....希望更多人來觀賞..這樣才有勇氣寄出企唄...


....
小琳
那個再見ㄌ陌生人只有30000多個字
如果真的要寄得話,大概要等第二級寫玩喽....加油唄
__________________


一份愛能承受多少的誤解
熬過飄雪的冬天


一句話能撕裂多深的牽連 
變得比陌生人還遙遠


  最初的愛愈像火焰 
最後愈會被風熄滅


  有時候真話太尖銳
有人只好說著謊言





-----------------
我的”較新之作

對不起。謝謝你。我愛你 “完
對不起。謝謝你。我愛你(番外) “最終完結

三潁的愛情 未完
木魚定律 未完
我的傻瓜男孩 未完




我的小即-reessg
my msn-mena7912@hotmail.com


無小名*
燕尾蝶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5, 00:53   #7
琳兒*
豆論高中生
 
琳兒*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r 2005
您的住址: 小棉被窩裡
年齡: 25
文章: 594
聲望值: 227 琳兒*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琳兒*
引用:
作者: 燕尾蝶
感謝...羽毛....楓...還有小琳...^0^
謝謝你ㄇㄉ支持唄....希望更多人來觀賞..這樣才有勇氣寄出企唄...


....
小琳
那個再見ㄌ陌生人只有30000多個字
如果真的要寄得話,大概要等第二級寫玩喽....加油唄





我會等你把他寫完然後寄去給出版社,

唉呦 ∼∼ 蝶的每一篇都很好看,

你乾脆通通寄好了!!!   (自認為完美的提議)



謎:你少作夢了你!!!蠢蛋!

琳:ㄑㄩㄝ
__________________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完成什麼,而是如何完成它。
夢想是個方向不是終點,面對生活,微笑微笑。
DANCENG GIRL SMILE SMILE



ೀೄೀ ♧ ೀೄೀ ♧ ೀೄೀ ♧ ೀೄೀ ♧ 

[部落格]BaNanafiSh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琳兒*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7-18, 04:30   #8
焚月))*+
幼稚園小班
 
焚月))*+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06
您的住址: 新竹
年齡: 26
文章: 18
聲望值: 0 焚月))*+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焚月))*+
Thumbs up

出吧>__________<"

狠好看 ..

加油 加油
__________________
一顆完整的心

在愛情裡必定傷痕累累 ,,

女人當自強 ,,

沒有男人 .. 我一樣可以活的很好 。


-------------------

*ˇ點我+無名(★)
焚月))*+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7-18, 06:52   #9
紫隱影
豆論大學生
 
紫隱影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06
您的住址: 沒有人的無名小鎮 。
年齡: 23
文章: 1,795
聲望值: 331 紫隱影 身上有一圈迷人的光環哦
發 Yahoo! 消息給 紫隱影
不用寄去出版社了。


送給我拔
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不完美因此美麗。」


世界末日什麼時候到來

巫婆沒有好的下場,為什麼
紫隱影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7-18, 06:55   #10
紫隱影
豆論大學生
 
紫隱影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06
您的住址: 沒有人的無名小鎮 。
年齡: 23
文章: 1,795
聲望值: 331 紫隱影 身上有一圈迷人的光環哦
發 Yahoo! 消息給 紫隱影
宋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送我吧
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不完美因此美麗。」


世界末日什麼時候到來

巫婆沒有好的下場,為什麼
紫隱影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00:46.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