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轉貼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評分: 主題評分: 2 票, 平均 5.00 分。
舊 2006-04-04, 20:17   #41
楓閻
幼稚園大班
 
楓閻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楓葉林•••
年齡: 26
文章: 88
聲望值: 172 楓閻 即將完成的新星
聽著喀啦喀啦的打字聲,他回想起下午在會議室裡那場激烈的爭論。

  辛烈與谷豐城站在同一邊,而他與耿鴻是同一國的,爭論的主題是女人。

  陶日綺這個女人——

  「我不相信她會是商業間諜。」向來一板一眼的耿鴻難得激動成這樣。

  「我也不相信。」他也投反對票。

  谷豐城搖搖食指。「你們都被她迷得團團轉,才看不出她的小把戲。」

  「亂講!」耿鴻爭紅了臉。

  「什麼小把戲?」他沉著臉問。

  「各位親愛的工作狂朋友,麻煩你們有空到夜店去泡一泡好嗎?工作得這麼辛苦,無非就是要享受酒足飯飽、美女環繞的樂趣嘛!只要你們在女人堆裡打滾,不出三個月,包你把女人駕馭男人的把戲摸得熟透透。」

  谷豐城言笑晏晏。他是標準的情場浪子,沒有女人能套牢他的心。講到「女人經驗值」,他絕對高居四人之冠,號稱天底下沒有他泡不到的馬子。

  「對了,耿鴻,你資質駑鈍,是標準的二楞子,你恐怕一輩子都要被女人吃得死死的。」

  耿鴻一聽,拗脾氣更拗了。「日綺才不會那樣!」

  「不准你叫她名字,給我規規矩炬稱呼她『陶小姐』。」鞏天翼陰著臉警告。

  「其實她的把戲很簡單,就是『欲擒故縱』。利用兩個男人為她爭風吃醋,從中覓得好處。瞧,耿鴻,你不是被她迷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才沒有!」

  他怒瞪過去。「誰說沒有?我親眼見到你巴不得把畢生絕學全傳授給她。」

  谷豐城嘖嘖嘖地歎道:「別說耿鴻了,就連你也一樣。」

  「我怎樣?」他大聲應回去。

  「你不是很討厭記者嗎?你一開始不是很反對這個企畫案嗎?結果呢?在她的擺佈下,你下令天天要跟她膩在一起,還片刻離不開她。」

  被戳破心思,鞏天翼恨恨地瞪了谷豐城一眼。

  話講到這裡,要撕破的臉統統都撕破了。

  谷豐城啪啦啪啦地又講了一堆陶日綺這樣這樣、陶日綺那樣那樣的話,這些話非但沒有平息他們的怒氣,反而讓他更堅定某個決心。

  「咱們情同手足,實在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女人鬧到兄弟閱牆。」谷豐城以這句話做結。「不管怎麼說,她還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女人。」

  會議室裡,陷入短暫的沉默。

  沒有多久,他決定了,她怎麼對待他,他就要怎麼反擊回去。

  一直都沒說上半句話的辛烈終於派上用場。

  「給我陶日綺的完整資料,我要知道她最大最大的弱點在哪裡。」

  他心有不甘!

  這個小女人用盡辦法在他的心裡激起漣漪,讓他的目光只能追隨著她,讓他的心裡只能容納她,讓他打破一貫的工作原則,讓他差點維持不住總裁的尊嚴,其實目的只有那一個——

  可惡!他用力捶下一拳。

  「怎麼了?」正把寫好的新聞稿傳出去的日綺嚇了一大跳。

  「沒什麼。」他露出笑容。只要他願意,那張嚴酷的表情可以瞬間柔化,讓許多女人胸口怦怦跳。「快點弄完,我帶你去吃消夜。」

  看著她微紅的臉頰,他更加下定決心。

  她從他手中盜走什麼,他就要以牙還牙,偷定對她而言同樣寶貴的東西。
__________________
也許,唯有不再說•••
你說的話會一直完整的留住你的足跡,
好讓我用最深刻的方式,
牢牢記住你曾經來臨過•••

就是愛涼 & •徹平
以前的ID:楓*寧
楓閻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20:18   #42
楓閻
幼稚園大班
 
楓閻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楓葉林•••
年齡: 26
文章: 88
聲望值: 172 楓閻 即將完成的新星
 雖然訪談已經開始進行,但日綺懷疑,鞏天翼似乎有意將自己「黃金鑲鑽單身漢」的形象扭轉到「鐵漢也有柔情」那一面。

  那不是她想要記錄的題材。

  如果他想繼續暢談「我心目中的白雪公主」、「鞏天翼之獨特審美觀」,那她會非常失望,畢竟這個男人該展現的是商場霸氣,而不是偶像明星式的花邊絮語。

  坐在他的辦公桌對面,她開宗明義地談開。

  「我發現,我們的訪談已經偏離原先設定的軌道。」

  「人不可能事事如意。」他頗具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她下意識地打了個寒顫。他在暗示些什麼嗎?

  「雖然『不可能』事事如意,但我們也要盡力。」她拿出擬好的問題清單,從今天開始,一切照規炬來。「你為什麼想要自創事業?」

  他聳聳肩。「沒有為什麼。」

  好吧!算她問得不夠清楚。「如果當年你留在『雄獅集團』,當上總裁的機率也很大,不是嗎?何苦自己出來打天下?」

  「也許是我天生勞祿命。」

  她警告地看他一眼。「讀者不會喜歡這個答案。」

  他歎了口氣。在她的專業領域,她就是不肯退讓,一定要逼出實話。

  「我喜歡工作,但討厭人事傾軋。自創事業,可以讓我『立即』發揮所長;留在『雄獅集團』則必須先經過派系鬥爭,才有可能做出一番事業。」

  他拉來她的左手,拇指在她掌心摩挲。

  「我最大的缺點就是缺乏耐性,我想得到什麼,就要馬上得到。」他暗示性地握了握她的柔荑,力道大得讓她掙不開。

  這話好像意有所指,日綺心頭惴惴。奇怪,這個話題應該與她無關才對。

  「那你要不要談談你最大的優點……如果你有的話?」公歸公、私歸私,她的腦子最好不要想些有的沒的。

  「動作快。只要我看上的獵物,一定窮追不捨,直到逮住為止。」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同時捏緊了她的拳頭。

  老天,他該不會是在暗示她,她就是他看上的「獵物」吧?

  她心口怦怦跳,什麼「不要男人」的宣言,好像已經離她很遠很遠了。

  「我們……」專業、專業!「我們回到正題。」

  「剛剛那不是正題嗎?」他沙啞地笑,揶揄意味很明顯。

  他知道她情動了!日綺用力抽回手,抓著問題清單找話題。

  看她快把那張紙吃掉了,他替她解圍。

  「總結一句,同樣花上幾年的時間在『雄獅集團』競爭,最後勝出的人得到的是權力,但是另創『鷹翼集團』,除了權力之外,同時還有成就感。」

  日綺揮筆記錄。她找到許多資料與鞏天翼的訪談相輔相成,整合之後,一定會是一本內容豐富、參考價值高的企業人列傳。

  這時,門上傳來輕敲。「進來。」

  大門一開,辛烈、耿鴻與谷豐城走了進來。

  「辛先生、耿先生、谷先生,好久不見。」她笑得很燦爛。

  耿鴻哼了一聲,谷豐城只是禮貌性地笑了笑,辛烈根本沒有表情。

  怎麼回事?她得罪了哪一位嗎?日綺燦爛的笑顏忽然變得有點尷尬。

  「今天就進行到這裡。」鞏天翼別有用意地看了三位部屬一眼。「日綺,你可以出去了。」

  「我……出去?」她呆了一下。

  「我們有要事要談。」

  「可是……」之前他不是要她每件事都參與,還要她從「小地方」觀察他的為人嗎?怎麼一夕之間全都變了?

  「陶小姐,請。」之前跟她最熟絡的耿鴻親自為她打開門,好像還恨不得踢飛她的屁股。「不要耽誤我們的時間。」

  她求助地看了鞏天翼一眼,他對她笑了笑。「聽話,快點出去。」

  「我出去能幹嘛?」她又怨又疑,收好筆記,鎖進抽屜裡。

  「想幹嘛就幹嘛,我放你幾個小時的假。」

  她悶悶地踱出門外,隱隱然知道事情不太對勁。
__________________
也許,唯有不再說•••
你說的話會一直完整的留住你的足跡,
好讓我用最深刻的方式,
牢牢記住你曾經來臨過•••

就是愛涼 & •徹平
以前的ID:楓*寧
楓閻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20:19   #43
楓閻
幼稚園大班
 
楓閻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楓葉林•••
年齡: 26
文章: 88
聲望值: 172 楓閻 即將完成的新星
門板幾乎在她一踏出門口就砰一聲被用力關上。

  日綺嚇了一跳。

  那些男人吃錯了什麼藥?本來對她知無不言的耿鴻變得像個陌生人,總是逗她笑的谷豐城現在多冷淡;辛烈倒是沒什麼改變,本來就酷酷的,但鞏天翼變得可就多了。

  想到鞏天翼,她的心登時柔軟了起來,「女強人」的夢想彷彿已經飛到很遙遠的地方。現在她的心裡只有鞏天翼——最糟糕的是,她連一點警醒都沒有。

  啊!她該不會是沒救了吧?

  無事可做的她,找上了總是焦頭爛額的邰秘書。

  「邰姊。」

  「嗯?」

  「有沒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事?」其實她有一肚子疑惑想問出口。「我剛剛被踢出總裁辦公室了。」

  「我這邊沒有你可以幫忙的事。」口氣有點硬。

  「呃!你不要把上回鞏天……總裁的話放在心裡,有什麼雜務,儘管吩咐我去做,是他自己要放我假的。」

  「我沒把誰的話放在心裡。抱歉,請讓讓。」邰秘書踅到一邊去。

  「……嗄?」不會吧!連邰秘書也這樣?

  前幾天她們不是還有說有笑的嗎?

  邰秘書看也沒看她一眼。「羅莉很受教,進步很快,我想這裡沒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

  「謝謝邰秘書,聽到你這樣誇獎我,我真的好高興喔!」羅莉一派小女孩心性,笑得好開心。

  「哦!」日綺吶吶的,被人當面拒絕是件難堪的事,如果再瞎纏下去,那就要丟人了。「我到對面咖啡廳去坐一下,有誰需要我帶咖啡回來的嗎?」

  羅莉熱烈點餐。「綺姊,我想要一塊黑森林蛋糕,跟一杯皇家——」

  「羅莉!」邰秘書橫了她一眼。

  羅莉收住嘴,俏皮地吐一下舌尖。「我看還是不用好了。」

  十分鐘後,日綺坐在咖啡廳裡,眼睛看著雜誌,心裡愈想愈不對。

  一定是有哪個環節出了錯。

  原本對她示好的傢伙統統變了模樣。

  原本將她視如眼中釘的傢伙,現在跟她搞曖昧。

  還有,最近耿鴻與谷豐城出現在核心行政區的機會多了許多,每次他們來找鞏天翼,她都會被以各種不同的理由「請」出來,直到這一次,手段最狠,她幾乎是被踢出來的。

  這堪稱她實行「魔女路線」以來最大的危機!

  到底哪裡出了差錯?

  稍晚,她按捺不住,跑去問邰秘書。

  「你做過的事,你心裡清楚。」邰秘書冷著臉說。

  她愕了一下。糟!她連一點頭緒都沒有啊!

  角落裡,有一張可愛又可口的嬌容泛起了神秘的微笑。
__________________
也許,唯有不再說•••
你說的話會一直完整的留住你的足跡,
好讓我用最深刻的方式,
牢牢記住你曾經來臨過•••

就是愛涼 & •徹平
以前的ID:楓*寧
楓閻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20:20   #44
楓閻
幼稚園大班
 
楓閻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楓葉林•••
年齡: 26
文章: 88
聲望值: 172 楓閻 即將完成的新星
在她被冷落五個小時又三十九分,挨了N個白眼之後,鞏天翼帶她去享用一頓豪華晚餐——據說是為了讓她體驗他超凡的品味,好增加她寫作的材料,然後親自送她回家。

  「到這個巷口就好。」她小心翼翼地叮嚀。「好了,煞車、快踩煞車、踩呀!」

  看她緊張兮兮的模樣,他不禁暗自好笑。辛烈給的資料半分不假,這女人最大的弱點就在於……

  「這裡離你家還有一百公尺。」他踩著油門繼續前進。「放心,我知道你家在哪裡,上次你在咖啡廳睡得不省人事,還不是我把你送回家門口。」

  她苦著一張臉。這次情況不一樣啊!

  上回老爹去打太極拳不在家,這回老爹百分之百還在門口跟小外孫玩十八相送。

  雖然老爹每天都沉浸在小外孫帶來的快樂之中,「幾乎」忘了她跟月儀的婚事,但是難保一個……她瞅了他一眼。難保一個高大英挺、眉目清朗,口袋又麥克麥克的男人出現,老爹的大腦又會發生什麼化學反應。

  「好了,停、停、停!」離家三十公尺已經是她能夠容忍的最大距離。「我一下車後,你就趕快把車開走,拜託你!」

  看來她真的很緊張。「我不能讓單身女郎走夜路,就算這麼點距離也不行。」

  「這裡的左鄰右舍我都認識,不會出差錯的,你快把鎖打開。」

  他慢條斯理地停下車,她愈著急,他就愈要跟她慢慢耗,誰教她要「那樣」對待他,現在急死她活該!

  「開鎖呀你。」她像小偷一樣不停地張望著車窗外的景象。

  別說老爹瘋她們姊妹的婚事了,就是左鄰右舍也雞婆得很,要是被誰看到了她跟男人同坐一車,保證消息立刻延燒整個社區。

  她是喜歡鞏天翼沒錯,但要是閒雜人等來「參一卡」,她想到就煩。

  他慢吞吞地打開中控鎖。

  「謝謝你今晚的招待,再見,」她開了車門就想衝出去,他卻握住她的手腕將她扯回來。

  一股強烈的反作用力讓她跌進他早已敞開的臂彎。她抬起頭,發現他的俊臉就在不盈一寸的地方。

  上次那個突如其來的吻跳上她心頭。「喂喂,你不要在這裡亂來喔!」

  「在『這裡』不可以,那要在『哪裡』才可以?」他笑得白牙一閃一閃的。

  「在『哪裡』都不可以,你這個壞蛋!」她氣急敗壞地嚷道。

  「好吧!」他頂了頂她的鼻尖。「那我們來討論怎麼樣才算『亂來』?」

  他墨黑的眼眸莫測高深,閃動著令人驚疑不定的目光。

  雖然明知道身處「危險地帶」,要是被老爹發現,她跟男人摟摟抱抱可就沒完沒了,但一股偷偷做壞事的興奮感卻攫住了她。

  「是這樣?」他一手撫上她的背脊,輕輕按摩,舒服得讓她想歎息。

  「還是這樣?」他的舌尖舔過了她小巧的耳垂。

  「或是這樣?」他的吻很輕很輕地拂過她的唇。

  她心跳怦怦。「……這些都算。」

  「原來『亂來』的感覺這麼好,那我們一定要『亂來』一下。」他眼神壞壞的,引她上鉤。

  「等等,鞏天翼,我不能太晚回家,我老爹會擔……」

  她沒有機會把話講完,因為他的唇已經纏綿悱惻地覆上了她。
__________________
也許,唯有不再說•••
你說的話會一直完整的留住你的足跡,
好讓我用最深刻的方式,
牢牢記住你曾經來臨過•••

就是愛涼 & •徹平
以前的ID:楓*寧
楓閻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20:21   #45
楓閻
幼稚園大班
 
楓閻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楓葉林•••
年齡: 26
文章: 88
聲望值: 172 楓閻 即將完成的新星
 她的心到底是怎麼淪陷的?

  在他的吮吻之中,她問自己。她不是要當一個只要事業的女強人嗎?她不是視男人為絆腳石嗎?但是他連日來的溫柔攻勢卻讓她完全沒有招架的能力。

  歸根究柢,或許是因為他從來沒有對她的工作表示過反對意見,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在他面前她總是盡量溫順,他還沒見過她母老虎發威的樣子,所以才刻意引誘她。

  但總之,現在說這些都太晚了,她已經為他迷醉了。

  察覺到她的不專心,他抗議地輕咬她的下唇,靈活的舌頭滑過她的貝齒,她的呼息失去正常的規律,神志也漸漸變得模糊……

  「外公,車子裡有男生跟女生在玩親親耶!」

  「乖囝囝、乖囡囡,不要偷看。」

  「可是那個女生看起來好像小阿姨喔!」古靈精怪的囡囡上前去,站在敞開的車門旁拉了拉那條看起來很眼熟的裙子。「小阿姨、小阿姨!」

  要命!陶老爹看仔細。那真的是他家最恰北北的四千金。

  「小阿姨,你還要親多久?媽咪跟爹地會親到回房間,你們也要親回去嗎?」

  熟悉的童言稚語慢慢滲入日綺的腦袋。囡囡、囝囝、老爹……天哪!

  她用力推開鞏天翼,整個人往外跌去,要不是他反手將她拉回來,她可愛的小侄女就要被她壓成可樂餅了。

  「放開我!」她困在他的懷裡動彈不得。

  他朝著站在門外的一老兩小笑出一口白牙,知道她心裡有多慌。

  他就是故意要讓她那麼慌,嘿嘿!

  「我先下車,」日綺用力一掙,終於脫離他的魔掌。

  他也跟著下車走到她身邊,把她攬在他身側,無言地宣告他的所有權。

  「哎呀,走開啦!」日綺忙著甩脫他的手。

  鞏天翼也不是省油的燈,她愈是甩,他的手勁就大得出奇、「剛剛接吻的時候,你怎麼不叫我走開?難不成你要讓我當地下情夫?」

  日綺慌了。「什麼『地下情夫』?講小聲一點,別被人聽去!」

  他就是要人聽個仔細,這樣才算戳中她最大的弱點,讓她如坐針氈啊!

  鞏天翼半拖著她,她的高跟鞋在地上拖行,發出嘎嘎聲響,隨時都會報廢。

  他們來到一臉興奮得快中風的陶老爹面前。「請問是陶伯父嗎?」

  「我我我、我是。」隔了幾年沒當愛的小天使,老爹也變得緊張。

  「我是日綺的男朋友,我們正在談戀愛。」

  「亂講!」日綺急著澄清。什麼男朋友?這男人未免把話說得太快了。「我有答應要當你的女朋友嗎?」

  看著兩個男人樂壞的表情,她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頭。

  哎啊啊,幹嘛不打自招?

  「哦∼∼男生愛女生,女生愛男生。」囝囝跟囡囡給他們羞羞臉。

  「這是我的名片。」他單手從口袋中取出一張名片遞給陶老爹。「請問府上有門禁時間嗎?」

  「原則上是十點。」他瞄了一眼總是不在門禁時間歸營的小女兒,突然覺得他這個爹當得很心虛。「不過,會視情況稍作調整。」

  鞏天翼彬彬有禮地承諾。「我以後會盡量趕在門禁時間把她送回來。」

  「還有下次?」日綺瞪圓了眼。

  這次的破壞力就已經非同小可了,他竟還想鬧到她雞犬不寧?

  他輕輕鬆開對日綺的箝制,巨掌舉向陶老爹。陶老爹顫巍巍地握住,兩個男人一邊握手,一邊用眼神達成「出清與接收」的共識。

  日綺急得快跳腳了,恨不得跳上去把他們交握的手拔開。

  鞏天翼不卑不亢。「伯父,這次見面不太正式,下回我再登門拜訪。」

  「好、好、好好好。」老爹呵呵傻笑。

  鞏天翼在她的頰上偷得一個吻,便瀟灑離去,留下她獨自面對老爹喜孜孜的眼神,以及囝囝、囡囡一連串「羞羞羞,女生愛男生」的快樂唱和。

  太棒了!她的好日子過完了。

  迎著夜風,她有點淒涼地想。
__________________
也許,唯有不再說•••
你說的話會一直完整的留住你的足跡,
好讓我用最深刻的方式,
牢牢記住你曾經來臨過•••

就是愛涼 & •徹平
以前的ID:楓*寧
楓閻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20:22   #46
楓閻
幼稚園大班
 
楓閻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楓葉林•••
年齡: 26
文章: 88
聲望值: 172 楓閻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八章


  要不是這萬惡的男人在她家投入一顆桃花原子彈,炸得到處都是八字合婚、良辰吉日的話題,她又怎麼會心甘情願陪他南下視察廠區?

  「你已經對我拋了一百三十五次媚眼,為了不讓員工以為我們一出廠區就會直奔汽車旅館,你那雙桃花眼最好安分點。」

  他把聲音壓得很低,握著她的手到處點頭致意。

  「我已經夠安分了,要是你還不滿意,我很樂意陪你去眼科就診。誰拋媚眼給你了?這個叫做『瞪』。」

  她用力示範一次給他看,差點弄到眼睛脫窗。

  他哈哈大笑,把她用力摟進懷裡,引來員工們的一陣側目。

  可惡!除了她以外,沒有人知道他有多邪惡。

  就連他也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多面向,一直以來,身為鞏氏的長子嫡孫,他的一言一行都受到了關注,從小就養成不多話的習慣,後來頂著「鷹翼集團」總裁的頭銜,為了商務需要,喜怒不形於色的功夫修練得更是上乘。

  因此他不知道自己可以是一個這麼多話的男人,為了戲弄她、誘惑她、招惹她,他什麼都說得出口,只要能得到她的回應,哪怕只是一拳,他都可以滔滔不絕地閒談。

  他知道自己深受她的吸引,也不願在合約到期的時候,讓她依「個人生涯規畫」飄然離去,因此在他陷落的同時,也使出了渾身解數要她栽在他手裡。

  如果讓她就這麼揮揮衣袖,瀟灑走人,他的損失可就難以估計了!

  巡視完廠區,用過晚飯,他們來到市區飯店辦住房手續。

  「鞏先生您好,您的秘書來過電話,我們已經為您備妥尊爵雙人房。」飯店小姐慇勤地說道。

  「我要一間單人房。」日綺跳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

  雖然隱約知道,這趟兩天一夜的公差可能會有「突破尺度」的發展,但她可不願意讓鞏天翼一開始就抱著「吃定甜頭」的想法。

  「一間雙人房。」

  「兩間單人房。」

  「一個連晚上都不敢自己上化妝室的女人,有什麼資格要一間單人房?」

  「這裡是飯店,五星級飯店,有什麼好怕的?」

  他反唇相稽。「飯店的『鬼話連篇』才多。」

  小姐很嚴肅地插嘴進來。「抱歉,本飯店很乾淨,絕對沒有兩位臆測的『那種東西』。」

  可惜,鞏天翼的話已經嚇住了日綺。「那……還是雙人房好了,分床睡。」

  「我討厭睡單人床,太小,不夠睡。」他皺眉。

  「我討厭跟別人一起睡。」她睡相不佳,會踹飛旁人。

  「那就雙人房、雙人床,外加一張單人床。」小姐被他們「盧」到有點發火了,直接在電腦上下指令。「一九四七號房,電梯在那邊,行李稍後會送上去。」

  鞏天翼乖乖拿出金卡辦理登記,兩個人吭都不敢再吭一聲。
__________________
也許,唯有不再說•••
你說的話會一直完整的留住你的足跡,
好讓我用最深刻的方式,
牢牢記住你曾經來臨過•••

就是愛涼 & •徹平
以前的ID:楓*寧
楓閻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20:23   #47
楓閻
幼稚園大班
 
楓閻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楓葉林•••
年齡: 26
文章: 88
聲望值: 172 楓閻 即將完成的新星
不說之前有沒有抱著纏綿一宿的念頭,一雙男女聯袂走進套房裡,看到正中央的粉色大床,任誰都會不自在起來。

  等服務生把外加的單人床以及行李安置好,大門叩一聲關上,房裡與房外分成兩個世界,日綺發現,眼前的緊張情勢開始升高了。

  尤其當鞏天翼饒富興味地看著她,眼神徘徊在她不住抿咬的唇上……

  「你要不要先去洗澡?」先支開他要緊。

  「你保證不會趁我洗澡的時候,挖空我的現金自己逃掉?」

  她白了他一眼,他吹著口哨往浴室邁進。

  她飛快地打開行李,拿出長袖長褲的棉質睡衣緊緊抱在懷裡。

  不久後,他頭髮滴著水,腰間纏著一條浴巾就出來了。

  哇,好棒的身材!肩膀寬闊,腹肌結實,往下看去,男性奧秘都收在那條浴巾之下,讓人好奇地想揭開布料一角,窺伺她「坐鎮」過的「兵家重地」……

  聽到他一聲悶笑,她趕緊把眼神往上調以示正經,沒想到目光卻滑過他的胸膛,古銅色的肌膚一顫一顫,還淌著細小的水珠。

  啊,好想咬一口!現在她才知道,原來裸男與美食一樣,都會誘人滴下口水。

  「小野貓,擦擦你的嘴角,我快要以為我是一道貓食了。」他語音帶笑。

  「胡說八道。」她咕噥一聲?「換我去洗澡。」不敢多看他一眼,她匆匆閃進蒸汽團團的浴室。

  她連頭帶腳一併迅速搓洗,洗臉刷牙同時搞定,連短髮都吹乾梳好,歷時一個半鐘頭,終於踏出浴室。

  「你一個澡洗那麼久?我的頭髮都被空調烘乾了你才出來。」他半倚在那張舒適、寬大、蓬鬆的雙人床上啜飲著上等佳釀。「赫,還全副武裝!」

  那套半點春光不露的直條紋正經睡衣幾乎笑彎他的腰。

  「你那麼怕我突襲你啊?」

  她坐在外加的單人床上——那是一張拆卸方便、搬運容易的單人床,這意謂著它非常堅硬、非常克難,執意睡它的人必須要有筋骨酸痛一個禮拜的心理準備。

  「晚安,我要睡了。」她躺下來,只覺得這張床設計得很不人道。

  鞏天翼知道她在擔心啥,在心裡竊笑。他就不信她睡得著!

  他捻弱了燈光,在幽暗裡靜靜守候,就像在等待出獵時機的猛獸。

  十分鐘後,日綺爬起來,「給我一杯紅酒。」咕嚕咕嚕灌下去。

  二十分鐘後,她又爬起身。「再給我一杯。」咕嚕咕嚕又灌下去。

  三十分鐘後,她的聲音有了醉意。

  「這是一張爛床,根本就是木板隨便搭起來的,上面只鋪了一層薄薄的墊被,很難睡耶!」

  「沒有人說你一定要睡在那裡。」

  不一會兒,她發現自己被騰空抱起,醺醺然的小腦袋就靠在他的胸口,傾聽強而有力的心跳。咦?他在緊張嗎?他很興奮嗎?為什麼心跳如鼓擂?

  然後,她被拋上那張覬覦已久的雙人床上。

  啊!好舒服,到處都軟綿綿的!她的肩、背、臀、腿,觸及的都是蓬蓬鬆鬆的寢具,這才是一張像樣的床嘛!

  她抱著枕頭,在大床上滾來滾去,雙頰嫣紅,酒氣蒸騰了她的理智。

  「我警告你,晚上不准對我亂來喲!」她看著他的眼神格外瑩亮。

  就像誘惑,男人絕對無法抵抗的誘惑。

  「你確定你不是在口是心非?」他低沉的笑聲在黑暗中顯得特別親暱。「乖乖睡。」

  酒意發作,她伸了個懶腰,在床上躺平,然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她好像有睡著,又好像沒有,迷迷糊糊、朦朦朧朧,只覺得紅酒的後勁在血脈裡沖沖沖,全身燥熱難當。

  她翻來覆去,始終找不到通往好夢的入口。

  身旁的昂軀悄悄偎近她,側摟著纖軀,靈活的手指解開睡衣的鈕扣,轉眼間除了貼身小衣,其他衣物都被拋到床下。

  當清冷的空氣襲了上來,她歎了口氣,一些燥熱被有效地解除了。

  但是,那不老實的手掌卻悄悄地覆住了她胸前的渾圓,霸佔著不肯離開。

  一簇體內深處的火焰悄悄被點燃,她在他懷裡扭動,下意識地知道,在他懷裡她可以覓到更舒服的位置。

  勻白細緻的雪膚與堅實黝黑的體膚,摩擦出驚人的高熱,情慾的氣氛慢慢化開來,籠罩在兩人之間。

  他的手滑過她的全身,他的唇也是,他萬萬不會放棄這個佔有她的機會。

  「鞏天翼,你……」她的嬌嗔被他輕輕一咬胸前的艷紅而中斷。天哪!那感覺……好好!「你答應過我不會對我亂來。」

  他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摩擦出瘋狂的快感。日綺雙頰酡紅,左看右看都是心甘情願被人一口吞掉的嬌慵樣兒。

  「親愛的,你忘了,我們對『亂來』的看法一向差異很大。」
__________________
也許,唯有不再說•••
你說的話會一直完整的留住你的足跡,
好讓我用最深刻的方式,
牢牢記住你曾經來臨過•••

就是愛涼 & •徹平
以前的ID:楓*寧
楓閻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20:24   #48
楓閻
幼稚園大班
 
楓閻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楓葉林•••
年齡: 26
文章: 88
聲望值: 172 楓閻 即將完成的新星
經過一個晚上的奮戰,比日上三竿更早出現的電話鈴響特別顧人怨。

  早在鈴響的第一聲,鞏天翼就精準地握住床頭櫃上的手機,回頭看日綺還睡得很熟,他按掉鈴聲,起身到浴室接話。

  「喂?」

  「不要告訴我你正在溫柔鄉。」這是最糟糕的局面。

  「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密切關注的那件事又有新進展了。」谷豐城一反輕鬆的態度,語氣沉沉,「你必須把陶日綺帶回來『當面對質』,愈快愈好。」

  鞏天翼下巴抽緊,不發一語。

  「我知道這是最差的時機,但情勢所迫,沒有辦法……」

  他深吸了一口氣,下定決心。

  「我知道了。通知其他的人,明天就把該了結的事一次清光。」

  他按掉手機,走出浴室,套上長褲,坐在床沿。

  日綺仍在黑甜鄉中,睡容安詳得像個孩子。雖然她的眼睛下方有淡淡的青暈,顯示她昨晚被折騰得很徹底,但唇角那抹淡淡的微笑充滿了幸福,是取悅她的男人所能得到最偉大的勳章。

  他以為這溫存可以持續久一點,至少兩天、至少三天,但……不可能了!

  他貪婪地望著她的睡顏,在心裡描繪她的輪廓,重溫她熱情的嬌吟與毫不保留的反應。因為……明天他們將反目成仇。

  他神色一凜。算總帳的時候到了!
__________________
也許,唯有不再說•••
你說的話會一直完整的留住你的足跡,
好讓我用最深刻的方式,
牢牢記住你曾經來臨過•••

就是愛涼 & •徹平
以前的ID:楓*寧
楓閻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20:26   #49
楓閻
幼稚園大班
 
楓閻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楓葉林•••
年齡: 26
文章: 88
聲望值: 172 楓閻 即將完成的新星
初夜一點都不浪漫!

  早上八點半,日綺往「鷹翼集團」前進。

  她的初夜,真的沒什麼好說的,先是喝了兩杯紅酒,糊里糊塗把自己交給了鞏天翼,所有激情的動作在她腦海裡串成了不曾停歇的熱辣馬拉松,至於旖旎的細節,被愛慾焚燒殆盡的她根本沒有留意到。

  如果只是這樣,這也就罷了。

  交歡過後的早晨,不是該輕憐蜜愛一下嗎?如果不耳鬢廝磨,好歹也叫Room Service把早餐送到房間,享受羅曼蒂克的時光才對。

  可是這些事——鞏天翼都沒有做到,一樣都沒有喔!

  好吧!就當是她嗑多了好萊塢文藝片,對愛愛之後的早晨有諸多幻想,他不幫她實現不打緊,幹嘛還冷著個臉色給她看?

  要不是因為她喜歡的男人是他,要不是她心裡也懷有期待,她不會輕易把自己交給他。不管鞏大總裁有什麼理由擺臉色,他最好別考驗他的運氣,哼哼,她也不是好惹的。

  她拎著包包進入「鷹翼集團」。

  從走進大廳到進入電梯,到她所熟悉的核心行政區,到處都有人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

  怎麼了?出門之前,她確定自己什麼都很好啊!

  邰秘書倉卒地走向她。

  「陶小姐,總裁吩咐過,等你到了就全員到會議室集合。」

  陶小姐?怎麼連邰秘書的口氣都這麼生疏?

  她皺了一下眉。「邰姊,發生什麼……」

  邰秘書垂下眼。「走吧!不要再耽擱,我怕總裁生氣。」

  怎麼回事?氣氛這麼怪,而且……好像都是衝著她來的。

  走進會議室,鞏天翼、鞏擎海、耿鴻、辛烈、谷豐城、邰秘書、羅莉及核心行政區一干人等都已經在裡面對她行注目禮,目光充滿了敵意。

  幾個蓋過郵戳的牛皮紙袋被丟到她面前,鞏天翼率先開口問。

  「你怎麼解釋這些東西?」

  「解釋什麼?」她一臉莫名其妙,她的親親枕邊人怎麼這麼凶?「這是什麼?」

  「你不可能不知道,不過,還是先攤開看看吧!」

  她狐疑地看他一眼,決定稍後再跟他算帳。她上前去迅速地翻翻看看,臉色倏地一變。

  這些紙袋裡有她開會記錄的文件影本,還有其他文件的影本,每一頁都跟「超卓NB」的計畫有關……

  她倏地抬起頭來。「為什麼會這樣?這些資料為什麼會在這裡?」她自認將資料保存得很妥當,離開座位也都有鎖進抽屜,也不曾借人翻閱,更遑論影印。

  「這就要問你了。」鞏天翼盤起雙臂,冷酷說道,俊臉上沒有表情。

  「問我?」她注意到,牛皮紙袋上的筆跡跟她的字跡十分雷同。

  「你之前不是常跑資訊工程部門嗎?」

  「然後呢?」

  「對於『超卓NB』的商業機密,你一清二楚。」耿鴻憤慨地說道。

  她這才醒悟,他們把她當作出賣機密的元兇了。

  不,想到他們之前反常的態度,他們恐怕早就懷疑到她身上去了。

  「等等,我不認為,我懂得的有那麼……」

  「不要再狡辯了!」谷豐城接著指控。「你不只把這些資料寄到我們的對手公司去,連主控電腦也顯示你曾經多次進入不屬於你權限範圍的地盤。」

  「我的通行卡權限只讓我能進這層樓。」她看著鞏天翼,心想這一點,他絕對可以為她作證。

  辛烈不留情面地接口。「可見你電腦能力很強,知道如何修改系統的設定。」

  「這一點倒是讓我很佩服。」耿鴻難得如此譏誚。「現在想想,之前你向我請教的那些電腦原理都是在扮豬吃老虎了!」

  突然之間成為眾矢之的,她又驚又怒,以致想不出有力的反駁,讓他們心服口服。「我……我像是那種利用朋友,出賣機密的人嗎?」

  「用看的怎麼會准?我們手上掌握的每一個證據,都證明你就是商業間諜。」

  「虧我當初還因為聘請到你為大哥寫傳記感到興奮不已,沒想到卻是引狼入室!」鞏擎海一臉悔不當初的表情。

  羅莉怯怯地舉手。「我、我也曾經在下班後,街角的咖啡館外,看到綺姊把一個大紙袋交給一個陌生男人。」

  「那次是我出版社的同事跟我調些資料——」

  她沒辯駁完,邰秘書就低著頭加入指控的行列。「其實,那一天我們這裡正巧遺失一份重要資料原件,多虧羅莉告訴我,不然我不會知道你是這種人。」

  日綺氣得差點要跳起來抓狂。體內那個一被激怒就氣蹦蹦的「陶日綺原型」,就快打破平日軟語輕笑的表象,衝出來跟這些人理論。

  但是她硬生生壓著,一雙怒紅了的眼,朝鞏天翼望去。

  生平第一次,她快要氣壞了,卻還強忍怒火,希望她的男人為她說句話。以前,她多麼不屑等待王子救援的公主,現在,她只希望他信任她,她希望他為她而戰,她希望在他的羽翼下度過這一關。

  不是她不勇敢,也不是她心虛,而是她需要他的支持。她的心非常需要!

  鞏天翼站在窗邊,沒有表情地看著她。

  「我就是知道你別有目的來接近我,所以才下令把你的通行權限鎖在這一層樓,而且遷到我身邊就近監視。」他冷冷地說道。「不過,看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最後還是讓你得逞了。」

  他不信任的眼神在這一秒徹底將她擊潰。

  她的表情變得空白,微微張闔的唇變得乾澀,吐不出聲音。

  她不知道自己會在一瞬間變得啞口無言,活像天生是個啞巴,也不知道整個人會那麼快從腳底寒到頭頂,血液像被全部抽乾。

  曾經有一秒,她甚至想不起自己身在何處。

  先前那張說出蜜語甜言的嘴巴,正吐出最惡毒的刀劍刺傷她。

  原來,他限定她的出入範圍,不是想把她綁在身邊陪著他。

  原來,他時時刻刻盯著她瞧,不是源於情動,只是想要徹底監視。

  虧她曾經因為他的霸道佔有慾而暗暗高興、心折不已,以為那就是愛情的表現。原來那些甜蜜都是假的,他根本沒有愛上她,他只是在做戲給她看!

  日綺踉蹌了一下,她不想公事纏私事,不想在這裡逼問他,為什麼要與她纏綿一夜,難道就為了羞辱她嗎?

  如果這是他的目的,那他的確成功地把她的驕傲踩在腳底下。

  「既然你早有懷疑,為什麼不直接叫我滾蛋?」她抑制不住語氣中的顫抖。

  「毀約者要賠一億,你簽過保密條款,要賠更多。」他譏誚地說道。「你的出版社願意幫你賠嗎?買商業機密的人出得起這筆錢嗎?你自己又搬得出違約金來賠嗎?」

  說這傷人的話時,他的眼神始終瞥向一邊,看也不看她一眼。

  「這就算是我對你最後的仁慈,你不要妄想更多。之前被你帶定的商業機密,就當賞你一頓飽,不跟你追究,但是以後不要再讓我看見你!」

  她臉色一白,氣得直發抖。沒想到他一翻臉,竟是如此冷酷無情。

  一股蠻氣也跳出喉嚨。「彼此彼此,你這樣含血噴人,我也不跟你追究,以後讓我再見到你,一定讓你日子很難過!」

  她忿忿地轉身離去。

  在她離開後,會議室裡陷入一片沉默,每個人的表情都不同。有人惋惜,有人震驚不信,也有人搖頭歎氣。

  鞏天翼轉身看著窗外,一語不發,所有的情緒心思都封鎖在心底。

  「既然危害機密安全的間諜已經趕出去了,大家可以鬆口氣全神投入工作。」連他的聲音都冷到最低最低的冰點。「散會。」

  眾人默默離去,有一張小臉卻低垂著,漾著志得意滿的笑容。

  啊!障礙排除,該是正主兒上場的時候了!
__________________
也許,唯有不再說•••
你說的話會一直完整的留住你的足跡,
好讓我用最深刻的方式,
牢牢記住你曾經來臨過•••

就是愛涼 & •徹平
以前的ID:楓*寧
楓閻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4-04, 20:27   #50
楓閻
幼稚園大班
 
楓閻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楓葉林•••
年齡: 26
文章: 88
聲望值: 172 楓閻 即將完成的新星
當日綺踏出「鷹翼集團」,立刻有兩個男人跟上她。

  但她沒有注意。她正在盛怒之中,全心全意地發脾氣,在心裡詛咒每一個人,就是不讓自己的心暴露在鞏天翼所帶來的巨大傷害中。

  天底下居然有人敢栽贓嫁禍給她,好大的膽子!

  雖然她時常笑咪咪,但不等於她好欺負。她本來想就此算了,但每走一步就更生氣,體內的戰鬥本能依然存在,她太想叫栽贓給她的人親自來領受這份羞辱大禮!

  她直接搭車到「韋克徵信社」。不查個水落石出,反擊回去,她就變烏龜!

  韋克徵信社的老闆娘羅亞甯是她大姊陶海晶的好朋友,她嫁了個偵探老公,誰有疑難雜症,只要一通電話,都能迅速解決問題。

  她走進那棟老舊的樓房,遠遠的就聽見徵信社裡的爭吵。

  「韋克,你看完文件就把它順手歸檔,別弄得亂七八槽的行不行?」

  「不弄得亂七八槽,就找不到我要的東西……」

  「你們男人怎麼會邋遢成這樣?走開、走開,我整理一下!」

  「老天,難道結婚就是為了讓一個女人合法地對你管頭管腳嗎?」

  日綺輕輕喉嚨。「亞甯?」

  一聽到類似「客戶」的聲音,亞甯的嗓音立刻從對達令的凶巴巴變成了摻了蜜似的溫柔。「來了。」

  日綺站在門口,知道自己別誤闖「檔案迷魂陣」,韋克徵信社就像一座用檔案搭成的迷宮,誤闖的下場是遇到「鬼打牆」,腳踝隨便一歪都會被檔案給淹沒。

  大約等了十秒鐘,亞甯嬌小的個頭終於出現。

  「日綺,你怎麼跑來了?」她又驚又喜地叫道。

  她雖然是海晶當編輯時的作者,卻與陶家一家人結為好朋友,尤其是日綺。日綺是記者,見多識廣,她有好多寫稿的點子都是從她嘴裡挖出來的呢!

  「我來尋求協助的。」不容錯認的咬牙切齒。「專業的協助。」

  「遇到什麼麻煩了?」韋克對自己的地盤果然比較熟,只花三秒就出現在門口。

  日綺看著他倆,努力克制心中的怒火。「有人誣陷我是商業間諜。」

  韋克略一思索,立刻關上門。

  「走,這附近有一家包廂式的日本料理店,我們到那裡去談。」
__________________
也許,唯有不再說•••
你說的話會一直完整的留住你的足跡,
好讓我用最深刻的方式,
牢牢記住你曾經來臨過•••

就是愛涼 & •徹平
以前的ID:楓*寧
楓閻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03:55.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