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自創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評分: 主題評分: 1 票, 平均 5.00 分。
舊 2012-07-25, 00:51   #11
心情掛網中
豆論大學生
 
心情掛網中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5
您的住址: 這裡
文章: 1,061
聲望值: 269 心情掛網中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心情掛網中
QQ我也好想念R姐跟殘姐的文章
那天也手殘順便爬進了殘姐的無名(最後更新好像是2011吧哈哈.....

可是文字的風格還是那麼細膩好喜歡喔

為什麼覺得豆豆怪怪的:-O

哈哈哈我一直在想向日葵要怎麼結尾
totally不知道阿清這傢伙在想什麼哼哼哼
__________________
 在中心轉個圈
 滑落的淚回不到原點

 世界依然轉動著
 你的側臉一樣沒變
 
 我憔悴的容顏
 她臉上的愛戀

 原點, 

 離我好遠好遠。
 
       心情的 無名 
心情掛網中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7-25, 03:07   #12
深夜微風
豆論大學生
 
深夜微風 的頭像
 
註冊日期: Feb 2004
您的住址: Echo村叛逃中
年齡: 26
文章: 1,079
聲望值: 284 深夜微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引用:
作者: 心情掛網中
QQ我也好想念R姐跟殘姐的文章
那天也手殘順便爬進了殘姐的無名(最後更新好像是2011吧哈哈.....

可是文字的風格還是那麼細膩好喜歡喔

為什麼覺得豆豆怪怪的:-O

哈哈哈我一直在想向日葵要怎麼結尾
totally不知道阿清這傢伙在想什麼哼哼哼

她們兩個我都失聯了(苦笑

R她嗎,應該像個大人一樣努力活著吧,殘姊更不用說了


向日葵的結局我也曾煩惱一陣子喔XDDD那個樂團女子是配角是確定的

阿清我是故意的XD因為真的不知道他在想甚麼XDDDDDD(腹黑XD
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你是那道光,所以我才盲。
深夜微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8-01, 02:26   #13
深夜微風
豆論大學生
 
深夜微風 的頭像
 
註冊日期: Feb 2004
您的住址: Echo村叛逃中
年齡: 26
文章: 1,079
聲望值: 284 深夜微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令巖?」

海玫探進令巖的房間,卻發現裡面沒人。

不可能出去了,他宿醉成那樣,海玫往外面走廊一看,廁所門也是開著的。

雖然有點猶豫,但海玫還是走去打開自己的房門。


大約只有三坪的空間凌亂堆著一疊又一疊的書堆,那是沒空間擺書架造成的亂象,書桌

上的書架上也堆滿了書籍和其他雜物,擠到不能再擠;桌前的椅子被斜斜拉開,而令巖

就大咧咧坐在上頭,伸長的右腳有點委屈,因為太長而頂到前方的書堆,整個人霸佔了

這間矮小的房間,也成為這個空間的正中心。


海玫發現他正在慵懶地翻她的相簿,顧不得路難走,她氣沖沖地逼近令巖,令巖連忙把

腳縮起來,免得她被絆倒。海玫粗魯地奪過沉重的相本,泛黃陳舊的書殼因為力道猛烈

出現了裂痕。

「出去!!」

海玫喉嚨迸發的低沉怒吼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令巖倒是慢慢地一手搔著頭髮,雙眼直視著海玫,毫無愧疚的意思。

「你沒經過我同意動我的東西,太下流了吧!?出去啊!!!」

看令巖無動於衷,海玫更氣地飆出難聽的話,她把相本重重砸到書桌上,伸手要抓令巖

的手臂,令巖被猛然一抓,身子晃了一下,海玫的長指甲陷進他的肉裡,讓他微微顰

眉,他看了眼相本又看回海玫,淡淡地說道:

「既然那個那麼重要,妳這樣對待它沒問題嗎?」

「干你什麼事!那是我的東西!!」

「妳是我的人,妳的東西也算是我的吧?」

海玫聽到這一句話倒是一愣,像被燒到似地放開令巖的手。

「……你想逼我打你耳光嗎?」

「不想。只是妳抓得太痛了。」

令巖站起身,瞬間由仰視海玫的角度變成俯看她的頭頂,海玫垂下頭,不想再看令巖。

「東西在外面,你快去吃吧。」

「海玫。」

「嗯?」

「沒有他嗎?」

「……」

海玫低著頭用膠帶黏補著相本的裂痕,房間裡沉重凝固的氛圍被膠帶的聲音撕扯得格外

慘烈,更突顯出兩人間的沉默。

「沒有。」

「妳還記得他長什麼樣子嗎?」

「……我找不到了,他的相片。」


海玫黏完相本,就逕自走了。


令巖看了眼海玫的背影,有點垂頭喪氣的落寞,雖然她本來就是個心思細膩,常因為一

點他不以為然的小事情或原因而情緒起伏,但究竟是怎樣的人,可以光提到他的存在就

能使她的心情完全地轉換呢?在以往他試圖探聽「他」更多的事情時,海玫會由自己的

情緒穩定度來決定透漏多少。本來他以為海玫是出於愛發脾氣和任性的緣故,但後來他

才了解,是因為這個人對海玫的影響力太巨大、太爆裂了,像擁有操控一個人靈魂和心

智般的破壞力那樣操弄著海玫這個人偶。


所以在海玫情緒開朗時,她會講得比較多,連講到痛苦處時,那慘澹灰暗的回憶似乎都

被滲入絲甜蜜;相反的,若她情緒消沉,她便三言兩語地敷衍而過了,然而整個人的眼

神卻沒因為語言的停止而從剎那的痛楚回復穩定,反而開始不斷地累積著愁雲慘霧,整

個人給令巖的感覺都像在溺水般地不斷往下沉。


令巖從口袋抽出一張照片,那是他剛剛進房時不小心踢倒一堆書堆,從其中一本書中掉

出來的。相片中的男生側坐在沙發上,年紀大約二十出頭,看得出來個頭很高,身材大

概比令巖壯碩一點而已。他的臉斜側著四十五度面對鏡頭,右手上的菸似乎快掉下去似

的,而男主角後面露出了一小角女主角的側影。


海玫的側臉被長髮遮了大半,那時候的她留著捲髮,臉上未施脂粉,跟現在比起來一樣

沒什麼血色,半垂著眼吸著飲料,但那時的她給人的感覺比較像「活著」。


「你到底是誰呢?能讓一個活著的人變成活著的死人。」

令巖對著照片中的男人輕聲低語。





「我覺得你還是要跟她說聲抱歉比較好。」

阿滬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邊喬弄著領結,邊檢查他新帶來的一批bar spoon數量對不

對,背靠他而坐的令巖用髮雕順著他的長劉海。

「她又沒怎樣,叫她做的事都有做。」

「你不是說她到現在還沒跟你講過話嗎,一定是生氣啊,而且擅自翻人家的東西本來就

不對,她沒像其他女生那樣打你巴掌,我真覺得她是個善良的大好人。」

「她對我好是應該的。」

「令巖……」

阿滬聽到背後那副懶洋洋又不帶情緒的語氣,無奈得嘆了口氣。


打理好的令巖起身要走,休息室的門剛好打開,令巖沒注意,不小心撞上迎面來的人,

「唷,這不是我們的大紅牌嗎?真是對不起啊,你怎麼不乖乖地坐在經理給你準備好的

紅寶墊上,小心呵護你的指甲和頭髮,要是我把你這嬌貴的搖錢樹撞出傷來我哪賠得起

啊。」


阿滬回頭,看見令巖撞上的是另外一位公關──葉恩,那眼瞬間讓阿滬在心底暗叫不妙。


點檯的名次僅次於令巖,是店裡最大派系的頭領,葉恩論外貌和身材跟令巖其實不相上

下,往往一出場便能吸引全場聚集的目光,活像任何光芒都該為他停留聚集似的。當葉

恩和令巖站在一起時,就亮眼度來說他是較令巖優越的,但阿滬周遭的客人總說,和兩

個人相處後,會發現令巖身上散發著一種獨特的氣質和磁場,之後便無法再輕易地忽視

他。那是其他人、甚至連葉恩都欠缺的,大概就是所謂的個人魅力吧。


阿滬緊張地站起身來,深怕兩個人在這裡鬧事。如剛才葉恩打招呼的方式所見,兩個人

在這間店不僅是競爭對手,簡直是水火不容。彼此之間的界線劃分得清清楚楚,撇開職

場競爭關係,連個性相處上也是難得一見的死對頭。


「渴望坐在軟枕頭上被搔耳朵順毛的是你吧,語氣那麼酸。」

「操!你倒是隨時都讓人興起跟你幹架的慾望也不簡單啊!」


「好了!不要吵了!」阿滬緊張地擋在兩人之間,葉恩的拳頭已經握起,上頭五指虎似

的裝飾品尖端已經發出森森寒光。他不屑地瞥了矮他一個頭的阿滬一眼,粗魯得將他推

開,想清出一條路來,阿滬被這麼一推,往後撞向令巖,令巖踉蹌幾步,口袋中掉出了

一張相片。


令巖還來不及彎腰去撿,就發現海玫被一只深藍色的馬丁靴踩在上頭。


葉恩勾了下嘴角,慢條斯理得撿起了照片,令巖兩眼視線跟著他不放,比起瞪著葉恩,

更像他把視線全力釘在那張相片。


男人?就知道你這種樣子,性向不可能正常。喂,你們看──是姜令巖養的姘

頭啊──」葉恩訕笑地對著後面一群葉派的人伸手揮著照片,後面的人發出一陣促狹低俗

的表情和笑聲,他還來不及伸手要傳遞照片,腰間便感受到瞬間的劇痛。


葉恩修長的身子整個摔飛,把置物櫃中間的長凳撞得推離原位,因為空間窄小,他和長

凳歪七扭八地堆躺在對面的置物櫃上,堵住了路,而幾扇置物櫃門已經被撞出了大大小

小的凹坑。


令巖收起右腿,在阿滬來不及阻止之下又整個人欺上側躺在地的葉恩,葉恩頭部已經流

血,鮮血的長流延著他俊俏的五官滴溜到他潔白的襯衫領上,開出幾朵暴戾的鮮花。


令巖直接坐到了葉恩的肚子上,他面無表情地揪起葉恩的劉海,把他的臉硬生生轉向

他,葉恩右手依舊緊緊捏著照片,透露出屈辱和乖戾的眼神回瞪著令巖,像隻隨時都要

起身反撲的野獸,阿滬已經衝出去外面找人來處理。


「哼,還懂得害羞嘛……你很寶貝這個小白臉嗎?」葉恩想扭頭往相片方向吐出血痰,

不過沒碰到相片。「他逗得你後面很爽嗎?」令巖依舊面無表情,抓劉海的右手轉而捏

起了葉恩的整個下顎,後者發出一聲壓抑的低吟。


角落的葉派嚇得一動也不敢動,深怕輕舉妄動姜令巖會做出什麼不可預料的恐怖事情,

另一方面;他們也被他散發的氣焰給震懾得不知所措、直冒冷汗,平時的姜令巖對他們

這群人來說,本身的行止和性情就令人感到一種無解和捉摸不定的恐怖,在葉恩來這家

店之前,除了阿滬和上司,同事間幾乎沒人敢和令巖說話或互動。


但與其說不敢,不如說不知道怎麼做。





姜令巖就像另外一個世界的人,店裡的大家紛紛這樣說。


臉上的一號表情和永遠單調的語氣似乎沒有任何情緒起伏,他像只被某個手藝精巧的工

匠用盡畢生氣力與才華所雕琢而成的人偶,美麗、細膩、冷酷、缺乏人性的溫度。曾有

幾人藉由偷聽阿滬和他的對話試圖了解他,卻依舊摸不透他的性情,只知道他是個幾乎

句句都以自己為中心出發的人,像人偶一樣知道自己是存在的,是有自我意識的,但也

僅此而已。


知道自己。


光是這樣的姜令巖,便讓人覺得十分難相處。而當他們看見上班時的他,才知道什麼叫

作由心靈深處所萌生的恐懼。不同於人偶般的態度,他那頓時有血有肉有靈魂的臉色和

聲調更令他們起雞皮疙瘩,宛如看見一個不該「生」的東西被裝進了靈魂。他們曾親眼

見識一個個難馴或刻意刁難的客人,連葉恩都沒轍下,在令巖面前卻不出多久便換了個

樣貌,親暱而放鬆,似乎令巖從他們身上卸下了一層武裝,讓他們對令巖這個人產生出

至親、情人、摯友的幻象。


上班時的令巖,那對看著同事、客人的雙眼是帶情感和生氣的,當他服侍客人時,那雙

眼宛若情人的眼睛,當中流動的波光爛漫是沒有感情基礎的人絕對辦不到的,見過的人

都要為之起一身寒意。


上班時的姜令巖,是個人類。


因此,無論比葉恩早進來,或者初來乍到的新人,當中有絕大多數人都是因為葉恩敢和

姜令巖對抗、互動而選擇成為追隨他的葉派。因為他們害怕姜令巖。





葉恩下顎被捏得吃痛,眼神痛苦卻不減兇狠,不亞於令巖眼神中的陰寒。他不屈服地朝

令巖臉上又吐了口唾沫,令巖不為所動,依舊緊緊箍制著他。發現令巖不敢對他拿著相

片的手怎麼樣,葉恩冷笑了一聲,撇開視線,剛巧發現相片當中除了拿菸的男人,還有

一個微小的身影。


長捲髮女孩子的側臉被頭髮遮蓋得看起來更小,葉恩看見她低垂的眼睛和蒼白微透粉嫩

的雙唇。


「啊……好漂亮病態的唇呢……」

葉恩的眼珠盡力溜轉到海玫身上,此時才使勁捏皺了相片,海玫的側臉因而觸上了葉恩

的拇指,他沾著唾沫和血液的嘴角竄出了舌尖,淫穢地舔了半個上唇。


令巖瞬間放開葉恩的下顎,單手抓住他的右手使勁地扭轉,休息室間乾燥的沉默發出了

令人肝膽俱裂的恐怖聲響和撕裂人心的慘叫聲。


「姜令巖!!放開他!!住手!!!」


經理和阿滬三五個人衝進休息室,合力把姜令巖從葉恩身上拉開。


FUCK!!你這瘋子!!我絕對不會讓你好好活下去!!!FUCK!!!

等著看啊你!!!!!



不斷哀嚎的葉恩還躺在地上,兩旁有人壓制他避免亂動並著手處理,他的右手呈現詭異

恐怖的扭曲型態,狼狽扭曲的臉龐混雜著鮮血和冷汗,樣子十分嚇人。


而被架起的姜令巖身子有點無力,像個不想用自己力氣站起來的玩偶,他默默看著對自

己叫囂的葉恩,表情依舊冷冷的,沒有情緒。




後言:

好了OTZ有看到這裡的人,拜託跟我聊聊天吧OTZ

感想、疑問或者有什麼想改進的都可以提OTZ來跟我聊天嘛OTZ







令巖從經理的辦公室出來,阿滬便立刻迎了上去。

「你不用上班喔。」

令巖只是眼珠瞟向他,問了這麼一句。

「當然要啊!凱生先幫我顧著我才過來的,到底發生什麼事啊?葉恩他怎麼把你惹成這

樣?」

「……」

令巖把手中一直輕輕捏著的相片稍微往後藏,重新放進了口袋。

「我只是,要拿回我的相片而已啊。」

令巖的嘴角上揚到不尋常的角度,雙眼微瞇了起來,裡頭打轉著非人性的瘋狂光閃,

憤怒中混雜著興奮,愉悅裡又帶點鄙視,分不清是怎樣的情緒。


阿滬微微頓了一下,覺得一股寒意從腳底颼地竄上腦門,陰寒的顫慄感在他全身的血管

裡肆意流竄,本來要碰令巖的手收了回去。


回來了,那個笑容


阿滬心中邊叫自己停止打寒顫,邊暗自慶幸令巖不會理會他的表情變化,他吞了吞口水

才敢再開口,生怕他出的第一聲帶了顫音。


「對了……是什麼照片啊?剛剛你也只跟我說你偷翻海玫的相本……你沒事幹麻翻人家相

簿啊?」

「不告訴你。」

「那我問海玫。」

「白癡,她也不知道,你問她也不會甩你。」

令巖白了阿滬一眼,往休息室方向走。

「令巖!你要去哪?」

「回家啦!今天經理不讓我上班了。」

「呃...那──」

「我要帶一手啤酒走,報我的帳。」


阿滬感受到沒辦法上班這件事讓令巖顯得不耐煩,也就沒再多說什麼,他轉身回吧檯拿

啤酒,聽見令巖在講電話。


「去把暖爐推出來,再幫我買一打啤酒,去煮晚餐──我要燉肉。我回去要摸到我的棉被

是暖的。」





「經理剛剛打電話來說,他剛剛把姜令巖請回家去冷靜了,至於你的醫藥費和這兩個月

休養的薪水都會由姜令巖的薪水來扣──」

「他媽的誰要拿他的錢啊!!!」


葉恩朝一旁的同事大吼,正在幫他包紮的護士剛才還頻頻媚眼彎腰,試圖吸引他注意,

這時卻被嚇得打翻了藥水,葉恩右手纏到一半的繃帶也滾落一地。


「搞什麼啊妳!綁個繃帶都不會,醫院請妳來幹麻啦!?」


葉恩轉頭把氣出在無辜的護士身上,一旁的同事已經噤聲,護士慌亂地把地上的繃帶收

拾起來想繼續包,葉恩挪開了身體,繼續砲轟:


「妳豬啊妳!?掉地上的繃帶妳還想拿來包啊!?妳以為露了乳溝了不起是不是?

去換人來!!馬上!!!



護士含著淚水把繃帶剪掉,同事一直用眼神示意向護士道歉,卻不敢對氣頭上的葉恩多

說一句,護士委屈地起身去找別人,葉恩從口袋掏出菸盒,叼起一根菸,正習慣性伸右

手要拿打火機,卻發現不能行動。


「先生,我不管你多不爽,醫院裡禁止吸菸。」


一個較資深的護士前來,把葉恩的菸盒抽走,準備幫他完成剩下的包紮動作。他看了一

眼嚴肅的護士,又看向自己包得又腫又大的右手,憤憤地用力吐出菸桿。


姜令巖……!


護士用力地扯緊繃帶。


「幹幹幹幹幹!!好痛!!!好痛啊死老太婆!!!!」

「不要亂丟垃圾。」





海玫把飯端進令巖房間,西裝外套和領帶散亂在地,令巖開著電視,卻沒在看,把剛解

決的啤酒罐丟到床邊。

「為什麼不是燉肉。」

「你白癡啊,現在哪裡買得到肉啊,燉肉也要時間好不好?你將就點吃炸排啦。」

海玫將盤子塞給令巖,坐在床邊的地板,拿過遙控器開始轉自己想看的節目。


「你今天為什麼沒上班,還去喝酒。」

「我揍了另一個紅牌。」

「什麼?!你沒事幹麻揍人家?」

「因為他說有個女生很漂亮。」

「那幹麻揍他?那女生是你女朋友?還是你客人?不對,你又沒女朋友。」

「因為我覺得那女生很醜啊,所以不爽,就揍他了。」

海玫此時忍不住憋,終於笑了出來,還笑很久。

令巖邊把飯往嘴塞,邊看著笑到不支倒地的海玫,也覺得很好笑,但他沒笑出來。


「那紅牌大概兩三個月不能上工了。」

海玫止住了笑,錯愕地回看令巖。

「所以經理才把你趕回來?他有說什麼嗎?」

「沒有。只是要扣我的薪水給他當薪水和醫藥費。」

「真的只有這樣?對方可以告你吧?」

「他不會告的。他專走邪門歪道。」

海玫又把剛灌進嘴的啤酒噴了出來。

「那更危險了吧?!這樣你以後安全嗎?」

令巖歪了下頭,把高麗菜嚼了好久才吞進去。

「沒在怕的。」

「姜令巖你…你…混蛋……沒腦……」

海玫一時間覺得很混亂,舌頭和腦筋全都打結了,令巖把剩下的菜飯全扒進嘴裡,抹了

抹嘴,拿起啤酒和海玫手中的啤酒撞了一下。


「為我們全新的生活乾杯──」





海玫把被啤酒用髒的地方擦乾淨,坐回床邊地板。

「到底發生什麼事?」

海玫斜躺著身子,趴在床邊盯著令巖,長期相處下來培養的默契,讓他知道她已經看透

他那張木臉下的情緒波動。


「我說過啦。」

「少來,你心情超差的,超明顯。你跟另一個紅牌到底發生什麼事?不可能是搶業績

吧,你也不是自願要當紅牌的。」

「不告訴妳。」


海玫白了令巖一眼,開新啤酒繼續喝。令巖拍了拍旁邊的位置,「坐我旁邊吧,陪我喝

酒。」「耶。」海玫爬上床,畢竟床當然比地板好待多了。


「可是,我又好想吃巷口那家滷味。」

「你真的是……!」


令巖聳了聳肩,躺回原本的姿勢看電視,兩人自顧喝著啤酒看電視,陷入了寧靜,房間

只有暖氣悶悶地低聲運轉,以及電視製造的片面熱鬧氣氛。


他們倆是很依賴電視的人,其中海玫又比令巖嚴重了一點,令巖說那是標準的中年家庭

主婦嗜好。因為她們在家空虛寂寞,除了作家事外就沒別的事好做,出門又沒朋友,所

以只好在家跟電視相看兩瞪眼,讓電視裡的藝人和演員填補她們生活中的空缺,卻使她

們的生命更顯得無謂的枯寂和空噪。


海玫反駁令巖,說他半斤八兩,沒辦法在一個安靜的空間生存,一定得有些聲音「跟著

他」、「繞著他」,他才能安心。他把一台電視搬到自己房間而非放在客廳,讓她在第

二台電視來之前每天都顧不得害燥,也要鑽進一個大男生的房間賴著他的床和電視約

會,就是最好的證據。


「所以我說妳是歐巴桑,連女人的矜持都沒有,只懂看電視。」

令巖聽了海玫的指控,只是冷冷地把海玫從他床上拉下來,要她去買午餐。


然而一個禮拜後,兩個搬運工人搬著一台二十三吋液晶電視擠在鐵門前,讓海玫嚇得半

死,以為令巖在外得罪人,被誰陷害買單了這台高價位科技產物。


令巖轉頭看海玫,海玫側臉對著他,又讓他想起了那張相片。跟相片比起來,眼前的海

玫無精打采,也成熟了一點,甚至因為在家的緣故,有點凌亂和邋遢,散亂的髮型讓她

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老了一點。


不過今天偷翻了相簿後,應證了令巖對海玫長相的第一印象,她是屬於外貌鮮少變動那

類型。高中的她、大學的她到現在,看不出來有什麼差別,頂多是眼神裡的重量一年比

一年增加罷了,好像過了一年,她的眼睛就會變得更重、更深邃。那雙眼大概是年齡軌

跡最明顯的地方了吧。


他一直沒辦法對海玫的外表說出好看、可愛、漂亮這些相關詞彙,令巖自己也很困惑,

為什麼這些詞不「適用」於海玫身上呢?他還記得當他第一次不小心讓阿滬看見家裡有

海玫這個人,阿滬大呼小叫,說他竟然第一次帶女孩子回家,不過海玫的表情看起來沒

什麼變,她窩在令巖床上,眼神呆滯地盯著電視。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事後討論的時候,阿滬說,他第一眼看到海玫時,覺得她很普通,但是她身上種種的氣

息和氣質,讓她變得很好看。他不相信這樣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會接近令巖。


「欸。」

「嗯?」

「妳多久沒打扮啦。」

「沒、沒禮貌,我又沒去哪幹麻打扮,我去見同學和去台北市的時候就會啦。」

「我是說,化妝。」

海玫覺得有種突然被令巖拿東西硬塞到喉嚨的感覺。

令巖等不到回應,看向海玫。

「……」

他起身來,把下巴放到海玫肩膀,海玫皺著眉把身體挪個方向,不讓他靠。

「我都沒看過妳化妝,從來沒有。」

「我是為什麼要化妝給你看。」

「妳二十幾歲了,卻連打扮自己都不會?對了,我也沒看妳用過頭髮。」

令巖忽略海玫的反抗,輕輕拉扯海玫的長髮。

「誰會在家打掃的時候穿得漂漂亮亮的,還化妝、造型頭髮!」

「嗯……大概就我們店裡的打掃阿嬤吧。」

「姜令巖!我不是你的打掃傭人,更不是阿嬤!!!」

「連阿嬤都懂得化妝打扮,妳─為─什─麼─不─會──


令巖拉著海玫的耳朵近距離說話,海玫把他推開,反而把自己的耳朵扯痛。


「好痛!…姜令巖,你喝醉了,把酒放下,去睡覺。」海玫威脅性地指了指令巖手中的

啤酒罐,後者只是瞪著一雙有點茫的下垂眼,毫無反應。


算了,想也知道他怎麼可能會聽她的話。海玫起身把周遭的空酒罐一一收拾,打算離開

房間,然而,後頭卻傳出啤酒罐輕輕放到桌面上的聲音。


海玫轉過頭,他真的乖乖把酒罐放下了,一個人低著頭發呆,大概醉得差不多了。


很好。


下一秒她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令巖突然抬頭,瞬間從床上跳起來,衝出房間。


海玫知道他要去哪。


才怪──!!!


海玫悽慘地叫了一聲,跟著想衝出房間,卻一起身就被啤酒罐絆倒,人手足無措地在地

上爬了一陣才跟著衝出去。





海玫跑回自己房間,已經看到喝醉的令巖在自己書桌附近翻箱倒櫃,不知道急切地想找

出什麼。海玫無奈地在門口看著,揉著膝蓋。


老實說,書桌上和這個房間沒有什麼重要東西是令巖不能看的,她的財產根本連同她本

人都納到眼前這個男人底下了──存摺打開根本不超過萬元,令巖才不屑她這點錢。戶

口名簿和印章嗎,反倒是海玫幫令巖收得好好的,因為戶政有關的事務令巖一概要她跑

腿,存摺或帳戶之類的資料海玫倒是拒收了。海玫的隱私在令巖面前根本幾乎透明狀

態,除了那幾本留著的相本和手機,而今天早上連她的相本也被他的魔爪攻略了。


令巖的動作終於慢了下來,看向海玫的臉上出現罕見的變化,顯得異常古怪。他那雙微

茫的雙眼似乎醒了,海玫跪坐到他旁邊,一句怨言都沒有,開始把他翻亂出來的紙本和

稿紙照順序整理好。


「妳沒有化妝品?」

「……嗯。」

「所以妳不會化妝。」

「……對啦。」


海玫被令巖臉上難得露出情緒的表情逼得有點羞赧,沒好氣地甩過頭。跟他相處兩年下

來,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麼驚訝的神色出現在他一向見怪不怪的臉上,她加快速度把東西

胡亂塞回抽屜,準備趕人。


沒想到令巖發燙的手卻大力握上海玫細瘦的手腕,海玫還反應不過來就被令巖拉起來,

直往門口拖。


「好痛啦,你幹麻!?」

「去樓下買化妝品。」


她有沒有聽錯?她迅速回頭看桌上時鐘:八點四十三分,連鎖藥妝店是有開啦……可是

怎麼說現在也不是挑化妝品的好時機啊?這傢伙又再發什麼神經──


海玫已經習慣姜令巖這個不照邏輯走只照慾望走的人,但不代表她每次都會平靜地被他

牽著走,她眼前這個人,只要想到他做什麼,就一定會行動。完全不管時間空

間的侷限性,幾乎每次都會拉她下水,就像現在一樣,他又把她當個軟趴趴的玩偶直接

拖走了。想起以前幾次令巖發瘋的恐怖經驗,還有最驚悚,到現在都還存留一點陰影的

第一次……


「不要!現在幾點了?你不是才喝幾罐啤酒怎麼酒瘋成這樣?!我、我不能穿這樣就出

去,這天氣會死啦姜令巖!!!」海玫一邊驚恐地往後拉扯抵抗,腳卻失去抓地力地一

昧往前滑,令巖一手就箍住海玫的兩隻手腕,海玫根本無從抵抗。


令巖從沙發上抓了其中一件大衣往海玫臉上摔,轉眼間拉到了大門口,他單手開著門

鎖,側著他舉世無雙的俊臉,對海玫露出邪笑:

我要玩妳。」





令巖一路拉著海玫走到樓下附近的藥妝店,直到把她推進去店門才放開,海玫就這樣狼

狽地瞬間暴露在百般明亮的日光燈下,散亂著頭髮和陳舊的衣著;鬆垮垮的高級大衣裡

探出一張神情慘澹又蒼白的臉,顯得海玫整個人像只灰灰髒髒的流浪狗。


加上旁邊站了一個天生吸睛的超級聚焦點,站在他旁邊只會成為最慘烈的對照組,瞬間

把店裡所有的目光給聚集過來,海玫驚恐地雙手掩臉,連忙往旁邊最高的商品架後閃

躲。


不出海玫所料,她背後的櫃姐已經低聲驚嘆令巖出眾的外貌和身材。她把臉埋進大衣

裡,想找出空隙鑽出這家店。要她這樣什麼都沒整理好就出現在這裡,還要被人看見她

跟這位只會把自己襯托得更不成人形的大美男一夥,直讓她想死。


「欸,妳過來。」


令巖大手一伸,又扯住海玫,把她拉往其中一個專櫃,她趕忙拉起帽子遮臉,透過大衣

帽子的縫隙間看見前方的櫃姐已經喜形於色、心花怒放。旁邊還誇張地響起手機快門的

聲音。


海玫鼓起一口氣,猛然抽出了手,令巖猝不及防,連回頭都來不及,她已經用她這一生

最快的速度衝出店門。


令巖沒有跟上來,他當然不會跟上來。


海玫鬆了口氣,還帶著不知道是驚嚇還想哭的哽咽聲。她默默爬到騎樓邊一臺機車坐上

去,感到心臟因為方才過度的驚嚇和刺激隱隱作痛。



不是沒和令巖一起出門過,至少不是在一群輕易引起騷動的女人群堆。儘管第一次看見

令巖時,海玫也傻了一陣子,心底掀起驚艷又略微恐懼的波濤,但隨後她發現令巖那不

近人情又唯我獨尊的死性子,反而讓她迅速放下了戒心,她也不曉得是什麼原因。


「欸。」

令巖的聲音又讓海玫嚇了一跳。

「好快!」


令巖坐到海玫旁邊的機車座椅,將袋子放在他腿間,熟練地摸出一罐小東西,海玫瞧了

袋裡一眼,發現裡頭一堆零零細細在她眼中看起來熟悉卻又陌生的東西,長得都有點

像。


海玫看著這些精緻細巧的化妝品,心中起了異樣的微妙感,她想起已經交惡的母親、那

些她打工時的同事,和她那些漂亮的高中朋友。她也曾在旁邊,看著她們身邊堆斥著這

些包裝夢幻的小玩意,然後一點一點在她面前實現著微小的、美麗的魔法……


她雖然從不欣羨,卻永遠感到好奇,覺得這些小東西因為她朋友有,而產生熟悉感;因

為她自己沒有,又瞬間變得如此複雜和陌生。


她想著出神,沒察覺一根細長優雅的手指將液體抹上她的臉頰,動作快速卻輕柔。她抬

起臉,發現令巖漫不經心,卻又帶絲專注地瞧著她的臉,幫她上妝。


海玫瞪大眼,渾身緊繃了起來,雙手抓緊了大腿上的衣物。她這輩子化妝次數不超過三

次,其中兩次還是因為升學面試需求,朋友幫她上的淡妝。令她更驚訝的是,令巖似乎

對化妝很熟練,對於懶惰成性又不需要這些外在商品點綴的他來說,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的事情。


「妳把我大衣抓皺試試看。」

「還不是我在燙。」


令巖的一句話瞬間讓海玫放鬆了下來。


海玫覺得時間似乎慢了下來,她一直低垂著眼皮低垂著臉,望著眼前的塑膠袋發愣,她

的眼角餘光也瞥見路人經過時對他們側目與指指點點,但她不想管了;她開始漸漸聽不

見路邊喧囂的車聲,只剩下眼前令巖時不時的輕言細語:「臉抬起來」、「垂眼皮」、

「看上面」……


他這樣溫柔講話,倒是頭一次。


「好了。」


令巖直起身子,翹起一條腿欣賞自己的傑作,手邊不知何時已經夾了一根新菸。

海玫的腿上放了一面鏡子,讓她一睜眼就看見自己。

「欸,」

她抬頭看令巖。

「妳化妝後,滿漂亮的。」
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你是那道光,所以我才盲。

這篇於 2012-08-19 02:08 被 深夜微風 編輯.
深夜微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8-05, 00:32   #14
心情掛網中
豆論大學生
 
心情掛網中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5
您的住址: 這裡
文章: 1,061
聲望值: 269 心情掛網中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心情掛網中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fuck覺得好好笑喔哈哈哈
我推黑唷

王子病好可愛(不是吧
他跟海玫到底是.............................................
ㄜ我好容易被這種緊緊相依的感情吸引喔
__________________
 在中心轉個圈
 滑落的淚回不到原點

 世界依然轉動著
 你的側臉一樣沒變
 
 我憔悴的容顏
 她臉上的愛戀

 原點, 

 離我好遠好遠。
 
       心情的 無名 
心情掛網中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8-05, 00:54   #15
深夜微風
豆論大學生
 
深夜微風 的頭像
 
註冊日期: Feb 2004
您的住址: Echo村叛逃中
年齡: 26
文章: 1,079
聲望值: 284 深夜微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引用:
作者: 心情掛網中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fuck覺得好好笑喔哈哈哈
我推黑唷

王子病好可愛(不是吧
他跟海玫到底是.............................................
ㄜ我好容易被這種緊緊相依的感情吸引喔

可能我最近愛講FUCK吧XDDDDDDDDDD因為ㄍㄢ是不是會被論壇消音啊?(忘記了)

一講幹就會覺得好台喔XDDDDDDDDD我也喜歡葉恩這個角色啊XDDDD

不過說回來長大以後真的對這種看似隱藏卻斷不開的感覺好讓人感動><
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你是那道光,所以我才盲。

這篇於 2012-08-05 01:01 被 深夜微風 編輯.
深夜微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8-05, 22:59   #16
心情掛網中
豆論大學生
 
心情掛網中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5
您的住址: 這裡
文章: 1,061
聲望值: 269 心情掛網中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心情掛網中
引用:
作者: 深夜微風
可能我最近愛講FUCK吧XDDDDDDDDDD因為ㄍㄢ是不是會被論壇消音啊?(忘記了)

一講幹就會覺得好台喔XDDDDDDDDD我也喜歡葉恩這個角色啊XDDDD

不過說回來長大以後真的對這種看似隱藏卻斷不開的感覺好讓人感動><



哈哈哈哈對耶可是fuck感覺就很逗
如果好好發展的話他也能夠擁有眾多粉絲(誤

真的!!!!!!!
我在想大概是因為現實生活中沒有多少人是能夠這樣全心全意信賴的所以才這麼珍貴嗚嗚
__________________
 在中心轉個圈
 滑落的淚回不到原點

 世界依然轉動著
 你的側臉一樣沒變
 
 我憔悴的容顏
 她臉上的愛戀

 原點, 

 離我好遠好遠。
 
       心情的 無名 
心情掛網中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8-05, 23:04   #17
深夜微風
豆論大學生
 
深夜微風 的頭像
 
註冊日期: Feb 2004
您的住址: Echo村叛逃中
年齡: 26
文章: 1,079
聲望值: 284 深夜微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引用:
作者: 心情掛網中
哈哈哈哈對耶可是fuck感覺就很逗
如果好好發展的話他也能夠擁有眾多粉絲(誤

真的!!!!!!!
我在想大概是因為現實生活中沒有多少人是能夠這樣全心全意信賴的所以才這麼珍貴嗚嗚


我也很渴望生命中有個這樣的人嗚嗚嗚嗚

我會慢慢帶出他們為什麼可以一直吵架(?)卻能走在一起分不開的感覺的(希望做得到XDD

我最近都在畫他們的插圖XDD

葉恩好可愛我快私心他惹(不) 一出來就這麼吵(?
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你是那道光,所以我才盲。
深夜微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8-09, 02:36   #18
藍綾
牙牙學語
 
註冊日期: Aug 2012
年齡: 25
文章: 4
聲望值: 0 藍綾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我在後頭等著你唷~(盯著)
快生稿~~~

海玫好認命好可愛wwww(而且好M喔)←被倒債還要認命寫作

快快生稿!
藍綾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8-09, 17:06   #19
深夜微風
豆論大學生
 
深夜微風 的頭像
 
註冊日期: Feb 2004
您的住址: Echo村叛逃中
年齡: 26
文章: 1,079
聲望值: 284 深夜微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引用:
作者: 藍綾
我在後頭等著你唷~(盯著)
快生稿~~~

海玫好認命好可愛wwww(而且好M喔)←被倒債還要認命寫作

快快生稿!


對啊XD海玫這個性大概天生就會被人家拿來凌虐(←所以才被S王子撿回家(X

可是有些人應該也會覺得這是懦弱XDD(女生這樣又沒關係(?
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你是那道光,所以我才盲。
深夜微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8-23, 00:45   #20
心情掛網中
豆論大學生
 
心情掛網中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5
您的住址: 這裡
文章: 1,061
聲望值: 269 心情掛網中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心情掛網中
姐姐我來ㄌ^____________^
哈哈每次看完都很想按個讚欸真是的
FB真是害人不淺齁哈哈哈
__________________
 在中心轉個圈
 滑落的淚回不到原點

 世界依然轉動著
 你的側臉一樣沒變
 
 我憔悴的容顏
 她臉上的愛戀

 原點, 

 離我好遠好遠。
 
       心情的 無名 
心情掛網中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08:18.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