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轉貼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評分: 主題評分: 7 票, 平均 5.00 分。
舊 2007-01-03, 18:55   #11
娃娃貓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Dec 2006
您的住址: 台灣的某個角落ˇ
年齡: 26
文章: 242
聲望值: 165 娃娃貓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娃娃貓
  那是一大堆日記,最古老的是薄薄的小學簿子,然後是市面上賣的那種厚厚的日記,還有一些有鎖的,那種最簡陋的鎖,也有幾本是複雜的對號鎖。從他母親去世那一年,到他大學畢業那一年為止的點點滴滴,就全記錄在那些日記裡,在那些連文捷都不知道的日記裡。

  卓爾帆熟睡時,華璋便會悄悄的翻出來看,可只要他一醒過來,她就會立刻收起來,陪他吃飯、看電視、聊聊天,就如同她所允諾的,她一直陪著他,照顧著他,而且,她的態度越來越溫柔。

  有時候,她會回去煮點東西來給他吃,有時候要去上一下那些不能蹺的課,但大多數的時間,她都在醫院陪著他,她感覺得出來他很開心,她也陪著他開心,可只要他一闔上眼,她翻出日記本後,她的情緒就會沈到谷底,她的心就會痛得想呻吟、想哭。

  當年,顧氏集團的大總裁只有一子一女,兩個非常出色的孩子,顧大總裁非常以他們為傲。可惜女兒顧秋竹愛上了一個門不當戶不對的男孩,而且和他私奔了。顧大總裁一氣之下,便和女兒脫離父女關係,並帶著大兒子移民到美國去,打算從此當作沒那個女兒的存在了。

  但是儘管如此,那對小夫妻還是非常恩愛,尤其是有了愛情結晶之後,兩人更加如膠似漆,一切都加倍美滿,彷彿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事值得抱怨的了。

  除了卓冬群的酗酒習慣!

  卓冬群並不是很愛喝酒,但因為工作上的關係,他必須常常喝酒應酬。其實,這也不算什麼,男人嘛!不能喝酒就不算男人了。

  可他的酒癖特別差,只要一喝醉,就會變得很兇暴粗魯,甚至還會打人。每當這時候,年幼的卓爾帆便會哭泣著躲到母親懷裡尋求保護,而顧秋竹也會緊摟著他,告訴他──

  「小帆,不要哭呵!有媽咪在呀!媽咪會保護你的,媽咪會一直一直保護小帆的喲!但是,你要聽媽咪的話,不要哭呵!讓你爸爸聽見了,他會更生氣的喔!」

  於是,母子倆就這樣抱在一起,畏縮成一團,度過一次又一次的恐怖時光,直到媽咪背叛了他。

  她死了,因為子宮外孕大量出血而死!

  傷心欲絕的爸爸變得很愛喝酒,小帆更害怕了,因為,再也沒有人保護他了!

  然後,奶奶出現了,她慈愛地抱住瑟縮在牆角的小帆,那麼那麼溫柔地告訴他──

  「不要怕呵!可憐的小帆,以後有奶奶照顧你,你再也不用害怕了,只要你聽奶奶的話,躲開你爸爸遠一點,這樣就不會被你爸爸嚇到了,奶奶也可以一直一直照顧你了喲!」

  奶奶真的好疼他,但是,爸爸依然一下班就喝酒,一喝醉就亂砸東西,哭喊著:「秋竹,你為什麼要離開我呢?」

  可奶奶不會抱著他躲成一堆,奶奶會帶著他出去,逛公園、玩鞦韆、吃冰、糖果。雖然他很想念媽咪,可是他現在還是很快樂,因為奶奶會照顧他,直到奶奶也背叛了他。

  奶奶在睡夢中去世了!

  於是,再也沒有人保護他、照顧他了!

  然後,爸爸開始喝醉了就鞭打他,拿著籐條一鞭鞭毫不留情地抽打他,打到他昏倒為止。他不敢哭出聲,因為一哭,鄰居就會找來社工人員,社工人員說要把他和爸爸分開,他不要!雖然爸爸會打他,但那是因為爸爸太想念媽媽的緣故,爸爸不喝酒的時候也是很愛他的,最重要的是,爸爸是他僅剩的親人了。

  「你那是什麼眼神?嘎?你有什麼資格露出那種眼神?嘎?失去心愛女人的是我又不是你,你有什麼資格露出那種痛苦悲哀的眼神?嘎?」

  卓冬群吼一句、抽一鞭。

  「你那又是什麼表情?嘎?我沒有給你吃、給你住、供你上學嗎?嘎?為什麼要用那種哀求的表情對著我?嘎?我到底欠了你什麼?嘎?」

  所以,小帆只好隱藏起自己眼裡所有的情感,抹去臉上所有的表情,因為,無論是任何一種眼神、任何一種表情,都是爸爸抽打他的導火線,他也變得不太敢說話,因為每一句話,都可能是加深爸爸怒氣的催化劑。

  好奇的鄰居們三不五時就來探他的口風,問他是不是又挨打了,甚至要強行替他的背傷照相。他知道,只要自己說錯一句話,或者被他們看到他的背傷,他就會被社工人員帶走了,所以,他只好盡量遠離鄰居、遠離所有的人。

  在環境的捉弄下,他逐漸轉變成一個孤寂落寞、膽小畏縮的小孩了。

  一個畏縮不合群的小孩,在學校裡是很容易被欺負的,因為,無論再怎麼被欺負,他也不會說出去,而且,欺負這種同學不但可以找樂子,還很安全,所以,小帆自然成為同學們眼中最好的獵物,幾乎是所有過分、惡劣的惡作劇他都遭遇過了。而越是這樣,他越是瑟縮,這就是他之所以在人群中無法擁有安全感的原由。

  然而,最最淒慘的是,在他小學即將畢業前夕,那個表面上對他特別關懷照顧的導師,藉口要送他一份特別的畢業禮物,把傻傻的小帆騙到家裡去,然後強姦了他。

  而那個導師是男的!

  「天哪、天哪、天哪!」

  華璋猛然闔上日記本,淚眼迷蒙地望著那張此刻睡得如此平靜安詳的俊?,不敢相信他曾經承受過如此辛酸悲慘的淩虐與遭遇。

  「不公平!不公平哪!憑什麼要他一個小孩承受那麼多折磨?憑什麼?」

  她再也無法忍受心中的憤恨不平,更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胸口那滿溢的酸楚與心痛,只能發洩似的趴在床上大哭了起來。
娃娃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1-03, 19:02   #12
娃娃貓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Dec 2006
您的住址: 台灣的某個角落ˇ
年齡: 26
文章: 242
聲望值: 165 娃娃貓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娃娃貓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拍拍她的肩頭,她聽到文捷在問她:「你怎麼了?」

  「滾開,不要管我!」她哽咽著吼道,然後繼續大哭,像小孩子似的嚎啕大哭。

  直到一隻熟悉的手溫柔地撫娑著她的腦袋,她才?起哭腫了的雙眼凝望著顯然是被她吵醒的卓爾帆,後者的雙瞳仍然深邃若幽潭,神情淡漠依舊。

  「璋,怎麼了?」他輕柔地問。

  天哪!他曾經遭遇過那麼多的不幸,為何還能有如此安詳溫柔的聲音?

  「爾帆,我……我發誓,我絕對不會背叛你的!」她惡狠狠地發誓道:「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就算你討厭我了,就算你趕我走,我還是要賴在你身邊,一輩子保護你、照顧你,再也不讓任何事傷害到你了!你相信我嗎?相信我嗎?」

  卓爾帆溫柔地抹去華璋頰上的淚痕。「我相信你,璋,我相信你。」

  「很好!」華璋這才滿意地點點頭,旋即隨手抓來被單,粗魯地揩拭著滿臉淚水。「你敢不信我試試看,後果很慘的我告訴你!」

  「原來是強迫中獎。」文捷喃喃道。

  華璋臉一沈。「那又怎麼樣?爾帆就是高興中我的獎,你又能怎麼樣?閒閒沒事就是特地跑來雞婆的嗎?還是又拿一大堆文件什麼的要爾帆又看又簽名的?人家爾帆才剛剛好一點,你就一直來煩他,你才真的沒良心呢!就不能讓他多休息兩天嗎?」

  文捷頓時尷尬地愣在那邊,因為他手上提的公事包裡,的確裝滿了需要卓爾帆過目並簽名的文件,可那都是不能再拖的文件,他才會趕著拿來的嘛!這下子該怎麼辦?他是拿,還是不拿出來?

  還好卓爾帆看出他的?難,立刻出聲替他解圍了。

  「璋,給我半個鐘頭好嗎?」

  「半個鐘頭啊?」華璋斜睨著他。「好吧!就半個鐘頭,多一秒都不行喔!」

  「好。」

  一聽,文捷趕緊拜謝皇恩,滿臉感激之色地掏出厚厚一大疊文件交給卓爾帆,繼而又發現華璋居然真的開始對時計時起來了。

  「中原標準時間,十五點二十一分四十五秒,好,計時開始!」

  哇塞,這個女孩還真不是普通的難應付耶!
娃娃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1-03, 19:04   #13
娃娃貓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Dec 2006
您的住址: 台灣的某個角落ˇ
年齡: 26
文章: 242
聲望值: 165 娃娃貓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娃娃貓
  保護沒有我的時光,你承受了太多太多的折磨,從今以後,有我守護著你,直到今生的盡頭。

  華璋沒有繼續往下看日記,她覺得自己無法一下子接受那麼多,到現在為止的心痛與悲苦,是她所能忍受的臨界點,再多就受不了了。所以,她決定慢慢來,不想每次一見到卓爾帆就想哭,她想要好好的照顧他,帶給他歡樂,不想讓他看到她的苦瓜臉。

  「咦?你又來啦!」

  剛從家裡煮了一鍋燉品來的華璋,一開門就看見文捷坐在病床邊,她脫口就如是說,接著就左右張望了一下,然後才滿意地點點頭。

  「很好,這次沒有拿公事包。」她放下保溫罐。「送了沒有?」

  「呃?」文捷愣了愣,隨即啊了一聲。「送了、送了,大總裁生日耶!怎能不乘機巴結一下。你呢?你大概也送了吧?」

  「那當然,我是第一個送的喔!」華璋得意地咧嘴一笑,手裡忙著倒燉品,腦袋朝卓爾帆那邊點了一下。「嘿嘿!他馬上就戴上去了喔!」

  文捷立刻轉頭送去好奇寶寶的央求眼神,順應觀?要求,卓爾帆便從睡衣裡拉出一條精緻的白金項鍊來。

  「他呀,不會送我這種東西,所以只好我送他羅!」華璋說著,把一碗燉品端給卓爾帆,然後從自己的T恤裡拉出另一條。

  「我們是一對的喔!雖然不是什麼昂貴的束西,卻是我最誠摯的心意,這比什麼都寶貴吧?」

  「當然、當然!」文捷整張瞼漾滿諂媚的笑容。「我們華大小姐送的嘛!就算是垃圾,也價值千百萬,我們大總裁一定是樂在眼裡、親在嘴裡、愛到心坎裡羅!」

  華璋啐了一聲。「少噁心了你!說,你今天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剛剛不都說了嗎?來送大總裁生日禮物嘛!」文捷指指病床邊櫃子上的小禮物盒,「順便……」他瞄一下卓爾帆。「順便告訴他,他剛住院時,我就去通知那三位小姐說,爾帆沒有辦法招待她們,請她們以後再來。」

  華璋屁股一歪,逕自坐上床邊。「然後?」

  「這兩天,她們又分別通知我,說七月上半年度業務檢討會議過後會來台灣。真奇怪,以前她們都會乖乖的等爾帆去找她們,怎麼今年卻都搶著要來台灣呢?會不會是因為……」文捷又瞥一眼卓爾帆。「去年你都沒有去找她們的關係?」

  卓爾帆則始終用那雙深黝的瞳眸緊緊地攫住華璋,直至華璋聽到這裡,突然對他裝個鬼臉,繼而俏皮地笑了,卓爾帆這才吁了一口氣。

  「也許吧,」他淡淡地道,似乎對那三個女人的事興趣缺缺。

  「也或許她們已經有所察覺我們這邊的動作了,所以想來探探究竟。」

  「那怎麼辦?」文捷有點?難的問。

  「不怎麼辦,顧氏總裁是我,我想怎麼樣,她們都無權干涉,而且,在我滿三十歲以前,她們也沒有權力逼我作任何決定。」

  文捷點點頭。「說的也是,不過,還是多少要提防她們一點比較好,聽說她們三個都很厲害喔!」

  「厲害?」卓爾帆的聲音突然變得很低沈,「或許吧!但是……」他的聲音更低沈,還多了一分嚴酷。「我不信我鬥不過她們!」

  華璋驚訝地直打量他,平常瞧他總是一副溫溫吞吞、懶散淡漠的模樣,在她面前更是個聽話的乖小孩,實在沒料到,他竟也有如此嚴酷正經、冷厲果決的一面,看樣子,表面單純的他,內在還是相當複雜的呢!

  而且,從他們的對話內容判斷,卓爾帆似乎正在和他的三個未婚妻「鬥法」哩!唔……她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要不要先翻出他的日記,看看這樁婚約到底是在什麼特殊情況下決定的呢?

  「其實,只要你肯認真的話,我倒是敢肯定地說,沒有人鬥得過你呢!」文捷衷心地說。

  卓爾帆不再說什麼,兀自低頭吃他的燉品,倒是華璋很無聊地插了一枝花。

  「他真的鬥得過她們?」還沒結婚就開始鬥法,這樁婚姻實在不怎麼讓人期待耶!

  「我剛說了,只要他肯認真的話,絕對沒問題!」文捷篤定地說。

  可鬥贏了之後呢?卓爾帆就可以一腳踩在她們的腦袋瓜子上捶胸大笑三聲高呼勝利嗎?算了,還是自己翻出日記來搞清楚吧!不過……那麼多本,到底是在哪一本裡呢?

  「咦?你怎麼就問這麼一句?詳情呢?你怎麼不問詳情?」文捷問。

  「不需要!」華璋皺著鼻子說:「我自己回去看,順便了解一下他對這樁婚約的感覺如何。」

  卓爾帆聽了,不禁抬眼張口似乎想說些什麼,隨即又闔嘴垂眸的喝湯去也,其他兩人則都沒注意到。

  「我舅舅有沒有說爾帆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再幾天吧!他說要雨帆的情況完全穩定了,他才會讓爾帆出院。」
娃娃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1-03, 19:06   #14
娃娃貓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Dec 2006
您的住址: 台灣的某個角落ˇ
年齡: 26
文章: 242
聲望值: 165 娃娃貓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娃娃貓
  當那個惡魔大夫准許卓爾帆出院時,已經是卓爾帆住院三個星期後的事了;而當華璋准許他上班時,又過了一個星期。

  華璋站在車旁,第N百次重複著,「我警告你,爾帆,你累了就給我休息,餓了就吃東西,別給我偷懶,知道嗎?」

  卓爾帆還是老樣子,「知道。」他乖乖的應道。

  華璋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五歲時的小帆,和媽咪、奶奶約定好,媽咪會保護他、奶奶會照顧他,但是他必須乖乖聽話才行。

  強抑下心中的酸楚,華璋又說:「有什麼不開心,回來就要馬上跟我講,記住了?」

  「記住了。」

  「嗯!那趕快上班去吧!小心開車喔!」

  「好。」

  望著絕塵而去的法拉利,華璋依然呆立在原地許久,彷彿在考慮著什麼事,而後似乎終於有了結論,這才轉身回大廈,預備上去拿了課本後,就趕去上第三堂的課。

  嗯──快端午了,她要不要自己動手包粽子呢?

  雨依然下個不停,校門口處,兩個正要分手的女孩子撐著傘提高了嗓門作最後的交談。

  「不分手了?」

  「不分手了。」

  「也不找工讀了?」

  「不找了,反正他養得起我,等暑假時,我再到他的公司裡免費打工好了。現在啊!最重要的就是我必須專心照顧他,用我全部的心神和時間來照顧他,他……真的很需要人照顧的。」華璋歎道。

  周玉佳歪著腦袋打量華璋半晌。

  「我覺得你好像有點變了。」

  「有嗎?」華璋奇怪地看看自己。「哪裡?」

  「哪裡啊?唔……」周王佳沈吟著,又審視華璋片刻。「感覺上你好像柔和多了,不像以前那麼強悍,那麼……衝動,也不像以前那樣,主觀意識那麼強烈了。」

  「是嗎?」華璋不置可否地笑笑。或許是吧!當然,她自己也知道原因是什麼,不過,她不想說太多,畢竟那會牽扯到許多不適合讓外人知道的事。

  「好吧!我想,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照你自己的意思去做吧!不過……」周玉佳突然眨眨眼。「有機會讓我們看看他如何?」

  「OK!沒問題。」華璋很阿沙力的答應了。

  跟著,兩人就互道再見,轉身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了。

  唔……明天沒有課,或許她可以煮點東西帶去給卓爾帆吃吧!

  順便給他個驚喜,嘿嘿!華璋竊笑著暗忖。對了,文捷給她的那張通行卡是怎麼用來著?先進地下停車場,再……右轉到最裡邊,然後是……嗯……好像是右邊的電梯吧?還是左邊?

  管他的,反正找那座上面掛有「總裁專用」牌子的電梯進去應該就沒錯了吧?

  老實說,卓爾帆好看是好看,可又那麼清瘦斯文,連說句話都要拖拉個老半天,實在是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大總裁的樣子,說他是作家或畫家還比較有說服力一點。
娃娃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1-04, 19:05   #15
娃娃貓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Dec 2006
您的住址: 台灣的某個角落ˇ
年齡: 26
文章: 242
聲望值: 165 娃娃貓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娃娃貓
  第5章

  然而,當平時冷漠淡然的他一旦真的發怒時,可就沒有人不害怕了,就連身為長輩的副總裁文友緒,也就是文捷的父親,都會不由自主的噤若寒蟬,垂首不敢吭聲,其他那些總經理、經理級的人物就更別提了,有的甚至還猛吞口水,順便抖一抖呢!

  任誰也想不通,像他那麼瘦弱單薄的人,渾身沒幾兩肉,說話中氣不足,工作久一點就塌了,多吹點風就東倒西歪,這麼個孱弱的人,為何能散發出如此嚴酷懾人的氣勢,而且,暴烈得足以壓制住任何膽敢與他對峙的人呢?

  不過,也只有在這種時候,他才像是個大集團的大總裁。

  此刻,將近中午時分,大家的肚子都已經開始在提醒主人該是用餐時刻了,但是,大總裁不餓,大總裁依然在發飆,誰還管得了自己的肚子呢?

  說是發飆,可也不是什麼狂風暴雨、山崩地裂,而是暗潮洶湧、危機隱伏。卓爾帆發飆的時候,一向不會狂吼咆哮,反正他也沒那麼大的嗓門,多吼兩聲非倒嗓不可,搞不好還得看好幾趟耳鼻喉科才會痊癒,太划不來了。所以,他只會用低沈冷冽得令人發顫的聲音,和一雙陰郁深黝得教人窒息的瞳眸,把整個辦公室裡化成墳地般陰森恐怖。

  卓爾帆佇立在辦公桌前把一疊文件扔到地上。

  「副總裁,請你解釋一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文友緒嚥了一口唾沫,張了張嘴,卻還是說不出話來。在他後面排成一列的各部門經理各自偷睨一眼,頭垂得更低了。卓爾帆身邊的總裁特助文捷似乎想說什麼,但考慮片刻後,還是放棄了。

  現在誰來說什麼都沒用了,卓爾帆已經「high」到最高點,想降溫也只能等他飆完了再說羅!可偏偏他連罵人也是那麼慢條斯理的,人家也許飆個十幾分鐘就結束了,他卻給你拉呀拉得半個多鐘頭還不爽,於是,這些大集團的高級幹部們只能當作回到學生時代,再次品嚐排排站聆聽導師教誨的滋味了。

  文捷向父親投過去歉然的一瞥──抱歉了,老爸,現在只能給他裝錘錘、放皮皮,大家自求多福吧!

  「副總裁,我在問你話,你為什麼不……」

  砰!辦公室的門忽地打開。

  「小姐,你怎麼可以這樣?告訴你總裁在開會,他沒有空……」

  「安啦、安啦!現在是中午休息時間嘛!吃飯皇帝大,不管什麼會都可以往後挪啦!」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只見一身簡單T恤牛仔褲運動鞋的華璋背著背包、拎著食盒就這樣闖了進來,總裁秘書文小姐追在後面,文友緒臉一沈,剛想喝叱,卻被文捷用力扯了一下,而且拚命的搖頭使眼色。

  「啊!爾帆,抱歉,有什麼會下午再繼續吧!現在吃飯要緊,來,趕快去坐好,看看我替你帶什麼好料來羅!」

  所有的人不禁猛抽氣,心想,這下子死定了──不是他們,而是那個女孩子。因為,卓爾帆已經接近抓狂的邊緣了,那個女孩竟然敢就這樣冒出來打斷會議──發飆會議,簡直是七月半的鴨子,不知死活!

  大家不由得同時用「替死鬼」的眼光同情又竊喜地看著華璋,雖然大家都不知道她是誰──除了文捷,但是,卓爾帆說不定會在她身上發洩一些怒火,這樣他們就不會死得太慘了!

  唉!別怪他們將良心暫時放一邊,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減嘛!

  可他們怎麼也沒料到,卓爾帆前一刻的恐怖氣勢好像是假的一樣,竟在瞬間消失不見了,同時,說一聲「下午再繼續!」後,他就反身到辦公桌後坐下,而且,像一副幼稚園小朋友等待老師分配點心的樣子,乖乖地等著華璋把食盒放到他面前。

  「哪!有你最喜歡的紅燒牛肉喔!啊!這個紅蘿蔔雖然你不喜歡吃,可還是要給我吃完喔!不可以偏食,知不知道?」

  「知道。」

  「我還準備了一些哈密瓜,待會兒吃飽後再吃。」

  「好。」

  「對了,你今天有沒有給我偷喝咖啡?」

  「沒有。」

  「嗯!很好,最好以後都不要喝了,咖啡對身體不好的。」

  「我以後都不喝了。」

  卓爾帆已經開動了,一群人卻還傻傻的站在他的前面,下巴拉得長長的,眼珠子凸得差點要掉出來了,每個人都是一臉呆樣,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事實。包括文捷在內,他是知道卓爾帆在華璋面前不一樣,可絕沒有想到會是這樣,這……這太誇張了吧?事實上,還很……呃……爆笑!

  「咦?你們怎麼還呆在那裡?下午不是還要開會嗎?還不趕快去吃飯!」華璋好心的提醒那一群呆瓜。

  文捷首先回過神來,他忙趕著大家出去,順便關上辦公室的門。

  一出去,文友緒就抓著他問:「你認識那個女孩子嗎?」

  文捷點點頭。「認識。」

  「她是誰?」

  所有的人都好奇地湊過來,文捷環視眾人一圈,這才慢吞吞地說:「她叫華璋,是總裁的親親女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將來就是總裁夫人羅!」

  「總裁夫人?」文友結不覺愕然。「可是總裁不是已經……」

  文捷頑皮地擠擠眼。「這樣你們就知道總裁為什麼那麼急著想掌握住一切了吧?」

  文友緒雙眉一挑,「難道他……」他驀然停住,隨即把文捷拉進他的辦公室裡關上門,而後繼續審問,「難道他想擺脫那三個女人了嗎?」

  「對,」文捷頷首。「老爸,你也知道,除非爾帆能親自掌握住一切,否則,他是無法輕易解除婚約的,所以,他才會那麼急,才會那麼生氣。」

  「是這樣嗎?」這種情形固然很好,但是……

  「那個女孩子……」

  「老爸,沒問題的,」文捷拍拍老爸的肩膀。「華璋和雨帆交往的時候,根本不知道爾帆的身分,後來為了說服她相信爾帆就是顧氏的總裁,我還費盡了唇舌呢!而且啊!他們的交往模式,好像也跟平常人不太一樣,華璋總是很盡心在照顧爾帆,而爾帆也很聽她的話,感覺真的有點像是母子呢!」

  「母子?這樣好像不太……」

  「放心啦!老爸,」文捷忙道:「我想,爾帆之所以這麼聽她的話,大概是因為太過於害怕失去她,而華璋會這麼照顧他,則是因為爾帆本來就很需要人照顧。告訴你喔!老爸,他們甚至沒有約過會,爾帆就讓華璋進入他的私人聖地了喔!」

  「耶?爾帆讓她進去他的私人地盤了?」文友緒更驚駭了。

  「真的?」

  「真的、真的,不但進去了,他們也早就開始同居了!」

  「同居?」文友緒驚叫。「你是說他們已經……」

  「沒錯!」

  文友緒說不出話來了,原以為卓爾帆這輩子都不可能和女人有任何交集,更不可能讓任何人進入他的私人地盤,沒想到卻……

  「再告訴你,老爸,爾帆若是失去華璋,一定會死的,所以老爸,我們大家得加把勁才行了!」
娃娃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1-04, 19:07   #16
娃娃貓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Dec 2006
您的住址: 台灣的某個角落ˇ
年齡: 26
文章: 242
聲望值: 165 娃娃貓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娃娃貓
  下午,休息時間一過,中午那些靜待判決的罪犯們又來報到了,華璋也很自然的迴避出去,可門才一關上,旋即又打開,她把腦袋探進來說:「爾帆,有話好好講嘛!不要老是生氣啊!生氣對身體不好的喔!」

  「好,我不生氣。」乖寶寶如是回答。

  華璋這才滿意地退出去了。

  「文姨,請問這兒有會客室或休息室什麼的嗎?」

  眼前既然是未來總裁夫人,文友鵑自然不敢怠慢,她甚至恭恭敬敬地站了起來。

  「華小姐,總裁辦公室裡有附設小套房!您到裡頭休息應該比較方便吧?」

  華璋長長的唉了一聲。「拜託!我都叫你文姨了不是嗎?你就叫我華璋就好了嘛!文捷說,你是他姑姑,論起來也算是長輩了,以後我大概也會常常來這兒逛一逛,大家太拘束就不好玩了吧?」

  好玩?「這個……」

  「文捷也直接叫我華璋喔!」晚輩都這麼叫了,長輩更應該沒問題了吧?

  「那……」文友鵑又猶豫了一下。「好吧!華璋。」

  「對嘛、對嘛!這樣才親切嘛!」華璋眉開眼笑地說。「我待會兒有點事想和文捷談談,所以不想待在雨帆的辦公室裡。」

  「那就到文捷的辦公室去吧!」文友鵑很快地說。「待會兒若是文捷出來了,我會告訴他你在等他。」

  「OK!那就拜託你羅!」

  文捷的辦公室當然沒有卓爾帆的那麼大,但也不小了。華璋在沙發上看了一個多鐘頭書後,文捷才抱著一疊卷宗夾回辦公室裡來。

  「嗨!姑姑說你找我,有事嗎?」

  華璋放下書,很直接的問:「我想知道關於爾帆訂婚的事。」

  爾帆的日記裡只提到他對這樁婚約的感想,卻沒有提到這樁婚約的由來,想想,還是直接來問文捷最快了。

  文捷放下卷宗夾,轉身靠在辦公桌邊注視華璋片刻。

  「他的日記上沒有寫嗎?」

  「沒有提到為何要訂這個婚。」

  「這樣啊……」文捷沈吟了一會兒。「那我最好說詳細一點,你比較容易了解。」

  就知道不簡單!華璋立刻坐好了最舒服的姿勢,而後點點頭。

  「OK!我準備好了。」

  文捷又想了一下。「這個……呃!你知道爾帆應該還有個舅舅吧?當初,爾帆他外公和女兒脫離父女關係後,他就帶著兒子移民到美國去了,他以為有兒子繼承他的事業就夠了,扔掉一個女兒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卻沒想到,他兒子一家人在到歐洲旅行時,因飛機失事全數罹難了,所以,他只能回頭來找女兒了。」

  他突然停下來回身拿了一根菸點燃,深深吸了一大口後,才繼續說下去。

  「據我所知,爾帆的外公是在孤兒院裡找到爾帆的,爾帆的父親好像是因為肝或腎方面的毛病去世的,之後,爾帆就被送到孤兒院裡住了一年,當時,爾帆的模樣真是讓人心痛,接著,爾帆他外公就把他送到我們家來,他說,有很多周邊親戚正在覬覦顧氏的總裁寶座,他必須先替爾帆除去那些障礙才行。可是,當爾帆進大學開始到顧氏實習後,他外公才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

  「什麼問題?」華璋脫口問。

  文捷苦笑道:「爾帆對接掌顧氏一點興趣也沒有,無論他將來會接下什麼樣的職務,他都只會把自己當作是平常的上班族來看待,也許會很認真,卻絕不會太積極。這樣一來,顧氏很可能不用多久就會出現危機了。」

  華璋恍然地啊了一聲。「難怪他總說他是在顧氏上班。」

  「而到了他大學畢業之後,另外一個問題又出現了。」

  「嘎?又有問題了?」

  文捷輕歎。「可能是因為小時候曾有過某些痛苦的遭遇,所以爾帆沒辦法和人們親近。人家的孤僻是不喜歡人群,喜歡孤獨;

  而爾帆的孤僻卻是畏懼人群,只有孤單一個人時,他才有安全感……」

  因為只有獨自一人時才沒有人欺負他、傷害他呀!華璋暗歎。

  「……無論是男女老少任何人,只要一有人想要接近他,他就會自然而然地逃避開,在這種情況下,很有可能他會一輩子孤獨到底,如果不理會他的話,也許他會一輩子不結婚,也不會有任何孩子了!」

  華璋蹙了蹙眉,隨即哦一聲。「他外公擔心在他之後沒有人可以繼承顧氏?可不是還有其他親戚嗎?」

  文捷冷笑著哼了哼。「老實說,即使是我,也不會贊同讓他那些惡劣貪婪的親戚來接手顧氏的,更何況,顧老太爺的思想在這方面是相當保守的,他希望由繼承自己血液的人來接手顧氏,而不是那些不過沾點親、帶點故的人來覬覦自己一手創立的心血。」

  「果然是老古板。」華璋喃喃道。

  文捷又吸了好幾口菸。「基於這些考量,他外公作了一個決定,這些可能發生的問題,他都要一次把他解決掉。」

  「OK!我明白他外公為什麼要讓他訂婚了,可是,為什麼是三個呢?」華璋仍有些摸不著頭緒地問。

  文捷笑著捻熄了香菸,「我說過,他外公要一次就把所有問題解決掉不是嗎?」他又點燃另一根菸,「顧氏在亞洲、美洲、歐洲各有一位洲際負責人負責洲裡所有的分公司業務,這三位負責人再對總公司的總裁匯報負責,所以……」他緩緩吐出幾個漂亮的煙圈。

  「……為了確保這些負責人在爾帆接掌總裁之後的忠心,他讓爾帆同時和這三位負責人的女兒定下婚約,再由爾帆自己決定要和哪一位正式結婚,哪兩位是小老婆。」

  「原來是這樣喔!」華璋恍然大悟。

  「而又為了確保其他兩位小老婆不會有二心,所以刻意聲明,將來繼承爾帆的人也不一定是大老婆的兒子,如果小老婆的兒子比較出色,那麼,小老婆的兒子就會壓在大老婆的兒子之上,這個人選也由爾帆來決定。」
娃娃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1-04, 20:19   #17
紫隱影
豆論大學生
 
紫隱影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06
您的住址: 沒有人的無名小鎮 。
年齡: 22
文章: 1,795
聲望值: 326 紫隱影 身上有一圈迷人的光環哦
發 Yahoo! 消息給 紫隱影
慢慢貼

可是很好看
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不完美因此美麗。」


世界末日什麼時候到來

巫婆沒有好的下場,為什麼
紫隱影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1-05, 17:28   #18
娃娃貓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Dec 2006
您的住址: 台灣的某個角落ˇ
年齡: 26
文章: 242
聲望值: 165 娃娃貓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娃娃貓
  第6章

  「老天,真複雜!」華璋歎道。

  「但老太爺也擔心爾帆根本不做任何選擇而一路拖到底,所以,他逼著爾帆答應他,最晚在爾帆滿三十歲生日時,一定要做出最後的決定。老實說,我實在不太了解爾帆為什麼要答應他外公這些事。」

  華璋無奈地笑笑。「因為他懶,因為他什麼都無所謂,也因為他外公是他好不容易又冒出來的親人,所以,他就什麼都答應了。」

  「這樣啊……」文捷搖搖頭。「真是……唉!算了。反正,若是爾帆打算取消婚約,他就必須先能掌控整個顧氏,免得婚約一取消,那些負責人一口氣全都給他變臉了。」

  華璋斜睨著他。「爾帆並不在乎顧氏吧?」

  「他是不在乎,可老太爺臨終時,他已經答應老太爺,除非他自己找到了理想對象,而且也有自信掌握顧氏之後,他才能解除婚約。」

  「我明白了,那麼,現在雨帆就是在想辦法掌握住整個顧氏羅?」華璋頷首道。「你認為他行嗎?」

  「當然行!」文捷斷然道:「你別看他那個樣子,你知道他的智商測驗結果IQ有多高嗎?」

  「多高?」

  「190。」

  華璋一聽,頓時驚愕地張大了嘴。「騙人!」

  「騙你的是小豬。」文捷笑道:「其實,只要他肯動腦筋、認真想的話,什麼也難不倒他的,而且,他一開始就料到那些女人一定會沒事就跑來台灣誘惑巴結他,所以早就警告過她們不准來台灣煩他,他自然會每年至少去找她們一次的。」停了停,他又補充道:「不過,認識你之後,他就沒去找過她們了,再加上半年多來,總公司動作頻頻,所以,那些女人今年才會急著來看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華璋想了想,跟著突然跳了起來,「QK!我全都了解了,謝謝你啦,我找爾帆去羅!」話落,她便往門口半跑過去。

  「華璋!」

  華璋停下腳步,回過頭來。「嗯?」

  文捷臉色誠懇,甚至帶點央求地說:「爾帆就拜託你了。」

  華璋聞言,立即咧開一個燦爛的笑容,還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我保證絕對不會再讓他孤獨不安了!」
娃娃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1-05, 17:29   #19
娃娃貓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Dec 2006
您的住址: 台灣的某個角落ˇ
年齡: 26
文章: 242
聲望值: 165 娃娃貓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娃娃貓
  改變我願意,為了你而改變,多了笑容,少了悲苦,真心為你而活。

  思考再三後,華璋決定稍微改變一點自己與卓爾帆的相處模式,這是為了將來而必須做的改變,因為,那個男人實在是太恐怖了,如果她打算下半輩子和他一起過,她可不想每天膽戰心驚地挨日子。

  第一步是──坦白。

  相互間不了解對方在想什麼時,最容易引起懷疑和不安,因為不安,所以害怕;因為害怕,所以退縮。因此,她必須先消除卓爾帆心中的畏懼及不安,也不想再讓任何疑慮出現在自己的心中,這樣才能減少彼此傷害到對方的機會。

  其實,她是無所謂啦!她的個性很堅強,能夠承受相當程度的打擊,但是卓爾帆就不行了,就算他的外表再冷漠,就算他發飆時非常剽悍,就算他是個IQ190的天才,可他的內心卻是非常脆弱的,脆弱得似乎只要輕輕吹上一口氣就會出現裂痕,也許話說重一點,他就會崩潰了。

  要是哪天她心血來潮開他個小玩笑,或不小心說溜了什麼無意義的氣話,搞不好他又要想不開了,然後又溜到哪個狗洞裡去躲起來活活發燒、餓死也說不定。想想,以後他們是要一起過一輩子的,若是成天都得這樣提心吊膽的,恐怕不用多久,她就會自己先去撞豆腐、吊面線了!

  卓爾帆剛從電腦螢幕轉到辦公桌上的文件,似乎在審核著什麼,正在一旁聽英語會話的華璋突然取下耳機凝視他的側臉片刻。

  「爾帆……」

  「嗯?」卓爾帆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

  「你知道我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你的嗎?」

  書寫的動作突然頓住,幾秒過後,卓爾帆才徐徐轉過頭來望著她。

  華璋俏皮地裝了個鬼臉。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啦!不過呢!我到餐廳上班的第一天就注意到你了喔!因為你的樣子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餐廳裡所有的服務生都很哈你喔!但是,剛開始我只是對你感到很好奇而已,因為……」她仔細地盯住他的雙眼。「你的外表雖然很酷,可我總覺得好像能從你的眼底看到你的脆弱,所以,之後每次一看到你,我就會拚命瞪住你的眼睛,想確定一下那是否是我的錯覺?」

  卓爾帆的眸底驀地閃過一絲不知所措,華璋不覺笑了。雖然稍縱即逝,但是,她現在越來越能抓到那一瞬間的感情了。

  「可是有那麼一天,我突然發現,我似乎太過期待你的到來了,你若是沒來,我就會好失望好失望,失望得連第二天上課的時候都沒什麼精神,而且,我越來越常想到你,每次一想到你,我的胸口就會發熱,我的心就會跳得特別快、特別重,那種感覺剛開始時,還讓我有點害怕呢!」

  華璋似乎在那雙始終幽深的雙瞳裡瞥見了一抹異彩。

  「當渴望超過某個界線時,我就知道我喜歡上你了,然後……」她倏然一笑。「當時我就決定,我一定要得到你!」

  卓爾帆突然轉開眼,這是他頭一次迴避別人的視線,華璋立刻跳起來跑去趴在辦公桌上,直直的對上他的視線。

  「你呢?你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卓爾帆再一次轉開眼去對著電腦螢幕,並敲打著鍵盤。這回,華璋索性跑過去把他的椅子轉過來,然後一屁股坐上他的大腿,雙手再攬上他的脖子,讓他想避也避不開。

  「哪!爾帆,人家都告訴你了,你也要告訴人家啦!這樣才公平嘛!」

  卓爾帆凝視她片刻,而後慢慢垂下眼去。

  「我……我也不太清楚,」他慢吞吞地說,雙頰悄悄地浮起淡淡的紅暈。「我想……剛開始的時候,我可能是有點怕你吧!」

  「咦?怕我?」這答案好像差太多了吧?「為什麼?」

  卓爾帆幾乎是閉上了眼。「雖然我不喜歡,但是,我大概也習慣人家老是看著我了,可你不一樣,你是緊盯著我的眼睛看,從來沒有人敢那樣,我好驚訝,而且……而且,你似乎是想看進我的心底深處,讓我覺得很不安,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可是你也一樣盯著我的眼睛看啊!」華璋反駁道。

  「我想知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哦!然後呢?」

  「然後……」他停了好一會兒。「我發現你會把我的咖啡沖淡,加入可可亞……」

  華璋聳聳肩。「你喝太多咖啡了,咖啡因對身體不好嘛!」

  卓爾帆抬眸對上她。「如果我在用過餐後待久一點,你會拿蛋糕來給我,還聲明是免費的。」

  華璋敲敲他的肋骨。「你太瘦了,應該多吃一點,而且,當時我不知道你那麼富有啊!」

  「我的A餐份量好像越來越多……」

  「對老顧客自然要多照顧一點嘛!」

  「我的水果總是比別人豐富。」

  「對老顧客必然要多優待一些嘛!」

  「我要是不小心睡著了,你都會幫我蓋上外套。」

  「對老顧客當然要多關心一點嘛!」

  「你的眼神越來越溫柔了。」

  「對老顧客自然是……」華璋驀然頓住,而後失笑。「什麼嘛!這跟老顧客有什麼關係啊?都是你啦!講話這麼拐彎抹角的!」

  卓爾帆遲疑了一下。「我想……我是在不知不覺之中喜歡上你的吧!因為你一直盯著我看,所以,我也一直注意著你,想知道你究竟想幹什麼,結果卻發現你總是不著痕跡地在關心我。」

  華璋皺起眉頭。「就這樣?」他這算喜歡嗎?或者他根本不懂得喜歡的定義?

  卓爾帆又垂下了眼瞼。「我還發現你很愛笑,總是笑得那麼真實又開心,每次看到你笑,我就會情不自禁地跟著開心起來。你也很愛扮鬼臉,好可愛的鬼臉,讓我好想拿回家永遠保存。你也很喜歡幫助人,即使是不屬於你負責的客人,你也會熱心地幫客人哄小孩。」他突然歎息著?高視線在她的臉上緩緩游移著。

  「我……我真的好喜歡看著你的笑,好眷戀你的溫柔眼神,可是……可是當你在招呼其他男性客人時,不曉得為什麼,我的心裡就會覺得很不舒服,很想把你留在身邊獨占。」他停了一下。「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你才會讓我一個人獨占,所以……所以……」

  「所以,我一開玩笑說要做你的女朋友,」華璋接著說:「你就忙不迭地答應了?」

  卓爾帆點點頭。

  華璋笑了,她的感覺果然沒錯,他真的是在等她開口呢!她歪著腦袋凝視他半晌。「你真的那麼喜歡我?」

  卓爾帆又點頭。

  華璋輕歎。「那麼,能不能拜託你不要用那種『你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的漠然神情告訴我你眷戀我、你喜歡我好不好?那樣真的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耶!」而且很可笑!她在心裡補充。
娃娃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1-05, 22:38   #20
紫隱影
豆論大學生
 
紫隱影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06
您的住址: 沒有人的無名小鎮 。
年齡: 22
文章: 1,795
聲望值: 326 紫隱影 身上有一圈迷人的光環哦
發 Yahoo! 消息給 紫隱影
支持!!

            
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不完美因此美麗。」


世界末日什麼時候到來

巫婆沒有好的下場,為什麼
紫隱影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13:08.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