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轉貼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評分: 主題評分: 3 票, 平均 4.00 分。
舊 2006-10-07, 11:19   #11
〃怡薰#
豆論大學生
 
註冊日期: Apr 2006
文章: 1,646
聲望值: 344 〃怡薰# 已經是明星了〃怡薰# 已經是明星了〃怡薰# 已經是明星了
第十章

  人已經不在了。

  允堂一回府就問過善總管,珍珠--他早就知道她的本名--就在他離開王府當夜,她已經出府。

  至於房間的暗格堙A東西已經不翼而飛。

  允堂坐在炕上,他的表情嚴肅、幾近於嚴厲--

  他輸了?

  人性本來就不該拿來當賭注,他竟然荒謬到相信一個不可能發生的可能?

  "貝勒爺?"

  寬敞的屋子堙A善保不安地詢問低頭瞪住地面、默不作聲的主子。

  "你出去。"

  善保仍然站在原地不動,他不放心。因為他知道自己的主子,從來不會跟命運低頭--身為佟府的老家仆,佟府發生過的事他最清楚。他知道,自己的少主人是怎麼忍受加諸在身上的痛苦。

  直到,那個莫名闖進佟府的女子,她以無畏的精神對抗他冷傲、乖桀、鎖緊心防的主人。原本連善保都以為,她是來改變這一切的……

  但是,當貝勒爺知道她已經離開後,善保見到了他在允堂臉上,從來沒有見過的死灰表情。

  "貝勒爺,珍姑娘也許立刻嘗回來--"

  "出去?"

  這一回,他的主人已經像一頭野獸,朝著他瘋狂的斥吼。

  善保知道,這一次是真的沒救了。

  他主人的心已經壞死,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救贖他。

  默默。地離開臥房,偌大的空間堸ㄓF木然的男人,只留下捲進屋子堜I呼的北風,和善保的歎息。

  ***********

  珍珠親手把金棺交給了鳳璽。

  "你完成任務了,能從允堂貝勒手中拿到東西,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鳳璽淡淡地道,俊美的眼凝視著她最忠實的夥伴、如同家人一般的摯友。

  "我只能拿到這個,至於那把鑰匙,還在恭親王府少福晉的手上。"珍珠回視著一直以來,她又敬又愛的主子。

  鳳璽點點頭。"我會找人要回那把鑰匙。"

  鳳璽知道珍珠的意思--她已經無心再奪回金鑰匙。

  "我……這回,我想跟您要一樣東西。"風璽伸手取回金棺前,珍珠道。

  "你想要什麼?"

  "解藥。"

  鳳璽凝視她,沒有表示肯定與否定前,她先拿走金棺。"為什麼需要解藥?"

  "為了……救一個朋友。"珍珠沒說實話。

  "很重要的朋友?"

  "是的。"

  鳳璽斂下眼,神秘地笑了。"我看,你好像打算離開了?"

  "是的,我要跟您告別了。"

  "為什麼,你不再幫我了?"

  "我倦了,想同我娘一起歸隱。"

  "但是我們的志業並沒有成功,你是教中聖女,你走了,我要如何對其他人交代?"

  "那就不必交代。如果您需要我,我仍然會回到您身邊。"她取出懷中的聖權杖,輕輕放到桌上。

  "回到我身邊,跟你的朋友對抗嗎?"鳳璽沒有伸手取回擱在桌上的權杖,她凝視珍珠的眼睛,美麗的瞳眸放射出異樣的光采。

  珍珠靜靜地回視她。不意外,鳳璽猜到了什麼。

  如果她能被欺騙,那麼就不會是白蓮教主。

  "不,我會阻止您。"

  鳳璽再一次微笑。"什麼是道心,珍珠?我想聽聽你的解釋。"

  "人心之危,道心之微。危微之機,惟明君子而後能知之。"

  "很好,這是出自於'道經'的。但何謂'人心'呢?"

  "人心與道心,只在一心,卻有真心與道心的分別。"

  "嗯,這是陽明先生說的。那麼,該如何去妄存真?"

  "從人心向道心,體道見道總不礙人心,是乃正道。"

  鳳璽從懷中取出藥瓶。"你心與我心是人心,正道乃相印不悖的真理。你把解藥拿走吧!"

  "鳳主子……"

  "喊我鳳璽吧?"她光采的容顏忽然轉黯。"珍珠,我很羡慕你,你比我有勇氣。"

  "你心堬M楚的,一旦清楚,就不會被迷惑。"珍珠道,她對著鳳璽微笑。

  一切盡在不言中。

  珍珠走後,鳳璽從懷中掏出一把金鑰匙,然後打開金棺。

  金棺內,果然已經空無一物。

  "鳳主子,你早就知道夜明龍珠還在佟王府,為什麼給珍珠解藥?"

  一直藏身在簾後的吳遠山終於露面,他的神情顯然很激動。他聽不懂兩人的對話,也不認同鳳璽的行為。

  鳳璽輕聲歎息。

  當珍珠從恭親王福晉那堶禸囿鷝_匙、打開金棺取走夜明龍珠,再將鑰匙歸還後,鑰匙就已經落入鳳璽手上。

  鳳璽早已經在恭親王府布了眼線。

  打從半年多前,珍珠知道鑰匙在恭親王少福晉手上,她卻因為對金鎖的同情、而不取走金鑰匙同時,已經註定了她叛教的命運。

  "你對珍珠的心意,她是瞭解的。但你不曾試過打開她的心防,而現在有一個人……他已經辦到了。"鳳璽淡淡地道。

  吳遠山怔怔地瞪著容色俊美的女子,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那樣的東西,對於得到它的人沒有好處。只會惹來野心家覬覦、彼此你爭我奪,最後只剩殺戳……人世紛爭,又與夜明龍珠何干?千古以來,只有貪心、嗔心與癡心不息。"

  從人心向道心。天道早定、人心已向背……大明的氣數早已沒盡。

  幽幽歎息,她抬首仰望夜空星子,不再言語。

  *********

  北京城的夜,總是分外地迷人。

  時間比珍珠預估的多了三天。五天前她出城趕到總教設在城外的要塞,等了三天終於見到鳳璽,也拿到她要的解藥。

  珍珠相信風璽已經料到一切,但她卻讓自己離開。

  經過五天,三度回到佟王府,珍珠的心情只能以忐忑不安形容--

  她害怕再也見不到寶兒。 。

  夜半時分,為了不驚擾眾人,她悄悄進"寶津閣"。見到寶兒 安祥的睡顏,珍珠知道她的病情轉危為安了。

  把解藥藏到寶兒的枕頭下,她終於實現對寶兒的承諾。伸手撫平孩子微亂的鬢髮,她這才悄聲步出寢房……

  才掩上房門,她立刻被一隻強悍的鐵臂封住口鼻--

  "你竟然會回來自投羅網?"

  允堂粗啞的聲音從她背後傳過來。"我還以為你對寶嬪的好,也只是演戲,想不到你對這個可憐的孩子竟然還有一絲惻隱之心?"

  "允……"

  她想喊他的名字,他的手卻像鐵塊一樣硬實、粗暴地壓住她的雙唇。

  "李如玉在你房媯o現形似人皮的面具、和一隻白蓮教的權杖。她傷害你,讓我有機會搜查你的行李、以'揭穿'你的身份。她很聰明,知道借我的手殺你……而我,我卻愚蠢的給你機會?"允堂陰沈地冷笑。

  李如玉自作聰明的以為,只要揭穿珍珠的身份,就能借他的手殺死珍珠。卻不知道在她下春藥前,他早就知道珍珠潛進王府的目的?

  一般人豈能隨意進入佟王府,"寶津閣"被縱火那一夜他已起疑,若非經過嚴密調查,他豈會讓她安然無恙繼續留在王府??

  一個惡毒的女人,跟這個虛情假意的女人一樣不可原諒?

  他送走李如玉跟她狼狽為奸的母親,將她們流放到北方,再也不許踏進京城一步。

  至於他不揭穿珍珠的目的,原是想利用她勾出白蓮教眾、甚至找出白蓮教的巢穴,以一舉剿清邪教。但他卻被她對自己、以及寶嬪的"虛情假意"所迷惑--

  這世上所有的女人都不可信任?

  她們陰險、狡詐、善用心機,充滿貪念……

  她們不可信任,就像他的額娘背叛父王、跟自己的親生孩子一樣?

  "為什麼不讓我信任你?"

  他狂吼一聲,大手用力撇開--原本可以扭斷她脆弱頸子的力道,半數泄到虛無的空中,卻已經將她摔到五尺之外,全身傷痕累累。

  "為什麼辜負我的信任!"

  允堂紅著眼繼續質問,口氣轉為陰鷙、一雙糾結的拳頭握得死緊,眼看著即將揮出卻又赫然止住--他手腕上狂爆的血液,已經快要繃斷青筋射出。

  "為什麼要回來?"

  他咬著牙低吼,瞪視著她的眸光狂暴、複雜、陰暗……

  虛弱地躺在冰冷的石板上,珍珠心頭湧起的不是恨意,而是心痛……

  允堂的話,讓珍珠終於明白李如玉以春藥迷昏自己的目的。

  抬起眸子,她看到允堂充滿鄙夷的眼神,十年來對於背叛者的仇恨,在這一刻恨意已經蒙蔽了他的理智。

  她毫不懷疑,下一刻,他會殺了自己。

  但在這男人的眼底,珍珠卻看到他眼中深刻的傷害……這是個心底有傷的男人,她要如何化開他的心防,如何讓他明白她從來就不會傷害他……

  "貝勒爺?"

  香袖的聲音在屋前響起。

  趁這個機會,珍珠轉身欲奔進樓邊的樹林,允堂卻毫不留情地撂下殺手--致命的一掌,厚實地擊中她的背心?

  這一掌讓珍珠跌得很重,口中立刻嘔出暗紅色的血水……

  一旦看清楚吐血的人是珍珠,香袖吃驚地尖叫--

  "姑娘--貝勒爺,不要?"

  來不及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香袖毫不考慮地撲到允堂腳下,死命抓住允堂的腿--

  "姑娘,快走啊,快走?"

  珍珠捂住胸口、強忍著身體上的痛楚,利用香袖絆住允堂這短暫的時刻,使盡所有的氣力躍上屋簷、趁夜逃出佟王府……

  深夜,北京城的街道上開始降下瑞雪。

  雪花翻飛,多少數不盡的心事,恨在未言時。

  **********

  靠近城郊的"彌陀寺"邊有一道小河,終年潺潺不停的流水。

  寺堛漱k尼將這道潺流不息的河,取名叫"忘憂河"。因為忘憂,所以不知四時節氣,冬日不會結冰、夏季也不枯竭。終日流水潺潺、音似歌唱……

  寺堛漱k師父傳說,飲這"忘憂河"的水能忘憂。只有珍珠知道,忘憂河水不能忘憂,它隨四時節氣,自有冷暖冰心。

  仰頭望著飄雪不斷的天空。今年這場瑞雪呵?已經連降三月,不知何日才肯甘休。

  "咳咳?"

  輕輕咳嗽已經引起胸口的劇痛,珍珠搗住心口,拉攏身上的雪衣。

  三個月前,允堂那一掌打得很重,珍珠知道,他下死心要奪她的命。那時若不是風璽的靈藥,她絕對保不住這倏命。

  儘管她交給風璽的金棺,媕Y已經空無一物。珍珠沒想到,事後鳳璽不但放過她,還救了她的命。

  風璽已經同意她離開白蓮教。從此以後,她是自由之身了。

  凝視著河中央,珍珠合掌對著掌心呵出熱氣,仍然不能讓自 己溫暖些。天太冷了?再坐一會兒她一定得回屋子堨h……

  寒冷的風雪中,突然有一股暖意貼近珍珠的心窩。

  她一回身,以為自己在做夢……她竟然見到那張三個月來,只在夢中才能相見的臉孔。

  "允堂?"

  "你終於肯直接喚我的名字了。"允堂低哽地道,視線再也捨不得離開眼前臉孔白皙、鼻頭凍得發紅的女子。

  這些日子來他受盡身心折磨的痛苦,直到寶嬪病癒清醒那一刻,他才從那孩子口中得知"真相"。

  原來,她拿走金棺換取他的解藥,卻早已把金棺內的夜明龍珠交給寶嬪保管。夜明龍珠一直不曾離開佟王府,就跟十數年前一樣。

  不同的是,這個柔弱的小女子不惜拿自己的生命換取解藥,留在佟王府堸e給他的,是一樣名叫"信任"的禮物……

  "咳咳!"

  她又咳了兩聲,這微弱的聲音揪緊他的心口。

  "你真傻,為什麼不讓我知道?"允堂上前一步,終於再也忍不住、伸出手緊緊抱住這個三個月來,讓他魂牽夢繫的小女人。

  就在抱住她同時,允堂屏息的胸口終於稍微放鬆、緩緩籲了口氣。讓他稍稍放心的原因是,她沒有拒絕他。

  "你……怎麼找到這堛滿H"珍珠怔怔地問。對於他突然出現,有許許多多的疑惑。

  唯一安慰的是,他不再誤會自己,一定是寶兒沒事他才會得知真相。

  "你恨我嗎?"他問,模糊帶過問題。

  原以為她已經死在自己殘忍的掌下,若不是四阿哥點醒,他不會想到她躲回這媥i傷。

  至於四阿哥從何處得知她的下落,在找到珍珠之前他沒有心思仔細查問,往後他一定會明問真相。

  珍珠搖頭。"不……"

  "別再告訴我什麼'沒有愛,不必恨'--這種鬼話?"他皺起眉頭,喃喃地詛咒。

  珍珠笑了。她第一回看到他皺眉頭……

  "你笑什麼?"

  "原來雄才偉略的貝勒爺,也有足以困惑的事。"

  允堂板起臉。"好呀,你取笑我?"

  他佯裝生氣,卻趁她掙扎的時候,順勢抱緊懷中的女子。

  "我本來就不打算留在你身邊。"仰起臉笑望著他,珍珠無怨無悔。"也不恨你那一掌,雖然那讓我痛了好久……"

  她曾聽金鎖提起過,金鎖的親娘無時無刻不惦念著夫君,臥病在床的時候,還時常取出她留給金鎖的書信--那是數封當年與佟親王相戀時,王爺親筆寫給她的情書。

  如果只是一時之氣,當禍事去後大可以回頭找王爺,但她沒有。

  為什麼不回頭?不會因為恨、情深更無怨尤……

  君若負我、我亦無尤。

  選擇愛,本來就是一場賭注。當年金鎖的娘下定決心竊寶,就已明白這層道理了吧?

  是因為怕再禍及自己深愛的夫君、以及親生子女,所以才無奈地割捨、遠遠的避開。

  "以後,今生今世我再也不讓你離開我身邊?我該怎麼做……才能補償對你的虧欠?"允堂嘶啞地道,凝望著她的笑臉,胸口湧起濃濃的愧疚和心疼。

  "我好餓……"珍珠笑著望住他,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卻幽幽地道:"娘說,要吃過飯才能喝藥,可我只想吃--"

  "熱包子?"

  他從大衣堮野X一袋還冒著熱氣的包子。

  珍珠呆住了。

  他知道她需要什麼,為了討好她,竟然連這個都想到了?

  "不愧是名滿京城的風流公子,取悅女人的本事果然很高明。"她取笑他,拿出包子,一小口、一小口,津津有味地吃起來。

  深情地凝望她難得稚氣的表情,不再在乎她天生的伶牙俐齒,反而覺得被調侃是一種幸福……

  慶倖她還能留在自己身邊、慶倖老天爺沒有奪走她的生命、慶倖她對自己也有"一點"動心……

  她已經送給他"信任"這個禮物。而他能給她的,只有熱呼呼的燙包子、一顆灼熱的心、以及他此生不渝的愛情。

--全書完
__________________
古小璐《明星堆中的平凡丫頭》
推薦程度五顆星!:)
〃怡薰#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10-18, 20:47   #12
lilytony19
豆論碩士生
 
lilytony19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n 2006
您的住址: 大笨蛋寵愛的地方。
年齡: 26
文章: 4,392
聲望值: 591 lilytony19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AIM 消息給 lilytony19 發 Yahoo! 消息給 lilytony19
推呀 ∼∼  推呀  ∼ ∼

好抗ㄋㄟ∼∼
__________________
  『 四 賤 客 』

。大象。

〝燕子 〞

‘綠茶’

–火雞–




人家的文文喔∼


來不及說,我愛你

後悔 (短篇)

★惡 靈 室 ☆   ...第六篇...(中)

名子。。。等我打算等結局在取•••

終究還是一個人。

我的無名喔 ∼∼

雅雅
lilytony19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1-29, 16:16   #13
fayboy223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Jan 2007
年齡: 33
文章: 173
聲望值: 162 fayboy223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呵呵~
超好看~~
讚~讚~讚~
推~推~推~推~
fayboy223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2-11, 16:58   #14
痕淨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Mar 2005
您的住址: 雞舍 =口=
年齡: 28
文章: 225
聲望值: 190 痕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雖然看過了 但很好看唷!!! 來推推 ˇ
__________________
在那階段結束
似乎沒理由靠近了


只是
假如別太過於注意
現在的我就不會那麼焦慮...



只能告訴自己
順其自然。
痕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11-25, 13:45   #15
apple_tin
豆論國中生
 
註冊日期: May 2007
年齡: 28
文章: 314
聲望值: 172 apple_tin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apple_tin
好看壓,
這個系列真的很好看耶,
我推推推推,


__________________
不執著過去的遺憾,也不預知未來的憂愁。
沒有牽掛任何人,也沒有煩惱任何事。
靜靜看著一朵雲飄過。就只是靜靜看著。
全心全意地沉浸在此時此刻。
心如天空,任白雲穿透。
這就是幸福。
朵朵
apple_ti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11-25, 21:44   #16
舞動〃水漾
豆論大學生
 
舞動〃水漾 的頭像
 
註冊日期: Nov 2007
您的住址: 地球
年齡: 22
文章: 1,275
聲望值: 306 舞動〃水漾 已經是明星了舞動〃水漾 已經是明星了舞動〃水漾 已經是明星了舞動〃水漾 已經是明星了舞動〃水漾 已經是明星了
發 Yahoo! 消息給 舞動〃水漾
看了這篇文






















突然好想吃包子------------(被巴
舞動〃水漾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12-03, 22:14   #17
豆媽
牙牙學語
 
註冊日期: Aug 2007
年齡: 46
文章: 2
聲望值: 0 豆媽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鄭媛的書不管古裝或現代都超好看的~~~~~
推推推拉...............
豆媽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12-30, 00:56   #18
呆呆a樺
豆論國小生
 
呆呆a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4
年齡: 28
文章: 223
聲望值: 199 呆呆a樺 身上有一圈迷人的光環哦
還不錯 ∼∼

推推 ∼∼
__________________
* My Blog
呆呆a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12-30, 18:07   #19
夜月優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Oct 2007
年齡: 25
文章: 259
聲望值: 168 夜月優 即將完成的新星
發 Yahoo! 消息給 夜月優
這個系列是啥ㄚ??.....
夜月優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10-29, 18:55   #20
amam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Oct 2007
年齡: 18
文章: 118
聲望值: 155 amam 即將完成的新星
好看的愛情文文 推推 推推 推推欣賞欣賞
amam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14:35.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