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轉貼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評分: 主題評分: 2 票, 平均 4.00 分。
舊 2006-08-21, 15:22   #11
〃怡薰#
豆論大學生
 
註冊日期: Apr 2006
文章: 1,646
聲望值: 344 〃怡薰# 已經是明星了〃怡薰# 已經是明星了〃怡薰# 已經是明星了
第九章

  之後,羽雷打起精神去上班,卻掩不住一夜未合眼的倦容。

  「小霓,妳怎麼了?氣色那麼差?」

  「沒什麼,只是昨夜沒睡好而已。」她硬扯著嘴角一笑。

  不久,開會時間到了。

  東方焰是最後一個到,一副疲累的模樣,看在她心底又是一抹椎心之痛。

  他是去了哪才那麼累?又是為了誰才沒睡好?

  好不容易挨過一天,羽雷只想躲回自己的房間療傷。

  從這天起,東方焰則乾脆不回家,她只能暗自哭泣,每夜都睡得不安穩。

  三天下來,羽霓明顯的消瘦,連黑眼圈都跑出來嘲笑她的愚昧。

  羽霓感到頭隱隱作疼,但面對服裝秀的迫近,她不希望在這種時候請假,而影響到緊湊的進度,還是硬著頭皮上班。

  若說東方焰的舉動狠狠地傷了她的心,那也比不上剛才沉萱進來,卻故意在她耳旁說的話:「羽霓,妳知道嗎?我們今天試穿衣服我才知道,我穿的是焰親手設計的衣服,很棒吧!而且我偷偷告訴妳,他的身材很棒喲!枕起來很溫暖呢!」

  看著沈萱得意的笑著走開,羽霓知道她是故意的!她在跟她炫耀!而她的心也如沉萱所願的絞痛得恨不得死掉算了。

  東方焰為自己設計的衣服,他竟然給沉萱穿!

  焰--那個本來是她喊的名字,如今已不是她一人能喊的了!

  而他們真的發生了關係……

  她痛苦的皺緊眉,心猛然地抽搐著,眼中充滿了絕望和淚水。

  幾天下來的疲累,加上那番話,她再也承受不起那麼多的打擊,全身的力氣彷佛被人抽走,而且頭重得跟什麼似,思緒迅速地被黑夜吞噬掉,虛軟的往前一倒……

  「小霓--」前方的同事要問她事情,卻發現她不對勁,連忙大叫。

  東方焰猛然抬首,一手撐著桌面俐落的沖過去,及時抱住陷入昏迷的她,見到她眼角的淚水時,他的心狠狠地抽緊。

  碰著她的額頭,果然被他猜對了--她在發燒,難怪她今天的行動比平常慢了半拍。

  他二話不說的抱起她。「這堨瘚鳩A們,我帶她去醫院。」其他人忙不迭的點頭。

  半晌,他帶她去醫院掛急診後,才帶她回家休息。

  把她安置在房間,東方焰心疼的看著她蒼白的倦容。

  醫師診斷的理由是她沒睡好、飲食不正常,身體才比較虛弱而著涼了。

  他一直知道她從什麼時候開始沒睡好,就是他一夜未歸的那天。

  他不動聲色,因為他在懲罰她。

  那天他看到他們在車上交談那一幕,他氣炸了。

  他知道那個男人是上回在晚宴上陪羽霓一夜的人,加上他們那麼晚回來,又在車上談了半天,最讓他眼紅的是他們的手還握在一起,簡直把他的怒意逼到最高點。

  他嘔氣的不回家,因為他沒辦法眼睜睜地看她投入別人的懷抱,又拉不下面子和好,兩人的關係只能懸在半空中、不上不下。

  其實,這幾天他也睡不好,一想到那個男人有可能趁他不在時去找她,他就幾乎快被自己的妒火給燒死。

  他是在折磨誰呢?

  看到她先前的淚水,更讓他不舍和心疼。

  他伸手輕撫著她的臉龐低喃。「快點好起來吧!吾愛……」

  迷迷糊糊之間,羽霓走入一個像迷宮的重圍。

  她看到東方焰得意的擁著沉萱,並說他厭倦了自己的青澀,吻著沉萱……

  這幕一再的重複著,讓她不禁哭出聲。「不要……不要討厭我……」

  低沉的嗓音由遠而近的安撫。「沒事了!別哭了!」

  她仍然一直哭,直到一個溫熱的軀體緊緊地抱著她,輕拍她的背哄著,細密的吻落在她的臉上,吻去她像珍珠般的淚水。

  好溫暖喲。

  不像她夢中儘是冰冷和痛苦,溫柔的感覺流入她的心扉。

  她努力掙脫夢魘的束縛,虛弱地睜開眼,看到東方焰開心又焦慮的神色,激動地低語。「焰……」

  「我在這堙C」

  她不自主緊緊地抱住他,哽咽的乞求。「不要討厭我、不要離開我……」

  一個幾近歎息的聲音回答她。「我沒有!別哭了!」

  得到一個她渴望至極的答案,她露出一個欣慰又滿足的笑靨依著他。

  東方焰察覺到她平穩的呼吸,知道她又睡著了。

  從昨晚起,她都是昏昏沉沉地哭著醒來和疲累地睡去。

  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回床上,替她蓋好棉被,看看時間,也該去打個電話。

  一天沒去公司,不知道他不在時有沒有發生什麼事?

  瞥了她熟睡的臉龐,才下樓。

  她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吵醒她,緩緩地睜開酸澀的眼睛,腦袋一片空白。

  她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躺在床上。

  刻意壓低的輕細男音,陣陣的傳入她的耳中,是從陽臺上傳來的。

  她沒看到人,卻知道那副低醇的嗓音是屬於誰的。

  東方焰為何在她的陽臺外?

  伸出手,才發現自己沒有力氣坐起來,渾身的力量像被人抽空了一樣。

  正微驚自己的虛弱,陽臺的落地窗霎時打開。

  東方焰手上拿著大哥大和文件進門,意外地望進她睜開的眼瞳,微愣地看著她清晰而不再迷蒙的眸子。「妳醒了。」

  「什麼意思?」羽霓呆呆看著他走近,看見他不再顯得陌生的冷漠神色,她儘是驚愕、疑惑。他怎麼突然又跟她說話了?

  「妳發高燒,一直昏睡著。」大掌直接碰著她的額頭。果真沒那麼熱了,看來她退燒了。

  「我發燒?有嗎?」羽霓無辜地望著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嗯。」東方焰深深地瞥她一眼,眼中有著放心地轉身道:「我去弄些東西給妳吃。」

  聽見他溫柔的話語,她的心中是又驚又喜。

  他真的沒在生氣耶!

  她的心在跳躍著,尤其他端來一碗稀飯,更讓她吃驚。

  他坐在不知道從哪里搬來的沙發椅道:「我只會煮這個而已,妳將就點吧!」

  她連忙搖頭。對於他這個標準的君子遠庖廚的人竟會為她進了廚房,已是感動不已,不管他煮出來的是什麼,她都滿心歡喜的接受。

  吞了一口,發現還不錯。「嗯,好吃。」

  「多吃點。」她雖退燒,但臉上還是有些許的疲累,是這兩天生病的後遺症。

  「嗯。」羽霓嘴邊噙著幸福的笑靨。她只記得自己在辦公室昏倒,其他的都沒印象,但光為了他肯再和她說話就窩心極了,生這場大病也算是值得了。

  看她吃得一點也不剩,又服了藥,他滿意的摸摸她的頭。「嗯,很好。」

  羽霓覺得自己像是聽話的小孩得到父母親的讚賞而高興,不過她一點也不介意。享受著被他寵愛的感覺,從父母身亡後,這是她很久不曾有過的感受。

  她的心中漲滿了溫熱的感動。

  揉著眼睛,一股疲累席捲她的腦子,眼皮不聽話的合了起來,一個沙啞的聲音在她快陷入黑暗前在她耳畔輕輕說著:「我會陪著妳--」

  於是,她安心地沉沉睡去。

  再醒來時,外頭早黑鴉鴉地一片。

  本能地在室內搜尋著,沒看到他時,她心頭一慌。

  莫非先前的景象是她在作夢!

  她頓時有些搞不清楚了,連忙下床,卻因動作太快,讓她頭一疼,低吟了一聲便往前倒……

  一陣暴怒聲傳來。「妳在做什麼!」

  羽霓靠著一副再熟悉不過的身子,適應了剛才的昏眩後,她緊緊抓著他。「我害怕你不見了……」

  「傻瓜!」東方焰又是一吼。

  「你不要生氣嘛!」她怯怯的拉著他的衣服,委屈地瞅著他。

  她以為自己在作夢嘛!但當他的開心溢于神色時,她知道這是真實的,手心下的他有一副溫熱的軀體,這是真的,她不是在作夢!

  「妳……真令我擔心!」東方焰吐了一大口氣,把她擁進自己的懷中。他又被她嚇了一次,這是第二次了,看來他得看緊她才行。

  「對不起……」

  「不准有下次!」東方焰又恢復到以往的霸道命令她。

  「嗯。」她微笑的應和,她還是比較習慣他的大吼大叫,真是太好了!

  東方焰看著懷中嬌羞的她,身軀一緊,他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告訴他--他要她,但是她身體還那麼虛弱,承受不起他的索求。可她自清醒後,一直用無辜又誘人犯罪的美眸勾引著他,讓他心癢癢地再也忍不住的吻住她的小嘴,一飽他內心的渴望和悸動。

  火辣的吻,讓羽霓頭昏目眩的嬌喘不休。

  他低吟了一聲,一把抱起她,不走向床,反而走向浴室。

  當她坐在浴缸旁,看著東方焰的舉動感到不解時,他卻開始扒掉她的衣服,她羞紅了頰。「焰--你在做什麼?」

  「脫妳的衣服。」東方焰動作快速的脫掉她身上因流汗而濕透的衣物。

  「為什麼!」她驚呼一聲,被他抱起來走向浴池,她的臉則紅透地埋在他的胸口上,也藉此掩住自己赤裸的身軀。

  「妳兩天沒淨身了,應該洗個澡才是。」他帶她沉入圓形的浴池中。

  「我可以自己洗的,你放手啦……」兩手推抵著他,他卻絲毫不為所動。

  「妳太虛弱了,還是由我代勞好了。」東方焰灼熱的目光直直鎖住她。

  「焰……」她被他的目光看得渾身輕顫。

  「怕什麼!妳的身體我早看過了。」他嘴角噙著一抹笑意。

  「哪有!」她訥訥地反駁。

  「妳昏睡時,我就幫妳換過三、四次的衣服了,該看跟不該看的全看了。」他邪笑的睇著她的俏臉。

  「你沒有--」她倒抽口氣,頰上不只因水氣的關係熱了起來。

  「我有。」他揚著惡劣的嘴角,更讓她羞愧難當。

  難怪她的衣服不同了,而胸罩也不翼而飛,全是他替她脫掉的。

  他著迷於她羞怯的紅暈之中,挑起她的臉又是一陣狂吻,手也開始不規矩的溜下她的頸,停留在她的胸口挑逗嬉戲,羽霓嚶嚀的喘息著,覺得全身灼熱不已。

  「焰?」

  「嗯……」他看著她在他的撫摸下,顫抖地喘息呻吟,他的呼吸也愈來愈急促,發覺自己即將失控時,他硬生生地打住,而她則因為挑起的欲望而啜泣著。

  東方焰吻去她的淚。「沒事了。」

  羽霓臉上有著激情的嫣紅,胸口急促的起伏,虛弱不已的癱在他身上。

  她仍為剛才的事而全身發燙。

  東方焰眼中閃著欲火,知道再留在此地只會要了她,連忙起身,用浴巾包好她後,才把他的濕衣服脫掉。

  這時羽霓才發現他根本是穿著衣服下水的,目光羞澀的看著他赤裸的軀體,這是她頭一回看到他沒穿衣服的樣子,卻不免讚歎地望著他,他身上沒有半點聱肉。

  東方焰擦了身體,拿起浴巾圍在身上後,沙啞嗓音警告地走近她。「妳再用這種眼光看著我,我可不保證妳的貞操了。」

  羽霓霎時羞愧得把臉埋在他的懷中,不敢再看他。

  偷吻了她一下,把她抱到床上後,他規矩的很,只是陪在她身旁,沒再踰矩的度過這一夜,也是東方焰今生最難挨的一夜。

  ☆ ☆ ☆ ☆

  羽霓一覺醒來,覺得身體好多了,不再那麼虛弱。

  望向一旁,果然又見到東方焰為了照顧她而睡在沙發上,他這個舉動讓她感到心頭一暖。她躡手躡腳的下床,看著他有些疲累的臉龐。

  真是難為他了!以他高大的身子睡在沙發上一定不好受,但他卻執意守著她。

  對於他的溫柔,她看在眼底,心早已臣服。

  雖然她接受他霸道又纏綿的熱吻,不過他還略有節制,總在最後開頭打住,一直還未佔有她,只因她的身體仍太虛弱。

  星眸閃著羞怯的神色,這也算是他另一種的體貼吧!

  看看時間,她決定讓他好好睡上一覺。這些天他沒睡好,也沒吃好,更是瘦了不少,今天她應該可以為他準備一頓豐盛的早餐,慰勞他這幾天的辛勞。

  她輕聲的下樓。

  良久,東方焰才伸著懶腰起身。

  習慣性的瞥著床鋪卻不見人影,皺起眉焦慮地往外沖。「羽霓--」

  「我在樓下。」

  聽到她的聲音,東方焰連忙下樓。「誰要妳亂跑!」

  「人家好多了嘛。」羽霓被拉進他的懷中解釋。「餓了吧!我做了飯。」

  「妳幹麼去做飯!我做就好了。」他責怪的瞥著她,她身體才剛好沒必要累壞自己。

  「因為我想做飯給你吃。」羽霓微笑地回視他。

  他是吃不慣外頭東西的人,這陣子他恐怕餓慘了,才會消瘦不少。

  「妳……」東方焰喉嚨一緊,知道了她的心意,捨不得再罵她了。

  「快去洗把臉,我煮了你最愛吃的東西喔。」羽霓催促地推他上樓,他妥協的點頭。他的確餓了很久!

  半晌,當羽霓看著他幾乎快掃光所有的菜色時,笑得合不攏嘴。

  看到他那麼捧場,真是備感高興,臉上朵朵的笑意不斷。

  東方焰突然停下手。「妳怎麼在發呆?」

  「沒事。」她連忙低頭,才發現她原本快空的碗,突然變魔術般的凸成一座小山,錯愕地望著碗。「呃?」

  「我放的,妳多吃點。」東方焰開口。

  「但我又不餓……」羽霓忙不迭抗議,她都是吃一碗飯就飽的人,哪吃得下那麼多東西呢!

  「不管!妳病才剛好,要多吃一點!」他再瞥瞥她瘦弱的身子,皺眉的下令。

  「人家……」

  「沒吃完就別離開飯桌。」東方焰撂下話來。

  她嘟著嘴,雖然知道他是關心她,但突然有些討厭他又跟以往一樣霸道起來。

  在他緊迫盯人的目光下,她無奈的吃著多出來的菜色。

  她足足多吃了一個小時,才用完餐。

  東方焰不免皺起了眉。「妳的表情讓我感覺吃飯是非常痛苦和難熬的。」

  「不要再叫人家吃那麼多啦!我吃得肚子快撐死了。」她哀求的道,吃那麼多東西,不知道會不會撐死呢!

  「妳實在太瘦了,尤其在生病之後。」他眉糾得更緊。

  「哪有!還不是一樣。」才幾天而已,哪會瘦到哪去呢!

  「哪沒有!摸起來都是骨頭。」他記得這幾天碰她,比以往還要骨感。

  「你--討厭!」羽霓覺得臉上一陣熱辣,白了他一眼,他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他一臉無辜的望著她,更是打定主意每天要盯著她多吃一點。

  她起身收著碗盤來掩飾自己臉上的灼熱,卻被他阻擋。「妳不要收了。」

  「怎麼可以不收,那怎麼洗呢?」

  「不要洗了,丟了算了。」東方焰嫌麻煩的開口。

  「不可以啦!瑗姊會生氣的!」羽霓皺起眉,若被瑗姊知道不氣死才怪!用一次就把碗盤全丟在垃圾桶中。

  東方焰看著她把碗盤拿到廚房,大歎了口氣道:「妳不要洗!」

  「但--」

  「我洗,妳去休息。」東方焰妥協道,是怕她體力負荷不了。

  「你真的要洗?」羽霓嘴巴張得好大。

  「對啦!」他認真的接過她手中的盤子。

  「好吧!」她遲疑了一下便任由他去,一方面是想看他是否真的要洗。

  當她看到他卷起袖口,真的往廚房走去時,不免又是一陣愕然。

  她猜測他從沒洗過碗,果真被她料中,因為他竟然是用手去洗。

  他看了一下四周,開著水籠頭,拿著好象叫菜瓜布的東西拭著盤子,他記得看過電視中這麼演過。

  羽霓瞥著右下角邊的機器一眼後,目光回到他身上。「你準備用手洗?」

  「廢話!」東方焰低哼一句。

  「好。那你忘了用洗碗精,那樣是洗不掉油污的。」她悶笑的勾起嘴角。

  「我知道!」他狼狽不堪的回頭瞪她一眼。

  看著他幾乎倒了半瓶洗碗精在水中,羽霓忍住笑,雙肩微動又道:「你倒太多了。」

  「妳管我!出去!」他懊惱的趕走她,免得出糗,這的確是他生平第一次洗碗。

  「好吧!」羽霓顧及他的男性自尊連忙閃人。

  太好笑了!而且太浪費了!照他這種洗法,兩天剛好用一瓶。

  但她也沒想到他竟然會如此的體貼。

  害羽霓有些內疚,不好意思告訴他其實他可以不用手洗,因為一旁就有洗碗機。

  他在美國難道從沒學過那三個字嗎?害她笑得幾乎快內傷了。

  他真是太可愛了。
__________________
古小璐《明星堆中的平凡丫頭》
推薦程度五顆星!:)
〃怡薰#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1, 15:24   #12
〃怡薰#
豆論大學生
 
註冊日期: Apr 2006
文章: 1,646
聲望值: 344 〃怡薰# 已經是明星了〃怡薰# 已經是明星了〃怡薰# 已經是明星了
第十章

  一天下來,羽霓唯一被允許的事只有做飯,讓她覺得好笑。

  都沒發燒了,他還是不放心。

  到了晚上,她則爭取自己洗澡的權利。「我恢復力氣了,不需要你幫忙了。」

  「是嗎?」他若有所思的看著她的氣色評估著。

  她看起來的確好多了,不再是昨天那種蒼白,臉上也漸漸地紅潤起來。

  「對!」羽霓用力點頭。照他先前幫自己的洗法只會讓她臉紅心跳,身子一好,才不敢再讓他幫忙了。

  「好吧!」東方焰有些可惜的道。基本上,他是挺享受的。

  她則高興的跑回房,洗個熱呼呼的澡後,她裹著浴袍出來。

  一手拿著毛巾拭著濕潤的頭髮,一手拿起地上的雜誌想打發時間。

  可卻意外地發現她的手機掉在地上,拿了起來,把開關打開,發現幾個留言。除了同事的關心問候,還有任賢民的留話。

  糟糕!她都忘了他的事。

  她至今尚未給他一個答復呢!

  連忙撥著他的大哥大,接通後她開口。「任大哥,我是羽霓。」

  「羽霓?妳還好吧!我聽妳同事說妳生病了,打妳的手機和家媢q話一直沒人接,害我擔心死了。」任賢民頓時松了口氣,不知道她現在住處的電話更讓他沮喪。

  「我已經沒事了,多謝你的關心。」她連忙開口。

  「真的沒事了?」

  「真的,任大哥,我從沒有騙過你嘛……」羽霓手上的大哥大突然被一隻大手搶走。回過頭,瞥到東方焰沉著的臉按掉開關,她驚呼著。「你幹麼拿我的手機?我還沒講完呢!」

  「不准妳再跟他通話了!」東方焰把手機隨手一丟,火大的開口。

  「你幹麼發脾氣!」她糾著眉想拿起被丟在一旁的大哥大,卻被他一把抱住。

  「他是上回在晚宴上的那個人吧!」他悶悶地抵著她的頭髮聲。

  「咦?你怎麼知道?」

  「他是誰?妳認識他?」東方焰不悅的抬起她的臉。

  「當然,他是我從小到大的朋友呀!」

  「那妳更不准跟他見面。」他一聽不得了,認識那麼久,連忙緊張的阻止。

  「為什麼!我不懂!」她一直把任賢民當作大哥,不懂他緊張什麼?剛才她就是要拒絕任大哥的交往提議,卻被焰給打斷了。

  「因為--我會吃醋。」語畢,東方焰抱緊她,傾身就是一個火熱的吻。

  她還來不及吸收那份驚喜,就被他吻得喘息連連。

  他竟然主動承認了,實在是叫她意外!

  「我不要妳看別的男人,妳只能看我!」他的手指輕輕地畫過她紅豔的唇,低啞的聲音呢喃著,目光卻飽含著滿滿的妒意。

  「是嗎?」眼波流轉勾著他幽闇卻格外明亮的眼。

  「是的。」他的舌取代自己的手,一而再、再而三的畫著她的唇,在她主動的親近他後,他的吻變得狂野且灼熱,一發不可收拾。

  羽霓頭一回怯怯的響應他,也引來他更熱烈的挑逗,兩顆心狂跳的互映著,不分上下。

  他一把抱起她,走向大床。

  飽含情欲的眼直直的勾著她,毫不避諱的開口。「我要妳,羽霓。」

  她為了他的直言心口猛然撞擊著,屏息的望著他。「焰……」

  「我一直渴望著妳,我再也忍不下去了。」把她壓在床上暗啞的開口。「我可以把妳吻得頭昏目眩再問妳,但我要妳的心甘情願,妳願意把自己給我嗎?」

  「我……」她也很想交給他,但腦海中有個人影一閃,讓她全身僵直了起來,痛苦地閉起眼睛。「但是……沉萱她……」一想到他曾抱了她,她就再也瀟脫不起來。

  一直努力不去想令她昏倒的原因,也不願去提,只想把握住現在的幸福,但沉萱的名字還是閃過她的腦海,逼她面對現實。

  「我跟她沒什麼。」東方焰認真的望著她解釋,他們的確該好好談談。

  「騙人!」一想到他用抱過別人的手來抱她,淚水霎時奪眶而出。

  生病後她一直在自欺欺人,當作那事沒發生過,以為自己可以不再想起、可以刻意遺忘,但她發現自己做不到,她不是心胸寬大的女人,在節骨眼上她還是沒辦法釋然。

  她突然討厭起自己為何要在這個時候想起那件事,她的心好疼、好痛喔。

  「我沒有碰她!」東方焰連忙捉住她的小手,細密的吻溫柔地落在她的臉上安撫著她的心。「聽我說,我知道妳誤會了什麼!但我沒有碰她,真的!」

  「我不信--」她悽楚地搖頭。不可能!沉萱都說了……

  「如果我做了,我會承認!但我真的沒有!我沒去找她﹗我一直住在飯店堙C」

  「騙人,你騙我!沉萱她都跟我說了!我那天會昏倒,就是因為她的話讓我傷心!」她多麼希望那是假的,但一想到沉萱的話,她的心都凍結了。

  「真的!我每夜都是去PUB打發時間,再回旅館睡覺。雖然我承認有不少人對我有興趣,但我沒有碰她們,因為--我想抱的只有妳。」東方焰捧著她的臉解釋著之前的行蹤。

  「你……」她的心在猶豫搖擺著。

  真的嗎?她可以相信他嗎?他沒有抱沉萱,也沒有抱別的女人?

  「相信我好嗎?我只是故意氣妳才不回家,因為我吃妳那個任大哥的醋!」東方焰重重吐一口氣道。

  「莫非你看到了?」她愣了一下,他真的有看到!

  「哼!我看到他故意握著妳的手久久不放!」眼中迸出火焰不悅地撇撇嘴。

  羽霓落淚地娓娓道出心中的傷痕,搥打著他。「你還不是如此!你才過分呢!竟當我的面吻沉萱!你是故意在懲罰我!故意讓我心痛不已……」

  東方焰吻住她委屈的小嘴,口中喃喃有詞。「對不起!霓,別哭了……」

  她相信他,因為他不是個會撒謊的人。狂喜的泡泡充塞於她的心、她的每一個細胞,讓她想尖叫,她用力回抱著他,大聲嚎著。「我好喜歡、好喜歡你……」

  「我也是。」東方焰吻去她的淚珠,灑下陣陣的挑逗火苗在她的臉及身上,大手放肆的愛戀著她每一寸的肌膚。

  解開心結後,兩人的情感再也沒有防備,原始的渴望像一道烈火狠狠地燃燒著他們,兩具身子火熱的交纏觸碰著。

  他驀地停住輕問著她。「羽霓?」

  「我要你。」她意亂情迷的喘息道,道出他想聽的話,她願意把身子交給他。

  東方焰粗吼了一聲,才占了她的處子之軀。

  濃烈的情欲勾著互動的心,纏綿於床第之間訴說著屬於情人間的熱烈愛語,一夜到天明。

  兩天后,羽霓再回到工作崗位上,每個人都發現了她的氣色非常好。

  尤其是她和東方焰之間微妙的親昵舉止,在在說明兩人沉醉於愛河之中。

  這在趙千瑗看來自是再樂不過,但在沉萱眼中卻是氣炸了。

  這天,她守在電梯門前攔下東方焰。「我有事找你。」

  東方焰明白她的意思,也該是說明白的時候了。「我們也該談一下。」

  「我等你好久的電話。」沉萱忍不住癡癡望著他,幾天沒他的消息,一來就看到他和羽霓卿卿我我,更讓她心碎。

  「我在忙。」東方焰本來答應過她要去吃飯的,雖是無心之約,但卻允諾過。

  「你跟羽霓……」沉萱嫉妒的開口,他忙到眼中只有羽霓?!

  「那是我們的私事,不便奉告。」東方焰三兩下的帶過。

  「為何是她!我不比她差,你為何選擇她?」沉萱痛苦的望著他,仍不懂她輸在哪里?

  「妳和她的美是不同的,不能比較。」東方焰看出她的迷戀,卻無動於衷,腦海中只有羽霓的影子。

  「我愛你!」她激動的道。

  東方焰輕笑點出事實。「妳只愛我的外貌,以及我的身分和權勢。」

  「我沒有!」或許有那麼一點,但最重要的還是他,她已經愛上他了呀!

  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我從沒給妳任何承諾,以前的交往是妳情我願,我送出去的東西也不會收回,不過一切到此為止。」

  「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你!」她不顧一切的吻住他,她不要珠寶,只要他。

  「別太放肆!」他一把抓下她的手,濃眉糾了起來。

  「但是……」她害怕的瑟縮了一下,他為何總是那麼凶,但卻對羽霓那麼特別。

  「當初我為什麼從一準人中挑妳當我的女伴,因為我認為妳是聰明的女人,懂得適可而止。」東方焰看著她錯愕的臉再道:「我們的關係沒有了,但妳仍可以當妳的模特兒,我會另外開一百萬的支票給妳。妳可以選擇一無所有,也可以選擇得到其他的補償。」

  「你這麼絕情,連一點希望也不給我?」她難過萬分的開口。

  「我只吻過妳一次,也還沒碰過妳,這個價碼挺合理的。」東方焰冷然低哼。

  沈萱望著他冷情的面孔,心堶鴠貌漱@絲渴望斷了,他太高傲又不曾在意過她。只出去過幾次,她卻不小心迷上了他,是她活該吧!

  「我答應。」仔細想想他的話,被吻過一次能拿一百萬似乎很好賺。

  他太狂妄了!她雖愛他,但她絕對控制不了他,這點她很清楚,只能選擇對自己有利的路。

  東方焰滿意她的答復,點個頭就離去。

  ☆ ☆ ☆ ☆

  明月高掛,晚風徐吹。

  東方焰和羽霓一同踏出公司時,羽霓倏地打住腳。

  「任大哥……」

  任賢民看著她嘴角僵住的甜蜜笑意時,喉嚨頓時發緊。

  「我只是來看妳好不好而已……」但似乎是不太需要,她的氣色非常好,且一副沉溺在愛河的嬌美模樣令人心動,只是她的笑容不是為他而綻放,而是她身旁的男子。

  任賢民見過他,他是那天晚宴上最引人注目的焦點,而且他還曾當著眾人的面,吻著懷中的女人。

  「我上回不是故意掛掉你的電話……」羽霓才踏出一步,就被東方焰摟進懷中。

  「不准!」東方焰冷聲地命令。

  「焰,讓我跟他說幾句話好嗎?」羽霓有些為難的擰著眉。

  「不好。」東方焰才不放人,醋意寫了滿臉,讓羽霓處在兩人之中百般為難。

  任賢民雖然對這個男子不熟悉,但看到他張狂又霸道的氣勢,不禁暗暗折服,頗特別的一個男子,全身上下散發出讓人不可小覷的氣息。看到他們親密的舉動,他思忖了一下,迎視著對方,突兀地開口道:「你會好好地照顧她吧!」

  「當然!」東方焰深深地看了眼懷中的人兒,自負的勾著嘴角。

  「那她就交給你了。」任賢民釋然了,他看出那男人眼中的專注和柔情,他應該不會虧待羽霓的,那就夠了。再說羽霓愛的人也不是他,再留下來也無濟於事。

  「任大哥,謝謝。」羽霓感激的在他背後道。畢竟他在過去曾照顧她許多,她心埵]不能回報他的心意還有些歉疚,對於他的體諒只能道聲謝。

  任賢民回頭一瞥,微點個頭後,就走了。

  「不准看他!」東方焰霸道地抱起她,要她只專注於他一人。

  他雖然很賞識對方的善解人意,沒有死纏著她不放,但他也不喜愛她對別的男人多看幾眼。

  「霸道!我只是跟人家說幾句話也不准!」羽霓嬌嗔的抗議。

  自從兩人和好後,他的霸道不減反增,真是傷腦筋。

  「我要妳,也要妳的全副注意和愛意。」他不只要她的人,還渴望她的心每分每秒都是他的。東方焰真摯地捧著她的嬌顏,印上纏綿而溫存的一吻,像在許下一個承諾似的。

  她心中一暖,倚進了他的胸膛。

  回家後,東方焰迫不及待地擁著她﹒而她毫無保留的回應和付出。

  多麼希望她能就此長醉在他的懷中,忘了他不久就要離開臺灣的事,只想把握眼前的幸福和美景。

  如果沉淪是一種錯,那她願意沉溺其中,只為擁有目前的他。

  只因她愛他呀--

  服裝秀的腳步逼近,眼見終於到了那一天。

  無論再怎麼不想面對,這天還是到了,但羽霓仍然覺得太快了。

  他沒有說過愛她,更沒有說過他要留下的話語。

  她佯裝堅強,試著遺忘了他將離開的事,把淚水全往肚子塈]。

  她不說,因為她希望他是心甘情願的,而不是同情她、可憐她而留在她身旁。

  一想到過幾天東方焰就要離去,她的心便揪緊發疼。

  掌聲響起,表演秀開始了。

  「妳在想什麼?」一道聲音喚回了她的思緒,東方焰從後頭擁住自己。

  她轉頭看向伸展台前滿滿的人潮,綻出一抹美麗的笑容。「我希望自己等一下走伸展台時不會害怕,更希望今天的服裝秀會成功。」她沒有被撤換掉,仍是他的模特兒,只因她不可能換個十套,所以他另外找了別人展示。

  「照平常的練習即可。」他給她一記安心的吻。

  她點點頭,便去後臺換衣服。東方焰把他最喜歡的三套衣服留給她,她希望今天她在東方焰眼中是最美麗的彩蝶,所以她會努力扮演自己的角色,議他永遠記得她。

  良久,當羽霓穿完最後一套走回後臺時,東方焰興奮地一把抱著她。

  「妳表現的太好了。」今天的她實在是太漂亮了,這場秀的鋒頭全被她佔據了,尤其她穿著這件白色禮服時,簡直像極了嬌豔欲滴的美麗新娘,神色動人。

  不過下回,他絕對不再讓她上臺,他要獨享她一個人的美麗和嬌豔。

  「聽你這麼說我好高興。」她揚起一抹嬌羞的笑容。

  東方焰著迷的吻住她,捕捉住她的笑靨。

  「我們回去吧!」他拉著她走向外頭,不想再留在此地了,他現在只想和她獨處。

  「咦?但是你不用去謝幕嗎?」羽霓在他懷中抬起頭問著。

  「有我老媽撐著不用擔心。」東方焰向來不愛那一套,連忙拉著她回家。

  一回到家中,東方焰便迫不及待的捧起她的頰輕吻。「羽霓,妳美得直讓我想一口吃了妳……」

  「是嗎?」她的雙頰因他火熱的目光而發燙暈紅。

  東方焰專注的看著她,沙啞的開口。「我有沒有說過我愛妳?」

  「你……」他愛地,他終於說了!她噙著淚水激動的搖頭。

  「傻瓜!怎麼哭了?」東方焰一則滿意她的回應,一則心疼得拭去她晶瑩的淚珠。

  她怎麼還是那麼愛哭呢!他都還沒把話說完呢!

  「我太感動了嘛!」她緊緊地摟著他,哽咽地開口,她終於等到這句話了。

  「手伸出來。」東方焰命令著。

  她眨眨泛著水霧的美眸,愣愣地將手伸出去,卻被套了只和他手上蒼龍戒指酷似的女用戒指,她驚喜的抬頭望著他。

  記得他曾說過他手上的戒指是祖傳的……

  東方焰眼中閃著喜悅的光芒。「套上戒指就表示妳是我的人了,而且不准拒絕。」

  「你--是在求婚?」羽霓驚呼地瞪大眼,並搗住了嘴,她沒有聽錯他的意思吧!

  「當然!」東方焰沒想到他的求婚竟然嚇到她了。

  她難道看不出來他多麼的眷戀著她嗎?他的佔有欲表現得還不夠明顯嗎?

  他恨不得將她一輩子擁在自己的懷中好好呵護呢!

  才想低頭偷香一番,一道聲音突然插入--

  「依這種情形看來,是你要檢討!」

  突來的一句話,讓羽霓和東方焰兩人錯愕地互看一眼。

  除了他們兩人之外,這媮晹釦O人?

  東方焰本能地擁住她,看向後面的方向,卻看到不該看到的三個人,不禁沉下臉一吼。「該死的!你們怎麼會在這堙I」

  「我路過。」閻羅笑俊美的一笑。

  「我是來看你的。」龍在天溫文懦雅的朗聲道。

  「我沒事就跟他們來。」海神明無辜地指指身旁兩個人,把責任完全撇清。

  羽霓還來不及從先前的狂喜之中恢復,瞥著眼前的三個人,不懂他們怎麼會憑空出現而沒有半點聲響。

  聽到他們的對話知道他們是認識的,不過焰的臉色好象不太高興就是了。

  東方焰一臉兇惡的走向前。「聽你們在放屁!而且你們還給我闖空門--」

  打擾他求婚的人,真是該遭天打雷劈。

  海神明插口。「焰,不是我在說,你家那個防盜措施實在太差了,應該更換一下。太簡單了,讓我們進來的很沒成就感,是不是?」他最後一句是問著同伴。

  「沒錯!」龍在天和閻羅笑連忙點頭。

  「別扯離話題!你們沒事來臺灣幹麼?」東方焰直瞪著他們三個人。

  一次來三個人,說沒事才有鬼。

  「嘿嘿!講到這個……」海神明使個眼色,和閻羅笑便一起攻向東方焰。

  「媽的,你們兩人幹麼打我!」東方焰反應迅速的見招拆招、火大地罵著。

  「我們高興。」他們回答得很欠扁。

  龍在天則乘機走向那個漂亮的女人,滿意的看著她手上的戒指。「我叫龍在天,很高興認識妳。」

  「你好。」羽霓禮貌的頷首,他的聲音很好聽,還帶些英國腔。

  東方焰從眼角餘光瞥到龍在天的舉動氣得大吼。「龍在天,你在做什麼!」

  「我在跟未來的嫂子聊聊天啊!」龍在天拉著羽霓坐在沙發上,優雅的微笑。他哪有做什麼嘛!焰,太緊張了吧!再說這女人都套上了焰的信物,他怕什麼!

  「不准!」東方焰一把甩掉海神明,往羽霓方向踏出一步,卻又被閻羅笑阻止,頓時有些火大,朝他大吼。「滾!」

  「不成。」閻羅笑的目的還沒達成,才不放手,他對著客廳喊著。「喂,女人!可別答應他的求婚。」該死!晚來一步,竟被焰搶先在那女人手上套上婚戒了。

  一想到他將輸了那場賭注,他就不平!給龍在天賺到了。

  「呃?」羽霓一時之間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狐疑的看了那個比女人還漂亮的男子一眼。

  「可惡!你們在搞什麼鬼?」東方焰頓時感到不妙,他們三個在玩什麼把戲?

  「妳只要答應我,元旦那天結束前不嫁給這小子,我送妳一千萬如何?」閻羅笑邊跟東方焰交手,邊不死心地對羽霓「關說」著。

  「我追加兩幢別墅。」海神明也開口了,他也不想輸掉賭注。

  「嗯?」羽霓更是錯愕,她沒有聽錯吧!不嫁給焰有那麼多好處?

  「不行,妳不能聽他們的話--」東方焰在一旁低咒連連,巴不得把這兩個纏人的傢伙甩掉,但卻身陷其中,不能脫身,可惡!

  龍在天微笑著說:「妳不用把他們兩個笨蛋的話聽進去,趕快結婚知道嗎?」

  閻羅笑和海神明那兩個笨蛋!呵!這場賭注他嬴定了!

  「呀?」羽霓遲疑地看著他們,他們不是一夥的嗎?為何每個人都說得不一樣?

  「別聽他的!聽了妳會後悔。」閻羅笑和海神明異口同聲的道,也順道瞪了龍在天一眼。可惡的小人,竟趁他們絆住東方焰時,偷跑到她身旁嚼舌根。

  羽霓看著龍在天穩操勝算的含笑面孔,以及另外兩名男子挫敗燠惱的表情,感到有些好奇,他們在玩什麼遊戲?

  東方焰立即明白了前因後果,不難猜到這三個損友正拿他的婚姻打賭。

  東方焰根本不管他們在玩什麼把戲,他心中只有一個希望--巴不得把他們丟到非洲去,少來煩他。「你們給我滾得遠遠的--」

  「想都別想--」海神明和閻羅笑雙雙反駁。

  「我幫你。」龍在天身影一晃,好心的對東方焰伸出援手,否則他是求不成婚的。

  東方焰趁龍在天絆住其他兩個人時,連忙一把抱起羽霓火速溜了。

  他決定明天一早就結婚,免得節外生枝。

  「可惡--」閻羅笑和海神明兩人看著揚長而去的車子,連連低咒。

  只有龍在天一人愉悅地笑著,因為他是這場賭注的最大贏家。

  東方焰的婚事底定,再下來接令的就是那個低咒連連又輸了賭注的西令主--閻羅笑。

  而他,等著看好戲了呵。


  【全書完】

【追妻令】將就結個婚--慕容雪

【追妻令】歡喜偷個情--慕容雪

【追妻令】沒事打個啵--慕容雪
__________________
古小璐《明星堆中的平凡丫頭》
推薦程度五顆星!:)

這篇於 2006-10-22 18:26 被 〃怡薰# 編輯.
〃怡薰#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1, 16:24   #13
蝶兒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Aug 2004
您的住址: 台中縣
文章: 298
聲望值: 203 蝶兒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推唷!!!!!!!!!!!!!!!!!!!!!!!!!!!!!!!!!!!!!!!!!!!!!!!!!!!!!!!!!
__________________
蝶兒
自在地飛翔
不受拘束
只屬於自己
蝶兒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2, 09:30   #14
~魔女傳說~
豆論國小生
 
~魔女傳說~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4
您的住址: ╳。天堂 ”地獄。╳
年齡: 26
文章: 206
聲望值: 197 ~魔女傳說~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混好看滴u~推推推!
__________________
戀人懷中櫻花草╳。
聽見胸膛心在跳╳。 
偷偷的在思念╳。
那是我們相愛的記號╳。


127日的分手就有127顆心在痛╳。
一天一點讓後悔教會我怎麼能夠忽略你感受 ╳。
也許一直容忍的都是你╳。
因為溫柔而為我犯下的錯╳。
~魔女傳說~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2, 10:47   #15
橘子妹
豆論高中生
 
註冊日期: Apr 2005
您的住址: 家裡噢XDD
年齡: 27
文章: 645
聲望值: 230 橘子妹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發 Yahoo! 消息給 橘子妹
推推~~~

男主角好暴躁喔!!!

哈哈^^

^________________^

推阿~~~~~~~
__________________
開心or不開心!!?

點我點我:D無名
橘子妹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2, 11:16   #16
傻氣a妹仔
幼稚園小班
 
傻氣a妹仔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新竹
年齡: 36
文章: 12
聲望值: 0 傻氣a妹仔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MSN 消息給 傻氣a妹仔 發 Yahoo! 消息給 傻氣a妹仔
好看唷~!!!!!!!!!!!!!!!!!
傻氣a妹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2, 21:00   #17
搖阿搖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Jun 2006
您的住址: "我家"
年齡: 29
文章: 100
聲望值: 162 搖阿搖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推推~~~~~~~~~~
搖阿搖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3, 00:24   #18
☆*心*★
豆論國小生
 
☆*心*★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ug 2004
您的住址: ☉↖口愛滴家↗☉
文章: 247
聲望值: 198 ☆*心*★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心*★
哈哈!!!!!!

好看好看!!!!!!!!

推推推推推唷!!
__________________
*對a時間.遇見對a人.是一生幸福

*對a時間.遇見錯a人.是一場心傷

*錯a時間.遇見錯a人.是一段荒唐

*錯a時間.遇見對a人.是一生嘆息  *
☆*心*★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9-10, 20:25   #19
小玥
豆論國小生
 
小玥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06
年齡: 27
文章: 150
聲望值: 166 小玥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發 Yahoo! 消息給 小玥
好看好看

推推 ∼∼

=ˇ=
__________________
推薦
橙星《將軍別生氣》
橙星《相公很難搞》 
樓採凝《冷情九少》江南貴族六少2
小玥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7-02-07, 12:58   #20
jessica61322
豆論國小生
 
jessica61322 的頭像
 
註冊日期: Nov 2006
文章: 198
聲望值: 166 jessica61322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jessica61322
推∼推∼
好看∼好看∼
jessica61322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23:15.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