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自創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主題評分
舊 2006-08-20, 22:09   #1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愛情One More Time!

Chapter1.
『不愛一個人在一起會幸福嗎……?』

「關曉悠!已經幾點了你還在睡?今天是什麼日子你到底搞不搞的清楚狀況啊?!」

一個艷陽高照的七點半,在裝飾溫馨的小小公寓裡,莫于琳正對著自己的女兒關曉悠大吼著。原因無他,正是因為今天是一個重要的日子,而曉悠早已忘的一乾二淨。

「媽……」懶懶的抗議一聲,曉悠繼續陷入沉睡中。

「唰」的一聲,莫于琳把她的被子丟的老遠,然後拎起她的耳朵開始念經!

「你到底知不知道今天是多麼重要的日子啊?我告訴你我可是……」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拜託你把我的耳朵放開,很痛……」皺著月眉,嘴上喃喃念著:「不就是去跟那個你認定了的『未來女婿』吃頓飯嗎?幹麻搞的這麼隆
重?!煩耶!」

唸著唸著,感覺到捏著自己耳朵的那隻手加重了力道,痛得她跪地求饒。

「媽!好啦,我現在就去準備,等一下就開車帶你去找你女婿啦!快放手!」

「這才像樣!快去!」姥姥一個下令,那倩女也不敢多待一刻,連跑帶跳的衝進浴室。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倩女曉悠已梳洗好站在衣櫃前東看西挑了。

「要漂亮一點的衣服!漂亮一點的!聽到沒?」莫姥姥站在倩女曉悠身後說著。

「你平常不給你女兒買衣服,這下可好,沒有好看的衣服可以穿啦,我覺得倒不如不要去免得丟人。」倩女霎時心情大好,坐在床緣啃起手中的蘋果。

「哼哼,誰說沒有啊,你現在先給我隨便套件衣服,然後跟我走!」在江湖上打滾多年的姥姥莫于琳也不是盞省油的燈,她早已做好萬全的準備,就等倩女曉悠一一破招。



站在這麼龐大的一個衣櫃前,關曉悠馬上像顆洩了氣的氣球,癱軟在地。

「現在從上等名牌貨至下等路邊攤各式各樣,隨曉悠大小姐您慢挑慢選。」一旁奸笑的莫于琳合不攏嘴。

竟然忘了還有老媽死黨的女兒,可恨的爆發戶,就算是朋友也不可原諒,宋語儀我恨你!曉悠在心中不斷吶喊著,但還是得照著姥姥的吩咐辦事。

在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後,終於挑出一件整衣櫃裡最保守的一件熱褲和無袖上衣。

「這死ㄚ頭!衣櫃裡不是小可愛就是露背的!總有一天要把她衣櫃毀了!」換好了衣服,曉悠忿忿的抱怨著。

「你的臉,快去化妝!」莫姥姥又在下令。

曉悠心不甘情不願的坐上梳妝台前的椅子,化起那濃到令人發瘋的妝來。臉上厚厚的一層粉,外加紅到刺眼的口紅,最後是在一里外就能聞到的香水味……曉悠滿意的看著自己盡情搞破壞後的成果。

這要是有男人受的了我一定嫁給他!曉悠心想。

「我畫好了,這樣你總滿意了吧!」曉悠心中雖然高興自己把自己醜化了但表面上卻又裝作一副不情願的樣子。

「安靜!你的妝洗掉重畫。」姥姥在一旁瞇起銳利的雙眼,對倩女的小小心思早就看穿。

厚∼∼曉悠在心中吶喊著,想不到自己的小計倆被拆穿,只能怪自己「技不如妖」呀,唉……

「好啦。」倩女不敢多作反駁,乖乖的如同小貓般百依百順。

* * * * *


在日式和風的一個包廂裡,曉悠及莫于琳早已等候對方多時,直到和式門被拉開的一瞬間才將她們從徹底的寂靜中解救。

「您好,我是關曉……啊∼∼∼我的天哪!」曉悠甫站起身才抬頭和來人四目交接就已被嚇的大叫出聲。

「商副總裁?!你怎麼在這裡?」曉悠還在震驚中無法自拔,唯一能說的話就只有這句。

只見眼前這高大而且帥氣的不像話的的男人微微的扯起一抹淡笑,溫和而無害。

「我來相親啊。」商紹義淡淡的說著。

「廢話!我現在看這個樣子你當然是來相親,可是你跟我?!」曉悠不可置信的問著。
眼前這個俊美的男人,是現下商圈中排行第一大企業,「曜義」企業的副總裁,商紹義,也是現今各個流行雜誌中的封面人物。他花花公子的名號響亮的比他上頭那位總裁的名聲還大,在所有未婚的女性心中他可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多金男人」。

只是……向來只要招手、揮金、電眼就能找到幾大卡車比自己美艷幾百倍的女人的他,為什麼要相親?!這就是曉悠百思不得其解之處。

「被逼來的。」四個字,字字不漏的帶有責備意味,將所有責任推給身旁的母親。

「咦?!」曉悠震驚的看著他身旁的婦人,心中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唉∼∼跟我們家這
一隻千年老妖一樣!真是夠了……!

「曉悠,你們兩個可以坐好了嗎?我想我們的相親要從現在開始了!」一直在一旁靜靜
看著他們的莫于琳突然開了口。

「Oh……Shit!」曉悠低聲咒罵了一聲,然後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上,享受著這最後的寧靜。

接著,雙方各啜了一口茶後,正式開始曉悠最最不想面對的相親。

「您好,我是關曉悠。」曉悠客套的站起身來和對方母親握了握手。

「您好,我是……」商紹義才剛站起準備和莫于琳握手,咱們家姥姥就馬上打斷她的話。

「行,不用說,我了解,我們家曉悠就交給你了!」

莫于琳的一句話,打斷了商紹義未完的自我介紹,也打斷了還在對未來抱有遠大理想的曉悠的思想,這一句話還訂下了兩人的終身大事,快速而簡潔,且不容有異議。

曉悠嘟著嘴,想著自己的終身大就就被自己的媽媽簡簡單單的三言兩語給定了下來,不禁淚眼漣漣。

「曉悠,我……」商紹意開口想試著和身旁這個注定成為自己妻子的女人聊聊天。

「閉嘴!我的頂頭上司!現在我心情很不爽,你給我惦惦!」

唉∼今天來相親就算了,沒想到自己的對象還是公司裡據說是「殺遍天下少女無敵手」的副總裁!唉∼曉悠心中又一嘆,明天到公司就等著瞧,我可是吃不完兜著走了!她無力的想著。

想我商紹義可是堂堂副總裁,何需勞駕我媽作這種小小相親,不過,這場相親可是我安排的,早就想會會這鼎鼎大名「冰情小龍女」關曉悠,看她是否真如傳聞所言,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他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曉悠沒察覺到的笑容,那笑容看起來別有企圖。

* * * * *


「結婚?!」曉悠又再度不顧自身形象的在公共場所大叫。

「我只不過和他繞花園一圈就要結婚了?!」吃驚的她,連忙看向身旁男人用眼神示意他幫忙。

「好,結婚吧,日子就交給兩位媽媽們選囉。」淡淡的,由他口中說出一句讓曉悠想自殺的話。

看著這擁有天使外表卻有惡魔心腸的男人,她氣呼呼的瞪著他,恨不得用眼神剁他個千百刀。

突然,商紹義一手環上她的腰,在她耳邊輕語:「我美麗的新娘子,我們明天見了。」
語畢還在她的臉頰上輕輕的烙下一吻,然後大步離去。

丟下全身通紅的她,和她那興奮到幾近發瘋狀態的媽媽在那,一個空呆狀、一個興奮狀。

一幅由真人上演的映襯畫面讓已經坐在黑色高級轎車內的商紹義不禁莞爾一笑。

關曉悠,你等著吧,你將會是我商紹義最漂亮的新娘子。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11   #2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Chapter2.
『口香糖真的很黏人,討厭!你走開啦!』

「商紹義!」

可憐的副總裁室大門被關曉悠狠狠的一腳踹開。

「關總經理,這裡是辦公室,請問你有什麼事嗎?」戴起眼鏡的他眉頭深鎖著,低頭看著桌上幾乎可以把人壓垮的文件,瞥也沒瞥關曉悠一眼,反倒是一旁的秘書瞪大著眼,一臉火大的看著眼前的關曉悠。

「商副總裁,我現在有很重要的大事要跟您報告,不好意思可以麻煩你把你的秘書請出去嗎?」曉悠咬著牙,不得不在屬下面前給他面子。

「Amy,麻煩你先出去一下。」

「是。」被叫到的那位花癡般的秘書不再惡狠狠的看著關曉悠,反而一臉笑意的走出辦公室還將那扇可憐的大門輕輕帶上。

抬頭,拿下眼鏡一臉微笑的看著她,問:「曉悠你有什麼事找我嗎?」

「商紹義!你是蠢蛋啊?!怎麼可以答應我母親的要求?你瘋了不成?」見那花痴秘書走出辦公室,曉悠也不客氣的扯開嗓子吼著。

「哦?」劍眉挑起,深遂的雙眸盡是危險氣息,讓人感到害怕。

「你說,我答應關伯母什麼事啦?」

「你還裝傻?!你那天答應我母親說你要跟我結婚!到底是為什麼?」看他裝的一臉不知情的樣子真讓人想給他「巴」下去。

「赫!」倒抽一口氣的聲音在半掩的門後響起,接著傳來慌忙的腳步聲,是一陣高跟鞋越奔越遠的聲音。

「天哪!」關曉悠一臉欲哭無淚的模樣,看向當事人也就是男主角商紹義,他竟然可以一派輕鬆的坐在他的高級沙發上悠閒的喝著香檳。

「商紹義!你很好,這下我不用想活著走出這棟大樓了,都是你害的!」曉悠氣呼呼的轉身而去。

「碰」的一聲,那可憐的辦公室大門再度被狠狠甩上。

商紹義抿唇一笑,看著她氣呼呼的背影心裡越是產生一種故意耍她的想法,就是怎麼喜歡看她氣呼呼雙頰鼓起的可愛。

這樣閃過的想法連自己也嚇了一大跳,從不讚美女人也不曾對哪個女人特別的「耍弄」,唯獨她,能讓自己這麼在意。

「關曉悠,乖乖成為我的新娘吧!」言中是數不盡的危險愛意。


「ㄟ,你看你看,聽說那就是副總裁的未婚妻耶……」

「ㄟ好像是耶……」

「她好像是外業部的總經理,是不是叫關曉悠啊?」

「就是她啦!」

「什麼?!她到底哪裡好看啊……」

一整個下午曉悠聽到的就是這樣的竊竊私語,從原本的沒沒無聞到現在的暗地小道消息滿天亂竄,這樣的改變讓曉悠簡直快要崩潰。

終於熬到了下班時間,五點的鐘聲才響起,曉悠馬上從辦公室裡的椅子跳起,然後,沒命似的往大樓門口衝去。

才接觸到大樓以外的新鮮空氣,曉悠立刻鬆了一大口氣。

「呼∼得救了!」

「曉悠。」

背後傳來好聽的低沉,天哪!這一定是幻聽,一定是幻聽!他怎麼可能會在這呢,可是……還是看看好了。

轉過頭去東看看西望望。

「呼∼好險,果然是幻聽!」拍著胸口,平撫自己的緊張情緒,接著轉過頭準備繼續向前走去,沒想到……

「啊∼∼商紹義?!你在這幹麻?」

「接我的未婚妻去吃飯啊。」

看他說的如此順口,他不去當演員還真浪費了他練就一身的「好演技」。

曉悠翻翻白眼,嘆口氣,說道:「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我現在不怎麼餓,還有,誰是你的未婚妻啦?」

「我們不是嗎?現在大家可都是已經知道了喔。」

「還敢說!也不想想這是誰害的,反正我不是你未婚妻就對了!」

「可是媽剛剛已經打電話來說結婚的日期了,就在下個月中旬……」

此時,世界停頓,曉悠的腦中容不下任何一句話。瞪大雙眼空空的看著前方,微啟的小口無法拼出一句話來。

然而下一刻,讓人更難以接受的事實又緊接著在曉悠的身上發生。

當商紹義的唇放上時,腦袋在「轟隆」一聲之後變得一片空白。他的唇像具有魔力一般讓她有些意亂情迷,熟練的舌輕而易舉找到她的生澀,糾纏著不願放開。

老天!她的唇比想像中的更柔軟,原本只想輕輕的碰上她的唇,沒想到下一刻他的理智瓦解,剩下的只是纏繞在鼻腔裡的她的淡淡體香,還有她臉上那美的叫人移不開眼的生澀紅暈。

良久,曉悠傾軟在他的懷裡喘著氣,而他看著她佈滿紅霞的臉頰,笑著又偷襲了一下。

「我的天,你……」曉悠想抗議卻被商紹義打斷。

「噓……別說話!」食指輕點了下她的唇。

曉悠本想繼續開口抗議,但在一片曖昧氣息環繞下,她的抗議被埋沒,只剩下自己和眼前男人的呼吸聲。

見她沒有抗議,商紹義笑笑,抱緊她,偷偷的享受的懷中佳人的香氣及曼妙的身材,才依依不捨的鬆手,結束這一晚的情意綿綿。


關曉悠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不斷思考著這個吻的意義,是愛呢?還是假象?她分不清,
只知道,討厭他的感覺正在慢慢崩潰,轉而變成另一種情愫,是什麼呢?她不知道,只知道……這個夜好難眠。

回到家中,鼻腔內依舊是她的馨香,揮之不去,腦海裡也都是她滿滿的笑容、滿滿的她氣呼呼的樣子,上揚的嘴角洩漏了他的好心情,為何而悅?不知道,只知道,這個夜好讓人歡心。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13   #3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Chapter3.立可白
『在重要的前一刻選擇忘卻,過不過份?!』

「那、我們就出門去了囉。」坐在駕駛座難得一身休閒裝的他,正對著莫于琳展開笑顏。

「好好好,你們就快點去吧,記得別玩太累啊!」莫于琳一臉笑容的對著車子裡的兩人說。

翻了翻白眼,曉悠一臉無奈。「好啦,媽你快點進去啦,我們要走了!」

「唉∼你看看我這女兒,有了老公就不要媽!難怪人家都說女兒生下來就注定是別人家的!」原本一張笑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換上了一副吃味的表情。

「媽∼」超級無奈的叫聲從副駕駛座傳來,曉悠有氣無力的喚著自己的媽。

「好啦,你們快去吧。」

「那媽我們出去了,掰掰。」然後推推商紹義的手臂要他趕緊開車。

商紹義笑著發動引擎,然後向莫于琳點了點頭就開著跑車揚長而去。

車子才剛開離路口,曉悠就忍不住發起牢騷來:「我媽就是這樣子,好像她女兒什麼都不好似的,真的很討厭!」

「別這樣,寶貝,媽其實是很關心你的。」商紹義笑著。

曉悠沒發現他對自己的稱呼改變了,只是自顧自氣呼呼的繼續說著:

「可是她真的很討厭嘛,像之前相親也是,我又不是沒人要她幹麻這麼緊張?!」
商紹義發現,看她嘟著紅唇一臉不服氣的樣子真的很可愛,忍不住伸手偷襲。

「商紹義!你沒事幹麻偷捏我?」

「寶貝,你知不知道你生氣的時候真的很可愛呀。」

「咦?!是很恐怖吧!」

修長的手指輕輕點上她的俏鼻,「小寶貝,你真的很可愛呢。」

從沒被人家這樣讚美過,她害羞的低垂下頭,不發一語。

* * * * * 


「哇!好漂亮啊!」曉悠看見眼前的美景人忍不住大叫。

今天,很難得的是她的放假日,商紹義不知道是知道的,然後他就特地請了假說是要陪她好好玩一天。雖然不知道這男人要帶自己去哪,但不知怎麼的連考慮都沒有就直接答
應了,現在想想自己到底是哪條筋不對了?

站在她的身後,雙手環上她的腰在她耳邊輕問:「喜歡這裡嗎?」

懷中的小女人毫不考慮的用力點頭,「喜歡,超喜歡的。」

「那你以後想要常常來嗎?」

她先是點了點頭,隨後又跟著搖了搖頭。

看著她怪異的行為,他問:「怎麼了?不想嗎?」

「不是啦,只是……你工作這麼忙如果常常來的話……不太好。」

原來她是為了自己呀……想到她的體貼,商紹義忍不住朝她的臉頰吻下。

「你怎麼親我?」

「因為想到你就要成為我的妻子啦,覺得很高興有一個這麼善解人意的好妻子。」

「哪、哪有!」說話開始結巴,曉悠又忍不住東看看西盼盼起來。

「哈哈哈哈……」他忍不住大笑出聲,快樂的氣氛慢慢的向四周蔓延開來。


「我是,請問你有什麼事嗎?」商紹義拿著手機抱歉的看了曉悠一眼,隨即走遠。

曉悠對他笑笑,然後心中拼命的OS。

「厚∼真的很討厭耶!出來玩還要談公事,這已經不知道是今天早上的第幾通了,很煩耶!」手不停的撥弄草地上的草,心中唸唸有詞。

「他應該要陪我的嘛!」這個想法閃過,曉悠被嚇了一跳,什麼時候自己變的佔有慾這
麼強了?而且還是想要霸佔著一個男人?!

「我不會……喜歡上他了吧?!」才剛出口的話馬上被自己搖頭晃腦的甩掉,「怎、怎
麼可能嘛……呵呵……應該是我想太多了啦!」

在曉悠再三確定自己是想太多之後她決定到別的地方走走,忘掉這件事順便整理自己的心情。

「呼∼好舒服的空氣呀∼」大力的呼吸著,彷彿再也吸不到這麼清新的空氣似的。

她悠閒的散步著,寧靜的山間充滿著鳥語花香。

突然,「叭叭叭叭」的喇叭聲傳來,劃破寧靜的這一刻。

曉悠的第一反應就往旁邊站以閃避來車,沒想到這台車像是針對著她似的跟著她朝旁移動,就在這樣左閃右閃的情況下曉悠被正向迎來的車撞上。

「好痛……」曉悠痛苦的呻吟著。

在昏迷前,她聽到一個尖細的女聲:

「哈哈哈哈……關曉悠,你以為憑你就能跟我搶男人,你想太多了!等下輩子吧你!商紹義永遠都會是我的!哈哈哈哈……」

「商紹義……商紹義……」口中喃喃的唸著他的名字,直到倒地的人兒不再有聲音,只
剩下一大片血漬在地上流著……


「曉悠……曉悠……」

病床上面無血色的人兒緩緩睜開眼,她仔細的、小心翼翼的看著週遭的每一個人。

「媽,我怎麼會在這裡?」虛弱的氣息使她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

「噓……寶貝乖,你被車撞到了要多休息,所以不要說太多話。」商紹義擔心的坐到病
床旁,然後幫她輕輕的蓋上棉被。

沒想到曉悠卻向後退了點,臉上露出驚慌的表情嘴裡喊著:「你……是誰?你走開!你
走開!我又不認識你,你走!」

「曉、曉悠?!」停下拿著棉被的雙手,他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她,然後大
吼著,「醫生!醫生!」

終於,醫生放下手中的腦部掃描,然後表情慎重的說著:「這張掃描我發現關小姐的腦
部有一些血塊,本來這是很正常的但是這些血塊卻正好壓在關小姐的腦神經上,我想這可能就是導致關小姐失憶的原因了。」

「那、要怎麼做才能讓她恢復記憶呢?」商紹義緊張的問著。

「其實不一定,有些病患在短短幾週就可以全數想起,有些則需要幾年的長時間,再不然……就是完全無法恢復。」

「什、什麼?!」

「不過商先生你放心,因為關小姐腦部的淤塊不多,而且無法恢復的情況也很少見,大概只有一般比例中的5%至10%,」頓了頓,端起茶喝了一口,繼續道:「而且在關小姐被撞時我們也一同看過資料,所幸那輛車在轉彎時間減低不少時速,關小姐才會只是失憶,否則就不只是失憶這麼簡單的一回事了!」

「那麼、醫生,要怎麼樣才能讓她早點恢復記憶呢?」

「一般來說讓她多接觸失憶前的事物,通常都可以有些收穫,但千萬記得不要給她太大
的壓力和刺激,否則會造成反效果。」

「那我知道了,謝謝您……」商紹意向醫生點了點頭後走出會診室,眉頭緊皺的臉上寫滿了擔憂和不安。

曉悠,你不會丟下我的對吧?你會想起我的對吧?他在心裡這麼想著,臉上露出一抹憂傷。

此時,手機震動了一下,商紹義從口袋拿起看了看由秘書傳來的簡訊:「老闆,恭喜你
囉!幾天後就要當新郎了呢!要幸福喔!」

苦澀的笑笑,沉重的刪掉了那封簡訊,他想著:現在的我們……還能結婚嗎?
他,抬頭仰望天上的滿天星辰。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16   #4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Chapter4.重新
『一片空白的我,是否值得你付出?』

「不要……不要……啊∼」

寧靜的夜被這聲驚叫劃破。

頓時,整個房內一片光亮,莫于琳緊張的上前安慰:「曉悠……沒事的,媽媽在這,別怕了……」

「媽……」曉悠緊緊抱著她,此時一向堅強的她落淚了。

這樣的景象看在莫于琳心中煞是心疼,她原本堅強的女兒到哪去了?她那個從不輕易掉淚的女兒到哪去了?誰能告訴她?

不捨的抱緊女兒,莫于琳雖是心疼但卻也愛莫能助,自從車禍後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曉悠被惡夢給嚇醒,每一個夜晚都是這樣的一個惡夢,問曉悠,曉悠描述了裡面的情景,一台紅色的跑車朝她急駛而來,不管她往哪躲就是躲不掉,接著是一片漆黑。

夢每每到這就醒了,問她開車的人是誰?她說太模糊了看不清楚,而且跟她車禍有關的事叫她想,她卻直喊頭痛,讓大家又放棄了這條線索。

看曉悠在她懷裡抽泣著,她的心頭又是一陣不捨。

「媽,我來了。」正當莫于琳不知該如何是好時,那熟悉的低沉在房門口響起,「曉悠她……又作惡夢了?」

莫于琳點點頭,並小聲的說:「這回……曉悠哭了……」

語音甫落,他一個箭步輕柔的抱起原本還在莫于琳懷中抽泣的曉悠,那樣的速度已經表達了她在他中的份量,夠了……這樣就夠了……默默的退出房內,她再回頭看了眼房內
的兩人,笑了,在曉悠車禍後第一次笑了,然後關上門。

商紹義的厚實大掌在曉悠的背上輕拍著,緩慢而有節奏的,或許是這樣的方法成功了,曉悠就這麼靜靜的在他的懷裡睡去,本想抽回身,沒想到自己的手臂被曉悠緊緊的抓著,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商紹義就這麼躺在她的身邊,另一隻手懷著她的身子,沉沉
睡去。


清晨的鳥鳴總是特別響亮,那樣的鳴叫聲叫醒了原本熟睡的曉悠。

長長的羽睫動了動,接著那雙明眸緩緩睜開。沒想到,才剛睜開眼看到的就是身旁的男人,那男人俊逸的讓人無法形容,濃密的眉、挺直的鼻還有讓人忍不住想吻下的唇……看著他,讓曉悠忘了自己正在一陌生人的懷裡的事。

「小寶貝,你醒了?」直到這聲問候,曉悠才匆匆回過神來。

「你……你怎麼在這裡?」緊張的她說話結巴起來。

「我啊……破窗而入啊,反正你在睡覺不會被發現。」

「嗄?!你破窗?我家在12樓耶!你當蜘蛛人喔?」曉悠不可思議地問。

看她這麼驚訝的表情,商紹義忍不住捏她的俏鼻,「你喔……還真是個寶。」

突然,一陣熟悉襲上她心頭,這樣的感覺好像曾經有過的,只是……找不到記憶,可是,那樣的感覺讓人感到幸福……幸福?!皺皺眉,曉悠不能明白現在的心情。

見她皺眉,商紹義關心的問:「怎麼了?怎麼皺起眉頭來啦?」

曉悠搖搖頭,說道:「沒有,只是覺得你剛剛那個動作很熟悉,但是卻什麼記憶都沒有……」

捏鼻子的動作?!這是她還沒出車禍前他最喜歡做的動作,原來,這樣小小的不經意可以讓她有熟悉的感覺,那就表示……她還可以恢復記憶的,太好了!

嘴角忽然揚起的笑容,讓曉悠看的傻了,情不自禁的又看的出神。

驀地,那樣好看的畫面突然在她眼前放大,緩緩的朝她逼近,莫名的一陣喜悅、莫名的又是一陣熟悉,在曉悠還來不及細想他的唇已經覆上,而她卻沒有推開他,不知為何曉悠的雙手在她的理智傳達之前已經行動,懷上他的脖子任由他的舌在嘴裡糾纏,也任由自己無力的傾軟在他的懷裡……

「曉悠……」商紹義輕輕的喚了她一聲。

「嗯?」喘著氣,曉悠只能發出一個單音節回答。

「你相信我嗎?」

我相信他嗎?心中還在疑惑,但是她卻已經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告訴他:「我相信
你!」

一直躲在房門外的莫于琳看見此景,她知道自己可以放下對女兒的擔心了,因為,在她身旁有個讓她深深相信著的男人陪伴著她,那麼剩下的事情就可以無牽無掛的交付了,包括她的寶貝女兒也是……

擦去臉上的淚水,莫于琳走回自己的房內,手中拿著一張不知飛往何處的機票。


「商紹義,我們……」

「寶貝,叫我的名字。」

「ㄜ……紹、紹義。」

「再一次。」

「紹義。」

滿意的笑了笑,他看著正氣呼呼瞪著他的曉悠,魔手又偷偷的掐了下她的粉頰,惹的她大叫。

「喂!你為什麼捏我?!我警告你唷,不准捏我!」

「好好好,我的大小姐,你說什麼都好,我不捏你總行了吧。」呵呵,那我下次就用親的囉。嗤嗤的笑了幾聲又惹來曉悠的怒眼!

「你不是說要帶我去玩嗎?」

「是啊,你再等等嘛,拜託囉!」

看他裝無辜的帥氣臉龐,她笑了出來,「哈哈……你裝無辜好好笑唷,哈哈……好啦,你慢慢開啦,我又不急。」

「真是的我的大小姐,你還真是……唉∼算了,你乖乖坐好吧。」無奈的笑了笑,發現這小妮子還真不是普通的"寶",不過,這才是關曉悠啊!

突然的手機鈴聲打斷了正一片笑聲的跑車,商紹義接起手機,是他的秘書。

「沒關係,有工作就先回去吧,反正下次還是有機會的,走啦走啦。」

「抱歉,這次……」

「我都說沒關係了,快點回公司去啦,不然我可是要生氣囉!」

他笑開了,為了她的體貼他笑開了,突然將他扯進自己的懷裡,然後在她臉頰上偷襲了一下,在她耳邊細語:「寶貝,謝謝你。」

滿臉通紅的她垂下頭來,輕聲的說了句:「謝謝。」


站在家門口看著那輛漸行漸遠的銀色跑車,她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只是多了一絲疑惑。

「我憑什麼得到這樣的幸福呢?我是個失了憶的人,這樣子對我你不值得啊!」

突然看見自己的手機裡有一封留言,什麼時候傳來的呢?疑惑著打開信箱,裡面是那一句觸動的她的心的話:
「為了你,什麼都值得!」

她笑了卻也流淚了,因為……有個這麼愛她的人哪……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18   #5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Chapter5.暗戀
『早已喜歡上你,不知不覺,而我……藏在心中不敢傳遞……』

「商紹義!」曉悠在商紹義的辦公室內大喊著。

「幹∼麻∼?」懶懶的回應了一聲,商紹義埋頭在這成堆的公文裡。

「我好無聊唷……」原本有力的大吼驟變成無力的哀求。

「無聊?」帶著充滿笑意的雙眸,他抬起頭來,「那你希望我做什麼?」

「放我出去!」

原本笑意立刻換上莫名的怒氣。

「想都別想!」語畢,繼續將雙眼投射在那密密麻麻的文字上。

「嗚∼∼∼」曉悠假哭著,心想:我到底是哪一點做錯了啦?!

她將記憶拖回到那天,那個下著大雨的天……

「老天!這是什麼雨啊?說下就下的……」

那天,曉悠興高采烈的想親自下廚謝謝他,謝謝他幫自已在他身邊安排的一個秘書的職位。

沒想到,滂沱的大雨毫無預警的傾瀉而下,像是被開到最大的水龍頭。才從超市內走出
的曉悠看見此景,本來想打給商紹義要他來接走她,可是又不想自己的『感謝宴』被發
現,只好站在超市內的落地玻璃窗前乾等。

「曉悠?!」一名男子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曉悠回過頭去見了見來人,也以同樣驚訝的
聲音叫著:「崇敏學長?!」

崇敏驚訝的走上前,不敢置信的又問了一次:「你真的是曉悠?!」

曉悠點著頭,還笑著調侃道:「這麼久沒見就認不出我啦?!記憶力變差了齁∼」

「你啊!」大掌放到她的頭上又蹂躪了她的頭髮一番,「還是跟以前一樣那麼調皮!」

「哪有!崇敏學長也是跟以前一樣笨笨的!」她笑著,眼尖的看到他手中的育嬰用品,

「哦?!學長有寶寶啦?!這麼快?什麼時候的好事啊……」

曉悠一副色色的表情讓崇敏看了不好意思起來。

他乾笑著抓著頭,說:「唉呀……我的大小姐啊,你就放過我吧!」

「不要!除非崇敏學長你請吃油飯喔!不然我就把這個消息走漏給那一幫姊妹們知道……」

「不要哇……算我怕了你了……」

兩人就高興的聊著,不但忘了時間而且還完全沒察覺有一個怒氣沖沖的男人朝他們走來。

「關、曉、悠!」商紹義的聲音在曉悠身後竄出。

「紹、紹義?!你怎麼在這啊?」

他沒說話,只是不由分說的拉了曉悠。

「ㄟ……朋友還在那耶……」只見扭不過他的力氣,曉悠只好對著崇敏大喊:「學長∼
下次再見!」

然後……然後……哪有然後啊?!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啦!像個自閉兒被關在家中、還
有任何有他在的地方。

嘟著嘴,曉悠在心中嘀咕著。只是……經過這件事,曉悠心中有許多不解:為什麼她失
憶了記得其他的人獨獨忘了眼前這名溫柔對待自己的男人?難道……她的失憶和他有關?!晃晃頭,曉悠不想去想,也不想讓自己頭痛。


盯著眼前密密麻麻的文字,商紹義一個字也沒看進去,滿腦子都是她對著別的男人展開笑顏的情景。

要不是自己那天剛好開車經過,要不是那天心血來潮的想見她一面,就不會看見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有說有笑的!

沒想到她視自己的怒氣不見,在自己強把她拖走之時還念念不忘回頭提醒那男人「下次
再見」?!這小妮子還不是普通的大膽!

雖然知道她對那男人的稱呼只是學長,但還是無法抑制自己的怒氣,尤其……她到現在
還是搞不懂自己為何生氣時,他真的很想把她的腦袋敲開來研究一下她遲鈍的感情神經!

「唉……」商紹義輕嘆了口氣,好笑的搖搖頭,笑自己小心眼也笑自己無可自拔的愛上這女人!

「曉悠。」

曉悠馬上抬起一雙清澈大眼,巴眨巴眨的望著他,充滿期待的……希望商紹義放她出去
閒晃。

商紹義朝她招了招手,要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曉悠才剛坐穩就被他的一雙手臂強制抱得緊緊的,生怕她會趁他一個不注意消失。

商紹義把頭埋進她的長髮中,緩緩開口道:「抱歉……我不該這麼對你的……」

「嗄?!」反應遲鈍的她還不知道他想說什麼。

「我想告訴你……原諒我!我會這樣對你完全是因為……我喜歡你!你能原諒我嗎?」

「那,紹義……我可以出去嗎?」她問著。

「老天!你真的是……唉……算了!好吧,你可以出去玩了!」好險,我對她的遲鈍神
經已經不抱太大的希望。商紹義在心中暗暗想著。

「YA∼∼謝謝你!啵!啵!」曉悠快速的在他兩頰印了兩個唇印,一溜煙的跑出去……

雖然只是兩個輕輕的吻,但也讓商紹義出了神……


「他剛剛說喜歡我,我應該沒聽錯吧?!」曉悠走在陽光下的街上,問著自己。

他又怎麼知道自己早已喜歡上他了呢?!唉∼∼而且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她自己也不知道,從自己說相信他的那一刻開始?還是他帶自己出去玩的那時?還是……在他吻自己的時候?

雖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哪時候喜歡上商紹義的,但曉悠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耀眼的連陽光也自嘆不如!

此時,兩人的心中同時浮上這麼一段話:
『原來……很早之前我就喜歡上你了……』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24   #6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Chapter6.甜蜜
『你的一句承諾溶化心中的最後一塊冰,溢出滿心溫暖。』

「義,我要出門去囉。」站在商宅門口,曉悠不忘回頭告知。

「嗯?!」商紹義挑了挑眉,沒幾大步就走到曉悠面前,修長的手指抬起她的下顎對著她的紅唇就是輕輕一吻,「早點回來。」

「好……好……」滿臉通紅的她,還是不能適應這樣的蜻蜓點水。

這樣的日子過了將近一個月,曖昧的像是自己已然成為商紹義的太太。

一個月前莫于琳莫名其妙的在曉悠下班時,帶著她還有她的行李站在自家公寓留下等候,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多問,直到那一輛熟悉的跑車停下她知曉,自己已被母親「賣掉」!自那天開始,曉悠和商紹義開始過著「同居」生活。生活上的大小事物無一不管,上至貼身衣物下至「蘋果麵包」,每一件事都是由他一手包辦。

「那我要作什麼啊?」

「上班、休息、逛街。」從此,這六個字變成曉悠唯一能作的事。

不過,在一個星期前這兩個人之間的氛團有些變質,變得不再如此明明白白。上下班,都由商紹義親自接送、逛街前還要一個「出門吻」、晚上睡覺前還有一個「晚安吻」,

而現在……商紹義幾乎想吻就吻。

這男人……還真是霸道的讓人覺得好喜歡!唇邊漾起一抹微笑,小小的酒窩就在嘴角附近顯露,那笑容,讓人目不暇給。

「啦啦啦啦∼∼∼我快樂的出門去逛街……走走走走走,我們一起去……」輕唱著不成調的歌,曉悠高高興興的出門去。

一雙深邃的眸跟隨著那個開心的小人兒,看她蹦蹦跳跳的像個長不大的小孩,但,他還是愛她。

近來的幾週,他已經習慣的寵她、疼她、抱她甚至吻她,這些都已成了無法改變的習慣,連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才幾天而已這個女人就已深深進駐他的心,而且已經扎根的緊無法拔除。

恍神的一笑,搖搖頭,這才明白,原來自己中了一種毒,從古至今都無人能躲過的毒,名字叫做:「愛情」,而且這種毒已在全身蔓延開來,無法治療。

唇線沿著好心情攀爬而上,原來自己也可以笑的這麼愉快呀……這女人就是有這樣的魔力,帶給我數不完的愉快笑容。

* * * * * 


夜裡,曉悠輾轉難眠。

翻來覆去了一整晚就是睡不著覺,只好起身到一樓大廳走走。

「咦?!書房有燈?」手中拿著一杯純白的鮮乳,杯身還有遇冷而凝結的水珠,順著玻璃杯滴到她純白絲質的睡衣上。

「義?!」輕輕推開那扇半掩著的門,曉悠將頭探了進去,一雙大眼朝房內瀏覽一遍。

「人呢?」

轉過身,曉悠剛想回房,冷不防地撞上一堵厚實的肉牆。

「我的鼻子……嗚……好痛!」

「小笨蛋,你幹麻拿你的鼻子去撞我的胸?!」他的低沉好聽從曉悠的頭頂傳來。

「我才沒有!我只是剛好看到你書房的燈沒關,想說來看一下,哪知道你不在,我才剛想回房就撞到你啦!」

他俯身在曉悠的耳邊,呼氣說道:「你來我找作什麼?」

「我……我……」

「知不知道這麼晚了還跑到男人的房間來是引誘犯罪啊?」

商紹義不斷的在曉悠耳邊呵氣,他的唇像是找著了花蜜的蜜蜂,在曉悠的耳垂上輕咬著。

「義……不是……我只是……嗯……」含糊不清的話語到了最後已變成誘人的呻吟。

「你只是怎麼?嗯?!」邪昧的言語聽起來讓人酥麻。

「唔……嗯……」回應他的只有曖昧的呻吟。

他的手隨著她的玲瓏曲線來到了她的腰,其中一知不安分的右手偷偷探進她的衣內,感受她的滑嫩。

「義!」這一聲驚呼,喊醒了商紹義也叫回了他的理智。

「曉悠……抱歉!是我太不能冷靜了!」

「哪有人到了這種時候還喊停的……」雖然滿臉通紅的像隻煮熟的小蝦般,但曉悠還是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曉悠!」商紹義喚著。

「嗯?!唔……」才剛抬起頭,那紅潤的櫻桃小嘴就被他準確無誤的覆上。

直至曉悠感到肺裡所有的空氣都要被榨乾時,商紹義才依依不捨的鬆口。

「曉悠……」

「嗯?」

「答應我,你會嫁給我!」

「嗄?!」她不相信的提高音調。

「我說……」商紹義抬起她的小臉,慎重的說道,「嫁給我!」

「你在跟我求婚?!」

「是!」

「我……」這時,曉悠卻猶豫了起來。

「你不答應嗎?」這下可換商紹義緊張起來。

「不是!不是!」她連忙喊著,然後又垂下頭怯生生的問著,「我……有這資格嗎?」

「哈哈哈哈……」他大笑著。

曉悠不解的看著他。

「關曉悠!我這一輩子只會娶你一個,也只想娶你一個,這樣你懂了嗎?」

緩緩地,她的淚落下,帶著笑容。

「我懂了!商紹義,我願意嫁給你∼∼∼」擦乾臉上的淚,現下,她洋溢著更幸福笑容。

她的笑容又看的他心癢難耐,趁著曉悠一個不注意,又是一個吻,這個吻……帶著承諾、帶著幸福、帶著兩個人的終身。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27   #7
。輕風海薇。
註冊用戶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低調華麗風 ;;;
年齡: 25
文章: 1,390
聲望值: 0 。輕風海薇。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MSN 消息給 。輕風海薇。 發 Yahoo! 消息給 。輕風海薇。
小薇是第一個 !!!

阿~~~~
天哪 !!
超好看的耶 !
天哪天哪 ><

小辰寶貝 ˇ
你一出文就是不一樣 !
噢噢噢 ~
小薇真的是愛死了啦 !

期待第三章唷 !

大推推 *
加油油 ;;;

大抱抱 ><
。輕風海薇。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29   #8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Chapter7.插曲
『你真的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哼!你……還真是愚蠢!』

「喂!把你們副總裁給我叫出來!」

曉悠看著眼前的女人,一件火紅的貼身上衣把她的波濤胸湧顯露無遺,身下那條短到不能再短的迷你短裙只要稍稍一彎身裙下立刻春光無限。

「很抱歉梁小姐,我們副總裁現在不在,可否請他回來時回電給你呢?」曉悠抱歉的看著眼前這名現下有名的女藝人,梁宜。

「搞什麼啊!外面熱成這樣我特地跑來找他,他竟然不在!」嬌嬌女發著牢騷,不情不願的走出門外。

「呼∼」終於送走了第五百一十九號嬌嬌女,曉悠吐了口氣抱怨著:「這個男人到底留了多少情呀?!我的天……總有一天要跟他好好算帳!」曉悠伸手氣呼呼的按下和副總裁室內的通話鍵。

「有事!?」濃厚鼻音從裡面傳出,可見他才剛睡醒。

「你在睡覺?!」曉悠不敢置信的問。

「我很累,而且好像有點感冒了……」

「什麼?!」她一驚,連忙衝進副總裁室裡。小手探上他的額際,關心的問:「你沒事
吧?」

商紹義嘴角上揚,一瞬間他的唇已不偏不倚的覆上那個擔心他擔心的要死的小傢伙的唇
上。

「唔……」想掙扎,卻逃不出他的掌心。

片刻後,曉悠的指拂上紅腫的唇,帶著幸福……咒罵著那個天殺級的男人!

「該死的你……哪有生病,騙誰呀!你……你這隻豬!欠扁∼∼∼」

此時的商紹義似乎又已沉沉睡去。

而罵人罵的正爽快的曉悠眼角瞥到正推門而入的女人,她連忙住嘴。

「您好,請問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

商紹義!我們走著瞧!你的第五百二十號情人來了!曉悠在心中暗自想著。

「你……」那女人才開口卻又停住了嘴。

「嗯?!請問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

不料,卻見那女人像見了鬼似的往門邊退去還朝著她大喊:「你沒死?!你竟然沒死?!」

「小姐……小姐……」曉悠疑惑的朝她走近。

「不∼不∼你別過來!」孫芝研不斷向後退著,最後,逃出門。

「奇怪……我有醜成這副德行呀?!怎麼她跑的這麼快?!」曉悠的手撫上自己的臉
頰,哀怨的問著自己。

她轉身,恰巧踩在一張紙片上。

『孫芝研,研麟電子公司,總經理。』曉悠在心中默念著。

「原來她就是研麟的總經理啊,」她想著,「不過……她怎麼會看見我就跑呢?」她還
是不解。

* * * * *


「義,今天有個孫小姐來找你的樣子,但是她一看見我就大叫:『你還沒死、你竟然沒死?!』然後跑走了耶!」窩在商紹義的懷裡,曉悠好不幸福。

「嗯?!」聞言,商紹義挑了挑眉。

其實,早在曉悠出事後的一個月,商紹義就已得知企圖謀殺她的兇手是誰,只是因為當
時忙著和曉悠培養感情就將這件事忘的一乾二淨了。現在,剛好是找時間修理孫芝研和她的哥哥孫石麟的時候了。

「而且……我覺得她好熟悉唷!我和她是不是曾經見過面呢?」曉悠還在疑惑著。

「悠,別想了,交給我去處理好嗎?放心吧!」他伸手拍拍她的臉頰。

「喔……好吧。」

商紹義笑了笑便沒再多說什麼。


「你是誰?!你快說話!你再不說話我就要報警了!」孫芝研拿著手機狂吼著。

「哼!」對方冷哼一聲,然後冷冷的像是鬼魅般的聲音傳出:「孫芝研!你也會怕
啊?!嘖嘖,還真是沒想到呢!你當初開車撞我你又不怕了?!哼!等著瞧吧,孫芝研!我會讓你以同樣代價的十倍付出的!」

「你是不是關曉悠?!你……」

「嘟……嘟……嘟……」電話傳來的嘟嘟聲打斷她的嘶吼。

「我的天哪……這個女人……天哪……」這樣斷斷續續的顫抖聲音持續了整晚。

在華麗別墅的樓下,被暗影遮住了臉孔的女人,在黑暗中發出冷笑。


「商副總……」孫芝研一身耀眼的紫,叮叮噹噹的飾品掛滿了整身,刻意展現的白皙雙
腿還有讓男人看了會蠢蠢欲動的胸前一大片雪白,奪去大多人們的視線。

商紹義卻嫌惡的看了她一眼,便沒再多看她。

「商副總……」孫芝研還是不放棄的將自己的豐滿往他的身上貼去。

「孫小姐,請你自重。」

孫芝研的身子愣在半空中,隨即又擺出笑容說:「唉呀……商副總還真是認真呢……呵
呵……」

兩小時過後,孫芝研依舊待在商紹義的身邊,卻是一臉無聊。

唉……這男人還真是無趣!孫芝研一邊玩著自己的手指一邊在心裡抱怨著。

此時,門上「叩叩」兩聲。

「請進。」

「副總,剛才有位關小姐打電話給您,說是要邀您一同共進午餐,她現在還在線上呢,
請問該怎麼給她答覆呢?」曉悠說著。

關小姐?!商紹義的眼中出現一抹狡訐。

「麻煩你幫我跟她說我會赴約,幫我抄下用餐地點及她的電話。」

「是。」曉悠轉身準備走出辦公室,才邁出一步卻又轉過身來親切的問著一旁正緊張兮
兮的孫芝研:「請問孫小姐還需要來一杯什麼飲料嗎?」

「不、不用了,我想我要先走了!」隨即,奪門而出。

「笨蛋!」曉悠小聲的說著,臉上露出不同以往的笑容。

「關小姐,」商紹義這麼叫著,「請問今天中午我們要到哪裡去吃飯呢?」

「你都知道啦?!」曉悠驚訝地問。

「你唷……」他拉住她將她放在自己的腿上,「想吃飯說就好了,幹麻還這樣問呢?都了這麼大一個關子,真是的。」

「剛才有人嘛……」曉悠臉紅的說著。

「怕什麼呢……」不由分說的他的唇覆上她的,因為這個發紅的小臉蛋讓他不又自主的
想吻下。


傍晚時分,孫芝研依照電話中對方的只是來到這間位於市區的咖啡店。

「孫小姐、喔不,現在該是叫你孫芝研的時候了。」

「你到底有什麼事?關曉悠。」

「我有什麼事?!喔……沒有,只是想找你敘敘舊,畢竟……當初我們也有一面之緣
嘛……」曉悠說輕鬆。

「你!你都想起來了?」孫芝研表面上裝的若無其事但心中卻害怕的想拔腿就跑。

「托你的福!我早在不久之前就已經全部想起來了!包括你那輛漂亮的紅色跑車。」

「你……到底想怎樣?!」

「我?!哼,你還沒資格這麼問我吧!你給我鄧大眼睛看清楚了,現在的關曉悠已經不
是以前的關曉悠了,現在的我會告訴你什麼是報復!」

「你、你敢?!」

「我為什麼不敢?!」曉悠直視著她,彷彿要把她的虛偽統統揭穿。

「憑什麼?!」

「就憑我手中的錄音帶!」她從包包理拿出一捲錄音帶,「我猜你一定不會相信,所以……我們現在就來聽聽看!」

沒等孫芝研的回應,曉悠將錄音機打開。而那些從錄音機中傳出的聲音,讓本想反駁的
孫芝研立刻刷白了臉。

關上錄音機,曉悠說道:「現在你總該相信我是憑這捲錄音帶了吧!」

「你……」

「放輕鬆嘛,我的老朋友,我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三天一到我就要將你依法辦理!」

曉悠強勢的說著,這讓孫芝研不知該如何是好,拿起包包就往門外逃出。

曉悠笑了笑,卸下自己的強勢,又變成那個原本的曉悠。

回到家中,曉悠累的倒在沙發上,完全沒察覺黑暗中的商紹義嘴角噙著一抹可怕的笑。

「曉悠,你回來啦?」

「對呀。」

「今天下午到哪去了?我下午找你卻找不著人。」

「喔……抱歉,我有事和朋友見面,沒事先跟你說。」

「沒關係,對了,媽說明天要去試婚紗呢。」

曉悠累的不想動了,隨口便回:「幹麻還試呢,之前試過的那幾套不好嗎?」

商紹義嘴角更上揚了。

「關、曉、悠!」商紹義嘴中喊出這三個字,嚇了曉悠好大一跳。

「怎麼啦?」

「你這小妮子還敢問我怎麼了?!明明就已經恢復了記憶還不告訴我!你想瞞我到什麼
時候啊?!」他一把抓住曉悠困置在自己的懷裡。

「啊!你……你知道啦?!」曉悠瞪大了眼,「你怎麼知道的?!」

「你這個小麻煩……自己洩漏的!而且就在剛剛!」這女人,竟然可以洩漏自己然後不
知道?!這小妮子可真會把人給逼瘋!

「啊!對厚……」她俏皮的吐吐舌。

「怎麼恢復記憶了還不跟我說?」他不滿的問著。

「我本來想給你驚喜的嘛!誰知道你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噘起嘴,她也不滿的表
示著。

「誰叫你偷了我的錄音帶跑去跟孫芝研見面呢!這就是你最大的敗筆之一!」他搖搖
頭,真不知道她到底知不知道「陰謀」二字怎麼寫?!

「哦∼∼原來唷∼∼」曉悠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摳」的一聲,商紹義不客氣的曲起指頭敲下她的小腦袋。

「幹麻打我頭啦?!很痛耶!」曉悠大喊。

商紹義沒理她,反而自顧自的問起事來:「對了,你今天去找孫芝研作什麼?」

「哦∼給她一點小小的心理準備啦!要她準備好坐牢的衣物啦,道別啦……」

此時,商紹義卻靠向她的耳朵,兩人親密的說起悄悄話來……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33   #9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chapter8.值得
『我真的真的很愛你!我,願意為你付出……一切!』

「日前研麟電子的總經理孫芝研小姐,因殺人未遂的罪名被警方逮捕,而被刺傷的人據說是商氏企業副總裁商紹義的未婚妻關曉悠…………本台記者陳紗紗在現場為您作的報導。」電視機裡一名身穿電台制服的女記者說著。

「啪答」一聲,電視機裡的所有色彩一瞬間消失,只剩下一幕黑幕。

「喂!我在看電視耶!」躺在病床上一身白衣白褲的關曉悠不滿的叫著。
一旁的商紹義非但沒理她,還逕自悠哉的疊起雙腳,左手拿著一顆紅潤的蘋果而右手拿著一把削皮刀。

「商紹義!我在跟你說話耶,你唔……」曉悠話說到一半嘴裡突然多了一塊以削皮去籽
的蘋果。

「安靜!專心解決你的蘋果就好!」然後,端著一盆葡萄走向另一邊的盥洗室裡。

雖然很不滿他霸道又專制的陪伴,卻又對他的貼心產生滿滿的感動。

唉……替他挨下這一刀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曉悠在心中問著自己。

白皙的手撫上肚子左側的那一道傷痕,現在想起依舊是心有餘悸。

兩天前,也就是和孫芝研約定好的日期,曉悠依照商紹義的計畫前往赴約,沒想到,卻
有超出了意料之外的事……

「不錯嘛,你竟然沒趁機逃跑,真是令人意外!」曉悠說。

「哼!關曉悠,你真以為我會和你乖乖的去警察局?!你還真是想太多了吧!」孫芝研
冷笑著說。

果然!義猜的果然沒錯!曉悠在心中暗想。

「孫芝研,那你又憑什麼認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沒憑什麼,就憑我是研麟企業的總經理,就憑我廣泛的財力、人力,這樣你懂了
嗎!」

「ㄟ,你渴不渴啊?需不需要喝點什麼潤潤喉?看你說了這麼多話我口都渴了,服務
生!」曉悠沒裡一旁氣的臉鐵青的孫芝研,反而自己叫起了服務生。

「我聽說這裡的薰衣草奶茶不錯呢,要不要試試呢?咦?!聽說蘇格蘭紅茶也不錯,
嗯……到底該喝些什麼才好呢?好難決定唷……」

曉悠假裝煩惱著該喝些什麼飲料才好的模樣氣壞了對座的孫芝研。

「關曉悠!你少目中無人!我告訴你,今天我就是賠上了研麟的家產我也要跟你拼了!出來!」孫芝研一陣威脅後突然一聲吆喝,身邊竟跑出約二、三十名黑衣大漢。

見關曉悠呆看著她的一群人不說話,孫芝研喫笑著:「怎麼樣?怕了沒?!」

「孫小姐啊,我只叫你一個人來赴約,你怎麼帶了這麼多大哥一起來呀?這麼多人這餐
廳不知道坐的下嗎?」曉悠裝傻的說著,「咦?!各位大哥來的正好,我正在煩惱不知要喝什麼才好呢,大家一塊幫我想想吧!」她勤奮的東拉椅子,西搬桌子的要大家一塊
坐下喝茶。

「關曉悠!你夠了!少在那裝模作樣,」孫芝研氣極了,一揮手就要眾大漢們一個個撲上。

突然,曉悠的手機響起,她旁若無人的接起,絲毫不畏懼一群大漢們的額上青筋。

「喂?義?!你怎麼會打來呀?嗯,對呀,和朋友在喝茶呢,就是『老地方』呀,什麼?你也要來?好哇,我想她不會介意的,那……我等你唷,掰掰。」她掛上電話,然
後放出燦爛微笑對著眾家大哥說:「不好意思喔,我男朋友說他也要來,不知道可以請
各位等他吃飯嗎?」

「商紹義要來?!」一位看起來就像是頭兒的黑衣大哥問。

「對呀,大哥也知道他啊?」

「當然當然,在黑道裡誰不曉得他呢,」那大哥竟然拉了張椅子就坐在曉悠旁聊了起
來,「他以前還是黑道上數一數二的老大呢!」

「是啊是啊……」然後一旁幾位小弟跟著附合。

「商大哥以前還跟我是同一個幫的呢!」一個小弟在一旁說著,羨煞一堆小弟。

最後……所有的人都開始和曉悠聊起來,所有的話題半句不離商紹義的英勇。

這一幕,讓孫芝研傻眼!

「怎麼會……商紹義以前竟然是黑道角頭?!我怎麼會不知道……」孫芝研嘴中喃喃說
著。

「芝研!」突然,曉悠親密的叫著她。

「少跟我裝熟!你想怎樣?」

「我沒想怎樣啊……我只是想問你什麼時候要跟我一起去警察局……你不要這麼凶
嘛……」曉悠這一會兒又裝的楚楚可憐,眼中泛著的淚水只要眨眨眼就能落下,活像個
被虐待的小媳婦。

「我絕對不會跟你去的!」

「去你的!孫芝研你以為你是誰?!敢這樣對商大哥的未婚妻說話?!」那位頭兒大哥站出來替楚楚可憐的曉悠說話。

「哼!敢情……各位大哥都想跟著孫芝研我一起到警局去了?!」此話一出,在場所有
黑衣大哥沒有一個不想打她,卻又因犯案太多不想被拖下水,往後退了一步。

「各位大哥……你們還是請先回吧!我會跟芝研好好說的,你們……別在這受她氣了。」曉悠說著。

「那好吧,嫂子,你自個兒小心點,我們就先走了。」

「嗯,不會啦,芝研不會欺負我的,各位慢走。」她笑著說道。

等到大夥兒都各作鳥獸散後,孫芝研才緩緩開口道:「倒是挺會勾引男人的嘛!三言兩語就可以把眾家大哥收的服服貼貼的,我想……你不會也是用這種方法把商紹義收去的吧?!」

「哼!我可是動口,我才不會像你出賣肉體!」剛剛的可憐樣完全不見,現下的樣子完
全是挑釁。

「你!」被人正中紅心的滋味讓她想殺人!

「我怎樣?!」曉悠還在照著商紹義的計畫演戲,絲毫未覺對座的人從包包裡拿出一把
銳利的水果刀。

「受死吧你!」惱羞成怒後的孫芝研抽起水果刀就往曉悠的身上撲去。

往左一閃,曉悠順利躲過這一刀。

可是,接連下來的幾刀,卻又讓反應不是很好的曉悠陷入重重苦戰。

「曉悠!」商紹義大吼著,看見眼前人兒的畫面讓他差點停了心跳。

「義!別過來!她手上有刀!」曉悠喊著。

「商紹義!關曉悠!你們兩個今天就是存心制我於死,那好,我就算是死也要拖一個人下地獄陪我!」孫芝研將水果刀抵在曉悠的脖子上,已經有了一條淺淺的紅痕,只要再用點力就可以讓曉悠的喉嚨上多一條無法彌補的痕跡。

「孫芝研!」商紹義緊張的大吼,「你要找就找我好了,你找曉悠作什麼?她是無辜
的!你放了她。」

「哼!她是無辜的?!這句話說的倒好聽,我的愛情也是無辜的,為什麼它就要被宣判
死刑?!」

「芝研……愛情是不能勉強的……」曉悠輕聲的說著,就怕一個用力那水果刀把自己給劃傷了。

「你又曉得?!難道你和他的愛情不是勉強的?!」

「才不是!我愛他!我和他的愛不是勉強的!」曉悠不顧被刀劃傷的危險大喊著,但,卻見幾滴血滴沿著脖子流下。

「曉悠!別再說話了,跟她這種人說什麼都是沒用的!」

「哈哈哈哈……是啊!是啊!和我這種人說什麼都沒用的,所以……我們還是一起下地獄去吧,關曉悠!」孫芝研像是發了失心瘋似的不斷笑著,那笑聲讓人不寒而慄,悲淒
的吶喊卻又猖狂的笑聲……彷彿是要毀掉一切!

手一揚,那把刀眼看就要往曉悠的心窩刺去,接著一個眼明手快,商紹義一腳將刀踢落在地,然後將孫芝研制服,但,一旁的曉悠像是驚嚇過度的有些昏厥。

「曉悠!」商紹義連忙跑過去把曉悠半攬在懷,一隻手輕拍她的臉,「曉悠……曉
悠……」

還有點昏昏的曉悠勉強扯出一抹淡笑。「我沒事,你別擔心我了,你……小心!」曉悠看見商紹義身後的孫芝研再度舉刀要往商紹義刺去,她使出全身的力推開他,結果曉悠閃避不及被刀刺中了腹部。

「曉悠!」商紹義大喊再度衝過去,接住了急速墜地的曉悠。只見曉悠緩緩的揚起嘴
角,「你……沒事就好……」接著,眼前一黑,便昏厥過去。

此時,警察也正好跑進來制住了一旁還想衝上的孫芝研,將她依殺人未遂的罪名起訴,移送法辦。

臨走之前還笑著對商紹義說道:「我得不到的幸福,其他人也別想得到,哈哈哈哈……」

但商紹義沒理她,他早已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看見懷裡人兒漸漸失溫的身軀,一向自
認最冷靜的他此時不再冷靜……


「喂!商紹義!你洗葡萄為什麼不把枝拔下來啊?」

「關曉悠!你可以再大聲一點沒關係,到時候就別怪我!」

「哼!你能對我怎麼樣啊?」曉悠調皮的就是想逗逗他,因為現在病人最大呀!呵呵!

「我就這樣……」俯身,吻住那張還想開口的櫻桃小口。

半响,商紹義才離開她的紅潤小唇。

「你、討厭啦!」她嬌嗔喊道。

看她不再蒼白的小臉,商紹義滿意地揚起嘴角,再度撫身吻住她。

「唔……」曉悠被他半摟在懷中,無法掙扎。

愛意充滿了這間病房,使其內不再是奄奄一息的沉重,而是笑容無限的幸福延伸。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37   #10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chapter9.婚禮
『結婚進行曲響起,幸福在心中流動,笑容在臉上耀眼。』

「喂!關曉悠!我說不准去就是不准去!」商紹義坐在沙發上,霸道的語氣不容任何人抗拒。

「你說不准去就不准去?!你以為你是誰啊?!哼!」

不過就是有人敢挑戰權威,一張小小的瓜子臉就在他的面前放大。

「我說我要去!」

「關、曉、悠!」小女人惹的大老爺再度暴喊。

「幹麻啦?!」曉悠沒好氣的回答。

「你為什麼非得參加什麼見鬼的你的初戀情人的婚禮?!」

「副、總、裁先生!我告訴過你不是因為他是我的初戀情人我才去的!我是因為我的朋友宋語儀才去的啦!到底要說幾次你才會懂?」蔥白小指在他的胸前用力的戳著。

「而且,你要是怕我跟初戀情人死灰復燃的話我不是叫你一起去了嗎,ㄟ,你這個人很
「盧」耶!」

看著眼前人兒不規矩的小手,商紹義用他的大掌包住了她的手,適時制止了她帶給他的
一陣「電流」。

他附身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我才不是怕你跟初戀情人死灰復燃,我是怕……你是故意去搗亂然後把人家的新娘子給嚇跑,企圖拐跑人家的新郎!」

「喂!商紹義!你欠扁唷?!」順手,奉上一粒小粉拳。

「我就是欠扁,你留在家裡扁我好了,你別出去啦!」

「少來!你別以為你的三言兩語就可以把我想去參加婚禮的念頭給打發掉。」她揮揮
手,迅速拿起沙發上的包包就往大門走去。

她的手快,但,某人的腳比她更快,在她伸手觸及門把的那瞬間一個龐大的身軀擋住了
她的去路。

「你真的要去?!」他不死心的再試探道。

「沒錯!我一定要去,不管你再問幾百遍我就是要去!」曉悠堅決的說著。

「好吧,娘子,我服輸了,」他走回沙發拿起西裝外套,接著牽起她的小手說,「我們
一起去吧。」

曉悠點點頭,扯出個大大的笑容。

* * * * *


「曉悠姊!好久不見了!哦∼∼原來是談戀愛啦?!」語儀興奮的拉著曉悠的手,在新娘的休息室裡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

「哪、哪有啊……」曉悠低垂下紅咚咚的臉,不敢抬頭。

「哈哈,果然被我猜中了!ㄟㄟ,到底是誰啊?那個然人好不好?帥不帥?在哪工作?
叫什麼名字?」

「喂……你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是怎樣?我還來不及回答耶!」

「那你有把他帶來嗎?」

曉悠點點頭,驀然,想起他俊逸的臉龐,又逕自想的出神。

「曉悠姊……曉悠姊……」

「嗯,什麼?」

「厚!看你想他想成這樣……等一下一定介紹唷!」語儀忍不住逗了逗她。

「好啦!」

而另一邊,兩個過分英俊的男人各自疊起修長的雙腳坐在圓桌的一邊,互相看著對方。

「還真是想不到,你竟然會來?!」那名身穿白衫和黑西裝外套的男子首先開了口。
他,就是今天婚禮上的男主角,白軒曜。

「哼!連你這種直說「結婚是戀愛的墳墓」的人都能結婚了,我出現在這種場合上已不
是什麼怪事了吧!」他哼聲道。

白軒曜笑著搖頭。這傢伙,脾氣還是一樣衝嘛!真是的,一點改進也沒!不過……這小
子會出現在這還真是讓人嚇到會屁滾尿流的!認識他的人都知道,要他參加這種無聊婚禮他絕對是抵死不從!那他今天……到底是被誰『拐』來的?!

白軒曜想著,唇也越來越上揚。

「喂!豬頭!把你礙眼的笑容收起來,等一下最好不要給我看到!否則我就把你門牙打
掉在地!」商紹義看著他的笑容,忍不住想一拳揮上!

「礙眼的笑容?!」白軒曜一愣,天哪!這傢伙……我到底是招誰惹誰了我?!

「你是更年期到了喔?!」

「****才更年期!」商紹義斜瞪了他一眼。

「不然火氣這麼大?!連我笑你都要管!」

「我只是不希望你等一下又去「迷惑眾生」,拋下你的新娘子不管!」商紹義突然笑
笑,覺得自己的理由說的真好!

「去你的!你才注意一點吧!別把我的老婆從婚禮上給拐走了!誰不知道你想拐她!」

「你……」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商紹義接起。

「喂?」

「義!你那裡好了嗎?」曉悠的聲音從話筒裡傳來。

「你指的是今天的男主角嗎?還是我?」聽到曉悠的聲音,商紹義的臉龐瞬間變的溫
柔,也忍不住露出自己的邪惡因子。

「別鬧了啦!當然是指新郎囉!」

「如果你是說那個前一秒還在跟我說話下一秒就毫無形象吃著他手中的漢堡的白軒曜的
話……那他已經好了!」他瞥了一眼正狼吞虎嚥的友人。

「喔……那你現在有空可以過來一趟嗎?因為語儀說他想要看看我的……我的……」曉
悠的聲音漸漸變的像蚊子一般大小音量。

「厚!曉悠姊,我只是要看看你的男、朋、友,有這麼難說出口嗎?」語儀的大嗓門透
過手機傳來,還是一樣彷彿會震破人的耳膜。

「ㄜ……那個……你都聽到了吧?」曉悠羞答答地問著。

「沒有!我什麼都沒聽到唷!你可以再說一次嗎?」商紹義掏掏耳朵,準備好好聽清楚
他的小女人為他準備的稱呼。

「你是故意的?!」曉悠氣呼呼的問著。

「好像是吧……你不說我就不過去囉!」商紹義已經可以想像曉悠氣呼呼而且想揍他的
樣子,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啦?!」

「好啦好啦,不鬧你了,我一會兒就到,對了!順便問問新娘子,需不需要把她的餓死
鬼新郎打包過去?」再度瞥了眼那個吃死人不償命的傢伙,天哪!這傢伙到底是幾頓沒
吃,餓成這個樣子?

「語儀說好啊,還有別讓他再吃了!就這樣囉,我們在休息室等你們。」語畢,曉悠掛
上電話。



「怎麼啦?」坐在觀眾席上,商紹義看了看坐在右邊發呆的曉悠,他輕輕的拍了拍她的
臉頰。

「嗄?!沒有啦……只是……」她又低垂下頭,不語。

「是不是沒想到我和語儀曾經是情人?」

曉悠抬頭,接著點了點頭,又低下頭。

「其實我也沒想到你和軒曜曾是情人……」他見身旁的小妮子抬頭看著他,便繼續說
下。

「你可能不知道吧……軒曜和我是很多年的好友,我們從高中就認識到現在了!」

「咦?!」小女人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狀況。

「你咦什麼?」他看了她一眼,「我只是要告訴你,如果你現在想反悔的話我不介意
啦,反正我和他是好友,再說他的新娘子又是我的舊情人,我可以將就將就!」

「ㄟ!怎麼可能反悔!我告訴你唷,我這輩子是纏你纏定了!所以,你別再想舊情人
啦!你現在眼中只能有我、心中有我、夢中有我還有只能想我!」曉悠的兩隻手放在他
的臉上,用力的把他裝的無所謂卻滿是不捨的雙眸對向自己。

他反手握住那雙放在他臉上的小手,有些顫抖著,有點不敢相信的問:「真的?」

「我發誓,如果我騙你的話……我睡覺會被棉被悶死、吃飯被飯噎死、喝水被水嗆死、
吹頭髮被電死、恩……還有……」

「還有?!我的天,我的親親老婆啊!算我拜託你囉!別再說下去了,你再說下去好像
我真的很不相信你!」

「本來就是……」她小聲的嘀咕著。

「你說什麼?!」雙眸危險的瞇起,看著她。

曉悠被嚇到似的,顫抖了一下,連忙說道:「沒,我什都沒說!」好危險的男人!老
天!嫁給他我會不會不能活著走出家門呀?曉悠想。

雙眸再次瞇起,看見眼前的人兒還在想別的事而不是看著他,霸道的俯身吻住她。

「唔……」大廳廣眾之下,她的街頭初吻,被霸道的奪走。

不容她的掙扎,雙臂將她摟的更緊,直至榨乾她肺中的氣才帶著眷戀離開她的唇。

「討厭啦!」小女人依偎在他的懷中,嬌嗔著。

「我,也要你的眼中只有我、心中只有我、夢中只有我還有……只能想著我!」商紹義
在曉悠的耳邊說著。

「我……答應你……」曉悠害羞的將頭埋近他的懷裡。

此時,這對佳偶遠遠比台上正說「我願意」的新人更加奪人眼幕。

突然,一片嘩聲四起,引得甜蜜中的商紹義和曉悠兩人也抬起頭來看個究竟。

「天!」曉悠一聲驚呼。

原來,是新人不甘示弱,不想讓人奪走今天主角的位置。

看著眼前的一男一女吻的難分難捨,又看到白軒曜在百忙之中抽空丟了一眼給他,如果
不是礙於這裡是公共場合商紹義可能會一腳把他踢飛!但,他不能,所以只好……
又一片嘩聲四起,才剛呼吸到新鮮空氣的曉悠就又被帶入那個熟悉且溫暖的懷中,然
後,又是他的唇覆在她的唇上,不過這次,曉悠可是先探出她的丁香小舌勾引他的唷!


婚禮結束後,大家便分道揚鑣,曉悠坐上商紹義的車,走前還依依不捨的向今天的新人們道別。

「語儀,恭喜你唷,軒曜是個很好的人,你一定會很幸福的!」

「喂!別誇那個傢伙!」商紹義在一旁抗議道。

語儀笑笑,「紹義哥也是,你也會很幸福的,曉悠姐!」

「語儀,別說別的男人的好話啦!我會吃醋唷!」白軒耀在一旁不滿叫著。

兩個女人笑著,眼神在空氣中傳達交換彼此的祝福。

車上,曉悠不滿的問著身旁的司機:「你為什麼不能像軒曜一樣承認你在吃醋?」

「我才沒有!」倔降的男人,總是不低頭!

「哼!」曉悠懶得理他了,只好轉過頭靠著座椅打了個小盹。

見曉悠已沉沉睡去,他忽然笑開了臉,右手輕捏她的鼻子,寵溺的說:「悠,偷偷告訴
你,我……真的會吃醋呢!」

不知道曉悠是不是聽到了,她原本酣睡的臉上出現一絲笑容,一絲只屬於幸福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41   #11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chapter10.我愛你
『眼前的你請看著我的眸,我想大聲宣告,你是我的所有!』

「喔嗨唷∼喔嗨唷∼喔嗨唷……」床頭櫃上的手機鬧鐘準時無誤的在七點整響起。

「別吵……再讓我多睡一會兒……好累……」曉悠含糊的說著,一隻手無力地舉在空中
揮揮。

「你睡,我去關。」商紹義帶著寵溺的溫柔在她額間輕吻了一下,一之大手越過她關上
了不停道早的手機鬧鐘。

再躺回原本的位置時大手順帶一攬,將可人兒帶進懷中。而曉悠也緊緊的依偎著他,在
他的懷裡找到一個最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商紹義笑著,也隨後跟上她的腳步補回昨夜的一夜未眠……

等到商紹義再度醒來時已是日正當中的十二點。

他抬起頭看向手機鬧鐘,分針正朝12點01分邁進。

「已經中午啦……」他停頓了會兒,「我出去幫曉悠買午餐吧,她昨晚和今早都沒吃呢!」喃喃的說著,溫暖的大掌撫上她的臉,雙眸帶著疼惜和憐愛。

「唔……」一聲呻吟,曉悠翻過身,胸前的棉被被這動作給拉下了些。

而她胸前的大片雪白,也引起了男人已甦醒且蠢蠢欲動的慾望。他細碎的吻一個一個的落在曉悠的唇、頰、頸……

「唔……走開……」曉悠像趕蚊子似的又揮揮手,企圖趕走這個正在吃她豆腐的「蚊
子」。

沒想到這「蚊子」不但趕不走還越來越囂張,不斷在她的胸部上方進行攻擊。

直到,曉悠終於受不了,睜開眼睛。

「啊∼∼∼商紹義!你在做什麼?!」曉悠拉緊身上的被子,用被子將自己從頭到腳包
的密不通風。

「享受。」他笑道。

「享受你的頭啦!你怎麼會在我家?還有,你幹麻在我家裸體?!」曉悠躲在被子裡害羞的質問著。

突然,曉悠被商紹義壓制在床,他把她身上的被子拉下至頸,充滿火紅慾望的眼中卻又
帶著憐惜地看著她頸上的紫黑色印記。

「昨晚……弄痛你了……現在還會嗎?」他帶著歉意而又溫柔的語氣詢問著。

曉悠一臉羞紅的別開了臉,她想起了昨晚熱情的吻、無法抗拒的前奏還有……火熱的激情,也想起他昨晚霸道的溫柔……

「不、不會了……」曉悠小聲的說著,臉上帶著不同以往的小女人的羞怯。

看著她的羞怯,他滿意的笑了笑,而原本還殘有些許憐惜雙眸此時蕩然無存,只剩下一
片火紅的愛意和慾望。

輕柔的吻上曉悠的唇,大手也開始不安分了起來。曉悠害羞的閉起雙眼,還是有些生澀
的回吻著他,她明白接下來的事,而她也願意將自己給他……

房間內上演著兒童不宜的畫面,外頭的太陽也因而羞紅了臉,躲進雲中。

* * * * *


「想吃什麼?」曉悠挽著商紹義的手,兩人甜蜜的在細雨的午後在街上散步。

「我想吃你……」商紹義突然把頭靠在曉悠的肩上,一張一合的唇有意無意的碰觸著她
的耳垂。

「討厭啦!」曉悠嬌嗔著,「人家是正經的問你想吃什麼耶!」

「我也很認真的回答你啊……」

「義……人家真的肚子餓了!想要吃東西了啦!」曉悠哀求著那個賴皮的大男孩。

相處了這麼久,其實商紹義私底下並不像平常上班時那麼的嚴肅,反而可愛的像個小孩,有時賴皮的讓人恨的牙癢癢。想到這,曉悠不禁笑了笑,但她就是喜歡上這個男人,喜歡上這個大男孩!

「在笑什麼?」商紹義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曉悠轉過頭,看了看這個她好愛好愛的男人,笑著說:
「我在笑你,笑你為什麼這麼像個小孩。」

「我是小孩?!你剛剛難道沒看我……嗯?!我這樣還算是個小孩嗎?!」商紹義突然的把她擁進懷。

「厚∼你很色耶!我不是說那個啦……」曉悠紅著臉垂打他的胸膛。

「我不跟你說了啦!我肚子餓了!」曉悠把頭埋進商紹義的懷裡,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
靠著。

「好好好,我們去吃西餐,好不好?」他的大手溫柔的順了順她及肩的長髮。

「不要!我想吃麵!我想吃媽煮的麵……」曉悠的聲音有些哽咽,放在商紹義胸膛上的
手緊緊的抓住了他的衣服。

就在莫于琳將曉悠送到商紹義家的那天,她也搭乘飛機飛往他處,至今,都沒有寫過一
封信來更別說是一通電話了……而後恢復記憶的曉悠,也找了最好的人手去尋找她的下落,不過,至今下落不明。

商紹義知道曉悠想媽媽了,他將頭低下,在曉悠的耳邊說:

「走吧,我們去找媽,請媽煮麵給你吃,好不好?」

曉悠抬起頭,一雙大眼裡充滿淚水,看的商紹義好心疼。

「真的嗎?」曉悠不敢相信的問了問。

「當然是真的,不過你得答應我,等我們找到媽也吃了媽煮的麵以後,你要穿上婚紗和
我一起走入教堂。」他伸手將她臉上的淚拭去。

「我、我答應你……」曉悠害羞的低垂下頭,再度將頭埋進他的懷裡。

「義!我愛你……」曉悠小聲的說著,卻被耳尖的商紹義聽見了。

「什麼?!再說一次!」商紹義故意說著。

「我愛你……」曉悠又說了一次。

「再大聲一點!我沒聽的很清楚。」

曉悠抬起頭,見他一臉壞樣的笑容,忍不住鼓起了腮幫子,「我不說了!」

「真的?!那我突然忘了要怎麼去媽那裡了!」商紹義轉過身,裝出一臉無辜。

「喂!你很過分耶!」曉悠生氣的叫道。

「只要你把剛剛你說的話再說一次我可能就會想起來了喔,怎麼樣啊?!」

「好,我說!」她鬆了鬆緊握著的拳頭,深深吸了一口氣,喊著:「商、紹、義!我∼
愛∼你∼」

這下子,街上所有人的目光焦點全都集中到他們兩個的身上來了,看的曉悠將頭三度埋
進商紹義的懷裡,說:

「我們快走啦……好丟臉……」

「哈哈哈哈……」商紹義毫無顧忌的笑著,彷彿所有目光都不在,整條街上只剩他倆。


巴黎—馬德蘭教堂

一名婦人正坐在教糖最前頭的椅子上,雙手十指交握著低垂著頭,替人祈禱著。

「親愛的主,請您用您最神聖的力量保護我的女兒,關曉悠及她的愛商紹義,我在這裡替他們祈禱,阿門。」婦人在胸前畫上了十字。

「媽!」突然的呼喊讓莫于琳睜開了眼。

「曉悠?!」莫于琳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她朝思暮想的寶貝女兒。

「媽!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曉悠激動的上前緊緊抱住了她,眼淚再也忍不住的
奪眶而出。

「我也是……我也想你,你最近好嗎?」莫于琳也擁緊她。

「我很好,我真的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

相擁的兩人不斷落淚。

「媽!」商紹義的聲音介入兩人開心的淚水中,「您就趕快去煮麵吧!不然……我不知
何年何月才能娶到我的小妻子!」他笑著說道。

「你們兩個要結婚啦?!」莫于琳一陣歡喜,想不到自己的女兒將要作為人妻,淚水又
因歡喜而湧上。

「還沒呀!只要媽你不煮麵給我吃他就娶不到我!」曉悠俏皮的吐出舌頭對商紹義笑了笑。

「媽∼您快去煮吧!拜託您了!」商紹義拜託著莫于琳,逗的莫于琳好開心。

「放心吧!我怎麼會讓你這個女婿跑了呢!現在就回家去,我煮麵給你們吃。」

「媽!」曉悠抗議的叫著,「我不要這麼早嫁啦!我還想陪你耶!」她緊挽著莫于琳的
手。

「媽,我載您回去,快快快!現在就去吃麵,我也打電話回台灣準備結婚事宜。」商紹
義也晚著莫于琳的另一隻手,就往停車處走去。

「喂!商紹義我還不要嫁啦!」

「抗議無效唷!」

「厚∼∼」

「厚什麼厚!我說無效就無效!」

「ㄟ,你……」

一旁的莫于琳看著這對新人心中的大石頭落了地。

「萬能的主,謝謝您讓我在癌症末期所剩下的三個月生命中還可以看到我的女兒如此幸
福,謝謝您,阿門。」眼泛淚光的她,努力眨掉眼中的水滴,將她的女兒及女婿的模樣用力的記在腦海裡,希望她自己永不忘記他們。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42   #12
紫隱影
豆論大學生
 
紫隱影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06
您的住址: 沒有人的無名小鎮 。
年齡: 23
文章: 1,795
聲望值: 331 紫隱影 身上有一圈迷人的光環哦
發 Yahoo! 消息給 紫隱影
這真的不是抄來的!?

太好看了說!
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不完美因此美麗。」


世界末日什麼時候到來

巫婆沒有好的下場,為什麼
紫隱影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44   #13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chapter尾聲.幸福日子
『我的人生因為愛上你,變得更幸福,也因為你,讓我知道被愛真的很幸福!』

「我的媽呀!累死我了啦!」曉悠把手中所有的購物袋往沙發上一丟,人馬上就往床上倒去。

「有這麼累?!」跟在曉悠身後同樣提著大包小包的商紹義,也將袋子放在沙發然後坐
在床邊,眼中情波似柔水的看著床上的可人兒。

「真的很累,尤其是走了一整天的這雙腳,又痠又痛的,看來我可要好好睡上一大覺,
才能補回我今天的疲勞!」曉悠誇張的說著。

忽然,一雙大手在她的腳上又捏又垂了起來。

「這樣舒服嗎?」商紹義問,有些心疼他的小妻子今天走了一天的路。

「嗯嗯,好舒服唷……」曉悠閉起眼享受著這樣的溫柔。

「義!我跟你說唷,今天去的香榭麗舍大道、凱旋門還有剛剛的艾菲爾鐵塔我都好喜歡唷,我們明天要去哪呀?」

「不是累嗎?你還要去啊?」商紹義擔心的問,怕曉悠會累昏在街上。

「才不會勒!玩歸玩、累歸累,反正我休息一晚上明天就又活蹦亂跳啦!」曉悠興奮的說著,突然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變的沉重起來。

「對了,明天……好像不能再待在這了!要回台灣看媽咪呢!」

想到一年前莫于琳不捨的眼淚,還有慎重的交代自己要幸福的話語至今仍在耳邊回盪,就像媽咪還在身邊從沒離開自己往天國陪爸爸去了。思及此,曉悠的眼眶中又盈滿了眼
淚。

「別哭了……我們……明天就回台灣去看媽,所以你現在不准哭了喔,不然眼睛腫起來
可是會讓媽以為我欺負你呢!」商紹義故意輕鬆的說著,悄悄的帶走曉悠的傷心。

「噗」的一聲,曉悠忍不住笑出來,然後看著商紹義說:

「又沒差,反正你本來就欺負我呀!」

「我哪有啊!」他委屈的說。

「誰欺負誰還不知道哩,明天我就要到媽的墓上告你一狀!看你這小女子還敢不敢欺負
我!」

「哇哈哈……我要去欺負你了喔,你別跑!商紹義,你不准跑,你回來!」曉悠追在商
紹義的後頭,摩拳擦掌作勢要打人。

「來呀來呀,你追不到我,你這個小短腿,回家再好好練個三、五年再來追我吧!」商
紹義跑在前頭輕鬆的說著。

「你站住∼∼∼我今天如果追不到你我就不叫關曉悠!」

「好吧,那你就叫商太太囉!哈哈哈哈……」

房裡充滿著兩人的笑鬧聲,原本的哀傷被沖淡,剩下的除了滿滿的愛意外還有滿滿的幸福洋溢在兩人身上。

THE END﹌

--------------------------------------

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呢?!
一定要給辰楓我一個建議唷!︿︿
還有,希望大家會喜歡!

         By:夜辰楓(笑)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46   #14
紫隱影
豆論大學生
 
紫隱影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06
您的住址: 沒有人的無名小鎮 。
年齡: 23
文章: 1,795
聲望值: 331 紫隱影 身上有一圈迷人的光環哦
發 Yahoo! 消息給 紫隱影
耶!

第一!

我要第一!
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不完美因此美麗。」


世界末日什麼時候到來

巫婆沒有好的下場,為什麼
紫隱影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20, 22:47   #15
夜辰楓﹋
豆論國小生
 
夜辰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6
您的住址: ↗@火星@↙
年齡: 26
文章: 270
聲望值: 196 夜辰楓﹋ 星途閃耀夜辰楓﹋ 星途閃耀
發 Yahoo! 消息給 夜辰楓﹋
引用:
作者: 。輕風海薇。
小薇是第一個 !!!

阿~~~~
天哪 !!
超好看的耶 !
天哪天哪 ><

小辰寶貝 ˇ
你一出文就是不一樣 !
噢噢噢 ~
小薇真的是愛死了啦 !

期待第三章唷 !

大推推 *
加油油 ;;;

大抱抱 ><


海薇﹋
第一名呢!可不可以請你吃糖糖呀?!
哈哈∼

只要你覺得好看就好了!︿︿
辰覺得好高興唷!

我會繼續加油唷!
那,海薇∼
給我抱抱∼∼︿︿

抱:)
偷香一個!︿︿
__________________
笑淚交織在其中
愛恨糾纏在裡頭
有誰敢說...
自己最懂愛情?!


我滴文:
走出黑暗的愛*﹌
£愛上天空的魚未完
愛情One More Time!
夜辰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22:51.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