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轉貼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評分: 主題評分: 2 票, 平均 5.00 分。
舊 2006-07-31, 21:01   #11
﹋夢×晴兒﹏
豆論大學生
 
﹋夢×晴兒﹏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06
文章: 1,294
聲望值: 250 ﹋夢×晴兒﹏ 星途閃耀﹋夢×晴兒﹏ 星途閃耀﹋夢×晴兒﹏ 星途閃耀
第9章

--------------------------------------------------------------------------------
  「你們好親密哪!簡直形影不離。」關立美雙手合十,羨慕地看著軟趴趴地半伏在沙發上的莫寶莉。

  莫寶莉呈現無力狀,沒有回應關立美羨慕不已的話。

  能和關立威真實的在一起,到現在她偶爾還是會覺得這美得像夢,因為他是跳過「我在乎你」、「我也愛你」、「我們交往吧」,直接就來到——把衣服脫了吧。

  談戀愛談到基本步驟這麼空空洞洞的,她還真是頭一個,可是每到夜裡,讓他徹底寵愛後,那受盡佔有的慵懶無力感,又把空洞處一一填滿,全部填平後,就看到幸福。

  矛盾,但熱戀中的女人好像都這樣,唯恐難得等到的幸福稍縱即逝,特別是女人趨之若鶩的他,換作其他獨佔欲強的女人,一定會加強戒備,甚至對所有女性發出敵意,怎麼可能像她現在這樣,不做猜疑地與他妹妹談天說地。

  其實每回激烈的寵愛,就是她的定心丸,不過卻有後遺症,四肢無力不說,害她老是上班遲到。

  對他嬌憤抗議幾次,他竟然就直接把她的工作幹掉!背後替她跟家具行申請一個月手術龐大的「隆乳」假,只為了讓他耳根清淨一個月。

  惡毒!

  嚇得她後來都不敢對他抗議什麼,否則邪惡的他不知又會在她背後對她施展什麼魔咒,教她以後連門都不敢出,只能乖乖待在家等他回來。

  「老哥前天說,你炒那個螺肉不夠辣。」

  「什麼?」居然又批評她的手藝,臭男人,稱讚一下是會出人命嗎!?

  「我覺得你該教老哥認一下青菜,他老是把大蒜看成蔥。」

  「喔……」她漫不經心的回應,心裡猛想:下次在螺肉裡放朝天椒!

  「寶莉,你們什麼時候要結婚啊?」

  莫寶莉呆住。

  「等等,有電話,我去接。」關立美丟了一顆問題炸彈,把莫寶莉給炸傻後,就跑去聽電話。

  忽然間,她失神眺望窗外悠悠蒼穹。

  結婚?立美剛剛好像有提到這兩個字。

  但為什麼突然她有股好遙遠的感覺?

  她連他的承諾都還沒聽到,就想結婚?

  是的,她很想,可是中間會有很多缺憾,畢竟他跳過太多情人該做的浪漫舉止。

  他的工作是有點忙,但偶爾抽出一點時間應該不難做到,之前不是陪她去菜市場的嗎?雖然最後被害到慘到不行,可他就是抽時間去了,所以,他是有時間陪她浪漫一下的,但她怕自己一問,他就會說她膚淺!

  大男人,不是邪惡就狡猾,不是囂張就霸道。

  陪她看電影?

  不可能。

  牽手逛街購物?她作夢!

  抱在一起看日出?

  哇哈哈哈……

  關立威這豬八戒!想到就一肚子氣。

  「寶莉,家凱哥打電話來說,我哥他沒那麼快回來,所以叫你不用這麼早煮菜。」

  「是喔。」莫寶莉故意懶懶點頭,心裡之前的火氣沒消,現在又更嘔!

  死關立威,他就沒有別的台詞好說嗎?什麼叫不用這麼早煮菜,她又不是他的歐巴桑!一天到晚都在煮菜!

  「因為臨時出了一點事要處理。」關立美回到位子上,打開電視。

  「是喔。」

  「出了一點小車禍。」

  轟地一炸!

  小人兒彈跳起來,抓住關立美準備拿零食吃的手不放,急問:「你騙我的對不對?這一切都不是真,你只是在開我玩笑對不對?」

  「真的呀!哥他開車時,因為有人闖紅燈,所以不小心出了車禍。」

  莫寶莉心口陡地一緊,好生激動。

  「那麼立威有沒有受傷!?頭有沒有撞傷、有沒有腦震盪現象、他現在人在哪間醫院、傷得嚴不嚴重!?」

  關立美見情況有些失控,趕忙反握她的手,肅穆安撫:「寶莉,停!鎮定,我哥不是去撞山,他真的沒有去撞山,你鎮定,他很好,也沒事。」

  「真的?」她稍稍緩下激動,但口吻仍是有些許不放心。

  「是有人突然闖紅燈,不過還好哥反應快,及時煞了車。」

  「沒事就好。」莫寶莉終於鬆口氣,緊揪的心頭亦隨之恢復平靜。「那……對方傷得怎樣?」

  「只是一點小擦傷,哥送人家回去了。」關立美低頭一看,哎呀,她的洋芋片都掉到地下了。

  「這樣啊……」莫寶莉撫著下巴,想到這個社會人心的黑暗面,接著道:「雖然不是立威的錯,可人家受了點擦傷,有沒有給對方一點醫藥費?我覺得這樣會比較好。」

  「聽說有拿出十萬塊支票給對方家長,但人家不收。」

  「為什麼?」

  「家凱哥說對方是女孩子,還很標致,詳細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關立美左右瞧瞧,鬼祟地低聲說道:「可是依我猜測,可能有什麼內幕。」

  「內幕?」莫寶莉的心緒不禁出現雜亂現象。

  「嗯。」關立美用力點頭加以強調。

  「你覺得有什麼內幕?」

  關立美挨向莫寶莉,以手掌半遮小臉,輕聲說道:「愛情片裡,有很多情節都是這樣,女主角突然出現在馬路上,然後給開保時捷的英俊男主角撞到,最後嫁入豪門!」

  「不可能。」莫寶莉雖這麼反駁,心卻已涼了一半,「如果真如你預測……那麼,以後想嫁入豪門的美女,首先不就要——」

  「出去給車撞!」關立美堅信不移。

  然後全國殯儀館大爆滿……

  www.4yt.net☆ www.4yt.net☆ www.4yt.net☆

  關立美那一番臆測,莫寶莉知道她只是拿了愛情片中常有的情節做比喻,現實生活不可能會這麼巧,可她就是有些疙瘩。

  再想想,立威那張俊臉,總是這麼容易把女性們迷得神魂顛倒,而且聽說對方是很標致的女性,會不會也是對他心動了,所以才不願收下一分一毫,想給立威一個好印象?

  倘若立威對人家的好印象深刻了,那麼,就會如立美說的那樣,很有可能上演羅曼史劇情,彼此由陌生到熟識,由欣賞到相愛,最後,女子就開開心心,超級幸福地嫁入關家豪門;而她莫寶莉就死去活來地大噴淚水,浪跡天涯——

  「你又在發什麼呆?」

  莫寶莉握著沾滿洗碗精的盤子的手顫了一下,低頭看著那雙緊緊纏繞她腰部的手臂,「你來廚房要拿什麼東西嗎?」

  關立威從後頭如找到獵物的豹子,嗅嗅她粉頸上的體香。

  「來看你洗碗,不行嗎?」他頑皮的以俊挺的鼻樑,摩蹭著她的耳朵,隨即就將這小耳珠含入口中,吻了又吻。

  「立威!」她摻著嬌氣低聲抗議,全身敏感地緊繃。

  他確定只是來看她洗碗?還是想像洗澡那樣,把她體外體內,都洗的徹底?

  她可是還有好多家事沒做啊!

  「立威,這裡是廚房……」她冷靜提醒他,身後的吻卻在灌醉她。

  「我知道。」大手鑽進衣內,開始在胸前搗蛋。

  「我正在洗碗……」胸前突然受到侵襲,教她不住曖昧低吟。

  「我知道。」所以厚實手掌也在忙著揉洗胸部,各忙各的。

  「那……你想不想幫我洗一下碗?」

  然後,大手離開了,高大身形馬上走了出去。

  差一點就火上身的莫寶莉,頓時氣瞪著自動熄火的頎長背影。

  待她洗清所有碗筷後,走出去朝準備組裝遊戲機的他,撅著嘴說道:「你幫我洗一下碗又不會怎樣,這樣子我就可以去曬衣服,分工合作節省時間不是很好?」

  「我今天很累。」

  「你每次都說你很累。」然後夜晚就精力特別充沛,結果就是她很累。

  「下午那場小車禍,搞得我頭大,送人回去,沒想到對方的家住這麼遠,在車上又哭不停,整路都在買東西給她,又不是她爸。」

  一提及這件事,莫寶莉就沉默下來。

  他為什麼要對人家這麼好,還整路都在買東西給人家……

  「寶莉,我另一條螢幕線你收到哪裡去?白色那條。」

  難道就因為人家長得很標致?

  「寶莉!」他扯扯她的衣服。「我在問你螢幕線你有沒有看到?」

  她回魂瞠大眼,「我有在聽哪,下午管叔在玩,我打電話問問他。」

  莫寶莉撇撇嘴,拿起電話,不經意發現一個女用髮夾,胸口一悶,轉頭問他:「立威,這髮夾是誰的?」

  他皺起眉頭想,不一會,挑眉道:「就是我今天送回去的那位女孩的,她留在我車上,明天把它送回去。」

  「她家不是很遠嗎?」她驚道,心裡好酸,似乎整壇醋倒下來這麼酸。

  「否則要怎麼辦?我今天已經領教過她的哭功了,還跟我要走手機號碼,萬一發現她的寶貝髮夾不見,我的電話鐵定被她打到燒掉。」

  「你怕她哭,所以就準備千里迢迢的送東西過去?」她愈聽愈難受,立美的預測好像真的快應驗了。「對方是不是真的長得很標致?」

  他頗具深意地注視眼前的清秀臉孔,「我心目中的標致並不是她那樣,不過她長得倒是很可愛,容易哭,也容易笑。」

  她震撼地往後退,「所以你心動了,對不對?」

  「你到底在說什麼?」他聽得一頭霧水。

  「不然那位女士為什麼不收你的支票?她一定也對你有意思!」她不該提這個,可她就是忍不住吃醋。

  「支票對她來講也沒用——什麼女士?」他瞇起銳利黑眸,仿佛已經察覺出雙方的話題有極大的落差。

  她垂首,喃喃自語著:「跟立美猜的好像……」

  「立美猜什麼,說來聽聽。」他環胸,捺著性子等她說明。

  她身子一僵,沒想到他耳朵這麼銳利,碎碎念都被他聽到了。

  「我在等你說。」

  一對上他突然正色的表情,不知怎地,她竟有莫名的心虛,好似做錯了什麼事。

  「她說……愛情片裡有很多橋段是這樣,漂亮的女主角不小心給開保時捷的英俊男主角撞到,就這樣認識……然後……」

  「然後怎樣?」他挑眉,拿起扇子搧呀搧,氣定神閒的十分不尋常。

  「然後人家就開心地嫁給那位開保時捷的男主角。」她愈說,聲音就愈小,更加不敢正視他的眼睛,心中有股說不出的不祥預感。

  「漂亮!所以你擔心對方會因為喜歡我,想盡辦法嫁給我?」

  「我……」她霍地被他精準的猜測給中了一箭,欲言又止。

  「又害怕我會心動,不要你,娶她進門?」

  「我……」又中第二箭。

  「最後我就等著接法院傳票通知,準備上法庭。」

  「為什麼要接法院通知?」

  霍地,他暴吼:「因為對方家長一定會去告我誘拐未成年少女!」

  她震驚地張大嘴,無言以對。

  「十歲!她只有十歲,我都可以做她爸了!我要是十年前就把你吞了,我們也生得出十歲的小孩,懂不懂?」

  「幹嘛去講到生小孩,而且這又不是人家說的……」莫寶莉臉不禁紅了起來。

  被人罵到還會害羞得要命的,她還真是古今第一人,但是一看到他很想把她修理一頓的樣子,心就緊張得猛烈跳動。

  「那麼,寶莉,我們現在來。」

  「來什麼?」

  他陰惻惻地冷笑,「我們來玩我們的橋段,你過來讓我脫光衣服綁起來,在梁柱上吊個三天三夜,最後一臉很滿足的嫁給我。」

  「啊?」她猛地抬頭,被煽情的橋段惹得耳根子都發紅,「我又沒病,為什麼給你弔起來,我還會一臉很滿足的嫁給你?」

  關立威拿起扇子,猛打莫寶莉的頭。「是不是?妳都會這樣覺得,那為什麼沒事跑出去給車撞還可以開心成那樣?車主沒氣到揍死她就偷笑了!」

  莫寶莉癟著嘴,揪著衣服,嘴裡囁囁嚅嚅,很是委屈。

  「又不是故意出去給車撞,而且故事一定還會有浪漫的後續,當然不只這樣……」

  「我只覺得我的車子會被刮花。」

  「關立威!」她突然握拳跳腳。原本這橋段她還蠻喜歡的,可他就是喜歡拿冷水去澆,大大破壞她的夢想。

  「怎樣?」

  「你的車有比女人的夢想來得重要嗎?」

  「車子四輪傳動,夢想一戳就破。」他揚起劍眉淡道。

  「你……你……」她氣得指著那張俊臉,卻你了老半天罵不出來。

  「你要勇於面對現實。」

  「我今晚不要跟你說話了!」

  「只有今晚?」

  莫寶莉心下一怔,他傲然的語氣像是早已算準,她只捨得今晚不跟他說話,完全將她看得透徹,好不甘心——

  「明天、後天,大後天,我都不會理你了!」她不知道為什麼,他越冷靜,就越讓她手足無措。

  「我以為你會說一個禮拜。」

  她顏面為之僵硬。她在他心裡,難道就是這麼依賴他?就這麼不能沒有他?連想什麼、做什麼,全都被他看透透……

  那麼自己呢?他想什麼,做什麼,她都一無所知,完全猜不到他到底有多重視自己、到底愛不愛自己……

  她怎麼這麼失敗?怎麼這麼不爭氣?

  不,她一定要讓這驕傲過頭的男人知道,她沒有他,日子照樣過得下去!

  「我永遠也不要跟你說話了!」

  可他依舊冷靜,看著莫名其妙火冒三丈的小女人,「你說完了嗎?」

  「說完了!」

  「不是不要跟我說話了?」

  「對!」

  「那你還在說?」

  兩人沉默相望一會。

  小女人氣翻了天,指著悠哉轉身走往大門出去的男人,大聲喊叫:

  「關立威!我恨死你了!」

  他頭也沒回,一派傲然地往皇林巷道走著,然後進入其中一間別墅。

  裡面的幾位男士,個個手持文件,乍看之下像是在商討公事上的事宜。

  「老大,你的莫小姐在吵什麼?這邊都聽得到。」

  「等等她自己就會後悔,自動氣消。」關立威依舊平靜,伸手奪走部屬的文件,低頭端詳,「這個提議應該稍微修改一下。」

  兩個小時後,趴在窗口的幹部發出驚語:

  「老大,你的莫小姐跑出來了。」

  關立威沒動靜,仍是繼續商討公事,好像算準這小女人根本逃不出他手掌心似地平靜。

  「老大,你的莫小姐開始發動她的小ㄅㄨㄅㄨ!」

  還是沒反應。

  另一個幹部好好奇地趴在別的窗口瞧去,這次發出更驚訝的語氣:

  「老大,你的莫小姐進去提著大包包出來了!」

  他打開筆蓋,快速在幾份文件上簽名,批准其案件。

  這回,全體驚聲尖叫:

  「老大!你的莫小姐載著行李騎車走了!」

  驀地,鋼筆掉下來,俊臉猛然抬起,呆掉。

  www.4yt.net☆ www.4yt.net☆ www.4yt.net☆

  一天之內,皇林山莊,全體出動。

  第一部隊去找莫寶莉,第二部隊去找尋莫寶莉的親朋好友,但都無功而返。

  目前,只剩關家菁英部隊殺進莫家,幾乎要把房子給掀了,也要找出有關莫小姐下落的蛛絲馬跡。

  「哇靠,是鑽戒耶!」幹部亢奮地大叫。

  「你從哪裡找到的?」其他人紛紛闖進屬於兩人的甜蜜白色臥房。

  「在老大的公事包裡找到的。」

  「你豬啊!沒事翻老大的東西幹啥?」一人直接用力拍他頭殼。

  「有關莫小姐的蹤跡,是不會出現在老大的物品裡面的。」

  「等一下,這該不會就是老大的求婚鑽——」

  這時樓下傳來興奮呼叫:

  「終於找到了!」

  大批人馬瞬間由四面八方火速趕至,團團圍住站在家用電話前的幹部。

  「在哪裡?」

  「請看。」立功幹部手持名片,再指指電話上顯示的撥打記錄。

  「我們找日記本、記事本,翻這麼久,居然忘了查家用電話的撥打記錄。這張名片上的電話號碼,跟莫小姐離開前十分鐘打的號碼是一樣的,跟蹤所有親朋好友都沒有她的消息,這就表示,老大的莫小姐,是去找名片上的人。」

  「那還等什麼?趕快打電話跟老大報備!」

  一旁站在不遠處的幹部,立刻在第一時間撥打電話。

  電話一通,穿藍色西裝的部屬,急切說道:「餵?我們有莫小姐的消息了,我們找到一張上面有好多噁心小花花的名片……」然後轉頭問:「老大問公司行號?」

  「春春攝影室。這跟發春不知道有沒有連帶關係?」

  「餵?老大,是春春攝影室。」接著又轉頭:「他問負責人是誰?」

  眾人實在受不了這樣傳來傳去的方式,乾脆一起大聲說:

  「曾——海——蓉!」

  www.4yt.net☆ www.4yt.net☆ www.4yt.net☆

  「嗚嗚嗚……」

  坐在搖椅上、打扮輕鬆的女人斜睨一旁難過得要命的女子,懶懶說道:

  「我就說嘛,大多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女人掏心掏肺,他們卻狼心狗肺,哈!其實我也早料到關立威根本不會在乎女人,也早料到關立威遲早選擇做他的黃金單身漢,為了一個女人放棄他燦爛的花花世界,那是很痛苦的事。」

  講到一半,覺得口渴,喝了一口水,再拿起剛從樓下買來猶未觀賞的週刊放到腿上,把腳翹在客桌上,繼續說:

  「你說關立威從沒說過愛你、你也無法看出他對你的感情有多深、你懷疑是你遲鈍,導致連他是否有用間接的表達方式,你都感應不到——我現在就可以直接幫你做結語:這就是男人,沒人性的才叫作男人。」

  說完,她看著老是哭不停的女人,不禁翻白眼。

  「莫寶莉,你不要再哭了啦!我保證他找不到這裡的,你可以安心暫住在這裡,反正我跟我男朋友前天分手了!」難怪目前十分痛恨男人。

  「哇……嗚嗚……」莫寶莉聽了哭得更厲害。

  天知道,她就是擔心他會找不到這裡,才難過的死去活來。

  昨晚跑出來之後,她就後悔了。跟他賭什麼氣嘛,反正她也常常不爭氣,習慣就好了嘛!現在可好了,要拿什麼臉回去皇林?

  好不容易能跟他在一起,他不浪漫就不浪漫嘛,有什麼關係?又不會少她一塊肉!計較這麼多做什麼?

  怎辦,她回不去了,也無人能帶她回去,現在除了她自己,皇林里也沒人認識曾海蓉。

  最主要的是,立威他連於晶晶都沒啥印象,更不可能知道曾海蓉是誰,也甭提會找到她的住所……

  「果然!我就知道於晶晶會拿照片幹下這種事,一定跟她那個週刊負責人好友商量好的!」坐在搖椅上的曾海蓉,盯著週刊憤慨說道。

  「寶莉,你快過來看,但不能生氣喔!」

  莫寶莉抓了一張衛生紙,擤擤紅通通的鼻子,「是什麼?」

  「妳看。」曾海蓉勁指著照片旁的鬥大標語。

  莫寶莉一瞧那張照片,心頭猛然一震,為之呆住。

  「十年前明明是你們兩個在游泳池畔忘我擁吻,女人會勾著男人的脖子很正常啊,這豬頭記者竟然寫成是你強吻關立威,拚命纏著他的脖子不放……」

  曾海蓉一旁比她還憤怒地說些什麼,她也聽不清楚,她整個心思,全被這酷似夢裡幸福情景的照片給震愕住。

  不是夢,她一直以為是畢生最唯美的夢,原來是真實的,它在十年前她醉倒在泳池畔那時,真的發生過!

  立威吻了她,很深很深地吻了她,而夢裡出現的那幾句,願意讓她永遠靠在他胸懷的承諾,也是真的!

  這下一切都恍然大悟了!於晶晶憎恨她是因為所有人都看見了這一幕,唯有醉得幾乎不省人事的自己,一直以為那是一場夢。

  老天!事隔十年,他的心意有沒有改變過,沒人知道,但有一點可以很肯定——

  她早在十年前就得到過他的情意,只是她不知情;十年後她再度和他連結在一起,她卻沒有好好珍惜……昨晚還賭氣跑出來。

  現在就算他一輩子都不願意找她,也都不是他的錯了——

  曾海蓉抬頭,一臉困惑不解,「你怎麼一點都不生氣?這死記者把你寫成糾纏關少十年不休的女妖精,你居然一點都不氣?」

  淚水幹了的秀顏,這時盡是感激,「海蓉,謝謝你這麼幫我,能認識你這朋友,我真的好高興,我現在心情好多了。」

  「我也很高興能交到你這朋友。」曾海蓉向前給她一個大擁抱。

  「那個……我想回去了,不過,我改天一定會來找你去吃飯。」

  「你不要這麼笨!一定要等人來接你回去。」

  「可是,又沒人知道你住的地方啊!」

  霎時,兩人進入無言以對的發呆狀態。而外頭的美妙旋律,也同時傳入兩人耳裡,教她們忍不住好奇打開窗戶,一同瞧去。

  樓下無數女人渴望的浪漫情景,一映入她們雙眼裡,就將正準備不爭氣回去的可人兒給完完全全撼動住了,感動住了。

  是他……真的是他!

  才抑止住的淚水,竟如斷了線的珍珠似地,頻頻掉落,無法停止,聽著樓下傳來吉他的美妙旋律,聽著樓下傳來的浪漫情歌,她崩潰了,也將朋友剛勸出來的堅持給徹底瓦解了。

  她不知道他是從何得知這裡的,也不要去了解,她只清楚,她的雙腳已不受控制地衝了出去。

  她從五樓往下奔跑,聽著那讓她感動到拚命落淚的歌聲,狂奔著……

  你說人生如夢 我說人生如秀

  那有什麼不同 不都一樣朦朧

  朦朧中有你 有你跟我就已經足夠

  妳就在我的世界 升起了彩虹

  簡單愛你心所愛 世界也變得大了起來

  所有花都為你開 所有景物也為了你安排

  我們是如此的不同 肯定前世就已經深愛過

  講好了 這一輩子 再度重相逢

  簡單愛你心所愛 世界也變得大了起來

  所有花都為你開 所有景物也為了妳安排

  我們是如此的不同 肯定前世就已經深愛過

  講好了 這一輩子 再度重相逢……

  「你在唱伍佰的歌對不對?」浪漫時刻硬生生被打斷。

  「沒錯。」放下吉他,客氣微笑。

  「你好帥!唱歌又好好聽哪!哇啊——」一群女大學生尖叫。

  關立威沉默,斜睨這批三八。

  「這歌是不是叫作『再度重相逢』?」

  「對。」關立威試圖忍耐。

  「我想聽『樹枝孤鳥』。」

  「我沒練。」顏面不禁抽搐。

  「會不會『愛情的盡頭』?」

  「不確定。」俊臉莫名發青。

  「要不然『心愛的再會啦』。」

  「沒聽過。」

  「不然就——」

  火山爆發,「專挑些絕望的歌!我他媽的又不是點唱機!滾——」

  聞聲,瞬間眾人成鳥獸散,十丈開外沒人敢接近。

  氣……

  火大,唱不下去。

  浪子雙眼噴火,背起吉他,發動保時捷,回公司開會去。
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好
         我是啊晴 !!


-----------------------------------------
﹋夢×晴兒﹏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7-31, 21:04   #12
﹋夢×晴兒﹏
豆論大學生
 
﹋夢×晴兒﹏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06
文章: 1,294
聲望值: 250 ﹋夢×晴兒﹏ 星途閃耀﹋夢×晴兒﹏ 星途閃耀﹋夢×晴兒﹏ 星途閃耀
第10章

--------------------------------------------------------------------------------
  莫寶莉垮著一張寡婦臉,回到皇林山莊。

  有人這樣的嗎?

  誰來告訴她,這世界有多少情歌唱一唱就跑掉的案例?

  唱了一首浪漫情歌,把她感動到火速飛奔下來後,人就不見了!

  不過……

  害他為她這愚蠢又遲鈍的女人,如此辛苦地嘗試浪漫,真的好令她——

  「老大的莫小姐,快!」區皇幹部急急忙忙跑向正在停摩托車的她。

  「什麼叫作『老大的莫小姐』?你們什麼時候開始這樣叫我的?」

  「就是屬於我們老大的莫小姐,從小畢開始叫,我們就跟著叫,到底什麼時候開始的,我也不知道,這樣你懂了吧?」

  一只烏鴉飛過去……

  莫寶莉聽不太懂,但下意識竟感到輕飄飄的。宛如在欠缺些許安全感的她身上,蓋了什麼專屬印記,不再空盪的沒有歸屬。

  「別發呆了,快快。」

  「快什麼?」

  「去公布欄看你的玉照,順便看一下颱風告示——阿人咧?」

  嚇到魂都飛的莫寶莉,早已使盡吃奶的力氣衝往公布欄去。

  臭關立威……就因為她跑不快,以至于來不及在他結束浪漫情歌前趕到,就拿流口水那張睡照報復她!

  小氣鬼!

  「莫小姐來取照片了。」

  擠在公布欄的群眾,一見到她,一陣喧嘩。

  「你們都……看過了?」莫寶莉戰戰兢兢地問。

  「是的,但我們不敢碰,因為老大交代過,必須要你親自領回去。」

  莫寶莉忽然又好想罵他,他把照片貼在公布欄已經夠歹毒了,居然還四處交代要她親自來領!?

  「大家讓開,讓莫小姐進去,讓開!」

  隨即,眾人很有效率地往兩側退開,恭請娘娘去依照聖旨領照片。

  莫寶莉羞愧地低著頭走近公布欄,猶疑了好一會,才鼓起勇氣抬頭去看。

  當兩眼定在照片上時,她氣憤的感覺立刻消逝。

  這並不是流口水的照片,只是一張她睡得很沉的普通照片。

  接著,她發現,照片中沉睡的她,小指竟戴著易開罐的拉環……

  這時,她想罵關立威惡毒的念頭不僅杳然瞬逝,更讓她忍不住驚詫又感動。

  只因,這種拉環,現在這年頭已經找不到了,甚至,眼熟的教她十分肯定,這個拉環——

  就是十八年前她渴望關立威娶她做新娘時,她親手做的戒指!

  當年她以為被沙灘上的沙子掩埋,隨著海浪流入大海裡了,所以哭著找了很久都找不到。

  可他卻找回來了……

  早就被他找回來,甚至在十八年後親自為她戴上……

  在眾目睽睽之下,她領下他的旨意,他的承諾。

  www.4yt.net☆ www.4yt.net☆ www.4yt.net☆

  入夜,風雨交加。

  氣象播報說,目前已發布陸上颱風警報,預計在凌晨宣布解除。

  莫寶莉端出最後一道料理,不安地往被強風暴雨拍打的窗戶一看。

  為什麼還不回來?

  兩個小時前,她鼓起勇氣打電話給關立威,簡單卻滿懷甜蜜地詢問:

  「會回來吃晚飯嗎?」

  他也簡單又肯定地告訴她:「會,等我。」

  多麼溫馨又強烈地似已原諒她這愛情糊塗蟲的一句話,教她聽完更期待他的歸來。

  結果一等,就等了兩個小時。等的她好慌,二十分鐘前,管叔還打電話來比她還慌張地說——

  「我家玻璃好像快給風雨打碎了!還雷電交加,看起來好恐怖!」

  接著就連連鬼叫地掛上電話,聽得她全面接收他的恐懼,看著懾人的閃電頻頻在天際劃出一道道驚魂的光亮。

  然後她想催促他快點回家,沒想到,他的手機忽然斷訊,希望只是沒電,希望他沒事。

  好討厭的感覺,好討厭颱風天,更討厭他為什麼這種天氣還要去談生意。

  一切不都在他掌握之中嗎?

  他算準她會回來,所以早已張貼照片要她去領聖旨,之前打電話給他的時候,他的語氣也沒有意外,似乎也預測出,自己一定會打電話要他回家吃飯。

  可聰明如他,為什麼不會去預測颱風會愈加強勁!竟然還在雷電最兇猛時開車回來!

  早知會如此,電話打給他時,她就應該要他暫時找間飯店住下,哪裡也別去。

  現在怎麼辦?

  就在莫寶莉焦急到眼淚狂飆時,客廳大門被開了——

  「我回來了。」

  一句仿佛等了一世紀的話,讓小女人拔腿就奔向他,用力撞進他懷裡,大哭慌道:「你終於回來了!但為什麼到現在才回來,你明知我會擔心,為什麼現在才回來……你好過分……好過分……」

  「寶莉?」一瞧那為自己擔心不已而淚流滿面的模樣,摟在其身上的雙臂便悄悄加重力道,將她緊緊擁在懷裡。「我這不是回來了?乖,別哭。」

  小女人停不下來,抬頭對心愛的男人哭喊:「你明明說好吃飯時間會回來的,所以我等,一直等,可是,過了兩個小時,還是等不到你,而且外面下這麼大雨,我就開始擔心你……」

  「是嗎?」他微笑詢問,覺得好幸福。

  「我好擔心你被雷劈啊!」嗚嗚嗚。

  「……」得意的笑容頓時定格。

  「立威?」她喚。

  沉默。

  「立威?」她又喚。

  很長的沉默。

  「立——」

  「寶莉,你的擔心讓我覺得好窩心,但是……」

  「怎樣?」

  「我他媽的出事為什麼只會給雷劈!」

  秀容呆楞,雙耳被吼得隆隆作響。

  半晌,見這小妮子兀自呈現抽離放空之呆狀。最後,他投降長嘆,伸手一把將她扯進懷裡。

  「你過來。」

  「立威?」強壯的雙手如鐵鍊般,將她摟得有點作痛。

  他不語,只想這樣緊緊抱著這身子,這個早在十多年前就被他蓋上專屬印記的香軀。

  她擰著月眉,縱使肩膀被摟得有些發疼,心坎卻因為這霸道的擁抱不斷發甜,教她不得不將臉蛋貼在他胸膛,貪婪地沾盡她最喜愛的男人體味。

  「立威,我有些事——」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

  「你知道?」她為之一怔,他還是這麼精準的看穿她的心思。

  「想問拉環怎麼來的,想問我是何時心裡就有了你?」他低頭懶懶靠在她的肩上,一瞥桌上的當期週刊上的照片,「甚至想問十年前那場派對上的事,對不?」

  她瞠目張口,聽著他猶如身在她內心世界,一個接一個挑出她最想問的事,「你會告訴我嗎?」

  「看心情。」他狡猾地挑挑眉,指指自己的嘴唇。

  她見狀,抿著嘴含蓄一笑,接著,沒有遲疑,踮起腳尖,首次主動印上他的雙唇。

  小舌伸了又縮,笨拙生澀,卻將這男人的嘴唇舔弄的一身火,倏地奪回主導權,快速逮住那再度縮回去的香舌,兩唇親暱相粘,火熱地在口中激烈纏綿吻吮。

  接著,他不費吹灰之力地橫抱起她,走往沙發上坐下,教她順勢坐在他修長的雙腿上,任他捧著她的臉頰,持續深吻。

  直到她被吻到不自覺地露出酣醉的動人模樣,他才停止。長指輕柔的在她臉上撫弄,動作溫柔的令她陶醉,卻又有股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裡。」大掌按在自己結實的胸膛上,「是你的,永遠都是。」

  聞言,酣然中的秀顏為之動容,心臟好生激動的跳著極快又雀躍的鼓動,耳邊仿若出現十年前泳池上的水波聲。

  「那年,你點頭接收了這個宣告,就算你醉了,我一樣會堅守承諾。」

  「立威。」她癡迷低吟,這些話,比強烈酒精還要使人暈醉無力。

  「其實我也想問。」撫摸粉嫩臉蛋的長指,這回來到柔細的長髮,摻著濃厚的寵溺,輕輕梳櫛。「這幾年,你在我懷裡醒來,睡的可好?」

  「你老是把我罵起來。」她羞答答地將臉埋入他胸膛裡,支吾囁嚅。

  「那是因為你貪睡。」大手往那小腦袋上輕拍,以示懲罰。

  「被罵起來之後,還要做早餐……」

  「外面的早餐,你知道我吃不慣。」

  事實上,他是喜歡吃她做的每一樣食物。可這些話,對於天生感性的女性們來說,總是輕易脫口,對於天生剛毅的男人來說,只想以動作來表達。

  無奈,他的女人好像是特別遲鈍的那種,遇上了,加上又固執地偏要她這一個,他只好認了。

  「但是……人家就是不想起來。」她害羞倍增,「因為我喜歡……」

  「喜歡什麼?」他勾起嘴角,不懷好意地笑。

  「這個。」她咬住下唇,難為情地戳戳男人強壯的胸膛。

  「哪個?」瞧這還在戳不停的指尖,俊眉莫名緊鎖,似在隱忍什麼。

  她以為自己表達不清,一慌,就愈戳愈厲害。

  他面容緊繃,額頭冒汗,再不出言制止,鐵定會出事。「寶莉,別戳了。」

  倒在寬大懷裡的嬌軀立刻坐起,臉上盡是關切,「我弄痛你了?」

  「沒有,難受的是別的地方。」

  「是哪裡?」她急切地問。

  「只要你別亂動,就會沒事。」

  她還是聽不真切,不過也挺聽話的,依言就躺回她喜歡的胸膛裡去,視線在天花板上悠悠遊走,兩人難得安靜的相依偎。

  忽然間,她腦海出現一幅美麗的景象,隨即,挪挪身體轉頭興問:「立威,以後等你有空,我們去有草原的地方,就像現在這樣,躺在那裡,你說好不好?」

  「只要你別給我亂動,我就考慮。」

  「真的?」她很是詫異,翹臀不由自主地動了動。

  「你躺好,別動。」

  「喔。那到時你會不會考慮唱歌?你歌聲好好聽呢。」回想當時的感覺,她就覺得自己好像是世上最幸運的女人。

  「無聊。」他垮下臉,要他再唱一次?叫他去死比較快。

  「一點都不,曉不曉得白天你唱歌的時候,好多女人都趴在窗口認真聽呢,下次,能不能在家裡單獨唱給我聽,我想聽……」

  「我只會那一首,而且是臨時找家凱陪我練的,所以很快就忘光了。」

  「表哥也會唱歌?」她訝然提高音量。

  「他只是負責幫忙挑歌。」他突然冷著一張臉,提到任家凱就想扁人,沒有認真幫他聽旋律有無走調也就算了,還從頭笑到尾!

  「那吉他是你去買的嗎?」

  「不是,那是馬傲飛的。」星眸一瞇,隱約透著殺氣。最欠扁的是這一只,早知就不要為了順路跑去馬家莊藉,害他整晚接不停好友們只有哇哈哈的來電,導致手機接到沒電,一匹大嘴巴的死賤馬!

  「吉他你還他了?」

  「早就還了。」而且是砸到稀巴爛後,用包裹寄回去。

  「沒想到你們都藏一手,表哥跟馬傲飛該——」

  「寶莉。」他立刻截斷她的話,無法忍受這女人念著其他男人的名字。

  「嗯?」

  「我們現在正抱在一起,不要去討論兩個王八。」

  「可是……」

  「只要別叫我唱歌,其餘事情我都會考慮看看。」

  「是真的?會考慮?」翹臀欣然往前一動。

  他睨了仍是講不聽的臀部一眼,「沒錯,但我們先約法三章。」

  「約法三章?」她抬眼,凝視那罕見的肅穆俊容,不禁為之屏氣凝聽。

  「首先,不許沒留字條就跑出去找朋友。」

  清澈大眼天真地眨呀眨,「我是離家出走,不是去找朋友啊。」

  他先是酷著臉,未幾,邪魅冷笑,「這倒是,那麼我是不是該好好獎勵你?皮鞭、手銬還是麻繩,你今晚上床前自己先選一樣,免得我過意不去。」

  嬌軀聞言一僵,立即難為情地發燙,且心虛咕噥:「不用了……」

  「第二,下次再講永遠不跟我說話的這種話,你就真的完了,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這番嚴厲的警告,聽起來的確很讓人駭怕,可一旦進入心裡,反倒令她忍不住甜美一笑。「第三呢?」

  「只要你遵守前面兩條,就不會有第三。」

  她用力點頭,登時,小臉抬起,笑盈盈地說:「照片我拿回來了。」

  「我照相技術如何?」

  「當然好!」她不假思索開心讚揚,腦子浮現最讓她開心的小東西,就開始支支吾吾,難為情起來,「那個……」

  「嗯哼?」

  「能不能告訴我,你是在什麼時候幫我找回拉環的?」

  「十八年前,有個小笨蛋因為不能立刻當新娘,就坐在地上大哭,甩著甩著就把拉環給扔了,但是被我撿起來了。」

  「可是你明知我不是故意的,還故意藏了這麼多年都不說……」

  「是,我是故意的,如何?」

  「那麼我可不可以、我想跟你拿……」

  「拿什麼?」

  她臉蛋因此羞紅一片,垂首嬌語:「你把拉環戴上去的時候,我是睡著的,什麼都不知道,所以——」

  「要我再戴一次?」聰明的他,立刻幫她接續下文。

  「你有帶在身上!?」她滿是驚喜。

  「我忘了把它放在哪裡。」他笑笑,有點捉弄意味。

  「這麼重要的東西你怎麼會忘了?」她懊喪又慌張。

  「忘了就是忘了。」

  「你再想想看是放在哪裡。」

  他凝視為此在乎不已的小臉好半晌,迷人失笑。

  「想到了嗎?」她仍在關切追問。

  忽然,他握起她的小手,俯首親吻一下無名指,在柔美的燈光下,為這個手指套上充滿幸福的光亮,一只暗示幸福到來的鑽戒。

  「跟這比起來,你還想戴拉環嗎?」

  她驚歎,望定套在手指上的戒指,一時無法言語。

  「你可以考慮戴著它看看,它比拉環好戴多了。」

  「立威?你……」她還是不敢置信。「這是跟我求婚嗎?」

  俊臉自雷劈事件後,二度鐵青。

  「這麼愚蠢的疑問,你好膽再繼續問下去,沒關係。」討打。

  「只是,只是我——」

  還懷疑?「戒指還我。」等等給她戴拉環。

  「不要啦!」小女人嬌嗔,害怕他當真收回去,雙手緊緊交握。

  「戴上去就不能拔下來了。」他提醒。

  「好。」她興奮甜蜜,輕快點頭遵守。

  「戴上去之後,你就要記住你是關太太了。」

  「好。」她羞赧幸福,仍是輕快點頭。

  「戴上去之後,總有一天會變成我的黃臉婆。」

  「沒關係!」她也絕對歡喜甘願。

  「戴上去之後……」他語頓,深情地凝視這因他而幸福的模樣。

  「欸?」

  他俯首,深深地,又溫柔地,吻了她一番,末了,替兩人糾纏十多年的情感下了深情結語:

  「你就是我這一輩子最愛的女人。」

  這下,她完全傻住,外頭風雨也恰巧沉靜歇息,猶如想讓她好好確定這句話自己是否聽得夠仔細。

  沒一會,她對著她的男人掬著得到天大禮物般的燦爛笑容。

  「立威,我可不可以再聽一次?」

  「不要。」他摀著臉孔,刻意別過頭去。

  「一次!就一次。」她愉悅地拍打他的胸口,坐在大腿上的身子,如玩彈簧椅一般,興奮地上下彈動。

  霍地,這男人像是被超強電流擊中,猛回頭,勁地瞪著這不知身在危險地帶,還開心拚命用臀部彈坐的小女人。

  「我聽完這次就行,真的,立威,不然半次。」這次彈跳得更厲害。

  「莫、寶、莉。」他咬牙。

  「我在聽!」她喜孜孜回應。

  「叫你別動,你是聽不懂嗎!?」

  「欸?」秀容茫然,剛剛有講到這句嗎?

  「妳完了妳!」

  接下來,外頭稍作歇息的風雨,再度吹打,而屋裡的女人也在震驚喊叫下,瞬間被扒得精光。

  比起外頭的颱風,屋內的寵愛風雨,強悍可怕多了。

  就連氣象局都已經解除陸上警報,別墅卻還在翻雲覆雨狀態。

  看來,又是一個漫漫長夜了……

  不管怎樣,莫寶莉,你累到不行,也是一種福氣啊!

  未來的關太太,要惜福唷!

   -全書完-
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好
         我是啊晴 !!


-----------------------------------------
﹋夢×晴兒﹏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7-31, 22:53   #13
~羽兒☆~
幼稚園小班
 
~羽兒☆~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r 2005
您的住址: ∼ 愛情地球∼
年齡: 23
文章: 14
聲望值: 0 ~羽兒☆~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請問它的是一套嗎~!?
可以問一下它的名稱媽~!?
__________________
∼ 喜 歡 天 天 看 見 你 ... 已 變 成 一 種 習 慣 ...

沒 有 你 .... 我 會 不 自 在 .....∼

喜 歡 天 天 有 你 陪 在 我 身 旁 ... 已 變 成 一 種 依 賴 ∼

沒 有 你 ... 我 會 慌 亂 ...∼
~羽兒☆~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01, 15:24   #14
﹋夢×晴兒﹏
豆論大學生
 
﹋夢×晴兒﹏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06
文章: 1,294
聲望值: 250 ﹋夢×晴兒﹏ 星途閃耀﹋夢×晴兒﹏ 星途閃耀﹋夢×晴兒﹏ 星途閃耀
引用:
作者: ~羽兒☆~
請問它的是一套嗎~!?
可以問一下它的名稱媽~!?


對,他是一系列的!!

叫-完美男人!!

衛大大的作品唷!!
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好
         我是啊晴 !!


-----------------------------------------
﹋夢×晴兒﹏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01, 20:48   #15
呆呆a樺
豆論國小生
 
呆呆a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04
年齡: 24
文章: 223
聲望值: 150 呆呆a樺 身上有一圈迷人的光環哦
呵呵∼
我超愛衛齊亞的作品ㄝ∼
可是他現在好像沒出ㄏㄡˋ。。
超失望的 >︿<
__________________
* My Blog
呆呆a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01, 22:05   #16
~羽兒☆~
幼稚園小班
 
~羽兒☆~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r 2005
您的住址: ∼ 愛情地球∼
年齡: 23
文章: 14
聲望值: 0 ~羽兒☆~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不好意思~那...
系列的那些書名稱是什麼呢~!?
不好意思唷~ 我想去借借看小說~!
__________________
∼ 喜 歡 天 天 看 見 你 ... 已 變 成 一 種 習 慣 ...

沒 有 你 .... 我 會 不 自 在 .....∼

喜 歡 天 天 有 你 陪 在 我 身 旁 ... 已 變 成 一 種 依 賴 ∼

沒 有 你 ... 我 會 慌 亂 ...∼
~羽兒☆~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6-08-03, 15:06   #17
love呆咩
幼稚園大班
 
註冊日期: Apr 2006
年齡: 23
文章: 97
聲望值: 114 love呆咩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ㄒㄒㄒ浪漫感動推~~
love呆咩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6-06, 22:45   #18
舞動〃水漾
豆論大學生
 
舞動〃水漾 的頭像
 
註冊日期: Nov 2007
您的住址: 地球
年齡: 18
文章: 1,275
聲望值: 257 舞動〃水漾 已經是明星了舞動〃水漾 已經是明星了舞動〃水漾 已經是明星了舞動〃水漾 已經是明星了舞動〃水漾 已經是明星了
發 Yahoo! 消息給 舞動〃水漾
呵呵
男主角雖然常常欺負女主角
可是感覺真的很愛女主角呢!
雖然有時候很欠扁就是了
呵呵!
推推!滿好看唷!
舞動〃水漾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6-08, 02:10   #19
TAT
豆論國中生
 
註冊日期: Nov 2006
年齡: 27
文章: 365
聲望值: 134 TAT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好看好看
推推推喔
TAT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6-08, 04:28   #20
〃呆呆a靜〃
豆論高中生
 
〃呆呆a靜〃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6
您的住址: ☆♀落蝶﹏幽芯♂★
年齡: 23
文章: 661
聲望值: 0 〃呆呆a靜〃 在過去有過一些不好的行為
發 Yahoo! 消息給 〃呆呆a靜〃
呵呵呵


推推推推推推推
__________________
*ܤ我們像平行線_♥ 毫無交集*,
所以... 我只能默默看著你>> ♥
" 但這對我來說 (★) 已是無比的幸福//
"即使知道★ 最後會哭泣_♥〞
即使知道... 兩條平行線不會有交集 …
但有回憶... 對我已足夠 …

             by ゞ音符×娃ㄦ_♥
〃呆呆a靜〃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15:44.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4,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