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轉貼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主題評分
舊 2005-04-24, 23:02   #1
無限的幻想
幼稚園小班
 
註冊日期: Apr 2005
年齡: 32
文章: 18
聲望值: 0 無限的幻想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回到校園

回到校園 - 一

夏目貝
二零零年九月九日

筆由自主 : http://freepen.org
附屬論壇 : http://forum.freepen.org/

  下課時間早過了,圖書館內只剩下一位當值的老師和溫習中的商思。雖然已到了十月,但香港是沒有秋天的,學生都愛躲在安裝了冷氣的圖書館消磨時間,今天的情況是有些反常。

  當值的林老師玩玩手上的滑鼠,托著下巴輕嘆了一下。館內的另一個人坐在借書處的對角,如平常一樣專心地溫習。林老師本想向她搭訕,但最後還是放棄了。

  夾著樹葉味道的風,把操場吵鬧的聲音都吹到三樓的圖書館裡去。對了!今天是協德男籃和友校比賽的日子。林老師今年才二十三歲,以前是籃球校隊隊員的他,越想越是按捺不著想看比賽的衝動。

  「商思,你不去看比賽嗎?」林老師裝作若無其事的問。

  商思頓了一下,才愕然地把頭抬起來:「甚麼?」

  「比賽,籃球比賽。楊嘉灝今天有下場吧?」林老師在窗前踱步,不住的望著操場。

  「好像是吧?今天上課時他們吵吵鬧鬧的。」商思又把注意力放回NEWSWEEK雜誌上,嘴巴溜出一句:「我可以幫你閉館,林SIR你去看吧!」
林老師像得了皇恩大赦似的,關上電腦,把鎖匙交給商思便一溜煙的走了。

  「下次我請你吃雪條,別告訴主任啊!」

  商思報以一笑。

  「這小子可真受歡迎呢!」



  決定性的三分球由楊嘉灝射入,結束了這學年第一場男籃友誼賽。

  「嘉灝!真有你的!三分王!」隊員們擁著楊嘉灝歡呼,GIVE ME FIVE的掌聲此起彼落。

  協德的楊嘉灝在學界十分出名,除了運動之外,學業成績也很優異,去年以中四生的身份當上HEAD PREFECT,是協德的風雲人物。皮膚黑黝的嘉灝帶著保礦力的味道,瞇著眼開懷大笑的模樣刺眼得叫人不能直視,任何人看一眼也會立刻喜歡他的。

  「可惜他在學生會選舉時落選了呢!」許多中一二的女生時常感嘆。

  去年當上HEAD PREFECT後,嘉灝被同級的同學推為學生會候選內閣的主席,但卻敗給另一支主要由中六生組成的候選內閣。雖然其他人覺得遺憾,但他本人卻為少負些責任而樂得清閒。

  「我們一起去PIZZA HUT慶功,嘉灝去嗎?」男子更衣室內充滿沙沙的水聲和回音,張一傑拉開嗓門問。

  「不,洗完澡我也差不多要去補習了,下次吧!」

  「你還要補習?『界女』才真吧?」

  「那你就別阻我覓食啊!」他笑道。

  楊嘉灝用毛巾擦乾身體,用力甩一下頭,髮上的水滴打在濛濛的鏡子上,刺出了一個個清晰的圓點。換上校服,背起運動用的單肩袋便走出更衣室。

  來觀賽的人也四散得七七八八了,嘉灝穿過走廊,從後樓梯往上走。校工旺伯在樓梯上碰見他便說:「嘉灝,還未走嗎?學校要關門了!」

  「要去開LOCKER,明天要交的功課在裡面呢!」

  楊嘉灝走上三樓,開了自己在圖書館旁的儲物櫃,把波鞋塞進去便鎖回它。太陽已下山,二樓音樂室的鋼琴聲停止了,晚風吹過走廊,嘉灝坐在地上倚著儲物櫃閉目養神。微微的汗水隨風揮發,鐵製的儲物櫃帶來冰涼的快意,他的呼吸慢慢變得沉穩而有規律。

  楊嘉灝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他從半睡半醒間聽到些聲音,那是令人脖子發癢的耳語,俏俏的,不經意的溜進了他的意識中。最初他以為是造夢,辨認出聲音後,嘉灝盡力睜開雙眼,看見商思的臉就在眼前,純白的校裙被夜晚染上一抹天空的寶藍色。

  「傻瓜,怎麼睡在這兒?」商思蹲在地上,雙手托著腮幫子說。

  楊嘉灝不答,只呆呆的傻笑著。

  「比賽都完了,怎麼不走?又沒去補習了,對嗎?」商思的話雖然是責問,話中卻帶著笑意。

  「嗯……比賽完,很累……不去了。」楊嘉灝用剛睡醒時特有的沙啞聲音說,雙手舉高伸個懶腰。

  「回去了。」商思站起來說。

  嘉灝甩甩脖子便跟著站起來。他們從前樓梯往下走,嘉灝順手拿起商思手上的附加數學書來看。

  「明天A.MATHS測驗,溫習了嗎?」商思問。

  「現在溫。」

  「你每次也是這樣,但到最後卻比我高分!」商思有點不快地說。

  「那是沒有辦法的!因為我天生就比你聰明!哈哈哈哈!」最後那四聲笑聲特別教人討厭。

  「笑吧!明天你就笑不出了,你以為你最近天天練波,明天還能在試卷上寫到甚麼嗎?」商思冷笑說。

  「算了!你這麼在意的話,明天我讓賽十五分鐘好了。」楊嘉灝聳聳肩,合起書本不屑的說。

  二人走到校門,見到有一個穿著協德籃球制服的女生站在玻璃門外。楊嘉灝認得那是女子籃球學會的人,叫做葉穎芝,其他人都叫他WING。商思見到WING,便向嘉灝揶揄地眨眨雙眼。

  WING、楊嘉灝和商思都是中五學生,不過WING卻和他們不同班,她是讀文科的,而楊嘉灝和商思則是理科學生。WING最近時常在楊嘉灝的身邊出現,全級的人都在說她對嘉灝有意思,她本人也沒有否認這件事。WING樣子可愛,性格爽朗,楊嘉灝對這單緋聞並不反感,背地裡會向朋友炫耀一番,但也僅止於此。

  「我想你可能還未走,便在這兒等等,沒想到你真的出現了!」WING一看到楊嘉灝便快步走過來,她亳不掩飾自己的真正動機,令商思有些驚訝。

  楊嘉灝早已習慣WING的舉動,見怪不怪。看見商思一閃而過的驚訝表情,嘉灝擺出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商思對他此時的評價是:「楊嘉灝最討厭的時候到了。」

  「商思也在一起嗎﹖我們一起走吧?」

  WING反客為主的功夫又令商思再驚訝多一次。

  「哈!」嘉灝心裡笑著。



  楊嘉灝和商思住在井字形屋村的同一幢大廈內,商思住的單位正好在楊嘉灝家對面的下一層,有甚麼事只要往外叫一叫即可通知對方,也不用通電話。小時候鄰居常說商思是楊嘉灝的女朋友仔,甚至嘉灝有段時期也認為商思是他的女朋友,處處維護著她。

  也許是青春期的關係吧!上了中學之後,楊嘉灝和商思不自覺地拉開了距離。商思好靜,嘉灝好動,加上分班又不同,中一至中三這段時間內,即使踫面也只是打聲招呼罷了。有時同學提起他倆青梅竹馬的關係,商思也顯得有點尷尬。

  中二時,楊嘉灝和補習班的女生拍拖,和商思之間的關係更疏遠了。商思不想別人把自己和嘉灝拉在一起講,雖然嘉灝這段戀情只兩個月便告終,但從此之後商思便常常故意避開他,在學校範圍內到達視而不見的地步。

  但是冰山也有溶化的一天,避無可避的日子也會來臨。中四分組時,楊嘉灝和商思都選擇了理科的附加數組,而這個配搭協德只開了一班而已,所以二人又再踫頭了。

  中四開學不到兩個月的期間,二人又回復到小學時糖黏豆的狀況。對他們來說是很自然的事,外人看來卻不可思議,大概每對青梅竹馬也有自己一套相處方法,外面的人怎想也想不明白。



  「靜姨今晚當夜班,灝仔你去叫思思兩姐弟來吃飯吧!」嘉灝的媽媽苑華吩咐他。

  商思的父母離異,父親搬了出去。母親王靜宜是位護士,差不多每次她當夜班時,苑華都會請商思兩姊弟回家吃飯的。原因除了同情之外,也是希望飯桌上多些人氣。

  嘉灝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大哥嘉添三年前結婚後便搬走了,姐姐嘉澄今年進了港大後就搬入宿舍,很少回家。現在楊家只剩下父親楊政、母親錢苑華和么子楊嘉灝,晚飯時餐桌難免冷冷清清。

  嘉灝穿上人字拖,習慣地走下一層,到1015室。

  「媽子叫你們來吃飯啊!」嘉灝隔著鐵閘和門簾說。

  「來了!讓我先算好這一題……商敬!開門!」商思使喚小學六年級生的弟弟替嘉灝開門。

  嘉灝進了屋,走到摺檯旁邊,低頭看著商思做A.MATHS的練習。

  「怎麼右邊多了一個x?是哪兒出了錯呢?」商思用筆桿敲著下巴喃喃地說。
  嘉灝靜靜地觀看著商思的側臉。她的五官並不是很標緻,但當她在思考的時候,卻總是吸引了嘉灝的注意。她疏落的眉毛皺一下,他的心就跟著抽一下。大概因為她擁有嘉灝所缺乏的東西,所以看來才如此誘人吧?

  嘉灝伸出食指在方程式上點了一點,商思便瞪大雙眼,輕聲叫道:「啊!原來如此……」

  商思立刻把錯的方程式改寫過來,同時嘟起嘴巴,露出一副責怪的表情。

  「我想早點吃飯而已。肚子餓了!」嘉灝滑頭的說。

  商敬見姐姐做好習題,立刻開了鐵閘,往嘉灝的家走。姊弟倆循例吃過晚飯,在楊家坐了一會,大家閒聊幾句便回家了。

  商思姊弟走了後,楊嘉灝清理好飯桌,然後拿出A.MATHS的練習題來做,一直到十二時多。嘉灝家裡沒有冷氣,大廳只有一部電風扇,每年夏天嘉灝都吵著要買部冷氣機,但因為母親的身體不適合涼冷氣,所以一直沒有買。

  嘉灝下午在學校洗了澡,不過現在也差不多滿身是汗,他打算再洗一次才去睡。洗完澡已差不多零晨一時,嘉灝走到門口望向商思的家,燈還是亮的。嘉灝想商思大概還在溫習吧?即使附加數的測驗已準備充足,她也會看看其他科目的書預習一下。對!商思就是這種人。於是嘉灝便把屋子內的燈都關上,上床睡覺。

-待續-
無限的幻想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5-04-28, 21:18   #2
無限的幻想
幼稚園小班
 
註冊日期: Apr 2005
年齡: 32
文章: 18
聲望值: 0 無限的幻想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回到校園 - 二

夏目貝
二零零年九月九日交稿
二零零年九月十三日上載

筆由自主 : http://freepen.org
附屬論壇 : http://forum.freepen.org/

  午休時段,嘉灝和三位老友在外頭吃過午飯,就在學校飯堂內坐著消磨時間。

  「死啦!嘉灝!下一堂就要測A.MATHS了,我還未溫好呢!」嘉灝籃球隊隊友兼同班同學張一傑在草稿紙上慌忙地塗塗寫寫。

  「那你昨天還去慶功?抵死!」嘉灝毫不留情地說。

  「算了吧!嘉灝。傑少喜歡去就隨他去,即使他溫了也不會懂。去慶功也算是刺激香港經濟嘛!沒看過電視廣告嗎?買個菠蘿包也算是幫了香港呢!反而留在家溫習就真的沒作為,時間用了,效果卻等於零,廢人一個。不怕!傑少,我KEST全力支持你!你現在應該拋開書本,待鐘聲響起,就從容就義上法場,這才有大家風範啊!」

    鍾日暉拍著一傑的膊頭,說話時還要揚一揚眉毛。

  「嘩!KEST,不夠毒那一句你也不說。」陳曦忍著笑說。

  「當然!」鍾日暉向陳曦做了個V字手勢。

  「……」張一傑語塞,想不出話來反駁。

  事實上,像張一傑這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怎樣也不會說得過鍾日暉,何況KEST CHUNG還是辯論學會的生招牌呢!

  陳曦笑笑,拿他沒辦法。五年來一直和他同班的陳曦,早已熟悉鍾日暉的脾性,這個人讀書和運動都不了得,只有想壞事情和挖苦說話時腦袋轉得特別快。

  說著說著已到了一時半。這時候中央廣播傳來了一把甜美的女聲。

  「各位同學好!又是校園CHATROOM的時間了!我是主持人F.5B的葉穎芝……」是WING。

  鍾日暉不懷好意地向嘉灝笑著,陳曦也吹起口哨,張一傑則仍然做著臨死前的掙扎。

  嘉灝正式的清清喉嚨,板著臉說:「我和阿WING只是朋友,你們不要亂猜。」

  「呿!你有哪一次不是說普通朋友的?」鍾日暉屈著手指把和嘉灦有關係的女孩逐個數出來,數到商思時,嘉灝立刻插嘴說:「商思不是!商思真的不是!我們是青梅竹馬而已,OK?」

  「那其他的都是了?總之女生都被你一手包辦,那我不用出來混了?」鍾日暉撒賴說。

  「一個人有自知之明是件好事,KEST。」陳曦托托眼鏡說,而鍾日暉對陳曦這類說話向來都是「選擇性失聰」的。

  「現在我只想知道你們是「是」還是「不是」而已,一場兄弟也要撒謊?」

  「不.是!」嘉灝沒好氣地說:「拍過拖的只有RENE,其他統統都不是。」

  這時候上課鐘響起,學生們開始回到自己的課室。

  一傑高聲呼叫:「不!我還是不懂啊!」

  「時辰到!」鍾日暉學古裝片「法場斬首」的腔調喊叫,嘉灝笑著拉走一傑。

  嘉灝和一傑上樓梯時踫見從廣播室往下走的WING,想起剛才午休時的對話,心中有點不好意思。WING向嘉灝笑著打招呼,露出小小的、潔白的犬齒。一瞬間,嘉灝的心中有點悸動,但這一下子的心動立刻被吵吵鬧鬧的中一生趕走了。午飯後的前樓梯,確實不是談情說愛的好地方。

  這樣輕微的心動,令嘉灝有些內疚。



  嘉灝和WING是上同一家補習社認識的。雖然他們一個讀文科,一個讀理科,但是都同時報讀了B.CHEUNG的英文課,所以每星期也有兩天是一起上課的。

  今天下課後,WING突然走到嘉灝面前。她穿著橙色鬆身的籃球背心,頭髮用彩色髮夾整成帶點雜亂的WET LOOK,小嘴塗上透明LIP GROSS,十分搶眼。

  「楊.嘉.灝,有沒有空?」WING側著頭,煞有介事地問。

  「OK,有空。怎麼了?」嘉灝故作不關心地回答。

  「沒甚麼…我…想買東西送男孩子,又不知道買甚麼好…你陪我去逛逛好嗎?」WING嘻皮笑臉地說,她的說話就像糖膠一般粘膩,不仔細聽還真的聽不清楚,很難想像她是校園廣播的主持人。

  「這傢伙對我有意思。」嘉灝想。

  她咬咬嘴唇,身子像沒有骨頭般左搖右擺,兩夥黑黝黝的大眼珠轉過不停,彷彿一刻也靜不下來似的。嘉灝閉著眼倒抽一口氣,似從大氣中吸取對抗這股誘惑的能量。

  「怎樣?」WING嘟起潤滑的小嘴巴追問。

  「OK。」嘉灝戰敗。

  嘉灝和WING在旺角逛了大大小小的精品店和時裝店,由旺角中心到女人街,由潮流特區到兆萬,最初還真的在找禮物,後來就變成隨便逛逛了。與一般男孩子不大相同,嘉灝並不討厭和女孩子逛街,也經常和姊姊買衣服,對穿著打扮也有些心得。即使被WING拉入塞滿女生的店鋪,嘉灝也不覺得有甚麼不自然的。

  「你買東西送誰?男朋友嗎?」嘉灝問WING。

  嘉灝猜她大概沒有男朋友,這樣問只是為了套她的話罷了。

  「對啊!」WING笑著回答。

  嘉灝心裡一沉,吃了一棒悶棍。原來WING早已有男朋友了!想到這個多月來一直以為對方喜歡自己,不禁有點羞愧,整張臉都熱了起來,說不出話。

  「原來只是我自作多情,人家不過當我是普通朋友而已。都是KEST他們亂講,害我胡思亂想。她沒有喜歡我,別亂想了,楊嘉灝。」

  「喜歡嗎?」WING問。

  「啊?喜歡誰?不喜歡!沒有喜歡!」嘉灝被這句話嚇著了,難道她知道自己在想甚麼?

  「嘻嘻……怎麼了?人家是問你喜不喜歡『貪睡寶寶』?」WING拿起一個毛公仔說:「你是怎麼了?在想甚麼?」

  「不喜歡。男孩子怎會喜歡毛公仔?」嘉灝有點老羞成惱,他覺得好像被WING耍了。

  「也有男生喜歡的啊!我的表哥就喜歡到不得了,他的家裡都是『貪睡寶寶』呢!『貪睡寶寶』匙扣、『貪睡寶寶』杯子、『貪睡寶寶』坐墊……」

  「那你找你的表哥陪你不就行了?找我幹麼?」嘉灝冷冷的回答。

  「哼!聽到人家有男朋友就翻臉了?小器鬼。」WING一語道破。

  「這……我不是那個意思,SORRY。」嘉灝覺得抱歉,其實他沒有立場去生WING的氣。

  「如果我說……我是騙你的呢?」WING的眼睛露出狡猾的光芒。

  嘉灝搖頭苦笑,然後二人很有默契地大笑起來。

  嘉灝真的拿WING沒辦法,WING好像完全看破了他的想法,把他玩弄在掌心之間。嘉灝動搖了,他本以為不論WING的樣子有多可愛,自己總能堅持下去的。但此時此刻,他卻覺得十分愉快,和商思一起的感覺與這種感覺是完全不同的。

  最後WING買了「貪睡寶寶」的迷你毛公仔,是可以掛上書包的那種。買完東西已是十時多,是時候回家了。

  「雖然他未必喜歡,但是我很喜歡啊!」WING拿著包裝好的「貪睡寶寶」說。

  「算吧!你就別多想了。是你送的,送甚麼對方也會高興吧?」這句倒是嘉灝的真心話,像WING這樣的女孩子,沒有男孩子會不喜歡的。

  「真的?」

  「假的。如果你肯送上門,對方才真的高興呢!」

  「討厭!」WING追著嘉灝打,二人在巴士站打打鬧鬧。

  鬧著鬧著,WING要乘的巴士已到站,她回到排隊的隊伍中。嘉灝留意到這輪巴士是過海巴士,便覺得奇怪。

  「你住港島的嗎?怎麼上次和我一起乘車回家?」嘉灝問。

  WING聳聳肩說:「啊!穿幫了!」然後快步往前走,臨上車前,她把剛買的「貪睡寶寶」塞到嘉灝的手裡。

  「送你的,高興嗎?」WING說完就上了車,巴士飛快地開走,留下一臉茫然的嘉灝。



  「然後…」

  「你就拿著『貪睡寶寶』到我家,把我拉出來,害我被罵了?」陳曦托著眼鏡,一臉不高興地說。

  「你這是甚麼態度?我把你當朋友才告訴你啊!」

  「FINE,你又不是第一次收女孩子的禮物,有甚麼好興奮的?」

  「那你就不知道了,當她說『送你的,高興嗎?』的時候,那個模樣……真是超……超超超『得』!」

  「我要回去了。」

  「別走嘛!」

  「明天測中史。」

  「中史甚麼的,隨它去吧!」

  「如果現在是抗戰時期,我一定把你推到盧溝橋打仗,讓你英勇殉國,流芳百世。」

  「我是將軍,閣下也是我的副官了。英勇殉國這般偉大的事,我不會和部下爭的。」

  嘉灝和WING分開後沒有回家,卻跑到美孚找陳曦,在樓下的公園向他「報告戰況」。嘉灝和陳曦是同一組的PREFECT,自從嘉灝成為HEAD PREFECT、陳曦當上VICE HEAD PREFECT後,嘉灝傾向找陳曦商量事情,而不找鍾日暉和張一傑。

  「你不是對商思有FEEL嗎?」

  「看得出來?」嘉灝明知故問。

  「連一傑也看得出來了。」

  「糟糕!有那麼明顯嗎?」

  「騙你的。他哪看得出?不過你也做得很明顯就是了。」

  「……這就是問題所在啊!陳曦。我真的覺得阿WING非常CHARM。」

  陳曦低頭呼了口氣,真是令人羡慕的煩惱啊!他正想扯開話題,手機就響了,是陳曦的媽媽。

  陳媽媽和許多香港的媽媽一樣,對孩子的管教到達歇斯底里的地步。陳曦是家中的獨生子,自小就要上甚麼小提琴班、心算班、體操班和英語會話班等等,單是家庭教師已有四個。陳媽媽還管制他的交友圈子,偷聽電話是家常便飯,一發現有「壞份子」接近陳曦,她就會實施「戒嚴令」,不讓他出外和通電話。她曾打算不理會兒子的意願,把他送到外國讀書,這一次陳曦終於受不了,離家出走足足兩星期,嚇了陳媽媽一大跳,也嚇了嘉灝、一傑和KEST一大跳。

  但是陳曦就是陳曦,雖然離家出走,卻每天都有上學,PREFECT的工作也有專心地幹,陳曦大概是唯一一個離家出走而不被免職的風紀。兩星期後,陳曦若無其事的回家,一句話也沒說,就好像從來沒有離開一樣。自此之後,陳媽媽對陳曦的管教算是寬鬆了許多。

  如果今天來找陳曦的不是品學兼優的楊嘉灝,而是鍾日暉或張一傑,陳媽媽大概會拿掃把出來趕客了。當然,陳媽媽並不知道這位首席風紀這麼晚來找他的寶貝兒子,是談一些與學業和風紀隊完全無關的事。

  陳曦說不到兩句,手機就被嘉灝搶了過來。

  「AUNTIE,我是嘉灝。剛剛補習社的老師給了我一些考ORAL的TIPS,因為明天我們要測ORAL,所以我想和陳曦練習一下。對!對!我怕會吵到你們睡覺嘛!好好!我們會早點練完的。BYE BYE。」嘉灝壓著喉嚨,用「乖仔MODE」來說。

  「假得你,我媽知道我明天測中史的。」

  「測中史,不能有中史ORAL TEST嗎?」

-待續-
無限的幻想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5-05-02, 00:10   #3
無限的幻想
幼稚園小班
 
註冊日期: Apr 2005
年齡: 32
文章: 18
聲望值: 0 無限的幻想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回到校園 - 三

夏目貝
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交稿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三日上載

筆由自主 : http://freepen.org
附屬論壇 : http://forum.freepen.org/

  十一月是協德學生會的選舉月。去年讀F.4或F.6的幹事,今年已是考生,他們要趕在十二月期末考前交職,才能好好準備會考和高考。今年參選的只有一個內閣,成員多數是F.4學生,內閣名叫「殊濟閣」,KEST笑說,光聽名字就已經不想投他們信任票了。

  就在「殊濟閣」宣傳得如火如荼之際,現屆學生會也一樣忙得不可開交。他們要在交職前完成年度報告,也要主持選舉諮詢大會,身為現屆學生會文書的商思,每天都要在學生會會址待到天黑才能回家。

  學生會的會址就是操場上的一個貨櫃。不要少看這個貨櫃,內裡電腦、冷氣、雪櫃均一應俱全。香港地狹人稠,不是每間中學的學生會也有會址。協德的第一屆學生會在一條通往天台、廢置了的樓梯上放了幾張桌椅和一個文件櫃,就算是會址,當年的學生會的綽號是「露宿者之家」。當校方為學生會購入貨櫃時,幹事們都很高興,笑說終於「上樓」了。

  「HI!我又來涼冷氣了。」嘉灝下課後跑到學生會會室去。

  「來得正好,這個幫幫忙!」陳曦把一疊文件塞給嘉灝。

  「你怎會在這兒?」

  「那你又為甚麼會在這兒?」陳曦反問:「我在圖書館被那傢伙逮個正著,拉到這兒幫手的。」他指指正在細閱殊濟閣政綱的施儷影。



  施儷影就是現屆學生會主席,去年她在學生會選舉打敗楊嘉灝成功當選,被認為是歷屆最能幹、又最有人氣的主席。

  施儷影上任時已是校內的風雲人物,F.3時帶頭抗議穿校裙上學,理由是女生穿裙子的話,會減少課餘運動的機會。男生可在小息或午休時到球場踢足球打籃球,女生卻只能玩玩羽毛球,而且還要處處擔心會不會走光,這對女生十分不公平。

  事件最初只有幾個人關心,施儷影把這幾個人組織起來,裡面包括校園廣播的成員,他們利用廣播和民主牆引起同學的注意,又發起了「運動褲行動」,而且更主動聯絡報紙的校園版來採訪這件事!最後校方在一樓的露天平台上與學生正面對話,與學生協商校政,這樣的事在協德二十年的歷史中還是頭一次。以往學生回校時是一定要穿正式校服的,自此之後,如非畢業禮或校慶等隆重場合,學生可以自由選擇穿正式校服還是運動服上學。這事件在協德的歷史上寫下了重要一頁。

  據說校長對校方向學生低頭一事十分不悅,恨不得把這個頑劣的施儷影趕出校。但施儷影在一切事件完結之後在校園廣播說:「我很慶幸自己入讀協德,如果沒有民主而開明的校政,我們根本就不能成功,其他學校就沒有如此廣闊的胸襟去接納學生的意見了。」

  校長在廣播完畢後,立刻召施儷影到校長室。他們談話的內容不得而知,但後來校長就很疼這個學生。施儷影的離校推薦書,也是由校長親筆提寫。

  「看!這就是雙嬴。」14歲的她在離開校長室後得出這個結論。

  當然,這個只是傳聞。當中有幾成真、幾成假,就由聽者自行猜度了。



  協德的學生都會認得他們這位學生會主席,除了行為出眾外,施儷影也長得十分標緻。她的樣子和言行不相配,是位傳統的美人。烏黑的秀髮如瀑布瀉下,順著脖子的線條流洩,滑過胸前,直到腰間。纖細的身軀令人難以想像她的能幹,A字裙下的是一雙經芭蕾鍛鍊下修長而結實的腿。臉上沒有人工修飾過的痕跡,眉毛略粗,但看起來很自然,眼珠子閃著智慧的光輝,能夠叫每一個望見她的人都不能移開視線。

  施儷影個性爽朗,所以有很多不同班級的好朋友,當中也不乏男生。但是追求者卻不成比例地少,大概因為她太耀眼,男孩子都覺得有壓力吧?要這個倨傲的鬼靈精看得上可不是一件易事。F.4的時候,她和同班同學程文駿拍拖,對方雖然不是甚麼非凡人物,但也是一個公認的好學生。即使去年程文駿去了美國留學,他們還是一直交往,感情很好。

  學生會室內除了施儷影和商思外,還有三四個學生會幹事,其餘的幹事和助幹都去禮堂準備下週一的諮詢大會。嘉灝來的時候,商思已打好了全年財政報告,她從雪櫃中取出一罐汽水,打算小休一下。

  嘉灝看看陳曦塞到他手中的文件,上面寫著「第十一屆拹德中學學生會後選內閣『殊濟閣』參選政網」。

  「這是甚麼?」嘉灝問陳曦。

  「政綱啊!你去年也有做過的,忘了嗎?」

  「不,」施儷影笑說:「是政『網』,不是政『綱』啊!」

  嘉灝看清楚標題,果然印著「政網」。怎麼如此重要的文件,也會打錯字的?好歹也校對一下吧!

  「還有,我們改了校名呢!」商思搖搖頭。

  「甚麼?」嘉灝連忙查看,校名「協德」成了「拹德」。

  「這……也太離譜了吧?」

  「我們的工作,就是要幫忙找錯處,並在諮詢大會時負責台下發問。」陳曦說:「本來呢!我認為這是雞蛋裡面挑骨頭的工作,但沒想到會這麼容易。還未涉及政綱詳細內容,已有問題一大堆了。」

  「讓我看看……『第一:爭取學生會新會址』、『第二:推出學生會會衫』、『第三:每位學生送一疊單行紙』,有沒有搞錯?頭兩點與全校學生有甚麼關係?每位學生送一疊單行紙?他們一定打算接下來的一年都不搞任何活動了!哪來的錢?」

  「你看下去吧!下面的更精彩呢!」商思說:「『爭取手機折扣優惠』,學校根本不准學生帶手機上學,這不是公然反校政嗎?」

  「這也不算甚麼,也許他們是比較反傳統的內閣吧?而且,買了便宜的手機,也不一定要帶回校,他們能如此反駁,這一點倒不算是大錯。」

  「但是下一點是『為了保持拹德優良傳統,要求校規規定女孩子以整齊校服回校』呢!」一個幹事說罷,把目光投向施儷影。

  「哈!我一點也不.介.意!」施儷影張開雙手,煞有介事地說。今天她穿的,正是運動服。

  「說謊!她一定非常介意!」露宿者之家內的人同時想著。

  嘉灝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走到施儷影身邊,彎腰挨在椅背上問:「主席大人,有何高見?」

  「今年的諮詢大會將會很精彩,楊同學。」施儷影異常溫柔地說。

  「精不精彩嘛!就要看我和陳曦了。對嗎?大人。」

  「聰明!抵錫!做得好好睇睇的話,本席便把商思賜給你!」

  「我不要她,要妳行不行?」

  「有甚麼了不起?我才不要呢!阿J妳別鬧了啦!」商思嬌嗔。施儷影的英文名是JANE,但因張一傑咬字不正,老是把她叫做「阿J」,大家便跟著叫了。

  「協德兩大優等生都長著惡魔的角和尾巴。」陳曦笑說:「搗亂選舉有這麼高興嗎?還不是自找麻煩!時間很多嗎?」

  「你有所不知,真正的協德優等生應該是能讀、能玩、能搞事的!所以你和商思,還是差了點。」嘉灝搖著食指說。

  「想來一招『王道復古』?過了我這一關才說吧!」施儷影交叉著手指,雙眼閃爍發亮,看來挺樂在其中。

  商思心想:「不要鬧得太大才好。」對商思來說,下一屆的幹事能幹也罷,廢人也罷,都與她毫無關係,她只須做好份內事就行了。雖然「殊濟閣」的人不知所謂,但如果他們落選的話,學生會就必須安排重選。而按今年的學生行情看來,重選也不見得有新內閣參加,到了最後還不是「殊濟閣」當選?實在不值得為了這樣的事浪費人力物力。商思和施儷影合作了一年,熟知她的脾性,現在她興味正濃,勸說也沒有用,商思只生氣的是嘉灝這個外人在旁火上加油。



  因為這個緣故,商思在回家的路上都默默不語,似是怪責嘉灝的多管閒事。二人在巴士下層對坐,嘉灝望向商思,商思卻把目光投向窗外。

  「怎麼了?都不說話?」

  「沒甚麼。」

  「放心吧!我只是玩玩而已,不會鬧大,OK?」

  「唉……我只是很佩服你們的精力而已。讀書和學生會已經夠煩人了……」

  嘉灝聽得出她話中有話,有點擔心,便坐到商思身旁問個清楚。

  「又發生了甚麼事?」嘉灝放輕聲音,像是逗小孩子說話似的。

  商思停了半遄A幽幽的說:

  「上星期四,爸爸見過媽媽了。」

  上星期四,是WING送嘉灝「貪睡寶寶」的日子。

  「……是嗎?妳爸說了些甚麼?」嘉灝頓了一頓才開口,聲音顯得有些心虛,但商思並沒有留意到。

  嘉灝故作自然地把肩袋的位置稍移,擋著掛在袋邊的貪睡寶寶。這下子反而被商思看見了,她此時才發現嘉灝的肩袋上掛了個可愛的娃娃。她從嘉灝的反應中知道這是女孩子的貢品,但卻沒心思再想下去。讀書、學生會和家中的事已夠她煩的了。

  「不知道,媽媽沒有多說。大概……借錢吧?那個女人好像很會花錢。」

  商思背著嘉灝,漫不經心往街上看。

  「男人……為甚麼可以這樣呢?」

  商思的爸爸和她媽媽離婚後,就和一個四川來的女人住在一起,嘉灝從他媽媽苑華的口中得知這件事。楊嘉灝家庭溫馨快樂,破碎家庭的苦痛,嘉灝只能抽像地取得一個概念。面對憂傷的她,平日口齒伶俐的嘉灝說不出一句安慰的話。

  商思的肩膞微微顫動,嘉灝雖然看不見她的臉,卻猜想她也許在哭吧?憐愛之情一下子湧上心頭,他伸出右手輕輕抱著商思的肩。

  她,並沒有縮開。

  嘉灝的掌心隔著校裙,感受商思的體溫。他整條右臂就像石化了不能移動,生怕鬆了手,便再不能抱著。其實他想狠狠地抱著商思,直到窒息也不放手,可是他很清楚自己沒有這個權利。

  行人燈轉為綠燈,巴士在斑馬線前停了下來。在盲人輔導器的「滴滴」聲下,下班的人潮像魚群般橫過馬路。終於,綠燈滅了,紅燈亮起,巴士又再徐徐開動。短短的幾十秒,卻凝聚了少年一生的勇氣。

  正當嘉灝想把頭湊上商思的臉上時,商思甩開了。

  「不要!」

  紅燈,否定了溫柔。

  嘉灝給她這麼一甩就慌了,心情直線下降:「糟了!是太過份嗎?怎麼辦?」

  「你怎麼這個樣子……我們還穿著校服呢!別人看了會怎麼想?」商思頓了一頓,低頭說:「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隨你喜歡的!」

  這回輪到嘉灝沉默不語。最後二人各懷心事,就這樣各自回家。

-待續-
無限的幻想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5-05-05, 12:10   #4
無限的幻想
幼稚園小班
 
註冊日期: Apr 2005
年齡: 32
文章: 18
聲望值: 0 無限的幻想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回到校園 - 四

夏目貝
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交稿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四日上載

@三井@:
HI~

@三井@:
明天的諮詢大會準備好未?

@三井@:
...........
仲嬲緊﹖
上次o既事,SORRY,我唔係咁o既意思。

相思豆:
冇嬲

@三井@:
我都知係我唔ARM
你原諒我啦!
~>_<~

相思豆:
訓喇
BB


  嘉灝眼白白看著商思OFFLINE卻束手無策,目光呆滯地望著電腦屏幕,皺起眉頭說:「想死!」。他也沒心情回別人的MESSAGE,就這樣OFFLINE了。

  商思自從那天開始便對他不瞅不睬,嘉灝不清楚究竟她真正介意的是哪件事?

  不喜歡楊嘉灝這個人?(不會吧?)

  討厭穿著校服在街上親熱?(這個可能性好像較大。)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隨你喜歡的!」(這又是甚麼意思?)

  千萬個可能性在他的腦中炮轟,把他的思路炸得體無完膚。這件事他沒有跟誰說過,連陳曦也不知道,只是一個人悶在心頭。

  只有這件事,他不願意跟別人談論。

  嘉灝走到門前望向商思家,商家還亮著燈。嘉灝好像一口氣吃了三個芝士蛋糕般,飽到上心口,連話也說不出。

  「不理了!洗澡!睡覺!」

  他賭氣走進浴室沖了個冷水澡,好讓頭腦冷靜一下。11月的冷水澡不是令人愉快的東西,嘉灝冷得牙齒打震。他望著鏡子,覺得只能用「死狗」來形容自己。他揮一揮腦袋,用力摑打雙頰,發出清脆的幾下掌聲,然後對著鏡中的自己喊叫:「沒事!」

  「死仔!吵甚麼吵!老豆明天還要開工呢!」政叔在板間房中怒吼。

  嘉灝立刻又扮死狗道歉,然後忍不住笑起來,但是怕老爸再罵人,所以壓低聲量。

  他就是這點好,不高興的事情,洗個澡就洗走了。



  翌晨嘉灝早早起床,他今天不用ON DUTY,但他打算到巴士站等商思。奇怪的是,商思碰不見,卻在車上碰見WING。

  「楊嘉灝!OHAYO!」WING以她一貫的燦爛笑容迎接嘉灝。

  「早晨!」嘉灝禮貌地回應。

  「妳怎會乘這輛巴士?」

  「我過了海,要轉這號車才能回校。」

  「哦。」

  「啊!你有戴著『它』!」WING喜孜孜地把玩嘉灝書包上的「貪睡寶寶」。

  「下次唱K吧!」WING提議。

  「好啊!也叫一傑他們去吧!」

  「嗯!我來約吧!今個星期六打完波去好嗎?」

  「我沒所謂,妳看看他們怎樣,再約。」

  嘉灝和WING還未走到校門就聽見候選內閣拉票的口號:「天賦特殊,同舟共濟!」回校的同學都受到震耳欲聾的口號攻擊。

  「聽到都覺得羞家,他們叫乜『春』啊?」KEST在後面看見嘉灝,便小步跑上來。

  「HI!WING姐!嘉灝!一齊返學咁SWEET呀?」KEST嘻皮笑臉的說。

  「巴士上撞見,就一起回來。」嘉灝白了KEST一眼,連忙澄清。

  「點?嘉灝哥?打算點樣煮『薯仔』?」

  「『煮薯仔』?」

  他們已走到校門,兩邊都是後選內閣的成員。因為呼聲太強,所以嘉灝也扯高嗓子問。

  「就是那堆『薯仔』呀!」KEST大喊,並用食指往後選人的臉上橫掃過去。

  掛著彩帶的肥仔候選主席張健豪立刻黑起口面,但今天是大選當日,所以也不好發難。站在張健豪身旁的商思說了幾句話安撫他,怒氣沖沖的他,對著商思卻是笑嘻嘻的,嘉灝看了心中很不舒服。

  「早晨!今天這麼早?」嘉灝對商思說,一眼也沒有望她身旁的張健豪。商思的黑眼圈很深,看來昨晚沒有睡好。

  「今天是大選啊!要回來幫手。」

  「啊?我以為大.選.當.日.只有候選人才會忙,原來現屆學生會也會忙嗎?」

  「楊嘉灝,這不就代表現屆學生會也承認『殊濟閣』嗎?」張健豪聽得出嘉灝的挖苦。

  「施主席他們的確非常盡責,交職儀式準備得很好。」嘉灝言下之意就是:「你以為他們真的支持你嗎?他們只是不想沒人上莊而已!肥仔!」

  「奇怪奇怪!當不當選應該由協德全體學生決定,現屆學生會支不支持『薯仔角』……不!『殊濟閣』,又有甚麼關係呢,張同學?」KEST笑嘻嘻瞇著眼說。

  「夠了!楊嘉灝,你別影響參選者的情緒。既然大家也不能主宰大選結果,爭論來有甚麼意思?張健豪,請你繼續宣傳吧!我先上禮堂看看諮詢大會準備得怎樣。待會見。」

  「商思,待會見。」張健豪甜甜地說。

  商思也沒跟嘉灝說話就走了。雖然嘉灝心中很不是味兒,但仔細想想,商思也說得對,現在耍嘴皮也沒甚麼作為,就留待諮詢大會一次過起鍋炸了這些「薯仔角」。

  「你這小子!明明是你『串』肥仔,為甚麼我要被罵?」

  「此話差焉!嘉灝兄。我只是把你心中所想說出來而已。」

  「你們不喜歡肥仔豪他們嗎?」WING疑惑地問。

  「啊?你不覺得他們冇料又扮型嗎?」嘉灝很難相信竟然有人會不討厭「薯仔角」。

  「哈!也不是啊!我覺得他們很搞笑,而且也很NICE啊!」

  「他們的政綱寫得亂七八糟!」

  「寫得好不好有甚麼關係?誰會看?反正學生會的事有人做就行了。而且他們還送單行紙呢!不是很好嗎?」

  嘉灝和KEST聽後搖搖頭,WING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但這不正是大部份學生的想法嗎?學生會對許多學生來說也是塊「豬頭骨」,總之有人去做,不用他們去做便可以。像自己這般認真的人,看起來反而像個傻瓜似的。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KEST望著WING說,隨即被她打了幾下,接著WING就回課室了。

  嘉灝和KEST上樓梯時碰見腳步浮浮、只剩半條人命的陳曦。

  「陳曦!撞鬼嗎?幹嗎死下死下?」KEST以高八度的聲音呼叫。

  「噓……別那麼大聲,我的頭很痛……」陳曦把頭抌在嘉灝的肩上。

  「幹嗎?不舒服嗎?要不要去保健室?」嘉灝問。

  「別提了……昨晚通宵沒睡……好睏、好睏……」

  又不是考試時期,陳曦通宵做甚麼?而且聽他的語氣,好像是心不甘、情不願似地……



  「陳曦!昨晚說的你都準備好了嗎?」二人正感疑惑,「答案」就自動跑了過來。施儷影今天穿著整齊校服,長髮亦仔細地梳理過,看來格外精神爽利。

  「J姐……好了。」陳曦有氣沒力地說。

  「其實我今朝又想了些POINT,是關於福利問題的。不如也加入去吧?」

  「不!現在已經非常完美了!再加就是畫蛇添足了!」陳曦慌忙地說。

  「說的也是,那麼大家加油吧!楊嘉灝,看你表現啊!待會見!」施儷影說完便把一張小卡交給陳曦,一陣風似地走了。

  「只有她一人容光煥發!」嘉灝感嘆。

  「陳曦,你就好啦!你昨晚和J搞些甚麼搞通宵?搞得她容光煥發,你就精盡人亡!」KEST搭著陳曦的肩說。

  「講得好聽一點行不行?我昨晚和阿J談了一晚電話。」

  「真好!」

  「都是談大選的事。」

  「去死吧!」

  「天啊!我做錯了甚麼,要被一個暴君拉著傾通宵電話,第二朝又要被一個蠢材叫我『去死』?」陳曦脫了眼鏡,揉揉眼睛。

  「難道沒有香艷一點的劇情發生嗎?」

  「我會被程文駿殺死。」

  「他在美國嘛!他回來捉姦時,你早就『開心』完了!」

  「死啦你!越講越離譜!」嘉灝賞了KEST一記爆栗。

  「對了,一傑那笨小子回來了嗎?還不見人呢!」陳曦轉話題。

  「又起不到床,遲到了吧?今個月好像第二次了。他真的想畢業嗎?」

  「第三次。上星期我ON DUTY守後門,放了他走。」嘉灝說。

  「嘉灝…」

  「OK,陳曦,我知道這不對。但再這樣下去,他因遲到累積的缺點夠被趕出校了。」

  「不!嘉灝。」

  「下不為例,OK?你也不想老友會考未到就冇書讀吧?」

  「不!我想說……是第五次。月頭有兩次是我放走他的。」

  「唉……」嘉灝和陳曦一同嘆氣。

  「不如輸賭他今天遲多少?我賭他第二堂才回來。」



  結果一傑今天安全上壘,沒有遲到,KEST就輸了兩杯麥當勞雪糕。午餐時,KEST說是一傑害的,屈他請自己吃雪糕,又說甚麼遲到要罰款等似是而非的道理,最後一傑竟然付了三杯雪糕的錢。

  但是嘉灝並沒有吃到那杯雪糕,他甚至沒有在諮詢大會上發言。

  因為商思暈倒了。

-待續-
無限的幻想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5-05-06, 10:11   #5
當風遇到風箏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Jun 2003
您的住址: 妳的心裡~
年齡: 32
文章: 102
聲望值: 200 當風遇到風箏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文章很不錯!!
希望你趕快出下集!!
真是有一點等不及了!!
當風遇到風箏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5-05-09, 14:58   #6
無限的幻想
幼稚園小班
 
註冊日期: Apr 2005
年齡: 32
文章: 18
聲望值: 0 無限的幻想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回到校園 - 五

謝謝支持~~ ^^

回到校園 - 五

夏目貝
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交稿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九日上載

  「原來拐帶你很容易,只要打暈你,再向校務處申請早退就可以了。」

  嘉灝左右兩邊各掛著自己和商思的肩袋,揹著商思走。夕陽把二人相疊的影子拉得長長的,斜路上就只有他們。



  回想剛剛的情景,嘉灝心有餘悸。午飯前第二堂是生物科測驗,測驗時她還好好的,交卷後立刻就倒了。在課室時還有意識,當嘉灝扶她到保健室後,她就真的暈了。

  昏睡的商思,躺在保健室的睡床上。嘉灝一邊握著她冰冷的手,一邊揉著她的頭額,屏風內充滿藥油的氣味。

  「……對……對……」商思呢喃著甚麼,但嘉灝卻聽不清楚。

  「不用怕!是我,不用怕。」

  「……對不起……媽…我不夠努力……是我不對…媽…是我不對…我不夠努力…對不起……」商思迷糊地哭了,淚水和冷汗混和在一起,滑到嘉灝的手上。

  商思一直道歉,哭得像個七八歲的小孩子。嘉灝的臉一下子熱起來,情感激烈地盪開來,他抱著商思的頭,不斷安撫著她,直至她慢慢醒來。

  是甚麼東西折磨著這個少女呢?嘉灝想不出個所以,也哭了。

  商思睜開眼睛,發現嘉灝抱著自己。她也不說話,靜靜地躺在嘉灝的懷裡。嘉灝有種太陽的味道,令人安心。

  二人就這樣待了一會。

  嘉灝發現她醒來,就向校務處辦理二人的早退申請。本來這種情況是要家長來接學生回去的,但商思的媽媽靜宜正在醫院當值,嘉灝向她提議代送商思回家,靜宜很相信嘉灝,就答應了。



  路上的長影子像個滑稽的小丑,穿上誇張的服飾左搖右擺。

  「你現在不就是拐帶我嗎?」商思閉著眼把頭枕在嘉灝的肩上,柔弱地說。商思的話像小狗的鬆毛一樣,在嘉灝的耳邊打轉,又暖又癢。

  「那我把你帶回家好了!」嘉灝吞下口水,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儘管兩個書包和一個人的重量令嘉灝有點吃不消,但他卻希望這一段路永遠走不完。商思的馬尾辮鬆了下來,一絲絲的秀髮隨著步伐擺動,輕輕掠過嘉灝臉上的細毛,嘉灝悄悄地搖頭,感受那發端帶給他的酥癢。商思的體溫,氣味和輕微的呼吸聲,就像玫瑰園裡的花香,圍繞著嘉灝的四周,從皮膚的毛孔滲入體內,令人陶醉,令人窒息。

  商思,就是一株白玫瑰。

  每個男人的生命裡都有兩個女人,一個是白玫瑰,一個是紅玫瑰。

  年少氣盛的楊嘉灝,只想得到眼前這株驕矜的白色小蓓蕾。

  「門匙啊!姐姐!」走著走著,他們已到了商思家的門前。商思在嘉灝的背上盹了好一會,現在才被嘉灝喚醒過來。

  「門匙在書包裡,自己開吧!」商思閉著眼睛,不願醒來。

  「別玩了!我哪有手去開門啊?」嘉灝為難的笑說。

  「那就不要開了,晚安。」商思在嘉灝的耳邊說,說罷又把頭枕回他的肩上。

  「帶你回家姦了你。」

  「好吧……但別吵醒我。」

  二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在門前擾攘了一會,終於夾手夾腳開了門。

  把商思放在床上後,嘉灝便煲粥給商思吃。

  「要幫手嗎?」商思在板間房內問嘉灝。

  「我好歹也是大排檔第二代當家!煲粥這玩意難到我嗎?」嘉灝在廚房說:「你乖乖躺下等吃吧!吃完和你上診所。」

  「不用了……我只是有點累、有點睏而已,現在好多了,不用看醫生。」

  「乖啦!看完醫生哥哥請你吃波板糖好不好?商思乖!」嘉灝從廚房捧著一大碗粥出來,邊走邊吹涼煲好的粥。

  病弱的商思格外溫順,她倚著床梯坐起來,嘉灝就坐在床邊餵她吃粥。有時他的視線和她的視線對上了,也沒有刻意避開,就這樣望著。然後,他發現她也沒有避開。

  「你的眼睛……紅紅的。」商思發現嘉灝哭過的眼睛,很是憐惜。

  她伸手輕撫他的眼,他閉上眼,讓冰涼的指尖觸碰炙熱的眼簾。

  「因為我是白兔。」

  「是黑兔吧?」她笑了,笑得極美。

  「我暈了的時候,有沒有說了些甚麼?」

  「沒有。」

  「……是嗎?這就好了。」

  「有你這樣的朋友,真好。」商思甜甜地說:「希望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好嗎?永遠……」

  我細心想過,排著隊等討好你,有幾個。

  「如果我不想呢?」

  「如果我想……更好一點呢?」

  越過知己的親蜜,然而沒有愛戀過,互有好感的尊重更加可貴麼?



  商思避開了嘉灝的視線,躺回在床上。

  「你身邊有那麼多女孩子,更要好的……也有吧?」

  「不。」

  「你不是和隔班的葉穎芝拍拖嗎?班上的人都在說了。」

  「是她自個兒喜歡我,我從來沒有說過要和她一起。」

  這句說話像是刺痛了商思的某個地方。

  「留點口德吧!有人喜歡是一種幸福。」

  「我不要這種幸福,我發誓,我可以不再理會她!」

  無論你喜歡誰,請你記著留下給我這位置。

  時常在內心一隅,空出幾寸,為我堅持。

  「楊嘉灝,你以為你是誰?人人都要喜歡你嗎?」

  「那麼誰喜歡我,我就要和她一起了?真是不合邏輯!是她自己跑來喜歡我的啊!我又沒有要求她!又沒有追過她!她要送上門我也沒辦法!」

  「你顧及一下別人的感受吧!被自己喜歡的人說成這個樣子,她會怎樣想?」

  「怎麼你又不顧及我的感受!?她怎樣想我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現在我只想知道……只想知道你的感受。」

  說罷,嘉灝凝望著商思。二人都沒再說話,其實他們對自己內心的感情都很清楚,只是有些事,是欲速則不達的。

  嘉灝沒有逼她回應,話題就在商敬放學回家時打住了。



  那天晚上,靜宜坐在商思的床邊,看著女兒的睡相,摸摸她的頭額。

  「…媽…回來了嗎?」

  「對不起,我吵醒了你嗎?」

  「不……我睡了一整天,醒了。」

  「沒有發燒,吃藥了嗎?」

  「嗯……害你操心,對不起。」

  媽媽看來很憔悴,工作很辛苦吧?

  「孩子,不用時常把自己逼得這麼辛苦啊!我知道我的女兒是很聰明很乖的。媽今天要工作,沒有去接你,對不起。」

  「不,你別說對不起啊!」

  這兩年媽媽鬢邊的白髮長多了,眼神也不像以往般清澈。

  記憶中的媽媽,是一個清秀佳人,鄰居都稱讚她。從何時開始,頂上的頭髮變得稀少,皺紋一條一條不留情地暴露出來。

  媽媽老了。人是會老的,孤獨的人老得更快。想到這裡,商思的眼眶中充滿了淚水,她強忍著不讓它們流出來,免得令媽媽傷心。



  嘉灝自然不會知道商思的想法,他一回到家裡,就收到KEST打給他的電話,向他詳細報告諮詢大會的盛況。

  「喂!你跑哪去了?鍋都熱起了!你卻不來『煮薯仔』!」

  「別提了……我很累,明天再說吧!」

  但鍾日暉沒有理會他這句說話,仍是喋喋不休地說。

  「你沒有來,那我就自告奮勇代你上台發問了,那幾個薯仔真是非常、十分、超級、百分百、很薯仔。」

  「KEST,我晚點再打給你吧!」

  「我問他們:『送給同學的單行紙你們有預算嗎?』他們那時才開始計數,計了幾分鐘,個場就DEAD AIR幾分鐘,然後阿J姐忍不著搶了咪『小』了他們十多分鐘。嘩!不知幾精彩,你不在真是可惜。」

  「是嗎?她終於『姣婆守唔到寡』自己出馬?」嘉灝立刻精神過來。

  「你不在現場,都不知火氣幾重,肥仔幾『死狗』,立即認錯。阿J『小』完,又到副主席『小』,然後連甚麼康樂、文娛都去『小』,搞到好似圍插大會咁。」

  「哈哈哈哈!肥仔他們任插不反擊嗎?」

  「那又不是,他們有個『細細粒』的女仔,我忘了她的名字,反過來說現屆不支持他們參選,而且說現屆也不是做得很好,這樣挑剔對他們不公平,因為他們是新人。」

  「關甚麼事!現屆做得好不好,和他們做得好不好是兩回事吧?」

  「對!於是這個時候陳曦就出馬,他說『這是候選內閣的諮詢大會吧!我們不如回到候選政綱的話題上好嗎?』又把焦點帶回『手機優惠』那兒。」

  「我想知道點票結果如何?要不要重選?」

  「不信任票有六百幾票,廢票都有二百多,好像是歷屆最多廢票的一屆,信任票只有三百左右。下星期再定重選日期。」

  「哈!抵死。不過重選都是只有他們那一隊人吧?」

  「不知道,今天的諮詢大會後,同學的情緒高漲,可能有多一個內閣。」

  「哈!不如我們組一支考生TEAM亂入,我、阿J和陳曦跑出來選,一定會贏。」

  「然後考完就走了,扔下學生會,對嗎?哈!這個好玩。」

  「不,在點票前就溜了,然後再看點票結果。」

  「你個賤人!好玩好玩!」

  最後嘉灝就和KEST談這種無營養的話題到凌晨一時多,被商思拒絕而鬱悶的情緒一掃而空。

  唉!

-待續-
無限的幻想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5-05-12, 13:16   #7
無限的幻想
幼稚園小班
 
註冊日期: Apr 2005
年齡: 32
文章: 18
聲望值: 0 無限的幻想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回到校園 - 六

夏目貝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交稿

筆由自主 : http://freepen.org
附屬論壇 : http://forum.freepen.org/

  後來嘉灝想起這一天,許多細節都已忘記,只有櫥窗內那隻蝴蝶戒指,不斷在他腦海中飛舞。

  踏入十二月,校內的聖誕氣氛愈濃。一盆盆一品紅置於正門的梯級兩側,門前放著一棵十呎高的聖誕樹,中央廣播也會在早會和午飯時段播放聖詩和聖誕歌。當值的嘉灝站在聖誕樹旁,穿上風紀專用的黑絨長外套,顯得十分醒目,每位途人都對他行注目禮。

  「嘉灝!給你喝!喝了身體會暖和起來啊!」兩個中三的女生把一支熱維他奶遞給嘉灝。

  「謝謝,但是ON DUTY不能喝東西,我不冷,你們自己喝吧!」

  女生們聽後露出可惜的神情,其中一個女生取出一個暖蛋,塞在嘉灝的手中,轉身就跑掉了。

  「誰呀?」和他一同站崗的陳曦問。

  「你問我,我問誰?」嘉灝順手把暖蛋放進陳曦的褸袋裡。

  「不太好吧?人家是送給你的。」

  嘉灝從左右兩邊的褸袋裡各掏出兩個暖蛋。

  「難怪你不冷。」

  「熱死了。」嘉灝笑說。

  嘉灝向商思告白是前天的事,昨天她請了假,今天才開始回校上課。天氣轉涼,呼出來的氣已成白霧,她在校服外套內還穿了校冷才上學。

  嘉灝向著剛進校門的商思,若無其事地點頭打招呼。前天的事,像是沒發生過,又像是繼續纏繞。嘉灝心想:「她也許會裝出沒事兒的樣子吧。」都不要緊,反正這場長期戰,嘉灝是鐵了心打硬的了。

  商思看見了嘉灝,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往別處。前天的事,還是令她覺得尷尬難堪吧?但嘉灝卻沒有後悔,說了總比沒說的好。拖泥帶水的感情不是嘉灝的那杯茶,喜歡不喜歡,也得清楚明白。

  只見商思低著頭,徐徐地走到嘉灝面前,水汪汪的眼睛輕輕的瞄了站在嘉灝身旁的陳曦一眼,雙手緊握著拳頭,白晰的臉龐因緊張而泛紅。

  陳曦識趣,走開了。

  「待會……放學後,有空嗎?」

  她抬頭望著他的眼睛,商思的眼睛就是懂放魔法,教機靈的嘉灝動彈不得。

  嘉灝吞吞口水,好不容易才點了頭。

  「四時,『露宿者之家』。」

  話一說完,商思便匆匆地走進校舍,留下茫然的嘉灝。

  「怎麼了?」陳曦回來問。

  嘉灝單手按著嘴巴,有點不知所措。

  「糟了,忍不到笑……不!不行!不能期望太大,萬一又是我一廂情願……」

  「這不就好了?年輕人。」陳曦漫不經心,用手巾抹著眼鏡說。

  「陳曦!你說話怎麼像個老頭?你和我同年啊!你不應該老是讀書,應該……應該像我這樣!」嘉灝展露他的招牌「寶礦力笑容」。

  「可能她是要當面拒絕你。」

  「烏鴉嘴!」嘉灝認真地說:「不!萬一她真的要拒絕我怎辦?啊呀!真頭痛。」

  嘉灝把褸袋中的四個暖蛋都塞進陳曦的手中,說:「我不需要了,全送你。我有事先走,你頂著。」

  「死仔包!你別走啊!」陳曦本想捉著他,但雙手都拿著暖蛋,一時間反應不來。

  「我會記著你的恩情的!」這是消失在同學堆中的嘉灝最後的說話。

  陳曦這個拿著四個暖蛋的造型,產生了「風紀副隊長陳曦以前曾患肺炎,現在只要一著涼就會有生命危險。」的校園傳聞。

  午飯時分嘉灝沒有和三寶一起,不知跑哪去了,施儷影想找他也找不著。

  「怎麼三缺一了?楊嘉灝呢?」

  看見今天施儷影編著兩條麻花辮的造型,三寶都頓了半晌,第一個開口的是KEST:「御姊扮蘿莉。」

  「啊?甚麼意思?」施儷影不明白。

  「即是說妳年紀一大把還扮小妹妹。」張一傑好心地解說。

  「你說甚麼?鍾日暉。」施儷影彎下腰扯著KEST的校呔。

  「非常可愛。」

  「謝謝。」施儷影吃吃地笑了。

  「算了,陳曦你放學後有空嗎?重選的事想拜託你一下。」她轉身問陳曦,卻發現他還在發呆:「陳曦?」

  「啊!」

  陳曦突然回過神來,打翻了手上的忌廉汽水,玻璃的碎片割傷了陳曦的手指,施儷影見狀立刻從裙袋中取出紙巾,小心地按著他的傷口。

  「放心,傷口很淺,看不到玻璃碎。怎麼發呆了?未睡醒嗎?」

  「謝了,我沒事。我到保健室借藥水膠布,放學見。」

  看著陳曦離開的背影,施儷影不解地喃喃自言:「那傢伙是怎麼了?」

  「被扮作蘿莉的御姊嚇壞了吧?」鍾日暉因此又挨勒頸之刑。

  「他沒事,我大件事了。褲子都濕透了!大水災啊!」張一傑大呼小叫。

  「閉嘴!你向來只是用來娛樂觀眾而已。」鍾日暉說。

  雖然陳曦和楊嘉灝都不是學生會幹事,但因為時常幫忙,已成為學生會HELPER了。像他們這樣的HELPER還有很多,大都因為施儷影的緣故走在一起,幫忙貼貼海報或是佈置場地等工作。但楊嘉灝和陳曦的工作則偏向用腦力而不是勞力,算是比較特別。

  陳曦因放學後也要當值,比較遲一點到會址。其他HELPER都已被派去貼重選的海報,貨櫃裡只剩下伏在電腦桌上打盹的施儷影。陳曦進來時小心翼翼,怕吵醒她,但她還是醒了。

  「來了啊!」施儷影剛醒來,懶洋洋的說。

  「對不起,吵醒妳了嗎?」陳曦放下書包,走到她身邊。

  「我也沒真睡,外面打波的人吵得我睡不著。」施儷影按按肩膊。

  「累了?」

  「嗯。」

  陳曦脫去黑色的風紀外套,束起?衫的袖口,走到施儷影背後,熟練地替她按摩肩膊。施儷影閉上眼睛,再次伏在桌子上。陳曦的手強而有力,卻一點也不粗魯,從肩膊開始、到脖子、到耳後、再到頭,她感到整個身體像浸在溫水中似的。

  「陳曦,你會是一個好男人。」施儷影的說話如羽毛般輕柔,像夢囈:「從你的按摩就知道了。」

  「阿駿回來時,你叫他按不就得了。」

  「也對。」

  「今天……很好看。」

  「你的手指還好嗎?」

  「嗯。」

  施儷影沒再說下去,房間內只聽見操場上打波的聲音。突然有人打開門衝了入來,嚇了他們一跳,原來是嘉灝。

  「搞甚麼?骨場嗎?」

  「對啊!我包起了陳曦。」施儷影起來笑說:「你又知道我找你?想跟你們談談選舉的事。」

  「SORRY,我今天有事,明天吧!商思在不在?」

  「你看到她嗎?商思懂隱形嗎?一個貨櫃一眼看完吧!」

  「但她約我在這兒等啊!」嘉灝焦急了。

  施儷影眼利,留意到嘉灝手上拿著一個小小的紙袋,就是小飾物的那種包裝。

  「啊!買了好東西啊!」她使壞的笑。

  「沒.有!不關妳事。糟了,會不會是我聽錯?已經遲到了。」嘉灝立刻把紙袋收在身後,避開施儷影的手。

  「讓我猜猜裡面是甚麼吧!」施儷影舉起食指放在臉上說:「難道……是戒指!」

  嘉灝被看穿了吃了一驚:「妳怎知道的?」

  「呼呼呼!這就是學生會會長的奧義了。」施儷影也為一猜就中而吃了一小驚:「等等!你打算今天送給商思嗎?」

  「搞到全世界都知道似的……是。」

  「你現在求婚嗎?商思不一定會收的啊!女孩子不是隨隨便便收別人的戒指的。」她提醒他。

  「是嗎?」嘉灝聽了施儷影的話便慌起來。

  一直在旁鬆手骨的陳曦此時冷冷說了一句:「你知道商思的手指SIZE嗎?」

  嘉灝如當頭棒喝:「啊!不知道!我看這戒指很漂亮便買了,沒想到她可能會不合SIZE。怎辦?不如給妳吧!阿J。」

  「笨蛋!你給我有甚麼用?」施儷影又氣又笑:「先收起來吧!戒指不合SIZE可以遲些去換,而且她有這麼多隻手指,總有隻合SIZE吧?但最重要的是,她答覆你了嗎?」

  「我想她今天約我就是這個原因吧!」

  「如果她答應你,送戒指還可以。如果她拒絕你呢?」

  「那也沒辦法,我總要做準備。」

  「聽我說,先收起來吧!商思那種個性,我看她不會收的。」

  「但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找不著她啊!」

  「她約你在哪裡?」陳曦問。

  「『露宿者之家』。」

  陳曦和施儷影對望一笑,異口同聲地說:「她是指頂樓樓梯吧!」

  剛說完,嘉灝便一支箭跑走了。

  「他真的有拍過拖嗎?」

  「有。7天吧?」陳曦答她。


-待續-
無限的幻想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22:33.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