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自創區 > □ -- 男孩女孩(長篇)自創精華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主題評分
舊 2011-06-05, 15:22   #1
甜心小肚臍
牙牙學語
 
註冊日期: Jun 2011
年齡: 22
文章: 7
聲望值: 0 甜心小肚臍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Thumbs down
   那個人說-1

「今天約出來是為了什麼」不知不覺,湘的眼睛已朦朧了起來
湘,是未來「杜炎」公司的總經理,因為那是他們的家族企業,他非接不可
「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哥的事」韻搓著手說道,一副很緊張的樣子
「還能說什麼」我以為這就夠了,還有沒說的?
韻,是儡的妹妹,而儡則是湘的男友
「你跟他多久沒上床我都清楚的很,湘,他跟他秘書「曉」出去玩,你沒什麼感覺?」
「他已經不想玩這個遊戲了,那麼就別再逼他了」我裝得無所謂,心卻痛得快死了
「你說的喔,這是我哥要我給你的」韻遞給我一張支票
「他要你拿了支票就別煩他了」韻的臉,說多跩有多跩
「這場遊戲,我們都心甘情願,我沒必要拿」就算要分,也分的乾脆些
「也好,給你這種女人錢,我都嫌太浪費了呢,呵呵」韻的話再次刺傷我的心
「那麼就沒事啦,看你是要在這裡跳樓還是怎樣的就不關我的事囉」語罷,毫不留情的甩門而出
「其實,也不是那麼痛」我自我安慰著
「他是愛我的,只是他被迷惑了」前幾天才在一起的兩人,現在分的無辜
「自欺欺人」娃悶哼了聲,也因為他出聲,我這才發現他早就躲在旁邊偷聽我和韻說話了
娃,是我從小到大的好姊妹,但是我總是被男人玩得分,他卻是玩男人的料
「你特地來恥笑我的?」姊妹當成這樣,還要說什麼阿?
「你真是不像話,跟你說過多少次,你這樣只會被男人耍著玩」娃狠狠的朝我屁股捏了下去
「我又不像你這麼厲害,甩了一個又接一個」真是搞不懂,明明有那麼多好男人愛他,他卻要把他們耍得團團轉
「嗯哼,好酸的味道喔」娃臉蛋漂亮,要身材有身材,難怪這麼多男人為他瘋狂
「看來我跟儡是真的玩完了」那男人不管是在床上的賣力還是對自己的疼愛都比別人多,也難怪自己有些不捨
「怎麼?他很優?優到讓你捨不得?」娃一口氣的問了一堆問題,我不禁翻了個白眼
「至少,我是真的愛他」因為他真的對自己很好
「最好是啦,你只是寂寞,想找個人陪,而他又是個稱職的情人,所以你才捨不得,那根本不是愛」還是娃最懂我的心,不過他說得太明顯了
「想清楚喔,好情人不一定是好丈夫」見我沉默不語,娃又開始高談闊論
「我又沒說什麼」我又翻了一個白眼
「你是沒說什麼阿,但你再想什麼?」娃總是能看穿我的心思,這叫我心驚
「沒.....有阿」誰敢承認有阿,不是找死是什麼?
「到底是沒,還是有?」唉....娃就不能別問了嗎
「娃兒,我們去釣凱子,別談這個了好嗎」我就不信說到凱子,娃兒還會有心思說這些
「嘖嘖,終於有些長進了,不錯不錯,走,姐姐帶你去看看那些凱子」娃兒果然成功的被我轉移話題
「真的要去阿......」我在心裡低估的幾句
「拖拖拉拉做什麼?凱子不等人阿」娃破口大罵,不,我改成潑婦罵街
「最好是別等,我一點也不想去阿」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問自己怎麼那麼天才,用凱子來轉移話題
「你到底在幹嘛啦」娃終於不耐煩的瞪著我
「我.....我是想說.....嗯.....我穿這樣....怎麼釣凱子?」不管了,隨便想個理由混過去
「噢,說得也是,那麼......血拼去」
天阿,血拼和釣凱子正是娃最愛的兩項休閒
也剛好這兩項是我最不會最不想最不擅長的休閒
但......這真的是休閒嗎?
<時間不夠 所以先打到這>
甜心小肚臍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1-06-05, 22:36   #2
甜心小肚臍
牙牙學語
 
註冊日期: Jun 2011
年齡: 22
文章: 7
聲望值: 0 甜心小肚臍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Thumbs down
   那個人跟我說

不知覺得,還是血拼完了,娃也如願的把我拖去找凱子
「看看你,沒用的傢伙,這麼不甘願,好吧,你去旁邊走走,別走太遠讓我找不到就好」娃終於大發慈悲的放了我一馬
「呼」遠離那個地方,大大的喘了口氣
「呀~~看我怎麼揍扁你」從不遠處傳來男人的聲音
「搞什麼」真是吵死了,製造噪音
但我還是因為好奇心發作,再加上一直有慘叫,我還是走了過去
「全部都給我上」吵鬧者<1>大喊著
「離我遠一點,人渣」從剛剛都只是防禦的男人說道
「切,在小看我們阿」吵鬧者<2>卑鄙的從後方偷襲,手上還拿著玻璃
「該死」防禦男人痛得蹲了下來
這種時候,應該顧好自己最重要吧?我是不是該逃跑呢?娃還在等我...我應該走了...
「Stop」我是該走了...走去幫忙
那群人只是回頭看了看我,又無趣的轉回去打人,真是...太小看我了
「Let go of him」 從小在美國長大的我,又不知覺又說了他們聽不懂的話
「喂,那娘們從剛剛到現在都在說些什麼?」吵鬧者<3>終於停手轉向我
「不知道」說不知道,但他們一群人卻一步步逼近我
「不要靠近我」我終於講了一句他們聽得懂的話了
「耶?他會講國語」就像發現新大陸般的,他們眼睛一閃
「我已經打了110,別忘了附近有辦派對,你們在不走,警察就來了」娃跟我參加的那場派對可是有頭有臉人家的派對,警察很快就會來,但他壓根兒沒有打110=口=
「臭娘們,敢跟我們做對?」吵鬧者<2>不爽的臉讓人厭惡
「女人就回床上取悅男人就好了,來這裡逞凶鬥狠做什麼」吵鬧者<1>也開始起鬨
「孬種」我這一聲咒罵,音量不大不小,但足以讓他們聽到了
「幹,你再說一次」吵鬧<3>耐不住性子的往我這邊一蹬
「孬種,我說你們三個是沒用的孬種,王八蛋在那堶A大牌」要耍流氓?他也會
「你閉嘴,小心他們三個縫了你的嘴」防禦男人終於站了起來
「靠,都忘了還有這小子」吵鬧者<1>先回頭說道
「怎麼回事?孬種怕了嗎」說這句話同時,我早就拉著防禦男子逃跑了
「幹,那女人和那混帳咧」三人這才反應遲鈍的大喊
~~~放我自由~~~~~
「Mom and Dad, I'm not a baby」我抓狂的一喊,嚇著了父母
「so?」父母不解的看著他們的"乖"女兒
「You do not give me human rights」這幾年的忍耐,一次爆發
「乖女兒,你知道你現在再說什麼嘛」媽媽擔心的摸了摸我的額頭,確定我沒發燒才放下手
「我就是知道才會生氣」我撇過頭看窗戶
「我不是說你們不可以管我,但你們連我自己的房子都要有管家和僕人,我覺得我被監視了」這不是感覺,是根本就是確認的,只是我不想說出來
「我們是為你好」又來了,父母一貫作風,不是為你好,就是什麼我是****媽,我是你爸爸的
「房子的事,我不能管,至少學校我自己選」房子的事,可以,我退讓
「I have no objections」父親的這句話,就是這場戰爭的句點
~~~五滅魂~~~
「哈哈,對阿,昨天那場派對真的不錯」班上一位同學高分貝的談論著,他長相還不賴,可惜說話太大聲了
「別說了,昨天那場派對我們都忘了「微」,他被襲擊了」另一位同學嘆息著,他留了一點點鬍子,格外性感
「唔,反正微等等來聽他說經過就好啦」慵懶的男子,一臉睡不飽的模樣
「幹,早知道就多帶點人馬」衝動男,標準是個火爆浪子
「hi~你們來的太早囉」是......是...是昨天的那個男人
「微,快來,我們正在談你」嘆息男立刻讓了個位子給他
「是怎樣阿?快說」慵懶男的睡蟲似乎全跑了,專注的表情,可愛的令人想偷捏他
「微....」一個螞蟻小聲的音量叫著微,我當然希望他聽到,又希望他別聽到
「嗯?是你!!」微的反應比我想像的還要激動
「怎麼?這女的是誰?昨天扁你的其中一個?」火爆男衝動的想直接衝來揍扁我
「不是,別亂來」微一把將他擋在自己身後
「那是敵是友?」高分貝男先開口問
「朋友」微緩緩的説,臉上只有笑意
「那麼....你好,我叫戒」高分貝男子叫做「戒」
「軀」嘆息男叫做「軀」
「怠」慵懶男叫做「怠」,真是符合他阿......
「孝」火爆男不屑的哼了一聲,一臉討厭我到了極點
「我叫湘,水木目」總覺得他們盯著我盯得可仔細的
「我叫微」我知道阿,剛剛我不就叫你了,老人痴呆喔
「我們都很好奇,你一臉好學生的樣子,怎麼會進這所學校?」戒好笑的問
「I like this school」又不小心發作了,不知道他們聽不聽得懂
「他說什麼啦」孝又衝又不屑的問
「他說他喜歡這所學校」微尷尬的笑了笑
「拜託,至少讀點書啦」怠又緩緩的説,看來他的睡蟲又回來了
「來這所學校就是放棄希望了,還讀什麼書」孝睨了我一眼
「什麼?」我挑錯學校了嗎?不過......我覺得這裡也不錯
「亨,什麼都不曉得就讀這所學校,還敢大言不慚的説喜歡這所學校」孝就像非惹我不可的一直說
「孝,你知道大言不慚的意思嗎」軀歪著頭看他
「不就是那個......就是不會講話...不是啦...就是那個...阿不知道啦」孝被氣到臉紅了
「就算我大言不慚也輪不到你來管我,我選了就選了,如果你要討厭我就繼續,反正我是跟你耗下去定了」我用很冰冷的聲音去說,很明顯的那五人都被我嚇了一跳
「好了好了,既然同班就是朋友,一起出校去玩比較實在」戒尷尬的笑了幾聲
「出去玩?不用上課?」這所學校真的爛成這樣?
「這所學校其實很好,但有好幾班是出了名的壞學生班,我們三樓的所有學生都是,老師是不會來這裡上課的」怠抬起他想睡覺的臉緩緩的説,說得理所當然,自生自滅
「老師們到底在想什麼?」見鬼了,我為什麼會想來這所學校
「走了啦,管老師也沒用,一起出去吧」也沒等我答應的,就被戒和軀拖了出去
~~~那群孬種~~~
「微,好久不見阿,沒想到這麼有默契一起翹課喔」昨天打人的吵鬧者<3>說道
「如果我沒記錯,我們昨天才見過」微的嘴角上揚,卻掩飾不住他想殺人的企圖
「幹,想死的話我們可以成全你們」孝一聽到是他們算計微立刻想衝去砍人
「哈哈哈,我們怎麼可能昨天見過呢?咦,你的這些傷是怎麼回事?」吵鬧者<1>打算繼續裝蒜
「豬的笑聲還沒你難聽呢,還是你聲帶有問題需要看一下醫生」我一說完,微.孝.軀.戒.怠全都呆了
「操,是昨天那娘們」吵鬧者<2>白癡的說出了"昨天"兩字,嘿嘿,我可沒說是你阿,你自己承認的
「昨天?」怠準確的聽到了那段話的重點
「咳咳,都給我出來,打得他媽都認不出來」一看謊言被戳破,心虛的趕快叫小弟們出來
「小妞,該是你倒大楣的時候了」吵鬧者<1>奸笑著
「只要我們五滅魂還在,你就休想動到他」微邊打人邊抽空說著
不過...你不要光說啦...紙上談兵喔...他們三個又靠過來了...快救我阿
「說到底,你這小妞到底是誰馬子?」吵鬧者<3>捏了捏我的下巴
「別碰她」戒義氣相挺,拳頭剛剛好中了吵鬧者<3>的鼻子,狂噴鼻血
「他鼻梁不會是斷了吧」軀還打哈哈著
「別逼我」氣瘋的吵鬧者<3>掏出暗藏的小刀壓住我的脖子
「別對女人出手」怠的語氣中有個不悅
「有種靠本事來跟我們挑」微敢嗆卻不敢輕舉妄動,就怕一動,會激怒吵鬧者<3>
「你們不要管我,繼續打」我朝著他們五人大喊
「閉嘴,打死他們」吵鬧者<2>的臉猙獰的發號司令
「笨蛋,我們如果繼續打,你就沒命了」這句話是孝說的,沒想到孝也會擔心我
「這麼疼這女人?不會你們五個都上過他了吧?不介意我也驗一下貨吧?」說完,吵鬧者<1>還真的在我屁股上捏來捏去
「放手」我徹底發飆了,他怎麼可以這樣對一個女人?還是他們都這樣對待女人?
「說什麼傻話?」吵鬧者<3>本來想給我一巴掌卻......
「喀....喀..喀喀」他不放開我的手,所以我將他的手慢慢的扭轉,骨頭快碎掉的聲音清脆的響著
「臭女人」吵鬧者<2>看兄弟有難,也不做事不管,立刻衝了過來,但.....
「啪...啪」兩個巴掌落在吵鬧者<2>的臉上
「夠了夠了,別再弄他的手了,會斷的」吵鬧者<1>跑過來求饒
「千萬別再出現在我面前」我的聲音又冰又冷,讓在場的人都打了個哆嗦
~~~不敢置信~~~
「老天,湘,你的身手真了得」事後,怠對我說道
「還好啦」接過微給的牛奶,我不在意的說道
「既然可以解決,一開始就打跑他們就好啦」戒把玩著他手中的吸管
「這樣太招搖,我想低調一點」他可不想讓大家以為他是暴力女而疏離他
「是這樣喔....」軀喔了一聲的坐了回位子上
「孝,麻煩你幫我點一杯奶茶,在一個巧克力冰沙,3Q」我甜美的微笑
「把我當你小弟喔」孝睨了我一眼,但還是把我點了
「湘,我說我請阿,幹嘛這麼客氣?」怠吃著他的巧克力牛奶冰沙說道
「夠了吧,怠,他吃這樣已經夠不客氣了,他在吃下去,可能會肥死」孝把我的食物端了過來,還不忘損我一下
「是阿,我如果過胖,我找孝練拳的」我微笑著,意味著要他別詛咒我,小心我揍他
「不過你的低調害慘了我們,你早點出手,我們也不用擔心你被怎樣,害我們白挨的幾拳」孝皺著皺眉頭
「對你們來說有差嗎?感覺應該就像被小蟲咬吧?」看他們被打得好像很享受
「湘,為什麼你的身手這麼好?」微一副很有興趣的模樣
「如果以後有機會去我家,你就會知道為什麼了」我吃著冰沙一邊說
「是喔,那還真期待耶」軀又歪著頭說道
「我看只是裝神祕吧」孝又損了我一下
雖然我們總是損來損去,但也可以歡笑得忘了時間,我還可以這樣笑多久呢?
~~~~做客~~~~
「今晚的目標是夜市」戒一臉興奮到快死的樣子
「你第一次去夜市喔,興奮成這樣」軀用手軸輕輕的頂了戒一下
「不是第一次去,但是第一次跟女生去」戒的眼神不經意的飄到我這
「你確定他是女的?別惹到他喔,他發飆可是會讓你死得很慘」孝講為這句話,就一直躲到微後面,就怕我扁他
「出來阿,怕屁」我白了他一眼
「You will kill me」孝快速的説了一句英文
「你怎麼會......」突然聽他說英文,怪可怕的
「孝因為你老愛講英文,特地叫我們幫他補英文呢」軀深深的一笑
「好感動喔,才怪」看孝剛剛臉上閃過的一絲高興,不禁感到好笑
「掯,老子再也不學英文了」孝臉上突然閃過一絲絲憤怒,但很快的又消失了
「Oh, do not」我戲劇化的抱住了他的大腿
「饒了我吧,我會繼續學得」孝也被我搞笑的舉動逗笑了
「小姐」一聲蒼老的聲音直直傳入我的耳內,要是在尖銳一點,我確定會穿破我的耳膜
「痾......孫伯....」孫伯是我房子的管家,他出現在這代表什麼?
「小姐,老爺和夫人要求你回去一趟」孫伯的聲音沒有任何起伏
「小姐?」他們五個人像是被雷劈中似的尖叫
「想知道就跟著我一起回我家,我不是說過,去我家什麼都能知道了?」我聳了聳肩
「秘密即將揭開?」戒逗趣的說道
「希望你們不會討厭這個秘密」我小聲的説,這次他們沒任何一個人聽到
他們會討厭我嘛?會因此嫌棄我嘛?還是......會棄我而去?
~~~父母的青臉~~~
「乖女兒阿」我一走進門,坐在沙發上的母親立刻彈了起來將我抱住
「媽......」又不是在演八點檔,別演的這麼感人熱淚啦,又不是幾十年沒見
「後面那群是?」媽媽這才發現身後這群損友
「我朋友」簡短的三個字,卻讓正要走樓梯下來的爸爸和抱著我的媽媽一愣
「他們肯跟你當朋友?」媽媽的問題,真的好好笑喔
「為什麼不肯?」微替大家發問
「女兒,你有跟他們說嗎?」媽媽又摸了摸我的額頭,這已經是他的習慣動作
「說什麼」這次是戒替大家發問
「就是我們家的背景阿」媽媽又是一愣
「湘,你怎麼什麼都沒說?到底是怎樣?」這次換軀替他們發問
「各位,我希望你們不要討厭我」我好怕失去他們
「為什麼要討厭你?」這時的怠連睡意都沒了
「我家...是黑道....是黑道...所以我才會被訓練成那樣....你們會討厭我嘛?」他們會離開我嘛?
「為什麼要因為這樣討厭你?」孝不悅的問
「意思是說,你們,不會討厭我?」我眼光果然沒看錯,他們不是這種膽小之人
「你說呢?」他們五個人有默契的同時投給我一個不悅的眼光
「太好了,乖女兒」媽媽緊握著我的手大叫
「孝,你真的不討厭我?」我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在意孝的想法
「是阿」孝順勢的將我擁在懷裡
「喂喂,別在我們面前這麼恩愛好嗎」其他的四個人看得挺不是滋味的
「喂,別抱我女兒這麼緊,他如果斷氣我會先殺了你」爸爸急促的從樓梯上走下來
「你...放開我」這才發現,自己跟孝靠的有多近
「反正我們有的是機會」孝湊在我耳邊說道
「時間不晚了,既然是湘的朋友那就留下來過個幾晚,讓我好好了解你們這群不怕死的」
還是一樣,爸爸的話總是句點
~~~~我不敢躺你的床~~~~
「孝,幫我開一下門,我送棉被過來」我把棉被抓得緊緊的,就像我此刻緊張的心情一樣
「嗯」孝開了門,側了個身讓我進來
「你還不睡喔」我順勢坐在床沿旁邊問孝
「那是因為你家的床不好睡」孝聳聳肩
「怎麼會」我都可以一覺好眠耶
「你躺躺看就知道了」孝將我推倒在他要睡得床上
「我不敢躺你的床」我紅著臉,躲著他的眼神
「正確來說,這是你家的床」孝的唇慢慢的朝我這裡靠來
「你不會是想......」孝的吻,是跟普通時候的他差異極大,不是那種粗魯野蠻的吻,而是他普通時候不會有的溫柔,甚至有點對待珠寶的方式得珍惜他
我們的吻,一直在加深,從淺到深,我沒有拒絕,甚至還回吻了他
「唔..唔唔...唔..唔」兩個人還是難分難捨,誰也捨不得先離開誰
「呼....呼」分開後的喘息,令人害羞的臉紅
「不管你要不要願不願意,我要你當我的女人」孝霸道的將我抱在他懷裡
「野蠻」我懷疑那個吻到底是不是幻覺
「沒關係阿,再怎麼野蠻,你愛就好」孝笑的可樂的呢
「我先回房了,明天還得上課呢」我推開孝,我可不想再繼續臉紅
「我說過,我們有的是機會」孝又湊到我耳朵那兒說
~~~~不安~~~
「你這女人,誰叫你這麼囂張的?這瓶牛奶是我要喝的」一個三樓小太妹叫嗆著
「他是我馬子,你最好乖乖將牛奶給他,然後跪下,我還可以放你一馬」耍酷男說道
「你說要放誰一馬?」孝冷不防的從小太妹身後走了過來
「八成是再說湘吧」微的眼神內只有殺意
「哪個人敢這麼猖狂?竟敢動五滅魂的人,甚至還是孝的女人」怠還是一臉慵懶
「你們以為我會怕你嗎」耍酷男一把抓起我的頭髮怒喊
「該死」孝一臉"殺無赦"的表情,讓我有點期待他打我,這樣他會死得更慘
「怎樣?還可以再跩嘛?」耍酷男抓得更緊,甚至可以看到有幾根頭髮被扯掉
「牛奶啦,你的男人給不了你保護,趁早教出來,少點皮肉痛」小太妹給了我一巴掌,扎扎實實的打了下去
「等等......看看那女人的眼睛」耍酷男像被嚇傻似的顫抖
「You want to die」我氣得渾身顫抖,雙眼直直瞪著那小太妹
「怎...怎...樣?不..不爽喔」那小太妹明明怕的連話都說不清楚還要逞強
「啪...啪...啪」我憤怒的朝那小太妹的臉上打了三巴掌,連我爸媽都捨不得打我,那太妹沒資格
「嗚嗚嗚嗚」那太妹被我嚇哭了,嘴角還破了流出鮮血,但在我看來一點也無所謂
「剛剛......是你拉湘的頭髮對吧」孝也隨著那巴掌而失去控制
「.....我....我....」耍酷男明顯得清楚自己惹錯人了
「是不是?」孝又喊了一次
「是」耍酷男嚇到尿褲子
「那好,扯掉了多少根頭髮?」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他有多愛湘那烏黑的秀髮?
「5根」耍酷男嚇的一直往後退
「呵,剛好可以用你的一隻手來換...」孝當然是說來嚇人的,但那個耍酷男卻嚇的昏倒了
「孝,你也真是的......竟把人嚇昏了」說是這麼說,但其實心裡在暗爽
「你自己還不是把人打得流血?」孝的表情立刻變成笑容
「唔...唔唔」孝竟然當眾吻我?還吻得這麼激情...就像要把剛剛的憤怒全發洩在這一吻上
我喜歡五滅魂,特別是孝......
我們可不可以一直這樣下去?
我們會不會永遠在一起呢?.....
我希望答案是肯定的「是」

這篇於 2011-06-06 14:48 被 甜心小肚臍 編輯.
甜心小肚臍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1-06-06, 13:25   #3
甜心小肚臍
牙牙學語
 
註冊日期: Jun 2011
年齡: 22
文章: 7
聲望值: 0 甜心小肚臍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Thumbs down
   那個跟我說

~~~搞上娃兒~~~
「上學?還上什麼學?我絕對不去你們那所學校」娃兒拚命的搖頭
「可是你父母認為你都在燒他們的錢,所以把你轉學轉到我們這所阿」我不解的望著他
「我真搞不懂,你怎麼能忍受那些流氓?」娃不敢置信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幹嘛這樣說,我家是黑道耶,流氓這些詞也不能完全詮釋他們」我吸了一口牛奶
「就是這樣才不可思議,我以為你恨透流氓了」娃推了推那個最近剛買的眼鏡
「我說過了,他們不是流氓」正確來說是黑社會大哥......
「隨便啦,重點是你怎麼跟他們混在一起的?」娃將眼鏡摘下來,一臉恨透那副眼鏡似的
「有次救了微,就這樣跟大家認識了」說起來,還真是奇妙,對吧?
「但他們是流氓,不是好人阿」娃脫下褲子,換上那短到不行的裙子
「小姐,別在我面前換衣服好嗎?」雖然我跟他是好姊妹,但卻沒好可以忍受他那姣好的身材
「裙子穿這麼短,乾脆別穿」我又忍不住抱怨了聲
「或許他們會看在我姣好的身材,白皙的大腿,放我一馬不會打我」娃一臉委屈的説
「夠了吧你,你當他們是殺人魔還是角頭老大?他們不會看誰都扁好嗎」我翻了翻白眼
「湘,你今天火氣好大喔」說完,他搶走我的牛奶偷喝了一口
「不管你了,如果你不跟在我身後,你鐵定不會被打只會被輪X」我悶哼了聲
「唉呀,等我啦」聽完,娃慌張的跟了上來
唉......膽小鬼耶,雖然我是隨口說說的,但她穿成這樣,難免讓人想入非非
~~~看他不爽~~~
「喂,湘來了」軀一手拿著籃球一邊看向門口的我們
「Hi」我快步走進教室,一拳輕輕的打在軀胸膛上
認識算久了,自然也有了打招呼的習慣,在他胸膛上打上一拳是我跟他打招呼的方式
「湘,你後面那個女人是誰」怠又緩緩說道,看來又被睡蟲侵襲了
「娃,我朋友」我把娃兒推到我前面,好讓他跟大家認識
「Ugly」他們五個齊聲一道
「還真是對不起你們阿」真是的,娃兒第一天,他們幹嘛嚇他?
「以後他都來這裡上課?」孝的眼神專注在我身上,沒在娃身上多停留
「不然我帶她來幹嘛」我還是沒好氣的説
「湘,他是啞巴嘛?」軀故意說道,他真欠扁
「你才是啞巴咧」娃這句話就這麼脫口而出,然而他自己立刻嚇呆
「你嗆我?」軀往娃兒的方向走
「我....我..我沒有」娃兒不停的搖頭
「你覺不覺得,你的皮有點癢?」軀當然知道娃兒是我朋友,所以是不會對他出手的
「湘,快救我阿,你還說他們不是流氓」娃兒嚇的直把裙子往下拉
「你不惹他們的話,他們的確不是」我沒意願救他,因為我想看好戲,況且軀又不會對他怎樣
「你們看,軀再兇一個女人耶」旁邊的其他同學竊竊私語
「嗯阿,那女的還蠻正的」一堆同學在那埵Y爆米花看好戲
「你說,你想怎樣解決我們的問題?」軀朝娃兒的耳朵吹氣
「你想幹嘛?」強X他?不要阿.....
「那你又把裙子穿那麼短做什麼?」軀故意撇了娃兒的裙子一眼
「我.....我...我」娃兒無法答話,所以開始結巴
「你不想過去幫忙嗎」孝將我拉到他旁邊坐下
「幫什麼忙?軀不會出手的」我將頭埋入孝的懷中
「湘,你這個見色忘友的傢伙,顧著在哪裡談情說話,都不顧我死活了」娃兒一個勁的在那兒罵
「噓~如果打擾到孝跟湘的談情說愛,後果是很可怕的」軀將聲音壓低,也將他的身子壓低,讓他更靠近娃兒
「你不要一直靠過來」怪了......他的臉怎麼有點燙燙的?
「我覺得是你再靠過來」呵呵,誰先招惹誰?
「湘~湘救我」他還是一個勁的叫喊
「閉嘴」孝氣惱的吼了回去
「......」娃兒傻了
「哈哈....哈哈..哈,就說別打擾他們,你就不信」軀開始幸災樂禍
「真搞不懂湘為什麼可以忍受你們」說完,娃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
~~~因為你是流氓~~~
「一群王八蛋」娃兒蹲在池塘邊碎碎念
「光是在那婼|,是不會有人聽到的」軀一路跟著他走過了
「你不就聽到了嗎?還是你不是人?」娃兒連頭也不回的就知道說話的人是那個「色狼」
「對你來說,我們本來就不是人不是嗎」看不起他們,他們又要怎麼對他微笑?
「要我接受你們簡直是癡人說夢」真搞不懂,他父母怎麼會把他送來這兒
「你看不起我們」這不是疑問,是肯定
「從小我就是家裡的掌上明珠,是家中的大小姐,沒人敢對我無理甚至大吼」而他們竟敢.....
「連黑道女兒我們都敢惹了,區區一個大小姐有何了不起」自我感覺太良好了?
「是阿,但你們似乎比較喜歡湘」說到這,娃兒不知道為什麼的感到失落
「你有需要我們喜歡你嗎」軀不答反問
「你們不可以這樣對我」娃兒站了起來,衝到軀的身旁墊起腳尖,吻了軀,又偷咬了軀的嘴唇
「堂堂大小姐,也會這樣投懷送抱?」軀不知為何的憤怒,他都這樣對待男人嗎?看到誰都吻?
「是」娃兒不掩飾自己的罪刑
突然軀明白,娃兒只是用性愛來掩飾他的孤單,從小他父母應該都只會用錢塘塞他吧?
「過來」才不等娃兒反應過來,就拉著娃兒一把,娃兒就這樣沒踩好倒進了軀的懷裡
「這裡很溫暖......」娃兒第一次感覺到溫暖,甚至眼眶也點濕.....
「就這樣待在這裡一輩子,可以嗎」娃兒在心裡問....
~~~這是我的~~~
「大夥們瞧瞧,他們五滅魂又收留了個女人」上次被我揍扁的吵鬧<3>又在那囂張
「你們想欺負他?」我剛剛在後面買牛奶,還好離這裡不遠,一看到他們再找娃兒麻煩,立刻跑了回來
「放心放心,我們會好好服侍這美眉的」吵鬧<3>又接著說,似乎忘了上次的教訓
「是嗎」我把手中的牛奶捏爆,牛奶一滴滴的流了下來
「痾......」吵鬧者三人組都怕的一直往後退
「是那美眉裙子穿太短,這不是擺明了他想跟男人......」吵鬧者<2>苦笑著
「住口,看來你們是學不乖了是嗎」我把滴光牛奶的空盒子丟到一旁
「大姊,我們知錯了」吵鬧者<1>配合的笑了幾聲
「湘,他們怎麼怕你怕成這樣」娃兒瞪大著眼睛看我
「沒什麼,之前我跟他們練過拳,他們可能還想再練一次吧」我聳著肩
「湘,那群垃圾堵你?」五滅魂果然消息快,一下就趕來了
「沒有」娃兒搶個回答
「有人叫你說話嗎」孝除了對我以外都是火爆的
「湘,有沒有受傷?還是哪裡不舒服?」他對我總是這麼貼心
「沒有,倒是...這三個人怎麼辦?」我不信五滅魂會放過他們
「幹,牛奶又沒了」一個叫嗆聲,喔......是上次被我打三巴掌的那個小太妹
「是我買走的」我轉頭看他
「喔......」小太妹冒著冷汗說道
「湘,好怪喔,他們看起來都很壞,但好像都很怕你」娃兒拉了拉我的衣角
「那是因為湘身手好阿」軀憋住笑聲
「意思是說,他們都被湘打過喔?」娃兒終於聽懂了
「軀,你想試試吧?」我給了軀一記殺人的眼神
「呵呵」軀當然知道我是說笑,所以一點也不在意
「上次我說,別出現在我面前......」我朝吵鬧者三人組一瞪,他們又是後退一大步
「我也沒想到...會遇到您」吵鬧者怕死的客氣了起來
「怎麼?很怕他?」孝將吵鬧者<2>整個拎了起來問道
「沒有阿....」吵鬧者<2>虛弱的回答
「那為什麼不敢看他?」微朝吵鬧者<2>的頭一掌巴下去
「......」這個時候吵鬧者三人組只能一直挨打
「好了好了,不要在耗時間了,不是說要去吃午餐?再打人就沒時間了」看他們被打了好久,於心不忍<狗屁>還是解救了他們
「嗯,收手了,別讓湘,和另外那女人餓到」孝放下被打到半死的吵鬧者<2>
「什麼另外那女人嘛....我也有名字阿」娃兒在心中委屈的喊著
~~~~再一次的回去~~~~
「是的,小姐,夫人老爺希望您可以回去一趟」孫伯,我管家恭敬的説
「天氣這麼熱,如果是找我回去吵架的話,免了」到底為什麼阿?最近一直找我
「夫人似乎有重要的事」管家一臉正經,讓我猜不出任何可能性
「湘,就回去一趟阿,又不花多少時間」孝伸著懶腰
我們就這樣,毫無知覺得回到那棟豪宅,坐在沙發上等待父母......
「親愛的寶貝」媽媽還是一樣,肉麻的噁心
「媽」我斜著眼看他
「唉唷,你這五位同學也跟來啦」媽媽看見五滅魂立刻跑去廚房,端出一堆餅乾
「媽,到底有什麼事」我一刻也不想多做停留......
「唷,你哥等等要回來,你說能不等嘛」媽媽說完笑臉立刻變成驚恐
「哥哥?」五滅魂本來想從我這得到解釋,卻發現我沉著臉一語不發,也覺得事情不太妙
「是阿,幾年前出國留學的,現在回來了」媽媽也把音量降得很低,想必是看到我的臭臉
「別說那麼好聽,根本是他謀殺了二伯,二伯家裡的人處心積慮要殺了他,你們為了自己的寶貝兒子著想,硬押著他上飛機好嗎」我這句話幾乎是用吼的出來
算什麼?那個男人怎麼可以為了自己的那群狐群狗黨殺害自己二伯?
我真不敢相信,他們還敢在我面前提到他是我哥?還要我特地回來等他?
「湘...不要這麼激動...再怎麼說....他還是..還是你哥阿」媽媽一臉哭喪的臉,有點喪氣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跟爸爸偏愛他,所以一再的偏袒他,就算小時候我跟他再怎麼好,現在,休想我會再多看他一眼」門都沒有,別把我也變成共犯
「現在是不是不該插嘴?」五滅魂小小聲的討論
「他是你哥阿...我們從沒偏袒哪方阿..你們都是我們的寶貝」媽媽一臉委屈,卻讓我更火
「所以我才討厭回來,甚至是你們干涉我的生活,我恨透了你們這種做作的家庭」我口不擇言的怒吼了出來
「你們都是一樣的,你哥成績優異,跟你出國回來的成績一樣好,你不得不承認他有改了」媽媽試著說服我,不過這一點用也沒有
「別拿我跟他相提並論,這對我是種汙辱」那種人過得怎樣,對我來說一點影響也沒有
「就等他會要你的命嗎?需要跟媽媽吵成這樣嗎」爸爸一副他最大的模樣走下樓
「要我等他,那我現在就先打電話給二伯,告訴他們,那傢伙回來了」不要再火上加油了,我一點也不想傷害誰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都先冷靜好嗎」孝終於開口,但這對我們的爭吵毫無幫助
「你們要等他,自己等,別把我拖下水」就算我不恨他,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交集了
「對不起,是在為我吵架嗎」一個成熟男子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內
「凱」媽媽瘋狂的尖叫,請問,這有什麼好尖叫?
「湘,你再不爽喔」凱一眼看到我不爽他的餘光
「如果你還知道這是你家,就請你讓我走,最好還可以去向二伯家人請罪」我正眼看他,這是我給他最後的尊重
「你為什麼不爽我」凱狐疑的看我,絲毫沒把我的勸聽進去
「如果你聽不懂人話我也沒辦法」我推開他大步朝門口走去
「如果是要我來看你們母子重逢,不必算我一份,我早就不把自己當成這個家的人了」我說過,我不想口不擇言,但是......也別再逼我了
~~~~群聚~~~~
從那個家出來後,我一句話也沒說,五滅魂,更是嚇的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該死」我狠狠的踹了車輪一下
「湘...」軀推了一下我,要我冷靜
「如果可以,我一定要殺了他」我又踹了車輪一下
「那種傢伙,自以為光榮,自以為殺人很偉大嘛」如果是的話,那麼我殺了他,也沒什麼好抱歉的了
「那段期間,我痛苦的窩在家中,但是他卻逍遙的過日子」這算什麼?什麼東西
「不要談什麼原諒,我遺忘比較快」我沒那個資格談原諒,被殺的人不是我
「他又是什麼資格殺了那個人後要逃之夭夭,孬」我氣得把拳頭打在石頭上
「不要再傷害自己了」孝把我的拳頭攔了下來
「我不傷害自己,我的家人也在傷害我,那我又何不把自己傷害個盡,讓他們一丁點也傷害不到我」重男輕女的社會,沒用,不管我作的多出色都一樣
「如果真的想報仇,那就拿出本領,不要傷害自己,偏激一點的想法就是,不要被傷害,那就傷害要傷害你的人」孝拍了拍我的肩膀
「哈哈哈哈哈哈」我瘋狂的笑著,滿滿的笑
「說的對,我何必這樣呢,真正的復仇現在才要開始」....凱?你死定了
「殺人償命,一人做事一人擔,血債血還」你以為你可以逃到何時?

這篇於 2011-06-30 12:40 被 甜心小肚臍 編輯.
甜心小肚臍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00:13.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