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轉貼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主題評分
舊 2005-04-28, 21:20   #1
無限的幻想
幼稚園小班
 
註冊日期: Apr 2005
年齡: 32
文章: 18
聲望值: 0 無限的幻想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撒旦的愛兒

撒旦的愛兒•第一章:序

mok
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

  傾盆猛雨,肆無忌憚地蹂躪著慘暗的天地。上帝創造的萬物,在陰森的籠罩中,發出無奈的嗟嘆與哀鳴。然而,它們的苦訴不會被發現,因為所有的聲音,通通都嘩啦嘩啦地,掩藏在鋪天覆地的雨聲裡。

  街上沒有人,兩旁的房屋與店舖,在冷雨中無言瑟縮。密集的雨線,在晶瑩中透出暗灰色,狠狠地濺射在它們的身上,然後激烈地破散,化作冰冷的濁屑,在漫天飛雨中消失得無影無形。很長,這條街道很長,像一條不見盡頭的隧道,或是通向無邊地獄的路途,找不到終點,只有遠方的一棟建築物,在豪雨中化作一襲慘灰色,朦朦朧朧,引領著一個小孩的腳步。

  沒有人,街上沒有人,一個都沒有……只有一個小孩。

  他拖著緩慢的步履,一步接一步,深深地踐向注流滿地的積水。小孩所穿的便鞋早已濕透,濕漉漉的觸感穿過鞋子,無情地侵蝕他的雙足。一道道傷痕如蔓藤般,密密地包裹著他瘦長的小腿,鮮紅的傷口在笑,貪婪地吸索著寒雨的愛撫,但又在哭,流出了淡紅色的淚。小孩感到刺痛,但絲毫無減心間瘋狂躁動的興奮…… 一切都很完美,是矛盾交錯的生存,是最弦動心靈的交響曲。

  孩子臉露冷笑,向自己生前所住的大屋前進。

  「三天了,我終於回來。」

-待續-
無限的幻想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5-05-09, 14:55   #2
無限的幻想
幼稚園小班
 
註冊日期: Apr 2005
年齡: 32
文章: 18
聲望值: 0 無限的幻想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撒旦的愛兒•第二章:哥伯尼•赫列斯基

撒旦的愛兒•第二章:哥伯尼•赫列斯基

mok
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

  位於波蘭西南方的萊格尼察,最近都被陰暗的雲團與連場暴雨籠罩著。雨點如密集的子彈般不停擊打著萊格尼察的街道。縱使偶爾放晴,太陽在雲隙露出有氣無力的微笑,市內的小孩子也不打算出外舒展筋骨,一掃久久積聚心間的悶氣。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樣的晴天是多麼短暫,不消一刻又會覆滅在漫天豪雨之中。而且,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必須上學。

  大雨無情地侵襲著今天的早晨,無數小孩手拿雨傘,身穿雨衣,街上的積水被他們的水鞋踏得「喳!喳!」作響。密密麻麻,色彩繽紛的雨傘舉目皆是,彷如為街道架起一層倉悴的天幕,堅強地抵擋著豆大的雨點。一些沒穿雨衣與水鞋的孩子,他們的肩膊和褲腳早已被雨水沾濕。各人的表情都充滿煩厭,無數雙小眼睛射出不快的目光,左右遊移,一旦發現人影間存在著絲毫間隙,小孩們就會加快腳步,作一個笨拙的箭身從間隙穿越而出,希望趕快奔至自己的校園。

  「呼,終於回到學校了。」馬里安•格普維奇在進課室前,把濕漉漉的雨傘插進雨傘筒,滿臉釋然地向自己的座位走去。他甫坐下,立即從書包堭ルX今天要測驗的課本,打算在決戰前作出最後的衝刺。

  馬里安今年十四歲,是個金色頭髮、個子不高的小伙子,同時亦是安格菲斯迪學校的初中二年級學生。安格菲斯迪學校是萊格尼察的數間歷史悠久的貴族學校之一,對學生的服裝要求較一般學校嚴格。因此,馬里安正穿著長袖白色襯衫與直腳黑西褲——這身與十四歲小伙子顯得格格不入的裝束。

  既然進得貴族學校,馬里安的家世當然並不簡單。他的爸爸加特曼•格普維奇是萊格尼察的政府官員,並與妻子及兒子馬里安一家三口,住於市內近郊的一間豪華邸宅。馬里安總是掛著和藹的笑臉,在校內的成績一向不差,與同學及老師的關係亦沒有什麼問題。

  時間尚早,課室內的同學並不多,很多座位都是凋零零空盪無人,只有六、七名學生待在室內一角談天說笑,四周充滿著和慢安閑的氣氛,與窗外的冷雨飛濺,彷彿成了兩個不同的世界。馬里安見如斯情境,心堣w無意複習課本,索性離開自己的座位,走向待在一角的同學們,打算跟他們聊天一番。

  「早晨,你們在談什麼?」他跟同學們打招呼,臉掛和顏的微笑。

  各同學剛才只顧聊天,根本沒察覺到馬里安已回到課室。此刻他們一見馬里安,立即跟他打招呼,並把馬里安帶進了他們的討論。其中一名同學說:「馬里安,你知道哥伯尼最近發生了什麼事嗎?他已經三天沒回校了。」

  他們所說的是哥伯尼•赫列斯基。他也是個金色頭髮的小伙子,臉容俊秀,將來長大了必定是個風姿不凡的青年。可是,哥伯尼為人孤僻,平日不多說話,且性格過於柔弱,時常遭到其他同學的欺凌。每當他遭到同學欺負時,總是馬里安替他出頭解困。因此,馬里安可說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至於哥伯尼的父親,名叫赫特•赫列斯基,是市內的一個富商,掌控著數個盈利不菲的企業集團,兼且為人健談,高朋滿天下,亦是不少宴會的常見賓客。由於他們兩父子的性格差別實在太大,不少同學曾經向哥伯尼開玩笑,問他是不是赫特的親生兒子。哥伯尼面對這類的問題,總是流露困窘的神色,偶爾也會皮笑肉不笑地強顏辯解,當然最終也是成了同學間的新笑柄。

  「哥伯尼嗎?我曾經打電話到他的家,他的管家說他病倒了,應該在家堨薿壯a。」馬里安回答,但語氣有點猶豫,似乎不太相信這個自己說出的答案。

  「他患了什麼病?」其中一名同學問。

  馬里安搔搔首,帶點茫然地開口道:「啊……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因為他的管家只是說他病了,沒有詳述是什麼病。」

  「既然一病三天,病情應該很嚴重吧。」

  「或許吧……」馬里安馬虎地附和。

  然而一些同學並不相信哥伯尼真的病了,他們以半信半疑的眼睛望向馬里安,其中一名同學更說:「哥伯尼從沒請過病假,為何一請就請三天假呢?即使他被羅伯特打得遍體鱗傷,第二天也能若無其事地回校上課……真是越想越奇怪。」

  馬里安笑笑,無言以對,因為他也覺得哥伯尼請病假確實滿有問題。此時,他又聽到另一個同學的聲音:「大家有沒有聽過一個謠言?聽說哥伯尼快要轉校了,所以這幾天才不上學呢!」

  「若然如此,對哥伯尼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嘛!只要他轉校,就不必再受羅伯特及其他同學的欺負了。」馬里安雖然如此開口,但心間卻彌漫著一陣陰霾。因為他擔心,以哥伯尼的性格,即使去到那間學校也有可能難逃被人欺負的厄運。

  馬里安與其他同學繼續談及哥伯尼的話題,不知不覺又過了數分鐘。此時,各人一下子陷於沉默,視線同時盯著從入口踏進課室的人影——羅伯特。他雖然與其他學生同年,但身形比各人都健碩得多,黑頭髮,方字臉,還有一張大嘴巴。羅伯特的成績永遠是班中之末,加上他為人暴躁,平日總愛欺凌同學,當中哥伯尼更是他的首選。雖然馬里安並沒受過羅伯特的欺負,但他對羅伯特也沒什麼好感。

  「好了,不談了,我還要準備測驗。」馬里安向身旁的同學揮揮手,打算回到自己的座位繼續溫習。然而他一轉身,表情驀地愕了一下,並驚見久違三天的哥伯尼再次踏進課室。哥伯尼看來不似曾經大病一場,他容光煥發,並掛著微笑跟其他同學說早晨。不單止馬里安,就連其他學生都陷入訝然。因為自他們認識哥伯尼至今,他從沒主動跟各人打過招呼。

  「早晨,哥伯尼,你病好了?」馬里安回應,並關心地詢問他的病情,然而哥伯尼只是笑著「嗯。」了一聲,就逕自向他的座位走去。

  (糟糕,又有事發生了。)

  馬里安的心媟t暗驚恐,因為他知道哥伯尼的意氣風發必然會激怒羅伯特,而羅伯特亦必定因今天的測驗而變得煩躁不安。糟了……羅伯特已臉露慍色,雙眼狠狠地盯著已經返回座位並與鄰座女生談得不亦樂乎的哥伯尼。同學間似乎也感受到此刻的危險氣氛,各人頓時屏聲靜氣,連哥伯尼身旁的女生也以不安的眼神向哥伯尼示意提點,但想不到他只是向不遠處的羅伯持瞥了一眼,拋出個不屑的笑意,接著又若無其事地把視線移回身旁的女生上。

  真是不可思議,哥伯尼何時變得如此大膽?班上的同學根本不會對羅伯特做出如此挑釁的行為,因為各人都知道此類行會衍生出嚴重的後果,但是……哥伯尼卻做了。羅伯特的神色難看極了,他慍怒的臉容綻出一絲冷笑,接著突地站起,一腳踢開身旁的一張椅子,默然無語地走至哥伯尼的身前。馬里安急忙向二人跑去,打算防止這場即將發生的核爆。可是,哥伯尼卻霍然地站了起來。

  他稍稍抬頭,以柔和的雙目看著比自己足足高了一個頭的羅伯特,臉露溫文爾雅的微笑:「羅伯特同學,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你的臉色有點泛紅,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他的聲調很輕,語氣充滿關切與敬意,像個有高深教養的紳士,與各人所認識的哥伯尼簡真判若兩人。

  羅伯特更氣了,他的雙眼冷如寒劍,嘴角漏出的狠笑不減,可是沒打算在課室發作,反而也有禮地向哥伯尼道:「我的身體沒什麼事,多謝你的關心。話說回來,很快就測驗了,我想跟你請教一些課本的內容,不如我們出外聊聊吧。」說到最後一句話時,他的笑容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正當馬里安意欲開口時,哥伯尼卻輕輕地對他伸出右手,制止了他的說話。接著,哥伯尼柔聲地向羅伯特道:「原來如此,難得你如此用功,我當然樂意幫忙。好的,我們現在就出去吧。」言畢,他把視線移向馬里安:「你不要跟過來。」他的雙眼微閉,從睫毛中透出的雙瞳宛如穿透綠樹蔭的溫暖陽光。哥伯尼的臉容本來已經俊秀,相信他這個眼神更可迷倒不少的女生。

  馬里安呆然地看著他,一下子說不出話來,心裡更開始懷疑眼前的哥伯尼是否他人所假扮。

  此時,哥伯尼已經在羅伯特的帶領下離開座位,並兩手空空地跟在羅伯特的身後步出課室。他把雙手放於身後,表情從容不迫,腳下的皮鞋發出「踏、踏……」的聲響,與在他身前早已怒形於色的粗魯羅伯特構成一個強烈對比。看在同學眼中,就像一個紳士跟在一個原始人的身後一樣。

  最後,他們離開了課室。

  「……」課室內鴉雀無聲,沒有人發出半點聲音。

  大雨還在窗外猛烈地下個不停。

  「他真是哥伯尼嗎?」此時,不知何處傳來一把女生的聲音。該聲音一響起,整個課室彷彿被按動了一個的奇怪的按鈕般,原本寂然無聲的天地驀地驚暴如雷起來。各沉默的同學突地開口,高談闊論,指手劃腳,七情上臉地討論著剛才哥伯尼的言行舉動。他們都感到訝異莫名,簡直是無法相信剛才那位紳士就是平日沉默孤僻,性格懦弱的金髮小子!難道他真的如馬里安所言是假扮的?抑或他大病一場後病昏了腦?還是他在這三天媔i行過性格改造?此類話題一下子如洪水般捲席著整個課室,室內的所有人在這股洪潮下都不能自已,就連馬里安也和身邊的同學討論起來。

  「哥伯尼一定是病昏了!」

  「他竟然敢招惹羅伯特?想死嗎?」

  突然,所有聲音又停止下來,課室又陷入鴉雀無聲之中。因為才剛剛過了一分鐘,哥伯尼又出現在課室的門口,並慢條斯理地踏入課室。他的校服依舊整齊,臉上沒有半點被毆打的痕跡,表情如沐春風,而且還臉露剛才離開課室時的陽光微笑!在同學們的強烈猜疑下,他慢慢地回到座位,開始準備今天的測驗。

  羅伯特沒有回來。

  不,他最終也回來了——在哥伯尼回到課室的半小時後。他回到課室時,哈迪盧普老師已經開始上課,他自然無可避免地被責備一番。此時的羅伯特已經銳氣盡失,畏懼地低下頭,滿臉淚水,默默地承受著老師的責備。而當他回到座位後,身旁的同學更發現他渾身顫抖不已。

-待續-
無限的幻想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04:01.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