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自創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主題評分
舊 2011-01-08, 00:21   #1
tukiyopoem
牙牙學語
 
註冊日期: Jan 2011
年齡: 23
文章: 3
聲望值: 0 tukiyopoem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Squirrel   (2)

松鼠之2 記憶裡的那天

看者那隻在我手上的松鼠,我回憶起了與子姍相識的那天,說真的,我與她認識其實是在網路聊天室認識的,那是去年的一個假期裡所發生的一件事......



我家是一棟雙層的樓房,1樓,一進家門的地方是客廳。
順者旁邊的走道,再走過去一點左邊是樓梯,通到2樓。
直走則是廚房,飯廳在廚房裡。
上了2樓,左邊第一間和第二間,各是我跟我妹的。
右邊則是我爸和我媽,但我爸通常比較不常在家,所以都是我媽在住。
而再直走一點,是我門家的浴室。
我的房間,很簡單,一張床、一台電腦、一個鬧鐘、一個衣櫥、以及一扇窗。
電腦在門後大約2∼3公尺處,床則在電腦正前方,也就是當我起床後向左看就是電腦。
衣櫃則在電腦過去一點,大約在1公尺處,衣櫃旁就是窗戶了。


而窗外,早已沒有了陽光,取而代之的是一脈月光。
附上有如墨汁般的黑,以及些許的星點。
時鍾上的長短針,互相交疊,指者12點。
此時,我正頂者革命義士的精神,努力的將用電腦的時間撐到一點。
當然,這也是有風險的,對面就是老媽老爸的房間,被發現的話可是要殺頭的。
主機在左邊,左手預備的點下中斷的開關,這是一種草菅「電腦」命的作法。
不過,反正這只是一台電腦而已,I don't care。


我的目光注視者聊天室裡一整串的姓名。
忽然的一聲,螢幕媕間跑出一串字。
系統廣播:(女生)一隻不會爬樹的松鼠加入聊天室。


我腦海裡想,網路上有一條法則。
取好聽名子的人不一定就是帥哥美女。
但取的怪裡怪氣名子的人,大概也都長的讓人不敢恭維。
心說,難不成她是恐龍??我可不想變成龍騎士呀!!
忽然間,畫面一震,她傳了一條訊息給我。
『吃掉』
我心裡想,靠,老天爺~~我恨你!!


「啥咪??」我回她
『呵呵∼∼沒什麼啦,只是你是我的食物呀』
我傻眼,看了一下我的暱稱,松果、松果、松果∼∼
幹,我當初哪根筋不對,居然用這個暱稱,我突然恨起松果來了。
我立即按下我的及時通,把我的狀態修改成,誰可以給我屠龍寶刀。
「呵呵」我回她,心裡則是幹幹幹叫。
『你的名子很矬耶^^』
horse's你那串才矬耶,那是啥松鼠呀,那叫殘廢了把。


「我得下摟∼∼掰掰」因為我實在很不想在跟「龍」聊了,因此隨便敷衍幾句就要下了。
此時看到時鍾,ya革命成功了。
我站起身,開始唱起了歌,越唱越大聲。
此時我房間的門被打開了,門縫中探出一顆頭,朝者我奸奸的看。
我轉頭一看,那顆頭慢慢的縮回去,門也關起來了,心想完了,一定被妹妹那個抓把子看到了。


明天我大概又會被生吞活剝了,之後我不敢在想下去了。
把門鎖好後,躺到床上,不久便睡著了。
夢裡,我聽到了一聲一聲,叫我名子的聲音
『子熙、子熙』
聲音很柔、很細,就像風鈴一樣。



隱約中,我看到了一位長髮飄逸的女孩,站在一顆枯瘦的松樹前,對者我微微笑。
仔細一看,我發現她有著大大的眼睛,瞳孔帶點藍色的感覺。
笑起來很甜,就好像......一杯奶酪,有者吸引人想一再接近的魅力。
皮膚很白,但卻不是蒼白。
頭髮綁者用藍色絲帶作成的蝴蝶結。
穿者一件類似洋裝但長只到大腿,配上一件短牛仔褲。
她的美彷彿是渾然天成的。
就像一個美玉,絲毫沒有任何的瑕疵,無不讓人心動。


我學文的,但腦海裡的辭彙,能用來形容美女的只有國色天香、沉魚落雁。
而她,卻不是能用這些表面上的辭彙去形容的。
因為她還散發出一種脫俗的感覺,就像......金庸筆下的小龍女一樣。


我朝者她走過去,她的腿很長,似乎是有練過舞。
腳旁有個樹洞,裡面探出一隻松鼠。
忽然間,耳朵痛了起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痛。
那種痛就像被食指和中指夾住,再以360度去旋轉的痛。
一瞬間,我便驚醒了,大叫一聲幹。


傾刻,我周圍的氣場不對勁了起來。
轉頭向左看,也就是往電腦的方向看。
一股莫名的畏懼感油然升起。
只見老媽站在那裡,全身散發區了一股兇惡之氣,戰鬥力直升一百多萬。
心想,靠,超級塞亞人也沒這麼威。



此刻,我明白再不逃的話,我就成了炮灰。
我躡手躡腳的靠近門,正當只差一步就要踩出去時。
背後忽然有了動靜,我立刻採出門後,並把門由外向內關。
門裡有聲撞頭聲,我心裡想,看樣子我跟老媽是槓上。
頂者門,不要裡面那頭野獸,不對是老媽出來。
但1百多萬的戰鬥力不是蓋的,加上老媽又不斷使用獅吼功,一直侵蝕我的耳朵。
就快要頂不住的時候,我看了看周圍,發現了一把拖把。
心想,老子拼了。
隨即就把它拿來頂住門。


而後,頭也不回的衝下樓,直衝出家門,像逃命似的,不過的確是在逃命拉。
衝出家門後,我立即往左跑,跑到了大約100公尺的地方,發現了轉彎口並轉了進去。
一條上坡道出現在我眼前,我往上衝,周圍的景觀已沒啥興致看了,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便跑到了向上和向下的路口。
向上的道路,有一戶人家,養了一條看我很不順眼的狗。
看到我就汪汪叫,好像我欠牠一樣,記得有次,我實在很不爽,就拿了顆石頭去k牠。
誰知道牠那時居然沒被綁住,我就這樣被牠一直追。
追到了路口,好不容易牠才不追了。
我心想,幹,今天真他媽的衰,第一次k牠,就被追的半死不活了。


向下的路,則是一片茂盛的松樹林。
但我幾乎都沒什麼進去過,所以也不是很了解。
而此時我選擇了往下的路,跑了進去。
大約50公尺後,柏油路沒了。
接下來的路是泥土居多,我想大概因為這裡接近樹林把。


再走了20公尺,一大片茂盛的松樹林,就出現在我眼前。
此時的我很驚訝,因為這片森林太狀觀了。
天空掠過幾隻飛鳥,眼前的林子鬱鬱蒼蒼,一棵樹一顆樹相互交疊,彷彿互相追逐一般。
放眼望去,只見樹林連綿幾里,似乎沒有盡頭的樣子。



我走了進去,穿過了些許的松。
忽然間,我走到一片較平坦也較寬闊的地方,這地方和再外面看到的感覺又有點不太一樣。
如果要形容,從外面看,像是個威風凜凜的武林高手。
而這裡,就像一個文質彬彬的詩人,散發出了一股文靜之風。
耳朵傳來的聲音只有蟬鳴聲,以及我的腳步聲。


但此時更讓我驚訝的是,距離我不遠的一顆松。
因為那是我夢裡的那棵松,我朝它走了過去。
照者夢裡的印象,果然被我找到了樹洞。
我便蹲了下來,往那樹洞看進去。
此時裡面果然也探出了一隻松鼠。
我開始有股窒息的感覺,一切與夢裡好像。
只差了那個少女。


忽然間,身後傳來了那聲像風鈴的聲音。
『你是誰??』
我愣住了,慢慢的轉頭,果然是她。
那位夢裡的女孩......



=============TO BE CONTINUED=======================================
tukiyopoem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06:36.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