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自創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主題評分
舊 2008-01-08, 18:28   #1
天之翼
豆論大學生
 
註冊日期: Dec 2003
文章: 1,151
聲望值: 298 天之翼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妹妹】

我想

重新貼這篇文章,所以把之前的那篇給刪了

順便敘說一下當初會想打這篇文章的動機

其實也很簡單

我只是想講一個故事

一個簡單的故事

我喜歡平淡的劇情

卻能牽動人的內心∼這是我的目標∼而我也正在努力!

接下來就看故事吧@@

如果有看過這篇的人∼我會將新增的換上不同的顏色以便尋找!

1/8  2008 新年快樂(雖然有點晚= =")
__________________
天之翼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1-08, 18:30   #2
天之翼
豆論大學生
 
註冊日期: Dec 2003
文章: 1,151
聲望值: 298 天之翼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第一章

「小司,你看這事你妹妹唷!以後要保護她唷!」三歲的我躲在爺爺的腳下,抱著爺爺的腳看著站在門口的爸爸和媽媽,開心的他們,手中抱著一團布,對著我說著,小小的身軀,慢慢的從爺爺的腳後走向爸媽,媽媽笑著蹲了下來,讓我看了他口中的妹妹,好醜又好小,眼睛閉著的她,小手彎曲著,我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臉,好軟

「好小」看著她的手,我不由自主的講了出來,聽到我說出來的話,爺爺和爸爸媽媽都笑了出來

「小司,做哥哥的要好好保護妹妹唷!」爸爸將我抱了起來,開心的對著我說,我直直的看著眼前的妹妹,點著頭,爸爸開心得揉著我的頭,走進了客廳

從那天開始,我的生命中出現了一個妹妹,而我卻覺得她吵死了!每次只要一睡覺她就會在旁邊哭,然後就會聽到媽媽穿著拖鞋]過來抱著她,輕輕的哄著她,直到他入睡

時間久了,慢慢的,她開始在地上爬,每次都喜歡跟在我的身後,呀呀的叫著

「妳到底在說甚麼?」將她抱了起來,我不解的問著她,不過這樣做有點像個白癡,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在說甚麼,只是看著我一直笑,然後用著她的小手在我眼前揮阿揮阿得然後又是一直得笑

爸媽替她取了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嚴靈皙,至少我是這麼覺得

我總是會坐在他的旁邊,然後靈皙靈皙的叫著她

但是她太小了,只會對著我笑

「媽,為什麼他都只會呀呀的叫,不會講話?」我抱著妹妹,不解的看著媽媽,問著

「等她長大一點就會了啊!」

「喔!」似懂非懂的,我點了點頭,媽媽笑了

就這樣......時間過了,我長大了,而她……也長大了!


第一章

「小司,等等我!」咬著白吐司,一臉愛睏的我向學校的方向走去,就在我,意識到吐司快從我的口中掉到地上,要伸手去拿吐司的時候,後方傳來歐胖的喊叫聲,我停下腳步,要回過頭時,吐司從我口中掉到地板上,而我的手則是停在胸前,頭則是定在45度的地方……吐司不見了……

「嘿……早啊……」歐胖喘吁吁的跑到了我的旁邊,一手搭著我的肩一手抱著肚子,喘氣著

「早!」我的眼睛看著地上的土司,有點心痛……才吃一口耶!

休息了一下,等到比較不喘了以後,歐胖原本搭在我的肩的手,輕推了我一下,笑著

「靠!誰啊?一大早就把吐司丟在地上,真沒公德心!」抬起頭來的她,瞄到了我腳邊的吐司,想也沒想的就罵了出來,也不想想是誰害的,我走到他的身後,給了他一腳

「幹嘛啦?很痛耶!」

「沒有,只是在為吐司報仇!」說完我就繼續向前走,歐胖也跟了上來

「幹嘛為吐司報仇啊!而且又不是我丟的!幹嘛踢我?要踢也是踢丟它的人吧!」

「因為你害我來不及抓它,所以你是罪魁禍首!」

「欸?甚麼啊?」

就這樣,我們兩個走到了學校,歐胖還是搞不太懂我幹嘛要替吐司報仇!

「所以說,吐司跟你是甚麼關係?」歐胖仍就拿著吐司的話題不改變,而我走到了位置,坐了下來

「老實說,我跟它交往有一段時間了!從我出門後一直到你害他掉到地上!」

「白癡唷,嚴維司」季祐白了我一眼,走到了身旁的位置坐了下來!也加入了我們的話題

「所以你很愛它?」歐胖又丟了這句話過來

「愛?當然!它能讓我飽到第2節課下課,當然愛它啦!」我漫不經心的回著,肚子空空的,真想吃完那片土司!

「你愛誰啊?」一個柔柔的女生,也插入了話題,從我的後方傳了過來,我隱約的聞到了蛋餅的味道!

「玉米蛋餅,不對……早啊小舞!」我回過頭去,看著我身後的女生,我笑了!

「你愛誰啊?」她走了過來,捏著我的臉,問著

「妳啊!好痛唷!」我笑了笑,回捏她的臉,只不過她躲掉了,然後走到季祐的旁邊

「你敢捏我我就把蛋餅丟掉!」她陰險的笑了笑,然後抬起手中的蛋餅在我的眼前晃了晃

「不要啦,肚子很餓耶!」

「拿去啦,還有我不是小舞!我是燕」她把蛋餅丟到我的桌上,然後季祐牽著她的手,笑著看戲!

「欸……妳騙我!」

「才沒有勒,是你自己太笨了好不好!」燕對我扮了個鬼臉

「那妳沒事幹嘛穿小舞的衣服」

「哦!我的衣服還沒乾,而且小舞今天又沒有要來學校,所以就穿她的啦」她的臉呈現出一種理所當然啊,你是白癡嗎的臉送給我

「哼!」我吃著蛋餅,不想跟她爭!因為我怎麼爭都爭不過她!

「小舞要我問你!今天你可不可以陪她去誠品!」誠品,我吃著口中的蛋餅,一臉疑惑的看著燕

「不要看我,我不知道!」說完,她就走回她的位置上坐下,然後……老師走了進來,靠!有沒有這麼厲害啊?

誠品啊…… 我坐在位置上思考著今天放學後有沒有要幹嘛

然後我就發現!原來今天的我都沒是要做(雖然每天都是),我的嘴角不經意的上揚,就在我笑得正開心的時候,季祐丟了片紙條過來,準準的砸到我的頭

【你是白癡嗎?
  如果不是,怎麼笑起來跟白癡一樣?】

【你才事吧?季大少!】

我把紙條丟還給他,接著對他比了個中指

「嚴維司,季祐安,你們兩個給我到後面去罰站!」

就在我們玩得正開心的時候......老禿頭的聲音從講檯傳了過來,我和季祐笑了笑,然後起身站在後面,盯著眼前的禿頭看

「ㄟ,你不覺得……他的頭髮似乎越來越少了!」季祐靠著我,偷偷得在我耳邊說著

「嗯……下次教師節,我們一起買一頂假髮給他好了!」

「金髮!」我們兩個就這樣站在後面,討論假髮討論了一節課,中途禿頭老是用一種"在講就後哩系"的眼神看著我們,通常我們會聽止對話,不過等到他在寫黑板的時候,我們的話題又繼續開始,一直到下課

「嚴維司,季祐安!今天中午到辦公室前面罰站」就在下課鐘的前一秒鐘,禿頭放下課本,講出了這句話

「蛤……不要啦」

「誰理你!今天就上這裡,下課!」拿著課本的他,不忘回頭提醒我們,中午要到辦公室罰站,才安心的走出教室,回辦公室去

中午,我跟季祐站在導師辦公室的門口,一人站一邊,活像個門神,只差手上沒有大刀,身上穿的不是鎧甲就是了!

歐胖則是苦兮兮的蹲在旁邊,碎碎念著

因為他被我們兩個給拖了過來,理由是則是有難同當!也就這樣,他蹲在旁邊,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唸著

「哥,你怎麼又被罰站了啊?」從辦公室走出來的靈皙,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而我只能給他一個苦笑



*我是哥哥,一個會一直保護著妳的角色,就算妳不需要......*



「哎,因為我們老師忌妒我頭髮比他多......所以才會想出這麼惡毒的處罰方式!哼哼!絕對不是我上課在玩所以才會罰站的!」

「哦......原來是因為你上課在跟季祐哥玩啊,那你慢慢站吧!我先回教室啦」她笑著看著我在看了看季祐,然後就轉身要走回班上,就在她走了兩三步後,她又突然轉身,看了我一眼,然後就繼續走了回去

我看著季祐,給了他一個苦笑,而他也只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然後視線移向了歐胖,現在的歐胖不在自言自語了,因為現在的他蹲在地上,將頭放在兩個膝蓋的上頭,就這樣睡著了,真的是有夠厲害的!反正歐胖他在甚麼場合都能睡覺!我和季祐笑了

我看著妹妹離去的方向,現在的走廊空蕩蕩的,沒有半個人影,只剩下我跟季祐兩個人站在這邊,顯得有點孤單,季祐一句話都沒有說的看著走廊外的天空發著呆,而我的視線一就停留在沒有人得空蕩走道……甚麼時候……

「哥,你站在這邊幹嘛啊?」晃著小腦袋的她,很高興的跑來我的身邊跳來跳去的,兩個小辮子也在她的後方甩來甩去的,那時候的我正因為拿鞭炮嚇隔壁王嬸家的狗阿福,導致阿福發了狂的大叫,還到處大小便,氣的王嬸跑來跟媽媽告狀,不公平的是......明明季祐跟歐胖是在旁邊看得最爽,笑的最高興的,居然一點事都沒有,只有我被罰站,因此……此時的我並沒有太去注意一旁的妹妹,只是很隨口的回了她……

「我在……嗯……我在等哆啦A夢來我們家!」我發誓!我真的只是隨口說說而已!真的……

只不過妹妹卻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眼睛正閃閃發亮著,要不是我心不在焉的,可能會被她眼睛所散發出來的光芒刺瞎眼睛,哈哈……誇張了!

就這樣......我站在門口,看著歐胖跟季祐兩個人在那邊跑來跑去的,偶爾會跑來我們家門口,在我打不到他們的範圍,對著我拌著鬼臉,笑我,真的很該死......早知道就不要浪費鞭炮在那隻笨狗阿福身上!應該是要拿來炸這個兩人才對!

我在心裡暗自咒罵著那兩個忘恩負義(?)的人一邊在心裡盤算著,等明天去學校要怎麼好好的處置這兩個人!先一人一腳……接下來呢?我將所有可以對付他們倆的方式通通想了一遍,然後一個人暗自竊笑著,就在我笑得很爽的時候,妹妹的小手抓著我的手右手晃啊晃啊的,然後我回過神來看著她,才發現,不知道是甚麼時候她已經站在我的旁邊,然後看著門口,很期待的問著我

「哥,他甚麼時候要來啊?」

「誰?」這下子換我疑惑了……有人要來嗎?

「哆啦A夢啊!他甚麼時候要來啊?我站到腿痠了……」她依舊很期待的看著我,慘了……我剛剛一定說錯了某一句話……現在的我頭上冒出了一滴的冷汗,外加三條線……

「痾……這個……哆啦A夢唷……他……」

「他怎麼了?」又是那個眼神……我的天啊……祢一定很恨我!

「他……啊......他剛剛跟我說,他今天要幫大雄處理事情,下次才能過來!」現在的我,想企了爺爺常常跟我說的話,他說……人一但說了謊,就要用一堆的謊來彌補前面說所的那個謊……我想我是體會到了…..

「你騙人啦!」我不知道她所謂的騙人是指哆啦A夢要幫大雄處理事情不能來,還是我騙她說哆啦A夢要來,我只知道現在的她已經拉著我的手,然後大聲的哭了出來,只見眼淚一滴滴的低在地板上,她的臉現在皺成了一團,淚水沾濕了她的臉龐,或許是哭的關係吧,鼻涕也悄悄的從她的鼻孔流了出來,她用著她那隻沒抓著我的手,在臉上亂抹一通,搞得眼淚跟鼻水混在一起,分不出那個是哪個

而原本在站一邊對著我扮鬼臉的那兩個渾蛋,也沒想到妹妹會突然大哭起來,急忙跑過來,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而現在的我真的有種……挖個地洞埋起來,又或者是撞牆撞死我的感覺,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而我也被她搞得不知手措

「她怎麼會哭啊?」那兩個被嚇到的人,在一邊安慰妹妹的同時,不忘叫我好好解釋一下這個謎題,要不然他們可真的會被他嚇死,好好一個人突然哭了出來,還不快帶去"收驚"

「沒有啦......就剛剛......」我一五一十的將剛剛的事情全部跟他們說了一邊,只不過我省略了我在思考明天要怎麼整他們倆的事情,而他們倆聽完後,則是開始大笑著,笑到妹妹抬起她的頭,看著眼前的這兩個人,不了解到底是甚麼事能讓他們笑得如此沒有形像

「哥哥,他們怎麼了?」拉著我的手,妹妹又晃著他的小腦袋,現在的她不哭了,但是臉上的淚水還沒擦掉,手指著眼前的季祐和歐胖,不解的問著,彷彿他們倆的舉動很怪異

「靈皙啊!哥哥跟妳說唷……」他的眼睛看著我的眼睛,很認真的聽著我口裡所說出的一字一句

「以後絕對不可以跟他們一樣,當個神經病唷!」一旁的季祐和歐胖仍舊在笑,我真的不懂,我妹都不哭了,他們倆個還能笑這麼久,只不過是一個哆啦A夢......神經病,我看了看靈皙在看看他們兩個,我用著極度認真的口氣跟她說著,我不希望我的妹妹以後跟他們一樣當個神經病!

「嗯!」她用力的點著她的小腦袋,只不過在她點完了頭之後,她又抬起頭來看著我問

「什麼是神經病?」一旁的季祐跟歐胖,聽到妹妹這句話,原本已經快笑完的他們,又笑得更誇張了

「靈皙,你看旁邊那兩個人!他們就是神經病!以後不可以像他們一樣唷!」我指了指歐胖他們,妹妹則是看了看他們之後,又點了點她的小腦袋,然後抓著我的手往家裡走去

「要去哪裡?」我看著妹妹拉著我一直往廚房的方向走去,我跟著她走,不過我不知道她拉著我到底要幹嘛,只是走著

「我餓了!」妹妹依舊抓著我的手,走著,然後我們到了廚房,我幫她泡了杯阿華田給她喝,這是她最喜歡喝的東西,而我也倒了杯白開水自己喝掉

那一天晚上,我被爸爸用棍子打了屁股兩下,不過不痛!而是在一旁的妹妹卻哭得好像棍子打在她身上一樣,然後從媽媽的手中掙脫,跑過來,拉著爸爸的棍子,用小手一直捶著爸爸的腳,口中說著:不要......不要......的,這讓我們看了都覺得好笑,而爸爸也就氣消了,然後抱起妹妹,逗著她,就這樣,她的臉上帶著淚水,嘴巴卻笑著



我看著空蕩蕩的走廊,不由得想到了小時後,什麼時候,她長大了

小時候老相信哆啦A夢會來家裡做客的她,現在卻老是罵我幼稚

老是問我:哥,你甚麼時候才會成熟一點?

而我,什麼時後才會發現,她已經不是小時候的她,而是一個讓人心動的女孩?對我而言,她是我的妹妹,一個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妹妹

在此時,下課鐘響了……而我們也往她離去的方向走了過去……回到了班上

#時間總是過的讓人無法察覺,一轉眼......妳跑到了我的前面,而不再是那個老跟在我身後的小女孩了……#
__________________

第三章

這天下午,我出奇的安靜,坐在位置上看著前面的老師在講台上跳來跳去的,其實都是在發呆,你問我在想甚麼?老實說,我自己也說不上來,只是突然覺得人生真是一個奇妙的東西!

為什麼奇妙呢?這連我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厲害吧!

我坐在位置上,眼睛瞪著前方,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被季祐拍了一下,接著才發現他們兩都已經整理好書包,準備要走了

「還發呆!走了啦」提著書包,季祐一臉不耐煩的揮著手,歐胖則是往門口走去,我拿起放在桌子旁的書包,將抽屜的書都丟了進去,然後起身走出了門口

「下課了?」只是在我走出去的時候,卻感覺……全班60幾隻眼睛盯著我們三個看,不是下課了?

「沒有啊!只是不想上課而已」季祐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就這樣,我們三個走到了垃圾場旁邊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地方,翻牆,出了學校

就在我們腳落地之後,歐胖大大吸了一口氣,又狠狠的吐出來

「幹!這就是自由的味道啦!」他笑著說出了句一句話,而我也學著他,大大了吸了一口氣……聞到的只有垃圾場外加臭豆腐的味道,我跟季祐相看了一眼,就在下一秒,歐胖被我和季祐兩個人壓在地上,好好的聞著他所謂的自由!

離開了學校,我們走在街上,而衣服則是被我們丟在書包內,我想......,應該不會有人會在翹課時穿著學校制服大剌剌的逛著街,這擺明了,就是快來抓我的感覺,而歐胖在是在走路時一邊東張西望的,好像在尋找甚麼東西一樣



「哎……怎麼都沒有正妹啦?」歐胖嘆了一口氣,苦兮兮的說,眼睛依舊像四周尋視著,深怕他口中的正妹,會在一瞬間從他的後面走過去,不過很顯然了,現在這個時間並沒有

「正妹個屁啊,現在幾點?誰敢出來啊?」季祐送給了歐胖一個白眼,而我,在走路

「哎,說的也是」下午兩點,的確是個嚇人的時間!

我們走到了離學校有段距離的河隄,坐了下來,只不過陪伴我們的並不像電視上是一片草皮,四周是美麗的風景

有的也只是東禿一塊,西禿一塊的泥土地,實在稱不上是草皮!而河岸伴隨著一大堆的垃圾,樹根上也只剩下幾片孤孤單單的葉子跟他相伴著

你問我,為什麼要坐在這裡?那我也只能回你,我也不知道!反正有得坐就很好了,嫌什麼?

我們三個大男生,就這樣坐在斜坡上,歐胖點了根菸抽了起來,而季祐雖然嘴角叼了一根菸,只不過他卻從沒有想要替它點上火的感覺,永遠只是叼著它,看著眼前發呆,我從歐胖襯衫口袋拿起了那一包菸,抽了一根起來,點了火抽著

就這樣坐著,看著前方,你問我,不是一堆垃圾?為什麼看這麼久?其實我也不知道

發呆其實是不需要理由的!不是嗎?

「小司,你不覺的小舞跟燕最近都怪怪的?」季祐最先打破了沉默,在他旁邊的歐胖則是躺在地上,睡著了!我就說吧……他不論什麼場合,永遠都能睡覺!

「嗯?哪裡怪?」我想了一下,撇掉最近一個禮拜有4天課沒來上,一天放假的話,我也不知道她哪裡怪怪的!

「就......我也不會講,就是很奇怪,他跟燕好像有事情瞞著我們!包括今天燕幹嘛穿小舞衣服這這一件事」

「欸……這個燕不是有解釋了!你在擔心什麼?都還沒娶她就這麼擔心她啊!」

「一點也不好笑,我很認真耶!妳不覺得最近她們倆一到下課時間就跑不見人影,而且我常無意間看到她們從辦公室離開,你說這不奇怪嗎?」季祐皺著眉頭看著我,腦袋卻想這最近他所看到的事情,很多很多都讓他覺得心煩,也因為如此今天才會翹課跑了出來

「別想這麼多啦!說不定只是你自己想太多,根本沒有甚麼事發生!」

「嗯……說的也是……」說完,他把他叼在嘴上的那一根香菸拿了下來,收到了一個小鐵盒裡面,將它收到書包裡,也從歐胖的口袋拿出菸來,替自己點上

話題結束,我們三個又再度的回到沉默,只是這次多了歐胖的打呼聲

我看著季祐的眉頭深鎖,依舊被事情所困惑著的表情就覺得好笑

季祐本名就叫季祐安,家住在我家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再隔壁,我第一次看到他是在我被隔壁王嬸家的阿福追著跑的時候,那時候他就他家門口,嘴裡叼著他剛剛收進小鐵盒的那根香菸,蹲在那邊,看著我跑過去,然後又跑回來,那時候的我本來是在看他會不會幫我,結果沒有,我跑了十幾趟來回,他老大一眼都沒有瞧過我

接著......我就被阿福用牠那一口,沒有牙齒的嘴巴,狠狠的咬了一口

也因此……我將季祐這個人的面貌狠狠的記在心裡,她媽的!好一個見死不救的人

後來.....國小三年級的時候,也就是這時候,註定了我們往後的國中高中都同班的宿命,只不過高中畢業後,他卻跑去當兵,這個……留到後面在講吧!

國小三年級的時候,我發現……他安靜的坐在位置上,而歐胖則是在班上吵得跟什麼一樣,兩個完全對比的人,而我則是瞪著他看

而歐胖是住我家左邊,本名歐星佐,他跟我一樣,非常討厭王嬸家的那隻狗,阿福,每次他都叫他發福,只是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叫牠,因為是鄰居的關係在加上我們的爸媽也都認識,我們倆可以說是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

就在國小三年級的時候,我也忘記是誰去惹誰的了,只知道,在空地的小公園裡,我們三個被某個不知名國中的三個小混混打了一頓,之後我們變成了好朋友,一直到現在

真的是……我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就這樣,我們三個躺在地上……睡著了,一直到我感覺有隻腳,一直踢著我的肩膀時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睜開眼睛

「唔……白色……」

在我醒來後的世界,充滿了不可思議!在我睜開眼睛所看到的景象並不是那一片藍藍的天,白白的雲,在我眼前的......卻是一雙白皙的腳......而在上去…..我相信,不用再繼續講下去,大家都知道我看到的是什麼

真的是,老天對我真是厚愛!我不禁笑了出來

天啊,要是你能在滿足我第二個要求,我發誓我以後每天都會想祢三次!

當然我的第二個願望也不會說太過分!我只希望這雙腳的主人不要太醜就好了,我相信,祢一定會滿足我的!哈

只是就在我起身後......這雙腳的主人卻讓我不杜知道是要哭呢還是要笑,而一旁的歐胖跟季祐也不知道是甚麼時候起來的,卻坐在我的旁邊笑個不停,我的臉則是在此時此刻熱了起來……

【藍藍的天,白白的雲……我希望我看到的是你們】


第四章

「哥,你怎麼又翹課了啊?」靈皙不知道甚麼時候站在這邊,她用手壓著裙子,往後退了一步,皺著眉頭看著我,害我不好意思了一下……

老天爺啊!我又開始恨祢了,唉……當我沒說……

「嗯......這個……我們只是……只是比較早離開而已啦!對不對,歐胖」他媽的,死胖子!還給我笑?我用手肘推了歐胖一下,原本笑得很開心的他,一瞬間笑容凍結在臉龐,現在換我開始笑了

「這個......對啊對啊!我們只是提早了一點走而已,你說是不是啊!”季祐”」

「欸,關我屁事啊!」季祐拿著書包,從地上站了起來,先給了歐胖一拳,接著再送了我一腳,然後就走了,留下我跟歐胖兩個人面對著妹妹,大眼瞪大眼的,因為我們兩個人的眼睛都很大!不過歐胖的比較小

等我起身之後,妹妹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後把我的手拉起來湊到了他的鼻子前面聞了聞,接著在拉另外一隻手,像極了一隻小狗在找食物一樣!只不過……小狗應該是比較溫柔啦……

「你就不要被媽媽發現,要是發現就有你受的了你!」她放下了我的手,然後捏著我的臉,說著

有的時候我真的搞不太懂,到底誰是哥哥誰是妹妹啊?真的是……好痛啊!

「好......好……好啦……輕一點……輕一點……」

「哼,會痛就好!」她放手之後,又走到歐胖的前面,伸手就往歐胖的口袋拿出菸來,接著就放到自己的書包,然後用著一臉非常陰險的笑容,看著我們,警告我們

「沒收,下次再看到……殺無赦」

接著就往回家的路走去,我回過頭看了看歐胖,而他則是給了我一個無奈啊的笑容,搖搖頭,嘆了一口氣,唉……吾家有女初長成,豈知……活像個母老虎?

我抓起一旁的書包,追上去……就在轉角的時候停了下來,因為她就站在那邊對著我笑

「早啊!」有人說……女生的笑容是世界讓最美好的事物

我說,女人的笑容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物,尤其是……當那個人是你妹妹的時候

「太陽下山了還早,被我捏傻了唷?」她一手挽著我,一手摸著我剛剛被她捏的地方

一定會有人覺得很奇怪,怎麼一個路口就差這麼多?我只能跟你們說!人啊∼總是其妙的,尤其是女人,只不過這女人我看了她16年,我很篤定的跟妳說

一定有事!

「又有甚麼事了?」

「陪我去誠品!」怎麼又是誠品?

在上課的時候,老師總會跟班上的同學說

「同學!我們人呢,一定要常常閱讀課外知識,要不然呢∼三日不讀書,便讓人覺得面目可僧」

好死不死,我就是那個可僧之人

我搞不懂,這麼多字的書,怎麼會有人看啊?難到你們的頭……不會暈嗎?眼睛不會花嗎?

「不好嗎?」看著我遲遲沒給她答案,她又問了我一次

我看著她,一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欸……我沒有說阿,只不過我還在考慮!」我記的,晚點小舞好像也是叫我陪她去誠品!這兩個女人……怎麼這麼熱愛誠品?

「走啦∼走啦」抓著我的手,晃來晃去的,她用著一臉可憐的無辜的裝可愛的樣子看著我,唉……我怎麼有這個妹妹啊?

「晚上小舞叫我陪她去誠品,妳就一起去吧!」

「YA∼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打擾你們約會的!」

看著她興奮的抓著我的手,開心的說著,靠著我,我們一同走回家

說實在的……有個妹妹也不錯!當然,前提是她不會很兇的話啦!



「媽,我們回來了!」回到家裡,我習慣性的喊著

這個習慣全家裡面,好像只有我會這樣做,也因為這樣做,之前都會被妹妹笑,不過漸漸她就習慣了,偶而還會被我傳染,也跟著喊出來,不過很少就對了

我們走進了客廳,媽媽坐在客廳裡,沒有電視,也沒有音樂

家中壟罩著一種沉重的氣份,一種……讓我不安的感覺

「媽,怎麼了?」妹妹跑過去媽媽那邊,媽媽的臉色現在看起來非常不自然,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妳爸,在美國那邊受傷了……明天我就搭一早的飛機過去」媽媽帶著不自然的音調,有點哽咽的說著

話一出來,讓我和妹妹都傻眼

爸爸在我國中的時候因為公司的關係,被調去美國,原本是要全家一起過去,不過當時我還小,死都不答應,因為我不想離開這裡,離開歐胖或是季祐,也因為這樣,我大哭了一場

隔天,老爸自己拿著行李坐上飛機,而我則是在機場看著爸爸,爸爸笑著摸著我的頭

那一天,爸爸摸著我的頭,笑著跟我說,我是哥哥,要好好照顧妹妹和媽媽,而且男孩子,吃再多苦都不能哭

照顧我可不敢說,到是惹了不少麻煩就是了

哭……個人覺得妹妹到是比較常哭!

媽媽說,是在上班期間,爸爸突然昏倒,現在住院當中,所以媽媽才急著準備明天一早搭飛機

而我們兩個則是留下來,繼續上課

這天晚上,我打了電話跟小舞,跟她說明了晚上必須留在家中

而妹妹則是在我的床上哭個不停,直到睡著

這一晚的我……坐在書桌前一夜難眠

看著床上的妹妹,臉龐還帶著淚水

我只是搞不太懂……為什麼要跑來我的房間?

害我現在睡都不能睡,一直到隔天,我才騎著車帶著媽媽到機場,並且看著她上飛機

在她上飛機前,還是不忘提醒我好好照顧妹妹

看看吧......我很好奇究竟會是誰照顧誰,只不過我沒有跟媽媽講,我只是一再的保證,要她好好的放心,去美國照顧好爸爸

接著回到家,我回到了房間,倒頭就睡

而妹妹……應該已經去上課了吧!

【這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裡的我和妹妹變成了陌生人,兩個毫無交集的陌生人……】

第五章

有人說,夢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也有人說,夢能表現出人隱藏在內心最深處的渴望

而我說,夢是一個故事,看看就好……

現在的我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發著呆,家裡空蕩蕩的感覺,雖然有點孤單,卻讓我覺得非常的爽

只不過肚子會餓就是了

我看著牆上的時鐘,我真的很佩服我自己,居然一睡就睡到了下午,連早餐跟午餐都省了下來,現在我的肚子內,住著一班打擊樂團,死命的拍打著

肚子也就一直叫著

我拿著手上的遙控器,一台跳過一台

真他媽的……肚子實在有夠餓,電視卻一堆美食節目,不看還好,看了越餓

「哥,你起來了唷!」

拿著書包妹妹從門口走了進來,看到我坐在沙發上,她笑了

「幹嘛笑的跟白癡一樣?被季祐傳染了唷?」

接著我聽到手心跟後腦接觸的聲音,很痛……

「你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啊?走啦」她站起身來,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就往大門走去

而我只好跟著她走了出去

% % % %

醫院內

我站在病房外,看著緊閉的門內心忐忑著

季祐懷中摟著燕,任由她哭著,季祐的眉頭緊皺,視線也是停在那扇緊閉的門上,我的手被握著,我感受到靈皙正課制自己,不讓眼淚流出來,她低著頭,頭髮遮去了臉龐

而我依舊不知道事情經過究竟是如何,只知道我跟靈皙吃飽飯要回家的時候,接到季祐的電話,電話中並沒有講得很清楚,只知道出了車禍

但是......多嚴重就真的不知道了,不過看他們現在這個樣子……應該不會只是小擦傷

「究竟是怎麼回事」一點點的沙啞,我開口打破了沉默,太長時間的安靜,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太像自己,我驚訝自己居然還能用這麼冷靜的說話

「我們也不清楚......只是當我們回過頭的時候,歐胖就不見了……」季祐一言不發,燕用著她那哭過的沙啞與哽咽回答

我掙脫掉妹妹的手,走向季祐

我甚至不知道我自己要幹嘛,只知道我的左手抓著季祐的衣領,右手往他的臉上一拳揍了下去

然後我跑出了醫院,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我知道後面有人追著我,但我沒想太多

一直到我聽到一聲驚呼,還有類似跌倒的聲音才聽下腳步,回頭

靈皙跌坐在路邊,看著我,她的臉龐滿是淚水

我跑到了她的身旁,想看看她的傷勢,她卻緊緊的抱著我,淚滴一滴滴的低落在我的衣服上

我一直等到她的眼淚沾濕我一大片衣服,不再低落的時候才將她放開,她抬頭看著我,臉上依舊是淚水,不過這次又多了鼻涕,拿出口袋的衛生紙,替她擦掉眼淚,她伸手接過了衛生紙

我則是蹲下來替她看了看剛剛跌倒的傷勢

「會痛嗎?」

「還好……可是腳好像扭到了……」帶著眼淚,她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實在是有點不搭

我看著她,真的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走吧,我背你回去」

一路上的我們,沒有在講話……

在這一刻我發現原來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我想到之前小舞常跟我說的

For the world's more full of weeping than you can understand.

我常常笑著聽一聽

她每次都會因為這樣捏著我的鼻子,生悶氣

沒想到我居然會在這種時候想到這句話

要是被她知道了,她應該會笑笑的揉著我的頭,以表讚賞

這一段路,我走了很久很久……






[I]For the world's more full of weeping than you can understand.   悲傷的世界 超過你所理解(葉慈詩選-失竊的孩子 The Stolen Child)


第六章

「愛情總是來的神不知鬼不覺的,讓妳永遠無法閃躲」小舞的頭靠著我的肩膀,看著遠方憂憂的說著,而我只能坐在他的旁邊保持著一號姿勢,一動也不敢動的陪著她看著遠方,陪她嘆氣

「尤其是當你愛上了一個你不該愛的人!」我對著她又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只見她的眼淚,緩緩的流了下來,一滴滴的滴在我的手臂上,似乎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為什麼?我愛的人不是你……而是他?為什麼……一樣的面孔,他總是有辦法分辨……為什麼他就是不愛我……」小舞的眼淚依舊一滴滴的滴在我的手臂上,在一滴滴的滑落,接著消失在水泥地上,我翻著口袋,尋找現在最需要的東西,卻發現口袋空空的

我又嘆了一口氣,又默默的坐在旁邊,決定就這樣讓她哭好了!哭一哭說不定會好一點

不知道我在這邊坐了多久,上課鐘在加上下課鐘,不知道聽了多少遍,顫抖的身題才慢慢的平復下來

在最後一滴眼淚離開她的眼睛時,她抓起我的衣服,就往臉上猛擦……我都來不及反應,她的臉上又出現了笑容

「白癡」

「欸!什麼白癡啊?得了便宜還賣乖」

「哪有!我想,當你的女朋友應該會很幸福吧!」

靠在我的懷哩,舞輕輕的說著,她抓起我的手,將我的手攤平

將她的手闔在我的手上,笑著

此時此刻的她,像個小孩子一般

「有啊,妳不就是我女朋友嗎?」

我笑著問她

對外我們總是以男女朋友自稱,但是我們兩個卻什麼關係也沒有

頂多比朋友還要好,但也永遠不是男女朋友

因為她的心裡永遠有一個他……

「呵呵,或許吧……如果是真的,那我一定很幸福……」

她的手離開了我的手,開始攻掠我的臉

她總是喜歡一邊講話的時候一邊捏著我的臉

捏完後又再一旁哈哈大笑的

女人……唉

「我也很想給妳幸福……」

只是妳從不給我機會……

「我想你的幸福不在我的身上!」

收手,她站了起來,往欄杆那走去

靠著欄杆,抬著頭,看著天空,此時此刻的我看到了她眼中的悲傷

那是一個我永遠無法撫平的悲傷

「答應我,支持我」

回過頭,她笑了,雖然不懂她的笑容,但我知道她做了一些決定

一個不會改變的決定

「嗯……我考慮考慮」

「欸,人很不好耶!」

「哈哈!該走了,大小姐!」

我站了起來,走到了樓梯口

她也跟了過來,抓著我的衣服,不甘心的又問了一次

我只是笑了笑不回應她的問題

氣的她直拉我衣服


#我答應……#
__________________

這篇於 2008-04-01 15:50 被 天之翼 編輯.
天之翼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1-12, 08:54   #3
£洵_*
豆論國中生
 
註冊日期: Nov 2007
您的住址: 有空氣的地方。
年齡: 23
文章: 419
聲望值: 177 £洵_*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好深澳 ....

有點看不懂 =   ="
__________________
너라고、

別人別人說什麼,我全部都無所謂;
有人有人嘲笑我,我眼裡只會有妳;
就算來生能選擇,我心裡仍只有妳。

滴答滴答、不怕時間無情飛逝。

就算我說真心愛妳、就算說了千萬次,
說到我已無法自拔、說到雙唇已枯乾。
£洵_*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3-24, 18:09   #4
天之翼
豆論大學生
 
註冊日期: Dec 2003
文章: 1,151
聲望值: 298 天之翼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第六章

「愛情總是來的神不知鬼不覺的,讓妳永遠無法閃躲」小舞的頭靠著我的肩膀,看著遠方憂憂的說著,而我只能坐在他的旁邊保持著一號姿勢,一動也不敢動的陪著她看著遠方,陪她嘆氣

「尤其是當你愛上了一個你不該愛的人!」我對著她又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只見她的眼淚,緩緩的流了下來,一滴滴的滴在我的手臂上,似乎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為什麼?我愛的人不是你……而是他?為什麼……一樣的面孔,他總是有辦法分辨……為什麼他就是不愛我……」小舞的眼淚依舊一滴滴的滴在我的手臂上,在一滴滴的滑落,接著消失在水泥地上,我翻著口袋,尋找現在最需要的東西,卻發現口袋空空的

我又嘆了一口氣,又默默的坐在旁邊,決定就這樣讓她哭好了!哭一哭說不定會好一點

不知道我在這邊坐了多久,上課鐘在加上下課鐘,不知道聽了多少遍,顫抖的身題才慢慢的平復下來

在最後一滴眼淚離開她的眼睛時,她抓起我的衣服,就往臉上猛擦……我都來不及反應,她的臉上又出現了笑容

「白癡」

「欸!什麼白癡啊?得了便宜還賣乖」

「哪有!我想,當你的女朋友應該會很幸福吧!」

靠在我的懷哩,舞輕輕的說著,她抓起我的手,將我的手攤平

將她的手闔在我的手上,笑著

此時此刻的她,像個小孩子一般

「有啊,妳不就是我女朋友嗎?」

我笑著問她

對外我們總是以男女朋友自稱,但是我們兩個卻什麼關係也沒有

頂多比朋友還要好,但也永遠不是男女朋友

因為她的心裡永遠有一個他……

「呵呵,或許吧……如果是真的,那我一定很幸福……」

她的手離開了我的手,開始攻掠我的臉

她總是喜歡一邊講話的時候一邊捏著我的臉

捏完後又再一旁哈哈大笑的

女人……唉

「我也很想給妳幸福……」

只是妳從不給我機會……

「我想你的幸福不在我的身上!」

收手,她站了起來,往欄杆那走去

靠著欄杆,抬著頭,看著天空,此時此刻的我看到了她眼中的悲傷

那是一個我永遠無法撫平的悲傷

「答應我,支持我」

回過頭,她笑了,雖然不懂她的笑容,但我知道她做了一些決定

一個不會改變的決定

「嗯……我考慮考慮」

「欸,人很不好耶!」

「哈哈!該走了,大小姐!」

我站了起來,走到了樓梯口

她也跟了過來,抓著我的衣服,不甘心的又問了一次

我只是笑了笑不回應她的問題

氣的她直拉我衣服


#我答應……#
__________________
天之翼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3-26, 09:59   #5
阿呆小弟
註冊用戶
 
註冊日期: Nov 2006
文章: 1,199
聲望值: 0 阿呆小弟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抱歉,小翼~
我...忘記要看這篇文章了...
因為快下課了,只好先劉個言,下次再來看喔~
先失陪了,掰掰~
阿呆小弟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3-29, 23:49   #6
阿呆小弟
註冊用戶
 
註冊日期: Nov 2006
文章: 1,199
聲望值: 0 阿呆小弟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呼~
終於看完了...
好辛苦喔...
推推~~~
阿呆小弟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4-01, 15:45   #7
風妡
豆論大學生
 
註冊日期: May 2004
年齡: 33
文章: 1,884
聲望值: 366 風妡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我來了

還不快來迎接我

笨小翼
__________________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風妡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4-01, 15:46   #8
天之翼
豆論大學生
 
註冊日期: Dec 2003
文章: 1,151
聲望值: 298 天之翼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引用:
作者: 風妡
我來了

還不快來迎接我

笨小翼


屁勒= =

哪裡笨啊

__________________
天之翼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4-01, 15:47   #9
風妡
豆論大學生
 
註冊日期: May 2004
年齡: 33
文章: 1,884
聲望值: 366 風妡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引用:
作者: 天之翼
屁勒= =

哪裡笨啊





跟我差不多笨

哈哈
__________________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風妡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08-04-01, 15:49   #10
天之翼
豆論大學生
 
註冊日期: Dec 2003
文章: 1,151
聲望值: 298 天之翼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引用:
作者: 風妡
跟我差不多笨

哈哈



屁屁屁

我比你聰明= =
__________________
天之翼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10:04.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