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自創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評分: 主題評分: 1 票, 平均 5.00 分。
舊 2011-10-24, 17:42   #1
star_snow
牙牙學語
 
註冊日期: Oct 2011
文章: 2
聲望值: 0 star_snow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Thumbs up
   恨夢~

@契子@

冬天的晚上,天空正下著雨

大街上根本沒有半點人影,但在山坡旁的一間小屋內,正迎接一個新生命的到來。


「夫人,加油啊!孩子就快出來了,在用力點!」負責接生的產婆賣力叫喊著,而她口中的夫人正躺在床上,留著冷汗,痛苦的呻吟著。
「啊∼啊∼好痛!好痛…我…我快不…不行了!」

聽著裡頭的聲音,外頭的男子不安、焦躁的來回走著,口裡還不時對著屋內喊道「倩兒,加油!為了我們的孩子,你一定要撐下去,加油啊!」
就當男子要再度往屋內喊的時候,一道道嬰孩聲響亮從屋內傳了出來。
「哇∼哇∼哇…」接著門被打了開來,產婆抱著初到世間的嬰孩走向男子。
「賀喜公子!夫人生了一個可愛討喜的女娃兒喔∼」邊說邊把嬰孩往男子手中送去,男子看了嬰孩一眼,便將紅包往產婆送去,轉身進入了屋內。

進入了屋內,男子便往床鋪走去,而床鋪上的人兒,看到男子走了過來,便想起身,但卻被男子制止了。
「倩兒,為何起身呢?你剛剛已經很累了,躺著就好∼」便往床上坐了下去。
「君∼我們生了個女孩呢!我想看看她。」女子看著丈夫。
「嗯!來,小心點!」便把嬰孩往妻子的身旁放下。
「君∼你看,她好可愛呀!」看著身旁嬰孩,譚倩倩開心的說。
「是啊!你看她那大大的眼兒、小巧的鼻子跟紅潤的唇,長大後一定是個跟她娘親是一樣美的女孩兒呢!」唐浩君看著嬰孩對著妻子說道。
「我才沒你說的那麼美啦!」譚倩倩害羞嬌笑著。
「對了!君∼你覺得該給她取什麼名字好呢?」譚倩倩看著丈夫說。
「該取什麼名字呢……」唐浩君邊說邊往窗邊走去,打開了窗,映入眼簾的居然是梅花樹茂盛的盛開著。
「倩兒∼你看外頭的梅花開了呢!」轉身讓出個位子,給躺在床上的妻子看。
「真的耶!好漂亮喔∼尤其在下著雨的時候看,更好看呢!」譚倩倩驚呼的看著外頭的梅花。
「下雨…梅花…啊!倩兒!我想到了,就叫 唐雨梅 。你看如何?」唐浩君興奮的看著妻子。
「唐雨梅?嗯,好聽喔!以後就叫她 梅兒 吧!」譚倩倩看著高興的丈夫開心的說著。
「梅兒?嗯,嗯,好聽!好聽!」唐浩君抱起剛取下名字的唐雨梅高興的轉著圈兒,而譚倩倩開心的看著丈夫心裡想著。
君∼謝謝你!謝謝你送給我一個可愛的嬰孩,我會好好珍惜她的,因為她是我們愛的見證。
「君∼別轉了!小心梅兒會不舒服啦!」譚倩倩看著丈夫手中的娃擔心的道。
「梅兒才不會不舒服!對不對啊∼梅兒∼」唐浩君孩子氣的對著手中的梅兒說著。
「嘻∼嘻∼嘻……」像似回應父親似的,嬰孩嘻嘻笑著。
「你看,梅兒也很高興的在笑啊!」張浩君得意的看著妻子。
「算了,說不過你。」譚倩倩無奈的看著那對笑在一塊的父女。


緩緩飄落的梅花,帶著本該是粉色般的花瓣,現下卻是豔麗鮮紅的紅色,陣陣血腥味從花瓣上飄出。
 本是簡潔乾淨的小屋,如今卻像是有如盜匪來搶的狼藉,地上躺著一個人兒,竟是剛剛還跟丈夫談笑的 譚倩倩,如今卻只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唐浩君緊抱手中的梅兒一路上用盡全力跑著,為的就是甩開那後頭緊追不放的人!跑!一路的跑!但就是甩不開那身後殺紅眼的人影!回想剛剛發生的事,另唐浩君不經臉一沉,痛苦的表情全在臉上。
不行!不能在這時讓心情打亂自己,為了梅兒更為了倩倩!我一定要逃出那人的視線中!
唐浩君使出輕功,朝樹上一跳,開始往前方飛逃著……









第一章

「喝!喝!喝」一道道練功的稚孩聲從後院頻頻傳出。
「彥兒!又在練功啊!」爹爹摸著彥哥哥的頭說著。
「嗯,我要趕快把功夫學好這樣就能就能當英雄了!」彥哥哥精神奕奕的盯著爹爹。
「浩君啊∼你又在教我家彥兒練武了是不?」一明手持扇子的人說道。
「是啊!你家彥兒可是練武的人才啊!我不教他練武救救以後的天下人民這怎麼行呢!」爹拍著蕭伯伯的肩膀笑著。
「哈!說的我家彥兒好像是未來的大英雄似的!」
「爹爹∼我也要練武啦!為什麼每次都只有彥哥哥可以練!」我嘟著嘴看著爹爹。
「梅兒乖∼要練武的話等梅兒在大些好不好啊∼爹爹怕你會受傷嘛!」爹爹寵膩的看著我。
「嗚∼每次都這樣說!」我很不高興的轉頭。
「好啦!別光聊天,過來吃吃糕餅吧!」一名女子的聲音傳出。
「哇∼是雙兒姨姨耶!姨姨又做糕餅嚕∼」我高興的跑像口中的姨姨那兒。
「哈哈!梅兒每次看到雙兒就衝第一!真是!」蕭伯伯笑笑看著姨姨跟我抱在一塊。
 遠方的爹爹跟彥哥哥好似在說什麼,好認真的樣子。

月兒高高掛在空中,散發著溫柔的光輝,但卻也隱藏著危險

「啊!」一道響亮的聲音劃破夜晚的寧靜。
「奇怪?怎會有人在叫,都已經很晚了耶!」我揉著雙眼下了床鋪,往發出聲音的地方走去。
「咦?地上怎麼會有血!」我尋著血跡走著,穿過中廳來到了後院。
映入眼前的,卻是蕭伯伯拿著劍刺在爹爹的胸膛,我愣在原地。
「政昇…你…一定…一定要…要記住……答…答應我!」我看到爹爹抓著蕭伯伯的衣裳,痛苦努力的說著話。
「碰!」我瞬間往地上跌做了下去,同時間天空下起了磅礡大雨。
「嗚∼我不信!蕭伯伯把爹爹殺了!我不信!我真的不信!」我抱著頭大叫、大哭,開始往外衝去。突然撞上一個人,我跌坐在地。
「咦?梅兒,你怎麼在哭啊?」原來是疼我的彥哥哥,但是此時的我突然好討厭他、不喜歡他,因為他爹爹把我爹爹殺死了!
「我討厭你!討厭蕭伯伯!你們我都討厭!我恨你們!」我推開了他、瞪著他,轉身我開始又往大門跑去,不理會後頭追著我喊的人。
嗚∼我討厭你們!我恨你們!為什麼要把我爹爹給殺死!為什麼!嗚∼嗚…
我跑出了大門,開始在夜晚下著雨的街上狂奔著……

這篇於 2011-10-30 01:06 被 star_snow 編輯.
star_snow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1-12-05, 20:14   #2
star_snow
牙牙學語
 
註冊日期: Oct 2011
文章: 2
聲望值: 0 star_snow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Thumbs up

「阿!奇怪…為什麼會夢到以前?大概是今天會跟他碰面的關係吧!」我回憶起我不願回憶起的十年前……
那時的我在下著雨的街上狂奔著,後來我昏倒了。是爺爺把我抱回來的,他跟奶奶一塊照顧著發燒的我。之後爺爺奶奶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並認我做孫女,而爺爺開始教我練武,奶奶教我醫術。而我也努力學著,因為我要報仇!報殺父之仇!
現在的我,變成夜晚的刺客。專搶貪污官們的錢,散播給貧民和被欺壓的百姓們。
他…蕭冷彥,也就是當年疼我的彥哥哥,但如今卻是我最可恨之人,同時也是貪官找來保護自己骯髒錢的保標---冷鷹。我即將面對他,就在在今夜……

今夜的月亮很美,但也如同十年前一樣危險…

施展輕功耀上屋簷,開始朝目標前進。豔紅的屋頂、富麗的裝飾,但這些卻是壓榨百姓們所換來,看起來是如此的污穢、噁心。
我進到宅內,開始找主臥房,同時間一雙眼睛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
找到主臥房,打開房門的瞬間,有人從背後襲擊而來,我立刻拿出匕首轉身,擋住揮來的兵器。
「說!你是誰?為何夜搶朱老爺的財寶。」
「朱老爺的財寶!你確定那是他的!那些都是百姓們的辛苦錢,才不是他的財寶!」我瞪怒著站在對面的人影,匕首收回腰間,拿出身後的劍。
「就算那些是百姓們的錢財,也是官府來辦,而不是像妳這樣夜搶宅府。」
「哈!說的好聽,給官府辦!誰都知道,那只會互相包庇罷了!」我舉起劍向他揮去。
我們從房內打到房外,我一邊抵擋他的攻擊,一邊看看四周。
不行!這樣打下去也不是辦法,得想法子脫身才可。
我拿出腰間的瓶子,打開向前灑去,同時間我往屋上耀去,奔逃著。
「有毒!」蕭冷彥當下立刻閉氣,但也同時看著黑衣女子逃離他的視線內,看著她消失的方向想著。
她就是夜梅?但這女子看我的眼神,為什麼好像跟我有仇似的!

回到小屋內,坐在床上,回想著剛剛的一切。
「可惡!為何我不反擊呢?難道我怕傷了他!」我緊握著拳頭。
不!不肯能!一定是我一時反應不過來而已。下次一定不會這樣的!
站起身,走出屋外,來到小湖旁。坐下,雙腳放入湖中,享受著從腳底傳來的冰涼感。抬頭,看著月,靜靜欣賞著。
star_snow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3-03-23, 21:53   #3
紅色彗星
豆論博士生
 
註冊日期: Aug 2003
您的住址: 宇宙
文章: 5,151
聲望值: 682 紅色彗星 即將完成的新星
發 Yahoo! 消息給 紅色彗星
不錯喔.................................................................
__________________
水是清淡無味的,但是卻沒有人會對水感到厭煩
紅色彗星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04:53.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7,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