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豆豆交友 | 豆豆聊天室     

  
 

返回   豆豆聊天室交友論壇 > 賞文寫作群組 > □ -- 男孩女孩(長篇)自創區
用戶名
密碼
論壇幫助 會員列表 行事曆 標記論壇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評分: 主題評分: 1 票, 平均 5.00 分。
舊 2012-07-23, 01:32   #1
深夜微風
豆論大學生
 
深夜微風 的頭像
 
註冊日期: Feb 2004
您的住址: Echo村叛逃中
年齡: 26
文章: 1,079
聲望值: 285 深夜微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Echo與Narcissus的時間

前言:

哈哈哈,我沒想過會在這裡在發新的小說

我的人生蒼老特別快,當然也無趣特別快,現在幾乎是死灰,扶不起,一吹便散。

只能僅僅靠著微乎其微的夢去想些什麼,寫些什麼。


我以為我再也寫不出新的東西了。

然而,靈感總是那樣一回事,她突然敲上你腦袋沾滿灰塵的窗,告訴她她來了。

我的,嗯......筆下的東西,變革很多,也失去我高峰時的味道。

這篇相反的,是淡一點的。

但我總希望我有能力在裡面深深包藏著一些東西。

先不講了 來看看吧XDDDDD






這裡的空間是叫進來的人都要心底泛起驚豔的波濤的,似乎只要想到自己能成為

組構出這一座空間的一份子,無論再微小,都足以教人心神蕩漾。

整間店裡的風格和擺飾十分奢華、鋪張兼華貴,氣焰高竄至帶著炫燿與跋扈,卻

無法令人生厭。裡頭的每一張訂作沙發,讓人一坐上的瞬間就被虛榮心浸淫其中

,滿溢出來的就由放在沙發扶手上的指間傾洩,沾染點點星光,和沙發布上精心

繍縫的金線相互映暉。

藉由沙發和桌子的擺設位置,將整個大廳巧妙地隔出了一個又一個開放式的小區

塊。座位上散落著男男女女,幾乎都是相依偎摟靠的,男子們將唇貼在女子耳畔

調笑,讓女子們飛紅了臉頰。

男子們的年齡平均不超過三十二歲,各個面孔皆俊俏高雅,行頭則是從頭到腳精

心梳扮,高級的訂製西服閃著成衣店看不見的低調光質感,皮鞋被擦拭地如同兩

面靜謐的黑色湖泊,他們光靜坐著,整身便發散著不可迄及的光芒,若他們走動

了,倒要像流動的星河,閃耀而寂靜。

他們的手絕對是乾乾淨淨,溫柔且男子氣概。當他們用那雙在金光下閃耀的手拂

向妳面龐,宛如一只瑰麗的金色蝴蝶,小心翼翼、輕輕柔柔地停在他鍾愛的花朵

上,既憐愛,又在暗處幽藏著優雅的野性食慾。當他十指挪移,妳以為妳聞到了

旖旎的醉人花香。

大廳的後方則有座淺矮的階梯,將高人一等的包廂區和公共區作區隔,略顯高度

的平台上用層層圍幔圍攏,給人若隱若現的幽魅,是個半開放式的空間。淺色大

理石階面鋪著厚軟的酒紅色地氊,邊緣露出的金屬條略寬,上頭鏤刻著薔薇的圖

樣;扶杆的支柱精雕細琢,刻畫著藤蔓、枝葉等浮雕,平滑而閃亮的扶杆則往往

襯托出女人手掌的美麗細嫩。

每個有幸的女人走上這道階梯時,都是驕傲並帶嬌羞的。她們將下巴微仰,領受

著階梯下每個女人又妒又羨的目光,同時探尋著在層層圍紗攏罩下的人影,那微

仰的角度帶著景仰的盼望。

那道階梯流傳著傳說,溫柔而浪漫。據說每個走上這道階梯的女人,都要以為自

己是走向舞會、走向王子殿下的灰姑娘。那一階一階如命運的砌石,替她造就一

段瑰豔的朝聖之路。

垂簾前站著三位男子,中間的最為高挑,兩旁各站一位隨侍,反將中間的男子襯

托得耀眼矜貴如王子。男子完美的身材比例瞬間將自己與凡人的距離給拉遠,白

色的高貴西裝一塵不染,幽幽罩著薄光,彷彿掩蓋不住主人本身的光芒。


是他駕馭了這套超凡西裝的生命,而非反被它吞噬。


王子的臉孔呢?透露出不屬於人間的美:性感、霸氣、媚惑、優雅、深邃,那一

張臉將神性與魔性的界線給攪混稀散。

「外面很冷吧,讓妳在外面受這風寒刺骨,是我的罪過。」

王子蹙著眉,急不待地趨向來臨的女人,彷彿將之視為公主與愛人,他親自服侍

她脫了厚重的大衣,交給隨侍,便以男主人的姿態牽領女子坐進溫暖的包廂沙發

上。他捧起女子的雙手貼向自己的心窩,用世上最深情柔膩的目光凝望著女子,

千言萬語彷彿都從他的眼目,緩慢而再旖旎不過地滲透進女子脆弱悽冷的心。


空間瞬間蒸騰著戀人的粉紅色溫柔。






王子粗魯地將LV提袋扯下來,拉鍊沒拉的開口叮鈴框啷掉出一些小東西,他重重

甩上置物櫃單薄的鐵門。


「照你這樣搞,那扇門遲早會被你甩出一個凹洞的。」

身旁的同事無奈地看著粗魯扯鬆領帶,左搖右擺的身影。

「囉唆啦,頭痛死了……你打電話叫她沒?」

「我還沒換完裝欸,你自己打呀。」

「我不要!我現在根本連手機螢幕都看不清楚,到時候滑到哪個莫名其妙的人怎

麼辦?你快打!」


說完王子便不勝酒力地倒向身前的長矮凳,發出好大聲響。

「令巖!」

同事傷腦筋地推了推昏睡的男子一把,後者不為所動,他被酒精浸得更加沉重的

身軀把同事甫脫下的外套壓得稀巴爛。

「…去叫她……」

令巖喃喃吐著酒氣。





夜很深了。這位無奈的同事扛著醉得不省人事的令巖,抵著腰的手上還掛著一袋

他自己換下來的沉重工作服。兩個人一步一趨走在晦暗的住宅區巷弄,只有幾盞

路燈明明滅滅閃爍著,帶著紫藍色的燈光讓街道更顯寒冷。

知道他坐車一定會吐,同事左手腕還狼狽地掛著一袋事先準備好的塑膠袋,現在

裡面已經裝滿了溫熱的腥穢物。同事眨了眨被強風和疲倦折騰的乾澀眼睛,痠疼

的全身也因為深夜的酷寒刺得瑟瑟顫抖。

「阿滬!」

一個再熟悉不過的女聲叫住了快支撐不住的男子,阿滬抬頭的速度宛若看見了救

世主,前方轉角處的電線桿旁佇立一位嬌小的女子,身高不過一百六十初,她把

自己渾身包裹得圓敦敦的,臉頰被冷峻的低溫和暗色的厚重圍巾襯得泛出青白色

。她的黑長髮被壓在圍巾下,仍被厲風吹得張牙舞爪。

女子快步走來,撐起令巖左半邊的身體重量,順手接過那袋穢物丟進旁邊的違法

垃圾堆,三個人一起彎入一個窄巷,走向一家連鎖超商旁的破舊公寓門。

還好住二樓。

每當這樣的夜晚重蹈覆轍時,她跟他就會同時這樣想。

「還真辛苦你了,氣象說這波寒流超級強的,而且會很久。」

阿滬剛把令巖搬到床上,坐到床邊,女子就捧了一杯熱茶遞給他。

「不會啦,這沒什麼,那位常客總是開那麼烈的酒,也不能怪他。」

「那他明天大概又會鬧罷工。」

「大概吧。」

阿滬捧著熱茶喝了一口,看著女子把老舊泛黃的棉被蓋在令巖身上,以免他著涼。

「海玫,妳也很辛苦啊。」

「呵?沒有喔,我哪敢講辛苦,他可是我的大金主。」

海玫重重拍了拍棉被,瞪著熟睡人的臉龐一臉白眼快翻起來的樣子,「我去幫你

泡碗麵,吃完再走吧。」「欸?不要啦!太麻煩妳了!」「沒關係,雖然這裡只

有泡麵,你應該很餓吧,沒關係啦。」海玫強調著沒關係就逕自出房去了,阿滬

的心頭起了一股暖流。

吃完消夜後阿滬便起身準備離去,正要抓起腳邊裝著工作服的衣袋卻發現它不見

了。

「…咦?」

「在我這,我一起幫你處理吧──送洗很貴吧?」

「不要啦!我剛剛已經──這樣太不好意思了!」

阿滬因為海玫的熱心忍不住紅了臉頰,伸手要拿回衣袋。

「是嗎?可是阿巖應該有吐到你身上吧?應該的啦,反正我閑著沒事做──連阿

巖都放心把西裝交給我處理喔,哼哼。」

「……那我不客氣了,真的太謝謝妳了!!我好感動喔!!我覺得我快哭出來了

!」阿滬誇張地將雙手捧到臉上,滿懷感激地看著海玫,畢竟這種高級訂製服

送洗真的很貴。

阿滬走到房門口,回頭望了兩人一眼:「那我先走喔……」停頓了一下,又對海

玫咧開了嘴角:「──令嫂晚安。

海玫迅速舉起右手的拳頭,瞪大了雙眼向阿滬示威,一付「我揍死你」的凶狠臉

色。後者倒得意得咯咯笑著跑出大門了。


阿滬輕輕關上笨重生鏽的公寓鐵門。


看著上面鏽蝕的痕跡,他陷入了短暫的沉思,覺得自己一個人隻身在外流落打拼

,在這樣的夜晚裡,能走進別人家中稍微暖暖身子再走,是何其幸運的小幸福。

幸好遇見了他們。


一股溫潤滑過他的喉嚨。





海玫在後陽台用力甩了甩扭皺一起的最後一件衣物,掛上晾杆,接著將方才小心處理過

的西裝和襯衫輕輕甩開,準備晾上。

陽台的玻璃門發出滑動的摩擦聲,走出一個高大的人影,身上寬大的家居服掩蓋不過主

人的削瘦,他步伐踉蹌,走二步跌三步,像個無法掌握自己意志的人被一股力量強烈牽

引到某個核心──令巖伸長雙手,就整個人往海玫倒壓下去。

他半個身軀都掛在海玫身上,承受不住重壓的海玫膝蓋一彎,簡直直不起身,只能勉強

雙手撐在洗衣機上。


「混蛋,不要整個倒在我身上,沒骨頭不會靠牆邊站啊?起來!」

「──靠牆也要力氣啊,靠妳不用。」

令巖視線放在上方,似乎在跟空氣講話。

「你沒力氣那怎麼起床的?可惡,給我起來!這樣我根本不能做事!!」

「我頭好痛──我頭好痛──我頭好痛──」


令巖忽視抗議,像個錄音帶般重複同一句話,聲音低沉卻平板,沒什麼感情。海玫感到

胸部有異樣,這才發現他將頭枕在她胸前,完全將她這個支架物盡其用。

「你給我,起!來!

海玫喉間醞釀著怒意,但身上的生物完全沒有要動的意願,海玫知道他的意思,火大又

認份地拖抬起沉重的腳步,用她發軟顫抖的膝蓋和求生意志堅強的雙手,一路撐扶著壁

面將身上那具活屍搬回房間。

她粗魯得把活屍甩到床上,那活屍倒是一沾到床立刻手腳靈活地鑽回溫暖的被窩躺好,

頭一安上枕頭就露出將死之人得到安息的神情。

海玫拿了蜂蜜水和毛巾過來,令巖喝了,額頭也被放了熱毛巾後,眼神變得稍微清晰起

來。他轉頭看了一臉毫無憐憫和擔憂的海玫一眼,她現在正在拉窗簾,讓陽光透進這個

陰暗的房間,惹得令巖將手背遮住眼睛。

「幾點了?」

「十點半吧。」

令巖躺了回去,沒意思挪位讓海玫好走,後者跨過他,坐回床邊。

「我餓死了。」

「吃自己。」

「我吃了妳也別想活。」

「你吃了我順理成章繼承你的遺產。」

「我當然會先殺了妳再吃自己。」

「你殺了我吃我就行了,還吃自己,蠢貨嗎?」

誰敢吃妳。」

海玫抬高了頭,不以為然地背對著令巖。

「喔,那你會被自己的酒精和止痛藥中毒給毒死。」

「我•好•餓。」

海玫這下回過頭來,令巖依舊面無表情,用那雙睫毛纖長的下垂眼瞅著她,有點慵懶得

不可一世、目中無人。

似乎接收到海玫無聲的答允,他繼續說:「我要M家的三層牛肉堡套餐不配飲料;飲料

你去O家,我要他們的紅茶,去冰;然後K家新出的果菜拌醃燻雞沙拉──啊,再幫我帶

一包菸……」

「你不行一次在一家買齊嘛!?你和阿滬的衣服我都還沒處理──」

「怎麼有他?」

「還不是你用髒的,順道接來洗。」

「欸──妳真閒呢,缺錢的大作家。」

令巖不感興趣地撇回視線,海玫迅速地起身,狠狠踢了床墊一腳,不過貼著角落和地板

的床墊只是晃了兩下,又回復平靜。





海玫握了握被凍僵的手,鼻頭因多次擤鼻水被擦得泛紅。

令巖說得沒錯,她是位作家。

沒錢是真的,有名是假的。

像大多數小小的作家一樣,在兩三年前好不容易出了幾本書,名氣沒被炸響,銷售量也

平平淡淡的,惹不起眼;沒過多久這些人的名字便被大量商業化且高速化撐腰下的作品

給沖得老遠,化為書海上飄零的、隨時準備破掉的幾點微星泡沫。

如果以音樂來比,大概就是所謂一片歌手、二片歌手吧。

出了那幾本書後沒多久,海玫遇上了麻煩。已經失聯很久的弟弟在外不知道因為什麼原

因,欠下一筆不大不小的債務,討債的人因而找上了海玫家門。


失聯的家人用如此方式和她恢復聯繫。


那時候的海玫才剛大學畢業,一直以來和家人關係也沒有說多好,失聯了好幾年。她一

個人住在大學附近,是一間老舊陰沉、格局窄小的套房,整體的寒酸和破爛看起來就跟

海玫一樣,又舊又小,又孤寂又可憐。

她曾在樓梯間聽見碎嘴的鄰居聊天,說她住的那間房以前曾有個房客上吊自縊,海玫臉

一抽,也當作沒事,不過偶爾的時候,熬夜趕稿時,還是會有股渾身不對勁的寒意難

耐。

當兩個壯漢勉強擠在公寓樓梯間時,海玫透過紅漆鐵門間的縫隙看著他們,底心裡其實

怕得要命。她那雙疲累晦暗的眼神裡,又摻著怨懟的忿恨;海玫牙一咬,把剛剛到手的

稿費連紙袋透過門縫,全塞給了壯漢。

壯漢數了數數量,露出暫時滿意的表情,他們氣勢凌人地操著台語,告誡海玫餘款也要

盡快補齊,他們看她一個弱女子可憐,決定做點好人不收利息,但必要時,還是會登門

算帳。

海玫從門縫和壯漢間瞥見有人正躲在樓上的樓梯間偷看,她用力甩上裡面的門。


海玫提著漢堡套餐,漫不經心地朝下一家速食店前進。

要是當時沒有遇見令巖,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大概不可能好好活在這裡吧。


不知道為什麼,從壯漢登門討債那天起,海玫再也沒法順利寫出東西了,好像她把靈感

和思想誤收進稿費袋裡,交給了壯漢,從此她們就永遠離她而去了。往後無論小說、詩

詞或文章,她每次提筆就會在紙上僵住,她會慌恐地發現自己的腦袋是空無一物的、乾

寂死滅的。

這讓她覺得受創,她覺得她的內在是空的,是俗的,是乾涸無趣的。

也曾因為如此幾度在半夜陷入崩潰的深淵。

她是那種,由一個點,可以擴張至一個面一個網一個世界的人,她越想越不對,覺得是

不是自己的人生出了差錯,是不是當初不應該如何對待這個人那個人、這些事那些事;

是不是她當初放棄的才是她需要的,是不是因為這樣,造就她怎樣的轉變,造就她怎樣

地影響和創作她的作品……


啊啊,啊啊啊。


海玫幾度在深夜獨自哭號了起來,沒有人會安慰她,也沒有人會被她驚動。


她一個人,一個人,走不出一個人。






「我回來了。」

海玫回來路途又順便去買了些生活用品和零食,提著沉重的大包小包擠進窄小的家門,

前陽台中灰霧霧的玻璃門依舊難推,海玫頂開時門邊發出刺耳的橡膠摩擦聲。「令巖!

幫我一下!」


雖然知道喊了也沒用。


海玫邊嘟嚷著邊把沉重的飲料罐往客廳搬,儘管沒人回應,但她還是常常在這個家這樣

子說話著,海玫不得不偷偷承認,想到這個家裡還有別人存在著就足以教她安心,就算

像在自言自語,也不是對著空氣說話,而是對著一個只是懶得回話的人說話。


「令巖,我把剩下的錢放在餐桌,你不拿我要當我的零用錢了,」海玫邊說邊把買來的

東西一一放在架上,「快出來拿你的飼料啦。」


忘了是多久以前,有次海玫和高中同學聚會,特別晚歸,回來時客廳的燈還開著,桌上

吃過的消夜也凌亂散著沒有收拾,她直接走進浴室,開始脫衣服。


「欸,」

海玫驚嚇的來源不是聲音,是有人突然輕輕戳住她的手臂。


令巖半身掩在浴室的門後面,斜著身子將整個頭探進浴室,伸手按著正側身對他的海

玫,當時海玫上半身全脫了。

「啊啊!!!出去!!你幹麻啦!!!」

海玫又驚又恐,氣得羞憤尖叫,話都快說不出來了,她連忙遮住令巖不該看的地方,一

邊用力拍開令巖的手。


「幹麻那麼緊張,好痛。」


令巖甩了甩被打的手,身子依舊探進浴室內動都不動。海玫的臉整個漲紅了,又羞又怕

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很想推他出去,可是她知道她推不動。


「你怎麼可以隨便開門!!要上廁所也要先說啊!!」

「妳又沒鎖門,不就邀請我開門嗎?」

「我以為你在房間看電視…出去啦!!!」

「那麼小,一遮就遮光了,怕什麼。」

姜令巖!!!」

海玫伸腳要踹向令巖的膝蓋,沒想到令巖快她一步的將門闔上,夾住海玫的小腿肚。

「好痛!!門打開!!!」

「妳剛剛不是要我關上嗎?」

海玫又驚又怒,而令巖的臉依舊面無表情的瞅著她。

「……你到底要幹麻啦?」

「……」

令巖默默推開一點廁所的門,放海玫的腳自由,他把身子縮回去,只剩一顆頭還探著裡

頭,海玫趕忙轉過身子。


「妳今天回來怎麼沒說話。」

「…啊?」

「妳今天回來幹麻不講話。」

「我累啊。」

「喔。妳等下幫我燙那件淺藍色的襯衫,我明天要穿。」

「好啦。」


門終於關上了。

海玫回頭望了門一眼,才發現原來,她期望和習慣在這個家能對著人說話,而他期望在

這個家聽見有人對他講話。


無論對方回不回應。




ˊDˋ//
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你是那道光,所以我才盲。

這篇於 2012-09-08 02:20 被 深夜微風 編輯.
深夜微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7-23, 02:46   #2
心情掛網中
豆論大學生
 
心情掛網中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5
您的住址: 這裡
文章: 1,061
聲望值: 270 心情掛網中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心情掛網中
哈哈哈姐姐我當然義不容辭來幫你推文溜^_______^

姐姐文筆真的變好了果然是中文系的!!
感覺恬淡但是很溫暖
好像沒看過你寫這種風格的 (還是我見識淺薄:-I?

加油嚕嚕嚕
__________________
 在中心轉個圈
 滑落的淚回不到原點

 世界依然轉動著
 你的側臉一樣沒變
 
 我憔悴的容顏
 她臉上的愛戀

 原點, 

 離我好遠好遠。
 
       心情的 無名 
心情掛網中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7-23, 02:53   #3
深夜微風
豆論大學生
 
深夜微風 的頭像
 
註冊日期: Feb 2004
您的住址: Echo村叛逃中
年齡: 26
文章: 1,079
聲望值: 285 深夜微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引用:
作者: 心情掛網中
哈哈哈姐姐我當然義不容辭來幫你推文溜^_______^

姐姐文筆真的變好了果然是中文系的!!
感覺恬淡但是很溫暖
好像沒看過你寫這種風格的 (還是我見識淺薄:-I?

加油嚕嚕嚕


應該是 應該是我的人生境界變了(哭哭哭哭

悽慘回歸平靜的歷練也讓我磨去好多想(花)像(癡)力(?

我在第一章很想拉回以前的風格(描述店家方面


我先貼完我昨天打到一半的部份給你看好了XDD(你是有多不甘寂寞

因為人家覺得前面很枯燥(還敢講
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你是那道光,所以我才盲。
深夜微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7-23, 13:11   #4
心情掛網中
豆論大學生
 
心情掛網中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5
您的住址: 這裡
文章: 1,061
聲望值: 270 心情掛網中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心情掛網中
引用:
作者: 深夜微風
應該是 應該是我的人生境界變了(哭哭哭哭

悽慘回歸平靜的歷練也讓我磨去好多想(花)像(癡)力(?

我在第一章很想拉回以前的風格(描述店家方面


我先貼完我昨天打到一半的部份給你看好了XDD(你是有多不甘寂寞

因為人家覺得前面很枯燥(還敢講




哈哈不會啊我覺得是溫馨的開端

令巖真是軟骨頭哈哈!!
__________________
 在中心轉個圈
 滑落的淚回不到原點

 世界依然轉動著
 你的側臉一樣沒變
 
 我憔悴的容顏
 她臉上的愛戀

 原點, 

 離我好遠好遠。
 
       心情的 無名 
心情掛網中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7-23, 13:17   #5
深夜微風
豆論大學生
 
深夜微風 的頭像
 
註冊日期: Feb 2004
您的住址: Echo村叛逃中
年齡: 26
文章: 1,079
聲望值: 285 深夜微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引用:
作者: 心情掛網中
哈哈不會啊我覺得是溫馨的開端

令巖真是軟骨頭哈哈!!


長期作息不正常吧XDDD又菸又酒

又王子病XDDD
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你是那道光,所以我才盲。
深夜微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7-24, 21:53   #6
心情掛網中
豆論大學生
 
心情掛網中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5
您的住址: 這裡
文章: 1,061
聲望值: 270 心情掛網中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心情掛網中
QQ

好像是貼近真實生活的心情QQ
要被吞掉的感覺
__________________
 在中心轉個圈
 滑落的淚回不到原點

 世界依然轉動著
 你的側臉一樣沒變
 
 我憔悴的容顏
 她臉上的愛戀

 原點, 

 離我好遠好遠。
 
       心情的 無名 
心情掛網中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7-24, 23:45   #7
深夜微風
豆論大學生
 
深夜微風 的頭像
 
註冊日期: Feb 2004
您的住址: Echo村叛逃中
年齡: 26
文章: 1,079
聲望值: 285 深夜微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我很懷念豆論這邊,看完文章就聊天聊人物八卦(?)的感覺XD

我覺得其他地方因為避免灌水,會要求別人評論文章

這樣反而使人更懶和怯步XD

心情不用有我發文就一定要回的壓力唷

就當作跟我聊天就好了XDDDDD

我們來聊八卦(不!!
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你是那道光,所以我才盲。
深夜微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7-25, 00:08   #8
心情掛網中
豆論大學生
 
心情掛網中 的頭像
 
註冊日期: Apr 2005
您的住址: 這裡
文章: 1,061
聲望值: 270 心情掛網中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發 Yahoo! 消息給 心情掛網中
引用:
作者: 深夜微風
我很懷念豆論這邊,看完文章就聊天聊人物八卦(?)的感覺XD

我覺得其他地方因為避免灌水,會要求別人評論文章

這樣反而使人更懶和怯步XD

心情不用有我發文就一定要回的壓力唷

就當作跟我聊天就好了XDDDDD

我們來聊八卦(不!!



哈哈哈姐姐你有神通嗎A____A
但是我上面回的也是我發自真心的話喔喔喔喔喔!!!!!!!!!!!!!

好吧那有什麼八卦好聊大家都不見了(咦
話說姐姐我把黑色向日葵看完了好想看後面ㄛ哈哈哈
__________________
 在中心轉個圈
 滑落的淚回不到原點

 世界依然轉動著
 你的側臉一樣沒變
 
 我憔悴的容顏
 她臉上的愛戀

 原點, 

 離我好遠好遠。
 
       心情的 無名 
心情掛網中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7-25, 00:15   #9
深夜微風
豆論大學生
 
深夜微風 的頭像
 
註冊日期: Feb 2004
您的住址: Echo村叛逃中
年齡: 26
文章: 1,079
聲望值: 285 深夜微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ㄎㄎ我很厲害吧(喂

糟糕我覺得豆豆有點怪怪的

你竟然也把黑向日葵看完了XDDDDDDDDDD

討厭啦我很久不知道他該怎麼寫了XDDDDDDDDD

八卦喔 只能聊文章人物的八卦了(少來!!!!
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你是那道光,所以我才盲。
深夜微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舊 2012-07-25, 00:25   #10
深夜微風
豆論大學生
 
深夜微風 的頭像
 
註冊日期: Feb 2004
您的住址: Echo村叛逃中
年齡: 26
文章: 1,079
聲望值: 285 深夜微風 是將要出名的人啊
我剛看過R的文章,感覺很懷念,不過她應該不會再寫東西了(苦笑
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你是那道光,所以我才盲。
深夜微風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
回覆


主題工具
對此主題評分
對此主題評分: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vB 代碼
論壇啟用表情圖標
論壇啟用[IMG]代碼
論壇禁用HTML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格林威治時間+8. 現在的時間是 17:35.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0.7
Copyright ©2000 - 2018,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hinese Translation & Modification by: MYTH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