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5, 14:00   #4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5
文章: 507
聲望: 205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四章


「紗布墊快沒了耶!」

  「棉花棒也用得差不多,這邊的小倉庫裡已經沒有了。」另一名值班護士接著道。

  「我去拿吧。」木婷蘭微笑道。她已經交班,正好有空。

  「那麻煩你了,也順道拿些透氣膠帶。」

  「瞭解。」木婷蘭朝她們點點頭,走向位於隔壁棟地下室的大倉庫。

  她走下樓梯,來到倉庫前,拿出鑰匙打開門走進倉庫裡。

  「紗布墊、棉花棒,乾脆多拿一些吧。」她各拿了一箱放上推車。

  「對了,還有透氣膠帶……咦,這是什麼東西?」她把一個裝著透氣膠帶的箱子拉出來後,在後頭發現某樣嚇人的東西。

  她瞠大眼瞧了許久,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把箱子推回去,之後匆匆跑出倉庫,把門鎖上,然後立刻飛奔去找聶永庭。

  她直接奔上七樓,來到會議室外,砰一聲推開門,打斷聶永庭所主持的每週醫務會議。

  在場每個人都詫異地望向她。

  木婷蘭已顧不了那麼多,喘著氣來到聶永庭身邊。「院長,你最好跟我來一趟。」

  「什麼事?」聶永庭訝異地看著她蒼白的臉色。

  「快點!」她小聲催促著。

  「你這個護士是做什麼?沒看見我們正在開會嗎?」有位醫生開口道。

  「對呀,木小姐,你還不快離開?」

  「教她出去,太失態了。」有位主治大夫很不悅地替她說話。

  「院長,快點!」她無暇理會其他人的話,神情十分嚴肅地催促著聶永庭。

  「周醫師,你暫代一下。」聶永庭決定相信她,起身交代這次會議的主講人繼續會議後,便跟著她離開。

  會議室裡霎時間議論紛紛,到底是什麼事,居然讓院長就這麼跟那個護士走了?

  「究竟怎麼了?」聶永庭跟著她快跑著。

  「我剛才去地下室的大倉庫拿紗布墊,結果看到一樣很嚇人的東西。」

  「什麼東西?」

  「我希望是我眼花看錯了,若我看錯,你可以罰我。」她愈跑愈快,一路衝到地下室。

  「你說清楚些!」聶永庭被她顫抖的聲音弄得心神不寧。

  「我沒當過兵,不太懂這種東西。」她顫抖著手打開倉庫的門,拉著他一塊來到擺放透氣膠帶的櫃子前,之後小心地將箱子移開。

  木婷蘭吞了吞口水,等他確認。

  聶永庭一瞧見那東西,當場傻眼。

  「是炸彈嗎?」她抖著嗓音問。

  他回過頭看著她緊張的神情,只能握住她的手,把不幸的答案告訴她。

  「是炸彈。」

  


  聶永庭接起電話,是紅玉集團警衛長打來的。

  「炸彈清除了?那就好。」

  傅緯接過話筒,吩咐道:「檢查一下,看看上頭有沒有指紋。」

  之前,聶永庭只是要人前來拆除那顆只剩三十分鐘就要引爆的炸彈,並通知傅緯和許雲傑趕來瞭解情況,並未驚動任何人。

  此刻,連同木婷蘭,四個人正在院長室裡商討這件事。

  「警衛長說得沒錯,倉庫是死角,根本無法確定是誰幹的。」許雲傑把監視帶看了兩遍,無奈地說道。

  「這倒是真的,若不是你們說了,我也不曉得經過這個監視器的婷蘭進去過倉庫。」傅緯瞧了她一眼。

  監視帶裡,只見她先是步履尋常的走過去,走回來時卻是神情慌張,匆匆跑著,之後再出現時則是帶著聶永庭前來。

  「要去倉庫只有這條路嗎?」傅緯再問。

  「另一邊也可以。」木婷蘭答道。

  「同樣拍不到。」許雲傑搖搖頭。

  「也就是說,炸彈只有一顆,卻有無數的嫌疑犯就對了。」傅緯歎口氣。他不記得紅玉醫院有醫療糾紛,怎麼會有人想放炸彈?

  「婷蘭,那個倉庫平時進出的人多嗎?」許雲傑倚進座椅中。

  「應該很少吧,每個護理站旁都有小倉庫,通常好一陣子才需要補一次護理用品。」

  「你怎麼會去呢?」傅緯接口問道。

  「剛好紗布墊沒了,我正好有空,所以才去大倉庫拿。」

  「可是那個炸彈不是擺在很裡頭嗎?你怎麼會發現呢?」

  「同事要我也拿些透氣膠帶,若沒搬動那箱透氣膠帶,根本不會發現。」回想起當時的情況,她的身子不禁有些顫抖。

  「所以裝設炸彈的人擺明了要讓它爆炸。」傅緯蹙起眉頭。

  「的確,若是有所求的話,應該會打電話恐嚇或提出要求,既然沒有主動聯絡,顯然對方就是希望引爆它。」許雲傑的臉色很難看。

  木婷蘭詫異地張大嘴。萬一真的爆炸了,豈不是會傷及許多無辜的人,好可怕!

  「可惡!永臣還在醫院裡,居然出這種事,萬一傷到他怎麼辦?」聶永庭不由得大發雷霆。

  可惡,本來昨天就想讓永臣回去的,他心想再觀察一天,卻讓永臣遇上這麼危險的事,若永臣真的出事,他不會原諒自己的。

  傅緯和許雲傑對望一眼。在永庭眼裡依然只有弟弟最重要嗎?

  木婷蘭一臉同情地看著聶永庭。他心裡的那個結好大啊,可能是無數個死結纏在一起吧!她的心莫名地揪疼了,那是種難以言喻的疼。

  「傅緯,快點查明真相,對方是誰,有什麼目的,我不希望醫院再有任何危險了。」

  「當然。」傅緯點點頭。

  「所有分院都必須加強安檢,別再出現任何死角。」聶永庭接著吩咐道。

  「瞭解。」傅緯連忙記下他的要求。

  木婷蘭見他們正專注的談事情,實在不好意思打斷他們,可是有些話她非說不可,於是清了清喉嚨,有點窘地開口。

  「我……」

  「什麼事?」聶永庭望向她。

  「必須有鑰匙才能進倉庫耶,但我進去的時候門鎖看起來很正常,沒有被破壞的痕跡。」

  「所以是自己人?或者是裡應外合?」聶永庭瞪大了眼。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若是這樣,事情就複雜了。

  「傅緯。」聶永庭鐵青著臉望向他。

  「我會盡快給你答案。」傅緯神情肅穆地起身,經過木婷蘭的身邊時,稱許地摸摸她的頭。「好孩子,這回多虧你了。」

  許雲傑也朝她點點頭,默默地走了出去。

  待兩人離開後,木婷蘭望向仍在沉思的聶永庭。她該離開嗎?也許他急著去看他弟弟。

  也許大家說得沒錯,他疼愛弟弟真的已經過了頭,在他的心中,只有弟弟最重要吧。她猜想,大概永遠不會有人能進駐他的心,得到他的青睞了。

  這個認知讓她的心一直往下沉,愈來愈疼。

  「木蘭。」聶永庭向她走去。

  「嗯?」她連忙回過神,抬頭看著他。

  「你太亂來了。」他忽然一把將她抱進懷裡。

  「啊?」她一臉驚詫。

  「這麼危險的事,你怎麼可以不動聲色,一個人跑上跑下?」聶永庭惱火地開罵。

  「可是,我若是大聲嚷嚷,整個醫院豈不是亂成一團?」那絕對會造成恐慌的,在慌亂中,誰知道會出什麼事呢?

  「你沒聽懂我的話。」他兩手按住她的肩,氣急敗壞地瞪著她。

  「你發現後不也是悄悄的處理,這樣才能不引起騷動呀!」

  「你可以直接告訴我,而不是帶著我又回到現場,你知道那有多危險嗎?」聶永庭真想搖晃她那單純的小腦袋。

  「那炸彈上有時間呀!」

  「萬一它突然故障,提前引爆了呢?你以為你有幾條命?」他火大地對她大吼。

  「唔……」木婷蘭嘟高了嘴。提到意外,她就無話可說了。

  「短短一、兩個月,你經歷了幾次瀕臨死亡的關頭了?你就不能稍稍注意一下自身安危嗎?」

  「那……其中也有你造成的啊。」她委屈地反駁。

  「別再嚇我了。」聶永庭再次將她摟進懷中。

  因他赤裸裸的關心而紅了眼眶,木婷蘭只能乖乖地點點頭。她錯了,他就算再關心弟弟,也不會置旁人於不顧,瞧,他這麼關心她的安危,這就夠了。

  「答應我,不會再讓自己涉險了。」他抬起她的下巴要求道。

  「嗯!」她吸吸鼻子,感動的應聲。

  聶永庭一直無法拋開那種幾乎失去她的恐慌。之前她進入倉庫時,那個炸彈可能故障,提早引爆,也可能在她移動箱子時不小心碰撞到炸彈,而意外引爆它。

  天!只要一個意外,他也許就再也見不到她了,幸好她沒事!

  「院長?」木婷蘭小聲地喚道。

  「嗯?」

  「你捏痛我了。」那擺在她肩上的手幾乎要捏碎她的骨頭。

  聶永庭連忙鬆開手,卻直接下滑至她的腰間,將她攬進懷裡,在她的驚呼聲中,他再次封住她的唇。

  唯有彼此交換的氣息能撫平他難安的心,她真是嚇壞他了。

  木婷蘭再次呆愣。這……院長難道有吻人的怪癖?還是吻她吻上癮了?

  一次又一次,兩人唇舌交纏,都讓她全身如觸電般悸動。

  她該不會動心了吧?

  院長再這樣沒事就吻她,她可不確定自己能不能管得住芳心了。

  「我想,我以後要擔心的人又多了一個。」聶永庭頂著她的額歎道。

  木婷蘭已被吻得快昏過去,沒有完全聽清楚他說了些什麼。

  他要擔心什麼啊?她只擔心自己陷得太快、太深了。

  


  半個月後,傅緯還沒查到歹徒的線索,反而是才出院沒多久的聶永臣又被送進醫院裡。

  沒意外的,又引起醫院裡一陣騷動。

  這回因為平時負責看護他的護士請事假,於是聶永庭教木婷蘭暫代這個職位。

  她終於進了那間神秘的特別病房。

  但她進去後才發現,那間病房唯一的特別之處,就像是五星級飯店那般舒適,一點都不像病房,因為裡頭沒有任何醫療設備。

  聶永臣送進來時已經昏迷,但一直痛苦的呻吟著,而醫療團隊卻束手無策。

  本來聶永庭一直陪著他,卻因為一個非他不可的手術而不得不離開,他交代木婷蘭好好看著弟弟後才離去。

  醫生們進進出出,只是確認聶永臣的情況是否好轉,而躺在病床上的他呻吟聲依舊。

  木婷蘭對他的情況十分同情,都昏過去了還不斷呻吟,那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疼吧。

  她照顧著他時,突然覺得自己該替他做點什麼,於是試著替他按摩。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木婷蘭雖然累,卻沒有停手,一心希望能減輕他的不適。

  聶永庭走進病房時,瞧見的就是這幕景象,不禁愣住了。

  「木蘭?」他謹慎地走到她身旁。

  「院長,你動完手術啦?」她回頭笑問,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

  「你怎麼會替他按摩?」他神奇地看著他們倆。

  聶永臣依然蹙著眉,但呻吟聲小多了,很顯然的,他的症狀已經減輕不少。

  「他好像很痛苦,我卻只能站在一旁,看得連我都覺得痛了,我想,按摩也許不能讓他不再疼痛,但可以讓他舒服些,不是嗎?」

  「你幫他按摩多久了?」

  「唔……你去開刀後沒多久就開始了。」

  「呵呵……」聶永庭捂著臉笑了笑,之後溫柔地望著她。「你知道嗎?永臣有個絕技,就算他昏迷不醒,也能精準地把人踹開。」

  「啊?」

  「他很討厭別人碰他。」

  「真的嗎?」她的手立刻僵住。天,她犯了大忌。

  隨著她的動作停止,聶永臣的呻吟聲又變大了。

  「別停。」聶永庭趕緊道。

  「喔。」她也發現這一點,連忙繼續為聶永臣按摩。

  「一定是他感受到你是真心想減輕他的痛苦,才讓你碰他的。」聶永庭覺得心頭好溫暖。她不僅外表像,連心都純淨如天使,才會讓孤僻的永臣接納她。

  是她的話,一定可以吧!

  她一定能明白他心中的苦,一定能陪著他度過這難耐的煎熬吧!

  「院長?」她被他看得有些毛毛的。

  「木蘭,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咦?」

  「永臣為什麼會生病的真正原因,木蘭,我要全部告訴你。」聶永庭堅定地說道。

  「呃……院長……」木婷蘭好想教他別說,她有種聽了就被困住的預感,而她並不知道自己準備好了沒。

  「木蘭,來不及了,我非告訴你不可。」聶永庭瞧出她的擔心,露出淘氣的笑容。

  她非聽不可,因為,他這輩子已經認定她了。

  


  待聶永臣的狀況好轉後,聶永庭才抽空將紅玉集團最大的秘密告訴木婷蘭。

  他親手泡了壺咖啡,兩人在院長室裡長談。

  「延續三百年的詛咒?」木婷蘭聽得目瞪口呆。

  「嗯,由聶家開始,許家接手,溫家也跟著中獎,之後一直延續到今天。」

  他們三家的祖先都接觸過紅玉,由紅玉得到了得天獨厚的特殊能力,而後各自出現了後遺症。聶家所得到的是預知能力,伴隨著它而來的便是大病一場,而聶永臣每個月一至兩次的大病痛,就是因為使用了那個能力。

  「院長,現在是二十一世紀沒錯吧?」她仍一臉錯愕。天!這世上竟然真的有人可以預知未來?太玄了吧?

  在如此現代化的醫院裡,他們居然在談這種超乎常理的事,但聶永庭的神情讓她明白,他絕不是開玩笑。

  「沒錯,這也證明,不管什麼時代,未知的事永遠存在。」聶永庭見她雖然一臉錯愕,但仍轉動著肩膀,知道她累壞了,於是坐到她身旁替她按摩。

  「院長?」木婷蘭有些尷尬,又赧紅了臉。

  雖然他是好心替她消除疲勞,但過度親密的動作還是讓她有點窘,尤其這陣子來,他老是有些逾越的舉動,兩人的肢體接觸早已遠遠超過他們的熟識度該有的範圍了。

  「你替永臣按摩了那麼久,手快廢了吧?」他將椅子拉到她身後,熟練地揉搓著她的頸肩處的穴道。

  「是有點酸啦!」她微縮著脖子,覺得好酸好麻還有點痛,但過了一陣子,她開始覺得很舒服,酸痛的感覺消失了。她驚喜又佩服地道:「院長,你很厲害耶!」

  「那當然。」他按摩的範圍延伸到她的手臂,又捏得她哀哀叫。

  「好痛。」

  「忍耐一下。」他修長的指頭滑過她手臂上的每一寸肌膚,替她按壓。

  酸痛感消失後,木婷蘭瞧著他專注的神情,又察覺兩人現在姿勢有些曖昧,她的臉瞬間臊熱。

  她忽然覺得,若能真的讓他抱住,是件很幸福的事……啊,她實在太丟臉了,竟對他有這種遐想。

  但是,被一個這麼出色的男人從身後半擁著,很難不起色心吧?

  「怎麼了?」聶永庭瞧著她紅通通的臉,好笑地問。

  看來不是只有他一個人一頭熱了,她至少已感受到兩人之間難以按捺的情愫流轉著。

  「你的技術這麼好,怎麼沒替你弟弟按摩呢?」木婷蘭連忙笑問,想忘掉心中那股欲投入他懷中的渴望。

  「你忘了我說的嗎?他討厭別人碰他,就算是我,他也一概拒絕。」

  「這樣啊。」看來院長的弟弟有點孤僻喔。

  「所以他今天願意讓你碰,我才會那麼吃驚,也是頭一回發現按摩能舒緩他的病痛,加快他復元的速度,木蘭,你真是幫了個大忙。」他開心地親了親她的頸肩。

  「咦?」她抖了下身子。怎麼又來了?院長真的親上癮啦?

  「沒有沒舒服點?」聶永庭從後頭抱住她,溫柔地問。

  「好多了,謝謝院長。」木婷蘭僵著身子。就算他抱上癮了,可是她還沒適應啊,老是這麼抱來抱去,萬一被人瞧見,她可是會成為全護士的公敵耶!

  「我們是什麼交情,何必這麼客氣?」他故意又啄了啄她的粉頸。

  「呃……呃……所以,院長的弟弟是因為那塊紅玉作祟才不時生病?」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連忙選了個目前看來比較嚴肅的話題,想轉移他的注意力。

  「基本上是這樣,但是,如果集團裡的人不這麼依賴他,他也不會發作。」聶永庭歎口氣。永臣是被人性的貪婪害了。

  木婷蘭能感同身受,那樣形同一輩子被綁住,而且是與病痛綁在一起,太可憐了。

  她恍然大悟地望向聶永庭。「所以你才堅持要開五十間很賺錢的醫院?」

  此刻她完全懂了。他想證明,不必動用聶永臣的力量,也能讓紅玉集團賺大錢,只有這樣,才能讓聶永臣從人們無盡的貪念中解脫。

  「嗯。紅玉集團是三個家族因那塊紅玉的牽繫而聚集的產物,早年成立時,人人都充滿幹勁,沒想到到了這一代卻變成凡事都依賴紅玉的力量。我無法估算紅玉造成的後遺症會持續多久,但我絕不讓永臣一輩子被綁在紅玉集團裡,那太殘忍了。」

  聶永庭抱著她,眸光卻定在牆上。這是項巨大的工程,什麼時候能完成,他不知道,而他好累,好想有人能倚靠……

  他偏著頭枕在她肩上。她行吧!只要是她,一定可以的。

  「找不到解除的方法嗎?它會永遠這麼持續下去?」木婷蘭更詫異了,都已經過了三百年,難道之後還要一代代受苦?

  「既然三百年來都如此,那麼預期往後三百年也是如此,並不是不可能的,對吧?」

  「那為什麼是……」她摀住嘴。

  「你想到了?這就是我懊惱的地方,為什麼是找上永臣而不是我。」聶永庭苦澀的撇了撇嘴角。

  木婷蘭沉默了。難怪院長會百般自責,他健康無事,弟弟卻必須一輩子生病,的確好不公平。

  「不是我而是他,沒有任何理由,可是,就算我明知這不是我的錯,但要我心中沒有歉疚很難。」他歎口氣。

  「院長……」木婷蘭心疼的看著他。

  「好了,故事已經說完,你相信我所說的一切嗎?」聶永庭微笑著問道。

  「老實說,真的好玄。」

  「信不信呢?」他不僅要她相信,還要她往後與他相伴,一起面對。

  「不得不信呀。」

  「怎麼說?」

  「院長的弟弟病成那樣,卻沒有辦法治療,若不是事出有因,怎麼可能會這樣呢?」

  「你是因為這樣才相信的?」

  「不。先前我始終想不通,你為何要讓自己天天當熊貓,以你的能力,若是一般疾病,根本難不倒你,現在,我總算找到答案了。」

  「沒想到是我的黑眼圈說服你的。」

  聶永庭起身再替兩人各倒了杯咖啡,歎口氣。「我這一生最大的挑戰就是治好永臣的不治之症。」

  木婷蘭望著他,也默默地歎口氣。

  不過,再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就算會惹他生氣,她也不得不直說。

  「院長,明知事出有因,想以人類有限的醫學醫治未知的不明病症太難了,你又何必給自己這麼大的壓力呢?」

  聶永庭當然知道這一點,不然弟弟的病房裡何以沒任何醫療器材?但要他杵在一旁什麼都不做,他會更愧疚。

  「而且你應該比我更明白,在那個『因』沒有消失前,他的病是不可能好的。」

  聶永庭沒想到她居然說得這麼白,當場發火了。

  「你又懂什麼了?你怎麼知道救不了?你努力過了嗎?我才不會放棄他!」

  「我……」

  「你當然可以說風涼話了,他又不是你弟弟!」

  聶永庭一口氣悶在胸膛,瞧著她蒼白的臉,他的心揪得難受,惱她更惱自己,發飆後便拂袖而去。

  望著他僵硬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木婷蘭挫敗地閉上眼,深深地歎息。

  她想的果然沒錯,這世上不會有人能進入他的心房,在他心中永遠只有弟弟一個人。

  而她,因為這項認知,心情跌落谷底。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