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5, 13:59   #3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5
文章: 507
聲望: 205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三章


紅玉醫院,院長室。

  「這些資料那天有派上用場嗎?」木婷蘭將資料歸檔。

  「你說呢?」聶永庭從成堆的公事中抬頭睞她一眼。

  她伸伸舌頭,淘氣地扮個鬼臉。這傢伙真愛記仇。

  被她可愛的表情逗笑了,他往椅背一靠,和她聊了起來。

  「其實該談的都談得差不多了,對於分院的發展計劃,他們兩人只會從旁給點意見,該怎麼規畫主要由我定奪。」

  最近他已將她調來當兼任秘書,而開刀房的工作也是和他配合,會這麼做,一方面是她的能力確實不錯,另一個原因則是他在她的面前能全然放鬆。

  最重要的是,他要近水樓台先得月!這女人神經這麼粗,他若不近距離的頻頻接觸、放電,那麼就算他等到海枯石爛,也等不到她的回應。

  「你想怎麼發展那些分院呢?」

  「賺大錢。」

  「啊?」

  「如何把醫院經營得有聲有色是我的首要目標,至於量嘛,我的目標是全球五十間。」

  木婷蘭這下子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院長確定他談的「醫院」嗎?而不是什麼連鎖量販店?

  「你這是什麼表情?醫院經營得有聲有色,表示深得眾多病人的信任,有什麼不對嗎?」

  「你這樣說也沒錯啦,只是你的用詞太商業化了點,我一時不太能適應。」她笑了笑,老實地道。

  「你不適應是應該的,老實說,我覺得我還比較適合當個商人,當初真是入錯行了。」他歎口氣,起身活動筋骨。

  「怎麼會?院長在醫學上的成就可是人人有目共睹,你只要別把醫院說成量販店,根本不會有人覺得你像商人。」她轉身有些好笑地指正他。

  雖然他說自己像商人,但在面對病患時,那種感同身受的仁心是騙不了人的,他為什麼要這麼說自己呢?

  更何況,他才二十八歲,已經被喻為擁有「上帝之手」的天才外科醫生了,在醫學上的成就,將來只怕沒幾個人比得上。

  「醫學上的成就?木蘭,別人說的不准,我老實告訴你好了,在醫學上,我的成就是零。」他神情有些挫敗地望著她。

  「院長,你在開玩笑對不對?」她的心再次揪了下。他心中那股巨大的沉痛究竟是什麼?

  「證據很簡單,我最想醫治的人,這輩子都不可能醫好他,你說,我有什麼鬼成就?」

  「院長……」她瞠大了眼。

  「嚇到你了?」他輕拍她的臉蛋,微微一笑,神情卻飽含苦澀。

  「不,而是……」

  「什麼?」

  「你心中的結始終沒打開,對不對?」察覺了他刻意壓下的苦,竟讓她無法抑止也跟著他痛。

  聶永庭揚高了眉。她居然察覺了?

  「把你當成有憂鬱症是我的誤判,但你心中有個難以化開的結,卻是千真萬確,對不對?」

  「上回對你的指導教授不敬是我的錯。」他漾開笑臉。

  木婷蘭知道他是指那天落水後他在怒不可遏時衝口而出的話,這意思是說她真的猜中了?唔……她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我的確……」

  他話說到一半,電話正巧響起,於是他順手接聽。

  「喂……什麼?」他吃驚地挺直腰桿。「我知道了,這裡會立刻準備好,你們路上小心些。」

  他掛斷電話後,立刻聯絡醫療小組就定位,接著轉身離開,甚至沒空告訴她發生了什麼事。

  木婷蘭驚愕於他眼中的慌亂。到底是誰生病了,竟讓他緊張成這樣?

  她將院長室的資料整理好後回到護理站,聽見幾個護士的談話後,終於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剛剛送來的人,真的是院長的弟弟嗎?」

  「當然了,那個特別的醫療團隊只為他存在,既然他們全進了那間特別的病房,當然是他了。」

  「他到底是生了什麼病?似乎常常突然送進醫院耶。」

  「誰知道?那是醫院裡最機密的事,我們不可能知道的。」

  「他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

  「總之,一定很嚴重、很麻煩就對了。」

  木婷蘭瞠大了眼。不治之症?所以院長才會說他的醫療成就是零?他指的人正是他的弟弟嗎?

  這樣一切都說得通了,包括他們倆初次見面時,他莫名其妙的帶她去飆車,說那些憤世嫉俗的話,原來是因為他的弟弟啊。

  之後,木婷蘭一直忙到快下班,都沒瞧見聶永庭再出現,而醫院裡也瀰漫著詭異的氣氛,彷彿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似的。

  「你們猜,院長的弟弟是不是快『那個』了?」有個小護士小聲地問同事。

  「你不想活了嗎?」兩個護士連忙摀住她的嘴。

  「可是這回院長待在特別病房裡的時間也太久了。」

  「這倒是,最可疑的是,紅玉集團的一些大人物也都來了。」

  「這有什麼可疑?每回只要他住院,這些大頭都會出現,我一直猜想,院長的弟弟是不是紅玉集團裡很重要的大人物。」

  「那肯定是的,不然這些大頭幹嘛次次都來探望?這次會讓人覺得奇怪,是因為之前大人物雖然會出現,卻沒這回這麼多,而且每個人看起來都緊張得要命。」

  「所以我才問他是不是快要……」小護士的嘴再次被摀住。

  木婷蘭對她們的猜測一點也不認同,醫院的確是來了不少集團裡的大人物,但這又能代表什麼呢?

  不過,她們也確實點出了疑點,為什麼院長的弟弟生病,紅玉集團的高層會出現?難道他真是紅玉集團的重要人物嗎?

  但是,她心中卻對聶永臣升起無限同情。年紀輕輕就不時進出醫院,他一定很痛苦吧。

  「婷蘭,你覺得呢?」一位護士轉身問她。

  「我不清楚耶,我才剛進紅玉沒多久。」她微笑著應道。

  「可是你現在是院長的秘書啊。」

  「問題是我一點都不瞭解情況呀。」她兩手一攤,說的是事實。

  「也對,院長才不可能把家裡的事讓外人知道呢。」

  幾個護士又聚在一起繼續猜測著。

  木婷蘭收拾著桌上的東西,決定待會兒先繞到院長室看看。

  交班後,她和同事打了聲招呼後便向院長室走去。

  另一個她拒絕跟著大家亂猜的原因是,那天她在紅玉山莊裡見到的那兩個人並沒有出現。

  她雖然是新進人員,也知道紅玉集團裡的事幾乎是總執行長說了就算,而副總裁也是另一位核心人物,既然他們沒有出現,那院長的弟弟應該不至於到病危的地步。

  「真可憐。」木婷蘭歎口氣。

  來到院長室,她探頭瞧了下,原來院長已經回來了。

  只是他疲憊地癱在椅子上,仰望著天花板。

  他是累壞了,還是心情太低落呢?

  她好想安慰他幾句,卻又不知該說什麼。雖然他們有過生死與共的相處時刻,畢竟不太熟,但是,就這樣不管他,她也做不到。

  當木婷蘭正左右為難時,聶永庭忽然轉過頭,對上她的眸子。兩人的目光就這麼鎖在一塊,許久許久。

  她尷尬地動了動身子,想說些什麼,但還沒開口,他卻出聲了。

  「進來。」

  她聽話地走進院長室。

  「把門關上。」

  「嗯。」她連忙照做。

  聶永庭閉上眼,長長地吁了口氣。

  「院長?」她低聲喚著,好擔心他撐不住了。

  「你過來。」他偏頭瞅著她。

  「嗯。」她趕緊走過去。

  哪曉得離他還有一步遠,她就被他拉了過去,下一秒鐘已被他緊緊抱住。

  坐在椅子上的他將頭埋在她的胸前,什麼話都沒說,只是緊緊地圈住她。

  「院長?」

  木婷蘭窘紅了臉。明知他現在心身俱疲,會抱住她只是想尋求支撐,但她活了二十四年,頭一回胸部讓人碰到,還碰得這麼徹底,她只能安慰自己,太過疲倦的院長一定沒察覺自己做了什麼。

  她發覺他肩頭微顫,卻不知道他怎麼了,而後,她瞠大了眼,只覺得胸前微微濕潤。

  他哭了?

  接著,深深壓抑的喘息聲確定了她的臆測。

  木婷蘭大受震撼,她第一次見到男人在她的懷中哭泣,她小嘴微張,僵在當場,不知所措。

  「為什麼是他?」聶永庭挫敗地吼道。

  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伸手環住他,給予無聲的安慰。

  「明明是我比較早出生,為什麼不是我?」他愈抱愈緊,勒得她的腰都快斷了仍無所覺。

  「院長……」

  「為什麼要找上他?為什麼?」聶永庭寧願現在躺在那裡受罪的人是他,而不是弟弟。

  但是,一切的事在出生時都已注定了,弟弟注定一輩子怪病纏身,而他注定一輩子愧疚、自責。誰受的苦多些,他不知道,卻明白這將是他們兩兄弟一生難以掙脫的折磨。

  面對他一句句痛徹心扉的問話,木婷蘭別說答案了,她根本一句也聽不懂,難道院長的弟弟會生病是院長害的,他才這般自責?

  思及此,她的心又痛了。就算真是如此,院長這近乎自殘的責難也已經夠了,何況這樣也於事無補啊。

  她心疼地擁著他,任由他無聲的哭個痛快。

  許久之後,聶永庭的肩頭不再顫抖。發洩後,他的心情好了些,卻也察覺出目前的情況有點丟臉。

  她會笑他嗎?他匆匆離開她的懷抱,以手背粗魯地抹著臉上的淚痕,希望將證據消滅於無形。

  木婷蘭瞧見他有點紅的耳朵,微微一笑,抽了幾張面紙遞給他,也抽了兩張抹抹自個兒的衣服。胸前這片濕意太明顯了,幸好有外套可以遮住。

  「你弟弟的狀況還好吧?」

  「嗯,其實每回情況都差不多,只是這回他的疼痛更甚以往,我才會這麼擔心。」聶永庭不太自在地瞧她一眼。

  「這樣啊。」

  「你一定聽說了很多八卦吧?」永臣的事,醫院裡每個人都在猜測,但他們永遠不會知道究竟出了什麼事,甚至是那個醫療團隊,也不曾真正瞭解永臣的狀況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啊。」

  「你沒參一腳嗎?」

  「真抱歉,我進紅玉的時間太短,還來不及搜集情報,暫時無法加入八卦的行列。」木婷蘭嘟起了唇。他以為每個人都這麼碎嘴嗎?

  「永臣的事,以後再跟你說,我現在已經沒有半點力氣了。」見她毫無恥笑他的跡象,他終於鬆了口氣,又癱坐在椅子上。

  「若你弟弟的情況得到控制,你也該好好休息了,別天天帶著黑眼圈上班嘛!」

  「你雖然不承認,但你很注意我卻是真的。」他偏頭朝她調皮地笑著。

  她心頭一震,有點窘地辯駁,「誰教你臉上那兩圈這麼明顯,我想不注意到真的很困難呀!」

  萬萬不能讓他發現,她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將目光落在他身上。她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但他對她就是有種無形的吸引力,讓她不得不時時刻刻注意著他。

  被他的笑眸鎖住,她的心跳又亂了。

  「我從高中就常在醫院裡打轉,進了醫學院後,更是以醫院為家,直到正式成為醫生,接手醫院的管理,這麼多年來,從不曾有人主動開口要我休息,更別提我的熊貓眼了。」

  「沒人提過?」木婷蘭十分吃驚。這怎麼可能?

  「我萬分懷疑,不是他們的眼睛有問題,就是我人緣太差,你覺得是哪一個呢?」聶永庭有點調皮地問。

  「我想,一定是你發出拒絕休息的訊息太強烈,制止了大家勸阻的念頭。」

  「你以為以心理師的觀點就能說服我?」

  「難道你希望我說是你人緣太差嗎?」她嘟起嘴問。

  「為什麼不會是他們的眼睛有問題呢?」他笑著反問道。

  「醫院裡的醫護人員這麼多,要他們每個人眼睛都有問題的機率太低了。」她實事求是地分析著。

  「呵呵……那真的是因為我的人緣太差囉?」

  「不,我想是因為你在人前總是和藹可親又精神飽滿,沒人會相信眼前這位精力十足的院長大人已經三天沒合眼,都快掛了。」木婷蘭歎口氣。

  其實真正的原因她可沒膽子講,她怎能說因為他的笑容足以傾國傾城,每個人一看見他充滿魅惑的迷人笑臉,就什麼都忘光了,哪還有心思注意他的黑眼圈?

  聶永庭望著她許久,忽然朝她招招手。她不明所以,乖乖靠過去,他卻再次抱住她,而且這回是將她抱上大腿,把她摟在懷裡輕擁著。

  「啊?院長,這……」木婷蘭一驚,直想跳開,但他環住她的力道雖不算太重,卻毫絲毫不容許她掙脫。

  「我好累,讓我抱一下。」

  「這樣只會更累,你該回去休息了。」

  「你要陪我回去睡嗎?」

  「怎麼可能?」

  「這不就得了,回去沒法子抱著你,只好現在先抱一抱了。」

  「院長,你絕對是累得語無倫次了,『抱著我』和『你休息』分明是兩件事,再說,你不該抱著我的。」

  「我很累,而且覺得抱著你可以放鬆心情,當然有關。」

  「可是……」這樣太古怪了。

  「你這麼小氣嗎?借我抱一下會怎樣啊?」聶永庭一臉孩子氣地質問。

  「但……這樣真的……」萬一被人看到就糟了。

  「三分鐘就好。」他埋首在她的香肩上,嗅著她的馨香。她的身子雖僵硬,但真的能讓他放鬆,誰教他正一寸寸的將她深埋進心田里呢!

  「院長,你真的該讓自己放鬆些才是。」他的氣息在她的頸肩處騷動,讓木婷蘭完全不敢亂動,尷尬極了,只能沒話找話說。

  「我現在正在做呀!」聶永庭好笑地啄了啄她的粉肩,隨即意猶未盡的啄了一口又一口。

  「啊?」木婷蘭僵硬的身子抖了好幾下。

  他怎麼可以吃她豆腐?

  她才這麼想,又愣住了。院長怎麼可能吃她豆腐呢?那是不可能的事,那麼現在又是什麼詭異的情況?

  「瞧,我挺聽話的,不是嗎?」明知她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但他就是要讓她自然而然的和他攪和在一起,再也不分開。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說,別把你弟弟的事當是你的錯。」木婷蘭連忙一口氣將話說完。

  「不是我的錯,但我一樣愧疚。」他的動作停了下來,久久才歎口氣。

  「我是不知道真正情況,但事情的發生總有原因吧。」那害她心跳快停止的吮啄終於結束,她稍稍鬆了口氣。

  「喔?」聶永庭微笑等著她的推理。

  「對呀,你說為什麼是他不是你,也許是因為你比較適合照顧人呀!」

  「是嗎?」

  「嗯,一定是這樣的,所以你只要好好負起你的責任就好,別再老是把自己逼進死角里。」

  聶永庭詫異地看著她。她什麼都不知道,卻一次次點出他的盲點,傅緯他們老是罵他愛自虐,真是這樣嗎?

  「我猜對了,對不對?」

  「你果然很聰明,其實你也挺適合照顧人的。」他的指頭輕輕摩挲著她的面頰。

  「所以我才會當護士呀!」木婷蘭漾起甜美的笑容。

  「不如以後我照顧弟弟,而你負責照顧我好了。」

  「沒問題呀,你只要乖乖聽我的話,我保證讓你不再有黑眼圈。」她沒聽懂他的暗示,拍胸脯保證道。

  「呵呵……那就看你的了。」聶永庭好笑的摟緊她。瞧她一副什麼事交給她就對了的可愛模樣,他忍不住攬住她的頭,恣意品嚐她動人的紅唇。

  木婷蘭再次呆掉了。又吻她?院長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他在吃她豆腐耶!難道他已經累得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了嗎?

  不過,被他親吻,除了讓她心律不整外,其實感覺還不賴,現在,她只擔心一件事,院長老是吻她,萬一害她上癮怎麼辦?

  


  「怎麼可能?」

  「不然你怎麼解釋院長到現在還沒有女朋友?」

  「你怎麼知道他沒有女朋友?」

  「三班護士每個人都可以見到他整天在醫院裡出沒,他若有女朋友,不可能逃過大家的監視。」

  木婷蘭聽著大家閒聊,不禁輕笑出聲。院長一直是醫院裡所有女性員工的最大目標,只要他還單身,每個人都會懷抱著希望吧。

  「可是說他有戀弟情結太扯了。」

  「聽說他弟弟很俊美喔!」

  「院長本人就夠美形了,他才不會因為弟弟美就產生這種畸戀好不好?」

  「但是院長對弟弟的好已經超出常理太多了,你有看過這麼愛護弟弟的兄長嗎?」不然她們燕瘦環肥各式美女在列,為何就是沒有一個能擄獲院長的心呢?

  幾個護士七嘴八舌地分析著她們的共合目標。

  木婷蘭尚未聽完就離開了,前去院長室整理資料。

  這個八卦她是頭一回聽見,她之前倒是沒想過這個可能性。

  「可能嗎?」她喃喃自語地問著。以他那天聽聞弟弟又要送來醫院時的反應看來,是有點可疑。

  忽然間她身後傳來問話。「你說呢?」

  「咦?」她驚訝地回頭,就見聶永庭跟在她身後。她張大了嘴。

  「你說我有可能嗎?」他好笑地與她一塊走向院長室。

  「你都聽見啦?」她伸伸舌頭。

  「嗯,這個消息已經傳很久了,你沒聽過嗎?」聶永庭倒是一派輕鬆。

  「今天是第一次聽到。」

  進了院長室,他關上門後笑問道:「你有結論嗎?」

  「唔……老實說,我們不算太熟,我還不能下結論。」木婷蘭老實地道。

  「哈哈……你真是可愛。」誰敢當他的面說這種話啊?她真是上天安排在他身邊的寶貝,錯失了她的話,他就太笨了。

  「我只是實話實說啊。」

  「這種事,沒幾人敢對我實話實說的。」聶永庭兩手擺在她的肩上,眼裡蓄滿柔情地望著她。

  「會嗎?」她微紅了臉,避開他的目光。

  院長除了笑容會讓人失神外,沒想到還生了雙電眼,他說話就說話,幹嘛突然放電啊?她的心臟會負荷不了的耶!

  「嗯,所以有你在我身邊真的好好。」聶永庭抱住了她。

  木婷蘭知道他需要支持,於是阿沙力地回抱住他。「院長,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幫你的。」

  聶永庭愣了下,才明白她又想錯方向了,惱火地彈了她的鼻尖一記,之後便回到工作上。

  木婷蘭皺著鼻子,不懂他為何突然氣惱,見他坐到辦公桌後頭準備開始工作,連忙也跟著手整理資料。

  她一直忙碌著,過了許久,忽然歎了口氣。

  「怎麼了?」聶永庭抬頭瞧她一眼。

  「你是真的很想把醫院經營得像很賺錢的大飯店對不對?」

  她手上的資料都是如何讓醫院增加營收的方針,紅玉醫院的病患已經是各大醫院排行榜第一名了,他還想要更多,賺錢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賺錢是我唯一的目的,我之前不是說過了?」

  「為什麼呢?」

  「減輕那個挑起所有重擔的人肩上的負擔。」

  「你弟弟不會有事的。」木婷蘭直覺他所說的那個人正是他的弟弟。原來院長的弟弟真的是紅玉集團裡很重要的人物。

  突然她想到,紅玉集團明明有三名總裁,卻始終不曾露過臉,難道其中之一是院長的弟弟?哈!怎麼可能?院長才二十八歲,他弟弟能有幾歲,難道這年頭什麼人都能當總裁?

  「沒錯,等我更努力創造營收後,他就不再有事了。」聶永庭微笑道。

  他、傅緯和許雲傑會讓那三個掛名總裁不再有事,所以,他才要努力讓旗下的醫院更賺錢,證明不必靠永臣,紅玉集團也能持久的欣欣向榮,而他們絕對會辦到的。

  木婷蘭瞧見了他微笑背後的陰鬱。

  到底紅玉集團裡有什麼天大的秘密啊?那秘密讓他這般執著,看得她心好疼,好想拉他離開那個痛苦的泥淖。

  只是,她夠資格嗎?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