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6, 12:08   #9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5
文章: 507
聲望: 207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九章

「噢∼∼好軟的胸部,好有彈性啊∼∼」

  羅琴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徐先生愛不釋手地摸著傑森的胸膛,一副流口水的陶醉樣。

  「他……真的把你當成我?」

  傑森此刻就坐在她原本的位子上,讓另一個男人盡情地摸著他的胸肌,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傑森讓對方產生幻覺,把他當成了羅琴。

  「對,他現在以為我就是你。」

  「嗯……的確是很方便。」她不可思議地看著,想不到徐先生還真的對傑森的胸部上下其手,一邊摸,還一邊色迷迷的笑著。

看到這情況,讓羅琴忍不住想笑。

  「還笑?要不是為了你,我何必這麼犧牲我的胸肌。」

  這的確是一舉兩得的好方法,這樣她也不必讓不喜歡的男人亂摸一把,而傑森讓對方產生幻覺,也的確不影響她憑自己的實力跑獨家新聞的能力。

  「真是太神奇了,我們兩人的對話,他聽不到嗎?」

  「對,他聽不到,他現在沉醉在女人的ru房中,想問他什麼,全部由你自己作主,準備好告訴我,我會讓他聽見你的聲音,但是會把我當成是你。」

  她點頭,於是她把錄音機調好、收好心神之後,對他點點頭,表示OK了。

  就見傑森對男子打了個響指,然後他便不再出聲,示意她可以繼續。

  「徐先生,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們送的是什麼大禮了吧?」

  男子志得意滿地道:「我們老闆送了五千萬到對方在美國的人頭戶裡。」

  「五千萬?這麼多?」

  「哼哼,五千萬隻是零頭,真正的大禮還在後頭。」

  「送到美國的人頭戶?」

  「對,為了把這筆錢送到他美國的戶頭,還得三轉四轉,環遊世界一周後,才能到他美國的戶頭,不是我吹牛,這點老闆還得靠我才行——」

  太棒了,不枉費她陪他耗掉這麼多時間,努力呵捧他、讚美他,勸他喝酒,幸好自己的酒量也不錯,才能撐到現在,還犧牲一個親親,總算值得。

  不過她得到的只是故事的來龍去脈,還需要證據,這樣獨家新聞才有看頭,如果她能知道是哪個人頭戶,今年的卓越新聞獎得主肯定非她莫屬了!

  「你騙人,送五千萬到美國的人頭戶,我才不信呢!」

  「是真的,我沒騙人。」

  「我不信,除非你說得出是哪個人頭戶?」

  「這不能說,說了可不得了。」

  啊啊啊,都到這地步了,怎麼可以不說?就差臨門一腳而已,她恨得牙癢癢,看來不下猛藥不行了。

  既然有現成的代替品,就別浪費了。

  「如果你告訴我人頭戶的名字,我就讓你吻我的胸部。」

  這話引得傑森睜大眼,雖說是由他代替她,摸胸就算了,但是吻胸部也實在太超過了吧?

  唉,好吧,幸好他是男人,為了她,他也只好犧牲自己的胸肌。

  對方聽了心喜,但居然面有難色地搖頭。

  「不行,這是機密,絕不能透露,萬一傳了出去,就不好了。」

  「我不會說出去的,我只是好奇嘛。」她撒嬌道。

  「還是不行,不能說。」

  真可惡,都說讓他親胸部了,他居然不肯?

  「這樣好了,吻胸再外加摸我的翹臀。」

  喂……不會吧?!

  男子一臉掙扎,傑森也一臉掙扎,而且屁股還泛涼,他雖不願其它男人碰她,但也不願意自己的屁股被男人碰。

  「還是不行。」

  傑森鬆了口氣,心中暗叫好險,但羅琴可緊繃了神經,眼看就差臨門一腳,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棄?

  「好!如果你肯告訴我,我就跟你上床。」

  傑森見鬼地瞪向她,喂喂喂——別以為吸血鬼沒有貞操,他的pi yan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上的,要他跟一個男人上床?別開玩笑了。

  男子終於動搖了,果然色字頭上一把刀。

  「你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

  停!

  傑森打一個響指,男子突然成了木頭人,停留在原地不動。

  「別開玩笑了,你當真叫我跟一個男人上床?」

  「這……反正都是男的有什麼關係?」她陪笑道。

  「打死我都不要。」

  「那我……」

  「別想!」他可真的生氣了。

  她咬著唇,心想說的也是,她是被逼急了,才會脫口而出,事實上,她也無法犧牲自己到這地步,而讓傑森做到這種地步也的確是太過分了,可是她又捨不得就這麼放棄,都到最後關頭了呀!

  眼看內幕就要到手了,她怎麼捨得在這時候放棄?雖然說不想靠他,但逼不得已,到了最後沒辦法,她咬了咬牙,只好妥協。

  「好吧,請你用催眠的方式,讓他主動老實說吧!」

  他點點頭。「早該這麼做了。」

  明明一開始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成功,真不明白這女人在堅持什麼?她想要多少新聞,他都可以給她。

  他正要利用自己催眠的力量時,卻停住了,望著她有些失望的表情,突然之間,他下不了手。

  這個倔強的女人,有他當靠山,輕輕鬆鬆幫她搞定,不是很好嗎?她應該高興才是呀,卻露出這種失望的表情。

  借助他的催眠能力,有這麼難過嗎?瞧她,剛才眼神裡的光采都沒了。

  他喜歡她充滿自信、神采飛揚,他不喜歡見到她這麼失意。

  最後,他打消了念頭。

  「唉,我真是敗給你了。」

  她抬眼,不明所以地看著他。

  「好吧,既然你想靠自己挖到新聞,我就成全你吧。」

  「怎麼成全啊?你不會真的要跟他那個吧?算了啦,這麼做也的確太過分了,我不想讓你這麼委屈,我剛才是急過了頭,才會衝口而出。」

  「原來你也會為我著想。」

  「我沒那麼殘忍好不好?」畢竟他為她犧牲了前半場,犯不著後半生讓他下地獄。

  「看在你也會為我著想的分上,我就成全你吧。」

  「咦?可是你不是說……」

  「我不必親自失身,找另一個替代品就行了,只是增加一點難度罷了。」

  正當她疑惑傑森所謂的替代品是什麼意思時,傑森又讓她開了眼界——

  她張著嘴,坐在一旁,不敢相信地看著徐姓男子一邊將衣服褲子脫掉,一邊抱著抱枕,又是親,又是磨蹭的,她沒看錯,對方正在跟一個抱枕做愛。

  她看得瞠目結舌,緩緩轉向身旁的傑森。

  「他以為那抱枕……」

  「對,他把抱枕當成是你。」

  「這樣也行?」

  「為了你,不行也得行,我可是費了很大的力,才讓他把抱枕當成你,想不到會成功,大概是他喝酒的關係吧。」

  這真是一個讓人心情很複雜的畫面,她再度見識到傑森的能力。

  她看著他。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催眠我,或是讓我產生幻覺,就可以得到我了。」

  他望著她,然後收回目光,淡道:「就像你說的,有些事,若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去獲得,而是靠別人,便也不會珍惜了,若我用吸血鬼的力量得到你,我也不會高興,因為真實的感情永遠比假裝的好,我不要假的感情。」

  這一刻,她感覺到他的真心,心中無比感動,她似乎也可以感覺到,他的孤寂。

  或許他很帥,是萬人迷,要什麼女人都有,也有著超出常人的力量,但他為了她,選擇不用,信守他的承諾,絕不把這些能力施展在她身上。

  她心中有著一股暖烘烘的甜蜜,因為這份甜蜜,讓她忍不住將頭輕輕靠在他的手臂上。

  他低頭望著她,唇瓣揚起淺笑的弧度,眼神無比溫柔。

  兩人就這麼看著一個男人和一個抱枕嘿咻,很變態的限制級畫面,看起來卻很搞笑。

  「他搞好久喔。」

  「想不到他那麼持久,為了你的獨家新聞,等吧。」

  


  順利拿到獨家新聞後,羅琴立刻趕回報社,將錄音的內容播給總編輯柯芸芸聽,柯芸芸也大為振奮,立刻連絡美國方面的記者,要他們去查探人頭賬戶。

  為了這份新聞稿,羅琴花了好幾個月完成它,在發出新聞之前,柯芸芸要她先找個地方避一避。

  「躲起來?為什麼?」

  「為了你的安全,你是這條獨家新聞的記者,待報紙一刊登後,勢必會有麻煩找上門,為了你好,先找個地方避一避。」

  「我不怕。」羅琴說道。

  「我知道你不怕,但我怕。於公,你是我報社的記者,我有義務要保護你;於私,你是我妹妹,我更不能讓你受到傷害。」

  「可是——」

  「別跟我爭,如果你不聽,我就讓你停職三個月。」

  羅琴聽了好沒氣地喊道:「姊!」

  「不錯,你還知道我是你姊。」

  「你不可以這麼霸道!」

  「我當然可以,不然你以為報社的總編輯這麼好當嗎?」柯芸芸展現她強勢的一面,雖然是女流之輩,但是擁有不輸給男人的鐵腕和魄力,她一旦決定的事,不容置疑。

  羅琴氣呼呼地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雙手交橫在胸前,把臉轉開,生氣地不看總編輯。

  柯芸芸站起身,繞過辦公桌,來到她旁邊坐下。

  「別怨我,我這麼做全是為大局著想,這件貪污案一上報,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連我自己都無法預估,勢必有一場硬仗要打,到時候其它報社媒體都會找上門,等時機成熟時,你再站出來。」

  柯芸芸能夠擔任報社總編輯,必然不是省油的燈,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黑白兩道、三教九流都應付過,沒在怕的,她只怕這個妹妹出事。

她搭著妹妹的肩膀,安撫道:「你這陣子也辛苦了,瞧你,為了跑新聞連黑眼圈都出來了,不如乘機放假好好休息,你放心,這段時間我會叫人保護你。」

  「保護我?誰呀,你該不會想聘請保鑣吧?」

  話說到這,敲門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進來。」

  門打開,進來的男子一點也不讓柯芸芸意外,卻讓羅琴傻了眼。

  傑森禮貌地向柯芸芸打招呼。「好久不見了,芸芸。」俊朗的笑容總是那麼迷人,加上紳士的風采,讓柯芸芸怎麼看,怎麼順眼。

  「他怎麼來了?」羅琴先是瞪了傑森一眼,然後質問姊姊,心中有種被設計的感覺。

  柯芸芸呵呵笑道:「我有這麼漂亮的妹妹,保護的人選當然要精挑細選,我想來想去,覺得找他最適合了。」

  「你要他保護我?」

  「要把漂亮的妹妹交給男人保護,我得找個負責任的人嘛。」

  傑森站在兩位女士面前,微笑地向她們保證。「我一定會負責任。」這話彷彿意有所指,害她沒好氣地瞪著兩人。

  姊姊根本是存心把她往火坑裡推嘛,明知她和傑森分手了,卻故意要撮合他們,因為姊姊對傑森滿意得不得了,直誇他好,而傑森也很會收買人心,不但朋友同事都喜歡他,連她這難搞的姊姊都被他收買得把妹妹親手奉送上,就知道他有多奸詐狡猾了。

  「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這段期間你搬去跟傑森一起住。」

  「為什麼我要跟他一起住?我可以去住旅館呀。」

  「平常誇你聰明伶俐,怎麼突然變笨了?報社註銷新聞後,你的名聲也會跟著響亮,所有人全認得你,到時候你的臉就跟明星一樣大家都認得,住旅館一定會被找到。」

  羅琴被說得啞口無言,無以反駁,因為姊姊說的沒錯,一跟傑森扯上關係,她就莫名其妙變笨了,而旁邊這傢伙卻還笑得很樂,令她糗大地瞪著他。

  結果,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

  


  在柯芸芸的堅持下,加上她實在無處可去,所以從今天晚上開始,她住到傑森的別墅。

  柯芸芸的考慮是對的,傑森的別墅很隱密,又有監視錄像器,而且那兒應有盡有,是讓她安身的好地方,更何況,有哪個保鑣比吸血鬼更厲害的?

  住傑森家,對她來說並不陌生,這兒的一切她都很熟悉,不管是狗兒、花園,還是她最喜歡的閣樓房間,她與他,曾在這裡夜夜纏綿,望著窗外的星光燦爛,道不盡的濃情密意,一時之間,那繾綣纏綿的記憶湧入腦海裡,令她禁不住失神了。

  「你心跳好快。」

  耳邊細語呢喃,當她猛然回神時,發覺自己已掉入傑森圈住的雙臂陷阱裡。

  「我警告你喔,雖然我跟你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並不表示你可以對我亂來。」

  「你在撒謊,我知道,這房間是你的最愛,站在這房間,會讓你想起過去我們在一起的日子對不對?」

  她咬著唇,知道這人肯定是根據她小鹿亂撞的心跳聲來判斷的。

  她的背,被迫貼著這熟悉的胸膛,她非常清楚他的身材有多麼結實迷人,厚實的肩膀曾是她留戀的依靠,她側過臉與他對望時,兩人的鼻息靠得好近。

  「你這算不算是侵犯隱私?」

  俊逸的薄唇抿出淺笑。「你最隱私的地方我都見過了,琴,只要你還愛著我,我就不會放你走。」

  是呀,她愛這個男人,儘管他是駭人的吸血鬼,卻也是最迷人的吸血鬼,她始終逃脫不了他的手掌心。

  被困在這臂彎裡,總像是有一股力量被他吸收去,讓她軟綿綿地無法掙脫,也或許是她的內心裡,從不想真正離開他,才會讓他一次又一次的有機可乘。

  「你會想把我也變成吸血鬼嗎?」

  「不會。」

  「為什麼?是因為吸血鬼紅粉知己已經太多了?怕把我變成吸血鬼後,糾纏你一輩子嗎?」她並不是真的想變成吸血鬼,但是聽到他說不會時,心中感到不平衡,如果他真的愛她,會想要跟她在一起一輩子不是嗎?

  「要變成吸血鬼,並沒那麼簡單,弄得不好會出人命的。」

  她怔了怔,奇怪地問:「不是讓吸血鬼吸個血,然後快死之前,再喝下你們的血,就變成吸血鬼了嗎?」

  傑森失笑,毫無預警地一把抱起她。

  「啊,幹什麼呀你?」

  他將她抱上床,與她一塊躺在床上,望著屋頂天窗外的滿天星斗,讓她的頭枕在他的手臂上,然後才悠悠開口。

  「我們的世界,你知道得太少了,身為我的女友,你應該要多瞭解才對。」

  她想抗議,但是話才到嘴邊,想想她跟傑森就算分手了,根本還是跟平常戀人一樣,除了她自己,根本沒有人相信他們分了,爭論這個似乎也沒什麼意義,她做出拿著麥克風的姿勢,像個記者一樣夜訪吸血鬼。

  「那麼請問吸血鬼先生,人類要怎樣才會變成吸血鬼?」

  他也很配合,有模有樣地接受她的訪問,為她解說。

  「那要看個人的體質,如果體質相符,就可以順利變成吸血鬼,倘若體質無法適應,就算喝了吸血族的血,也一樣活不過來。」

  「那蜜雅呢?」

  「她是特例,在吸血族的歷史記載上,她是第一個沒被咬,卻因為喝了吸血族的血而變化的,她沒死,算她命大。」

  羅琴倒是感到挺新鮮的。「原來這是要看體質?」

  大掌撫摸著她的下巴,將她輕輕抬起,讓她看著他的眼,原本輕鬆的神情轉為認真。

  「我不希望冒著失去你的風險。」

  她望著他,臉兒有些發燙,不得不承認,他這句話敲進了她的心坎底。

  他的臉緩緩移近,靠近的鼻息吹拂她的臉,低啞道:「我又聽到你加速的心跳聲了。」

  侵入的火舌,熟練地找著了兩片唇瓣裡的丁香舌,靈巧地挑逗,吮吻著她的甜美,時而粗野,時而溫柔,不容她拒絕。

  他感受得到,當大掌隔著衣料撫摸她敏感的胸脯時,她的血壓也跟著升高。

  從她心跳的節奏,他可以知道她哪兒比較敏感,而他的吮吻專攻她的敏感處,對她求歡。

  他的取悅令她招架不住,衣衫被他熟練地一一卸下,游移的大掌撫過纖細的肌膚,燃起一簇一簇的火苗。

  「你的體質似乎對我的撫觸很敏感。」

  原本被他挑逗得全身火熱的她,聽到他說的這句話,又瞧見他唇角壞壞的笑容,單薄的面皮臉紅了,反射性地想打退堂鼓。

  他當然不會給她機會逃開,立時將這嬌美迷人的軟玉溫香困在身下。

  「你取笑我。」她糗大地抗議,既然逃不開,只好用雙手推拒他這該死結實的胸膛。

  薄唇來到她耳畔廝磨安撫。「可是我非常高興你對我有反應,這讓我慾火焚身。」

  很誘人的甜言蜜語,偏偏就是弄軟了她的耳根子,聽起來很受用,甜入她的心坎底。

  推拒的手放棄了抵抗,好吧,她承認,她也挺貪戀他壯碩結實的好身材,以及讓人欲罷不能的……取悅技巧。

  他們還是不是一對戀人?

  嘴上說分了,但身心上,似乎從來就沒分開過。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