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06-06-08, 09:27   #30
冰綠茶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Apr 2006
文章: 291
聲望: 181 冰綠茶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迷仙一曲 第一百零四章 一氣化三清
道經上說過,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湛兮,似或存。

裴負熟讀《道德經》,對這句話的含意自然認識頗深。只是,在以前他從來沒有考慮過其中的玄妙,但在這時,卻不自覺的想起了這一句話。

道化訣的關鍵在於一個化字,那麼該怎樣來理解這個字呢?

隨著裴負漸漸了悟其中玄妙,體內的龍氣也隨之產生了變化。龍氣流轉的速度越來越快,隨著道化訣而不斷的循環他的四肢百骸。

三個奇異的龍形元嬰,分別在裴負的泥丸宮,羶中,以及下丹田生成。

道門中有一氣化三清之說,裴負現在正在按照這三清道化之法,將體內的元嬰錘煉。只是,這龍形的元嬰卻是自古修真者都未曾出現過的奇異形狀,而且一次三個元嬰同時煉化,所需要的時間也自然非同尋常可比。

在闡妙兒三女說話的時候,裴負體內的龍嬰已經漸漸完成。

三個龍嬰相互間發出奇妙的呼應,並且發出金色光芒,將龍嬰相互連接在一起。乍一看,連接三個龍嬰的金色光芒,赫然又是一條神龍的模樣。

泥丸宮處為龍首,羶中大穴守龍身,而丹田處的龍嬰,恰如神龍擺尾。

與此同時,裴負的身體籠罩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鱗光。他的雙手發生了奇異的變化,恰如龍爪初成,他的身體覆蓋金鱗,好似神龍之身。而他的雙腿,又不住的顫抖,金色的神龍氣芒,撕破了他的長褲。

闡妙兒三人呆呆的看著裴負這種奇異的變化,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在她們的眼中,沉睡的裴負現在就像一條蟄伏的神龍一樣,或者說,出現在她們眼前的,就是一條龍。

闡妙兒心率先清醒過來,靈能運轉處,兩手光芒閃爍,分別按在了裴負的羶中大穴和丹田要穴。

雄厚的真元透入裴負身體中,裴負緩緩的睜開了眼楮。

霎時間,阿魅和阿顯同時歡呼,而闡妙兒則有些疲憊的退後一步,苦笑著看著恢復人形的裴負,正一臉迷茫之色。

“姐姐-?”

闡妙兒點點頭,“小弟,你總算是醒過來了!”

裴負看看面帶欣喜笑容的阿魅和阿顯,心中頗為感動。這三年來,阿魅和阿顯在他耳邊傾訴情思,他都記得一清二楚。只是,他不知道該怎樣表達他的心情,跳下床來道︰“阿魅,阿顯,你們辛苦了!”

“啊-!”

屋中三女同時驚叫,反倒是把裴負嚇了一跳。只見闡妙兒滿臉通紅的手指他的身體,裴負低頭看去,這才發現他全身都是赤裸裸的。

他噌的一下跳上床,用毯子將身體遮擋,羞怒道︰“不許看!”

“呸,誰要看哥哥的丑東西!”

阿魅紅著臉,拉著阿顯跑出了房間,而闡妙兒則是滿臉通紅,從衣櫃上取下一身黑色的衣服,放在了裴負的身邊,轉身離去。

衣服觸手頗為柔軟,並且讓裴負有種熟悉的感覺。

這衣服赫然是當年他所用的金剛衣,從神龍寶庫出來之後,金剛衣因為破爛早已失去了原來的效用,只是由于它頗有些紀念價值,所以裴負一直沒有將它丟棄。

現在,金剛衣已經補好。

並且,在闡妙兒強大靈能的加持下,金剛衣的防護效用較之以前更加強大。

裴負用手輕輕撫摸衣服,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溫馨的笑意。

……

當晚,裴負身穿由原來金剛衣改造而成的黑色西裝,坐在歸墟島上的截教大廳里,左右兩邊分別是阿魅和阿顯相伴。

闡妙兒坐在大廳正中的一張大椅上,先是詢問了一下裴負這三年修煉的狀況,然後輕聲問道︰“小弟,你可知道你現在進入到了什麼樣的境界?”

裴負搖搖頭,困惑的回道︰“我也說不來!好像是已經渡過了登涉期,進入了地真的修行階段,但是又好像不是!”

闡妙兒說︰“那就是了,你現在所修行的道路,是一條從來沒有人走過的路。所謂的修真,修神的那些階段劃分,已經不再適合你的情況了。”

裴負愣住了。

闡妙兒笑著把他這三年來身體情況的改變說了一遍,然後道︰“小弟,你現在已經成了神龍法體,這是一種誰也沒有經歷過的修行道路,我們姑且把這種修行稱為修龍吧。至于怎樣修龍,我也不太清楚,只能說通天九訣在目前來說還可以勉強幫助你修行,但是以後怎樣走,我想只有靠你自己來摸索了!”

裴負點點頭,心中不由得苦笑起來。

原以為功力盡復,那成想卻變成了什麼神龍法體。這神龍法體究竟有什麼樣的作用,會將他帶到何種修行的方向?他也頗感到有些迷茫。

闡妙兒說︰“另外,小弟你雖然已經承受了第一道龍氣,可是從目前來看,你還不能熟練的把這道龍氣運用。如果你體內的龍氣一旦爆發開來,首先會讓你化作龍形的生物,然後就是龍氣爆體,所以,我建議你應該好好修煉一下龍氣的運用,同時也要強化一下你己身的體魄,這樣子才可能有所精進。”

說著,闡妙兒示意誅仙劍侍取出一枚青玉做成的玉簡,遞給了裴負。

“這是我為你制定的一個修煉的方案,從明天開始,你要按照上面的要求內外兼修,阿魅,阿顯,你們兩人給我盯著他,不許他偷懶,听到沒有?”

闡妙兒說話間,儼然一派師長的模樣,裴負苦笑著點頭,看看阿魅和阿顯,心里面卻已經開始盤算著要如何才能讓她們放水。

“三個月後,姐姐要迎來第八次輪回天劫,我要你來做我的守護人。小弟你要好好的修煉,姐姐的性命可是在你手里握著。”

裴負驚叫一聲,心知自己的小算盤已經被闡妙兒看出了破綻。只不過,這天劫守護人的責任實在是太過重大,一般來說,修道之人都是尋找份量相等的修道者來做為守護者,以闡妙兒的修為,恐怕也只有如同十大洞天尊主那樣的人物才能守護,甚至四劍侍都比他更有資格。

不過,裴負雖然心中叫苦,可是他知道闡妙兒的主意一旦拿定,是絕對不會改變的。

於是,他苦著臉,起身朝著闡妙兒欠身領命


迷仙一曲 第一百零五章 龍魂星戒
第二天,裴負在阿魅和阿顯的監督下,開始了他為期三個月的修煉。

在此之前,裴負向來都是督促別人修煉,卻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他自己也會過上這種淒苦的生活。

他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當初闡妙兒要誅仙四劍特訓,四劍侍那一臉淒然慘笑的原因。因為,只有經歷過闡妙兒的手段之後,才可能明白她的厲害。

阿顯從鎮邪塔中召喚出來大荒四聖獸,一頭聖獸的重量足足有千余斤。裴負的任務就是要在完全沒有龍氣加持之下,抱著一頭聖獸繞著歸墟島跑上一圈。若是有法力加持,裴負自然可以輕松完成這個任務,可是偏偏闡妙兒封住了他的氣脈流轉,所以他只有拼著吃奶的力氣,氣喘如牛的每天拖著大荒聖獸在歸墟島上漫步。

如果回去晚了,沒有飯吃。

如果偷懶,不讓睡覺。

雖然這些凡人的生活習慣對於裴負來說並沒有什麼,可是日子長了,他還是覺得頂不住。

除了像個白痴一樣抱著聖獸在島上散布之外,闡妙兒還給裴負安排了各種稀奇古怪的體能訓練項目。而阿魅和阿顯在此時也是絲毫沒有松懈,嚴格的監督著裴負完成這些修煉不說,甚至有時候還會把誅仙四劍侍找來,一起合作操練裴負。

到了晚上,裴負還不能休息。

因為闡妙兒為他準備了一個系統的制器課程。

制器對於修真者來說是一門必修的功課,在神州道派的典籍中,也有許多制器的法門。可是裴負在此之前有太多的上好法器,根本不需要去制器,所以也一直都沒有用心學習過。現在,闡妙兒要為他補上這一課。

……

三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了,裴負知道,他修龍生涯中的第一個試練,就要到來了!

這一天,裴負赤裸著身子,全身上下只穿著一件沙灘褲頭躺在沙灘上,享受著明媚的陽光。

四劍侍和裴負一樣的打扮,坐在他的身邊,聚精會神的看著正在海水中嬉戲的三個女人。

阿魅、阿顯、還有一個竟然是化作人形的春雨刀靈。

經過一番修煉,春雨已經可以自由的脫離凶刃,以靈體之身在外嬉戲。這自然要歸功于闡妙兒的教導,春雨才能達到目前的的境界,開始了她做為一個完整靈體的修真生涯。

“身材真好!”

戮仙劍侍看著在裴負一番苦勸之後,總算是穿著比基尼在海邊嬉戲的三女,發出了一聲長嘆。

其他三位劍侍同時點頭,眼楮盯著春雨曼妙的體態,連連嘆息。

“戮仙,把你的分身弄死吧!”絕仙劍侍低聲道。

裴負感到放在身邊的沉香法劍微微一顫。

“是呀,弄死算了,這樣一個美人給他,實在是可惜了!”陷仙劍侍贊同道。

沉香法劍顫抖更加厲害。

“我同意!戮仙,要是你不忍心下手,那我們哥三個可以幫你弄死他!”四劍侍之首的誅仙劍侍更是提出了具體的實施方案。

裴負听到了藏在法劍之中不敢露頭的劍靈厲魄發出一聲悲鳴。

戮仙劍侍臉色陰沉,好半天才回答道︰“其實,我一直在想究竟用什麼方法才能弄死他!”

裴負在一旁听著,強忍著想要放聲大笑的沖動,看看身邊嗡嗡發出輕響的沉香法劍,也不由得為里面的劍靈感到悲哀。

不過,這也是劍靈厲魄自作自受,在某日月黑風高的晚上,他獸性大發,在如意袋中奪走了春雨的初夜。也是他沒有覺悟,上了春雨也就算了,他竟然帶著春雨在他四位老祖宗的面前晃悠。

於是,早就對春雨垂涎欲滴的四位劍侍大人自然感到很不高興,從那一天開始,他們已經在計劃著如何把劍靈滅掉,然後奪走春雨。

裴負實在有些听不下去了。

四劍侍說的越來越惡毒,而且所說的手段更是五花八門,讓裴負嘆為觀止。特別是戮仙劍侍,他似乎忘記了劍靈本是他的分身,當他談起如何滅了劍靈厲魄的時候,那手舞足蹈的樣子,當真令裴負大開眼界。

就在這時,遠處跑來一人,背上兩翼鼓動,眨眼間來到了裴負的面前。

“師叔祖,祖師叫您前去見她!”

“莫世奇?”

裴負驚奇的看著眼前的人,險些認不出來對方。如果不是那一大一小的眼楮格外醒目,他恐怕真的無法確定眼前這個人就是當日在阿格拉古堡中的天妖。

自裴負來到歸墟島之後,天妖莫世奇正式拜入了截教門下。雖然他無法成為闡妙兒的弟子,可是卻得到了闡妙兒的親自指點,修為突飛猛進,在三年的時間里,數次突破天妖門的修煉密法,身體已經基本上變成了一具成熟的人身。

前些日子闡妙兒告訴過裴負,莫世奇將要開始他修行中的第一次天劫,從一個天妖,過渡到人的重要階段。只不過,裴負這些日子被操練的太狠,也沒有功夫去關心莫世奇,可現在看來,莫世奇已經成就了完整的人身。

莫世奇恭敬的點頭,並且向誅仙四劍侍一一行禮。

裴負知道闡妙兒的第八次輪回天劫將近,這三個月的修行成果,也將要面臨一次考驗。

他和四劍侍低聲交代了一聲,沒有叫上阿魅和阿顯,帶著沉香法劍,徑自朝著歸墟島上那座最高的山峰掠去。

……

闡妙兒看上情況很不好,距離裴負上次見她的時候,也不過是短短數日,但是她看上去卻變得如同年過四旬的婦人,不論容顏或者是氣息,都不復裴負之前見到她時的模樣。

裴負驚道︰“姐姐-!”

闡妙兒一笑,聲音略帶沙啞,低聲道︰“小弟,你做好準備了嗎?”

裴負由于練就神龍法體,沒有天劫的顧慮,可這並不代表他不懂得天劫的含意。原本他只是以為所謂的輪回天劫,不過是一種修行上的過渡,但是看闡妙兒現在的模樣,當真是和真正的天劫到來一模一樣。

他點點頭,語氣里第一次顯得有些沒有底氣,他說︰“姐姐,要不我把四劍叫來吧,您這情況……”

“小弟,你听我說。”闡妙兒輕輕咳嗽兩聲,道︰“我這通天九訣的輪回訣,不同於普通的修煉。由于我靈體經過三千年的修煉,而肉身卻一直停留在三千年前的狀態,所以在我靈體和肉身結合的時候,我不得以開始輪回訣的修煉。雖然以前我已經煉成了輪回訣,可是……

我在肉身和靈體融合的時候,將靈體做出了九次封印,每一次封印開解,靈體中的靈能就會產生爆發。越是靠後,這爆發的力量也就越是強大。我這次要你為我護法,你將會承受我三千年前被困在仙獄之前的靈能力量,如果你無法抵擋住,你也就只有死路一條。”

“可是,姐姐,你為什麼要我來當你的護法?”

闡妙兒笑了笑,“不過天劫,你又怎知道那成就仙人的苦楚?”

“啊-?”

裴負一時間不太明白闡妙兒話中的含意。

闡妙兒沒有解釋,而是取出一枚奇異的戒指,遞給了裴負,“三年前你解了我歸墟島的大難,這麼蘊涵龍魄的晶石,經我三年苦練,終成了一枚龍魂星介。”

裴負接過了龍魂星戒,輕輕的戴在手指上。

指環是用一種近似于迷金一樣的物體做成,上面繪有截教特有的符咒花紋。戒面上瓖嵌著一枚閃亮的晶石,裴負一眼認出這晶石就是當日他在山頂引發龍氣時,放在身前的貪狼星龍氣晶石。

自他醒來之後,一直都以為晶石已經毀去,卻沒有想到是被闡妙兒拿去做成了戒指,只是這戒指又有什麼用處?

裴負疑惑的看著闡妙兒,等待著她的回答。

“小弟,這龍魂戒面會成為什麼樣的法器,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將他的身體做成,而他的靈魂,卻要由你來賦予!”

迷仙一曲 第一百零六章 輪回天劫
裴負疑惑的看著闡妙兒,等待著她的回答。

“小弟,這龍魂戒面會成為什麼樣的法器,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將他的身體做成,而他的靈魂,卻要由你來賦予!”

說著,闡妙兒緩步走上了鋪在地面上的一面由白玉和黑玉兩種色彩分明的玉石所建造的太極圖上。

她閉上眼楮,盤坐太極圖中。

“小弟,要開始了!”

說話間,闡妙兒輕輕呼出一口濁氣,兩手在胸前做出一個玄奧的法印,緊跟著一聲低喝。

裴負只覺得固定在地面的太極圖動了。

黑白魚逆向旋轉,一股巨大的吸力自太極圖中央發出。闡妙兒口中連聲輕喝,只見一道銀光自她天靈處驟然沖出,形成了一道奇異的光柱。

靈能光柱刺破天際,清朗的天空隱隱雷聲鼓動。

裴負被太極圖吸入進去,飄然來到了闡妙兒的身邊,沒等他站定,突然間就听天空中一聲沉雷炸響,一道猶如嬰兒手臂粗細的閃電轟然朝著他太極圖上的兩人落下。

裴負的身體被牢牢的吸附在太極圖中央,有心躲閃,可是卻無法移動半分。而且,身前的闡妙兒此刻全然沒有半點防御,身體一動不動。

眼見如此,裴負不得不運轉體內靈能,閃爍著金色靈能的神龍之氣隨著道化訣的運轉而涌出體外,將他和闡妙兒兩人的身體籠罩起來。

轟-!

閃電撞擊在光幕之上,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響。

天地間最為純正的雷電氣息,和裴負的龍息踫撞,產生了一個巨大的靈能漩渦,霎時間,整個山顛都好像隨著漩渦的轉動,一同的旋轉起來。

山腳下。

阿魅和阿顯抬頭望著晴朗天空中突如其來的閃電,臉色蒼白無比。

隨著山頭的巨響傳來,兩女似乎再也無法冷靜下來,飛身就要朝山上沖去。四劍侍擋在她們身前,也不說話,任憑兩女如何哀求,臉上卻是一派冷肅,絲毫沒有半點情緒的波動。

“誅仙大哥……”

阿魅兩人幾次沖擊,但都被四劍侍擋下,她撲通一聲跪在誅仙劍侍面前,開口就要哀求。

“阿魅小妹,不是我們心硬。教主釋放己身靈能,引發天劫到來,無論是對她,還是對那臭小子,都是萬分重要。教主有令,天劫結束之前,任誰都不得登上山頂。如果硬闖,不論是誰,我等都可以先斬後奏!”

阿魅和阿顯相視面面相覷,她們沒有想到,闡妙兒會傳出這樣一個命令,心中自然也知道想要登上山頂,恐怕已經無望。兩人默默站起,看著山頂上電閃雷鳴的景象,同時默默祈禱。

此刻,裴負卻好像回到了三年前與沐宸一戰時候的情形。

天空中不斷墜落的雷電,讓他心神俱裂。銀白色的電光,好像是沐宸手上的雷刺,每一次轟擊在他釋放出的光幕上時,就好像刺在他的心上。

裴負至今也不承認他害怕沐宸,可事實上,三年前和沐宸的一戰,他的確是敗了!

如果不是他最後拼了性命的連續使用逆伏清流心法,如果不是他耗盡元神之力,接著天佛八手的力量發揮出了星芒創神的力量,他絕對無法躲過沐宸的最後一擊。

裴負不是個自大的人,同時還有點小小的自卑。這和他幼年時後的經歷有些關聯,而在他離開師門之後,他的自信是在一次次的勝利中得來的,從寶山刺殺松井石根開始,他的道路可以說一直都是一帆風順,直到他遇到了沐宸。

對方的年齡比他大三百歲,但是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卻已經是遠遠超過了三百年。

修神者和修真者的差別,讓裴負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卑,雖然從他醒過來之後一直都表現的十分開朗,但是那份自卑卻深深的埋在了他的心中。

闡妙兒引發出來的天劫,讓他再一次感受到了當時他和沐宸之戰時的心情,那埋藏在心底的自卑情緒,也在不經意間的爆發出來。

他完全沒有想去反抗,眼見這天地間至剛至猛的雷電之力轟擊在他發出的光幕上,腦海中卻是一片空白。

雷電越來越猛烈,每一次閃電的撞擊,都讓裴負感到心神俱裂。

終於,在一道強猛的閃電轟擊下,他只覺心脈一陣氣血翻騰,張口吐出一口鮮血。

溫熱的鮮血,落在闡妙兒的身上。

緊靠在裴負雙腿的身體,突然間一陣劇烈的顫抖。強猛的天雷氣息,沖破了裴負做出的光幕,令正在吸收體內靈體力量的闡妙兒,也感到了恐慌。

但,也就是這一陣顫抖,讓裴負終於回過神來。

他想起了他還負有為闡妙兒守護的職責。

龍氣流暢的運轉他體內一個周天,裴負將光幕內的天雷之氣趨散,然後凝神抵抗不斷墜落的閃電。

通天教主相信他!

為什麼他不相信自己?

在一道天雷砸落的剎那,裴負突然一聲怒吼,雙手高舉過頭頂,兩道金光色的龍氣光幕向外驟然暴漲。

龍魂星戒光芒閃動,一道道奇異的靈能自晶石上發出。

裴負再次回到了三年前和沐宸一戰之前的心情,那時候,他面對對方的雷刺,心里只有說不出的興奮。

天雷閃電轟鳴,在他的眼中就好像是雷刺發出的攻擊。

如何抵擋雷刺上的雷電?

裴負心中想著,手指上的龍魂星戒卻在此時做出了他意想不到的變化。

一面由雷電組成的銀白色盾牌在他的雙手上形成,天雷轟擊在盾牌上,卻全無半點聲息。

裴負只覺得龍魂星戒在吞噬天雷的力量,並且將那種大自然的力量傳遍了他的身體,在游轉了一個大周天之後,他手上的雷電盾牌,突然脫手飛起,朝著天際升騰而去。

雷盾在空中不斷暴漲,幾乎可以將整個歸墟島覆蓋起來。

一道道閃電轟擊在盾牌上,同時又被盾牌托起,朝著天際反擊,那景象,當真是詭異極了!

裴負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身體內的龍氣不斷的和天地間的雷電之氣融合,那三個沉睡在他體內的龍嬰,受到天雷氣息的牽引,緩緩的甦醒過來,沖出了他的身體,在他周圍盤旋不停。

……

歸墟島上空晴空萬里,卻偏偏雷電交加。

慘亮的銀蛇和陽光交相呼應,組成一道極為奇異的景觀。這一刻,無數人都在關注著這位於東海的一隅之地,三年前的海嘯,今日的奇觀,令許多人感到憂心忡忡。

一架波音飛機從新疆機場在此時悄然起飛,一位年方雙十的妙齡女子坐在頭等艙的座位上,透過飛機的窗子,默默注視著天邊奇麗的景觀,嘴角逸出一抹嫵媚的笑意。

“裴負,是你嗎?你終于出現了!”她輕聲自語道。

與此同時,座落在愛琴海克里特島上的奧林匹斯眾神山,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帶著他的親衛,也悄然的離開了眾神山,他們眺望東方天際那閃爍銀電的蒼穹,同時發出了冷戾的笑聲。

轟-!

隨著一聲巨響回蕩天際,蒼穹銀電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裴負站在闡妙兒的身邊,萬里無雲的天空,一時間卻呆愣住了!

他挺過去了嗎?

“小弟,恭喜你煉成雷龍之魂星戒!”闡妙兒悄然站起身來,看著裴負笑盈盈的說道。她的年齡看上去一下子年輕了許多,好像恢復到了二十上下的模樣。雪肌流轉晶瑩光采,眉宇間更有一股紫色氤氳蘊含其中。

裴負愣道︰“姐姐,天劫過去了?”

闡妙兒笑著點點頭,手指著山頂周圍,“第八道靈體封印解開,姐姐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真皇之境。只要再加努力,解開第九道封印,我就可以完全恢復,擁有昔日的力量。”

“是嗎?那恭喜姐姐!”

裴負說著,低頭朝手指上的星戒看去,只見晶石中仿佛有了生命一般,隱約可見銀蛇流轉。

龍魂星戒,如同闡妙兒所說的那樣,已經擁有了它的生命,雷電的生命。

這時,山下人影閃動,四劍侍帶著阿魅和阿顯登上了山頂。

兩女一見裴負安然無恙,頓時齊聲歡呼,撲上前一把摟住了他,又是笑,又是跳,就如同兩個小孩子一般。

闡妙兒此時輕聲問道︰“小弟,姐姐天劫已經過去,距離第九次輪回天劫的到來,還有漫長的時間。你是要在這里陪著姐姐,還是另有打算?“

裴負低頭想了想,輕聲道︰“姐姐,我打算繼續尋找龍氣!”
迷仙一曲 第一百零七章 僵尸忍者
情人節過完了,新年也過完了,該努力一下了!!!

闡妙兒沒有挽留裴負。雖然她很想把裴負留在身邊,雖然她知道這樣對于裴負來說是最安全的一種方法,但是,她不能!

身為神龍道派的弟子,裴負從成為修真者的那一天開始,就注定了要為神龍,要為神州而奮斗,這是神州道派千年來的命運,誰也無法改變。

只是,她很擔心裴負體內的龍氣,雖然他可以一氣化三清,可是龍氣的玄妙之處,即使是她也無法明白。畢竟,裴負走得是一條從來沒有人走過的修行道路,升龍道,這是她為裴負的修行而取的名字。

究竟是升龍,還是變蟲?

闡妙兒無法預測,裴負也無法掌握。

裴負在歸墟島上又停留了半個月,終于動身啟程。

這一次,闡妙兒沒有把誅仙四劍和十二奴才再送給他。裴負明白,至此之後,和他為敵的不再是普通的修真者,而是昆侖仙境的仙人。一味的依靠誅仙四劍和十二奴才,會讓他難以有所精進。

他拜別了闡妙兒,帶著阿魅和阿顯現離開了歸墟。

阿魅依舊變成了魔獸小貓的樣子,藏在裴負的懷中,而阿顯又重新化作護腕套在裴負的手腕。

裴負祭起沉香法劍,踏劍御風而行。

法劍中的劍靈似乎十分高興擺脫了他那四位祖宗,才一離開歸墟島,就發了瘋似的急行著。

以致于裴負在海上飛行了許久,卻看不見陸地的蹤影,最後經過他一番推敲,終于明白,原來劍靈急于離開歸墟,不分方向的一番疾馳,居然是和神州大陸背道而馳,如今連裴負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什麼樣的方位。

裴負只能苦笑。

劍靈真的是被那四位誅仙劍侍給嚇怕了!

他認了一下方向,朝著神州大陸的方向御劍飛去。

也不知道飛了多久,裴負突然有種一種頗為奇異的感覺。他不由得停下來凝空而立,四下打量。

阿魅從他懷中探出頭來,懶洋洋問道︰“哥哥,到了嗎?”

裴負搖搖頭,道︰“還沒有!”

“那為什麼停下來了?”

裴負問道︰“阿魅,你有沒有感到有點不太對勁?”

阿魅一愣,溜到裴負的肩膀上四處張望,然後輕輕搖首,“沒什麼不對勁呀?哥哥,你怎麼了?”

“我記得以前看地圖的時候,在這個方位應該是一片島嶼,對不對?而且,我感覺到好像有一種靈能就在這附近,奇怪,怎麼什麼都看不到?”

“扶桑島嶼?”阿魅驚道︰“怎麼成了海洋了?扶桑島嶼呢?我記得這里應該是扶桑島嶼的所在!”

扶桑?

那不就是環兒的家鄉?

裴負心中突然一動,真元運轉處,思緒散開,片刻後輕聲道︰“阿魅,扶桑島嶼就在我們身下!”

“哪里?”

“海水下面!”裴負說著,體內龍氣驟然爆發,身外一團淡淡的金色光芒閃動,他一手掐訣,口中低聲念出奇異口訣,沈香法劍驟然朝著海面飛撲而去。

海水自動朝兩邊分開,為裴負讓出了一條通道。

海水下,是一座頗為奇偉的山脈,山巒起伏,隱隱發出一種強大的靈能朝著裴負撲面而來。

“阿魅,扶桑島嶼中那座山最有靈力?”

“鳥出雲根!”

裴負心頭一震,那種奇異的感覺在此涌上心頭。

沉香法劍帶著裴負來到了海面下的島嶼,海水重又合攏起來,恢復了先前的模樣。

金剛衣在龍氣的催運下,避水訣自動運轉起來,將海水阻在裴負身外三尺之處。

海水下,風景奇麗,數不清的海中生物從裴負的身邊游過,對這位奇怪的訪客頗為好奇。裴負凝神打量四周,景物清晰可見,山石,峭壁,懸崖,一處處本應在人間出現的景致,一一出現在他的面前。

難道這里真的是鳥出雲根?

根據記載,鳥出雲根是原先扶桑島的根基所在,也是一切東瀛神話傳說的發源地。在這里,誕生了曾經聞名於世的忍者文化,最早的甲賀、伊賀忍者流派,就是從這里走出去,傳播到整個世界。

裴負記得環兒曾經和他提起過鳥出雲根,只是卻從來沒有來過此地。

第一次跑來扶桑,沒有想到竟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領略了鳥出雲根的風景。懷著對環兒的一分思念,裴負緩步走在海中,靜靜的也不說話。

阿魅似乎感受到了裴負思緒的紛亂,也不打攪他,又溜回他的懷中,不見動靜。

……

片刻後,裴負在一片奇異的石林前停下了腳步。

他疑惑的看著眼前參差不奇,但又錯落有致的石林,心中突然多了一份茫然。這石林倒是沒有什麼奇特,只是自石林中傳出一道道靈能,讓他感到十分驚奇。那靈能十分雜亂,不僅僅是一種靈能。

縴柔的,陰戾的,還有一種靈能竟然是裴負十分熟悉的神州道派中特有的氣息。

不過,這種氣息較之當日在崆峒山上廣成洞前的氣息更加純正,更加雄渾,他一時間竟呆愣住了。

難道神州道派有前輩曾經來過此地?

懷著這種奇怪的想法,裴負緩步走入了石林。

但是,當他剛一走入林中的時候,四周的海水突然間好似沸騰了一般似的翻涌起來。一種奇異的力量,一種帶著強大陰戾氣息的力量,從四面八方擠壓過來,海水汩汩響起,帶著一股股肉眼無法差距的黑氣朝著裴負用來。

霎時間,雖然被海水浸泡,但是卻生長著各種生物的土地變成了一片片黑灰色,土地表面奇異的干裂起來,一塊塊的裂出了一道道古怪的地縫。一股股黑氣自地縫中沖出,濃黑的煙霧,合著海水一下子讓四周變得漆黑一片。

游魚消失,生物枯死,海水中涌蕩的,是一股讓人作嘔的死臭之氣。

“咦-?”

阿魅從裴負懷中在此鑽出頭來,向四面八方打量一下,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她驚聲叫道︰“哥哥,這是黑暗世界中的七煞古陣!”

“什麼?”

可惜沒等阿魅回答,地面再次顫抖起來。

裴負運轉天眼,只見從那一個個地縫中,竟鑽出了數不盡的人影。只不過,那人影散發著腐臭難聞的味道,口中呵呵的嘶喊著,朝著裴負緩緩逼近。

僵尸?

裴負心中不由驚叫一聲,手上立刻握緊沉香法劍,大聲叫喊道︰“阿魅,這里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僵尸?”

“七煞古陣本來就是凝聚死亡陰戾之氣而成的凶靈厲魄法陣,這里一定發生過什麼事情,否則也不可能有這麼多僵尸存在,哥哥小心!”

說話間,一個僵尸已經飛撲上來,僵硬的肢體看上去笨拙無比,可是兩手卻奇異的結出了一個虎形法印,張口就朝著裴負噴出一口黑色的火焰。

“哇靠,水里能噴火?”

裴負說著,閃身讓過那黑色的火焰,法劍論起,一道金色劍芒閃動,僵尸立刻被切割的四分五裂,散落地面。

阿魅此時也化作人形,兩手虛空轉動,四面海水在靈能的帶動下,扭曲變形,猶如有形的利爪,剎那間將幾個逼近的僵尸撕扯的粉碎。

只是,這些生長在地底的僵尸毫無恐懼之心,雖然大都是肢體殘缺,身體腐爛,露出森森的白骨,可是卻能夠結出各種奇異的法印,用一種極為詭異的方式朝著裴負和阿魅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黑色的火焰,是陰戾之氣凝聚的陰火,

白色的閃電,是白骨化成的利刃。

水霧,巨石,冰箭,霎時間鋪天蓋地的把裴負和阿魅包圍起來。

這些僵尸居然懂得忍法,懂得忍術!

裴負大吼一聲,法劍舞出一道道黑色的劍芒,在身前交織成一面劍網,擋下那些忍法的攻擊。同時,一個奇異的念頭在他腦海中突然升起,他不由得大聲叫道︰“真陰之亂,阿魅小心,這些都是忍者僵尸!”

阿魅自然知道什麼是忍者,但是卻不明白裴負所說的真陰之亂又是什麼事件。不過,從裴負的臉上她可以看出,也許這真陰之亂,和他有著莫大的關連。阿魅閃身躲過一個僵尸噴出的火球,隨手一掌擊出,將幾個逼近的僵尸擊碎。

“哥哥,春雨給我!”

她大聲叫道。沒等她聲音落下,裴負已經探手從如意袋中取出春雨,扔給了阿魅,身體突然向前飄動,沉香法劍嗡的一聲發出一道數米長的黑色芒影,將身前的僵尸掃倒了一片。
冰綠茶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