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06-06-08, 09:24   #29
冰綠茶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Apr 2006
文章: 291
聲望: 178 冰綠茶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迷仙一曲 第一百章 金光蝕日
裴負昏沉沉的睜開眼楮,四周一片靜寂。

他想要坐起來,卻又發現全身如同針刺一般的痛楚,試了幾次都沒有能夠成功。丹田內空蕩蕩的,曾經是那樣充沛的真元靈能,仿佛都消失不見一般,讓他感受到一種從未有過的無力感。

他轉動腦袋,打量處身所在的地方。

這是一間看上去頗為古樸雅致的房間,靠在窗前的桌子上,還擺著一個香爐,里面點著一爐令人感到神清氣爽的上等松香。一縷縷絲一般的煙霧自香爐中升騰起來,彌漫在屋中,頗有一些仙韻。

窗外翠竹婷婷玉立,潺潺流水聲自外面傳來,讓裴負感到心靈莫明的寧靜。

一剎那間,他倒是不在意體內靈能消失的事情,而是全身心的將精神融入了這種奇妙的靜寂祥和之中。

片刻後,他才想起詢問他此刻究竟是處身何處,於是嘗試著用心靈呼喚道︰“阿顯-!”

可是一向都與他心靈相通的阿顯卻沒有回應。裴負掙扎著撐起頭,朝著手腕上看去。只見手環依舊扣在手腕上,可是色澤卻黯淡了不少。

裴負一驚,他知道這是阿顯元氣大傷之後的情形,於是努力思索,這才回響起在歸墟結界之外,他強運星芒創神的手法,重創了大有空明天的沐宸和一個好像是頭領一樣的仙人。之後,他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難道我被俘了?

就在裴負胡思亂想之際,突然間門外腳步聲傳來,阿魅俏生生的走進屋中。

她看上去依舊是那樣活潑,眉宇間隱隱蘊涵紫色氤氳,這是修為加深之後的表現。看到裴負睜開眼楮,她立刻驚喜的歡叫道︰“哥哥,你醒了!”

說著,她飛身撲到裴負的身上。

裴負卻發出了一聲慘叫,“阿魅,快起來,我身體經不住你這麼折騰!”

說著話,他臉發白,頭冒汗,齜牙咧嘴的露出一副痛苦模樣。不可否認,阿魅那頗有誘惑力的胴體撲到他身上的時候,換做以前的確是一種享受。可是現在,他卻感到全身如同撕裂一般的痛楚。

阿魅連忙跳起來,連聲道歉,臉上露出慚愧之色。

好不容易等那種痛苦的感覺消失,裴負問道︰“阿魅,這里什麼地方?我記得你應該是在太昊鏡中呀!”

阿魅道︰“這里是歸墟島,這是妙兒姐姐的房間。你先前連運你們道派的那個逆伏清流心法,讓你的身體變得十分虛弱。之後又不知道用了什麼道法,居然將你身體中的脈絡盡數沖斷。妙兒姐姐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幫你恢復,現在她正在靜修。”

從阿魅的口氣中可以听出,她對通天教主的敵意已經完全消失。

只是裴負有些迫不及待,連忙道︰“阿魅,快扶我去見姐姐,我有重要事情要告訴她!”

“不行!”

這也許是阿魅來到人間之後,第一次拒絕了裴負的要求,她撅著嘴道︰“妙兒姐姐說你絕對不能亂動,否則體內脈絡勢必將會再斷,那樣的話,治療起來會更加麻煩。”

“可是……”

“哥哥,你別心急。妙兒姐姐說你這才用功太過,連阿顯妹妹都受到了不小的傷害。還在你帶了不少的能量晶丸,阿顯妹妹才不至于元氣耗盡而亡。哥哥……”

阿魅說著,突然眼圈一紅,淚水在眼中不停打轉。

裴負生平最怕的就是這種情形,頓時顯得手足無措。他連忙低聲勸慰道︰“阿魅,別哭,你看你一哭哥哥就沒注意了!你別哭,哥哥不動了,好不好……阿魅,你別哭呀,告訴哥哥你受什麼委屈了?”

“哥哥,都是阿魅不好!”阿魅咧嘴哭道︰“哥哥在戰斗,阿魅卻躲在一旁。連阿顯都受了傷,可是阿魅卻什麼忙都沒有幫上,嗚嗚嗚,阿魅是個膽小鬼,阿魅不好!”

裴負不由長出了一口氣,他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原來卻是這回事。只不過,阿魅平時也不見哭,原來一哭起來聲勢如此駭人。淚水如江河流動,霎時間將裴負身上的衣服浸濕,緊跟著哭聲如同雷動,淚水越發的湍急起來。

“阿魅,你別哭了,在哭我就要被淹死了!”

裴負感到身下的床褥好像都濕了一般,無奈下苦笑一聲,對阿魅輕聲道。

阿魅這才止住哭泣,在裴負一番好生的勸慰之下,總算是破涕為笑。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走進了一個年方二八模樣的妙齡少女,明眸皓齒,長發披肩。一件雪白的宮裝輕紗披在玲瓏浮凸的胴體之上,更顯動人姿色。

少女才一走進屋中,裴負就覺眼前為之一亮。同時,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涌上心頭,可是任他怎樣去想,也想不起來這少女的來歷。

“阿魅,小弟又欺負你了?”

少女的聲音頗為嬌媚,只是嬌媚中又帶著一種讓人不禁為之膜拜的威嚴。阿魅臉一紅,連忙撲上前去,摟著少女低聲叫道︰“妙兒姐姐,才不是哥哥欺負阿魅呢!”

裴負驚呼一聲,“你是姐姐-?”

少女一笑,道︰“怎麼-?小弟不認識姐姐了?”

裴負感到萬分驚奇。那聲音的確是通天教主的聲音,雖然間隔了百年,但是他依舊可以一下子分辨出來。只是,她的相貌變得未免有些太離譜了,看上去比自己還要小上幾歲。當年仙獄之中,通天教主的靈體看上去就像一個成熟的少婦,可是現在……

通天教主看著裴負那張大的嘴巴,不由得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這一笑,端的是一種可令魚沉雁落,能讓花羞月掩的絕美風情。即使是水青站在這里,也無法和眼前少女相比,裴負傻愣愣的看著對方,好半天才把嘴巴閉攏起來。

“姐姐,你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通天教主一笑,“我真身本來就是這副模樣,有什麼好驚奇的?”

“可是,可是……”

裴負‘可是’了半天,卻最終沒有將後面的話語說出來。

通天教主摟著阿魅,走到了床前,輕聲嗔怪道︰“小弟你實在是太過莽撞,憑你的修為竟然敢獨闖大衍周天法陣?還有,真不知道你是從何處學來的手法,威力如此巨大,但是卻不懂得引氣之法,累得你百年修為廢去,你說你……實在是太膽大了!”

裴負笑道︰“姐姐罵得是,小弟听說姐姐有了麻煩,也就沒有考慮太多。嘻嘻,反正遲早要和昆侖仙境的那些仙人對上,早一天,晚一天都是一樣!”

“你呀!”通天教主伸出蔥蔥玉指,輕點裴負的腦袋,那樣子當真是如同姐姐面對淘氣的弟弟,關愛和責怪之情兼而有之。

……

三人在屋中又聊了很久,裴負終于耐不住躺在床上,要求通天教主放他出去走走。

通天教主禁不住他一番苦求,當下和阿魅扶著他走出了房間。

歸墟島看上去不大,但是走起來卻又是一番感覺。

綠水青山,鳥兒鳴唱,自海上帶來的海風拂來,讓裴負頓覺心情舒暢了許多。

只是,那藍色的結界將整個島嶼圈住,讓人無法看清楚外面的景象。裴負隱約只能看到結界外烏雲滾動,時有雷聲隱隱傳來。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來,連忙低聲問道︰“姐姐,你截教弟子都去了何處?怎麼走了這麼半晌,竟然看不到一個人影?”

通天教主一笑,扶著裴負登上一處山峰。

她手指遠處隱現金光的地方,輕聲道︰“小弟可曾看到那金光閃動之處?”

裴負點點頭,心中頓時有種不妙的感覺。

“昆侖大衍周天法陣非尋常之力可以破除,即便是我有四劍守護,也只能讓自己無虞。闡妙兒自反出昆侖仙境,又豈是肯獨自偷生之人?在你來之前,我已經命我截教門下弟子擺出金光蝕日法陣,拼得我截教門下數萬弟子的性命,也要和昆侖仙境那幫子雜毛來個魚死網破!”

“金光蝕日陣?”

裴負倒是第一次听聞這種法陣的存在,不由得微微一愣,遲疑了一下,他低聲問道︰“姐姐,那這金光蝕日陣究竟有些什麼法力?”

通天教主冷笑一聲,“逆轉乾坤,毀天滅地!

迷仙一曲 第一百零一章龍氣之謎
裴負倒是第一次听聞這種法陣的存在,不由得微微一愣,遲疑了一下,他低聲問道︰“姐姐,那這金光蝕日陣究竟有些什麼法力?”

通天教主冷笑一聲,“逆轉乾坤,毀天滅地!

裴負心中苦笑起來。

昆侖仙境和西方神界要毀滅世界,通天教主也要毀滅世界!雖然說兩者之間有本質上的區別,但是想一想,卻又好像沒有什麼差別!

裴負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反正心里面覺得怪怪的。

這世界未免也太脆弱了,這人類未免也太渺小了。動不動就會有人跑出來要毀滅世界,甚至連人類自己都處心積慮的想要把自己毀滅。

否則,那麼多的核彈頭擺在那里,不就等於人類讓自己坐在一個隨時都會噴發的火山口上嗎?

裴負為神龍感到悲哀。

它一心想要守護的人類,它一力想要保全的世界,就是這樣隨時都處在被毀滅的邊緣。

“姐姐,能不能有別的解決之道?”

闡妙兒說︰“小弟,我知道你心里是怎麼想的,但姐姐別無選擇。讓我想昆侖仙境那些雜毛們投降?那不如先殺了我好!還有三天,姐姐的金光蝕日陣也就要完成了。小弟,到時候你祭出四劍組成誅仙陣,這樣子……”

“我不要!”

裴負一口回絕,“姐姐,我還是希望你能好好的考慮一下!”

說著,他將當日和通天教主分別後,前往道派山門的遭遇說了一遍。最後,他低聲問道︰“姐姐,你可認識組成神龍之軀的兩位老祖?”

闡妙兒沈默一會兒,低聲道︰“那是我的師父!”

“姐姐,不論你和昆侖仙境多大的仇怨,可是我覺得你這樣做,是不是背叛了你的師父?”

“這……”

“兩位老祖為了守護人類,甘願化作神龍,默默無聞的守護著這片大好河山。可是你卻要毀滅他,你不覺得……”

“小弟,你不要說了!”闡妙兒說︰“讓我再好好想想!”

裴負知道一時半會兒間也說不動闡妙兒,當下話題一轉,從阿魅的手上接過如意袋,取出了那支引鳳簫。

他說︰“姐姐,你可知道怎樣將龍氣引出?”

闡妙兒默默接過引鳳簫,仔細的打量了半晌,突然間驚奇的咦了一聲,道︰“小弟,這個是引鳳簫,對不對?”

裴負點頭,道︰“沒錯,怎麼了?”

“在我的印象里,引鳳簫上似乎並沒有這些花紋!”

“哦-?”裴負接過引鳳簫,在簫身上仔細打量。的確,他以前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有這樣的花紋,當時他激動於簫中蘊涵的龍氣,卻沒有想到這簫身上卻另有文章。其實,就算他以前注意到了也沒有用處,畢竟他沒有見過引鳳簫,也不可能知道引鳳簫上這突然多出來的花紋。

闡妙兒道︰“小弟,你把簫在給我看看!”

裴負將引鳳簫重又遞給了闡妙兒,只見她催動靈能,引鳳簫八音齊鳴,發出好听的聲音。

“小弟,龍氣的確蘊涵其中,不過卻好像需要什麼特殊的方法解開上面的封印!”

“那這個呢?”

裴負說著,又取出通靈法相遞給了闡妙兒。

闡妙兒皺著眉頭又是一番打量,“這個好像和引鳳簫里面的龍氣很相似,但是也需要有特殊的方法來解開封印。我不知道是什麼方法,可我有種感覺,這兩種方法一定是完全不同的方法!”

裴負心里暗叫一聲︰暈!

原以為找到闡妙兒可以得到一點提示,可是現在看來,好像也沒有什麼用處。唯一的收獲就是知道了龍氣是被封印的,還有一件事情就是發現了引鳳簫上他從來沒有留意過的花紋。

闡妙兒從裴負手里要走了誅仙四劍,說是要給裴負擺出誅仙劍陣。

裴負知道,闡妙兒其實心里很亂,只是身為一教之主的她,在這種大敵當前的情況下是不能夠露出半點動搖。

阿魅輕聲道︰“哥哥,有一件事情我想告訴你!”

“哦,什麼事?”

“其實你剛才看到姐姐的樣子是假的!”

“什麼?”

阿魅遲疑了一下,“姐姐不讓我告訴你,她靈體與真身融合的時候出了麻煩,修為只有以前的一半。所以,她的年齡看上去很小,是因為她體內真元大損的原因。通天第九訣是叫做輪回,對嗎?”

裴負點點頭,“沒錯!”

“姐姐現在就處在一個輪回期,只有她的靈能完全恢復,她的相貌也才能恢復到從前的模樣!”

裴負覺得這好像和某部小說里面的某個人物頗有些相似,可是一時半會之間卻又想不起來。他這才明白,若是闡妙兒功力盡復,那麼也許可以使用誅仙四劍摧殺敵人,可是現在,她功力受損,所以不得已才擺出了那個什麼金光蝕日陣。

裴負一下子沒有了游山玩水的興致,於是讓阿魅將他攙扶回去。

當晚,他嘗試運轉靈能,可是丹田內卻沒有半點反應。

裴負知道,阿魅還隱瞞他了一件事情,就是他的功力可能被廢了!其實這很簡單,連續施展逆伏清流心法,又施展出超出他能力範圍的星芒創神,修為被毀也是正常。反正他道基穩固,持之以恆總能回到以前的狀態,也許這就是闡妙兒和阿魅都沒有告訴他的原因吧!

只是,不能幫助歸墟島渡過這個劫難,裴負總是覺得心里難受。

他走出房間,沿著靜悄悄的小道朝著海邊走去。

海浪聲傳來,讓歸墟島彌漫著一種清幽靜寂的氣息,裴負站在海邊,深深的呼吸一口氣,抬頭向天空看去。

一輪上旋月高掛夜空,雖然四周烏雲滾滾,但站在歸墟島上卻猶自看得清清楚楚。

裴負心中覺得有些可笑,常听人說修道者清新寡言,與世無爭,可是現在看來,修道者爭斗的卻比誰都要來得凶狠。

他不能讓闡妙兒發動金光蝕日陣!

這是他的責任。身為神州道派的弟子,在入門的那一天就發誓永世守護神州,守護神龍。

裴負取出引鳳簫,坐在沙灘上吹奏起鳳仙曲。

鳳仙九章越是朝後,就越是需要靈能鼓動,可是偏偏第一樂章不需要半點靈能就可以吹奏。也許當時創出鳳仙譜的人,並不是想要用鳳仙曲來殺人,來毀滅,也許,他只是為了自己的興趣。

簫聲悠揚,回蕩天際。

不遠處,闡妙兒站在一處沙丘上眺望裴負的背影,眼中卻是淚光閃動。沒有人理解她,除了眼前的這個弟弟。可是,她又不得不違背這個小弟的心願,去發動金光蝕日陣,毀掉他痴心守護的世界。

闡妙兒哭了-!

她的心隨著那悠揚的樂曲聲而飄蕩,口中呢喃著︰“小弟,姐姐也許沒有辦法滿足你的要求了!”

“教主!”

說話的是誅仙劍侍,他低聲道︰“難道真的沒有挽回的余地嗎?”

“這世上只有戰死的闡妙兒,絕不會有偷生的通天教主!”闡妙兒剎那間又恢復到了女強人的本色,惡狠狠的說︰“我截教門下向來沒有貪生怕死的主兒,封神之戰時候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

“弟子明白!”

“誅仙,你听著,待我發動金光蝕日陣的時候,你什麼都不要管,一定要把我小弟和阿魅守護好。他們若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就算是死,也會讓你們四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弟子遵命!”

闡妙兒的臉上再一次洋溢出溫馨的笑容,她扭頭朝著裴負看去。卻突然听到裴負在沙灘上發出了一聲驚呼


迷仙一曲 第一百零二章 迷仙一曲
闡妙兒的臉上再一次洋溢出溫馨的笑容,她扭頭朝著裴負看去。卻突然听到裴負在沙灘上發出了一聲驚呼。

她心頭一顫,身形如閃電般射出,一邊上前,一邊高聲喊道︰“小弟,出什麼事了?”

說話間,闡妙兒已經來到了裴負身邊,卻見他全身完好,正一臉驚奇的看著手上的引鳳簫。

“姐姐,你做什麼?怎麼半夜跑來這里了?”

看著裴負那痴呆的模樣,闡妙兒總不好說自己是因為擔心他才半夜三更盯著他。不過,她很快找到了理由,“臭小子,你半夜三更不睡覺,跑來這里吹簫,吵的整個島上的人都睡不著。”

“哦,對不起!”

“算了,你剛才叫什麼?”

裴負立刻打起精神,指著手上的引鳳簫說︰“姐姐,你看,這鳳簫上的花紋,是不是一章樂譜?”

“樂譜?”

裴負點點頭,就著月光指點鳳簫上的紋路向闡妙兒解釋。

闡妙兒也是一個精通音律的奇人,听裴負這麼一說,也立刻覺得其中頗有玄妙。於是姐弟兩人在月光下打量簫身的花紋,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經大亮。

“好奇妙的曲子!”

終于,闡妙兒抬起頭,驚呼道︰“小弟,姐姐我也曾經見過無數美妙曲譜,但是卻好像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真是奇怪,奇怪!讓我來試奏一下!”

說著,闡妙兒將引鳳簫放在唇邊,真元催動時卻听到鳳簫發出一聲驚天的巨響,只見簫身光毫閃爍,一股巨大的力量隨之從鳳簫中發出。簫身硬生生從闡妙兒的手中掙脫出來,更將闡妙兒震的連連後退數步,方才站穩。

誅仙劍侍閃電般來到闡妙兒的身後,驚叫道︰“教主!”

闡妙兒擺手道︰“這鳳簫的樂曲有古怪,似乎是排斥一切靈能催發。”

“啊-?”

裴負驚奇的呼了一聲,上前從沙灘上撿起鳳簫,仔細打量了兩眼。鳳簫依舊是原來的樣子,看上去並沒有什麼改變。

他看看闡妙兒,緩緩的將引鳳簫放在唇邊。

“小弟不要,你現在真元全無,勢必被鳳簫中的力量反噬!”

闡妙兒驚呼道,但沒等她聲音落下,卻听見鳳簫發出一聲委婉的音符,煞是動听。音符才一出,裴負就覺得泥丸宮和黃庭竅處產生了一種奇異的震動,緊跟著遠處海面上轟的一聲巨響,一道二十余米高的水柱沖天而起。

“姐姐-!”

裴負驚呼一聲,“是不是大衍周天陣發動了?”

“發動你個大頭鬼!”闡妙兒哭笑不得,一臉驚奇之色的來到裴負身邊,“那是你吹奏出來的音符穿透結界產生的效果!”

說著,她又從裴負手中將引鳳簫拿過來,皺著眉頭打量不停,口中猶自連聲叫道︰“奇怪,奇怪!”

裴負也覺得有些奇怪,他剛才吹奏的時候全然沒有帶出半點真元之力,可是居然可以將那鳳簫上的樂譜吹奏出來,而闡妙兒那樣身後的靈能真元,反而讓鳳簫產生排斥?

兩人又研究了半晌,可是直到中午也沒有理出一個頭緒。

下午,闡妙兒因為要去打理金光蝕日陣的事情,所以沒有和裴負繼續研究。

阿魅是個樂盲,讓她分辨曲子的好壞都難,更不要說讓她來研究樂譜。她喜歡塵世中的搖滾樂,特別是那種在裴負看來是吵的讓人覺得頭疼的音樂她最是喜歡,所以裴負也沒有拉上她來研究。

先借由阿魅的手打開了鎮邪塔,然後將沉睡中的阿顯放進塔中的登仙祭壇之上休息。裴負將阿顯的事情處理好之後,這才把阿魅打發走,一個人呆在屋子里靜靜的思索其中的原由。

他手里把玩這九粒龍氣晶石,一手拿著引鳳簫,桌子上還擺著大威天龍羅漢的通靈法相。突然間,他腦海中升起了一個奇異的念頭,雖然有些模糊不清,但是卻給了他一個小小的思路。

晚飯的時候,他沒有理睬阿魅的呼喚。

直到夜半時分,他突然一個人走出了房間,朝著歸墟島上一座最高的山峰走去。

沿著蜿蜒的小路,裴負爬上了山。

明月高懸空中,滿月恰如銀盤。不知不覺中,已經是八月十五,裴負離開超靈學院已經有半年的光景了。

只是裴負自己倒不覺得時間過得如此之快,一時間心中浮現出兩個嬌小嫵媚的身影。

環兒,已經離開人世百年。

水青,猶自高不可攀。

裴負深吸一口氣,將貪狼星龍氣晶石放在身邊,閉上眼楮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口中低聲呢喃︰“環兒,水青,請听我為你們送上這迷仙一曲。

說著,他盤坐山顛,將引鳳簫放在唇邊。

一聲悠揚的音符想起,緊跟著如夢如幻一般美妙的樂曲回蕩在空中。裴負按照下午研究出來的曲譜艱難吹奏,只覺泥丸宮和黃庭竅連續不斷的顫抖,在樂曲吹奏出來的剎那,引鳳簫驟然閃爍出奪目的金光,將裴負的身體籠罩其中。

曲聲嗚咽,煞是動听。

歸墟結界外的烏雲在不知不覺中漸漸的散去,月光下,數不清人數的仙人御劍立于空中,一臉敬慕之色,靜靜的聆听自歸墟島上傳來的樂曲。

同時,曲聲引來了闡妙兒和一干截教教眾。

所有人站在山下,密密麻麻,卻無一人發出半點聲響。

那樂曲,縹緲若同天邊全無形狀的雲彩,但是卻又隱隱約約的向人們訴說著一種奇異的道理。

闡妙兒率先清醒過來,她看了一眼周圍的教眾,又看了看島外空中凝立的仙人,心頭一陣狂顫。

她大袖揮動,狀若乘風奔月的仙子,緩緩朝著山顛飛去。

在她的身後,誅仙四劍緊緊跟隨。

霎時間,截教教眾匍匐在地,朝著金光閃動的山顛行禮膜拜。

當闡妙兒踏上山顛的剎那,裴負的曲調卻突然變了。

原本如同潺潺溪水流入他泥丸宮和黃庭竅的奇異氣流,突然間變得暴怒起來。如同山洪爆發,大江咆哮,轟然灌入了他的身體。

曲調隨著這氣流的變化,立刻變得極具煞氣。

原本委婉的音符,竟然發出鏘鏘的金鐵之聲,好似鐵馬金戈,帶著無可抗御的氣勢剎那間籠罩蒼穹。

海水中淡淡的腥氣,在樂曲聲中竟變得如同鮮血一般的刺鼻。

沖入人的鼻中,立刻讓人的血脈賁張,整個腦海中都充滿了殺戈之氣。裴負身外的光芒變得通紅,紅的如同跳動的鮮血。

歸墟島外的仙人們立刻喧嘩起來。

劍光霍霍,法器縱橫,三萬仙人竟然在海面上空自相殘殺起來,那里還有人再去理睬什麼大衍周天陣?

一聲聲巨響,一團團光亮。

海水如同沸騰的火焰,在昆侖山道法的推波助瀾下,變得如同火一樣的燃燒著。呼號聲,慘叫聲,還有一道道化作流光劃過天際的仙人魂魄,將夜色下的海面渲染成一個巨大的血腥沙場。

好在樂曲是朝著歸墟島外發出,雖然歸墟島上的截教教眾也受到了一些影響,但是卻沒有人發狂。

闡妙兒吃驚的看著在血色光芒中盤坐的裴負,久久說不出來。

這一曲奇妙音律,竟然引得昆侖仙境中那些仙人無法自持,大衍周天陣不攻自破?好在她早就已經練成了真皇法身,那音律雖然蠱惑人心,但是卻無法撼動她的心神。

不過,她已經無暇再去考慮裴負是從什麼地方學來的這奇妙樂曲,靈能催動之下,誅仙四劍化作流光隱入了她的真身之內。

緊跟著,四道色彩全然不同的劍氣沖天而起,闡妙兒閃身沖出結界,兩手在空中奇異的幻出一個太極圖形。

“法劍誅仙,周天循環!”

隨著她冰冷的聲音響起,四道劍氣在空中連續的踫撞在一起,霎時間,奪目刺眼的金光在空中閃出,如同一輪金烏升起,光亮籠罩數百里海面。

轟-!

一聲巨響回蕩蒼穹,直徑數百里的滔天海浪瘋狂的咆哮涌動,霎時間朝著四面八方狂涌出去!

……

迷仙一曲 第一百零三章 太玄通天
公元2042年9月10日凌晨3點,位于東海的海域中發生了令人震驚的海嘯。

位于東海的日本和朝鮮半島在一夜之間消失不見,沉沒於海水之中。同時臨近東海的中國沿海城市也發生了五級以上的地震,而位于太平洋中的無數島嶼也在這場史無前例的海嘯中從地圖上消失。

為此,全球各國媒體同時關注於此事,科學家用頗為權威的言詞肯定了這場海嘯的原因,是由于地殼的運動,各大陸板塊的漂移而產生的結果。

有人將這場海嘯和一年前發生在中國甘肅的地震聯系起來,於是反華和聯盟的呼聲不斷高漲,在這種浪潮的影響下,各國政府用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反應,一個全新的世界格局悄然形成。

在以中國為首的亞洲各國的帶動下,非洲、大洋州、以及俄羅斯等中亞和東歐國家組成了亞洲統一聯盟。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也隨之成立的美利堅合眾國並歐共體聯盟。聯合國這一名詞,永久性的成為了一個歷史。

兩大陣營的形成,帶動了各國之間高科技的交流,各種研究機構如同雨後春筍般的冒出,其中最令人矚目的兩大機構,就是隸屬于亞盟的超能研究院和西盟組織中的0號調查局。這兩者都是以超能力者為主體,在兩大陣營形成之前,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特工。

不過,對於這些變化,身為始作俑者的闡妙兒卻一無所知,也無心去了解這些塵世中的變化。

裴負所吹奏出來的曲子,是龍氣附著引鳳簫時自動形成一種保護措施。換句話說,也就是引發龍氣的密碼裝置。

龍氣引發,必需要擁有神龍體魄才能接受,而闡妙兒雖然修為高深,但卻無法被龍氣認可。裴負在無意間找到了引發龍氣的方法,並且,擁有神龍體魄的他,立刻被龍氣所接受,並成為了龍氣的載體。

在此之前,裴負的靈能盡廢,也使得他在引發龍氣的時候沒有受到任何的沖突。不過神龍的龍氣太過強大,強大到讓他在不知不覺中竟昏迷過去。

……

光陰流逝,在不知不覺中三年的時間過去。

阿魅在闡妙兒的調教下,以魔獸之軀練就成天魔法體,完成了從獸到人的過渡。而阿顯則在登仙祭壇上一睡三年,魃龍之力沁入大成,可以自由出入鎮邪塔。

兩女出落的更加漂亮,而且眉宇之間更富有人情味。

只是,再過去的三年中,兩女的臉上都沒有露出過半點笑容。裴負依舊昏迷不醒,三年來不見半點動靜。

這一日,阿魅和阿顯在歸墟島上的一個山谷中采摘到一捧盛開的野花,回到家中想要放在裴負的床頭。

可是才一走進裴負的臥室,兩女就看到闡妙兒靜靜的站在床前,默默的注視著裴負。

“你們回來了?”

闡妙兒扭頭看著手捧鮮花的兩女,心中不禁也感到有些淒然。

她自然了解兩女對裴負的情感,她也是一個女人,對女人的心思當然也十分清楚。一個曾是黑暗世界中的黑暗魔獸,雖然暗戀裴負,可礙于那人獸之分,卻不敢表露心中的愛意;另一個雖然是大荒生物之王,但和阿魅一樣,同樣不敢說出心里的話。

闡妙兒仿佛回到了過去,回到了三千年前那場血與火的戰爭之中,當年她第一個小弟,不就是因為愛上了一個不該愛上的生物,最終永遠離開了人間!

眼前的情形,和三千年前是何等的相似,同樣是她的小弟,同樣是兩個非人的生物。

雖說阿魅修成了天魔法體,雖說阿顯也可以隨意變化,可是她們終久不是人類!

想到這里,闡妙兒一聲長嘆,扭頭看著床上的裴負,心道︰小弟呀小弟,你將來又會做出何種選擇?

“姐姐,三年了,哥哥為什麼還沒有醒來?”

阿魅的問話,讓闡妙兒從回憶中醒來。她伸手把阿魅和阿顯摟在懷中,輕聲道︰“小弟傻人傻福,雖然修為盡廢,可是卻成功的將龍氣引入他的體內。要想消化這些龍氣,需要足夠的時間。三年,對於一個修真者來說,並不算長。”

“可是我看姐姐你好像有些擔心!”

闡妙兒苦笑一聲,輕輕頷首,“小弟本身就具有神龍體魄,引發龍氣入體之後,也就成了真正的神龍之身。以前的修行對他來說已經不再適合,我是擔心,這以後的路,他要怎麼走!”

“不適合?”

闡妙兒點點頭,“神龍本是我恩師神農所化,據我所知,他當年所修煉的,是根據他本命龍相所獨有的功法。至于軒轅所修煉的,和我恩師又是不同。兩人以本命龍相相結合化作神龍,然後有根據他們自己的道法創出了適合人類修煉的道法,也就是小弟所在的神州道派!”

阿顯奇道︰“那又怎樣?讓哥哥重新修煉不就可以了?”

“笨龍,姐姐都說了,哥哥以前修煉的道法,是適合人類的道法。可是他現在成了神龍之身,自然……咦,姐姐,你是說哥哥不是人?”

闡妙兒噗嗤一聲笑了,她點點頭,“嚴格來說,小弟的身體已經不是人類的身體,是甚至比之我們這些已經修練到頂級的人都要強悍的神龍法體!”

阿魅和阿顯頓時笑逐顏開,嬌媚面頰更透著燦爛的笑容。

“怎麼?”闡妙兒自然知道兩女所笑是為了何事,當下明知故問道。

“沒事!”

“真的?”

阿魅和阿顯的臉騰的一下子紅了。

闡妙兒沒有再繼續打趣兩女,扭頭靜靜的看著昏迷中的裴負,心中卻在想著該如何為他的將來打算。

……

裴負的身體在無聲的發生變化。自他昏迷的那一天起,他的神智都始終保持著超乎常人的清醒,只是,他無法說話。

他清楚的看到他的四肢,他體內的髒器被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奇異光澤。他雖然在昏迷中,可是卻又可以清楚的感覺到,看到他的身體被一股莫明強大的力量改造。

以往所修煉的神州道派心法已經無法催動靈能運轉,他只能看著身體內強大的靈能,卻沒有半點主意。靈能無法運轉,他的身體也就不能真正的甦醒過來。

突然間,他的腦海中閃過了四個字︰太玄通天!

當日立刻靈山是大威天龍尊者曾經把這句出自西天教主的話轉告給他,只是他當時並沒有在意。現在想來,西天教主絕不會無的放矢,這四個簡單的字中,一定蘊涵著某種奇妙的法則。

太玄通天!

裴負心中默默的念叨著這四個字,一道靈光閃過,他好像捕捉到了什麼。

通天,難道是通天九訣?

只是,那太玄兩字,又該如何解釋?

不過裴負已經沒有時間再多靠攏,他按照通天九訣的心法緩緩的催運體內真元,靈能在通天九訣的帶動下,開始緩緩的運轉起來。

裴負已經達到了七訣同修境界,可是他發現運轉體內這至剛至猛的靈能,卻猶自顯得力不從心。

通天九訣的第八訣道化之訣,卻在這時悄然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
冰綠茶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