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06-06-08, 09:22   #28
冰綠茶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Apr 2006
文章: 291
聲望: 181 冰綠茶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天竺密事 第九十六章強闖歸墟
裴負離開沐宸等人,心中立刻松弛下來。他一邊四下打量這大衍周天法陣,一邊懷著得意的心情和阿顯用心語交談。

“妹妹,怎麼樣,你老哥我還算聰明吧!”

“*詐!”阿顯回答道。

“錯,這可不叫做*詐,這叫做隨機應變,聰明過人!”裴負越想,越覺得自己除了鴻運當頭之外,智慧更是高人一等。他在心中連叫道︰“高,我實在是高!”

“惡心,自戀狂!”

“阿顯,你從什麼地方學的這些話?”

“阿魅姐姐教給我的!”

裴負不由心中有些不滿,心道︰看樣子以後要注意一下阿魅的教育問題,在塵世才多長時間,她居然學了這麼多不文明的語言!

“前方道友止步!”

就在裴負胡思亂想之際,突然自雲中閃出兩名道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裴負一愣,心中立刻又緊張起來,看著兩名道人,低聲問道︰“敢問道友何事?”

“道友何人,竟然跑到這大衍空絕陣,再朝前就是歸墟島所在。法陣尚未聚集大周天仙力發動攻擊,靈仙有令,攻擊之前不得越過空絕陣半步,難道道友不知道嗎?”

大衍空絕陣,也就是大衍周天法陣的邊緣所在。裴負雖然不明白周天法陣的奧妙,可是听兩名道人一說,心里頓時明白了一點。

他連忙取出大有空明天令牌,“小弟大有空明天道法尊者門下,剛才感到此地助陣,所以並不知道靈仙有此法令,還請兩位見諒!”

“原來是大有空明天道友來到,恕罪,恕罪!”

兩名道人立刻放松戒備,臉上也露出極為恭敬的神色。裴負此刻心中思緒千轉,看樣子要想到達歸墟島,就必須闖過這空絕法陣的阻攔。

只是,如何闖陣,自然需要好生琢磨,可惜時間已經不足讓裴負深思,若是再等下去,說不準沐宸和大德靈仙說漏了嘴,自己的身份也就將暴露出來。

想到這里,裴負一咬牙,御劍上前,一手悄然自如意袋中滑出一粒火龍玉心,一手又暗自運集靈能於翻天印上,臉上帶著燦爛笑容,來到兩名道人身前。

“道友辛苦了!”

“那里那里……啊!”

就在兩名道人拱手還禮的剎那,裴負驟然出手,一粒火龍玉心脫手激射一名道人,同時鼓動己身全部靈能於翻天法印之上,扣手朝著另一名道人惡狠狠的按去。

由於兩方距離太近,而兩名道人對裴負更是沒有半點防備。火龍玉心在裴負靈能催動下發出巨猛呼嘯,火龍自玉心中沸騰而出,當火龍龍首才一出現的剎那,玉心已經撞擊在一名道人的胸窩之處。

緊跟著火龍咆哮,帶著無可抗御的力量摧枯拉朽一般的自道人身體上穿射而出。三昧真火烈焰自道人體內蒸騰,當火龍離體剎那,道人的身體也隨之砰的一聲被炸開,法身化作一團血雨肉糜,彌散烏雲之中。

同時,翻天法印的靈能已經在空中幻化成一把奇異的利劍,絲毫沒有讓另一名道人有還手之機。靈能劍氣自道人的頭頂穿過,只听一聲淒厲慘叫,道人的法身被翻天法印硬生生劈成了兩半。

裴負不敢再稍做片刻停留,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朝著歸墟島方向急沖而去。

身後,兩名七品仙人的驟然死亡,已經驚動了整個法陣中的仙人,霎時間,無數道劍芒電射,朝著裴負疾撲而來。

兩下攻擊,裴負幾乎是全力施為,攻擊之後他已經再也無力施展,好在有劍靈厲魄控制沈香法劍,帶著他的身體朝歸墟島藍色防護結界飛去。

若用肉眼看,歸墟島的結界並不是太遠,但實際上卻尚有數十里的距離。而且失去裴負靈能催動的沈香法劍,飛行速度顯然慢了許多,雖然有劍靈催發法劍的黑暗能量,可是由於大衍周天法陣聚集的卻是天地間最純正的靈能,恰好可以克制黑暗能量的爆發。

這樣一來,裴負雖然心有余,但卻已經力不足。

眼看歸墟島結界越來越近,而身後昆侖仙境中的仙人也正瘋狂向自己逼近,而且從劍芒流影看來,數量相當龐大。

裴負心中狂呼不停,雙手驟然在身前接觸一個奇異法印。

神州道派特有的逆伏清流心法驟然運轉開來,只見他大吼一聲,周身立刻散發出一股灼熱氣流,體內如同爆炸一般,一股靈能驟然涌動他的四肢百骸。

逆伏清流心法可以激發人體的潛能,這是神州道派獨有的一種心法。雖然這種心法對施法者的身體極有傷害,但是在此刻,卻是最好的選擇。

沈香法劍得靈能催動,速度再次加快。

眼看著就要到達歸墟結界,裴負騰身而起,抓起法劍,就要劈開結界沖擊歸墟島中。

就在這時,一個令裴負感到頗為熟悉的聲音驟然在他背後響起,“裴負道友,你可是把小弟騙得好苦!”

天竺密事 第九十七章 初戰沐宸
裴負不由心中苦笑。

如果在以前,他會十分高興和沐宸斗上一斗,大有空明天的弟子修行和凡間修真者之間的決斗,的確是一件頗有意思的事情。

可是現在,裴負最不想踫到的,恐怕也就是沐宸。

原因就在於他對沐宸心懷愧疚,先前騙了對方,又騙走了大有空明天的令牌,這讓裴負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停下來,祭出兩粒火龍玉心將他的身子虛空托起,乍一看,兩粒火龍玉心蒸騰三昧真火,好似傳說中哪吒三太子的風火輪。

沐宸立在他身後四五米的距離外,一如先前,腳踏仙劍,御劍立于空中。

“如果不是我好奇,向閑雲道長詢問你的來歷,裴道友你當真是將我騙過去了!”沐宸輕聲道。

裴負露出羞愧之意,說︰“沐宸兄弟,實在抱歉,我並不是有意想要欺騙你,只是當時的情形,我……”

“我知道,用我當擋箭牌是最好的選擇,如果換做是我,我也會這麼做!”沐宸笑道︰“不過我始終不太明白,裴道友你應該屬于人間修真門下,為何要幫助截教闡妙兒那妖婦和天下正道為敵?你應該知道,若是封神台發出追殺令,天下間的修真道友都會全力將你追殺,這後果你不會不知道吧!”

裴負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沉吟一下,輕輕道︰“通天教主是我姐姐!”

沐宸一愣,但旋即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明白了!”

說著,他朝著裴負伸出手,“不過裴道友似乎應該先把我的東西還給我,對嗎?”

裴負點點頭,將那塊大有空明天令抖手扔給了對方。沐宸將令牌接住,順手放入懷中,扭頭對身後逼來的一干仙人道︰“大德道友,這是我和裴道友之間的私人恩怨,在下想要和他單獨一斗,不知道是否可以?”

一個洪亮的聲音自雲中傳來,“沐宸道友既然有此要求,大德自然也沒有意見。不過,那廝是神州道派弟子,道友萬要小心。”說罷,那聲音突然趨于嚴厲,“眾仙家听令,繼續守護大衍周天陣,無本仙手諭,眾仙家不得擅離。”

一眾七品仙人齊聲應命,眨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歸墟守護結界前,只剩下裴負和沐宸兩人虛空而立,默默對視不語。

裴負心中頗感奇怪,他不太明白沐宸為何要做出如此決定。

“裴道友,以你現在的力量,若能當我三擊尚能如此虛空凝立,那麼沐宸立刻調頭走人,不過若是你接不下我的三擊,恐怕你只有兵解歸天一途。”

沐宸的聲音有些清幽,帶著一種漫不經心的味道。

但是听在裴負耳中,卻頓時心頭火起。自他立刻神龍身體之後,只有他對別人說出這樣的話語,哪有讓別人如此說他?沐宸的話,明顯是瞧不起他,這不禁讓裴負大感不滿。

“是嗎?”他冷冷回道。

沐宸一笑,“裴道友,或許你還不服氣,但是沐宸以為,你除了那一手控制靈能逸散的心訣可以接下我兩次攻擊之外,恐怕第三擊你是絕無法接下的!”

“那就讓我們試試看!”

裴負說著,火龍玉心驟然升高,將他的身體托起,緊跟在兩粒玉心發出巨猛的呼嘯,帶著裴負俯沖向沐宸。

沉香法劍黑霧籠罩,劍靈同時發出絕猛的咆哮。裴負催動己身全部的靈能,一式看似簡單無比的力劈華山,卻帶起四周的空氣涌動,霎時間,方圓十里,直如同一個真空的地帶,令人頓感呼吸困難。

大巧不工,最簡單的進攻方式,也就是最有效的方式。

裴負這一劍劈出,立刻將沐宸完全籠罩在他的劍式之中。

倒是沐宸依舊面帶笑容,手中突然多出一支奇形的長桿。銀色的桿子,長有兩米左右,手柄處粗細有鴨蛋一樣,但是桿身卻呈現柔媚曲線,到了銀桿的頂端,卻已經成了游絲一般鋒利無比的尖刺。

他輕聲一笑,單手舞動銀桿,就听一聲清脆的鳴響,錚的一聲,銀桿立刻化作一道銀電刺出,霎時間,刺眼奪目的銀光暴漲,將沐宸的身體籠罩其中,一股不同於尋常的仙靈之力,隨著銀光流逝,發出猶如驚雷一般的巨響。

明明只有五六米的距離,可是給人的錯覺卻是一道貫通天地的銀色長虹。

砰-!

法劍撞擊銀桿,銀桿的尖刺奇巧無比的此中的法劍的劍脊之上。

裴負頓時有種全身被雷電擊中的感覺,明明法劍是用沉香木制成,可是無鑄的電流,卻通過法劍傳入他的身體,不但將劍上的力量化解,更奇詭無比的封死了他體內靈能的爆發。

他禁不住身形飛退,好在有火龍玉心托著他的身體,才不至于墜落海中。

連退十余米,裴負穩下身子,氣色頓呈灰敗之色,一口逆血噴出,讓他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虛脫感受。

“裴道友,大有空明天有十宗法器,這是排名第九位的雷刺。師尊自大荒時代起,取天下間最具靈力的金鐵,以天罡北斗爐熔煉三千年,才得到這一公斤的鐵精。然後又用混沌之中的驚雷閃電煉造,整整五千年,才造出了這雷刺。沉香法劍是上七品的法器,可是我這雷刺,卻是大有空明天的神器!”

沐宸話語中有些得意,看著狼狽不堪的裴負道。

這就是神器和法器的區別!裴負心中一陣苦笑。論修為,他隱約感受到沐宸和他的修為並不差太多,雖然修煉法門比他的高一籌,可是真的斗起來,勝負各半。可對方有了這雷刺,立刻將兩人之間的差距拉大,裴負心知,也許沐宸先前所說的那番話語,並不是口出狂言。

不過,越是這樣子,裴負心中就越感到興奮。

雖然一擊敗北,但是他卻感到自己體內的熱血沸騰不息。他吐出一口帶血的唾液,笑道︰“沐宸兄弟,一擊之下,我還能虛空而立!”

沐宸臉色頓時一變,眼中流露出稱贊神色,“是嗎?”

說著,他手中雷刺再顫,銀桿曼妙的在空中滑出一道銀色閃電,口中輕輕吐出兩個字︰“雷鳴!”

霎時間,天地間雷聲轟鳴,震耳欲聾,焦雷連環,多人心魄。

裴負手結法印,大喝一聲,逆伏清流心法再次運轉,一股燥熱氣息自他身體毛孔中噴射而出,令他頓時感到體內靈能充沛。

這就是逆伏清流心法的奧秘,可以連續施展,可以不斷激發體內的潛能。

可這其中的代價就是,施法者的身體將會遭受一次次的破壞。裴負擁有神龍法體,也就等同于超越常人的強健體魄,但即使如此,他每個月也只能施展三次逆伏清流心法,否則這心法的副作用,依舊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天鼓雷音,魃龍幻現!”

說話間,裴負扣動手印,手腕上綠芒閃爍,阿顯听到裴負的呼喚,迅速附身在他的身體之上,逆伏清流心法和大荒附身訣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完成,裴負腳踩火龍玉心,身體驟然滑出,手中沉香法劍再次揮擊而出,劍靈呼嘯,橫掃千軍。

眼見黑芒與銀光將要踫撞,裴負可以清楚的看到沐宸嘴角上逸出的笑意,但是也就在此時,他也笑了!

手印再結,逆伏清流心法再次運轉,霎時間,靈能暴漲,幾乎是以幾何般的增進速度增加,沉香法劍劍嘯之聲大作,配合著魃龍發出的天鼓之音,頓時將雷刺上發出的雷聲淹沒的無影無蹤。

沐宸的臉色變了,再也看不到那輕松的笑容。


天竺密事 第九十八章 萬法歸宗
轟-!

法劍和雷刺再次撞擊在一起,兩股巨大的靈能在霎時間匯聚成一個黑色和銀色相互糾纏在一起的銀色光球。

滋滋啦啦的聲響自光球中爆發,而光球更是直落而下,在兩人身體下數百米的海面上炸開。

巨大的靈能,震動歸墟島結界顫抖不停,而靈能更掀起沖天的海浪,令烏雲之中水汽彌漫。

激斗眾兩人再次朝兩邊飛退,半晌一動不動。

片刻之後,裴負再次吐出一口猩紅的鮮血,原本就灰敗的面容,此刻更是不見半點血色。

兩次連續施展逆伏清流心法,讓他已經到了一個極限。

身外的衣服早已經脫落,一道道細若游絲一般的血痕自他身體上的毛孔中流出,讓他赤裸的上半身,在霎時間被鮮血覆蓋,宛如一個血人一般。

沐宸也沒有好到什麼地步。

蒼白的面頰帶著苦澀的笑容,他御劍站起,剛要開口說話,但一口鮮血先奪口噴出。

“裴道友,我小看你了!”他的聲音依舊清幽,可是卻透著一種狂喜神色,“自我跟隨恩師修煉,七百年間你是第一個人不但接下我天雷第二擊,並且讓我如此狼狽的人。嘻嘻,七百年,我幾乎忘記了疼痛是什麼樣的感受!”

話音未落,一道蜿蜒的血痕自他額頭滑落,沐宸伸手輕輕抹去,將蘸著鮮血的手指放在口中,“真是懷念呀!”

他輕嘆道。

可是裴負卻更加驚奇,七百年,這儼然是一個比他自己更老不死的家伙。他兩次爆發體內潛能,身體已經有些無法消受連續施展逆伏清流心法的副作用,可是這家伙不但接下了自己融合魃龍靈力和己身靈能爆發的強大力量,而且看上去剛才自己這一擊,還激發了沐宸的斗志。

難道再來三次逆伏清流心法?

裴負立刻否認了這種念頭,他自己明白,如果再來兩次,他自己的身體就要完全被摧毀。

“裴道友,看在你讓我想起往昔歲月的份上,我讓你領教我大有空明天中天雷第三擊,雷神降臨的厲害吧!”

沐宸說話間雷刺再次揮動,銀桿筆直的指向裴負,桿身奇異的顫抖不停,一道道柔美的弧線出現在空中,銀色閃電一道道,一條條的環繞著他的身體,沐宸輕吟一句︰“雷神降臨!”

未等沐宸開口,裴負已經知道自己想要接下這一擊恐怕當真是難上加難。

只是,他此刻已經沒有別的退路,因為銀桿雖然未曾擊出,但所產生的巨大牽引力,讓他連逃跑都難以做到。

腦海中突然進入一片空明世界,裴負突然收起沉香法劍,身體擺出一個奇異的姿勢。

他的右手,用一種肉眼無法差距的幅度膨脹、收縮,天佛八手的第二手伏魔配合西天教主傳給他的靈山大手印已經蓄勢待發。

同時,他的左手更藏在他的身後,不停的變化出奇異的手勢,一次,兩次,三次,每一次的變化,都產生出一種讓人感到心驚膽戰的強絕靈力。

星芒創神,自那隕石上練成的超越修真界的強絕招式,也已經做好了一擊的準備。

銀芒將沐宸的身體包裹成一個巨大的銀色光球,閃爍刺眼奪目的光芒。突然間,光球向內一收,緊跟著以吞噬天地的氣勢朝著四面八方擴散。

光球中巨大的天雷之力,突然變得無聲無息,以一種水銀瀉地般的方式朝著裴負撲去。

雷刺何在?

“阿顯,把你的力量給我!”

裴負輕聲喊道,一道奇異的光芒在此時突然在他的頭頂升起,一個隱隱約約的靈體,懸浮在他的上空。

四肢百骸霎時間涌動著無與倫比的力量,伏魔大手印放射出神奇的光芒。

梵音回蕩天空,如同有萬佛同時吟唱,沐宸的臉色變了,與此同時,數道劍芒自雲中破空而出,一個身材高大的道裝男子帶著四名道人御劍來到了沐宸身後。

“天佛手,天佛手!”

道裝男子喃喃自語,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而沐宸卻在此時嘶聲吼道︰“大德道長,不要理會什麼天佛手,他的左手,左手是萬法歸宗!”

“什麼?”

“你擋著他的天佛手,我來接下他的萬法歸宗!”

沐宸全不理大德的驚恐吼叫,大聲喊道,說話間,光球滾動,朝著裴負飛撲而去。

大德和四名七品仙人也不敢在猶豫,合身撲向裴負,就在這時,梵音突然一片,一個巨大的掌印在空中浮現,迎著大德五人飛去。

轟-!

轟-!

連續兩聲巨響,天地仿佛在這一刻都顫抖起來。海面更掀起數百米的海浪,咆哮著,旋轉著,蒸騰著,氣勢奪人心魄。

海浪中,五顏六色的光華,如同禮花一般在天空綻放,一個個光球拖著長尾四散飄逸,跌落在波濤洶涌的大海中,再次激起千尺巨浪。

沐宸也好,大德也罷,在這一瞬間都失去了知覺,眼前只有奪目的光采,耳中只聞轟然的巨響。

磅礡的氣浪,在空中一次次的爆裂開去,四名跟隨大德前來的七品仙人被爆裂的氣浪撕裂,割扯,眨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僅僅是那四名七品仙人,緊鄰著幾人爭斗之處的空絕法陣以及三四個小型法陣被瞬間摧毀,而護陣的那些七品仙人,也隨著法陣煙消雲散。

氣浪咆哮,驟然消失。

方圓數十里的烏雲也盡數消散。

大德在兩名趕來的仙人攙扶下勉強立于空中,而沐宸,卻倒在一名仙人的懷中,昏迷不醒。

裴負已經消失不見,仿佛蒸汽一樣在光球中消失。大德環視四周,突然一聲長嘆,心中所想的卻是剛才那可怖的氣浪。如果不是裴負突然消失不見,也許他現在已經兵解歸天。

他看看昏迷中的沐宸,臉上露出難看的笑容。

“靈仙,我們現在怎麼辦?”一名仙人輕聲道︰“空絕,吞天等六個法陣已經完全被破壞,護陣三千道友魂飛魄散,我們怎麼辦?”

仙人的聲音微微顫抖,顯然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

大德苦笑一聲,“道理天尊此次對歸墟島勢在必得,如果我們回去說被一個修真者嚇退,以後還怎麼在仙境立足,重組大衍周天法陣,一個月後發動攻擊。另外,派人將沐宸送回大有空明天,我立刻回轉仙境,向天尊報告此事。”

“遵命!”

一名仙人轉身離去,而大德則看著猶如水面一般沖天而起的歸墟結界,喃喃自語道︰“萬法歸宗,萬法歸宗……”

說完,他惡狠狠的一跺腳,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朝著遠方疾馳而去。


天竺密事 第九十九章 仙人計策
《山海經》中曾相傳西南有昆侖,是西王母居住的地方。《太平廣記》也有記載,周朝穆王曾駕八駿西游,與西王母相會與昆侖之巔。只是,千年過去了,卻沒有人知道西昆侖的具體方位,只留下了數不清的神話傳說。

此時,就在傳說中的西昆侖山紫宵峰頂,卻站立著十個道骨仙風的仙人。

衣抉在風中拂動,四面盡是縹緲的氤氳,讓他們看上去更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恍若直欲乘風而去。

這十個人年齡看上去各有不同,年長的須發潔白,而年幼的看上去才及弱冠。

“道理天尊將我們十大洞天尊者召來,不知有何事吩咐?”

道理天尊身穿一件潔白的鶴氅,但是年齡看上去在十人之中卻是最小。他沉吟片刻,低聲道︰“各位天尊,你們可知道五方天地書出現在凡間?”

“什麼!”九人同時驚呼。

道理天尊一聲輕嘆,“前日我派往歸墟島剿滅截教闡妙兒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人間修真者。他與道法尊者弟子沐宸在東海斗法,最後竟然施展出了天佛八手和萬法歸宗的無上手法。”

霎時間,八雙眼楮十六道目光都齊唰唰的盯在了長須及胸的道法天尊身上。

道法天尊點點頭,驚奇道︰“自沐宸被送回大有空明天之後我查看了他的傷勢,的確是出自一種強大的道法之手,只是沐宸到現在還沒有醒轉,而送他前來的七品廢柴又說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道理師兄,難道真的是出自萬法歸宗?”

很明顯,十位天尊對天佛八手倒是並不太在意,他們在意的是那萬法歸宗四字。

“不對呀,道理師兄,若是對方可以施展出萬法歸宗的手法,那絕對不會是一名修真者。修真者是無法施展萬法歸宗,即便是那些五品廢柴也無法施展出來,怎麼會……”

道理天尊苦笑一聲,“大德靈仙自登上封神台就拜入我的門下,也是我門下這五百年來最杰出的一名仙人。他不會看走眼,而且萬法歸宗還是出自沐宸師佷的口中,你們認為我是在危言聳听嗎?”

道法天尊連連搖頭,“師兄莫要誤會,只是這事情來得太過突然,我們……師兄,五方天地書不是在眾神殿中嗎?怎麼會出現在凡間?”

“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

道理天尊回道︰“可惜師尊與兩位長老本相結成的神龍一戰之後就閉關不出,說是要領悟了太極天書之後才會出關。你們也知道,太極天書在五方天地書中排名第二,修行極為艱難。我是擔心師尊不出來,而凡間若是任由那修真者鬧下去,我昆侖仙境威名將會大大受損,所以才召來幾位師弟商量一下該如何是好!”

“師兄,干脆派出三品以上的仙人去把那家伙干掉,如何?”

道理天尊臉色一沉,“道靈,虧你掌握左神虛幽天,你也不想想,如果那家伙只是會萬法歸宗的道法也就算了,若是他修習過五方天地書中的任何一章,配合萬法歸宗,恐怕連你我都要丟人現眼。歸墟島大衍周天陣即將發動,成敗尚未可知,若是大衍周天陣敗,再加上誅殺修真者的行動失敗,那我們真的是無法再立足十大洞天了!”

眾人一陣沉默,片刻後,十人中看上去年紀最小的道虛天尊突然開口道︰“師兄,我倒是有個辦法!”

“哦,說來听听?”

道虛天尊冷笑一聲,“前些日子我和奧林匹斯山的血繼大公爵聊天,他說西方神界現在頗為無聊,不若我們請他們出面,若是成功了,則我們黃雀在後,若是失敗了,他西方神界的那些鬼畜們,也沒有臉來恥笑我們。如何?”

道理天尊聞听略一沉思,立時大笑起來,“道虛師弟說的不錯,不錯!”

“還有,我們養在昆侖山下的那些廢柴也可以放出去讓他們透透氣。這些年的修煉,他們應該有不少人渡過了天劫,讓他們去凡世間搗亂一下,也好清理一下那些凡塵中的修真廢柴,不知道師兄意下如何?”

道理天尊眼楮閃爍異彩,輕輕點頭,“只是如何讓他們搗亂?”

“這個就讓小弟出面好了,嘿嘿,用不了多久,我就會讓那修真者在人間無處可走!”道虛天尊低聲回答。

“那此事就交給師弟來處理好了!”

道虛點點頭,又問道︰“那個修真者叫什麼?”

“好像是叫裴負,是兩位長老的門下!”

“好,既然如此,小弟就先行一步,告辭!”

道虛天尊說完,大袖一甩,身體立刻漂浮空中。也不見他動作,只見空中五彩光毫一閃,他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其余各洞天尊見事情有了解決的方法,紛紛拱手告辭。霎時間,紫宵頂上,只剩下了道理天尊和道法天尊兩人。

“師兄-?”

“什麼事?”

道法天尊遲疑下,輕聲道︰“這件事這樣做好嗎?道虛師弟向來心術不正,若是讓他執行此事,恐怕會引發起無邊災難呀!若是人間戾氣太重,恐怕那南美神殿下的亞梭亡魂會……”

“這個我知道,道虛自師尊閉關之後,就有些不太對勁,我也想趁此機會看看,他究竟能玩出什麼花樣。至于亞梭亡魂……”道理天尊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但旋即他釋然道︰“那又怎樣,反正當初出手對付亞梭的,又不是我們?西方神界的那些鬼畜這些日子也太過囂張,讓他們有點麻煩,我看也不錯!”

“師兄睿智!”

道理天尊輕嘆一聲,“師弟,十洞師兄弟中,只有你和我一條心,師兄只能說感謝。這里小有清虛天特制的清虛丹一枚,我知道沐宸是你心愛弟子,你拿去讓他服下。我想用不了多久他就會恢復過來。師弟,有時間讓沐宸多出去走走,論修為他可以說是三代弟子中少有的杰出人物,只是經驗太少了!”

“多謝師兄!那小弟先行告辭!”

道法天尊連忙接過道理天尊手中那粒異香撲鼻的丹藥,行了一禮之後,大袖一甩,立刻消失不見。

道理天尊一個人站在紫宵頂上,突然輕喝道︰“听雨!”

“弟子在!”

隨著一個嬌媚的聲音響起,一個身披淡青色宮紗,臉上罩著青色面紗的嬌小身影出現在道理天尊身後。

“你立刻前往人間界,一旦發現裴負的蹤跡之後,就將他保護起來。听雨,听著,我要你用你的性命保護他,不能讓他受到半點傷害。同時,有機會的話,就從他口中打听一下五方天地書的事情,如果可能,就將他引來小有清虛天見我。若是此事辦的好,我自有獎勵於你,明白嗎?”

“弟子明白!”

听雨說完,如同她來時一樣,無聲無息的隱去了身形。

“裴負!”

道理天尊突然間自言自語道,嘴角隨即逸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
冰綠茶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