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06-06-08, 09:16   #25
冰綠茶
豆論國小生
 
註冊日期: Apr 2006
文章: 291
聲望: 178 冰綠茶 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天竺密事 第八十五章 入魔焚體
“你做什麼?”

裴負驚叫道,但沒等他話音落下,蒙巴頓的身體已經產生詭異的變化。只見他的身體以幾何般的速度膨脹,增高,面孔猙獰的扭曲,胡須散落,露出鮮紅的血肉。而他的眼楮同時也變得血紅,紅的如同滴血一般,雙手仿佛一塊發面一樣,大小如同蒲扇,並且繼續膨脹不停。

“哥哥,小心,這是濕婆修神道的入魔!”

“什麼入魔?”

裴負禁不住大叫起來。

蒙巴頓這種變化,已經超出了他能夠理解的範圍,在道宗玉簡中留存的知識,並沒有任何修神道的信息,現在,他面對的是一個他從未領教過的奇異道法,這不由讓他更決刺激,體內的血液如同沸騰了一般。

“師叔祖,濕婆修神道中有一種密法,名為入魔。借助外力的刺激,使己身成就濕婆真身,具有強大的破壞力,你保重!”

莫世奇用顫抖的聲音介紹道,話未說完,他身形一閃,朝著大殿的角落隱去。

裴負此時已經無心理睬莫世奇這種有些不太義氣的舉動,他已經完全被蒙巴頓的變化所吸引,手上更是不停歇的將如意袋中諸般法器祭起,在他身前組成了一個巨大的法陣屏障。

“阿魅,躲起來!”

“不,我要和哥哥一起戰斗!”

“你們誰也不要躲了,你們都要死!”

蒙巴頓怒吼一聲,巨大的手掌轟然朝著裴負拍下,無鑄的濕婆神力,撞擊在裴負身前的諸般法器之上,產生巨大的氣流漩渦,將大殿正中的那台機器轟然擊毀。

爆炸的氣流,濕婆的神力,還有裴負和阿魅發出的靈能糾纏在一起,令整個大殿的空氣如同被抽空一般,裴負雖然擋住了蒙巴頓這第一次攻擊,但是依舊被對方擊打的身形向後連退數步。

“靠,夠勁!”

裴負大吼一聲,被蒙巴頓一擊之下雖然處於下風,可是對方強大的力量,卻讓他燃起了斗志。

“劍靈,出!”

裴負甩手將沉香法劍祭起,隱于劍身內的劍靈厲魄在他的召喚下,發出一聲淒厲的咆哮。黑色法身驟然將法劍包裹起來,木劍隨著厲魄的進擊,在空中劃出一面密不透風的黑色劍網。

“九龍齊現,太昊天威!”

雖然法劍祭起,但裴負知道憑借劍靈力量尚不足以對付變身後的蒙巴頓。他掏出九枚玉心,扣指彈出,只見火紅色的玉心穿過黑色的劍網,火龍精魄隨之自玉心中飛出。九條火龍,將蒙巴頓巨大的如同妖魔一般的身體纏繞,一道道雄渾的三昧真火,接連不斷的撲向蒙巴頓,三昧真火撞擊在籠罩在蒙巴頓身體外的黑色霧氣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轟隆隆的巨響聲不絕于耳,而裴負和阿魅更飛身撲向蒙巴頓,舞刀揮拳,發起強猛的攻擊。

如此強絕的攻擊,即使是登上封神台的仙人也難以招架,可是對於蒙巴頓而言,火龍的攻擊僅僅是將他體外的護身濕婆神氣擊散,而沉香法劍沉重的打擊,也只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道流淌著腥臭黑色液體的傷口。

他的攻擊絲毫沒有收到影響,巨大的手掌,催動越來越強橫的濕婆神力,將裴負和阿魅的攻擊一一擋下。他狂叫著,發出的聲音全然不似人類應有的聲響,在接下了裴負一記翻天法印之後,他怒吼一聲,兩只手掌驟然膨脹,而後突然收縮。

在這一收一縮之間,濕婆神力成就出一個巨大的掌印,擊破了沉香法劍的劍網,呼嘯著撲向裴負。

“靠,大手印!”

裴負驚叫著,右拳捏出鳳眼模樣,靈力催逼,呼的一拳擊出。

仙門靈力,和阿顯的大荒神力相互融合在一起,在空中形成了一個閃爍著碧綠光毫的拳印。

拳掌空中踫撞,竟沒有發出半點聲響。

而阿魅和莫世奇同時發出慘叫,兩人捂著耳朵,倒在地面痛苦的翻滾不停。拳掌踫撞,並不是沒有聲音,而是那聲音已經超出了人類可以接受的範圍,巨大的音波鼓蕩,刺激著大殿中所有的生物,甚至包括裴負。

他的靈力微微一滯,身體被蒙巴頓發出的大手印之力撞飛出去,在空中幾個翻滾之後,摔落地面,一口鮮血再也無法忍住,張口噴涌而出。

“死吧,死吧!”

蒙巴頓呼號著,但在這時,他的身體突然膨脹起來,嚇得裴負不由得膽顫心驚。他實在無法再接下蒙巴頓的大手印了,如果這家伙再來一下,他只有死路一條。

可是,變化也就在這時發生了!

蒙巴頓的身體在急速膨脹之後,並沒有如同先前那樣到了一個極限時停止下來,而是不斷的繼續膨脹,再膨脹,到了最後,他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嚎叫。

“哥哥,我們快走!”阿魅和莫世奇掙扎著來到裴負身邊。

裴負看著阿魅的嘴巴不斷張合,可偏偏听不到她說些什麼,“阿魅,你說什麼?”

他吼叫道,但連他自己的聲音都無法听的清晰,只是見阿魅繼續的張合著嘴巴,耳邊卻沒有半點聲響。

先前靈能撞擊後產生的音波,讓他暫時失聰。

“哥哥,阿魅讓你收回法器,趕快走!”

這時附身在裴負身上的阿顯,有氣無力的說道。在蒙巴頓那一記瘋狂的大手印下,她也受傷不輕,不過好在她還可以听到阿魅的聲音,連忙用心語在裴負的腦海中重復。

雖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裴負卻知道再斗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他連忙將玉心,法劍收回,閃身來到那一箱箱的能量晶球旁,張開如意袋一股腦的將晶球收走,然後拉著阿魅和莫世奇朝著神殿外撲去。

“哥哥,出拳!”

神殿的大門有一層霧蒙蒙的氣體抖動著,在阿顯一聲大叫之後,裴負順從的一拳擊出,靈力撞破那層氣體,三人閃身飛出。

在離開神殿的剎那,裴負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蒙巴頓,只見他依舊站在大殿正中嚎叫著,巨大的身體出現了一道道細紋,黑色的液體,自細紋流出,將他的身體染成一片觸目驚心的黑色……

離開了大殿,裴負這才發現他們正是在天主清真寺外的廣場上。四周站著百余名修真者,這些修真者一見裴負三人出現,立刻祭起法器,瘋狂的朝著裴負三人轟去。

“找死!”

面對變身後的蒙巴頓,裴負已經憋了一肚子火,這些修為尚淺的修真者一番攻擊,讓他心火大盛,沉香法劍拋向空中,“劍靈,給我殺!”

沉香劍靈同樣現在也是一肚子的火氣,接到裴負的命令之後,只見法劍黑芒閃動,一面巨大的黑色劍網自天空鋪天蓋地的落下,黑芒閃過,血光崩現,一群修真者在沉香法劍的攻擊下,身體頓時被切割的四分五裂。

不僅是沉香劍靈發怒,春雨同樣也發飆。

一個厲魄,一把凶刃,恰如凶神惡煞一般,沖進人群,造出了漫天的血雨。

“哥哥,快走!”

阿顯再次催促道,此時廣場上能夠站起的修真者寥寥可數,裴負出了心頭的一口悶氣,同時也感到自身後不斷涌出可怕的靈能。

他收起劍靈和春雨,帶著阿魅和莫世奇在夜空中快似閃電一般逃逸出去,一邊走,他一邊問道︰“阿顯,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等阿顯回答,突然間自身後發出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一股蘊涵著強大破壞力量的靈能自他們身後撲來,三人被這突如其來的力量高高的拋起,在空中兩個翻滾之後,重重的摔落在地。


天竺密事 第八十六章 梵天幻象
“唉呦-!”

裴負慘叫一聲,灰頭土臉的從地面上爬起,扭頭向身後望去。

阿格拉古堡方向,一個巨大的蘑菇雲升起,向四面八方涌蕩,眨眼的工夫,整個古堡群消失的無影無蹤,被一片滾滾的煙塵吞沒。

“牛-!”裴負愣了半天,方才反應過來,脫口而出道。這一個‘牛’字出口,他突然驚奇的發現,他的听力竟然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恢復過來。

“阿魅,到底是怎麼回事?”

“師叔祖,濕婆焚體!”

沒等阿魅回答,莫世奇苦笑道,“這就是濕婆焚體!”

“什麼意思?”

“哥哥,濕婆修神道其實和你們修真的法門並沒有多大的區別,除了他們的起點較之尋常人高一些之外,修神道更講究循序漸進!”

“重點!”裴負對修神道怎樣修煉全無興趣,他打斷阿魅的話語,急急的問道。

阿魅苦笑一聲,“哥哥,蒙巴頓借助靈能增幅來提高他的力量,已經是違背了修神道的原則,最後他借助那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得來的能量晶體施展濕婆修神道中最強大的入魔之法,雖然獲得了短暫的力量提升,但是卻無法控制這種突增的力量。結果,入魔變成了焚體,濕婆神力爆發,結果就……”

裴負頓時了然,他站起來,撢去身上的灰塵,看著阿格拉古堡方向依舊不斷升出煙霧,感受著自那里傳來的一股股逸散的靈能。

“修神道,修神道……”他喃喃自語,然後撤去魃龍附身,腦海中似乎捕捉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可是卻又偏偏想不起來。

“哥哥,我們的任務完成的如何了?”

裴負回過神,微微一笑,探手將通靈法相取出,“搞定了,一切都搞定了,第二道龍氣已經被我找到了!”

“通靈法相!哥哥,你快把它收起來!”

阿魅一見裴負手中的雕像,不由得一聲驚呼,身體連連後退,驚恐的大聲喊道。裴負這才想起來,大威天龍羅漢的通靈法相,正是一切黑暗力量的克星,對於擁有魔獸本體的阿魅而言,通靈法相簡直就是她天生的克星。

裴負連忙將雕像收起,連連向阿魅道歉。

“哥哥,你已經找到兩道龍氣,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

裴負想了想,“當年神龍告訴我,要將龍氣自法器中引發出來,將九道龍氣融合一起,送回它的身體。可是它沒有告訴我怎樣引發龍氣,所以,我想去找一個人,也許她知道該怎樣將龍氣引發出來。”

“誰-?”

“我的姐姐,通天教主!”

提起通天教主四個字,裴負突然覺得好生想念這個當日匆匆結識的姐姐,百年光陰過去,不知道她是否已經將靈體和她的法身融合?

“色鬼哥哥!”

阿魅一聲嬌嗔,將裴負從回憶中喚醒,他疑惑的看著阿魅,“阿魅,你干嘛罵我?”

“哼,提起你那位姐姐,你就一臉的色狼相!”

“我哪有-?”

“你就是有!”

阿魅一臉的薄怒,大聲的朝著裴負叫道。裴負突然發現,阿魅來到人間之後,脾氣越來越像個女孩子,她之所以發怒,一定是因為自己想去找通天教主,所以才大發醋意。天曉得如果讓她知道在超靈學院還有一個水青,那又該是怎樣的一番景象?

“花心大蘿卜!”

阿顯在裴負腦海中怒道,旋即便閉上嘴巴,再也不出半點聲音。裴負這才想起,在他的手腕上還有一個和他心靈相同的魃龍,這下子可好,兩個不是女人的女人,為了兩個女人吃起醋來,這回可真的是麻煩了。

“師叔祖-!”

莫世奇怯生生的在一旁開口,立刻將裴負從這種兩難的境地中解救出來。他如同找到救星一樣,連忙擺出和顏悅色的模樣,“世奇,有什麼事?”

“您去見祖師大人,能不能帶我一起去?”

沒等裴負回答,阿魅這時才留意到旁邊還站著一個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莫世奇,當下奇怪的問道︰“咦,你是什麼人?”

“在下天妖門弟子,莫世奇!”

“你叫我哥哥什麼?”

“師叔祖呀!”

阿魅立刻意識到這里面似乎有天大的便宜可以佔那麼一佔,不由露出笑臉,“世奇,你叫我哥哥做師叔祖,那應該叫我什麼?”

“啊-?”莫世奇不知道阿魅和裴負到底是怎樣的一種關系,說兄妹不像兄妹,說情人又不似情人,這種人類錯綜復雜的關系,是他最感頭疼的一件事。他張口結舌了半晌,才回道︰“我不知道!”

“哥哥,你說世奇應該叫我什麼?”

“這個……”裴負也愣住了,好半天,他皺著眉頭道︰“也應該叫師叔祖吧!”

“听到沒有,世奇,叫我師叔祖!”

“師叔祖!”面對伶牙俐齒的阿魅,莫世奇有點靦腆的叫道。

“世奇,你師祖是誰呀!”

裴負一听,心中暗叫一聲不妙,可沒等他開口,莫世奇已經回答道︰“回稟師叔祖,我祖師就是截教祖師,通天教主!”

“又是通天教主!”

阿魅一聲怒喝,扭頭不再理睬莫世奇和裴負兩人。

“師叔祖,我說錯什麼了?”

“不是你錯,是你祖師的錯!”裴負苦笑一聲,心想到︰如果通天教主是個男人,估計阿魅就不會這麼大的反應了。

阿格拉古堡方向傳來一陣陣喧鬧,緊跟著,裴負感到有靈能的波動,他知道是婆羅門的修真者已經趕來,心中不想再糾纏下去,他一把將阿魅抱在懷中,招呼了一聲莫世奇,閃身朝著遠方逸去。

天剛放亮,裴負和莫世奇已經來到了遠離阿格拉古堡數百公里之外。

他停下了腳步,又是好一陣勸說,這才讓阿魅重又笑逐顏開。莫世奇的樣子實在是太古怪,如果將他帶到塵世,天曉得又會引出什麼樣的騷動。所以裴負讓莫世奇變回了鸚鵡的模樣,在他肩頭落下。

認清了方向之後,他祭起了太昊鏡,朝著東方疾馳飛掠而去。

他記得闡妙兒曾經告訴過他,截教的基地設在東海之中,但具體什麼方位,闡妙兒並沒有和他說清楚。

裴負踏踩著太昊鏡,全無半點目的朝著東方疾馳。

也不知道疾馳了多久,懷中的阿魅已經沉沉睡去。裴負卻突然有種很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來的很突然,卻震撼著他的心靈。

他感到他飛了這麼久,似乎早就應該可以看到茫茫的海水,可是一直到現在,他身下還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山。

雪山?

裴負心中一驚,“莫世奇,你記得朝著東方行走,是否有雪山存在?”

“師叔祖,應該是沒有!”

莫世奇這一回答,讓裴負更加震驚,他連忙收起太昊鏡,飄然落於地面。只見四面盡是蒼茫白色,接天連日的白雪,透著一派純淨,安寧,同時更顯出一種詭異的氣氛。

氣溫很低,但對於裴負而言並沒有什麼影響,只是他清楚的可以感受到,在這茫茫的白雪之中,隱隱有一股強大的靈能飄逸空中。

結界,一個巨大的空間結界!

在無聲無息中,在不知不覺間,將他引入一個結界,需要何等強大的力量?裴負不敢想象。以他現在的修為而言,他可以肯定,即便是擁有地行仙一般的修為,也休想做到這一點。

“哥哥,我們到了?”

阿魅迷糊的睜開眼楮,但當她看到四周的景象之後,也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哥哥,感受到了嗎?”

“感受到什麼?”

“這是佛門的大梵天幻象!”


天竺密事 第八十七章 大威天龍
“什麼?”

這下子不論是裴負還是莫世奇,都驚呆了。

大梵天幻象,傳說中西方佛祖為守護靈山所創造出來的佛門幻象?裴負記得在道宗玉簡中曾有記載,西方佛祖修成正果之後,用無上靈力把他修行中的所有路途做成了一個奇妙的幻象,普通修真者在大梵天幻象中,會經歷西方佛祖遭遇的種種磨難,直到他能夠克服其中的磨難,方能走出這幻象法陣。

走出法陣的修真者,大都也就能擁有地行仙的修為,只是自從這梵天幻象被創造出來以後,並沒有多少人能夠真正走出法陣。

梵天幻象沒有殺傷力,但是卻可以將所困的人永遠囚禁在其中。

如果說鎮邪塔尚有破解之法的話,那麼梵天幻象法陣除了修行者自身的修為能夠完成之外,根本沒有任何方法可尋。

“我們怎麼跑到這里了?”

裴負看著四周茫茫的雪原,好半天才擠出了一句話語。

“我怎麼知道,法器是哥哥你控制的,你都不知道怎麼跑來這里,我又怎麼可能知道?”阿魅沒好氣的回答。

“師,師,師叔祖,我們怎麼辦?”莫世奇也慌亂了,他化成那副人見人不愛的模樣,結結巴巴的問道。

裴負茫然四處張望,沒有回答莫世奇的問題。其實也不是他不願意回答,而是他根本不知道應該怎樣回答。

能夠這樣子將他引入大梵天幻象的人,估計最少也是個仙人級別的對手。

蒙巴頓雖然厲害,但是畢竟還只是凡身俗體,厲害那麼兩下子也就沒有了招數。可是,現在是面對的仙人級別的對手,天曉得會出現個什麼人物?

金剛?羅漢?還是……

裴負越想越覺得膽顫心驚,他連忙運轉清淨心決,將慌亂的情緒穩定下來,再次向四周看了一眼,“阿魅,西方佛祖什麼時候在雪山修煉的?”

“剛開始的時候吧,好像說是在大雪山中!”

“我的天!”裴負不由叫苦連天。

西方佛祖據說淨飯王的兒子,後來舍棄榮華富貴,苦修成佛。在他離開王宮的第一站,就是在大雪山中尋找高人指點,然後經過多年苦行僧一般的修行,餓倒河邊,為一盤羊奶所救活,而後菩提樹下經過心魔爭斗,最終修煉成正果。

這大雪山的修煉,只不過是西方佛祖的第一步修行旅程,天曉得要走出這梵天幻象,要到何年何月。

“哥哥,怎麼辦?難不成要我在這里出家當尼姑?”

沒等裴負回答,莫世奇連忙接口道︰“師叔祖,您別難過,要是真的這樣,弟子願意出家當和尚,陪著您一起修煉!”

“你怎麼不去修煉死!”阿魅一聲怒吼,蓮足一揚,一式毒辣的撩陰腿已經狠狠的踢在了莫世奇的要害。

雖然是鸚鵡,但撩陰腿所襲部位也是莫世奇的要害。他一聲慘叫,身形飛起,撲通一聲摔落雪地,不停的翻滾起來。

“阿魅乖,阿魅不哭,要是阿魅當尼姑,哥哥當和尚陪你,好吧?”

阿魅哭得一臉淚痕,哭得裴負不但要好言勸慰,到了最後還把自己也搭了進去。不過也算是這句話有點用處,阿魅听到裴負這麼一說,立刻破涕為笑,連連點頭。

“哥哥,說話算數,不許反悔!”

“我****個王八蛋,你把我拽進來也就算了,還弄得我要當和尚!等我找到你,非要打得你鼻青臉腫。”

裴負心里暗自念道,不過他也知道,面對這種局面他也就是這麼一想。抓來進這梵天幻象的,說不準是哪尊大佛,到時候誰把誰打得鼻青臉腫,哪還是兩說。

不過經這麼一折騰,裴負的心境倒是完全平靜下來。他先讓阿魅安靜下來,然後又好生的安慰了一番捂住要害痛苦呻吟的莫世奇。待兩人都安靜下來,他想了想,從如意袋內取出了太昊鏡,叮囑了兩人一聲之後,祭起太昊鏡馭風而行。

在裴負的靈能催逼下,太昊鏡以流星閃電一般的速度在一片蒼茫白色中飛行,裴負想要看看這雪山究竟有多大,但沒想到飛了半天,卻依舊找不到任何邊際。

他頹然祭著太昊鏡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坐在阿魅的身邊,裴負越想越覺得惱火。就算是西方佛祖地位再高,沒事把他拽到這里做什麼?

和濕婆門下打架,他大梵天妙境的人強出個什麼頭?

“你他媽的什麼東西,老子打架關你什麼鳥事?你沒事跑出來幫著濕婆門下出頭做什麼?老子又沒有動你佛門中人,你個王八蛋居然找我麻煩?有種你他媽的給我出來,老子要不打的你和你們家教主一樣的一頭青疙瘩,老子就不姓裴!”

“哥哥,你做什麼?”

阿魅看著對天破口大罵的裴負,疑惑的問道。

“沒事,我把他罵出來,哪怕打不過對方,總好過在這里連個人影都看不見的難受!”

裴負說完,也不理睬吃驚的阿魅,繼續破口大罵。他揚州地方的罵人話本就不少,從小生活在街頭的他更是對各種罵人的言語了如指掌。這一罵,當真是罵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罵得口沫橫飛,萬籟俱寂。

自從他加入神州道派之後,他就沒有這樣子痛快的罵過。現在總算是有了機會,這讓裴負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許多當年的事情,於是乎越罵越起勁。

罵了半晌,四周還是靜悄悄的沒有聲音。

“哥哥,沒有用的。佛門五戒,戒嗔就是其中之一,能夠進入大梵天妙境的人,又豈是你能罵出火的?”

“這個不一定,再說就算是罵不出來人,爽一下嘴皮子總可以吧!”

裴負笑呵呵的回道,他抬起頭正要開口再罵。虛空寂靜中突然傳出一聲暴怒吼叫︰“別攔著我,我要是不打得這小子滿臉桃花開,我就不叫做怒金剛羅漢!”

“金剛,不許亂動!”

“師兄……”

“你給我住嘴!”

裴負沒有辦法查出對方的蹤跡,但是對方只要是回應了,就說明有懈可擊。

“怒金剛,你是個縮頭烏龜,你老媽生你出來,簡直是丟了你家祖宗的臉……”裴負這下子找到了突破口,他將對象放在了那位自稱怒金剛羅漢的身上,也不管對方到底是什麼來歷,只管著破口大罵。

“忍不住了-!”

“忍不住你也給我要忍!”

一個雄沉的聲音再次喝止了暴怒的怒金剛羅漢,然後語氣一轉,“裴小友,你繼續,如果口渴了,這里有雪水可以供你止渴,你放心,這里的雪水很干淨!”

“你什麼人?”

“裴小友可是問我?呵呵,你如意袋里放著我的法相,你說我會是誰?”

“誰他媽的有你的法相?你以為你什麼東西,縮頭烏龜一個,你他媽的有種出來,我們單挑……”

“師叔祖-!”莫世奇臉色蒼白的叫道。

“別打岔,我罵得正爽,三、四百年沒有這麼罵過人了,今天總算是過了一回癮。別理我!”裴負沒有讓莫世奇繼續說下去,他扭頭繼續對天大罵道︰“王八蛋,帶種的出來,不過我很懷疑你他媽的有種沒種……”

“師叔祖!”

“做什麼!”裴負被莫世奇接二連三的打攪他罵人的興致十分不滿,他怒沖沖的吼道。

“你的確拿著他的法相!”

“我怎麼會有他的法相?他什麼東西……”裴負說著,探手伸進如意袋中,臉色卻突然變了。

“你是說他?”

“差不多應該就是他!”莫世奇堅定的點點頭。

裴負笑得有些勉強,手放在如意袋中半天也沒有抽出來。

“裴小友,怎麼不罵了?我听得正過癮。嘿嘿,你三四百年沒有罵得過癮,我可是有千年沒有听人罵得這麼過癮。繼續,精彩的很呢!”

“哥哥,他到底是誰?”阿魅看裴負那副難看的臉色,忍不住低聲詢問。

“呵呵-!”裴負笑得有些干澀。他看看阿魅,又看看莫世奇,喉頭滾動兩下,好半天才出聲問道︰“敢問閣下可是大威天龍羅漢尊者當面?”

此刻,裴負伸進如意袋中的手里,緊緊握著那尊通靈法相,冰冷的玉身,讓他的心里也是冰涼一片。

“哦,裴小友猜對了。呵呵,我正是你手中現在握著的通靈法相的主人,大梵天妙境中稱我大威天龍。”
冰綠茶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