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6, 12:25   #1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5
文章: 507
聲望: 206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不良上司--子澄

外人看來,皇甫修絕對是好個性、好脾氣、好商量的好上司;
殊不知,他內心另一面有著壞壞劣根性,惹他之人必無好下場。
得罪了他,他會百倍奉還,絕不手軟!
極其不幸的,新助理夏宇瞳近來成了經理大人報復的最新對象,
只怪她太搞笑又太白目,就像誤入叢林的小兔,很難不被盯上……

對夏宇瞳來說,到新公司上班的日子愉快又順利,
她一如往常正面積極樂觀、吃苦當吃補,可就是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條件超好的經理大人對她特溫柔又關心,害她榮登眾人眼中釘寶座!
受寵若驚急急保持距離,哪知上司不好惹,王子真面目是霸道君王,
雙面上司猛出招,小女子只有被電得心慌慌的分∼∼

楔子

  已有近四十年歷史的翱翔企業是由化妝品公司起家,發展初期十分順利,但近幾年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下漸呈疲態,董事長為了挽救頹勢,任用了一批強悍的生力軍執行改革——

  首先設立全新品牌「SWEET BEAUTY」,將原本的主力化妝品更加推陳出新,並針對不同年齡層的女性消費者開發新路線、新產品,成功拓展消費者客層,儼然成為新一代女性用品的指標品牌。

  新品牌朝三個路線發展,之一當然是女性化妝品,重新建立品牌風格,定期推出不同產品代言人,以抗過敏和美白為訴求重點,很快就攻下亞洲愛美女性最喜愛的第一品牌之位。

  再來是讓女性愛不釋手的珠寶飾品。

  「SWEET BEAUTY」所推出的珠寶飾品,設計新穎且具有保值性,價位由中等到高檔皆有,從年輕女孩到中年貴婦都有合適的商品提供挑選,教女性趨之若鶩。

  最後是服裝,引進新興設計師設計新款,風格多樣,有令人驚艷的新意,平價路線更深得女性上班族群的喜愛,不管是不是週年慶,「SWEET BEAUTY」的專櫃總是生意興隆。

  「SWEET BEAUTY」之所以能再創企業奇跡,主要功臣有三位——甫從國外被挖角回來的化妝部經理皇甫修,一直深耕台灣市場的服裝部總設計師樊宇農,珠寶首飾部門則由業界知名的設計師戚易軍全權負責。

  老董事長楊冠志完全信任這三名鬼才,放手讓他們自由發揮。

  果不其然,他們成功為公司創下驚人業績,公司內並有不少女性同仁愛慕他們,原因無他,只因老闆的三名愛將都單身,個個都是高大俊美的超級型男。

  這等黃金單身漢自然是眾人目光的焦點,更是女性同事茶餘飯後的話題主角,甚至為他們取了「三劍客」的綽號。

  只是這個情況最近開始有了變化——

  珠寶設計師戚易軍意外傳出結婚的消息,頓時令他的愛慕者心碎,但潛意識裡卻又隱約想探知型男設計師的新婚生活,光想到那個畫面就足以引人遐思……

  第一章

  夏宇瞳一身狼狽的走進翱翔企業大樓,狼狽的程度引起警衛的側目。她僵硬的對警衛大哥扯開一抹笑,沒想到惹來警衛大哥一記白眼。

  「請問有什麼事嗎?」基於安全原則,警衛盡責的走到她身邊詢問。

  「不好意思,我是新進職員,今天第一天到公司報到。」她欲哭無淚的向警衛表明身份。

  「……那怎麼會搞成這樣?」警衛不敢置信的瞠大雙眼。

  通常第一天到公司報到,都會打扮得光鮮亮麗,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有新人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的。

  「意外,意外啦!」她僵著笑,沒到處「放送」自己倒霉的過程。

  「這樣喔……好好好,那你快進去上班吧!」警衛見她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也不好再多說什麼,指了指電梯就放行了。

  夏宇瞳對警衛點頭道謝,一拐一拐地走向電梯,發現每台電梯前都排了好多人,她聰明地選了其中一台沒人排隊的電梯,按下上樓鍵,盯著電梯面板上的數字跑動,沒發現其餘人等一直偷覷著她。

  說來她真的很倒霉,才出門就被不曉得哪來的野狗追,嚇得她慌張地奔跑,接著又踩到路上莫名其妙翻翹的紅磚塊跌了一跤,腳上的絲襪和上衣袖子破了不說,連膝蓋、手肘都磨破皮了,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但她怎能因為這點事就請假?

  在這不景氣的年代,一堆人都找不到工作,她竟還能找到如此大公司裡一個小小助理的工作,已經該謝天謝地了,千萬不可以隨隨便便就請假。

  更何況今天是她第一天報到,要是第一天就請假,一定會讓公司覺得她很不重視這個工作,她才不會笨得草率請假。

  電梯終於到了一樓,她滿身狼狽的走進電梯,愕然發現電梯裡已站著一名男子,頓時令她有絲困窘。

  那個男人有一頭微鬈的發,五官堅毅斯文,正低頭看著手上的報紙,挺直的鼻子下是性感薄唇,加上衣架子般的頎長身材,真教人見了心跳快三拍。

  這等狼狽樣被看到已經很糗了,沒想到還被一個特別帥的男人撞見,簡直丟臉丟到太平洋了!

  她故作鎮定的挺直腰桿走進電梯,正伸手想按下樓層鍵,不意她要去的那層樓已有人先按了。

  原來這個帥哥也跟她一樣要去十八樓,難不成他也跟自己同個部門?

  男子見她這等模樣,原本手上還拿著的報紙也不看了,饒富興味的挑了挑眉。

  「你,新來的嗎?」男子突地出聲,狠狠的嚇她一跳。

  「是、是啊,有事嗎?」不會吧?天外飛來艷福,這麼帥的男人竟然跟她講話?看來她今天也不全然倒霉嘛!

  「難怪你會不曉得。」男子扯開好看的淺笑,似乎連眼睛都笑了。「這台電梯是高級主管才能使用的喔!」

  「嗄?!」她傻眼,沒想到自己依舊倒霉,犯了公司不該犯的禁忌,難怪她剛才等電梯時,這台電梯前都沒人,原來大家都知道這個規定,卻沒有人提醒她,心機真重耶!

  「那怎麼辦?我都已經搭了啊!」而且電梯還不停的往上爬,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啦?!

  不過換個角度想,這個人的意思,他本人就是高級主管嘍?

  完蛋了!當場被抓包了,不曉得公司要如何處罰她。

  「這次我可以當作沒看見,不過你要記住,下次別再犯了。」男子善心大發,笑著對她網開一面。

  「是!我一定會記得的。」這麼好,逃過一劫了,YES!夏宇瞳忙不迭的連聲道謝。「謝謝,謝謝你!」

  「你是美妝部的新進員工?」男子睞了眼電梯按鍵,隨口問道。

  「是,我是美妝部經理秘書新進的小助理,請多指教。」她像個好學生般有問必答,肢體的牽動不小心拉扯到手腳的傷口,她不覺蹙起眉心暗自喊疼。

  「等等進辦公室後來找我,回頭見。」

  就在此時,電梯已然到達十八樓,電梯門應聲而開;男子將手上的報紙對折夾在腋下,一派帥氣的走出電梯。

  呆呆的目送男子走出電梯,夏宇瞳冷不防的抖顫了下。

  真夭壽!那雙眼像會電人似的,害她熊熊被電了一下,渾身麻麻的說……

  就在電梯門關上時,她才想起自己也該出電梯了,不禁驚叫了聲,急急忙忙按下開門鍵,慌張的跑出電梯。

  哎∼∼今天還真是諸事不順啊!

  可是他要她去找他是什麼意思?她又不曉得他是什麼人,到哪裡找?問人哪裡有個超級大帥哥在找她嗎?不被當成神經病或大花癡才怪。

  既然那個人跟她有可能同部門,那麼,以後應該還有見面的機會吧?想到這個可能,她微DOWN的心情霍地開朗——

  她哼著小曲兒走進辦公室,還來不及表明身份,誰知坐在最靠近門邊的小姐一見到她馬上站起,不由分說的將她拉離辦公室,往辦公室另一頭走去。

  「欸∼∼我是新來的……」她不由分說的被拉著走,急著想表明身份。

  「知道知道,經理要你去找他。」女人也不曉得是不是真將她的話給聽進去了,急急忙忙拉著她往外衝。

  「……」既然知道她是新人就好。

  她不曉得經理是誰,也不知經理為何急著要見她,可能是知道她今天來報到,要先叮囑一些工作上的瑣事也說不定——還是經理已經知道她搭了主管電梯,準備好好訓誡她一頓?!她趕忙咬緊下唇,以防自己尖叫出聲。

  她第一直覺想到的就是剛才在電梯裡遇到的那個帥哥,只有他知道自己是美妝部的新進人員,還笨笨的搭錯電梯,除了他,她想不出有誰會到經理面前碎嘴。

  只是那個帥哥答應她不追究的,應該不會那麼小人去跟經理告狀,而且他才早自己一步進辦公室,動作不可能那麼快……

  說不出所以然的,她選擇相信那個帥到沒天良的男人,硬是按捺住心裡的疑問,心想還是等見到經理再見招拆招。

  可當她一看見經理,所有的疑問全都獲得解答。

  「謝謝你帶她來,你可以去忙了。」

  皇甫修朝帶路的小姐漾開一抹笑,頓時令領路小姐心曠神怡,彷彿整間辦公室都變得充滿花香。

  「這是我應該做的,那我去忙了喔!」小姐紅著臉欠了欠身,依依不捨的離開經理辦公室。

  「請問經理找我來有什麼事?」待領路小姐離開後,夏宇瞳才戰戰兢兢的出聲詢問。

  原來他就是經理喔!那他幹麼剛才不說?害她自己嚇自己,擔心得要命。

  「我想問你,身上那些擦傷是怎麼來的?」

  剛才他就注意到她淒慘的模樣,只是在電梯裡也無法問個仔細,因此才會叫人帶她到他的辦公室裡好問個清楚。

「呃……那個,不是太光彩的事啦!」經他這麼一提,她不太好意思的搔了搔後頸,考慮該不該老實說。

  「沒關係,說來聽聽。」皇甫修扯唇一笑,挺期待她會說出什麼有趣的過程來。

  為什麼他會覺得那會是段有趣的過程?不知道,他就是這麼認為,好似她身上本來就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讓他很期待。

  「嗯……就我今天早上一出門,被一隻陌生狗追著跑,我很緊張啊!就拚命跑跑跑……跑著跑著,不曉得路上為什麼有塊破掉且翹起來的紅磚塊……」她越說越小聲,狐疑的盯著肩膀不停抖動的皇甫修。「經理,請問你是在笑嗎?」

  「不,你繼續說。」皇甫修事實上是在笑沒錯,只是他如果笑出來,恐怕眼前的小女人會覺得受辱,因此他極力忍耐自己想大笑的衝動。

  野狗就野狗,還陌生狗?被野狗追就算了,還踩到破掉的紅磚塊,想必接下來就是「仆街」嘍?光想到那個畫面就覺得好好笑。

  「喔。」她蹙著眉,著實懷疑他根本是笑翻了。「然後我就跌倒啦!所以才搞成這樣。」

  「怎麼不先去看醫生?」皇甫修輕咳了聲,在桌下掐住自己的大腿,以防自己當場笑出來。

  「我今天第一天上班耶!怎麼可以這樣就請假?」她驚訝的張大小嘴,彷彿他說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

  「我准你假啊!」他挑眉,盯著她膝上的擦傷,光瞧就覺得疼。

  「不要啦!既然得到這份工作,我就要盡力做好它,才不枉公司請我來上班啊!」她振振有辭的表明立場。

  「這樣啊……」他沉吟了下,倒是挺欣賞她看重工作的態度。他霍地站了起來,推著她就往外走。

  「經理?」啊咧!現在是什麼情況?他幹麼推她走啊?

  「走,我帶你去醫院敷藥。」

  醫院的急診室裡人滿為患,坐在等待區等待的夏宇瞳癟著嘴,一臉的不情願。

  「馬上就輪到你了,幹麼癟嘴?」皇甫修輕鬆自在的坐在她身邊,蹺起二郎腿拿起書報架上的報紙翻閱,邊翻邊好笑的問著。

  「我是很感謝經理這麼為我著想啦,可是這樣說不定會讓同事以為我跟你有什麼關係,說不定還以為我是靠你的『裙帶關係』才得到這個工作的。」小女人想的可多了,滿腦子全是悲觀的灰色思想。

  

  「裙帶關係」是這麼用的嗎?皇甫修的嘴角抖顫了下,忙拿起報紙遮住自己和她之間的視線。

  這小女人真的很好笑耶,他有預感,自己未來的工作時間鐵定會充滿樂趣。

  「不過上個藥而已,花不了多少時間。」他不怕什麼緋聞流言的,反正就算沒那回事,公司裡還是傳得沸沸揚揚的,只要行得正坐得穩,他才不怕別人說項。

  本來他不必親自帶她上醫院,只消交代一聲,辦公室裡多得是下屬足以代勞,不過今天早上他到十一點才和客戶有約,加上和她在電梯裡「巧遇」也算有緣,他就當打發時間走這一趟,誰知會引起她諸多聯想。

  「可是我利用到上班時間是事實,有種假公濟私的感覺嘛……」她噘了噘嘴,懊惱的瞪著自己膝蓋上的擦傷。

  經理這麼愛管閒事,等會兒上完了藥,他該不會又抓著她去買絲襪吧?

  她只是一個小∼∼小的秘書助理,何其有幸得到經理大人如此關照?

  可能是經理大人今天心情特別好,或者是中了大樂透什麼的,才會對她這個新人特別關心。

  她是很感謝經理大人的愛心啦,問題是以經理大人的「美色」,公司裡應該有很多女性愛慕者,說不定她反而會因經理大人一時興起的好心,得到遭女性同事排斥的「天譴」……哎喲!想想就覺得頭好痛!

  她開始考慮等會兒是不是得請醫生幫她開點止痛藥,不是止擦傷疼痛的,而是拿來止頭痛用的。

  「上班途中受傷算因公受傷,公司本來就該負責的,你不必想太多。」這用不上假公濟私這麼嚴重的成語吧?皇甫修好笑的揚了揚嘴角,小心地用報紙擋著沒讓她看見。

  「夏宇瞳、夏宇瞳小姐!」陡地,護士小姐拿著病歷叫喚她的名。

  「有!我在這裡。」夏宇瞳趕忙站了起來,動作間因傷口的扯動而蹙了蹙眉。

  皇甫修跟著站起,順勢扶著她的手臂,好讓她保持身體平穩。

  「來,這邊請。」護士小姐一見到皇甫修,雙眼立即發亮,連聲音都嗲上許多。

  「……」護士小姐的嗲聲嗲氣,讓夏宇瞳來不及感動經理大人的好心扶持,冷不防的顫抖了下,頭上飛過烏鴉兩、三隻。

  看吧,連護士小姐都難逃經理大人的魅力,她著實不敢想像,等她回到公司會受到女性同事如何「熱情」的對待,實在很讓人不安。

  「瘀血擦傷。」

  醫生是個有點年紀的男性,仔細的審視過她的傷口後,飛快的在病歷上寫下整串「蛇形文」,邊寫邊吊高眼球,隔著老花眼鏡睞了眼皇甫修。

  「女朋友要好好照顧,怎麼會讓她跌得這麼嚴重?」

  「不不不……你誤會了……」夏宇瞳差點沒跳起來,顧不得手肘上的疼痛,頭和手搖得像支博浪鼓。

  見她那慌張的樣子,皇甫修又想笑了——真糟,平常他的笑點沒這麼低,可偏偏一看到她,不知怎地就直想笑,實在有點莫名其妙。

  「他不是你男朋友?」醫生的視線落在夏宇瞳秀氣的臉上,依舊隔著那副黑框老花眼鏡。

  「不是!」夏宇瞳臉紅脖子粗的朝醫生吼道。

  「醫院裡請輕聲細語。」

  醫生慢條斯理的說了句,成功的讓夏宇瞳瞠目噤聲。他放下原子筆後,將病歷丟回病歷回收籃裡。

  「不管你們的關係是什麼,男人本來就該保護女人的。好了,這樣就可以了,去旁邊讓護士小姐上藥。」

  「……謝謝醫生。」夏宇瞳滿臉熱氣的道了聲謝,心情更為鬱悶。

  在讓護士小姐上藥的過程裡,夏宇瞳堅強的沒發出任何一聲哀號,可憐兮兮的眼淚卻在眼眶裡打轉,瞧得皇甫修的眉不自覺的收攏起來,以臂環胸的杵在一旁等治療過程結束。

  看她的樣子應該很痛,卻沒聽她發出任何哀叫聲,可見她的個性挺倔強的——一個倔強的女人,卻有著傻里傻氣的迷糊行徑,真是矛盾的綜合體啊!

  上好藥之後,兩人前往領藥處,在等待的過程裡,夏宇瞳板著臉不發一語,反倒讓皇甫修有了想逗弄她的念頭。

  「傷口很痛嗎?這麼安靜。」沒聽到她的聲音感覺怪怪的,感覺上她就該像只小麻雀一樣吱吱喳喳。

  「不痛。」她搖搖頭,臉部表情頓時猙獰了起來,小手更是緊握成拳。「只是想到醫生誤會我們的關係,我就覺得很火大!」

  他差點噴笑出聲,意外她的表情竟能像變臉一樣轉換迅速。還有,她握拳是什麼意思?想海扁那位醫生嗎?

  「醫生的工作也很無聊啊,沒話找話聊吧,別跟他計較那麼多。」人的血液裡,約莫都藏有些許嗜血因子,一想到那醫生可能因她的暴力,眼鏡被打掉了、眼眶黑了一圈,他就莫名的感到愉悅。

  「經理。」見他撇了撇嘴,她心頭的鬱悶無限擴大。

  「嗯?」領藥號還真長,怎麼醫院裡看醫生的人這麼多?難怪健保天天在喊窮。

  「我能問你一個較私人的問題嗎?要是不方便也沒關係。」才認識第一天就問這個很唐突,但她就是想問嘛!

  「嗯哼。」他盯著領藥處的號碼顯示燈,輕哼一聲算是答應了。

  「公司裡……有很多女同事喜歡你吧?」她幽幽的歎了口氣,想知道自己回公司之後會有多慘。

  「你的問題倒直接。」他側身看了她一眼,劍眉微微挑起。

  「我不會拐彎抹角那一套啦!」她擰起眉心,反正她就是一根腸子通到底咩!

  「為什麼問這個?」皇甫修凝著她的眼滲入一絲審視的意味。

  難不成她也和那些一見到他就心猿意馬的女人一樣,光憑外表就想跟他交往?倘若是,還真叫他失望。

  「因為我想知道我回公司之後會有多慘。」沒想到她給了一個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答案,垂下的雙肩和臉上沮喪的線條,好似世界末日就在眼前了。

  「回公司……會有多慘?」這是什麼意思?他有聽沒有懂。

  「連醫生都誤會我們的關係了,你這樣蹺班帶我出來看醫生,一定會讓愛慕你的女同事心生嫉妒。」她無辜的閉了閉眼,想到未來自己悲慘的處境,簡直比被野狗咬還淒慘。「要是你的愛慕者跟螞蟻一樣多,那我以後每天就會被那些人無限制的凌虐、欺負,不僅把所有工作都丟給我做,外加看我不順眼、背後說我壞話,說不定還會把廁所裡的衛生紙偷藏起來,你說我還能不慘嗎?」

皇甫修瞪著她,好半晌說不出話來。

  「經理,你好心點給我個數字吧,讓我早點有心理準備。」該不會整個美妝部都是他的愛慕者?那她就死定了了了……

  「噗∼∼哈哈……」這次,沒有任何東西能擋住皇甫修的笑意,他終於忍不住大笑出聲。

  「經理,我很認真,請你別以為我在開玩笑!」她羞窘的握起拳,氣惱他不把她的話當一回事。

  「不是……我想公司同事不至於那麼惡劣……哈哈∼∼」皇甫修笑得沒辦法把話說完整,連眼角都溢出淚來。

  她的想像力未免太豐富了,連偷藏衛生紙她都想得到,實在太好笑了!

  「你們男人就是不懂。」她暗歎一口,男人果然不瞭解女人世界的黑暗。「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

  「你喔,別再自己嚇自己了。」恰好領藥處的號碼跳到她的領藥號,皇甫修揉亂她的發,丟下她兀自上前領藥。

  自己嚇自己?她抓順被他揉亂的發,想的可沒他那麼樂觀。

  「我自己拿就好。」見他領了藥回來,她忙搶過他手上的藥包,不想再跟他有太多牽扯。

  無論如何還是保住小命要緊,以後在公司絕對要和他保持距離,除了公事上的接觸,一律采不理睬、不妥協、不嘻皮笑臉的三不原則,不然恐怕小命不保。

  「要是你有那麼多時間想那些有的沒的,不如想想辦法,讓自己在工作上表現得更出色,說不定要不了多久,就能從秘書助理升格為正式秘書。」他好氣又好笑的鼓勵她。

  「嗯!我一定會努力的!」她從不以掙得秘書助理一職就感到滿足,人往高處爬嘛,既然公司制度健全,她當然要衝到正式秘書的職位。

  「很好,就是要有這股幹勁。」他滿意的淺笑。

  「還有,請經理不要因為我是新人就對我特別優待,請你像一般同事那樣對我就好。」醜話先說在前頭,她還是先拉開彼此距離,這樣對雙方都好。

  雖然她有點迷戀他的男色……不不不!她能感受到經理的好脾氣和體貼新人的心意,不過她會將感動收進心裡,務必請他做到公正公平。

  「我都是這樣對待所有同事的。」他抿了抿唇,不知怎地,心裡不太舒坦。

  「謝謝經理的諒解,我們還是快點回公司吧!」她鬆了口氣,終於露出笑臉。

  皇甫修神色複雜的睞她一眼,邁開大步離開領藥處,走在她前方往停車處走去。

  她這麼說是想拉開跟他之間的距離吧?他沒遲鈍到察覺不出她真正的意思。

  原本他就沒存私心,單純只是因為想先處理她的傷口,畢竟她是女孩子,留下疤痕總不是件好事,沒想到好心被雷親,她如此排拒他的好意,簡直要氣死他了!

  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敢像她這樣待他,從來沒有!

  或許是天生的外型佔了優勢,也或許是工作能力教女性傾慕,女人對他一向親切溫柔,無所不用其極的想引他注意,唯有她,明白的拒絕他的靠近。

  他這個人很好商量,只要是合理的事他一律接受,所有公司同事也都認為他謙恭有禮、親切斯文,只可惜她沒看穿他的本性——

  他厭惡被人挑釁,也容不得他人挑釁。

  只要有人敢挑釁他,他可以變得強勢、霸道,而且絕對會百倍奉還,絕不手軟!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