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6, 12:26   #2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5
文章: 507
聲望: 205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二章

  事實證明,一切都是夏宇瞳想太多,她所預想的情況通通沒發生,倒是她所沒預料到的現實,活生生、血淋琳的在她的世界裡發生了—

  「我需要一份資料,麻煩請夏小姐把前三季銷售量最好的香水統計出來。

  經理辦公室打出內線,不由分說的將工作丟了出來。「還有,催一下研發部,他們送來的香水成分表沒有附樣品,這樣我不知道實品真正的氣味,要他們補過來。」

  好的,前幾季的商品都有銷售記錄,查詢起來不是問題,聯絡研發部也是小事一樁。夏宇瞳先打電話到研發部,然後認命的在電腦裡找出銷售記錄,開始將經理要的資料調出來加以整理。

  「早上的會議記錄還沒弄好嗎?請快點拿來給我。」不到三分鐘,內線又響起,害她又要丟下找了一半的資料,趕緊把早上的會議報告先行整理好再說。

  「我肚子有點餓,請幫我買塊蛋糕進來。」

  「企劃部把美容新品發表會的時間定下來沒?請他們動作快點。」

  接下來的時一間,每隔三至五分鐘,內線電話就會響起一次,皇甫修總有數不完的工作丟出來,搞得夏宇瞳簡直是疲於奔命。

  這個經理大人工作量真有那麼大嗎?從她第一天上班到現在至今一個多月,每天都有數不清的工作丟給她做,害她連睡覺都夢到被經理大人壓搾勞力,實在累死人了!

  「小瞳,真抱歉,把事情都丟給你做。」皇甫修的秘書陳湘琳一臉抱歉,手掌輕撫著腰間大圓球似的肚皮。

  「哎喲,別這麼說啦湘琳姐,這本來就是我該做的啊!」認真盯著電腦螢幕,夏宇瞳專注得眼睛都沒敢亂瞄,只動一張嘴回答陳湘琳。

  開什麼玩笑,湘琳姐是孕婦耶,怎麼可以讓湘琳姐太勞累,況且她這個助理本來就是來分擔湘琳姐的工作,所以全交給她做沒問題的。

  而且累歸累,她還是能從中學習到許多專業知識,就當做經理大人在磨練她好了,她絕對要努力堅持下去。

  「坦白說,有你在真好。」陳湘琳感激的微笑。「只是我很好奇,那天早上你跟經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這事原本她早該問了,但那時小瞳才剛到公司不久,兩人稱不上熟,她也不好問人家太過私人的事,延宕至今她才忍不住問了。

  她的預產期就在這一、兩個禮拜,公司聘請美妝部助理秘書,就是為了接替懷孕生產而將離職的她,目前她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將所有事項交給小瞳,經理臨時新交辦的工作,也直接由小瞳全權負責。

  原本她還擔心不久後她去生產,萬一新人跟經理不合怎麼辦?還好公司青島小瞳這麼乖巧又體貼的女孩,這樣她就能安心去生產,並放心將經理交給她照顧。

  不過最近經理有點怪,雖然平日的工作量也不小,但打從小瞳來之後,經理好像有變本加厲的傾向,甚至連買甜點這種事都丟出來了,這是以往從來不曾有過的情況。

  話說皇甫經理那個人啊,能自己做的就不假手他人,所以擔任他的秘書兩年多來,一切還算愉快,但自從小瞳來了之後,經理就變了,感覺上像故意在整小瞳似的,任何事都要賴給小瞳。

  若要說他們之間原本就認識又不像,還記得她把小瞳的履歷交給經理時,經理一點反應都沒有。

  理論上在小瞳進公司之前,他們應該完全不認識才對,所以她很好奇,經理帶小瞳去上藥的那天早上,他們兩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否則經理怎麼會變得那麼奇怪,好似凡事都針對小瞳發號施令,她是在非常、非常的好奇。

  「哪有啊!經理只是帶我去上藥,之後就回來了,什麼都沒發生啊!」她心虛的避開湘琳姐審視的目光。假裝什麼事都不曾發生。

  事實上也卻是是沒發生什麼事,回公司後也被其他女同事「關照」過,她的回應與事實無異。

  只不過她大膽的要經理大人對她像一般同事一樣,不要對她特別好,因為那會讓她心生不該有的綺思,要是她不小心愛上經理怎麼辦?那下場絕對會很悲慘。

  她很清楚自己不是能把感情看很淡的人,要是她真的愛上跟自己一點都不適合的經理大人,恐怕以後她就很難再接受其他的男性,那她的未來一定超悲慘。

  既不能和條件超好的經理大人長相廝守,又不能接受其他男性,最後只能落得孤老一生的可憐下場,她才不要過那樣的人生呢!

  所以雖然經理大人很溫柔體貼,不過他對每個人都一樣,她並不是唯一一個特例,只要小心謹守本分,她應該能好好守住自己的心。

  這樣就好,就這樣安分的當他的下屬,千萬別有非分之想,這樣就好。

  「可是我總覺得經理對你特別嚴厲。」陳湘琳撫著臉頰,想想她都有點同情小瞳了呢。

  「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經理一定是想讓我快點成長才這麼嚴厲的。」她掄起拳喊道,為自己加油打氣。

  「小瞳,我覺得你真的很可愛耶!」陳湘琳被逗笑了,感覺這丫頭的個性還真是矛盾。

  「怎麼說?」難的有人稱讚她可愛,夏宇瞳頓時不好意思的赧紅了臉。

  「當事情進行的很順利時,你會莫名其妙的杞人憂天,往往把後續結局想到很悲慘的境界,但一旦遇到麻煩跟挫折,你反而能超乎尋常的樂觀,真是超級矛盾的個性。」這是陳湘琳和她共事這段時間的心得。

「啊?我有這樣嗎?」夏宇瞳終於停下手上的動作,認真的思索起來,半晌後才露出憨傻的笑容。「好像真的是這樣也,嘿嘿嘿……」

  「你喔!」陳湘琳痛惜的睞她一眼,才將椅子轉正準備工作,「怎麼會這麼可愛呢?」

  「什麼東西那麼可愛?」就在夏宇瞳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之際,經理辦公室的門霍的打開了,皇甫修整裝站在門口。

  「沒有啦……」夏宇瞳只覺否認,但陳湘琳可沒打算這麼容易就放她一馬。

  「當然是說我們的助理小姐小瞳啦!」陳湘琳唯恐天下不亂似的,假裝不經意的談起。「近來好些男同事都向我打聽她的事,看來咱們辦公室的春天就要到了。」

  「是嗎?」皇甫修的眸光流轉,若有所思的睞了眼夏宇瞳,「那很好,公司好像也很久沒傳出喜訊了。」

  夏宇瞳暗暗翻了下白眼。

  他會不會想太多了?

  雖然湘琳姐這麼說,但她可沒看到任何一個男生來約她,不就等於沒有,他竟然就能聯想到喜訊,實在有夠誇張。

  「對對對,經理說的真好。」陳湘琳拍手叫好,轉而拍了拍夏宇瞳,「加油啊小瞳,到時經理一定會包個又大又厚的紅包給你當賀禮。」

  「湘琳姐……」夏宇瞳綻開一抹苦笑,有苦難言。

  「好了,話家常到此為止,夏小姐,請你跟我出去一趟。」皇甫修套上外套,突然下了聖旨。

  「啊?我?」夏宇瞳嚇一跳,沒想到自己會被點名,畢竟她手上還有他交代下來的一堆事還沒完成。「可是我資料……」

  「那個回來再做,先跟我出去。」皇甫修睞她一眼,不容置疑的再說一次。

  「喔。」經理都這麼說了,她也只有乖乖跟上,於是她放下手邊的工作,拿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

  「經理,你別忘了晚上有張董的生日宴啊!」在皇甫修領著夏宇瞳要離開辦公室之際,陳湘琳不忘提醒他晚上的行程。

  現在是下午三點左右,經理未必趕得及在下班前回到公司,她還是盡責的提醒他一下。

  「……shit」皇甫修霍的低咒了聲。

  夏宇瞳驚異的瞠大眼睛,愕然的抬頭瞪他。

  是她聽錯了還是經理真的開罵了?原來經理也有這麼人性化的一面,還真令她吃驚啊!

  「幹麼?」發現她訝然的注視,皇甫修沒好氣的白她一眼。

  「沒、沒事。」喔喔!看來經理真的不爽了,八成是他不想去哪個張董的生日宴吧?火氣這麼大,小心便秘。

  「你,晚上加班!」他攢起眉心,神情懊惱的再下一道聖旨。

  「為什麼?」吼!晚上她想看電視啦。

  「叫你加班你就加班,哪那麼多廢話?」皇甫修丟下話,繞過她走出辦公室。

  「經理!我可以拒絕嗎?」怎麼這樣啦,超級大暴君!她快步跟上他,忙著跟他爭取自由的下班時光。

  「不行!」

  「可是……」

  「沒有可是,這裡我說了算。」

  兩人的聲音漸行漸遠,在辦公室裡「留守」的陳湘琳氣定神閒的由抽屜裡拿出指甲銼刀,慢條斯理的剪起指甲來。

  說來這張董的女兒張美華覬覦經理的「美色」是眾所周知的事,早就不是什麼大秘密,皇甫經理會對這個生日宴感到頭痛也不令人意外,只不過皇甫經理擺明了要拿小瞳當擋箭牌這事兒,就非常令人玩味了。

  張董是老董事長的好朋友,又是公司的大客戶,對於張董的邀約,皇甫經理再怎麼不情願也會赴約,可就不見皇甫經理要她當陪客——或許是因為她已婚的身份吧,總之沒聽過皇甫經理攜伴同行,自然也就沒有擋箭牌一說。

  只不過今天皇甫經理卻擺明了要小瞳隨行,就算是當擋箭牌好了,為什麼那個擋箭牌會是小瞳,而不是其他任何一個單身的女同事咧?

  她抬頭望向窗外,藍天白雲,遠方一架飛機飛掠而過,是不是有什麼好事就要發生了?

  真教人期待啊!

 

  「經理,請問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坐到皇甫修車上,夏宇瞳這才開口詢問他取出。

  「去研發部,我不是說了嗎?他們呈上來的報告沒有附上樣本,我哪知道他們所謂的紫籐花香是什麼味道?」

  他一向實事求是,沒親自聞過的東西,他無法確認是否是好商品。

  「喔。」她瞭然的點了下頭,乖乖的繫上安全帶。

  研發部並沒有設置在翱翔企業大樓裡,而是設置在工廠內部,理由是工廠裡原料器材一應俱全,研發部在哪兒會比設置在企業大樓裡方便許多。

  夏宇瞳還是第一次在上班時間出公差,全拜經理所賜,雖然辦公室裡的工作堆積如山,但能像現在這樣出來透透氣,感覺也不錯。

  「你到公司上班這段時間還適應吧?」他穩健的操控著方向盤,邊開車邊詢問她的工作狀態。

  「很好啊!」如果經理丟出來的工作少一點會更好,但她可沒膽子說出口,免得惹惱了經理,她又有苦頭吃了。

  「真的很好嗎?」他的嘴角揚起淺笑,很淺的淺笑,沒讓她注意到。「你不覺得我給你的工作量稍嫌大了點?」

  「不會。」她搖頭,就算心裡真這麼想,她也不會說出口……不,是不敢說出口啦!「剛才湘琳姐也問我一樣的問題,我回答她『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經理放心,我會努力的!」她一派天真的回應。

  皇甫修的眸光流轉,霍的用力踩下油門加快車速。

  「哇啊——」她驚叫,沒料到文質彬彬的經理會在大白天車潮擁擠的時候飆車,忙不迭的拉住車頂扶手。「經理,有、有那麼趕時間嗎?」她連聲音都在發抖。

  老天保佑,千萬別讓她這麼年輕就英年早逝……不,香消玉殞,雖然她不是什麼美女,但好歹也算中等美女一枚,連戀愛都沒談過,她不要那麼早死啦!

  「你是怪我給你的工作,全是不合理的要求?」明知她沒那個意思,他卻故意曲解她的語意,存心要她坐立難安。

  沒錯,這小妮子說到做到,除了公事上的交流之外,不論在什麼地方見到他,她就像老鼠遇上貓,一顆頭低的快貼到胸口,好像他是什麼凶神惡煞似的。

  他是人見人愛的黃金單身漢,連張董的女兒張美華都對他情有獨鍾,偏偏她著小女人一見他就閃躲,就是這點讓他氣不過,滿肚子惱火。

  其實他很討厭女人的眼光老是追著他跑,感覺像無時無刻被人監視一樣。

  天生外形他改變不了,怪只能怪他父母給他生了一張迷人的相貌,想她這樣避自己唯恐不及,他該開心麻煩沒有因她的出現而增加,但說不出所以然的,他大少爺就是不爽。

  她的閃躲挑起他性格裡潛藏的惡劣因子,壞心眼的硬塞了一些無關緊要,卻可以忙上大半天的工作給她,原以為她遲早要抗議的,沒想到她倒是逆來順受,還把他的刁難當成磨練,更是讓他火冒三丈。

  「不是啦!請你別誤會。」

  完了,怎麼這樣也會惹到他?夏宇瞳額上冒出三條黑線,不曉得該如何應付他才好。

  「我很開心能在經理底下做事,真的很開心。」

  經理在公司裡人氣超旺,對每個同事都很好,對她也是親切有禮,不過僅止於在有其他同事在場的場合。

  有好幾次,湘琳姐去洗手間或因事暫離,經理總會用那種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眼神凝著她,害她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好啦!她無法否認自己對他存有好感,第一次見面時的溫柔也深深地刻印在她心底。

  只是這樣又能如何?她可做不來倒追男人的事情,而且想倒追經理的女同事多如過江之鯽,她還是哪邊涼快哪邊閃,並將心裡對他的好感和感動全小心的收進心底深處……

  這樣就好,就讓她貪心的保留這一小段甜蜜的回憶。

  「是嗎?」凝著前方路段的眼閃了閃,他終於好心的放慢車速。「我還以為你討厭我呢!」

  「沒這回事!」她急著解釋,脫口而出後才驚覺自己似乎激動了點,赧然的調了調坐姿。「所有同事都喜歡經理,我、我也不例外。」

  該死的!怎麼好像在參加告白大會?她的臉一片灼熱,連抬眼看他的勇氣都沒有。

  「但我總覺得你似乎在躲我。」他故意歎了口氣,以眼角偷覷她的反應。

  由於她低著頭,他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可赧紅到耳根的紅潮清楚的彰顯,她不如外表那般不在乎。

  她其實是喜歡他的吧?這樣很好。

  他要讓她無法閃躲他,甚至迷戀他、愛上他,等到他虜獲她的心,再狠狠地甩開她,讓她知道被人忽略是如何教人厭惡的感受。

  他笑得這種心態很小人也很卑劣,但誰叫她要招惹他?敢惹怒他就要有接受還擊的心理準備,而他一點都不打算改變心意。
遊戲正要展開,就從此刻開始,夏宇瞳,你等著接招吧!

  「別開玩笑了,我在你底下工作,怎麼可能躲你?」她猛地抬起頭,一臉錯愕的瞪著他好看的側顏,只一眼,她就心虛的將頭轉向車窗。

  她表現得有這麼明顯嗎?明顯到他這樣質疑她——

  好啦好啦!她承認自己想躲也躲不了,這是她對這分工作唯一感到美中不足的地方。

  「意思是如果不在我底下工作,你要躲我就容易多了是嗎?」他壞心眼的挑她語病。

  「經理——」她暗歎,搞不懂他今天是吃錯了什麼藥。「如果我的表現你不滿意,那我答應你我會改進的,再不然……你把我調到別的單位吧!」

  「別的單位沒有職缺。」可惡!她非得用這種話來氣他嗎?擺明了不想在他眼皮子底下工作嘛!真是個叫人生氣的女人!「況且我對你也沒什麼不滿,除了感覺你在躲我這一點。」

  「需要我發誓嗎?」她有點賭氣的撅起小嘴。

  就這點小問題要搞得氣氛這麼凝重嗎?

  她實在不懂,追隨他的眼並不缺她這一雙,他根本不需如此在意,還是他想通殺,非得得到所有女人的注目禮他才開心?這男人也未免太貪心了。

  「那倒不必。」聽出她聲音裡的懊惱,他變態的感到心情急速好轉,「只要你不再不敢看我的眼睛,我相信我們會相處愉快。」

  「可、可能是我不習慣直視別人的眼睛,沒想到造成經理的誤會,真的很抱歉。」

  哇咧!連這點他也注意到了?夏宇瞳頭上飛過烏鴉兩、三隻,氣惱自己的閃躲被他抓個正著。

  就算她不敢看他的眼,也是他的錯啊。

  誰叫他的眼睛會放電,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他電到心頭小鹿亂撞,為了保護自己的心,她當然能避就避。

  以後不能再這麼明目張膽的閃避他的目光了,她霍的感到心情沉鬱。

  「看著別人的眼睛說話是禮貌,沒有人教過你嗎?」這是基本禮儀,連國小學生都知道,他理直氣壯的聲討她的不是。

  「……對不起。」現在除了道歉,她還真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

  「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教導你正確的應對方式。」那句道歉停在他耳裡,莫明的有絲刺耳,他不覺撇了撇嘴角。「等湘琳去生產,你就得接替她的位置,到時候你跟我一起應酬廠商、客戶的機會會比現在多很多,我不能讓你無意之間得罪那些人,造成公司的損失。」

  他說的冠冕堂皇,找不出一絲疑點。

  「謝謝經理。」原來是這麼回事,那還真是她的錯,她虛心的接受教誨。

  「這是我應該做的,不需要跟我道謝。」他蹙了蹙眉,將車駛進工廠大樓。

  禮多人不怪,這話到哪兒都行得通,可對他來說,卻不適合用在她身上。

  她的多里只會讓他覺得她再刻意拉開與自己之間的距離,不禁讓他感覺不被尊重,相反的還有絲厭惡,他就是討厭這種生疏感。

  「你有宴會用的禮服嗎?」他壓下心頭的不悅,話鋒陡然一轉。

  「啊?禮服?」她雙眼圓瞠,若不是身上還急著安全帶,她恐怕會從位子上跳起來。「要禮服幹什麼?」

  她怎麼可能會有禮服?

  她連畢業典禮的晚會都找不到適合的衣服穿,要不是同學熟門熟路的帶她到禮服公司租借,恐怕她連畢業晚會都參加不了。

  「晚上張董的生日宴,你是我的女伴。」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