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6, 12:35   #9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4
文章: 507
聲望: 201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十章

  她的反應完全出乎皇甫修的意料。

  沒有設想中的咒罵、責備,而是真心誠意的告白,霎時令他倍覺難堪且痛徹心扉——她沒聽清楚他說了不去印尼馬?還這麼說是代表什麼?

  她要甩了他、不再愛他了嗎?該死,那比殺了他還令他痛苦!

  「謝謝你曾經給我的一切,不管你是因為什麼理由跟我交往,這段時間我很快樂,真的很快樂。」她的情緒逐漸平靜下來,坐在地板上深情注視著他。「謝謝你,皇甫經理。」

  在基隆的海邊她就想清楚了,感情的事沒有誰對誰錯,即使是個錯誤的開始,至少她得到一段美好的回憶,所以她心裡沒有憎恨,只期待心愛的他能得到幸福。

  他瞇起眼,感覺最致命的一刀毫不留情的刺進心裡,血流如注。

  第一次她說謝謝,刻意拉開他和她之間的距離,拒絕他的好意和接近,遠遠將他推離,這一次她又說謝謝,再次用生疏的稱謂殘忍的拉開彼此間的距離。

  他們倆曾經那般親密,她曾經不求回報的對他付出,曾在他身下激 情吶喊,難道這一切就要在這裡劃下休止符,讓兩人從此成為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

  不!這不是他要的結果,他拒絕接受!

  「嗯——很顯然我錯過晚餐時間了。」

  不想看他複雜和痛苦的神情,她抬手看了看手錶,是該回家的時候了,她以手撐住地板,蹣跚的站了起來。

  「我該回家了,皇甫經理,不必送我,我知道該怎麼坐車。」

  「小瞳!」警覺她就要走出自己的生命,他敏捷的一躍而起,在腦袋還未思及下一步動作、在她還來不及邁開步伐前,伸手一把將她扯進懷裡。

  這輩子第一次如此心慌,他的腦袋混沌一片,驚覺按部就班的人生即將在這一瞬間產生決定性的劇變。

  「你……」夏宇瞳嚇一大跳,整個人僵硬如石。

  「你怎麼可以就這樣走了?難道你不能原諒我嗎?」從不曾對自己的聲音如此陌生,這抖到幾近破碎的聲音,真的是由他的喉嚨發出來的嗎?

  「我從來沒有怪你的意思啊!」熟悉的氣息瞬時籠罩住她,她雙腿一陣虛軟,但她已經沒有理由再貪戀他溫暖的懷抱,她只能強迫自己佯裝不受影響的輕聲低喃。「我以為我說的夠清楚了……」

  「一點都不清楚!」他拒絕她的感謝,一接受就代表她要就此走出他的生命,他拒絕接受。「你沒聽到我說的話嗎?我說我不去印尼了,我要留在台灣跟你在一起……」

  她的手再一次堵住他的唇,清澈的眼望進他黑瞳深處。

  「皇甫經理,你平常的冷靜到哪裡去了?」她淺笑,表情好溫柔,溫柔得幾乎令他融化。「不要因為一時的激動打亂你的人生步調,哪一點都不值得。」

  「我的人生早就亂了調。」

  從她出現在他眼前的那一刻開始,在他不知不覺間,所有他能掌控的心思已然由他身上脫離,他的心早已不在自己身上了,而他卻駑鈍至今才察覺,簡直是笨蛋加三級。

  「別說傻話了,別忘了還有大好前程等著你呢!」她的嘴角顫抖,幾乎難以維持上揚的弧度。

  再待下去她會忍不住擁抱他,可是這一切都不可能再重來一次了,就讓她平靜的走開好嗎?

  「我真的該走了,皇甫經理請留步。」

  就這樣結束了嗎?

  他呆愣的放任她由自己的雙臂間抽離,指尖還留有她溫暖的提問,瞪著她邁開步伐往大門走去,他的心狠狠地抽搐著,痛到幾近失去知覺。

  「我愛你!」

  凝重的教人呼吸困難的客廳,驀然響起不大不小的聲音,清楚的傳進逐漸拉開距離的兩人耳裡。

  夏宇瞳頓住腳步,雙腿發軟。

  不可能,一定是她幻聽,八成是往來台北、基隆,加上情緒過於激動才會產生這種錯覺,一定是的!

  「我愛你,小瞳,我真的愛上你了!」他終於聽見自己心底深層的吶喊,他要這個女人,要她成為他的妻,為他生兒育女,要她和自己長相廝守,他只要她一個!

可是決定權已經不再他手上,因自己鄙劣的行徑,他完全失去主導權,接下來端看她肯不肯原諒他,她掌控著讓他上天堂或下地獄的生殺大權。

  「你不是認真的。」知道此時她才開始恨他,恨他再次擾亂自己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的心。

  「我是!我從來沒這麼認真過!」邁開大步衝到她面前,他形容憔悴的阻擋在她和大門之間。

  「再信我一次好嗎?我會努力彌補自己曾犯下的過錯,只求你再愛我一次。」

  雖然他在所有人面前都笑臉迎人,但他卻很清楚自己是個很悶的男人,可自從和她相戀之後,他的日子變得很開心、很快樂,天天都笑口常開,就算只是一些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都能讓他笑開懷,只因一切有她陪伴。

  他的人生因她而改變,如今這個女人改變了他,卻要拍拍屁股離他而去,這叫他如何接受?更令他難以忍受的事,他該如何面對被她變動過後的人生?

  不!無論如何他都要留住她,就當他自私好了,他要溫柔體貼的彌補自己對她造成的傷害,用自己的餘生創造她和自己最大的幸福。

  「如果你只是為了彌補,請不要褻瀆『愛』這個字。」她要的不是彌補,她只要他真心誠意的愛。

  「告訴我我該怎麼做,你才願意留在我身邊?」他的俊顏痛苦的扭曲著,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拿她怎麼辦才好。

  「嗯……或許換個工作環境轉換一下心情也不錯。」她答非所問的認真思索,拒絕再依他的步調打轉。

  他僵了僵,屏住呼吸。「可以,我幫你找一個無可挑剔,錢多事少離家近的絕佳工作。」

  「你還真大方啊!」她心痛了下,臉色又蒼白了幾分。「能不能先讓我瞭解一下工作內容和公司福利?」

  他又在耍她了嗎?還說什麼要和她在一起,不過轉瞬間就答應為她另找新工作,說什麼不願離開她,分明是消遣她嘛!

  「你只要負責暖床和生兒育女就好,福利是能得到一個做牛做馬的老公。」他毫不猶豫的回答她的疑惑。

  「……這一點都不好笑。」她板起臉,心跳卻不由自主的加快。

  「不是開玩笑,我再認真不過了!」再也忍不住伸手抬起她微赧的俏臉,他知道自己在冒險,只要她一個不開心,瞬間就能將他打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聽起來好像挺輕鬆愉快的嘛!」她漾開一抹甜笑,教他看來失去心魂,可下一刻又結結實實的將他打入地獄。「那麻煩皇甫經理撥個時間,幫我引見引見我未來的老闆吧。」

  「夏宇瞳!」他危險的瞇起眼,惱恨的瞪她。「除了我,你還想上誰的床?除非我死了,否則你休想。」

  「你要當我的老闆?」她驚訝的張大小嘴,水眸躍動著頑皮的神采。「不好吧,我當過你的下屬,也過了試用期,你應該不會覺得新鮮才對啊!」

  「該死的你!」他氣極,惡狠狠的將她摟進懷裡,二話不說的低頭吞噬她那張得理不饒人的誘人紅唇,強悍卻不失溫柔的啃嚼她的甜蜜。

  「唔……」她輕喘,放任自己畏進他精壯的懷抱。

  「你是我的,這輩子你休想從我身邊逃開!」他凶狠的宣示,大手難耐的探進她的上衣下擺,飢渴的探索她甜蜜的身軀。

  「皇甫、經理,我還沒……答應接下這份工作。」這男人還真猴急啊!看來他這次是玩真的,不再有欺瞞、報復的情結。

  罷了,橫豎她也愛他嘛!不如就這樣順水推舟,由他嘍!

  「你答應也好,不答應也罷,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讓你離開我。」這種痛楚一輩子一次就夠了,他再也沒有強力的心臟去承受一回。

  他急躁地拉扯她身上的衣物,讓她踩著自己的腳移動雙腿,在她意亂情迷之際將她「載」往房間,沿途留下一條衣物的路徑,由上衣、褲子、裙子,到房門口丟下教人心跳加速的私密貼身衣物,進房後連關門的力氣都省了,直接將她拋上床。

  「噢!我不是很喜歡這麼粗魯的上司。」她扶額抗議。

  「口是心非的女人。」他跟著跳上床,以餓虎撲羊之姿壓上她,嘴角含著邪惡又性感的微笑。「男人的強悍是女人的『性福』,哪一次你不是在我身下唉唉叫,一直要我再用力一點?」

  「……你這個邪惡的男人!」她紅著臉,千嬌百媚的白他一眼。

  「我邪惡,你好色,咱們天生一對。」他不以為意的大笑,拿她的指責當成至高無上的恭維。

  「誰跟你天生一對?」她不依,欲迎還拒的閃躲他的貼靠。「可惡!你才是好色的那一個!」

  「只對你一個人色。」他沒否認,俊顏佈滿情慾的線條。「你是天生注定吃定了我,我無時無刻都想像這樣把你壓在床上,狠狠地欺負你!」

  「喂!皇甫經理,我還沒答應接受這份工作!」她尖叫,小手忙將他逼近的俊臉推開。

  「再口是心非啊!這次我非得把你綁在床上,做到你答應嫁給我為止。」他輕易抓住她的雙臂,單手將之壓制在她頭頂。

  「你瘋了!」可惡啊!他怎麼能在如此使壞的同時,還性感的教人垂涎呢?夏宇瞳忿忿不平的暗忖。

  「對,我是瘋了,被你逼瘋的。」

  拉開她的腿,他急躁且強悍的挺進她的水嫩,整個過程一氣呵成,全然沒有遇上阻礙,教他歡愉的低吼出聲。

  「瞧你濕的,該不會早就想要我這麼做了吧?」他邪惡的以狎言浪語調侃道。

  「啊!」她粉臉羞紅,全身因他強悍的侵佔而打顫。「你這個大壞蛋,人家要告你性騷擾。」

  「這樣啊,要是你不介意讓法官聽見你的聲音,你儘管去告沒關係。」他挑眉,另一手揉撫著她胸前顫動的渾 圓,身體因舒坦而泛起陣陣雞皮疙瘩。

  「……什麼意思?」她霍的感覺烏雲罩頂,嬌軟的身軀明顯僵硬幾分。

  「為了增加夫妻情趣,我準備了好東西。」以指引領她錯愕的實現望向天花板的交界處,發現極小且不易發覺的裝置。

  「那是什麼鬼東西?」她尖嚷了起來。

  「針孔攝像機。」一開始只是因好奇而買來研究,現在為了貪看她為自己迷醉的媚態,也為增加夫妻間的「性趣」,他不嫌麻煩的裝上了。

  「能夠分離畫面和聲音的,就算你去告我,我也不准法官看到你這嬌美的模樣。」充其量把聲音交出去已經是他的極限。

  「皇甫修,你這個大變態!」不是吧?感覺實在太色情了!她驚羞交加。

  「小瞳,說愛我。」趁著激 情的當口,他強勢的索取她的情愛。

  「你早知道的不是嗎?」她並沒有隱瞞這個事實。

  「我還要聽。」百聽不膩啊!

  「愛你啦!」她撅了撅嘴,不甚情願的嘟囔。

  「你可以再不情願一點。」他輕笑,真是倔強的小女人啊!

  「哼!」她輕哼,把臉埋進枕頭裡。

  「小心別窒息了。」他伸手將她的臉轉個方向,讓她能自由呼吸道新鮮空氣。

  「小瞳。」

  「幹麼?」討厭!人家渾身無力了,酥麻佔領她全身的感官,身體只能隨著他的撞擊而擺動。

  「嫁給我,我不接受拒絕。」他沒得商量的下達命令。

  「……我考慮。」哪有那麼容易原諒他?再說嘍!「你快點啦,人家沒力氣了。」

  皇甫修挑高眉尾,決定跟她拗到底。

  「在你答應嫁給我之前,我們就繼續做下去吧!」

  「……」

  —全書完—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