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6, 12:27   #3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5
文章: 507
聲望: 205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三章

  豪華的別墅、柔美的燈光,加上穿梭在屋裡屋外那些地方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夏宇瞳彆扭的拉了拉身上緊緊包裹住身軀的黑色禮服,有種想逃走的念頭。

  生日宴幹麼搞得這麼奢侈?

  三五好友聚在一起,吃吃宵夜、喝點小酒,最多再唱個卡拉OK,輕輕鬆鬆就解決了——果然有錢人的世界不是她所能想像的奢華,她百無聊賴的暗歎。

  離開研發部約莫五點半左右,接近下班時間,皇甫經理並沒有載她回公司,反而二話不說的將她「打包」到他熟悉的服飾店,裡頭賣的一副全是她想都沒想過的名牌,而且幾乎每件都很暴露,她根本沒有膽子也沒那個本錢穿。

  那是身段極好的美女才撐得起來的華服,她這個平凡到幾近土包子的女生哪撐得起來?可在皇甫經理的堅持下,她只得硬著頭皮在那成堆的禮服裡,挑了件最保守的換上。

  說是最保守,也僅是包到胸口處,整個肩膀和手臂都光溜溜的,害她超不習慣,之後他又帶她去做頭髮、上妝,將她的長髮高高挽起,露出光潔的頸項。

  她自己照鏡子時,差點認不出來鏡子裡的人是她,但這麼一來裸露的面積感覺就更大了,讓她極度不安,換身不對勁,彆扭到了極點。

  「鎮定點,大方點,別讓人看笑話。」

  察覺到她的不安,皇甫修下了車後,自在的伸手摟住她的腰,藉以將自己的力量傳遞給她。

  「經理你……」你幹麼把手伸過來?她狠抽口氣,差點沒驚叫出聲。

  「你來啦皇甫,歡迎歡迎!」

  沒想到她還來不及出聲抗議,一個中年男子頂著光禿的地中海「耀眼」髮型,熱情的過來迎接。

  「張董,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年年鴻運當頭。」皇甫修扯開性感的嘴角,毫不猶豫的向對方道賀。

  原來這個「地中海男」就是張董喔?只不過那麼老土的祝賀詞,虧皇甫經理想得出來,是在有點跟不上時代。

  夏宇瞳正在竊笑,感覺皇甫修的手掐了下自己的腰際,她反射動作的立即擠出笑容。

  「張董,願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哎!可惜她也想不出勁爆的祝賀詞,橫豎這種場合也不好太作怪,她就勉為其難的跟皇甫經理同列老土一族好了。

  「哪裡哪裡。」

  張董笑得合不攏嘴,正想請他們一同入內,不意身邊陡的展出一名西裝筆挺、梳著油頭的男子,給人第一眼的感覺就是個吊兒郎當的公子哥兒。

  「好久不見,皇甫經理。」男子的眼緊盯著夏宇瞳,好似野獸發現一塊上等的肥肉。

  那眼神令夏宇瞳極不舒服,下意識往皇甫修身邊倚近了些。

  「她是……我的女朋友夏宇瞳。」皇甫修沒漏掉她求助的動作,低眸睞了下她臉上緊繃的神情,然後抬眼直視男子的眸,伸手與對方交握。「幸會了,張副總。」

  眼前的男子是張董的侄子張明富,在社交圈裡聲名狼藉,只要是他看上眼的女人,不論對方有沒有對象甚至丈夫,他都會想盡辦法將對方拐到手,而且得逞後就拍拍屁股走人。

  大部分的女人吃虧上當後,都礙於名聲不敢聲張,啞巴吃黃連的自認倒霉,不過張明富的臭名還是難以掩蓋的不脛而走。

  就他現在看著夏宇瞳的眼神,已讓皇甫修直覺警鈴大作。

  他不假思索的將夏宇瞳納入自己的羽翼下,姑且不論他和她之間的「過節」,光憑她是自己的下屬這點,他就容不得她在自己眼前被人欺負。

  「原來皇甫經理已有了這麼一位如花似玉的女朋友,我還真是相見恨晚。」張明富深感可惜的搓了搓手,但那雙賊眼仍緊盯著夏宇瞳不放。

  「張副總客氣了,失陪。」皇甫修淺笑著,笑意卻未到達眼底。他摟著夏宇瞳的腰,不著痕跡的越過張明富,隨著張董一同走入別墅。

  別以為他看不出張明富在打什麼鬼主意,只要小瞳在他身邊,他就容不得張明富妄動她一根汗毛。

  「經理……」夏宇瞳雖驚訝皇甫修對自己的介紹詞,但她可沒笨到感受不到他保護她的用心,不由得心生感動。

  「聽著,不論如何,離剛才那傢伙遠一點,懂嗎?」他壓低音量,附在她耳邊低語。

  「懂。」她抖顫了下,不禁更偎近她一些,小手緊扯著他的衣袖不放。

  她的主動貼靠,讓皇甫修饒富興味的挑眉。他很清楚這是她本能想尋求自己幫助的舉動,但不諱言,感覺還挺不賴的!

  領著她和數位商場上的客戶打過照面,皇甫修體貼的想找個位子讓夏宇瞳坐下休息。

  看來她聽不習慣穿那麼高的高跟鞋,雖然身形更顯高挑,卻讓她連走路都有點發抖。他心裡才這麼盤算著,不意一名身著火紅亮眼禮服的女人飛奔過來,二話不說摟住他的頸項。

  「噢,親愛的,你終於來了!」女人媚眼如絲,大喇喇的再皇甫修的臉頰留下一個火紅唇印。

  「張小姐,請自重。」皇甫修暗自翻翻白眼,冷著聲將她稍微推開,並抽出西裝外套口袋裡的白色手帕,將臉上的唇印拭去。「我想你是認錯人了,我不記得自己跟你有這等交情。」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對他窮追猛打……不,緊追不捨的張美華。

  不是張美華不夠漂亮,也不是她條件不夠好——事實上張美華可說是他認識的女人裡,排的上前三名長相出色的女人,條件也是數一數二的好,但她那毫不矜持的熱情和纏人的手段卻教他敬謝不敏。

況且張美華並不僅只看上他,基本上,翱翔企業裡人稱三劍客的其餘兩位,樊宇農和戚易軍也在她的「狩獵名單」裡,她的「草名錄」自然也不止他們三個,像這樣的女人,他完全沒有任何興趣。

  她就和她堂哥張明富一模沒兩樣,差別只在於性別不同,但一樣教人倒胃。

  「親愛的,你怎麼這麼說?」

  張美華露出受傷的神色,這時才後知後覺的發現緊倚著他的夏宇瞳,漂亮的眼立即射出凶光。

  「你是誰?幹麼摟著我的親愛的?放開放開!」

  她的聲音拔高了起來,伸手就要拉扯夏宇瞳。

  「別鬧了張小姐。」

  皇甫修不由分說的將夏宇瞳往自己身後移,用身體直接擋住張美華的攻擊。

  「她是我的女朋友,請你客氣一點。」

  「女朋友?」張美華的聲音又高了一度,引來身側不少人的注目。「你怎麼可以背著我交女朋友?你這個沒良心的男人!」

  「我最後再說一次,張小姐。」皇甫修再難維持斯文有禮的面具,他板起臉,嚴肅而冷淡的凝著張美華。「今天我會到這裡來,完全是衝著張董的面子,希望你別搞砸了張董的生日宴。」

  

  張美華從沒見過他這般冷漠的樣子,一時適應不良的退了一步。

  「你竟然為了那個女人凶我?」她抖顫的指著夏宇瞳,那火紅的指甲油讓夏宇瞳驚懼的躲在皇甫修身後發抖。

  都是皇甫經理啦!幹麼帶她到這種是非之地來?

  這個地方好可怕,有色迷迷之盯著人家瞧的男人,還有凶巴巴、潑婦罵街的美艷女子,都是包裹著文明外衣的豺狼虎豹,真的好可怕!

  皇甫修的眼危險的瞇了起來。「如果你再胡鬧下去,我馬上走人。」

  「你!」張美華氣極,發現越來越多人看著她,她氣惱的跺了跺下腳,氣沖沖的轉身離開。

  「沒事了。」待張美華走遠,皇甫修將夏宇瞳拉到身邊,領著她再最近的小圓桌前坐下。「坐一下,你的腳需要休息。」

  「你發現了?」她眨了眨眼,意外他竟如此細心。

  「走路都在抖,你以為我真那麼遲鈍?」他輕笑,適才的冷峻模樣不見蹤影。

  夏宇瞳定定的凝著他,遲疑一會兒才開口。「經理,我還是第一次見你發脾氣。」

  那樣子挺嚇人的,要是她是張美華,恐怕早就嚇得兩腿發軟,跌倒在地了,根本無法想張美華那樣趾高氣昂的轉身走人。

  「你怕了?」他僵了僵,笑意凝在唇邊。

  「不。」她搖頭,因為他氣惱的對象並不是她,更何況他也是為了保護自己才發火,她真的一點都不怕。「是我給經理帶來麻煩,不然你也不會……」

  「啊啊啊!好一幕精彩的英雄救美。」

  她話還來不及說完,倏的走過來兩名高大英挺的男子,和皇甫修相較一點都不遜色。開口的哪個一過來就以手臂環住皇甫修的脖子,嚇得夏宇瞳張大雙眼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好樣的你,真動肝火了?」男子不怕死的再捋虎鬚,笑鬧的收攏手臂。

  只見皇甫修眉頭都沒皺一下,一個反手就將男子的手臂撩開。「去你的樊宇農,還輪不到你來對我動手動腳。」

  樊宇農?是翱翔企業服裝部的經理,樊宇農嗎?夏宇瞳眨了眨眼,兩眼發直的瞪著那個有一頭漂亮長卷髮的男人。

  「嗨,小美女,第一次見面,幸會幸會。」樊宇農一點都不在意皇甫修的粗魯,他漾開大大的笑容衝著夏宇瞳笑,耀眼的程度直逼太陽神阿波羅。

  「你好,我是夏宇瞳。」她不自覺的報上自己的名字,雙眼被他燦爛的笑容映照的有點難受。

  陽光男子是很好啦,但若是像眼前這位,熱力強烈到幾乎要令人閃瞎眼,還真有點讓人感到無福消受呢!

  「我以前沒見過你耶,你打哪兒來的?」樊宇農兀自拉了張椅子過來,長腿一跨反坐到椅子上,雙臂率直的擱在椅背上。

  「我……」夏宇瞳瑟縮了下,好在有人好心的為她解圍。

  「她是修的助理秘書,你少打人家主意。」跟著樊宇農一起過來的戚易軍終於開尊口,要不是眼前這兩個男人跟他交情不錯,他可是連開口都懶。

  「喲!難得喔你,消息比我還靈通。」樊宇農回頭睞他一眼。回過頭來繼續纏著夏宇瞳。「助理秘書哦,什麼時候要扶正啊?」

  「……」夏宇瞳語塞。

  不知怎地,她就是覺得樊經理話中有話,不過他是什麼意思呢?

  「得了你,別嚇她了。」皇甫修沒好氣的捶他肩膀一記,順便為夏宇瞳介紹。

  「這傢伙是服裝部的樊宇農,嘴巴賤了點,人還不壞,他是戚易軍,負責珠寶首飾部。」

  喔喔!這三個人就是傳說中的三劍客,她何其有幸,一個晚上全見到了,果然個個艷冠群芳……呃,英俊瀟灑,難怪他們在公司裡各有難以數計的擁護者。

  「樊經理,戚經理,你們好。」

  面對這麼多位型男帥哥,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求助的看了皇甫修一眼。

  「別告訴我你們都自己一個人來,不怕張美華把目標轉向你們?」皇甫修收到她求助的訊號,聰明的轉移其餘兩人的注意力。

  「沒辦法,死汪汪沒空,所以我只好一個人來。」樊宇農啐了一口,想到那女人沒等他把話說完,就把「沒空」兩個字往他臉上丟,他就嘔得要死。

  她不曉得這一句沒空,會將他推入多危險的境界——剛才就活生生的再修身上發生了,好險他死拖著易軍夫妻倆不放,不然隻身深入虎穴的他鐵定危險!

  「還叫她汪汪?」皇甫修忍不住發笑,笑眼前這男人遲鈍。「你準備什麼時候給她名分?」

  「你在說什麼鬼話?」樊宇農差點沒坐穩,忙扶著椅背穩住身子,一張俊臉漲得火紅。「我跟汪汪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不是就不是,別等到她被別的男人追走了,你才來後悔。」皇甫修寓意深遠的調侃了句,轉向戚易軍。「你呢?大嫂跟你一起來了?」

  「嗯。」戚易軍點頭淺笑。「她剛好遇到幾個朋友,正和他們敘舊中。」

  戚經理笑起來很幸福的感覺耶!

  雖然夏宇瞳不認識他們嘴裡說的人是誰,但皇甫經理稱對方為大嫂,意思是戚經理結婚了吧?戚經理的話明顯比樊經理少很多,但臉上那抹笑。讓她直覺戚經理一定很愛他的老婆,一定!

  幾個大男人聊著聊著就聊到公事上了,免不了又討論起當下的流行趨勢,很快的就忘了夏宇瞳的存在。

  夏宇瞳不是個愛追求流行的女孩,衣著一向以輕鬆舒適為主,平常在家根本不上妝,上班時才會禮貌性的在唇上點些唇蜜。因此她對流行這玩意兒不是很感興趣,自然而然感到無趣。

  「經理,你們聊,我到花園走一走。」張家別墅的花園很大,她插不進男人們的話題,遂出聲告知皇甫修。

  皇甫修微微蹙起眉心。「你還是留在這裡安全點。」

  「這裡人這麼多,應該不會有問題。」而且還有警衛啊!要是有什麼不對,她大聲喊就是了。「我去走走就回來,花不了多少時間的。」

  「嗯……」他沉吟了下,不放心的叮囑。「那你自己小心點,三十分鐘之內沒回來,我就去找你。」

  「嗯。」她開心的點了下頭,翩然離去。

  「三十分鐘之內沒回來,我就去找你。」待夏宇瞳走遠,樊宇農刻意模仿皇甫修的聲調,正經八百的說完後,受不了的搓搓手臂。「肉不肉麻啊你?」

  「我又不是你,不來肉麻那一套。」大男人有所為有所不為。肉麻兮兮的劇情他可演不來。「我剛來的時候,在門口遇到張明富,那傢伙看小瞳的眼神讓我直覺不太對。」

  「張明富?」樊宇農和戚易軍極有默契的對看一眼,接著由樊宇農代表發言。

  「哇靠!那你還敢讓她一個人離開?」

  「她不是小女孩了,遇到危險應該會想辦法應付。」

  坦白說,他也有點不放心,只不過他總不能像個保姆一樣把她綁在身邊,畢竟商場險惡,萬一他不在的時候,她得自己想辦法應付難關。

  「要不要我讓苡凌去陪她?」戚易軍可沒他那麼樂觀,至少讓老婆去陪陪她也好。

  「大嫂難得遇到朋友,還是不打擾她了。」皇甫修搖了搖頭。

  視線卻不由自主往花園方向望去。

  她沒問題吧?應該沒問題……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