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6, 12:09   #10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5
文章: 507
聲望: 205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十章

這是一間隱密的店面,位在大樓的最頂樓,今天是它開張的第一天。

  這家店的特色是,只在太陽下山後才開始營業,羅琴受邀作為它第一天開張的貴賓,她坐上電梯來到門前,按下電鈴。

  門打開,一張漂亮的臉蛋在瞧見她時,露出快樂憨厚的笑容,然後一如以往熱情地撲向她。

  「羅琴∼∼」

  熊抱,是好友江蜜雅對羅琴打招呼的方式,這女人永遠都這麼熱情,即使她變成半個吸血族,但她的個性沒有變,依然是那個容易感動又老實的小女人。

  「喏,恭喜你開店,這是給你的禮物。」

  看著禮物,江蜜雅感動地看著她。

  「不是叫你不要買了嗎?」

  「你當了老闆娘,開了生平第一家店,不送禮像什麼話?」

  「謝謝你,羅琴。」江蜜雅又給她熊抱了一次,而她也感覺到,這小女人的胸部似乎又飽滿了點。

  蜜雅興奮地拉著她手往裡頭走,一邊說道:「我留了一個位子給你,要你當我的座上賓。」

  羅琴看著店裡的裝潢,設計感十足,用的材質和設備也都是最高級的,禁不住驚歎。

  「這裝潢花了不少錢,對不對?」

  蜜雅呵呵笑道:「原本我只想開一家小店面,簡單地經營就好,易倫卻說,若要進攻那些頂級的吸血族美女客戶,就不能只開小店面,不但要大、要隱密,而且還要精緻,所以我就接受了他的投資,讓他當老闆嘍。」

  羅琴隨著蜜雅走進她所開的店,真沒想到,蜜雅會改行當起指甲彩繪的老闆娘,而且做的,還是吸血鬼的生意。

她好奇地看著,店裡的所有位子居然都坐滿人了,而在客戶之中,連明朝的允妃和中古世紀的法國伯爵夫人也來了。

  她們長長尖尖的指甲塗了美麗的顏色,蜜雅的員工們正細心地在客人的指甲上貼鑽,讓原本吸血鬼可怕的長指甲變得又高貴又時尚。

  「你店裡的生意可真好。」羅琴低聲道。

  「托傑森的福,是他幫我介紹客人來的,光是伯爵夫人和允妃就是兩位大客戶。」

  羅琴一臉佩服道:「想不到你變成吸血鬼,還是這麼積極,把生意頭腦動到指甲彩繪上頭,真有你的。」

  「我有興趣嘛,指甲彩繪很好玩呢,可以設計好多花樣,來,你先入座,我拿指甲美容雜誌給你看,你可以選一個自己喜歡的圖案。」

  「你先忙你的吧,我不急。」

  蜜雅先招呼羅琴坐在位子上後,將雜誌遞給她看,自己又忙著招呼其它客人。

  羅琴手上拿著指甲美容雜誌,但眼觀四路、耳聽八方,因為這家店除了她是正常人之外,其它人都是吸血鬼。

  由於傑森一直死皮賴臉地纏著她,既然分不了、甩不開,她也只好認命地當傑森的女朋友,反正,他們似乎也從來沒有分手過。

  傑森曾說她不瞭解吸血鬼的世界,那也不盡然,事實上,她從蜜雅那裡也知道不少吸血鬼的歷史,只是傑森不知道罷了。

  因為蜜雅是吸血鬼的菜鳥,所以一直在學習有關吸血鬼方面的知識和習慣,而她也從蜜雅這兒瞭解了不少關於吸血族的世界。

  吸血族為了融入近代社會,觸角伸及許多服務業,例如提供各種吸血族飲品的血吧、吸血鬼牙醫診所,棺材店裡賣的是新研發的按摩棺材,外頭用的是最流行的鋼琴烤漆,顏色有黑色、白色、香檳色或是黃金色。

  此外,還有專門收藏吸血鬼漫畫、DVD,提供休閒讀物的吸血鬼租書店,據說老闆還是個吸血鬼收藏迷。

  上回,她還在傑森家看見他有一張租借單,上頭還註明他租的吸血鬼DVD「決戰異世界」的歸還日期。

  她悄悄往右邊瞧去,允妃和伯爵夫人兩人正有說有笑,她們的談話內容,清楚地傳進她耳裡。

  「台灣的豬血糕真好吃呢,是我最喜歡吃的小點心。」

  「是呀,我都不知道,原來血還有這種吃法,那個鴨血麻辣鍋也超贊,鴨血做得香Q帶勁,每次來台灣,我必吃這道火鍋,台灣小吃真是全世界最讚的。」

  羅琴實在很難想像,這兩個活了幾百年的吸血鬼,居然最喜歡吃豬血糕和鴨血。

  她們的指甲可以任意伸長,所以並不需要黏附水晶指甲,只需要直接上色,貼上漂亮的裝飾,畫上精緻美麗的圖案便完成了。

  她再偷偷瞄向左邊,另外兩個吸血鬼女人正在討論最近很紅的吸血鬼電影「薯光之城」的劇情,直誇男主角很帥。

  她們又尖又長的指甲,都畫上了美麗的顏色,除了貼鑽,也會貼上立體的圖案,有的貼了蝴蝶、有的貼了花朵,或是小星星。

  看來,蜜雅的這間指甲彩繪店,會做得很成功。

  在蜜雅的指甲彩繪店待了幾個小時後,她離開了店面,距離跟傑森說好的約定時間,提早半小時下樓,趁著還有點時間,她打算到旁邊附近的夜市逛逛,心想買個豬血糕或鴨血什麼的,給傑森當消夜,說不定他會喜歡。

  當她往夜市方向前進時,沒察覺到有人鬼崇地跟在她身後,趁著沒人注意時,猛然上前摀住她的口,她連叫都來不及,便感到一陣暈眩,你住她口鼻的手帕肯定是下了迷藥,她只掙扎了一下,便暈了過去。

  兩名鬼祟的男子,就這麼迅速抬著她,上了一輛黑色轎車,急駛而去。

  


  羅琴失蹤了!

  當傑森趕到時,羅琴人已經不在蜜雅的指甲彩繪店裡。

  羅琴不會不連絡的,她沒有回別墅,也沒有回到自己的住處,而唯一的線索,是她的手機掉在馬路上,由此可見,她當時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讓手機遺留在地上。

  或許,她是被強行帶走的,而帶走她的人是誰、有什麼目的,這些都不得而知。

  傑森這輩子從沒這麼想殺人過,俊凜的神情陰沉得嚇人,一反他平日笑容可掬的形象。

  江蜜雅曉得好友羅琴從她這兒離開後,並沒有和傑森碰上,肯定是在這段時間出了事,為此而自責不已。

  「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讓她一個人下去的,我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江蜜雅哭得唏哩嘩啦,由於情緒激動,觸動了她體內吸血鬼的因子,讓她雙眼變得血紅,十根指甲變長,嘴裡也冒出了兩顆尖銳的虎牙。

  鍾易倫忙安慰激動的妻子。「別擔心,我們一定會找到她。」

  「可是、可是——」

  「別小看吸血鬼的組織,沒有我們找不到的人。」

  江蜜雅水汪汪的淚眼焦急地望著他,抽抽噎噎地問:「真的嗎?」

  「傑森已經在行動了,他比我們更急。」說著看向傑森,他正在打電話,請所有定居在台灣的吸血族幫忙。

  講完電話後,傑森才轉頭對他們道:「她被帶走了。」

  江蜜雅忙問:「你怎麼知道?」

  「我們的一位吸血族夥伴催眠了警局人員,調出了監視器,果然錄到了她被帶走的畫面,打開計算機,他們會把畫面傳過來。」

  他們的吸血族夥伴,將畫面傳到鍾易倫的計算機裡,他們打開計算機,看著擷取的畫面,果然瞧見了一夥人將一名女子抬上車的畫面,而那女子的身影,雖然在夜晚並不清楚,但傑森很肯定。

  「是她沒錯。」藍眸轉成了鮮紅,一股憤怒充滿他全身。

  「帶走她的那些人,認得嗎?」鍾易倫問。

  「沒見過,看起來是有計劃的,琴沒有掙扎,肯定被迷昏了。」

  「你看,這裡有錄像的時間,琴是這時候被綁架的,可惜沒照到車號,她被帶走將近一小時了,按照車速去判斷,搜尋的範圍遍及整個台北縣,範圍太大,不好找。」

  「既然錄到了這台車子,其它監視錄像器也會錄到,在警局清查的族人會陸續把影片傳送過來,我們只要循著監視錄像器的位置去找,範圍就縮小了。」

  「好方法,看來你法醫當久了,也學了不少辦案的手法。」

  「那我們還等什麼,快出去找呀!」蜜雅道。

  傑森搖頭。「必須有人留守在這裡接收畫面,然後通知我們監視器的位置,我和易倫分頭尋找,你留在這裡。」

  看得出來,傑森比她更加著急,但為了救自己心愛的女人,他必須沉住氣,畢竟他活了三百年,自有一股沉穩內斂,江蜜雅知道這時候必須合作,既然傑森希望她留守,那麼她會全力配合。

  「好,我知道了,但你們若有任何消息,也要趕快通知我。」

  他們三人為了找尋羅琴,各自分開行動,希望能趕在天亮之前找到,不然天亮之後吸血鬼只能躲回黑暗處,行動非常不便,就只能倚賴白日的朋友。

  鍾易倫去其它地方尋找,傑森則趕去警察局。

  羅琴失去音訊已經一個小時,每一分鐘對傑森而言都很重要,時間拖得越長,羅琴就越危險。

  他的藍眸轉成了紅眸,身形一躍,跳上牆,如壁虎一般攀爬而上,速度快如風,形如影,最後來到大樓的頂端,站在上頭居高臨下,月光將他的身影染上一層銀白,既俊美又詭魅。

  黑影在天空飛躍,從這棟大樓跳到另一棟大樓的屋頂,他不放過任何小細節,仔細追尋琴的味道。

  他發誓,等找到綁走琴的人,倘若琴受到一絲傷害,他絕對會讓對方付出慘痛的代價!

  


  迷藥的效力只有一個小時,當藥效過了之後,羅琴逐漸甦醒,發現自己正在一間鐵皮屋裡,她記得自己原本要去逛一下夜市的,結果被人用布摀住口鼻,接著就不省人事了。

  她忙站起身,雖然藥效剛過,頭還有些昏昏的,但不妨礙行動,她跑去開門,果不其然門被鎖了,整間鐵皮屋連個窗戶都沒有,所以她也不曉得自己到底在什麼地方,也不明白自己遇到了什麼人,對方為什麼要綁架她?

  空曠的屋內,只有一盞白色燈泡亮著,正當她在屋內四處尋找,想找個什麼東西把門弄開,逃出這間屋子時,門突然打開了。

  她全身緊繃,害怕地瞪著對方,三名男子走了進來,前兩人她都不認識,但是當第三名男子出現時,她震驚不已。

  「是你?」她驚訝地看著昱瑞集團的徐經理,心下也恍然大悟。

  徐經理瞪視的眼神閃著不懷好意,讓她心生警覺,不由得往後退,但隨即被上前的兩名男子給左右抓住。

「啊——你們幹什麼!放開我!」她害怕地掙扎,不知道他們想對她做什麼?他們三個大男人,而她只是一個弱女子,哪裡打得過他們?

  徐經理走上前,舉手一揮,就是一巴掌。

  這一巴掌打得她眼冒金星,臉頰痛得發辣,幾乎要掉眼淚了,原本細嫩白皙的臉立刻紅腫起來。

  她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試圖讓發暈的腦袋瓜回復思考,此時耳邊傳來徐經理的謾罵。

  「賤女人!原來是報社的記者,竟敢設陷阱向我套話?!你害我被其它人恥笑,笑我沒用,居然被一個女人騙,讓公司爆發這麼大的貪污官司,蒙受利益損失,也害我被趕出集團,現在還得去當替死鬼,幫公司坐牢!」

  從徐經理進門的那一刻,羅琴就明白怎麼回事了,也難怪總編輯要她先躲起來避避風頭,她的獨家新聞揭發了昱瑞集團官商勾結的貪污案,造成了很大的震撼,讓昱瑞集團蒙受了很大的損失,其中衝擊最大的,就是徐經理了。

  她咬著牙,冰冷地瞪著他。「你們賄賂官員,不法圖利,本來就不對。」

  這話惹惱了徐經理,盛怒之下又是無情的一巴掌,把她嘴角打出了血絲,腦袋瓜又是一陣發暈,痛得幾乎說不出話來了。

  她長這麼大,從沒受過這種待遇,也沒被人這般狠狠打過,心中委屈極了,但一身的傲骨逼著她不准哭,哭是弱者的行為,現在最要緊的,是想辦法逃出這裡才是。

  徐經理繼續用難聽的字眼破口大罵,說他被她害得要坐牢,要她付出代價。

  他發狠的表情,以及發誓要向她報仇的嘴臉,令她心中害怕極了,不知道他們會怎麼對付她,雖然她平日很冷靜,但是面臨這種幾近生死關頭的時刻,她也不免露出女人的柔弱和無助。

  她會落到什麼下場?

  這男人說要把她賣到國外去賣淫,要她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她越聽越害怕,可是她現在被左右牢牢抓著,根本無法掙脫,只能任人宰割。

  她好想傑森,不曉得當他知道自己失蹤了,會是什麼心情?應該很緊張吧?

  直到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麼愛他。

  她不要被賣到國外,她想回到傑森的懷抱,躲在他臂彎裡,享受他對自己的寵愛,再感受一次他的五指陷入髮絲,為自己梳順一頭長髮的疼惜,再回味他的唇、他的笑,以及他耳鬢廝磨的溫柔低語,總能讓她安睡到天亮。

  她想再見到傑森,神啊,她不要就這麼和傑森分開!

  是吸血鬼也好,人也好,傑森就是傑森,而且是她的傑森。

  這些話,她不停地在心中吶喊著。

  「徐先生,既然你要把她賣給人蛇集團,可不可以讓我們兩人先嘗嘗?」

  什麼!她心驚地瞪向右邊抓住她的男人,瞧見他色心大起,正對她露出淫笑。

  「是呀,徐先生,就當作是給我們的報酬,我們好久沒嘗過這麼漂亮的女人了。」

  羅琴臉色蒼白,這是女人最害怕遇到的事,並且瞧見了對方因為她的害怕,而露出得意的邪笑,更是讓她恐懼。

  「要嘗她,當然是我先來,等我爽了,再輪到你們。」

  羅琴試圖保持冷靜,因為她越害怕,對方會越興奮,她必須想辦法澆熄對方的邪念。

  「你要是敢碰我,我會咬你,咬得你血肉淋漓。」

  她的話,引來徐經理的大笑。

  「那還不簡單,把你的嘴巴塞住就行了。」說著命令其它人。「拿塊布塞住她的嘴。」

  不!

  她驚惶了,但不論她如何抵抗掙扎,反倒令這些壞男人越高興。

  正當她以為自己完了,耳裡突然傳來一個熟悉聲音。

  「琴!」

  原本掙扎的她,在聽到這個聲音後,突然面露驚喜地叫出來。

  「傑森?」

  「琴!你在哪裡?」

  天呀,真的是傑森的聲音,她忙大叫。「我在這裡!」

  那熟悉的聲音在她腦海裡呼喊,給了她勇氣。

  他來了!傑森正用只有他才有的特殊能力,以心電感應在和她對話。

  噢,天呀!她的願望居然實現了!傑森來救她了,她好高興呀!

  她突然莫名其妙地大喊,讓三個男人都呆住了,不明白她到底在跟誰說話,因為他們根本聽不到傑森的聲音,只見這女人一直在看上面,像在搜尋什麼似的,大概是故意要轉移他們的注意力吧?

  「你快來,傑森——我在這裡——鐵皮屋——有三個男人——」

  三個男人彼此對看一眼。

  「她是嚇到發神經了嗎?」

  「我看她是故意裝神弄鬼,什麼傑森?這裡根本沒有其它人。」

  「賤女人,你以為大喊有用嗎?告訴你,就算你喊破了喉嚨,這裡荒郊野外的也沒有人聽到。」

  羅琴完全不理會這些男人,她幾乎是用歇斯底里的聲音大喊。

  「你再不快來,他們就要強姦你的女人啦!」

  最後這句話最有效力,因為她才喊完沒多久,突然一聲巨響,天花板破了一個大洞,臨空降下一個男人。

  這男人一雙眼呈現鮮紅色,身上穿著古代貴族的披風,俊美的面孔上是一片肅殺之氣。

  一看到傑森,羅琴簡直興奮得不得了,忙大喊。「你終於找來了,怎麼這麼慢?」

  「你身上沒帶手機,無法用手機定位出你的位置,只好多花點時間,咦?你的臉怎麼了?」

  「被打的。」

  「什麼?」

  她的委屈終於在此刻得以申訴,隱忍多時的眼淚掉了下來,哭訴道:「我被打了兩巴掌∼∼」

  這話可不得了,傑森向來笑臉迎人的面孔瞬間變得猙獰,散發著肅殺的憤怒,他的十根手指甲緩緩變得又尖又長,薄唇裡也露出了兩顆銳利的尖牙。

  「搞什麼呀?」其中一個男人道。

  三個男人打從天花板降下一個男人開始,就呆愕地瞪著傑森,搞不懂這個外國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身上還穿著披風呢!他那血紅的眼睛不知道是怎麼弄的,大概是戴隱形眼鏡吧?

  當他們看到對方十指指甲居然像變魔術一樣會伸長,嘴裡還冒出兩顆吸血鬼的尖牙,更是感到不可思議!

  但是神奇歸神奇,他們當然不會真的以為對方是吸血鬼,畢竟那只是電影裡的故事,這世上怎麼可能有吸血鬼?

  「這傢伙哪裡冒出來的?」

  「變魔術搞噱頭,想嚇人啊?」

  「不用跟他囉唆,揍他!」徐經理命令。

  三個男人一開始的確很吃驚,但隨即嗤之以鼻,正想上前把這闖入者海扁一頓,反正對方只有一個人,當然打不過他們,但他們也只能囂張到這裡,因為接下來,他們突然手腳遲鈍,變得不能動了,看著那雙血紅的眼睛,彷彿有人直衝腦門,讓他們竟然無法指揮自己的身體,通通都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呀?」

  「我、我動不了!」

  「不可能呀!這……我的手腳不聽使喚!」

  徐經理三人又驚又慌,像是身子癱瘓了,沒了知覺,站在原地無法前行,也無法後退,連手都無法舉起來,禁不住大驚失色、冷汗涔涔。

  得到自由的羅琴忙奔向傑森,投入他寬闊熟悉的懷抱裡,她從沒像此刻這樣感到無比的幸福。

  「我好開心看到你喔,真的好開心喔!」

  他將她護衛在懷抱裡,緊緊地摟著她,一想到差點失去她,他多麼不捨和害怕。

  「幸好你平安無事。」他心疼地撫著她的臉,可憐這張臉雙頰紅腫,更教他怒火熾燃,一隻手指向他們三人,原本又尖又長的指甲,更加繼續伸長,尖銳的部分抵著徐經理的臉龐,冷冷威脅。

  「是哪個人打你的?」

  「是他,就是他指使這兩個人來抓我的,而且還想把我賣給人蛇集團,帶到國外去當妓女。」

  傑森眼神轉為森冷的邪氣。「我要畫花他們的臉、閹了他們。」

  三個男人一張臉早就嚇得蒼白無血色,驚恐地求饒。

  「不要,求求你們,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不要閹我,我向你下跪,請饒了我!」

  兩名手下忙著求饒,只有徐經理還無法相信自己親眼所見到的一切。

  「吸血鬼?怎麼可能真的有吸血鬼?」他全身無法動彈,只能張大眼睛瞪著傑森,嘴裡不斷地喃喃自語。

  見到他們三人嚇成這樣,羅琴突然覺得,有吸血鬼男友當靠山,其實挺好的,她總算可以一吐怨氣。

  「不用畫花他們的臉,也不用閹了他們,引起警方注意就不好了。」

  傑森望回她,指甲稍稍縮了幾寸。

  「你想怎麼做?」

  羅琴擦掉眼淚,憤恨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要打回兩巴掌。」

  傑森揚了揚眉。「可以。」

  她來到徐經理面前,捲起袖子並且摩拳擦掌,狠狠地左右開弓,各甩了他一巴掌,把他的臉也打得又紅又腫,接著,她再狠狠踹了另外兩人,討回公道。

  打完了,也踢完了,她甩甩手,感覺心情舒暢多了,最過癮的是,這些人被打的時候還不能逃。

「這樣就氣消了?」傑森問。

  「當然沒有,我要他們得到應得的懲罰,自己向警方自首。」

  「沒問題。」傑森轉頭催眠三個人,命令道:「當你們走出這間屋子,就忘了在這屋子裡發生的事,並且到警局自首,全盤供出自己的罪行,去吧。」

  當他說完後,三個人彷彿被重新設定了新的記憶,完全被催眠到底,照他的指示乖乖往門口走去,出了屋子。

  直到這時候,羅琴終於癱軟在他懷裡,傑森一把抱住她,讓她可以舒服地窩在他懷裡。

  他神色擔心地問:「琴?你沒事吧?」

  她搖搖頭,將臉埋進他的頸窩裡,像個小女人一般索取他的疼愛。

  「我好高興,你找到了我,還救了我。」

  他歎了口氣。「你的失蹤可把我給嚇壞了。」

  「我才嚇壞了,你要是遲了一步,我恐怕就被他們『那個』了。」她可憐兮兮地說道,像個被嚇壞的小孩要他多多疼惜,撫慰她受創的心靈。

  他疼惜她都來不及了,難得她像個小女孩那般跟他撒嬌,既高興又不捨。

  「是我的錯,我該早點到的。」

  「我真的嚇壞了。」

  「我知道,別怕。」他將她摟得更緊,並且輕輕拍撫她的背。

  他讓她窩在懷裡,讓她心情平復下來,並且說些輕鬆的話題,好轉移注意力。

  「要不是發生這次的事件,我還不曉得,原來有人已經承認是我的女人了。」

  懷裡的人兒心頭怦怦一跳,但故意裝傻。「什麼呀?」

  「剛剛有人在求救時,用了『你的女人』四個字,我聽得清清楚楚。」

  懷中的小臉抬起,新淚未乾的臉上有著小女人的嬌羞,特別楚楚動人。

  「有什麼辦法,你不是死皮賴臉地要我當你的女朋友嗎?」

  他恢復平常的藍眸裡,有著欣喜。「你想通了?」

  「能不想通嗎?我就算不要,你還不是死皮賴臉地纏著我?」

  「那倒是。」

  她的臉又偎入他的懷裡,小手揪著他的衣服撒嬌道:「而且呀,我發現當你的女朋友也不錯,除了可以保護我的安全,還可以幫我打跑壞人,實在太方便了,不管用哪根指頭算,都很划算呢。」

  「聽起來,有點像是廢物利用。」

  「這叫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傑森深深歎了口氣。「看來我以後的日子不好過,這似乎也是我自找的,誰叫我喜歡你呢!」

  她終於破涕為笑,抬起臉主動在他臉龐上親一個,這個動作讓那雙藍眸變得深邃如海,更加幽深了。

  「我很貪心的,一個親親,不能滿足我。」

  她的唇,來到他耳畔輕聲細語。

  「看在你這次英雄救美的分上,我就好好慰勞你一次。」

  傑森眸底閃動著光芒,唇角彎起俊抿的弧度,這是他的小女人第一次親口答應願意對他主動,也代表了她終於肯對他敞開心胸。

  「我很高興,你終於肯做我的女朋友了。」

  「當我的男朋友,可是要很有種的。」

  「根據過去的經驗,我想我罩得住。」他低啞道,最後一個字,結束於綿長深情的吻。

  在他苦心追求、死纏爛打,外加英雄救美之後,這個很有個性的東方美人總算願意當他的女朋友。

  雖然說,吸血鬼通常都跟吸血鬼交往居多,這樣比較門當戶對,但是為了她,他會努力解決兩個不同世界的隔閡。

  纏綿的深吻結束於喘息之後,他輕聲道:「走吧,蜜雅和易倫很擔心你,還在等著你的消息,我總算不負眾望,把你救回來了。」

  她輕輕點頭。「也得趕在天亮之前回去,免得太陽燒壞了我的男人。」

  我的男人四個字,從她嘴裡說出來,多麼動人呀!

  「放心,太陽防護科技公司會努力研發,相信將來不只有披風,一定會再找出讓吸血鬼也能頂著大太陽,在戶外自由活動的整套裝備。」

  她輕聲笑出。「希望如此。」

  依偎在他懷中,她感到心中盈滿甜蜜,跨出了心理障礙那條線,她決定來場冒險,交個吸血男友。

  她想,如果她可以接受蚊子叮人吸血,那麼開始習慣男友是個會吸血的男人,似乎也不會太難了。

  【全書完】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