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6, 12:00   #3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5
文章: 507
聲望: 207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三章

兩個月後的某個夜晚——

  今晚的夜色很美,而她,更是美艷動人。

  她白皙的玉膚上透著皎潔的明亮,精緻美麗的五官,窈窕的玲瓏曲線,在月光下更顯神秘動人。

  在幾杯酒下肚後,男人看她的眼神,欲焰高漲。

  為了給他進一步的勇氣,羅琴收起冰山美人的冷傲,盡量不讓自己看起來像帶刺的玫瑰,免得嚇跑了追求者。

  在外人眼中,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她知道。

  而同時,她帶刺的個性會把人嚇到,她也知道。

  敢追她的男人,都要很有種才行,此刻這個很有種的男人,臉上寫著「想吃她」三個字。

  男人的大掌輕輕摟住她的腰,她沒拒絕,塗著嫣紅唇蜜的小嘴,勾起漂亮迷人的弧度,給男人一個嫵媚的微笑,令對方更加士氣鼓舞。

  男人的氣息緩緩接近,吻她的企圖很明顯,她輕輕閉上眼,給了對方一親芳澤的機會,等著他的熱唇,貼上自己的……

  等呀等的,可她等了老半天,這麼近的距離也該到了吧?這傢伙到底在幹什麼?要吻她就瀟灑一點,幹麼拖拖拉拉的?

  終於,她忍不住睜開眼,狐疑地看著眼前的男人,發現他一動也不動,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彷彿變成了木頭人。

  她張開五根手指頭,在他眼前揮了揮,男人不但沒反應,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這麼定住,像是時間在對方身上停止了,讓對方變成了木頭人。

  「我不准任何男人碰我的女人。」低沉的嗓音貼著她的耳,一雙手臂也從身後環住她纖細的小蠻腰。

  她被困在溫柔而霸氣有力的懷抱中,耳鬢廝磨的氣息在親吻她的耳,令她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的出現神不知鬼不覺,如同夜幕降臨一般神秘。

  「我不是你的女人。」她抗議,心下早該猜到是他搞的鬼。

  傑森,這個有著一雙璀璨藍眸的英國人,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擁有俊魅的相貌,萬人迷的紳士氣度,溫柔又多金,是女人們求之不得的極品,但同時,他也是活了三百多年的吸血鬼,而且,是她的前任男朋友。

傑森不因她的反駁而生氣,相反的,他笑了,細細聞著她的髮香,抱著這嬌軟玉嫩的身子,感受到她皮膚下的血液,溫熱地流動著。

  她的態度很冷靜,沒有慌張,明知他是吸血鬼,卻一點也不怕,他喜歡。

  她長得很美,有東方美女的神秘特質,他也喜歡。

  不過讓他最愛的,是這女人很有個性,因為上個月,她才甩了他。

  「你為了這男人,而把我甩掉?」

  「正確的說,是因為你是吸血鬼,我才甩了你,放開啦!」她一副不好惹地警告他。「你要是敢咬我,我一定不饒你。」

  傑森用著十分欣賞的眼光看著她。「你知道嗎?你生氣的樣子真可愛。」他就愛她這一點,換成別的普通女人,早就嚇哭了,但是這女人依然很冷靜,而且敢對抗他。

  「那是因為你沒看過我發飆的樣子,我真的發起火來,也是不好惹的。」

  「你這麼有個性,我哪敢咬你?倒是那天我被你咬得可痛了,你可真狠得下心。」

  「你活該,誰叫你是吸血鬼。」

  他搖搖頭,一臉的無辜。「你好無情。」

  「少給我裝可憐。」厚臉皮的男人她是見識過,但是厚臉皮又愛撒嬌的吸血鬼卻是頭一回碰到。

  「這是你新交的男朋友?」

  「不關你的事,快放開啦!」

  真可惡,不管她怎麼掙扎,就是無法扳開這雙緊摟的手臂,他的舉止,就像兩人還是一對親密的戀人,儘管知道他是吸血鬼,但她心中很清楚,這男人是她喜歡的典型,她只是不想承認罷了。

  「當然關我的事,我是你的男朋友。」

  「前任男友。」她聲明。「我們是過去式了,旁邊這個才是現在式。」她用手指著那個被他催眠變成木頭人的男子。

  傑森的藍眸閃過一抹詭譎之光,沉聲道:「他配不上你。」

  「配不配得上,由我決定,快點幫他解除催眠!」她知道傑森把對方催眠了,也只有他有這個本事。

  「解除催眠讓對方吻你?別開玩笑了。」在他嘗過這張誘人甜美的唇瓣之後,怎能忍受別的男人奪取屬於他的權利?寬厚的大掌撫上這張巴掌臉的容顏,要她倔強明亮的雙眼看著自己,一字一字清楚地提醒她。「你並不愛他。」

  羅琴心兒一跳,嘴硬地反駁他:「你怎麼知道我不愛他?」

  「當他要吻你時,你的心跳平穩,血壓沒有上升,絲毫沒有戀愛中的女人該有的悸動,你對他,沒有任何感覺,不像我吻你時………」原本撫摸著她臉龐的大掌,平放在她的左胸處,低沉的嗓音更加磁性。「你這裡,跳得比平常快。」

  「我沒有。」她冷道。

  深幽如海的藍眸閃過一抹光芒,這張冰山美人的面具,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他,俊抿的唇角,揚起一絲挑戰的弧度。

  「是嗎?要不要來試試?」

  一察覺到他帶著侵略性的企圖,她立刻高喊。「我才不——」而她也只能說出這麼多,倔強的嫩唇被罩下的熱吻掠奪,開啟的唇瓣剛好讓他有隙可乘,含下她的低呼。

  多說無益,不如化為行動。打從一開始,他就不想講太多廢話,只想溫習這兩片紅唇裡的甜蜜。

  入侵的火舌既霸氣又溫柔地席捲她的軟嫩,交纏的唇舌就像兩人糾結的感情一般,濃稠得化不開。

  如他所言,任她如何不肯承認,卻無法掩飾自己的心跳急促,血液的流動速度也加快了,這不是她的初吻,卻是她所經歷過最棒的吻。

  他的舌頭如此靈活,挑逗的技巧很高超,將她帶上了雲端,整個人都飄了起來。

  他是第一個不怕她的男人,不怕她的冷言冷語,以及冰冷帶刺的神情,有時候她的直言不諱,還會惹得他大笑。

  對於他不知厚臉皮的霸氣,她不但不討厭,還喜歡得緊,不像其它男人,想追她膽子卻又不夠大,光是要牽她的手就猶豫個老半天,還得她想辦法給個鼓勵的微笑,對方卻要考慮再三,才敢鼓起勇氣有所行動。

  她被他吻得情不自禁,無法拒絕他得寸進尺的唇舌,延伸到她敏感的頸子,帶來一陣麻癢,也讓她整個人都熱了起來。

  天呀,他的接吻技巧如此高超,而他大膽的舉止以及望著她的眼神,從不隱瞞他對她的渴望,不同於一般東方男人的隱忍和保守。

  她不只喜歡傑森的吻,也喜歡他的幽默,更喜歡他的大膽直接,不拐彎抹角,主動積極。

  論相貌有相貌,論身材有身材,是個風度翩翩的萬人迷,這樣優質的男人,為何偏偏是吸血鬼呢?

  不行,她還是無法接受!

  及時從意亂情迷中回復理智的她,發現他已經攻佔到她的胸部來了,急忙將深埋在她ru溝之間的那顆頭,用力地推開。

  「啊呀,停下來,不准碰我!」

  吻得正熱血沸騰的傑森,一臉吃不飽地抗議。「為什麼?你明明很喜歡。」

  「我才不喜歡呢!」打死她都不承認。

  「騙人,我聽到你心跳的聲音,也感覺到你全身的血液加速流竄,琴,你明明喜歡我,為什麼拒絕我?」

  是呀,她是很喜歡他,到目前為止,她所交往的對象中,最令她心動的便是傑森了。

  「因為你是吸血鬼。」

  「但我不會傷害你。」

  「可是我還是不想跟你在一起,這男人不管我愛不愛他,最起碼他是正常人,而不會在半夜露出獠牙。」

  「那簡單,我答應你,盡量不在你面前露出原形。」

  「這不是重點,而是我要跟一個正常的男人交往,才不要交一個會催眠人類的男朋友!」

  「我不會對你催眠。」

  「誰曉得啊。」

  「我可以向你發誓。」

  「你就算發誓也沒用,這改變不了你是吸血鬼的事實,我不要跟吸血鬼交往。」她雖然喜歡他,但理智告訴她必須停止對他的喜歡。

  英俊的面孔立刻轉為苦瓜臉。「你這是種族歧視。」

  「跟那無關好嗎?你少裝可憐!」她被他故意裝可憐的表情給搞得又好氣又好笑。

  她如此堅持,不准他再吻她,他心下歎氣,還以為可以把她吻得暈暈然,將她拐上床,哎,果然不用催眠,難度就提高了,偏偏他又不能對她催眠。

  「那他呢?你不准我碰你,卻願意讓這個你一點都不喜歡的傢伙碰?」

  「誰說我不喜歡他?」她才說出口,就想到自己是自打嘴巴,因為傑森可以從她的心跳和血液知道她真正的心意,於是她又改口。「我欣賞他的老實不行嗎?」

  這話,卻引來他的輕笑,彷彿她說了什麼很可笑的事。

  羅琴很不服氣的抗議:「你笑什麼?」

  「恕我直言,這傢伙一點都不老實。」

  「什麼意思?」

  「他和其它男人打賭,今晚能不能得到你。」

  羅琴驚訝地瞪著傑森。「騙人。」

  「我不需要用這種小伎倆騙你,你也知道我的能力,要得到你的身子,對我而言輕而易舉,只是我沒這麼做。」當他說這句話時,神情是認真的。

  羅琴盯著這雙湛藍如深海的眸子,心中很明白,傑森或許玩世不恭,但是絕不下流,如他所言,倘若他真的想得到她,她是逃不掉的。

  她心中沒來由地一股火大。「誰要你雞婆去調查的!」

  「我沒有調查,我只是碰巧聽到而已,而且我在他身上聞到另一個女人的味道,這味道很新,表示他來你這裡之前,正跟其它女人在一起。」

  她又驚又氣,驚的,是聽到這些話;氣的,是她相信他說的是實話,更氣他的多管閒事,什麼都給他看透了,她還談什麼戀愛?

  「就算是真的,那也是我的事,放開我!」

  「琴。」他溫柔地喚她。

  「你要是再不放開,我會咬你!」她氣憤地掙扎,整張臉氣得紅通通,憤怒的美眸像要竄出火苗似的,已經開始在磨牙了。

  說到咬人,雖然他的小女人沒有吸血鬼的尖牙利齒,但咬起人可是很凶悍的,他的小女人這回是真的生氣了。

  他立刻識時務地放開她。

  「好好好,別生氣,我放開就是。」何時該停止逗她,他也是懂得看臉色的,不管小女人如何凶他,他始終保持紳士,永遠以最迷人的微笑面對她。

  他笑得越魅惑迷人,她就越火大。

  「立刻給我滾!否則我報警抓你!」

  「好,我滾,別激動,OK?」說好要滾蛋的,但在走人之前,卻突然毫無預警地欺上前,在她嘴上索取一個kiss goodbye。

  在她揮來一巴掌之前,他的人已經迅如鬼魅地抽身離開,向她行一個紳士禮,便從窗口飄出去,消失於月色之中。

  羅琴奔到窗口,望著傑森消失的方向,恨恨地跺著腳。

  臭吸血鬼,老是佔她便宜。

  「可惡……」捂著被他吻腫的紅唇,他留下的激情還在,依然令她呼吸紊亂、心口亂撞;這該死的吸血鬼,每次都把她吻得無法堅持下去,她真該拿大蒜塞進他的嘴巴裡。

她摸著自己被吻腫的唇瓣,雖然氣他,但她心裡很清楚,她氣的其實是自己,氣自己沒辦法沉住氣,一個吻就搞得她意亂情迷,沒辦法完全拒絕他。

  她做事向來快刀斬亂麻的,遇到他,就變得不靈光,實在太沒骨氣了。

  「咦?怎麼回事啊?」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摸著額頭,像是剛從夢中醒過來一般。「奇怪,我怎麼頭暈暈的……」男子有點兒恍神,更疑惑的是,他記得自己正要吻羅琴。說到羅琴,她怎麼不見了?

  他抬起頭,瞧,他的女神不就站在窗口那兒嗎?

  她的側面身影,胸是胸、臀是臀,凹凸有致,怎麼看都美,令他心神一蕩,也不去計較她是怎麼從沙發變到那裡去的?

  男子站起身走向她,打算繼續這美好的夜晚。

  「羅琴,你好美啊。」

  她回過頭,將新男友討好的笑容看進不帶任何感情的美眸裡。

  傑森說對了一件事,她對這個新交的男朋友,一點熱情的感覺也沒有,甚至聽到他可能不老實後,也無動於衷。

  她冷凝的眼平靜無波,冷冷道:「夜深了,你該回去了。」

  男子不由得一怔,對這突然的逐客令很是訝異,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要我走?」

  「對。」

  男人心中感到疑惑,但隨即露出微笑,心想這是她欲迎還拒的方式,因為先前明明接收到她眼中的鼓勵。

  「你捨得讓我走?」

  「我要你立刻走人。」

  男子搖搖頭,失笑道:「我知道了,你是在逗我——哎呀呀呀——」

  羅琴很不客氣地用力拎住他的耳朵,不理會他的哎哎叫,一路將他的耳朵拎到門口,打開門,將他給轟出去。

  「你滾吧,不送。」

  在她關上門之前,男子忙上前擋住,不死心地問:「羅琴,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

  就這樣莫名其妙被趕走,他面子實在太掛不住了,明明快到手的肥肉,怎會不翼而飛?

  那雙美眸瞇起一條彎彎的笑線,唇角也上揚迷人的弧度。「你想吻我嗎?」

  面對她一雙難得帶笑的媚眼,又是這麼露骨的問題,男子連忙點頭。「想。」他想的可多了,豈止是一個吻。

  她笑得更加嬌媚動人了,小嘴還故意噘起性感的唇型,這吊胃口的感覺真把人給急死了,讓他心癢癢得整個人熱血沸騰、暈頭轉向了。

  「吻到我可以贏多少錢?」

  「一萬——」啊……

  男子怔住,在意識到自己剛才脫口而出的回答後,整個人心下叫糟,但已然來不及,門內那雙帶電的美眸已不復見,恢復成南極冰山的極凍冰雪。

  「你可以滾了。」砰的一聲,門重重關上,狠狠將對方拒於門外。

  她站在門板後,氣呼呼地跺腳,真沒想到,還真的給傑森說對了,新男友果真不老實!浪費她的時間,真是越想越嘔!

  當她在自怨自艾地懊惱時,沒注意到窗外暗夜中一對微微閃爍的藍眸,俊抿的唇角逸出一絲淺笑。

  傑森並沒有走人,他一直待在窗外,確定情敵殲滅後,他才露出放心的微笑。

  今晚的月色很美,他坐在窗外凸出的石柱上,身輕如燕,卻穩如泰山。

  平常這時候,他會去Pub找幾個辣妹一塊度週末,但現在他只想待在這兒,靜靜欣賞小女人的表情,欣賞那張只有在四下無人、一人獨處時,才會偷偷撫著唇瓣,因為思念他而粉頰透著羞紅的表情。

  這樣的她,讓人迷醉。

  


  又來了。

  羅琴眉頭微擰,一早來到報社,便發現有一封信寄到公司來,放在她的桌上,打開一瞧,果然是一封警告信。

  不要多管閒事,小心惹禍上身。

  這是一封打字的匿名信,信封上並沒有對方的地址,郵戳顯示這封信是從其它縣市寄來的。

  這已是她這個月收到的第三封警告信了,前兩封分別從屏東和花蓮寄來,很明顯對方是故意隱瞞自己的位置,不讓她查出寄信人是誰。

  信中內容簡短,但羅琴知道,這封匿名信肯定跟她目前暗中查訪的貪污案有關,因為從她開始暗中查訪後,便收到匿名警告信了。

  干記者這行的,因為總是站在報導第一線,所以收到恐嚇或警告信,也是很正常的事。

  「嘿,美女,有情書啊!」

  羅琴抬起頭,望著辦公桌隔板上那張擁有一頭時髦髮型的臉孔,正嘻笑地看著她,那是她的同事賽門。

  「不是情書。」她淡道。

  「那是什麼?」

  「私事,恕不奉告。」她將信紙折好收回信封裡,若無其事地打開筆電,打算把昨天整理的新聞稿再修正一下。

  若以為跑影劇版的賽門,會就此打住話題,就太異想天開了。

  「聽說你把男友甩了。」

  羅琴愣住,擰起眉頭。「你怎麼知道?」

  「我這是天分,不是我自誇,哪裡有新聞,我用聞就聞得到。」賽門是跑娛樂新聞的記者,對八卦很敏銳,說話也很八卦,娘味很重是他的風格,他得意地誇讚自己,順道雞婆地安慰她。「你別難過,下一個男人會更好。」

  「你哪只眼看到我難過?」她心下奇怪,昨晚才分手,怎麼賽門今天就知道了?

  「不過說實在的,我真為你感到可惜,那麼帥的外國人,風度又好,想不透你怎麼捨得甩了他?」

  羅琴又是一愣,搞了半天,原來賽門指的是傑森,還敢自誇有天分,她和傑森都分手兩個月了,不過她不打算解釋。

  「不關你的事。」

  「我是為你惋惜呀,那個外國人條件好,又有錢,你小心後悔呀。」

  哼,她要是不甩了他,才會後悔呢!

  「多謝你的雞婆。」

  「不謝、不謝,為了你,我就再雞婆一次,我這裡有第一手新聞,要不要聽?」

  「什麼新聞?」

  賽門把聲量壓得更低,神秘兮兮地播報。「總編輯昨晚大發脾氣。」

  「喔?」

  「昨晚總編輯在電話裡,跟咱們最大的競爭對手吉日報的總編輯大吵一架。」

  「是嗎?」

  「據說是因為對方把一個重量級的記者給挖過去了,那個記者本來已經答應要來咱們報社的。」

  羅琴瞧了他一眼,點點頭。「原來如此。」

  「看在咱們是好朋友的分上,我才偷偷告訴你,你可別說是我說的。」

  「奇怪了,在我的好朋友名單裡,記得沒有一個叫賽門的。」

  「哎呀,我們同事三年又十五天,常常一起吃飯,而且無話不談,當然是好朋友啊。」說著還用手撥一撥頭髮,對自己的造型很敏銳,卻對她話中的嘲諷意味絲毫不以為意。

  羅琴從沒見過像賽門這種自我感覺良好到如此境界的人,自信加上自戀,暗箭怎麼射他,似乎永遠都射不死他,這一點讓她想起「某一隻吸血蟲」,也是個自我感覺超級良好的人。

  「所以奉勸你,今天最好別找總編輯,剛才阿光進總編輯辦公室,被總編罵到臭頭,叫他再把新聞重跑一次,依我看,他是掃到颱風尾。」賽門幸災樂禍地偷笑著。

  「謝了。」她站起身,將筆電合上。

  「你要閃人了?」賽門笑問。

  「不,去找總編輯。」

  「啊?」

  她說完,不理會一臉呆愕的賽門,直接往總編輯辦公室走去。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