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5, 14:08   #10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5
文章: 507
聲望: 206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十章


「你這個渾球!」聶永庭在千鈞一髮之際,衝過去將周祥皇扯住,隨即就是一記重拳,喀一聲,周祥皇的鼻樑應聲斷裂。

  周祥皇錯愕地瞪著他。看似弱不禁風的院長居然揮出這麼重的一拳?下一秒鐘,他的痛感才浮現,慘叫出聲。「啊──」

  跟著衝進來的保鏢立刻制住倒地哀號的周祥皇。

  「將他帶走。」傅緯奔進病房裡,臉色十分難看,要保鏢將周祥皇帶出去。

  這時,一直陷入昏迷的聶永臣忽然清醒,瞧見木婷蘭趴在他身上,正悶聲呻吟著。

  當聶永庭將她扶起時,聶永臣清楚瞧見她手上的傷,不禁微揚起眉頭。這女人剛剛是在保護他嗎?

  「你忍耐一下,我馬上救你。」聶永庭見她受傷,痛得整張小臉皺成一團,心都碎了,慌張地將她抱起,快步衝出去。

  聶永臣一直注視著木婷蘭,眸中滿是驚詫。「那女人……」

  直到兄長將她抱走後,他臉上的神情才轉為羨慕。

  傅緯見狀,上前拍拍他的肩。「別太嫉妒,她可是捨身救你的大功臣喔。」

  「你說什麼啊!」聶永臣白他一眼。

  傅緯沒空猜測他的心思,吩咐醫護人員及數名保鏢繼續守著他,便匆匆跟在押著周祥皇的保鏢身後離開。

  他將周祥皇帶往隔壁的指揮中心,想先弄明白他為何要做這種事。

  「周祥皇,你真教人失望。」

  他是個十分優秀的人才,拿紅玉的獎學金念醫學院,而且,他初進紅玉醫院時,當時的院長,也就是聶永庭的父親還親自指導他,他老人家若知道這傢伙做出這種事,一定很難過。

  「哼,你不會瞭解我的心情的。」周祥皇冷哼兩聲。

  「你接受紅玉集團的栽培,卻做出這種忘恩負義的事,我的確很難瞭解你到底在想什麼。」

  周祥皇沉默不語,亦沒有辯白。

  「你愛上那個女人了?」傅緯直接問道。

  「哼!」

  「你以為替她做這種事,就能贏得她的芳心?」

  周祥皇依然沉默,但他的神情說明了他真是這麼想的。

  「你想得實在太美了。」傅緯歎息。

  「你別想挑撥我和她的感情。」周祥皇氣憤的大叫。

  「我何必這麼做?」傅緯將之前所拍攝的畫面播出來。「這是她剛剛被警察帶走時說的話,你自己可以分辨真假。」

  周祥皇望向螢幕,就見鄧亞茹對著警察叫囂。

  「叫聶永庭來!我絕對會一輩子糾纏他,他別想甩開我,他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快教他來見我!」

  周祥皇怔忡地望著螢幕,許久才垮下肩頭,長長地歎了口氣。「我果然一直只是顆棋子,對不起!」

  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他賠上一生,卻什麼也得不到,但他就是不由自主啊。

  之後,周祥皇將所有的事都說了出來,包括之前在倉庫裡放置的炸彈的事也交代清楚。

  傅緯將周祥皇以及那些證據交給警方,確定鄧亞茹已必須一輩子留在適合她的地方,不能再出來害人了。



  聶永庭完全沒有心思理會其他事,匆匆抱著木婷蘭跑向外科病房。

  幾名護士則分頭準備病房和急救用品,好讓他使用。

  「你不要擔心,沒有很嚴重。」木婷蘭痛得要命,但因為感受到他的慌亂和心疼,反而安慰著他。

  「你閉嘴。」聶永庭悶聲吼道。

  「怎麼這樣?人家是怕你太……」她的抱怨忽地消失在他的親吻中。

  一會兒後,聶永庭來到已經準備好的病房,小心地讓木婷蘭躺下。

  「你別說話了,好好休息。」

  「嗯!」她閉上眼。

  他立刻為她進行治療。由於傷口相當深,他給她下了點麻醉藥,才仔細處理她的傷口。

  那傢伙太可惡了,居然在她雪白的肌膚留下這麼難看的傷口!他處理著傷處,心口傳來陣陣刺痛,覺得這兩刀比直接劃在他身上更讓他難受。

  聶永庭將她的傷口處理好後,將她移回他的休息室,讓她好好休息,而他一步也沒離開過她身邊,一直守候著她。

  「庭?」木婷蘭睜開眼,就見他守在身旁,不禁為他的貼心感動不已。

  「你可醒了。」聶永庭的眼眶當場紅了。

  「別哭嘛,又不是傷得很嚴重。」她連忙與他說笑。

  「剛剛整型科的林醫師來過了,他說可以讓疤消失。」聶永庭靠過去,輕輕握住她的雙手。

  「那就更不必擔心啦!」木婷蘭伸手摸摸他的臉龐。

  「我被你嚇死了,為什麼不叫保鏢,卻自己冒險?」聶永庭忍不住開罵。

  「他們都在外頭,哪來得及?」

  「你……總要先保護好自己啊!」居然為了保護永臣,讓自己暴露在危險中,她若出事,教他怎麼辦?

  「庭,你雖然常說你比較像商人,有賺頭的事才做,但你卻是我見過最有醫德的醫生了,永遠是病人第一。」木婷蘭一臉崇拜地道。

  尤其一些貧困的病患,他根本不跟他們收費,他到底哪裡像奸商了?

  「你現在拍我馬屁也來不及了,你的不知死活已經挑起我的怒火。」聶永庭瞪著她。

  「誰拍你馬屁啊?我想說的是,同樣是醫護人員,我也和你抱持著同樣的想法呀,雖然我只是護士,但病人有危險,我怎麼能當作沒看見?更何況他還是你弟弟,我如果不護著他,哪有臉見你?」

  「你……」聶永庭只能將她擁緊。幸好她平安無事!

  「何況我們都沒料到周醫師會做這種事呀,當時只有我在場,永臣又昏迷,無法反抗,我當然……」

  「別說了。」他不願再回想那驚險的情況,她和永臣都是他最重要的人,他無法想像他們任何一人受到傷害。

  「永臣他還好吧?你有沒有去看他?」木婷蘭擔心地問。

  「他沒事了。你的按摩效果很好,他恢復得很快,方纔已經回山莊去了。」

  「那就好。」她忽然想起一件事,連忙提出建議。「庭,我之前就想建議你,既然他的情況特殊,以後他若再發病,並不需要送來醫院呀,這樣舟車勞頓對他並沒有好處,不如讓他待在家裡,由看護照顧他,適時替他按摩,對他是不是比較好?」

  「你說得沒錯,我也這麼想過。」聶永庭微笑。他們倆果然心有靈犀。

  「那就好。」她再次漾開笑容。

  「木蘭,別走。」他閉上眼睛道。

  「嗯?」她沒要走呀,他擔心什麼?

  「永遠留在我身邊,別離開。」

  木婷蘭詫異地看著他,終於明白這次的事嚇著他了,她眼眶一熱,卻故意反問道:「你很差勁耶,要人家沒名沒分的跟著你,哪有這麼好的事?」

  「對不起!」聶永庭一臉愧疚。他的確無法給她保證,今生她是不是能當聶太太。

  「嘻!騙你的啦!」她噗哧一聲笑出來。

  「怎麼了?」見她笑得開朗,他的心也跟著輕鬆許多。

  「我還這麼年輕,可沒想要這麼早嫁人。」

  「我管你年輕還是年老,你只能嫁給我。」他的霸道又冒出頭。

  「喂!」

  「反正你要嫁時,新郎一定是我。」

  「當然是你了,別人我還不要呢。」

  「真的?」聶永庭欣喜地攬住她的腰。

  「當然了,你想,我有這麼幸運,能再遇到一個願意提供貴婦生活給我的男人嗎?」木婷蘭淘氣地反問。

  「喂!」他瞇起眼。在他這麼感動,終於聽見她親口答應願意等他,她這個理由會不會太殺風景了些?

  「本來就是,還有私人海灘,這種好康的代志很難再遇到了,我若放手豈不是太笨了?」

  「木婷蘭,你很欠揍喔!」聶永庭真的惱了。

  「這樣就生氣?你也太沒耐性了。」她攬住他的後頸取笑道。

  「誰教你要破壞氣氛。」他不悅地咬了她的紅唇一下。

  木婷蘭皺了皺俏鼻,微笑著說:「庭,你不必有壓力,不管我們結不結婚都無所謂的。」

  「你真這麼想?」

  「嗯,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想要的是和你在一起的感覺,並不是要那張紙,我們就永遠保持現狀也不賴呀。」

  聶永庭沒有說話,淚水忍不住掉下來。為什麼她這麼貼心?這讓他更感愧疚。在育幼院長大的她一定很希望擁有屬於自己的家庭,他也許一輩子都無法替她圓夢,她卻無怨無悔地願意守在他身旁。

  此刻,他的心煨燙得像座火山,他能做的只有投入深深的愛戀,永無止盡地愛她。

  「庭,你別光顧著哭,其實我早想過了,我們該替永臣找個對象。」

  她的話讓聶永庭一驚,不慎嗆著。「咳咳……你說什麼?」

  「替永臣找個對象呀。」木婷蘭笑著替他拭去淚水。

  「他根本討厭人類,不管男人還是女人,替他找對象?你別作夢了。」聶永庭爬上床,抱著她躺下。

  「是不是作夢,總要試過才知道呀,你想,如果他的生命有了重心,也許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好結果呢!」她樂觀地道。

  「你的樂天派又冒出頭了。」他可沒她這麼樂觀。

  「是你老往壞處想,你瞧,我們就是最好的例子呀!」

  聶永庭望著她,嘴角微微上揚。她說得沒錯,遇見她,是他這輩子最棒的事了,永臣也會遇上他的真愛嗎?

  「庭,能遇見你並且愛上你,我真的好幸福。」木婷蘭主動親吻他的唇。

  「我也是。」他閉上眼,願意陪她一塊作夢,期待下一場奇跡出現。



  三年後

  木婷蘭雖然沒有預知能力,卻也斷言得奇準,後來,聶永臣有了心上人潘唯真,而且,因為聶永庭等人的努力,聶永臣已不必再為紅玉集團的發展而使用特殊能力。

  最重要的是,聶永臣無意間聽說兄長與木婷蘭的事後,堅持他們倆必須速速完婚,所以有了今天這場婚禮。

  「咦?她……」聶永臣一臉詫異地望著甜美如天使的新娘子。

  「怎麼了,你不是沒見過婷蘭姊?看,婷蘭姊很美吧?」潘唯真笑問道。

  他與旁人向來疏離,就算得知大哥有了女朋友,也不曾想過要見她,算來這該是他們頭一回見面。

  「我見過她。」聶永臣仍望著木婷蘭。

  「有嗎?」潘唯真揚起眉。

  「她就是當年救我的人。」

  「啊?你一直不知道救你的人是婷蘭姊?」潘唯真一臉吃驚。

  那件意外發生在她進紅玉醫院工作之前,她曾聽人說過,但並不清楚細節。

  「當時她受傷了,而我之後便不曾再去醫院,也不曾向人詢問關於她的事。」聶永臣的眸光頭一回因為潘唯真以外的女人而有了溫度。

  聽說是她建議別讓他再去醫院的,那讓他的心情舒坦許多,也才有機會認識唯真,和唯真在一起。

  「這樣啊。」潘唯真歎息,人和人之間的緣分果然不可思議。

  「而且,我也忽然回想起當時的情況了。」

  「唔,聽說當時很驚險呢!」

  「那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之後發生的事。」聶永臣彈了她的鼻尖一記。

  「喔!好痛!」她皺著鼻子睞他一眼。

  「當時她為了救我,撲到我身上,而我正好醒了,透過那短暫的接觸,我瞧見了她的未來。」

  「你看見了?」潘唯真睜大雙眼。

  「嗯。當時我還想,也不枉這女人心地這麼好,難怪她的未來幸福得讓人羨慕。」聶永臣露出真誠的笑容。

  「婷蘭姊的未來很幸福,很令人羨慕?」潘唯真的表情就好像這些話說的是她似的,十分開心。

  「嗯,幸福一生。」聶永臣摸摸她的臉。她們兩人同樣善良、熱心,能遇到她們,真是他們兩兄弟的福氣。

  「耶!我這就去跟婷蘭姊說,這絕對是最棒的結婚禮物了。」潘唯真親了他一下,便一溜煙的跑去報訊。

  她開心地拉著正在和聶家的親友們談笑的木婷蘭,告訴她這件事。

  「你說,這是不是太棒了?」潘唯真著實替她高興。

  「是啊,我一定會幸福的,因為我的身邊可是他呢!」木婷蘭笑著望向親愛的老公。

  「這倒是,有院長疼你,不必永臣算,你都會是最幸福的女人。」潘唯真也笑了。

  聶永庭在一旁聽見卻不爽了,先親親可愛的老婆,又摸摸潘唯真的頭,便飆去找弟弟算帳。

  「院長怎麼了?」潘唯真不解地問。

  「八成是他的戀弟情結又發作了吧!」木婷蘭掩嘴偷笑。

  「喔!」潘唯真也笑了。

  聶永庭衝到弟弟面前,不悅地瞪著他。

  「幹嘛?」聶永臣睨他一眼。

  「你怎麼這麼愛算,搞自虐啊?」他開口就罵。

  「無聊。」聶永臣掏掏耳朵,不怎麼理他。

  「你還一副沒事人的樣子,這種早就知道結果的事,你是算火大的嗎?」

  「這麼有自信?」

  「當然,她的男人可是我,根本不必算就知道答案了。」聶永庭一臉自負。

  「問題是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你們的關係呀。」聶永臣兩手一攤。明明是老哥自己愛搞神秘,他一直被蒙在鼓裡,怎麼能怪他?

  「那也不必算啊!」聶永庭不悅地對他吼道。

  「你無不無聊啊?都幾百年前的事了,你凶好玩的啊?」

  「反正你自己節制一點。」聶永庭仍瞪著他。

  「哈哈哈……你居然挑自己的婚禮時發飆教訓我,真是夠了。」聶永臣不禁笑出聲。

  「哼!」聶永庭教訓完後,轉身欲離去。

  「哥。」聶永臣忽然微笑著喚住他。

  「嗯?」他回過頭來。

  「好好珍惜她,祝福你們了。」聶永臣誠摯地道。

  聶永庭瞧著他許久,突然緊緊抱住他。

  「喂!」聶永臣雖然感動,但可不想在這麼多人面前落淚,於是故意不爽的推開他。

  「彼此彼此,你也給我把唯真丫頭照顧好,知道嗎?」聶永庭拍拍他的肩。

  木婷蘭一直注視著他們,見他們真情流露,兄弟情深,她感動得紅了眼眶。

  就算在永庭的心中弟弟永遠是第一名又如何?她和永庭是一體的,兩人將一起面對所有的甘苦。

  而且,她終於有了一個家,意外得到一對疼她的開明公婆,多了個不太喜歡表達心意卻又十足貼心的弟弟,還有一個親如姊妹的弟媳,她得到的是遠遠超乎她想像的幸福。

  木婷蘭漾開天使般甜美的笑容,奔向正等待著她的親親老公。


  【全書完】

傅緯 【誰是老大1】天才的天敵--路那
許雲傑 【誰是老大3】副總的誘惑--路那

戀~Vanilla 所貼
聶永臣 路那《貴公子的女僕》【紅玉的後遺症1】
溫鳳淇 路那《小姐的同居人》【紅玉的後遺症2】
許雲赫 路那《酷少的死對頭》【紅玉的後遺症3】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