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6, 12:31   #6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4
文章: 507
聲望: 202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六章

  戀愛這種東西怎麼談?

  有空的時間聚在一起,吃吃飯、談談天,再牽牽小手、親親嘴就算戀愛了嗎?

  夏宇瞳沒有經驗,深怕自己的無知讓皇甫修討厭,所以她有空的時候,就會到書局翻看關於戀愛的雜誌書籍,藉以增加自己對感情加溫的「常識」。

  還有,雖然翱翔企業並沒有任何條列明文規定職員之間不准談戀愛,但她就是臉皮薄,所以在公司仍和以往一樣,和皇甫修維持上司與下屬的尋常關係,下了班之後兩人才開開心心的相聚。對此,皇甫修沒有任何異議,既然她是個害羞又矜持的小東西,他多花點時間同她耗也無所謂。

  反正他目前並沒有成家的打算,反倒是爭取她的信任和感情才是第一優先,因此他凡事尊重她的決定——順道一提,尊重對方也是虜獲女人心的超強手段之一,因為被尊重就感覺自己被對方所在乎,自然也就更容易陷入他設下的情網裡。

  「小瞳,下班了。」

  下班鍾一響,皇甫修一派瀟灑的出現在辦公室外,手指上掛著車鑰匙繞著指尖打轉。

  「啊?可是宇寰的合約我還沒打好也!」她垮下肩,怨歎時間過得那麼快。害她工作都沒做完。

  「那個明天再做就好,又不急。」他不在意的聳聳肩,上前幫她收拾桌面,要她快點準備下班。

  「你現在倒是對我很寬容哦?」

  她發現自從兩人交往以來,他不再胡亂把一堆莫名其妙的工作丟出來,她手上的工作自然而然減少許多,而且一些當天來不及做完的部分,他也不勉強她非得昨晚不可,和交往前的「待遇」截然不同。

  「當然,女朋友是交來疼的,不是交來虐待的。」他輕笑,伸手接過她的皮包,以手臂勾住她的手,完全是體貼男友的表現。

「最好是這樣啦,那為什麼以前我的工作就那麼多?」斜睨他一眼,她現在想想還有點心裡不平衡呢!

  「因為以前你都不理我,我當然要想點辦法引起你的注意。」他完全沒有內疚感,反而哈哈大笑起來。

  「你這個人真會假公濟私。」她攢起眉心,好氣又好笑的指責他。

  跟他在一起相處的時間拉長,她逐漸發現他原本的性情,也不是說人前人後兩個樣,只不過在他溫純斯文的表象下,他還擁有一顆不在外人面前顯露的「頑」心。

  他會因應酬太多犯嘀咕,也會在工作時玩點小手段惡整同事,而他最厲害的地方,就是被整的人還對他心存感激。

  每次被她發現這些惡作劇,他總會咧開大大的笑容,摸摸她的頭讚許他的慧黠,不僅沒有半點愧疚,甚至還有些洋洋得意。

  這傢伙骨子裡一定是個惡魔,一定是!

  「是啊!我發現還挺好用的。」所以她現在才會是他的女朋友啊!

  「真是大言不慚。」電梯門打開前,她將被他挽住的手收了回來。

  「實在搞不懂你,幹麼這樣偷偷摸摸的?」注意到她細微的小動作,他暗歎一口氣。

  雖然他很樂意配合她的想法,只是偷來暗去一向不是他的行事作風,況且若讓公司同事知道他們的戀情,或許在他甩開她之後,她會更清楚知道男人是絕對不容挑釁的動物。

  「人家就不習慣嘛!」

  現在湘琳姐已經生產完在家坐月子了,在湘琳姐離職前,發現了她和皇甫修的「姦情」……不,戀情,她還記得當時狠狠的被湘琳姐椰榆了好一陣子,實在很丟臉。

  湘琳姐細心的注意到皇甫修待她不再像之前那般嚴苛,也會在休息時間找話題與她閒聊,所以私下逼問。

  她在守不住秘密之下洩了底,因此被湘琳姐發現了兩人正在交往的實情。

  被湘琳姐發現戀情並無不可,可她著實應付不來那種被調侃的場面,與其還得面對其他同事相同的對待,她寧可什麼都不說;只要他們感情好,沒必要在公司裡也卿卿我我。

  「好好好,什麼都依你好不好?」他翻了翻白眼,按了電梯鍵讓電梯上來。

  兩人一同搭電梯下樓,到了地不停車場、上了車,皇甫修才繫好安全帶,他的手機突然響了。

  「等等。」睞了眼手機的來電顯示,是董事長楊冠志。「老頭子來電,不曉得什麼事,我接一下電話。」

  她馬上知道他口中的「老頭子」指的就是老闆,因為他老是這樣稱呼楊冠志。

  她點點頭,安靜的在副駕駛座坐下,聽他專心講電話,從他回答的話裡猜到約莫是老闆緊急召見。

  「有事你去忙,我自己回家也可以。」待他一掛上手機,她立即貼心的表示。

  「要談到印尼設廠的事,理論上花不了多少時間。」他發動引擎,順利讓車子倒出車位,離開停車場。「我租了光碟,不如你先到我家看,我到老頭子那裡跟他談一談,談完了,就回去陪你一起看。」

  「改天再一起看也可以啊!」她可以配合的。

  「喂,你家跟老頭子家是相反的方向,現在又是塞車時間,這一來一往要耗掉更多時間。」不如就先到他家等他,總之他會想法早點脫身。

  「是喔?那你決定就好。」

  她哪知道老闆家在哪兒?但是不開車的她也曉得塞車的辛苦,前方道路的車流量明顯雍塞,她很快就改變主意,順從他的意見。

  「乖。」他讚許的勾起嘴角,對她的順從感到滿意。

  交往一個多月以來,他逐漸摸透她的性格,沒太多主見是她最大的缺點,卻也是最令他滿意的一點。

  這樣的她可任由自己捏圓搓扁,要她往東她不會往西,就算有時稍有微詞,也很容易就被說服,一切的一切完全在他的掌握之內。

  曾經他以為自己較欣賞有主見、有膽識的女性,但是與她交往後,他發現像她這樣乖順的女朋友也不錯,全然滿足他骨子裡自己不曾察覺的大男人心態。

  說真格的,他還挺享受這樣的樂趣。

  二十分鐘後,他將車停在自家社區樓下,把家裡的鑰匙交給她,並交代光碟的擺放處後便先行離去。

  夏宇瞳待在大門外,目送他的車直至不見蹤影后,轉身往社區另一個方向走去。

  她記得前面不遠處有家花店,走了大約五、六分鐘左右,她找到了那間記憶中的花店,見店門還開著,她便推開門走了進去,並很快的挑選十幾枝香味濃郁的香水百合,順道向老闆買了幾隻晶瑩剔透的細長花瓶。

  開心的拎著剛買好的「戰利品」離開花店,她回到皇甫修的住處,哼著小曲,將剛買來的花插入花瓶,然後在皇甫家的各個房間裡都放上一隻花瓶。

  他家很大又很氣派,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裝演佈置稍嫌剛硬了些,現在有了這些花,感覺整體氣氛柔和許多,空中瀰漫著香水百合的香氣,令人聞了心情舒爽。

  他的住處因有請鐘點女傭定期清潔,所以整體來說並不需要她動手整理,因此她插完花後就來到客廳裡坐在沙發上發呆,沒有依他的意思找出光碟來看。

  交往一個多月以來,雖然兩人偶有親密舉動,譬如他會在送她回家時,在她臨下車前親吻她,或是出門在外會牽她的手、摟她的腰,可是再多就沒有了。

  情侶之間就這樣了嗎?她以為會更親熱、更親密些,甚至會故些教人害羞的事……可是皇甫修並沒有主動表示,而她一個女人家自然也不可能主動要求。

  是她對他沒有吸引力嗎?還是他其實不是很喜歡她?

  縱然她很開朗,可事實上她對自己並沒有太大的自信,因為比起街上到處都是的美麗女孩,自己頂多只稱得上是清秀佳人,這樣的她如何能抓住皇甫經理的心?

  老實說到現在,她還對這段感情十分不安,她或許是太杞人憂天了點,可是她真的是一點自信都沒有。

  為什麼皇甫經理不對她求歡呢?

  有什麼方法可以快速增加她的魅力,讓皇甫經理對她感「性趣」咧?

  唉!真是夠了!她簡直像慾求不滿的花癡女,再這樣下去她都要唾棄自己了。

  她滿腦子塞滿亂七八糟的想法,想著想著不覺感到睏倦,她倚著沙發閉上眼假寐,等待著不知何時會回來的皇甫修。

 

  皇甫修回到家見到的就是這個情景,她像個睡美人般倚在沙發而眠,空氣中散發著淡淡的香味,他很快就注意到香氣的來源,是家裡突然多出來的百合花。

  這一切都是她弄的吧!

  他請來的鐘點女傭不會多此一舉的插這些花,唯一的可能就是現下在他的沙發上睡死的女人。

  她是想為他做點什麼吧?

  這個小傻瓜,其實只要她陪在他身邊,他就很高興了——這個想法一冒出頭,他站在她睡著的身影前怔忡了起來。

  他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這跟他原本的計劃明顯產生出入。

  他應該要盡量勒索她的愛,然後在得到她全然的信賴和感情之後狠狠地甩開她才對,現在他怎麼會覺得喜歡她陪在自己的身邊?

  這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他在不知不覺間,悄悄對她動了心?

  不可能!

  雖然跟她在一起還挺開心的,也無可避免的對她存有肉體上的渴望,可是應該還不到對她心動的程度,充其量…只能說他還挺享受和她在一起時那輕鬆愉快的感覺,但心動應該還不至於…

  難不成是因為他還未真正得到她,所以才產生這樣的錯覺?

  算算他也好一陣子沒發洩多餘的精力,會不會是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才會對她產生這種要不得的情愫?

  不行,他不能讓自己陷溺在這莫名其妙的錯覺裡。這件事一定要早點解決,不然會打亂他的計劃。

  脫下外套,他將沉睡中的夏宇瞳抱起,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他要解決自己心頭的迷思,就在今晚,徹底解決。

  夏宇瞳感覺自己似乎飄浮在空中,她奮力睜開睏倦的眼,發現自己正躺在皇甫修的懷裡。

  「經理?我自己可以走啦!」怎麼會被他抱在懷裡?她既害羞又想不透,忙著要他放自己下來。

  「別動,這樣就好。」他不為所動,堅持如此抱著她。

  他踢開房間的門板,不由分說的將她抱了進去。

  「呃……這不是你的房間嗎?」

  她後知後覺的發現他將自己抱進他的房間,一時間她心跳開始不穩,像賽跑似的亂竄起來。

  他想做什麼?是她想的那樣嗎?

  他終於對自己感到有「性趣」了嗎?

  她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小手緊扯著他的衣服,一張臉羞得快自燃了。

  「嗯。」他輕應,挑眉低頭凝著她。「今晚要留下來嗎?」

  雖然他一早已決定這麼做,可硬來不是他的作風,他再怎渴望都得徵得她的同意。

「好。」她期待了好久,當然只有這個答案。她嬌羞的應允,幾乎完全沒經過大腦考慮。

  「你知道,不只是留下來過夜這麼簡單。」他聲音沙啞,暗示她自己別有用心。

  「嗯,知道。」她不是無知的小女孩,當然知道他留下自己的用意,她羞赧的點頭。

  「那你還答應得這麼爽快?」她的回答令他滿意極了,心裡的罪惡感也稍稍得到平撫,輕笑的挪偷了句:「該不會你早就覬覦我的身體了吧?」

  「我們不是男女朋友嗎?我以為這會是必然的過程……」她脹紅小臉,並沒否認自己早已暗自期待與他進一步發展。

  「這可正你說的呢,那我就不客氣了。」

  他腳步加快地走向床邊,直接將她放到床上,並在她的注視下毫不扭泥的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脫個精光,之後像頭獵豹般以極緩的速度上了床。

  夏宇瞳呆住了,杏眸圓膛地瞪著他的慢動作,那宛如美麗野獸般的身體,毫不遮掩地在她面前展現。

  「經理……」天啊!她沒流口水吧?怎麼現下的他看來如此美味可口?

  她簡直不敢相信,一個男人的身體竟然可以如此完美,全身上下不見一絲贅肉,而且還有胸肌、腹肌,不是很大塊、看起來讓人反胃的那種,而是精壯結實的教人垂涎。

  這健美的身材,平常全隱藏在他的衣服底下,她完全看不出來。

  「你真不乖。」他微微攢起眉,火熱的眼裡有著些許責備。「不是告訴過你,別再叫我經理了嗎?真是的,就是改不了口。」

  大掌摸上她的大腿,他的體溫由他按住的地方蔓延開來,她抖顫了下,注視著他溫柔的小臉在自己眼前放大,性感的唇緩緩壓了下來……

  「唔……」他細細啃咬著她,舌尖溫柔的舔吮她每顆小巧的貝齒,那溫熱的舌尖帶給她極酥麻的快感,教她的氣息逐漸變得紊亂,自鼻間發出甜膩的嬌喘,混雜了些許熱意。

  他溫柔的吻,令她全身隱隱發燙,並控制不住的輕顫。

  「怕嗎?」察覺她的顫抖,他啞聲輕問。

  「不怕。」她搖頭,凝視著他英俊的臉龐。「因為是你,所以我不怕。」

  他動容的揚揚嘴角,眼底滲入連自己都沒察覺的柔情,「那我們就開始嘍。」

  她輕輕點頭,雙手圈上他的脖子,將他緩緩拉向自己,以行為訴說對他的愛意。

  皇甫修再次覆上她的唇,和上一個吻不同,這次顯得狂野且熱情,被點燃的火焰讓她意亂情迷,無法忍耐而洩露的聲音全變成細微的嗚咽。

  因為想聽她更多甘甜的音色,皇甫修細細啃咬著她柔軟的下唇,並一路往下,延伸到她雪白的頸部,同時雙手也開始除去她身上礙事的衣物。

  ……

  「小瞳,你真棒。」

  他輕顫的環抱住她,順勢在她頰上印下一吻,兩人像劫後重生般滾到床上,濃重的喘息在房裡迴盪。

  「人家好累哦——」

  她已經沒有力氣推開抱著自己、全身汗濕的沉重男人,一股濃重的睡意席捲而來,她轉身窩進他的臂彎,不到一分鐘便沉入夢鄉,皇甫修在床上躺成大字型,抬起讓她依靠的手臂,以指輕撫她光滑的嫩肩,雙眼若有所思的凝著她沉靜的睡顏。

  這樣就可以了,她已經完完全全的屬於他,縱然這不過全是他計劃的一部分。

  綿密的網已然撒下,毫無所覺的將她緊緊包覆其中,接下來就看他的心情,決定何時開始收網。

  只是為什麼,他的心裡隱約產生排斥這種想法的感覺——

  是她太甜美,毫無理由的相信、接受他,所以他心軟了嗎?

  他緩緩閉上眼,莫名的拒絕思索這個惱人的問題——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