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5-07-15, 15:24   #4
︴×雲楓×
豆論高中生
 
︴×雲楓×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6
年齡: 24
文章: 507
聲望: 201 ︴×雲楓× 即將完成的新星
第四章

「二少爺,二少爺不好了……」

  清晨,衛祈睡得正熟時,就聽到房裡伺候的丫頭碧珠驚恐的低喊著。

  他睜開眼,蹙眉看向擾他清夢的丫頭,碧球見他醒了,連忙上前哭著說:「二少爺,嬌嬌姑娘失蹤了!」

  衛祈幾乎是從床上跳了起來,眉頭緊斂,心頭掠過一陣慌亂,嬌嬌失蹤了?

  昨天才抵達府裡,怕她勞累,便命人伺候她更衣洗澡,吃了些點心便服侍她入睡。

  沒想到才過一夜,便傳來她失蹤的消息,難道這府裡的人真的大膽到敢枉顧他的命令?

  他迅速起身穿衣,並詢問碧珠事情的經過。

  「回……回二少爺,奴婢醒來後,擔心嬌嬌姑娘昨夜睡得太早,今兒若起得早會找不到人伺候,所以早早便守在門口等著,可是等了很久,也沒聽到嬌嬌姑娘房裡傳來半點聲響,奴婢擔心嬌嬌姑娘便悄悄推門進房去瞧,結果發現床上居然是空的……」碧珠自幼便在府裡伺候著,幾時見過自家二少爺露出這種緊張的神情,一時之間更加害怕擔憂。

  「馬上去叫段恆,讓他速來見我。」

  片刻後,段恆隨即趕來,得知姚嬌嬌離奇失蹤,又見主子臉色難看到極點,擔心嬌嬌姑娘被人綁架或是傷害,怕引起敵人的注意,衛祈便吩咐跟隨在自己身邊的幾個心腹暗中尋找,切莫引起太大的動靜。

  當衛祈擔憂的匆匆路過廚房時,卻聽到裡面傳來一道熟悉的嗓音——

  「水伯伯,你切的皮蛋太多了啦,皮蛋如果放太多,粥的味道就會變得很奇怪哦……」

  「砰!」衛祈想也不想的猛力推開廚房大門,映入眼簾的就是姚嬌嬌站在灶前,身上只著了一件素色袍子,袍袖輕挽,露出兩節嫩白的藕臂,一頭秀髮鬆散的挽在腦後,原本白皙的臉上因為靠近爐火而惹上了暈紅。

  「二少爺……」府裡的廚子水伯見到他,急忙躬身行禮。

  若說這永安侯府裡,最有權威的不是老侯爺,不是二夫人,更不是大少爺,而是眼前這個喜怒向來不形於色的二少爺衛祈了。

  二少爺雖然極少與下人講話,而且做事向來也神秘兮兮,但府裡上上下下就是不由自主對這位二少爺感到敬畏。

  衛祈臉色變了變,包括跟在他身後的段恆也是一副吃驚的樣子。兩人萬萬沒想到,他們找了整整一個清晨的姚嬌嬌,居然會出現在廚房裡。

  姚嬌嬌見到他們突然闖入,有點被嚇到,不解的歪了歪頭說:「你們起得真早呀,段恆大哥,你昨兒個不是說趕了很久的路,回到府裡要睡到日上三竿的嗎?」

  段恆怔了怔,他也很想睡到日上三竿,可惜大清早就傳來這妮子失蹤的消息,害得他有覺不能睡,結果她卻躲到這個地方來。

  衛祈沉著俊臉,上前一把將姚嬌嬌扯了過來,眼睛一瞇,嗓音冷冽的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我在給你準備早膳呀。」姚嬌嬌皺了皺眉,「痛!」眼內隨即浮出兩泡水氣,「你捏得我手好痛。」

  衛祈這才意識到自己將所有的緊張和擔憂全部變成了怒氣,於是鬆了手。

  姚嬌嬌急忙甩了甩險些被捏斷的骨頭,委屈的瞪他一眼,「人家好心好意起早為你做早膳,你不領情就算了,還這麼用力的捏人家。」

  不滿的叨念著,又看到正煮著的粥溢了出來,急忙將鍋子端起,手腳熟練利落的將香噴噴的瘦肉粥盛進青瓷盅內,旁邊也已經擺好了幾道開胃的小菜,每一樣都是色香味俱全。

  水伯見二少爺仍舊繃著臉,氣氛好不緊張,忍不住緩頰說:「二少爺啊,嬌嬌小姐說您這些日子在外面奔波,都沒怎麼好好吃飯,所以早早便起來到廚房給您準備早膳,她還說您最喜歡她熬的皮蛋瘦肉粥呢。」

  衛祈沒說話,但一股異樣的情緒滑過心頭,讓他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震盪。

  站在他身後的段恆忍不住笑了,他自然曉得自家主子挑嘴挑得厲害,外面的食物極少有他喜歡吃的,就算是吃,也只是為了填飽肚子。

  上次他受傷回府後,突然命令水伯做皮蛋瘦肉粥給他,但他只嘗了一口,便皺著眉說味道不對,從此以後就再沒吃過了,原來是被嬌嬌姑娘養刁了嘴。

  衛祈冷眼一掃,他立刻掩去笑意,恢復一臉嚴肅,一旁的水伯見了,也默默的退後幾步。

  此時的氣氛還真是有夠不尋常,只有姚嬌嬌這個沒神經的女人完全感覺不到四周的詭異,還大剌剌的笑說:「我今天做的早膳很豐盛哦,上次段恆大哥說他喜歡喝黃魚湯,所以我早早就起來把湯燉好了,一會兒我們一起吃。」

  「呃……」段恆驚詫的紅了一張俊臉,他長這麼大,還沒有哪個姑娘家親自做飯給他吃呢。

  不過再瞧自家主子,臉已經黑到了極點,顯然是在警告他,如果他敢答應,他就會要了他小命。

  縮了縮肩,段恆苦笑的說:「多謝嬌嬌姑娘的美意,我……我已經吃過飯了。」

  聞言,姚嬌嬌立刻垮下小臉,嘟著嘴說道:「可是我燉了一大鍋……」

  「那我們就慢慢把你燉的這一整鍋魚湯都喝掉。」衛祈不容置喙的說,他可不想讓別的男人有機會嘗到她的手藝。

  經歷過方才以為失去她的那種擔憂之後,一顆心好不容易歸了位,所以衛祈的早膳吃得特別多,不但把整盅粥都吃掉,還喝了兩大碗魚湯。

  姚嬌嬌笑咪瞇的拿起絹帕幫他拭了拭唇角的油漬,「這魚湯的味道好不好?知道你喜歡吃辣的,所以我特別在湯裡加了些辣椒粉,這樣不但可以去除魚湯的腥味,還能讓湯變得更有味道。」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辣?」被她體貼的服侍著,他心頭有股淡淡的甜蜜。

  「我當然記得啊,你忘了上次在百花樓,我煮湯給你喝,你喝了一口後就皺起眉頭,咕噥著說湯沒味道,後來又見你吃菜的時候很喜歡吃辣椒,所以我就猜你肯定喜歡口味辣的菜,本來還想第二天再為你重新煮的,沒想到你卻一聲不響的失蹤了。」說著說著小臉一下子黯淡了下來,「你知不知道那段時間,我滿城的找你,以為你——」

  嘴巴被他大手輕輕掩住,她被迫對上一雙深沉的眸子。

  「以後不會再有這種事情發生了。」

  他不知道這算不算得上是一種承諾,眼前這個小人兒,明明癡癡傻傻、單純易騙,可內心深處卻是如此溫柔細膩。他從未被人關心過,從很小的時候他就學會了自力更生,在他的人生中,沒有羈絆,沒有牽掛,生來一個人,死後一隻鬼,喜怒哀樂更是在許多年前就已離他遠去。

  可偏偏從遇到她的那天起,他的心思就不由自和主的被她吸引。她的善良、她的天真、她的可愛、她的嬌憨,每一樣都深深扯動著他的情緒,讓他迷惑,令他癡狂。

  「你這個人就是這樣……」

  耳邊又傳來那溫溫婉婉的嬌嫩嗓音。

  「既然愛吃辣的,直接告訴我不就好了,還有啊,你剛剛被我撿到時,明明會講話,卻整天一聲不吭,害我以為你是個啞巴。」她皺了皺細細的眉頭,有些抱怨,「你不說,我就什麼都不知道啊……」

  看著她小嘴一張一闔,烏溜溜的大眼轉來轉去,時不時還會擠出幾個可愛的表情,衛祈不由得一陣心神蕩漾,在她繼續喋喋不休之際,一把將她攔腰抱起,大步向床邊走去。

  姚嬌嬌一陣心慌,怕自己摔下來,只能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脖子,「你……你要幹麼?」

  他扯唇笑了笑,露出幾分邪惡,「吃完了早膳,再嘗嘗甜品。」

  「啊?可是我今天沒有做甜品……唔……」

  他沉聲一笑,挑逗似的吻住她的小嘴,「傻瓜,你就是我的甜品啊。」

  抱她上床,熟練的扯下她肩頭的衣領,她頓時香肩微敞,說不出的魅惑誘人。

  昨夜若不是顧及她勞累過度,把她安排住到紫玉閣,恐怕這小身子骨昨天晚上就已經被他拆吃入腹了。

  姚嬌嬌俏臉漲紅,嘟著唇極力捂著自己的小胸脯,「嗚,現在還沒到晚上,你、你怎麼又來?」

雖然……雖然她也不是很排斥被他剝光了衣裳大玩親親遊戲啦,可是這種事白天做總讓人覺得怪怪的。

  唔……他不規矩的手指壞壞的挑弄著自己的私密之處,更惹得她一陣輕顫,臉蛋紅得像是要滴出血來。

  衛祈見狀,眼底流露出赤裸裸的慾望,小腹處一陣緊繃,手下的動作不由得粗暴起來。

  「叩叩叩……」

  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二表哥你在嗎?」是府上的表小姐商月柔。

  衛祈慾望正濃,聽到來人敲門,不由得一陣煩躁,「什麼事?」

  「姑媽吩咐我來叫表哥去前廳吃早膳。」

  「吃過了,你回去吧。」

  他一把褪下嬌嬌的褻褲,露出兩條細白小腿,被他高高架在自己的肩頭,小傢伙一陣羞惱,想要反抗,卻被他握住了小拳。

  「可是二表哥,府裡每天都是這個時辰吃早膳的,你怎麼可能會吃過……」外面的人依舊不死心。

  衛祈瞇了瞇眼,好事被打擾,他一陣惱怒,口氣也變得惡狠狠的,「何時我吃早膳的時間由你來幫我安排了?」

  「唔……嗯……你輕一點啦,啊,好癢……」

  室內傳出一陣細碎的嚶嚀和嬌喘,門外的商月柔一怔,二表哥在幹麼?那個女人又是誰?

  「衛祈,方才是誰找你?」一陣嬌吟過後,門內傳來一道細細的詢問。

  「不相干的人,別走神,給我認真點。」

  「嗯嗯……你好討厭哦,不要總是碰人家那裡啦,嗚嗚……」

  商月柔氣極敗壞的跺了跺腳。不相干的人?二表哥居然用這幾個字來形容她。

  她惱怒的來到前廳,把衛祈在房裡與女子苟合的事情說了一遍,又忿忿不平的說:「姑父,您該管管二表哥了,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人啊。」

  二夫人聽了,瞟了自家老爺一眼,冷冷笑道:「這祈兒真是越大越不像話了,不但帶了個青樓花娘進府,行事還如此囂張,老爺,看來他是一點也沒將您放在眼裡啊。」

  大少爺衛禎哼了哼,「沒想二弟竟然是個風流重欲之人,之前倒真沒看出來。」

  唯有老侯爺沉默不語,在眾人一陣抱怨之後,一臉嚴肅的命令,「別說了,都吃飯吧。」

  歎氣、再歎氣、繼續歎氣……

  「嬌嬌姑娘,二少爺只是出去一下而已,傍晚他就會回府的,你不要再皺眉歎氣了。」

  被留在紫玉閣裡伺候的碧珠端上來一盤新鮮的荔枝,「吃些水果吧,這荔枝很甜的,是二少爺特意吩咐下人送來的。」

  姚嬌嬌興趣缺缺的瞟了滿盤子荔枝一眼,現在正值夏季,天氣異常燥熱,但這一盤子新鮮的荔枝卻冒著陣陣涼氣,顯然是被冰鎮過的。

  可惜她沒有半點食慾,因為她很悶!

  自從被衛祈帶到這豪華的府邸之後,她突然感覺自己的生活變得了無生趣起來。

  每天吃飽睡、睡飽吃,被人照顧得妥妥當當,嬌貴得如同一隻養在豪華籠中的金絲雀。

  衛祈整天都很忙,早出晚歸,神龍見首不見尾,只留下碧珠和段恆陪她,嗚……這種安逸的生活可真是無趣。

  她一手撐著下巴,皺著兩道細細的秀眉,嘴巴微微嘟著,「整天待在府裡真是好無聊。」

  她想念多多,想念寶寶,想念百花樓的姐妹們,還想念以前在百花樓彈曲唱歌的日子。

  碧珠溫和的笑了笑,「嬌嬌姑娘,二少爺對你這麼關心,不但安排你住進了紫玉閣,還把他最信任的段恆放到你身邊貼身保護,這可是多少姑娘家搶都搶不來的福氣呢。」

  姚嬌嬌聽了這些,心中驀然一暖,才想開口說什麼,門口處就傳來一陣騷亂。

  「二夫人,少爺吩咐過,嬌嬌姑娘喜歡安靜,如無重大事情,請莫要打擾嬌嬌姑娘休息……」

  「這是什麼話?好歹我也是這府裡的女主人,如今咱們府上來了位客人,我都親自前來探望了,你還想加以阻攔?」

  一邊不客氣的斥責,商翠蓮一邊在侄女商月柔的攙扶下闖進了紫玉閣。

  守在外面的段恆臉色難看的尾隨進來,「二夫人,請您不要為難在下……」

  在房裡的姚嬌嬌原本悶得不行,如今看到有客人到來,心頭自是一喜,「咦?是二夫人還有表小姐啊……」

  她天生性格開朗,極喜熱鬧,可進府這麼多日,衛祈允許她活動的範圍卻是極小,今兒個總算盼到了兩張新面孔,興致頓時提了上來,她高高興興的起身迎接,一張小嘴像抹了蜜般,甜甜的叫著二夫人和表小姐。

  隨之跟進來的段恆面有難色的想要阻止,碧珠也是一臉擔憂,長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這兩人分明就是來者不善,只有姚嬌嬌這個少根筋的小傻瓜還笑得那麼天真爛漫。

  商翠蓮和商月柔同時皺起眉頭,雖說這女人的確有張絕色面孔,而且笑容也甜得膩死人,可看在她們的眼中,卻成了一道刺眼的存在。

  商翠蓮雍容華貴的臉上透著對姚嬌嬌的厭惡,「聽說你以前是城裡最大的妓院、百花樓裡的姑娘?」

  姚嬌嬌笑嘻嘻的點點頭,還忙前忙後的端茶倒水,「是啊是啊,原來二夫人對我之前的情況這麼瞭解呀,對了,二夫人和表小姐,你們想喝點什麼?龍井還是鐵觀音?」

  商月柔看著眼前這個蠢女人居然像只花蝴蝶一樣飛來飛去,臉上還掛著欠扁的笑容,她氣不打一處來,沒好氣的哼了哼,「我們不是妓院的客人,你不必像個妓女一樣慇勤。」

  一旁的段恆臉色黑了半邊,這表小姐講話還真是惡毒。

  然而姚嬌嬌聽了這話不但不生氣,反而還露出滿臉的驚訝,「沒想到表小姐以前去過妓院啊?那你是去學『招式』的嗎?」

  沒察覺商月柔瞬間變黑的臉色,姚嬌嬌完全沒有惹禍的自覺,還一臉興致勃勃的湊過小臉,天真的笑著說:「去年我在百花樓的時候,就遇到過一次這樣的事情,有位官家小姐,因為得不到心上人的喜歡,所以就偷偷來妓院和百合姐她們學些勾引男人的招式,她在妓院裡學了整整半個月,結果真的把她那個心上人勾到手了,說起這件事,真是好好笑哦。」

  大眼一轉,她神秘兮兮的衝著商月柔擠眉弄眼,「表小姐,你偷偷告訴我你的心上人是誰好不好?」

  「你……」商月柔被她一番蠢話氣得臉紅脖子粗。

  而不遠處的碧珠和段恆則努力忍著即將噴出口的笑意,這嬌嬌姑娘還真是……

  「姑媽!」商月柔氣極敗壞的咬著下唇,恨不得把這該死的姚嬌嬌撕成兩半。

  商翠蓮也被她一番大膽的話氣個半死,「哼!果然是在青樓長大的下等貨色,連講出來的話都這麼下流。姓姚的,雖然你是衛祈的救命恩人,但你低下的身份卻改變不了,咱們侯府非比一般人家,如今你住在這裡,自然也要守這府裡的規矩。還有,別看衛祈現在寵著你護著你,依你的身份,就算是再如何受寵,將來也不過是個妾,你若是聰明的話,最好認清自己的立場,還有,我們府裡絕不會養白吃白喝的廢物——」

  「二夫人,您這番話說得是不是太過分了些?」聽不下去的段恆適時打斷商翠蓮的喝斥,「嬌嬌姑娘是二少爺的客人,二少爺之前吩咐過,要府裡上下都加以善待。」

  「哼!二少爺糊塗,難道你也跟著他一起糊塗嗎?」

  商翠蓮厲眸一轉,瞪著姚嬌嬌,就見這小丫頭一臉呆呆傻傻的樣子,咬著手帕萬分無辜的看著自己,一雙大眼充滿了無知,還歪著一顆小腦袋,像在打量什麼希奇古怪的東西一樣打量著她。

  她擰起眉頭,「你盯著我幹麼?」

  姚嬌嬌一樂,鬆開齒間的手帕,「二夫人,你和我百花樓的娘性格真是好像哦,她講話的方式和你一模一樣哦,她也喜歡瞇著眼、皺著眉,一副凶巴巴的樣子!

  「哦,你們的品味也很像耶,娘的頭上也插了一根和你頭上一樣的珠釵,她還說那是她的老情人送給她的訂情信物,還有啊,你們的名字也很相似,娘叫姚翠花,你的名字叫商翠蓮……」

  「噗哧!」

  再也忍俊不住的段恆和碧珠終於笑了出來,萬萬沒想到這看似單純的嬌嬌姑娘,會將難搞的二夫人氣到臉紅脖子粗。

  商翠蓮被姚嬌嬌一番侮辱,恨個半死,剛要開口教訓,卻見姚嬌嬌突然向她做了一個「噓」的動作。

  「二夫人你不要動,千萬不要動哦……」

  只見姚嬌嬌從桌上拿起一枝雞毛撣子,對著商翠蓮的頭上揮了過去。

  「看你這只壞蜜蜂還敢來偷花……」

  劈哩咱啦一陣亂響,商翠蓮被姚嬌嬌亂無章法的揮舞打得髮絲橫飛,狼狽不已,也不知從哪飛來了一堆蜜蜂,緊緊盯住她頭上的一朵花追個沒完。

最後,商翠蓮和商月柔連喊帶叫,氣極敗壞的逃出了紫玉閣。

  姚嬌嬌隨後追了出去,對著兩人的背影高喊,「二夫人,表小姐,你們放心啦,我一定不會在府裡白吃白喝的,從今以後,我會努力做事哦,還有,你們走好,歡迎下次再來串門子……」

  段恆和碧珠笑到肚子痛,今天,他們總算見識到什麼叫殺人不見血了。
︴×雲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這篇